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7月31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北京天津等地一些轻工业企业
制定规划减少和消灭职工疾病
本报讯 天津、北京、哈尔滨、沈阳和青岛等地的一些轻工业企业,最近分别制定了防治疾病规划,或改进对疾病的预防和医疗工作,因而减轻了职工疾病的痛苦,降低了因病的缺勤率,很得到职工的拥护。
各厂在制定规划的时候,一般都详细分析职工致病原因,确定主要疾病种类,针对不同疾病提出防治办法,分别规定逐年治愈率和降低发病率指标,经群众讨论,领导批准,由各有关部门分工负责加以实现。
在制定防治疾病的规划中,一般都注意了以下几个问题。
以“预防为主”的方针。有些厂根据每年疾病统计资料,传染病流行,某种疾病增多,季节变化等情况,采取多种多样的方式向职工进行宣传。沈阳烟厂为预防妇女病,举办了月经带和三角巾展览会,向女职工宣传卫生常识。青岛卷烟厂除按全年卫生宣传纲要进行宣传外,当病号最多的时候,利用周末小组检查生产计划会议,宣传一周内疾病情况和患病原因。这个厂还用实物宣传,职工们在显微镜下看到水里的微生物以后,都说“百闻不如一见”,立刻改变喝生水的习惯。
改善劳动条件及环境卫生,这是防止疾病的有效办法。天津国营酒精厂麦芽工段工人常患腰腿疼痛病,原因是室内湿度大,工人赤脚作业。工厂计划给工人发高腰胶皮鞋和胶皮裤。很多工人是自带饭菜,因为蒸锅不够用,常有吃冷饭的,所以患胃病的占全厂发病率的17%。工厂就计划增设蒸锅一个。他们还改进了食具消毒和厕所清洁工作。
这些工厂还积极地、多方面地解决患病职工的治疗和疗养问题。青岛卷烟厂保健站工作人员采取普遍检查,分别治疗的办法,把本厂能够治疗的慢性胃病、风湿症,一律利用业余疗养所给患者治疗;对本厂不能治疗的牙病、眼病等,就同专科诊所建立特约关系,动员职工前往治疗。有些厂一面扩大本厂疗养机构,一面设法同上级工会、地方政府及其他机关举办的疗养所签订疗养合同,陆续输送职工治疗。哈尔滨皮革厂把医务所改为保健站,由厂长直接领导,在厂部、车间分别设立分站。厂部分站负责科室及家属的疾病治疗和会诊工作,车间分站负责给工人治疗,并且采取护士送药到车间的办法,减少工人看病时间。第一季度共节省工人看病时间八百九十九个工时。工人利用这些时间可以做一百二十八双鞋,增加计件工资二百四十五元。


第2版()
专栏:

湖南锡矿山计划五年内消灭矽肺病
据新湖南报讯 湖南锡矿山矿务局防治矽肺病的工作已经取得很大成绩。这个局正在进一步采取措施,计划在五年内消灭矽肺病。
有色金属矿、煤矿以及矿粉制造工厂,在采矿和制造矿粉的过程中,如果空气里含矽尘、粉粒过多,被工人吸到肺里,就会患矽肺病。在解放以前,锡矿山锑矿患矽肺病的人很多,每天平均有五个人因患矽肺病死亡。解放以后,党和政府非常关心职工的矽肺病问题。在1950年,中央有关部门就派来考察团,对锡矿山锑矿的矽肺病问题进行了调查研究。1952年开始,矿山用风钻代替单手锤开采,为了防止矽尘飞扬侵入工人肺部,全矿还大力推行了“湿式锉岩”等方法,加上其它防止矽肺病的措施,最近一年多来新增加的病人只是极个别的。窿道内矽尘平均浓度,去年四月测定为每立方公分空气中含矽尘365颗,今年六月二十七日的测定,降到168颗。现在,矿山正在积极贯彻执行国务院“关于防止厂矿企业中矽尘危害的决定”,成立了防治矽肺病的专门机构,订出了详细的规划,坚决要在五年内全部消灭矽肺病。


第2版()
专栏:

