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7月8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陕西青海党代表大会闭幕
本报西安6日电 中国共产党陕西省第二次党代表大会,集中地、突出地讨论了如何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和力量,提前和超额完成第一个五年计划。
代表大会认为,从1954年第一次党代表大会到现在两年的时间内,陕西省出现了一个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变化。截至目前,全省参加农业合作社的农户占总农户的91.5%,其中加入高级社的农户占总农户的64.54%,参加手工业合作社(组)的已达到77%,资本主义工商业公私合营的户数已达到90%左右。从今年一月至五月底,全省水利工程即可扩大灌溉面积二百四十多万亩,加上前三年扩大的灌溉面积,共达三百六十四万多亩,超过第一个五年计划数的一倍多。四年来已完成的各种水土保持工程,可控制水土流失面积超过第一个五年计划数的85%。今年小麦虽然受了雨害,但是小麦总产量预计可达到五十亿斤,超过1957年计划指标的22%。贯通西南——西北的宝成铁路提前一年半于日内即可接轨。
但是,代表大会认为,并不能满足现有的成绩。有九十位代表在大会上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主要地批判了上届省委领导上以及各级党组织的领导人员中存在着老一套的“稳而慢”的作风。对各项建设工作中的一些新情况和新问题缺乏系统的了解和研究,缺乏预见,缺乏创造,在工作中的官僚主义和文牍主义仍然存在,会议多、公文多,而解决实际问题不及时。因而对先进人物和先进经验抱着冷淡的态度,先进生产者得不到领导上的支持,很多先进经验没有受到领导上的重视而加以有力的推广。
这次大会是在六月二十七日至七月五日举行的,到会代表共470名,代表着二十多万党员。会议上讨论并批准了中共陕西省上届省委会的工作报告,和陕西省执行“1956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的规划。经过代表对候选人名单反复讨论之后,选举出新的省委会正式委员三十三名,候补委员十名,和出席中共第八次党代表大会的代表二十四名、候补代表三名。
据新华社西宁电 随着资源勘察与开发工作的加速进行,国营大工业的兴建,以及大规模的进行移民垦荒,青海省的建设事业将进入一个大发展的新阶段。这是六月十六日到二十七日召开的中共青海省第二次代表大会的决议中指出的。
中共青海省第二次代表大会着重讨论并且基本上通过了青海省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二个五年计划(草案)。青海省经过地质勘察和农田水利勘测的初步结果,证明全省蕴藏有丰富的石油、铁、铅、盐、煤、硼砂等矿物和巨大的水力资源,还有大量的可垦荒地和天然牧场。这些资源的开发,将使青海省有可能成为我国新兴的工业基地之一,其中石油工业发展的远景尤其令人兴奋鼓舞。
根据各部门的统计材料,青海省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将提前和超额完成。农业、手工业和私营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进一步增强了民族团结。到今年四月止,农业区已经有94.98%的各族农户加入了农业生产合作社,其中加入高级社的农户占各族农户总数的91.96%。1955年全省粮食总产量已经超过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最高水平,改变了过去依靠外省输入粮食的情况,不仅能够自给,而且有了一定数量的储备。预计到1957年底全省工、农、牧业总产值的完成数将为第一个五年计划指标的143.5%。大会认为以往的工作成就已为建设大工业创造了条件。今后省委的领导必须把工业建设提到主要任务上来,调动全省一切积极因素,大力支援资源勘察以及大工业和铁路的兴建。
大会以充分发扬民主、批评和自我批评的精神,揭发和批判了领导机关所存在的右倾保守思想和一部分干部中的大汉族主义思想残余以及工作作风上的官僚主义等缺点,指出这是妨害一切积极因素的充分发挥,使各项工作落后于客观形势发展的主要障碍。大会还指出,在克服右倾保守思想的同时,还要防止盲目冒进的偏向。
大会最后选举了新的中共青海省委员会和出席党的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


第4版()
专栏:

