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7月31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湖北恩施专区八个县抽派大批干部下乡
帮助工作较差的社增加生产
新华社恩施28日电 湖北省恩施专区各县的一些工作较差的农业社,最近都有很大的进步。
恩施县原有十一个这样的社,原来估计这些社今年要减产二十九万斤粮食。后来县领导机关帮助这些社订了多种经营的规划,对农田抓紧了锄草追肥,争取大面积增产,又经营了许多副业。现在预计这十一个社今年都可以增产两成以上。宣恩县九间店乡第四社原来要减产二成半,规划后预计可增产三成。
现在,这些社的社员生产情绪大大好转,社干部的增产信心也高了,都参加了各县正在开展的争取社社增产和90%以上的社员都能增加收入的劳动竞赛运动。
这些社的转变,是各县加强领导的结果。七月中旬,全区八个县都专门研究了领导“落后”社的问题,并且抽派大批干部到“落后”社去工作。中共利川县委派到受灾社和落后社去的干部共有六十人,并且指示各财经部门,在经济上和副业门路上,要切实帮助“落后”社解决困难。中共巴东县委在派干部到“落后”社去的时候,还认真地总结,交流了前一阶段整顿“落后”社的经验,武装了工作干部。
本报讯 湖南省平江县冬塔乡的党支部,采取措施,加强对五个有减产危险的农业社的领导。
这个乡有四十四个初级社,一个高级社。根据党支部最近的检查,发现有五个初级社存在着减产的危险。这五个社的早稻种植面积没有完成预订计划;种在山上的经济作物也没有人管理。副业生产也是门路不多,收入不大,六月份五个社计划收入现金一千七百元,但实际只收入三百二十元,最多的社只收入八十元。在劳动管理上,有的社还是天天排工,晚晚评分,窝工现象非常严重。财务制度不健全,许多账目没有单据,收支账目没有公布过,社员很不满意。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乡的党支部在前一段把主要精力放在领导高级社和较好的初级社,放松了对基础较差的社的领导。因此,这五个社的政治思想工作薄弱,劳动纪律松弛,不少社员劳动积极性不高。
为了加强对这些社的领导,党支部抽调乡的五个主要干部,分别到这些社帮助工作,使这些社从搞好目前农业生产着手,改进社内管理制度,发动全体社员想办法,从各方面增加社的收入。
现在,在支部帮助下,这五个社的情况已开始好转。荷花社在乡长亲自帮助下,顺利完成了三百亩田的间作晚稻的插秧工作,在禾苗生长不好的田里普遍追肥。 (黄者清)


第3版()
专栏:

“让赤地变绿野,浑水变清流”
陕西召开青年水土保持造林积极分子大会
本报讯 七月二十一日到二十八日,青年团陕西省委在绥德召开了全省青年水土保持造林护林积极分子大会。中共陕西省委书记唐洪澄到会作了重要指示。
陕西省70%以上的土地面积有水土流失灾害。今年春天,全省有二百多万名青年(占农村青年总数的80%以上),参加了水土保持与造林护林运动。他们和成年人一起所完成的各种工程,可以控制八千一百平方公里的水土流失,并造林二百一十万亩。参加这次大会的代表们一致表示,有决心在七年内控制全省水土流失,为治理黄河贡献自己的力量。有三百多名代表在各种专题座谈会上,介绍了在不同地区开展水土保持造林护林的经验。绥德县吴家畔农业社主任吴成业,介绍了全面开展水土保持工作,提高工程质量,加强经常养护工作的经验。延长县孙生福老汉,介绍了祖传百年的打坝经验。子洲县陈治民老汉介绍了一人绿化五道沟的经验。榆林王二女介绍了采种育苗的经验。长安王贤礼介绍了创造“无林火灾乡”的经验。这些经验对进一步开展水土保持造林护林运动有重要的意义。代表们信心百倍地说:“有了这些办法,我们就一定能做到“让赤地变绿野,浑水变清流”。
(青年团陕西省委通讯组)


第3版()
专栏:

不能把签定合同当作销售手段
钱敏谊
江苏省有一部分供销社和农业社签订了各种合同,但却不认真执行合同,使农业社受到很大损失。
沭阳县庙头区中心供销社在夏收以前,就和这个区的一部分农业社签订了供应农具的合同。合同上规定要包质包量,供应及时。因此,农业社的社员们都很放心,以为今年麦收用的农具不用发愁了。夏收时节一到,供销社的各门市部把各种农具都运到农业社来了,社员们都很高兴。可是仔细一看,运来的农具质量都很差,麦叉只有手指那么粗,尺把长,歪得不像样子。锄头的鼻子又歪又小,没法安装锄柄;镰刀也有很多缺点。后来,农业社只好把这些不适用的农具又退还给供销社。
供销社根本不执行合同,到期不供货。无锡县寨门乡光明农业社今年种了六十亩香瓜、西瓜,四月底,社里就向寨门供销社订购大粪,准备给瓜田作追肥。寨门供销社请示了区供销社。区供销社说,大粪倒有,就是要在三天内付现款订货,过期不候。光明农业社从多方面想办法,凑足了一百二十五元钱,交给供销社,订了合同;供销社得到了款子后,说要在五月底才能运到三千四百担大粪。社员眼巴巴盼望了一个多月,施肥的时间快过去了,供销社还是没有把大粪运来,没奈何,光明农业社只好把准备垩水稻的饼肥,用到瓜田里去。
这些供销社不执行合同的行为,已引起当地农民的不满。沭阳县官庄农业社社员林振喜说:“下次再也不上供销社的当了,说的好听,就是做不到。”
供销社为什么不执行呢?原因当然很多,但有个根本原因,那就是有些供销社的工作人员,把签订合同作为完成销售计划的一种手段,合同订好了,钱到手了,至于农业社能不能按照合同及时拿到质量好的货,就不是他们所关心的了。


第3版()
专栏:

江苏在县城和重点集镇设立二百多批发机构
保证旺季市场物资供应
新华社南京29日电 江苏省国营百货商业部门设在县城和重点集镇的二百多个批发商店,开展批发业务,保证旺季市场物资供应。
国营百货批发商店下伸,便利了供销合作社、公私合营商店、合作商店和小商小贩的批购。苏州专区的木渎、黄埭、横泾和唯亭等集镇的小商小贩,过去批购工业日用品要到二十里路左右的苏州市,现在都能就地进货。原来经营工业日用品代批业务的供销社,经营品种一般只有四百到八百种;国营百货批发商店设立以后,已经先后增加到一千五百到两千种。启东县中央镇脱销达半年之久的钢精调羹、宽紧带和纽扣等小百货,在批发商店设立之后都有了供应。这个集镇的供销社还增添了大量价廉物美的布短裤、半袖女汗衫和发夹等新商品,满足农民需要。
各地国营百货批发商店还通过邀请供销社、小商小贩座谈,举行批发商品展览会等形式,开展批发业务。南通县金沙镇国营百货批发商店最近在一次国营商业同供销社的供应会上,销出了两百多种、价值三千八百元的商品。


第3版()
专栏:

上海老城隍庙的小商品展览会
据新华社讯 有三千五百多种价廉物美的手工业小商品,最近在上海最大的手工业品集散市场——老城隍庙展出。人们可以在这里买到赛珍饰品,四十九种花色的发夹,镀金或银的铜质项圈、手镯和耳环,近似红宝石或翡翠戒指的彩色玻璃嵌宝戒指,各种丝竹乐器,八十多种烟盒、烟斗,精致的象牙、水晶图章和玉石饰件。别处很难买到的假头发、老年人用的枫藤镯和老年妇女用的发髻壳等,这个展览会上都有。
据说这里的城隍庙建于明代永乐年间,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变迁,逐渐形成一个小商品的集散市场。现在,庙的四周住着六百多家小商贩和一百多户手工业者,他们和全国九十多个城市保持着密切的供销关系。今年私营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和手工业合作化高潮以后,一部分供销关系被切断,一些自产自销的门市部被撤销,老城隍庙市场的商品花色品种一度减少。今年四月份以来原有供销关系逐渐恢复。这次展览会就是为了进一步沟通供销关系,发扬原有经营特点和扩大花色品种而举办的。