焦作煤矿采取措施消灭矿工职业病
据新华社讯 焦作煤矿在消灭矿工职业病方面获得很大成绩。今年上半年,这个矿区有许多因为职业病失去了生产能力而享受劳保待遇的工人,在病愈后又参加了生产。
焦作煤矿为了消灭矿工的职业病,曾经对矿工进行了一次体格检查,并且对矿工们所患的各种疾病采取了加强治疗和预防的措施。从去年冬季以来,焦作矿务局在所属的王封矿和李封矿附近,修建了两个人工硫磺浴池,并且在河南省临汝县温泉集设立了一个温泉疗养所。据从去年十二月份到现在的统计,治疗职业病的二百五十四名矿工,已经治愈的有一百五十三人,其余的病情也有好转。为了消灭矿工的矽肺病和肠胃病,焦作矿务局除对已经患病的人加强治疗以外,还采取各种措施防止这些疾病的发生。这个矿务局从今年上半年以来,在所属的矿井中,普遍推广了水湿风钻和设专人上水等办法,控制矿井中的岩粉和煤尘的飞扬,并且在井下增设了三十六个热水车,建立了食堂直接为井下生产的工人送热饭的制度,使井下生产的矿工都能经常地喝到热水,及时地吃到热饭。采取这些措施以后,矿工的发病率大大减少了。据李封矿的统计,今年上半年矿工肠胃病的发病率比去年下半年降低了42.6%。


第2版()
专栏:

从废液中回收工业原料
新华社旅大29日电 大连碱厂用一万一千元建筑的一座小型淡液塔,到二十七日为止,在投入生产以后的三个半月内,从废液中回收了一千三百三十七吨纯碱,价值三十三万四千二百五十元,等于投资额的三十倍以上。
大连碱厂第三车间锻烧炉在锻烧纯碱的时候,蒸发出的气体中含有大量的碱分。过去,这些碱分都随着废液流到海里。小型淡液塔建成以后,平均每天都能从废液中收回十多吨纯碱。纯碱是很多轻重工业的重要原料。


第2版()
专栏:

滴滴涕原粉车间投入生产
新华社保定29日电 汉沽市国营天津化工厂改建的大型滴滴涕原粉车间,在七月二十五日正式生产出第一批产品。这批原粉经过初步分析质量合格,对位同素异形体(杀虫能力)的含量在71%左右。每吨滴滴涕原粉可以配制一百四十二吨滴滴涕杀虫剂。
这个改建工程充分利用原有的厂房,全部工程投资只用了八万五千元,在五个多月的时间就建成了。
过去我国所用的滴滴涕原粉大多是进口货。这个车间投入生产后,将大大改变这种情况。


第2版()
专栏:

温州——上海
海上拖运木排成功
据新华社讯 温州—上海海运线上拖运木排成功。第一批二千多立方公尺浙江出产的杉木和松木,二十九日由“生产一号”拖轮拖到了上海。
从温州到上海,航道特别曲折,水流湍急,两旁暗礁又多。拖轮的船员们随时测算海上潮水的流向和流速,掌握正确的航运方向,使拖运的长八十公尺,宽十三公尺的大木排,顺利地在沿海群岛之间的七个狭水道中穿过,安全到达上海。
过去,从温州到上海的木材都用轮船装运,在轮船忙于运输其他货物的时候,浙江南部盛产的木材就不能及时运出,影响上海木材的供应。
在这以前,大连—上海海运线上拖运木排已经成功。从1954年5月到现在,从大连拖运到上海的大批木材,仅运费就节约了三十四万多元。


第2版()
专栏:

“摸不清的家底”
路村
建筑工程部材料总局有一份有趣的表格。这份表格是统计西北工程管理总局所属六个工程公司七月份盘元(八公厘以下的钢筋)库存吨数的。表如下:
这份表格表明:这六个工程公司都少报了库存数量,第三、第六两个公司甚至一点也没有报,六个公司自报的库存数量比实际库存数量共少了三百三十多吨;加以不少公司在编制需要计划的时候又多要了一些,结果平衡起来,七月份重点工程的盘元需要量和库存量相差五百多吨。这样一来,情况就紧张起来了,六月底西北工程管理总局召开的材料平衡会议上,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会后,西北工程管理总局派人下去检查,查实了库存,核实了需要数量,结果这个五百多吨的差额没有了,仅库存数量就足以满足七月份重点工程的需要还有富裕。
不幸得很,这种不愉快的事情其他许多地方也有。例如,华北太原工程局五月间曾向领导方面提出,六月份缺少水泥一千六百多吨;后来,华北工程管理总局派人下去检查,发现这个工程局的水泥库存数量比自报数字多三千多吨,实际上不但不缺,还有剩余。
这些事实提供了一个证据,证明目前钢材、水泥等部分材料供应紧张的情况,有一部分是由使用材料部门“加工制造”的。
这种“加工制造”的紧张气氛有什么害处呢?害处是很明显的。如果国家按照这些单位自报的库存情况来调拨材料,必然会使许多材料形成积压,影响急需材料单位的需要。如果不相信这些单位,都要派人去检查核对,也将会造成人力、物力的浪费,而且这也不是正常的办法。
为了避免这种人为的紧张,自然应该请使用材料单位自己准确地报告库存数量。
是不是这些单位就没有办法摸清自己的家底呢?不能这样说。因为各使用材料单位在材料管理方面一般都已经有了比较健全的制度,完全有条件把库存情况弄清楚;事实上,上级派去的工作人员就能查清库存,为什么本单位反而摸不清自己的家底呢?
那末,究竟原因在哪里?有些材料部门的负责同志说:这主要是因为本位主义思想作祟,有些单位听说材料供应紧张,就有意识地
“留后手”、“打埋伏”。看来,这种说法是大有道理的。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有些材料部门的领导人员总结出了一条经验,这就是要针对着“需要计划以少报多,库存数量以多报少”的情况,经常到下面“查需要,查库存”。这种办法的确也收到了一些效果。但是,这终究不是治本的办法。要根本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各使用材料单位认真批判和克服本位主义思想,如实地来报告自己的库存情况。实行这种办法,对国家有利,对使用材料单位本身也比较光彩。


第2版()
专栏:

新产品
深水观察箱
一种新的水下作业设备——深水观察箱,最近在上海制造出来。不久以后,它将运往沿海打捞工地,供工程技术人员坐在里面,沉入海底观察沉船破损、淤泥厚度等情况,和指挥潜水员们打捞沉船。
深水观察箱是塔形的,有二公尺多高,里面装着氧气瓶、吸收二氧化炭的消毒器以及测定水深和气压的仪表。坐在里面的技术人员,可以通过十二个嵌着特种玻璃的窗口,向周围观察、绘图和对着沉船摄影。箱里还有电话,能随时和水面上联络。观察箱是用抗压能力很强的丁字铁和铁板制成的,在一百公尺的深水中也不会变形。
探测高空气象的气球
一种探测高空气象用的大气球在广州市新建的国营第十一橡胶厂试制成功。这种大气球能升上十六公里以上的高空探测气候。气球的物理性能良好,球膜厚薄均匀,没有气泡,装满空气停放两天不会漏气;而且弹性极强。用空气压缩机把空气压进气球,使气球膨胀以后,直径可由原来的一公尺增加到五公尺以上,质量比一些进口货还好。
冬季穿的棉雨鞋
一种冬季穿的棉雨鞋,已经在天津市试制成功,它的外形和普通雨鞋一样,但是里面有一层柔软的驼绒。
试制棉雨鞋的天津市第一轻工业局胶鞋研究组,还根据消费者的要求试制了十三种男、女、儿童穿用的胶底布面(或呢面)棉鞋。有一种有梯扣的高腰童棉鞋,可以按照儿童脚面宽狭和脚背厚薄随意松紧。 (据新华社讯)


第2版()
专栏:

学习上海钢铁厂的经验
重庆钢铁公司半年可增产几百吨钢锭
据重庆日报讯 七月上旬,重庆钢铁公司小型炼钢车间的学习小组从上海一、三钢铁厂学习回来,介绍了上海钢铁厂烧结炉底的先进经验,护炉技师杨绍卿组织了护炉干部学习。七月中旬,在两座小平炉上采用了上海钢铁厂的经验,连续创造烧结炉底二点十分和二点十三分新纪录,比去年十一月最高成绩缩短十二分,比今年上半年平均时间缩短约一半。仅节省的烧补时间,下半年就可为国家增产几百吨钢锭。


第2版()
专栏:

鞍山冶金化学建筑总公司
总结推广十四项机械化施工经验
本报讯 鞍山冶金化学建筑总公司在今年上半年总结了十四项机械化施工方面的先进经验。其中有优秀挖土机手郎运治的挖土机操作保养经验、架工赵敬臣的先进打桩机工作法、优秀汽车驾驶员张世民小组的操作节油经验,以及对提高机械利用率有直接意义的单车检算制等。
这些先进经验对提高鞍山现有机械利用率、加强机械维护、减少机械事故有重要作用。如优秀挖土机手郎运治采取他的操作保养法以后,六个月就完成了十万立方公尺土方,还把机械中修间隔期延长到二千六百小时。架工赵敬臣的打桩机工作法提高打桩效率十倍。单车检算制是一种完整的建筑机械的成本检算制度,它可以把工人的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密切地结合起来。
目前,鞍山冶金化学建筑总公司已经把推广这十四项先进经验列入工作部署、制定了推广指标和具体进度,这些经验在下半年将得到普遍推广。 (冯世明)


第2版()
专栏:

让汽车开到偏僻的山村和遥远的海滨
辽宁群众修筑公路八千多公里
据新华社讯 辽宁省农民今年上半年在山村、海滩和平原修筑了八千多公里长的地方公路。省交通厅负责人说,这些地方公路的修筑,使四十二个市、县的偏僻山村、海滨和主要公路、铁路连接起来了。
参加修路的一百多万农民今年修筑道路的热情非常高,他们把四千二百多公里的驮道修成了大车道,使汽车开到了盘山越岭的山区或遥远的海滨。在五千三百多公里的道路两旁,农民们栽植了三百四十二万棵各种树木。
地方公路的修筑,已经给群众带来很多好处。阜新县苇沟乡是在翳巫闾山支脉里的一个山村,全乡有一百六十垧(每垧十五市亩)果园,因为交通不便利,摘下来的果子运不出去,荒芜了一百来垧。今年这里修了一条大车道,丰收的果子就有销路了。复县的北海村是一个渔村,过去运不出去的鱼虾,现在能运出去了。
交通厅负责人说,在修筑这八千多公里地方公路的时候,农民们出动了很多车辆,利用沿路两侧砂石材料八十三万多立方公尺,为国家节省了三十四万多元。


第2版()
专栏:

新建十二所工人技术学校
据新华社讯 专为第一拖拉机制造厂和洛阳矿山机器厂培养生产工人的洛阳第一、第二工人技术学校,今年暑期招收第一批新生。
这两个学校设置有车、铣、磨、铸、锻和钳工、热处理等十个工种专业,学生经过一年半到两年的学习,一般将达到四级技术工人水平。
河南今年新建的工人技术学校共有十二所,包括在三门峡水力发电枢纽附近新建的三门峡工人技术学校,此外还有铁路、纺织、煤矿、油脂化工、机电安装、农业机械修理等各种工人技术学校。这些学校全部建成后,共可容纳八千名学生。