发挥党内外群众积极性的办法在哪里
本报评论员
浙江萧山县委最近召开了几个机关干部、区委书记和乡支部书记的座谈会,座谈怎样发挥党内外群众的积极性的问题。这几个座谈会的收获很大。大家从很多方面找出了束缚党员和群众积极性的东西,比如:县委在领导合作化运动和农业增产运动中的主观主义命令主义,曾经严重地挫伤了干部和群众的积极性;领导方面对干部生活中的困难关怀不够,仅县人民银行、供销合作社、税务局三个单位,因为生活困难而影响了工作积极性的就有七十九人……。大家不但批评了领导机关的缺点,而且提出了二百多条积极的建议。
萧山县委听取了大家的意见,就认识到应该从发扬民主、坚持群众路线、关心党员的政治思想和物质生活等方面来发挥大家的积极性。参加座谈会的同志也都很满意,他们要求:“像这样的会,今后最好多开开”。
现在,很多党组织都在考虑怎样发挥党内外群众的积极性的问题,很多人都感到这个问题很大,一时不知从何着手。在这个问题上,萧山县委的做法是值得注意的。要发挥党内外群众的积极性,就应该知道过去大家的积极性为什么不能发挥,就应该和党内外群众谈谈,听听他们有什么意见、要求和困难,听听他们认为领导工作中哪些是有利于发挥下边积极性的,哪些是束缚下边积极性的。这样,就可以使党组织心里有数,知道从何着手。
当然,要发挥党员的积极性,党组织要采取很多措施,召开座谈会只是办法之一。但是,萧山县委在召开座谈会中所贯串的有事和群众商量的精神,却是任何一个党组织都应该效法的,而且更重要的是把这种精神贯彻在党组织日常活动的各个方面。要广大的党内外群众能充分发挥积极性,需要有多方面的条件,但是,其中最重要的是,要使他们对党的政策和对各种工作都有充分发表意见的机会,而且要使他们感觉到他们的各种意见都会得到领导的重视,好的意见会被领导上采纳,错误的看法会得到纠正,疑问会得到解答,各种正当的要求会得到满足,工作、学习和生活中的困难会得到帮助而逐步克服……。这就需要党组织善于把自上而下地贯彻领导意图和自下而上地听取意见更好地结合起来,随时随地注意和下边的党员干部商量问题,吸取他们的正确意见,丰富领导经验,纠正工作中的偏差。
但是,在有些党组织的日常活动中,不论是召开工作会议或党的会议,不论是党的生活或领导人员和一般党员的日常接触中,往往只是自上而下的传达领导意图,布置任务,下边提出保证,或者是领导者批评工作中的缺点,下边干部进行检讨;不论在各种会议或上下级之间的个人接触中,这些领导者都很少有意识地启发大家开动脑筋考虑上级提出的任务是否切合实际,采取的措施是否正确。有些领导干部听见和自己意图不一致的意见,听见下级干部谈工作中的困难,就皱眉头,甚至不加分析地批评提意见的人“强调困难”,有“保守思想”。有些领导干部和下级干部接触的时候,常常是只谈工作,而很少耐心地亲切地询问一下下级干部生活、思想中有什么问题和要求。在这种不良的领导作风影响下,就使很多干部慢慢变得只能机械地服从命令,上级说什么就是什么,叫干什么就干什么,逐渐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上下级之间的关系也就慢慢地简单到只是分配任务和接受任务,而很少看到正常的互相关怀的同志关系。试想,在这种情况下,大家怎么会发挥自己的积极性呢?
还有一些领导者,他们在形式上也注意自下而上地听取意见,但却不去认真地根据正确的意见改进工作,采取措施,满足下边提出的生活、学习以及政治方面的各种正当的要求,克服各种困难。这样,只会使大家感觉到:我说我的,你干你的,说和不说没有什么区别。在这种情况下,大家的积极性同样不能充分发挥!
发挥党内外群众积极性的最根本的办法,就是有事和群众商量,听取群众的意见,根据群众正确的意见改进工作;同时注意关心群众生活,帮助群众解决生活中的问题。


第4版()
专栏:

民族工作和科学研究工作的创举
全面调查少数民族的社会历史情况
新华社6日讯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民族委员会已经开始或正在准备按地区分八个组对全国大部分少数民族作为期四年到七年的全面的社会历史情况调查。这是新华社记者从五日闭幕的第三次民族委员会全体会议上获悉的。
四川和云南两个调查组的一部分调查工作人员已经在今年五月份出发到当地工作。这两个组的调查重点是四川的彝、藏、羌族和云南的景颇、佧瓦、傈僳、怒、崩龙、独龙和苦聪族。其他西北地区,贵州省和湖南省,西藏地区,广西省和广东省,内蒙古和东北地区等六个调查组,也大部将在这个月内出发。
会议宣布,通过这次调查将要弄清楚中国各主要民族目前的社会经济结构、阶级情况以及各民族特殊的风俗习惯,其目的一方面是为了更好地做好今后的民族工作,同时将为研究中国各民族历史和人类自原始公社以来的古代史提供丰富具体的资料。
参加这次调查的除民族委员会的干部外,还将有中国科学院、中央民族学院、北京和各地的一些大学的专家,教授和大学生,以及懂得少数民族文学、绘画、音乐等的文化艺术专门人员。中央民族学院副院长费孝通,民族学院研究部主任翁独健、副主任夏康农等有名的民族学和历史学专家,也将参加这次调查工作。调查工作人员将达二百人。
各调查组出发调查时都将配备电影机、录音机、照相机等各种设备,以便对各种宝贵资料进行实地纪录。
会议指出,这次大规模的长期调查是我国民族工作和科学研究工作的创举,意义是重大的。


第4版()
专栏:

云南新办的院校
开始接待各族学生
据新华社昆明6日电 云南省新创办的昆明医学院和昆明地质学校、昆明航空工业学校、昆明第一工业学校等院校正在接待来自云南各地的各族学生报名投考。
昆明医学院是由云南大学医学院独立出来而创办的,将来每年培养的各族高级医务人员,可以比过去增加几倍。昆明地质学校、昆明航空工业学校和昆明第一工业学校,都是为云南省发展工业需要而新建的。这几所学校建筑所占面积都比较大,仅昆明医学院,全部建成后,就拥有十万平方多公尺。


第4版()
专栏:

瑶族青年的第一所中学
新华社长沙7日电 在湖南省南部的丛山峻岭里,第一所以培养瑶族干部为主的江华瑶族自治县民族中学正在兴建中。这所民族中学在今年秋季就要开始招收新生。
瑶族青年上中学,在解放前是罕见的。解放后,党和人民政府积极帮助瑶族发展文化教育事业,但由于瑶族农民居住在高山峻岭中,村寨相距百数十里,子弟入学还是很不方便。这所民族中学建成后,今年秋季招收的第一批新生中,将有110名是瑶族青年,比现有瑶族中学生增加八倍。


第4版()
专栏:

山西省各地人民法院
开展法律演讲工作
本报讯 今年山西省各地人民法院开展了法律演讲工作,广泛地向人民群众进行了法制宣传教育。仅据太谷、榆次等七个县、市人民法院的统计,在今年一至四月内,院长、审判员共向群众演讲四十九次,听众达42,100多人。各地人民法院在进行演讲前,都根据不同的听众和当地的案件,结合中心工作与法制宣传的任务,做了充分的准备,收到很好的效果。演讲后,他们又及时搜集了群众的反映,总结了经验。 
     (黄影)


第4版()
专栏:

民盟中央号召所属组织
开展联系社会知识分子工作
新华社6日讯 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会联络委员会在七月四日上午召集在北京的盟员中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民盟各地负责人,讨论开展联系社会知识分子的工作问题。
民盟联络委员会主任委员邓初民在会上说:联系社会知识分子,是民盟今后相当长时期内的重要工作之一。他说:为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必须扩大和加强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发挥大家的力量。他要求民盟各地组织指定专人或是成立适当的机构,有计划地开展这一工作。邓初民说,我们联系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帮助他们提高思想,帮助他们做工作,发挥他们的所长;对可能就业而目前主观条件不够的社会知识分子,要帮助他们创造就业条件。
在讨论中,大家对如何向社会知识分子进行思想教育问题提出了许多建议。出席会议的人认为可以采取定期组织学习时事政策、组织参观、举办报告会、通过盟员私人关系进行帮助和教育等各种方法,帮助他们提高社会主义觉悟。