第3版()
专栏:

云南贸易机构
深入边疆开展收购供应工作
本报讯 云南德宏、西双版纳、澜沧、江城、红河哈尼族自治区等边疆地区的贸易机构,深入山间,大力收购龙舌兰、樟脑、茶叶、土布、药材、兽皮等土特产,并积极供应各种花布、毛巾、盐巴、火柴、农具等物资,受到各族人民热烈欢迎。全省收购土特产逐年都有增加,龙舌兰1955年比1954年增加了十一倍多,樟脑增加了十九倍多,预计今年比去年还有增加。对农民的物资供应也有不断增加。澜沧贸易公司供给农民的盐巴1953年是112万斤,1955年增加为223万斤;棉布1953年为7,500多匹,1955年为16,800多匹。有些深山地区,村寨分散、人口稀少,不宜建立贸易机构,他们就组织了贸易小组,深入山间,受到群众热烈欢迎。西盟山大力镇的贸易小组,深入南约寨时,拉祜族的青年背着背箩,赶着十三头牛来迎接他们。贸易小组到了南约寨的消息,很快传遍了17个佧佤、拉祜族的寨子。瓦莫寨佧佤族已经三个多月吃不到盐巴了,他们听说南约寨来了贸易小组,随即派了六个人来到南约寨,为103户佧佤族人买了盐巴。


第3版()
专栏:

采用“民办公助”的办法
云南中小型水利工程修得“多快好省”
本报昆明电 云南省现已完成中、小型水利工程十四万五千多项,可以灌溉三百零四万亩水田。各地在兴修水利中,由于坚持了依靠群众“民办公助”的原则,节约了国家投资,实现了又多、又快、又好、又省的要求。榕峰县克服群众依赖思想后,全县扩灌面积十万四千多亩,完成任务103%;在完成的7,122件工程中,国家投资还不到10%,群众满意地说:“往年有钱修不好,今年无钱也要搞。”在
“乡乡修水利、社社地改田”和坚持勤俭办社的口号下,群众创造了许多又多、又快、又好、又省的事迹。玉溪二区修龙窝坝的时候,经费不足,水利委员和群众一起找窍门,利用旧石、木料、废铜烂铁等,共节约经费二千七百多元,劳动力二万三千五百多个。
由于兴修水利,许多山区开始改变了原来贫困的面貌,保山县南汉庄乡,1953年全乡缺粮八十万斤,现在不但不要政府供应粮食,还卖出余粮八十六万斤。


第3版()
专栏:

山东举办农业机器站训练班
新华社讯 山东省农业机器拖拉机站经营管理训练班昨天下午在中匈友谊农业机器拖拉机站开学。
这个训练班是由山东省农业厅举办的。参加训练班学习的共有五十人,其中除山东各地三五个农业机器拖拉机站的站长、少数机耕队长和中匈友谊拖拉机站的十个管理人员外,还有来自安徽省的省农业机械管理局局长和拖拉机站站长。
训练班由现在中匈友谊拖拉机站工作的匈牙利专家约瑟夫·瓦采尔纳,久拉·潘哈茨和阿尔巴特·维莱斯担任讲课。参加学习的人员将在一个多月的期间内,学习匈牙利农业机器拖拉机站在制定生产和财务计划、生产和财务管理、农业技术和机务技术指导、组织劳动竞赛和进行政治思想工作等方面的经验。


第3版()
专栏:

毁林开荒要不得
黑龙江很多地方发生了毁林开荒的现象,这些违反政策的行为大都是国营农场干的。据了解,仅国营通北、红星、海林等机械农场,就因开荒而毁掉林地2,211公顷,毁坏幼林2,900万株。只国营红星农场为开荒而毁林的面积就达900公顷,把农民几年来封山育林的小树放火烧掉,在群众中造成很坏的影响。国营海林农场把生长着茂密幼林的山岗也规划在开垦对象以内,未请示任何领导机关批准就组织附近农民割打幼林,使570多公顷绿山坡变成秃山。国营通北农场、依安劳改农场也存在毁林开荒的现象。在这样影响下,农场周围群众也普遍割打幼林。
产生上述问题的主要原因是很多农场的领导对于宜农开地,宜林植树的原则没有明确的认识。因此有的农场只要看到土地连片便于机耕就大量砍掉幼林。另一个原因是有的国营农场缺乏全面规划。如国营海林农场规划要有耕地一万五千公顷。为了完成这个不切实际的开荒计划,就不得不毁掉树林。
我们建议黑龙江省领导机关对于这个问题进行检查处理,并建议制定全省垦荒计划时,注意全面安排解决垦荒和绿化工作的矛盾。
(白桦)