第4版()
专栏:

厦门市各界集会
欢迎弃暗投明的蒋军军官
新华社福建前线7日电 “我是中国人,我不甘心再在美国人的奴役下生活,因此冒险泅水归来。今天,蒋介石军队的一切军政事务,都得美国人批准才能实施。”这是从大担岛泅水渡海归来的蒋军重兵器连副连长聂智威三日晚间在厦门市一个欢迎集会上说的话。厦门市副市长蔡衍吉在欢迎会上说,聂智威弃暗投明的爱国行动受到欢迎,又一次给逃跑到台湾和沿海待解放岛屿的国民党军政人员指出了一条光明的道路。蔡衍吉说,国民党军政人员如果通过和平道路来到厦门市,政府都会给予妥善的照顾。
六十七岁的老太太林淑琴有儿子在蒋军海军当兵。她在会上说,她希望她儿子和聂智威一样早日归来。她说:“有儿子在台湾的大陆上的母亲,都在盼望着自己的亲骨肉回来团聚。”


第4版()
专栏:

在江西省广丰县境内找到蒋军空军人员尸体
新华社7日讯 蒋军轰炸机一架,六月二十三日一时零六分在窜扰江西省上饶地区上空时,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飞机击落,坠毁在江西省广丰县境的山沟里。
已经查明,这架被击落的蒋机属于蒋军“空军总司令部情报署”,机型为美制B—17G型四引擎轰炸机。
击落蒋机后,当地民兵和驻上饶地区部队即广泛进行搜索和寻找蒋军空军人员。经过几天的时间,找到了已被摔死了的八名蒋军空军人员的尸体。从尸身上发现的证件中,可以辨认出其中五个人的姓名。他们是:蒋军空军八大队三十五中队少校叶拯民、三等一级机工长高鹏飞、上等一级机械兵郝书勤、上等一级机械兵陈立仁,还有级职不明的董凡民。
这八名蒋军空军人员的尸体已经在当地埋葬。


第4版()
专栏:

黑夜空战
新华社记者 方徨
六月二十二日的午夜,当人们都还在沉沉熟睡的时候,一架蒋军
“空军总司令部情报署”的美制B—17G型四引擎轰炸机,像小偷般悄悄地窜入浙江、江西两省的上空。他们带着电台,还有大量充满了造谣诬蔑的反动传单,满以为乘这无光的深夜,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进行各种罪恶的破坏勾当。可是,这架蒋机刚开始进入祖国大陆上空,已经在防空军战士们的严密监视下了。
这天晚上,我空军某部机场上执行战斗值班的指挥员、战斗员们,像往常一样警惕地严守在各自的岗位上。深夜十一点多钟,机场指挥所接到了来自防空军观察哨的情报,说有蒋机在附近活动。在接到这些不断传来的敌情报告的同时,向辽阔的天空张开罗网的雷达,也迅速准确地侦察到一架蒋机正在飞行。这时候,机场和指挥所的战勤人员都忙碌起来。指挥员下达歼击蒋机的命令。很快地,歼击机满载了炮弹待命起飞。正在雷达站值班的值班军官包钰桥,全神贯注地操纵着机器,牢牢地监视着蒋机,保持信号的清晰。
在各个高射炮兵阵地上,官兵们也时刻准备着开火。
空军一级战斗英雄鲁珉少校一接到命令,马上驾着高速度的喷气式歼击机,腾空而起。在天空、在机场、在雷达站、在指挥所,官兵们都为歼击蒋机的信心鼓舞着。年青的引导领航员汤志耀,注视着萤光板上蒋机的航迹,精确地计算着高度、速度、方位,把敌情迅速报告指挥员、飞行员,引导着我们张开巨翼的雄鹰扑向蒋机。
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钟了,群峰和原野的暗影一直延伸到远方,我机雄壮的吼声冲破了大地的寂静,无线电中回响着我空军指挥所引导飞行员前进的声音。
蒋机为了避免被发觉,就一会儿向东、一会儿向南不停地调换着航向。可是不管蒋机怎样狡猾,总战胜不了人民解放军空军的英勇和机智。在正确的指挥和引导下,我们的歼击机一直追踪着蒋机,而且越来越近了。就在离蒋机只有五公里远的时候,狡猾的蒋机又改向南飞了,我们的歼击机很快地跟随着也改变了方向,并且根据夜间作战的经验,绕到比较容易观察蒋机的有利位置。
“蒋机离你二公里”,“你和蒋机在一起了”,无线电里连续传来指挥所引导的声音。鲁珉少校驾驶的歼击机迅速地迫近蒋机。他紧紧盯住那蠕动着的黑影,到了射程以内,立刻瞄得准确,把电钮一按,一连串的炮弹打出去了,蒋机的机翼顿时冒出了一道火光,已经中弹了。突如其来的狠狠的打击,使蒋机发了慌。蒋机降低高度企图挣扎着逃跑,鲁珉少校沉着地紧跟在蒋机的正后方,对好了瞄准器,在距离二百七十公尺的时候,又开始第二次猛烈的射击,炮弹的火龙呼啸着在夜空飞过,蒋机的左机翼又闪出更大的两团火光,很快又吐出一道道火舌,这架来扰乱祖国人民和平幸福生活的蒋机,拖曳着浓烟和鲜红的火焰,掠过宁静的夜空,坠落在江西省上饶地区广丰县境的山沟里,时间是二十三日一时。被山坡撞碎而分成无数片的蒋机残骸,燃烧着两堆熊熊大火,把山坡和小河照射得如同白昼。
鲁珉少校怀着轻松愉快的心情,飞过甜睡着的可爱的祖国大地的上空,胜利返航了。
(新华社某空军基地七日电)