第3版()
专栏:读者来信

建议在林区养猪
我是在林区作粮食工作的,最近接到林区职工群众来信,要求我们粮食部门供应他们部分养猪饲料。我认为他们这个要求是对的,希望上级主管部门予以支持。
林区具有很多养猪的有利条件:野菜多,可以作为一部分饲料;职工平常作饭剩下的泔水,也能够喂猪;林区大部分职工是从农村来的,他们都有养猪的习惯和经验;许多职工家属,虽不能从事林业生产,却可以从事养猪的副业生产。
在林区养猪,对国家和林区广大职工都是有利的。能够为国家多生产生猪,又能满足广大职工的需要。目前虽然林区商业部门供应了很多食肉,但是总满足不了广大职工日益增长的生活需要。尤其是夏季,外边的鲜猪肉运不来,很难吃到肉。
(孙连超)


第3版()
专栏:

凤凰坡上的人们——访问金县友谊果园集体农庄
本报特约记者 萧乾
一、绿色的海洋
指给我到农庄主席办公室路的那位老大爷问得有道理: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单单挑这时候来访问呢?现在,连开花最晚的国光苹果的白色花朵也谢了,农庄上果子熟得顶早的樱桃又还绿着,从远处望去,跟枝叶一个颜色。
尽管这样,这位老大爷还是举着他手里的烟袋锅子,热情地向我指点着:这是山楂,那是杏子,那片矮的是太白桃。满山的苹果树上结的果实刚有豆子大——应该说,刚有绿豆大,可是在老庄员的眼里,它们就已经是又红又圆,有国际地位的大苹果了,它们不是挂在树枝上,而是装了箱,打上出口印记的。
“这一棵棵都是俺们的摇钱树!运出一吨苹果,就换进两吨钢。去年光俺们八里村一个村,就换回一千多吨钢。可是年底‘高潮’一来,七里村、和平村也加入进来了。农庄由一百多户扩大到八百多户,果树有十万多棵,你核计核计,该能换回多少吨钢?”
他说完定睛望着我,就好像认真等着个答案。我呢,经他这么一指点,对公路两旁层层梯田上,那些一眼望不到边的、排列齐整的果树,心里不禁也肃然起敬了。初夏的太阳在蓊郁的叶梢上镀了一层金色,渤海的和风一阵阵吹拂着,人们和大自然对这些摇钱树都寄托了无限的期望。
嵌进蓝天里的那个巨大的楔子就是有名的大和尚山。山下面,正像这个农庄的“庄员之歌”里描绘的:“在那高高的凤凰山坡上,苹果像一片绿色的海洋。”绿色的海洋里有点点鲜艳的颜色在倏隐倏现,这是女庄员们正在树丛间爬上爬下,剪着多余的果实。山上那些方形的建筑物是生产队的队部。
看起来满幽静,其实这是个非常紧张的世界!田间队的生产队员,一车车地把肥料往地里拉,小饲养员正赶着牛群上山。空中偶尔扬起马的尖细的嘶鸣声,颤巍巍的像丝竹,然后又徐徐落到山坳里。山沟里队员们有的正挑水,有的在抬土,每个庄员都在自己的岗位上辛勤地劳动着。
半山坡上那幢小洋楼就是农庄主席的办公室,二楼上面一半是座露台,远看很像是轮船上高拱的指挥塔。山坡下面有两棵硕大的梧桐,把着大门,满树都开着喇叭形的藕荷色花朵,散放着芬香。一想到友谊农庄,我就想到那两棵梧桐。美丽的树,屹立在山脚下。
今年六月十四那天,农庄就满了三周岁。在这段日子里,农庄事业上的发展是可观的;更可观的,是在农庄的社会主义教育下成长着的庄员们。
二、红色小专家
1953年夏天,麻万丰刚从八里庄小学毕业出来的时候,他并不想跟他爹一样进农庄来搞农业,他一心想到金州纺织厂去“参加光荣的工人阶级”。一直到金州纺织厂怎么也进不成的时候,他才拖着脚后跟,噘着嘴巴进的农庄。可是他并没闹多久情绪。他爹是个党员、范模生产组长,当时直接领导他的第四队队长赵福田技术高,又肯教人,而小伙子在五年级念自然课的时候,坐在课室里小脑瓜儿也曾经转过这样的念头:学苏联的米丘林多好:叫树木听人的话,让大家吃到可口的水果。
他家四辈子都是种果树的。搞互助组的时期,他爹有两百棵果树,他常看着他爹接枝,自己短不了也侍弄侍弄。进了农庄,他白天干些粗鲁活儿,晚上就在煤油灯底下啃一些讲米丘林学说的小册子。
以前,队员们没听说过“米丘林”这个名字。休息的时候,麻万丰坐在地里就扯开了。他告诉他们这个苏联老头儿能叫同一棵植物上头结西红柿,下头结土豆,说米丘林密植的梨树,一棵能结三百个,咱们种得这么稀,才结上一百个。