第4版()
专栏:

西沙群岛是中国的领土
邵循正
西沙群岛和东沙、中沙、南沙等群岛一样,无可争辩地是中国的领土。中国人习惯用以称呼西沙群岛的“七洲洋”这个名称,至晚从十三世纪开始就不断的出现在中国历史、地理等载籍中。
大家都知道中国史籍上的“七洲洋”就是西沙群岛。最早的确切记载,应该说是元史(明代修,但根据元代资料)史弼传。传中记载:1292年,元将史弼率领军队航海“过七洲洋、万里石塘,历占城,”进攻爪哇。中外学者考订七洲洋都认为是西沙群岛。1349年的汪大渊“岛夷志略”记中国航海人民的谚语,头两句是“上有七州(应作“洲”)下有昆仑”。这和十五世纪跟随郑和下西洋的费信在他的“星槎胜览”中所记的,“俗云:上怕七洲,下怕昆仑,针迷舵失,人船莫存”,显出一源,这里所谓的“七洲”,就是“七洲洋”。费信这几句话可能是从汪大渊书上转录的,但他自己确是到过七洲洋,因为这是当时航路所必经的。1621年茅元仪撰的“武备志”转录有郑和当时所绘的地图,图上就著录有“七洲”、“万里石塘”的名称。学者认为南中国海的各岛群,在明代已被收入中国版图。西沙群岛上明代就经常有中国人,如前此在该处一个活珊瑚礁下发现的一批明代铜钱“永乐通宝”,已经学者考证,认为最可能是属于当时居留岛上的中国渔民的。明代航海家和沿海人民都熟知七洲洋,如1536年的黄衷“海语”(宝颜堂秘笈本)说:“自东莞之南亭门放洋至乌潴、独潴、七洲(三洋名),星盘坤未针至外罗,坤甲针四十五程至占城旧港”,就很确切地说出七洲洋的方位。清代沿海人民对七洲洋和南中国海其他岛群的熟悉决不下于明代。1730年左右,陈伦炯所记的“海国闻见录”和1820年杨炳南所记的航海家谢清高口述的“海录”,对七洲洋都有更多的记载。“海国闻见录”的附图中,更是清楚地将七洲洋和“万里长沙”和“千里石塘”,即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都作为中国沿海岛屿而列入中国版图的。
1905年法文原本和1908年英译的“中国坤輿详志”(法国耶稣会教士夏之时著),把“七洲洋”正式比定于“帕拉色尔岛”(即西沙群岛)这是对的。而且“七洲洋”和“长沙”“石塘”等名称都早已著录在中国的地图上。除了上面所举的明代郑和和清代陈伦炯的地图外,还有清代施永图、傅禹等人所绘的,也是中外学者所熟知的各项地图,都证明了这些岛屿一直是中国的领土。
到了十九世纪,西方国家开始注意南中国海的岛屿。1808年英舰初次测量西沙群岛。第一次鸦片战争后,从1844年到1867年英舰不断调查测量南中国海的岛屿。1868年,英国海军部初次出版了“中国海指南”。1883年德国也进行了对南中国海各岛屿包括西沙、南沙群岛的调查测量工作,这次测量引起了当时中国政府的注意,经广东当局向德国方面抗议后,德国停止调查(见广东实业厅编,“西沙岛东沙岛成案章编”)。西方国家的一些人虽然曾经以航行安全等理由私自测量中国的这些岛屿,和他们许多次私自测量中国绵长的海岸线一样,他们虽然在地图上也曾经为方便起见替这些岛屿随意起了一些西文的名称,就像他们把中国许多沿海港湾和其他岛屿起了西文的名称一样,但这些岛屿的主权属于中国的事实,是各国所公认的。如1887年的“中法界务专条”第三款中规定了界线,说明“该线以东海中各岛归中国,该线以西,海中九头山(越名格多)及各小岛归越南”。西沙、南沙等群岛都在界线之东,照约文说,当然是属于中国,而不是属于越南的。这个条约是公开的,当时和事后没有任何国家对这约文发生过疑问或是提出了异议。由此也可以看出中国对这些岛屿的主权是从来不成问题的。
到了二十世纪初叶,列强环伺中国的边境和海疆。从1907年起中国官方也特别注意南中国海各岛屿的安全问题。因此中国广东水师提督李准奉粤督张人骏命率领“伏波”“琛航”两舰前往西沙群岛视察,还特别举行了一次隆重的典礼,在东岛和林岛上鸣炮升旗,并将各岛命名勒石。这只是为防止当时外国野心家的窥伺,并不是说西沙群岛到这个时候才正式归入中国版图的。在此之前,1908年中国海关曾按各国的请求,呈请中国政府在群岛上建设灯塔,保证航行安全,但未实行。1930年,香港召开远东气象台会议,法国方面代表曾向中国建议在西沙群岛设立气象台。中间从1921年到1926年,虽然有日本商人曾来西沙开采经营,企图霸占,但在中国人民反对之下,终于撤退。日本政府在当时也没有敢故意怀疑中国对西沙群岛的主权。
从1930年开始,法国先后强占了南沙群岛(当时称团沙群岛)中的九岛。南沙和西沙相距三百五十海里,但法国人自知无理,又想声东击西指鹿为马,就进一步把西沙,南沙混为一谈,竟于1932年1月向中国驻法使馆硬说西沙群岛曾经越南王阮福映派兵占领,应属越南。这个说法是极端荒谬的。阮福映不但没有一度占领西沙群岛的事实,也显然没有这个可能。法国无中生有的言论,显然是利用前此一个居留越南的法国天主教士达贝孚主教曲解越南史料的谬说作为根据的。达贝孚的“越南地理”(法文,并有英文译本,在1838年发表)发表了将及一百年,从来没有受过学者们的重视。只是到了1929年,法国为了西沙、南沙群岛的战略上的重要性,决意进行侵占时,才想到利用这个毫无价值的意见做根据,并且命令详查越南旧档,寻找一些和西沙群岛毫不相干的材料来进行曲解。法国的无理要求,在当时已经受到中国方面的严厉的驳斥。(“外交评论”1933年11月,71页)
1933年法国提出了对于西沙群岛毫无理由的要求,但还没有像南越吴庭艳集团最近所宣传的那样实行武力的占据,吴庭艳集团的宣传几乎完全是颠倒事实的。如1929年西沙群岛完全在中国控制之下,吴庭艳集团所说的“已属于越南迪石省管辖”,只是蓄意侵占者自己拟好的蓝图而已。事实上,1930年4月13日,法国才开始强占南沙群岛中的南威岛,还没有侵占西沙群岛。当时中国驻巴黎大使馆曾经驳斥了法国对西沙群岛的要求,法国没有答复,而不是“中国没有向法国抗议”。法国的阴谋由于1939年日本侵占西沙群岛、并驱逐盘据南沙群岛的法国军队而失败。到了1945年日本投降,1946年12月到1947年1月,中国在各国的公认下,派遣海军正式接收了南中国海的各岛屿,并且在一些岛上派兵驻守。但法国外交部在1947年1月9日竟无理地声称“西沙群岛应归法国。”中国驻法大使馆在同月十七日正式声明“西沙群岛一向在中国主权之下,中国政府不承认法国对该群岛的主张”。但不久法国海军竟无理地强在西沙群岛的珊瑚岛(“拔陶儿岛”)登陆,和我国驻在永兴岛(“武德岛”)的海军对峙。同月二十一日,当时中国政府的外交部长约见法国驻华公使梅理蔼,郑重声明西沙群岛主权属于我国,并质问法国海军的行动究属于何种意义。梅理蔼答复说,“法海军在西沙群岛之行动,并非出于法国政府之指使。”(“中央日报”,1947年1月22日)。后来法国自知理屈,力求避免正面交涉,毫无理由地提出用国际仲裁的办法来解决这实际上并不存在的“纠纷”。这在当时已经被中国拒绝了。极其明显,法国这一系列的阴谋和行动都是毫无理由,而且是严重地侵犯中国主权的。
毫无疑问,西沙群岛长期以来是中国的领土,这不仅有中国方面的图籍可以复按,而且也是各国学者研究和历史资料所记实的。中外书籍也一致记载着中国人民在这些岛屿上不断进行的活动。中国对西沙群岛的主权一直是各国所承认的,而且对法国来说,还有条约上的根据和义务。特别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一样都已经经过正当、完备的手续,正式地归还了中国。今天吴庭艳集团所提出的“主张”,老早已被证明是无稽之谈了。当然吴庭艳集团的背后还站有它的指使人,美国的一些战争贩子。他们居然也厚颜地发表了一些荒谬无比的主张。但他们应该知道,任何虚构的理由都不能掩盖这样明显的掠夺企图。中国为了保卫自己无可争辩的主权,决不能容忍这种侵略罪行。(附图片)
美国套索    方成