麻万丰先接比较好接的桃子,以后又学着接苹果、梨、樱桃。越接他兴致越高,胆子也越壮。半年工夫他就学会了接、粘、插、剪的技术。他根据米丘林的方法试接的“大王”苹果,味道确实是甜多了。
麻万丰从搞果树上头学到一个教训:果树也像人,从小就得好好培养,一会儿也马虎不得。你要是哄弄它,它就会在结果儿上头哄弄你。
前年麻万丰的生活里发生了两件大事:他在八月一日那天入了团,随后,调到养牛队来,当上饲养员。这么一调,他又得从头学起了。可是有一样他不用从头学,他一走进牛房就晓得:牛也像果树,从小就得好好培养,一会儿也马虎不得。你要是哄弄它,它就会在产奶上头哄弄你。
于是,他白天满山去放牛,晚上抱着“实用养牛学”一类的书来琢磨。一见到外地来实习的农校学生,他就凑过去向他们讨教饲养管理的知识。但是最主要的还是他对牛无微不至的体贴观察。有的饲养员只要自己有个歇脚的地方,就不管那里的草好坏。麻万丰宁可站着挨晒,他想遍了法儿叫牛吃到好草。有的牛肯喝剩水,有的只肯喝新鲜水。他就让那些有“洁癖”的牛先喝。他从来没打过牛一下,他晓得一打,奶就乏了。有一回一只小牛在山坡上跌倒了,眼看就要滚到山底下去。他不顾命地奔过去,把小牛扶了起来。小牛不肯吃草料了,麻万丰就把它扶倒在草地上,轻轻替它搓揉。
到牛房两个月,麻万丰干了一件叫许多庄员都吃惊的事:他给棕灰色的五号牛接了生。
奶牛不比黄牛,黄牛的崽子不过三、四十斤重,奶牛的崽子就大了,非靠人帮助,养不出来。望着躺在地上沉痛地哀叫着的母牛,这个小饲养员怎么不紧张呢。农庄上几千块钱的财产——大牛小牛的命全在他手里,万一……他消完了毒,一面挽着袖口,一面心里嘀咕着,一串串的汗珠子往下掉。尽管自己事先说下了硬话,现在还来得及撤腿呢——手里拿着药品的队长,就蹲在他旁边。
“接吧,没啥的!”队长怕小伙子泄气,小声给他撑着腰。
这时候,麻万丰心里也想:万一将来遇到队长不在家,牛下了崽呢?那时候可抓瞎了。不,非学会这套本事不可。
当那头新生的黑白花牛崽子用滚热的身子贴着他,好奇地朝四下里望着,亲嫟地舔着他的手背的时候,他的一阵紧张的劳动得到了极大的报偿。
那以后,又有两头小牛是麻万丰接的。他还学会了鉴别牛的质量,时常拿个小本本围着牛转,给牛的四肢分别划着分数。
去年兵役法草案一公布,这个小饲养员又不安心了。他认为他应该立即成为一名光荣的国防战士。他这个看法显然跟农庄成立的“兵役评议委员会”的看法有些出入,他们认为他不足年龄,不能考虑。麻万丰粗脖子红筋地跟委员会争辩,说他反正是属虎的。
“小伙子,光属虎不行,得满十八周岁。”
回家以后,他把户口本子从抽屉里拿出来。望着那行歪歪拧拧的小字:“生日:十二月十六日”,他越想越生气。小眼珠子一转,他抄起笔来,把月份上的“十”字涂掉,把“二”字改作“六”字。他以为是干了件绝顶聪明的事,小伙子没料到评议委员会手里也有他的底细。最后,还是农庄的团支书帮他解决了这个难题:以后国家年年要征兵了。今年不足岁,明年不就足岁了吗。
我到队部访问麻万丰那天,这个穿了黑制服的红色小专家正蜷着一条腿,在里屋炕上跟农林局派来了解畜牧情况的干部谈话哪。墙上挂着一幅林茂雄的水彩画:“社里的牛群”,月份牌的钉子上挂着一只手表,桌底下摆着几双胶皮靴。外屋桌上放着一排排的奶瓶子,旁边有个磅秤。牛奶一天挤三回,订户除了庄员,还有驻在左近的部队和化工厂的工人。
他领我参观了收拾得干干净净的牛房和堆满了麸子的仓库。谈起接枝,谈起牛来,麻万丰都没个完。单单问起他:“有对象了吗?”的时候,这个小庄员就哑住了。
“说吧,不是外人,”同来的团支书怂恿着。
麻万丰红着脸,低下头去,又偷偷抬起笑眯着的眼睛,望着山那边。一转身,抓了把草溜到一头荷兰牛的身旁去了。牛拚命朝他摆着尾巴,对他表示着深厚的友谊。
我凑过去问麻万丰:“她也是养牛队的吗?”他一面把草送到牛嘴里,一面摇头说,“不,是第四生产队的。”牛的鼻孔像风箱那么呼哧呼哧地响,起劲地嚼着。我又问:“今年订婚吗?”他望着我坚决地摇了摇头。“不,参上军再说。”
这时候,山谷里敲起一阵清脆的罄声。十一点了,女庄员们提前下班,回家做饭去了。有的妇女挎着篮子,有的扛着锄把,一路上三三两两,说说笑笑的。她们那五颜六色的头巾和衣裳在山坡上点缀出鲜艳夺目的光彩。 (待续)