第4版()
专栏:群众呼声

不要让人学非所用
我认识一个干部,在学校是学会计的,他自己也有志于钻研会计业务。谁知参加工作以后,却被安排到了人事部门。而且他的工作不断在变动,开始被调到材料科,接着又调到仓库,又调到财务科,又调到施工管理科,又调到合同科……现在,这个干部见了熟人就苦笑着说,我已经变成个“四不像”了!管理干部的部门应该听听这个呼声,不要让干部学非所用,不要轻易调动干部的工作,使干部作了很久的工作,还是一无所长。
(李振西)


第4版()
专栏:群众呼声

不能剥夺人们游泳自由
浙江省杭州市有一个弥陀山游泳池,那里不但地方大,水清洁,而且风景幽美,是个游泳的好地方,但今年池旁新建了浙江省人民委员会办公大楼,这个游泳池对外就不开放了,让省人民委员会专用。所以要这样做,据说是为了做好保卫工作。我们认为这是不对的,可以采取其他措施加强保卫工作,但不能剥夺人们游泳自由。
(杭州一市民)


第4版()
专栏:群众呼声

岂有此理的事
安徽省怀宁县江镇区绝大多数的小学教师,今年六月份只领到了半个月的工资。所以如此,据说是有些学校没有按期完成收缴学费的任务,县教育科不得不在数师的工资中扣除。
教师的工资,是他们进行教学工作的劳动报酬。这和学生没有及时缴纳学费是两回事,怎么能剥夺教师的劳动报酬来补偿学生欠缴学费的缺额呢?这真是一件岂有此理的事。   (刘璞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