第3版()
专栏:

受人欢迎的流动服务车(图片)
湖北省黄石市贸易公司有一个门市部设立了流动服务车,经常满载着各种食品、副食品到工矿的职工宿舍区里作生意,很受人们的欢迎。
图为公私合营华新水泥厂的职工家属们在流动服务车旁选购货物。
新华社记者 严震南摄


第3版()
专栏:

并社(八)(图片)
屠鸿痕改编·江荧画
(据徐光耀原作“树明和莺花”改编)
29 莺花溜了他爹一眼,凑近妈的身边,同妈随便谈了几句就谈到高级社的事儿来了,莺花把柳树屯的规划谈得多美。她原想说给她爹听,不想越说越兴奋,连自己也陶醉在规划的美好远景里了。
30 她妈听得半信半疑,莺花趁机继续劝说:“快把老脑筋改一改吧。”妈说:“老脑筋又不碍别人。”莺花说:“有些老脑筋占奸取巧,争强争霸,怎么不碍别人!……”
31 李百川爆着两眼,粗声喝道:“净胡说!供你坐了六年板凳,就学来些贫嘴!”“乒”的一声把门一踢就出去了,李大妈吓得直哆嗦。
32 天色已经渐渐黑下来了。莺花深深叹了一口气,问妈:“老乔头刚才到底说了些什么?”妈把刚才的情形讲了一遍,莺花心里有些着慌,急急匆匆就跑出去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