第2版()
专栏:产品质量评价

群众对复写纸的鉴定
地方国营上海纸品复制厂出品的“人民牌”薄型复写纸,上海公私合营光辉文具厂出品的“古钱牌”复写纸,都是价格低廉质量好的复写纸。一盒“古钱牌”复写纸零售四元五角,比群生牌复写纸便宜三元。这两种复写纸最大的特点是光滑,不粘纸,色泽鲜艳、纸地薄,油多而匀。我过去用其他牌子的复写纸开发票,顶多写二十到二十五份,字迹不清,还很吃力,现在用“古钱牌”复写纸,一张可以写三十五份到四十二份。
上海群生工业社出品的“群生牌”复写纸、天津新大华实业工厂出品的“大象牌”复写纸,不但质量低,价格也很贵,一盒“群生”复写纸就要七元五角。这两种产品,不但色泽暗淡,纸地厚、油少,不匀,还有疙瘩,最使人讨厌的是还粘纸。
吉林海龙县百货公司 吴瑞亭
×  ×  ×
广州大新文具制造厂出品的“前门牌”复写纸质量很好,颜色浓而匀,粘性强,一张复写纸用十多次写出字来还很清楚,可以顶两三张复写纸用,价格也不贵。
上海华中工厂出品的“帆船牌”复写纸,颜色淡薄而不均匀,粘性不强。复写一次之后,有笔划的地方颜色全部剥落,再写一次字迹就模糊不清晰,一张复写纸复写三、四次就不能用了。有的甚至在第一次复写时字迹就不清晰。还有上海合成公司文教用品工厂生产的“信用牌”复写纸、金鸡工业社出品的“骆驼牌”复写纸也都不够好,复写三、五次就不能再用了。
浙江江山县保险公司 方国生
×  ×  ×
在县里开完预分工作会议,我就赶到供销社去买复写纸,营业员告诉我北京复写纸联合互助组出品的“建设牌”复写纸“价廉物美”,我就买了一盒。谁知这种复写纸质量很不好,凡是用手摸和用臂压的地方都成了大花脸,分不清眉目。用了这种复写纸,我们的预分清单都成了“预分混单”。
河南博爱县鹿宿农业生产合作社
沈国立


第2版()
专栏:

一条“盲肠”
陈襄
不久以前,我来到粤汉铁路南段的岐门车站。只见车站四周到处堆积着施工用的片石和河沙,第一股道的钢轨和枕木,好像松散了的木筏一样,懒洋洋地爬在下坍的路基上。相距不远的地方,几百名工人正在紧张地劳动。有的在拆除旧的护坡和御土墙,有的在砌新的护坡和御土墙。岐门车站的股道修建工程进行得正紧张呢。
这种情形,不由得引起我的回忆,并且使我感到惊奇,岐门车站的股道修建工程工作量不大,全长不过三百多公尺,它是同鹰厦铁路在同一年里动工的。1954年8月,我路过岐门车站的时候,看见工人们在紧张施工,1955年4月,我第二次路过岐门车站的时候,看见工人们还在紧张施工。如今,又是一年的时间过去了,鹰厦铁路已经部分通车,我第三次来到岐门车站,这短短的股道工程竟还在紧张施工。
二十几个月的时间,修不好一条只三百多公尺的股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为了弄清这件不太平常的事,我访问了一些知道底细的人。
他们告诉我:解放以来,粤汉铁路的运输量日益增长,列车经常要在岐门车站会车,可是岐门车站的站场窄,股道少,不能满足运输需要,影响了城乡物资交流和机车、车辆的周转。车务部门一再要求在岐门车站增建一条股道。1954年,广州铁路管理局责成设计事务所负责设计岐门车站的股道增建工程。
岐门车站依山傍水,地形非常狭隘。要在这里增建一条股道,是需要深入现场调查研究的。可是,设计人员不但没有深入现场实地调查研究,也没有征求负责管理这段线路,因而熟悉地形的坪石工务段的意见,就在办公室里凭着少数勘测资料,划出施工图来。按照这个施工图,就不是要增建一股股道的问题,而是要把整个车站搬家。特别严重的是,按照这个施工图,新的股道要建筑在半软半硬的浮土上,有下沉的危险;而且高达十七公尺的路堤只做一比一公尺的坡度,不能保证安全。
坪石工务段听说设计出这么一个奇怪的施工图,没等开工就三番五次地向设计事务所和上级有关部门提出修改设计的意见,可是设计事务所不接受。广州铁路管理局工务处也认为这个设计有错误,不肯在施工图上签字。到这种地步,岐门车站增建股道工程的错误的设计是可以被纠正过来的。谁知广州铁路管理局竟不顾这些意见,于1954年8月10日命令第四工程队按图施工。
第四工程队副队长张景文也发现了设计中的错误,提出了同坪石工务段相同的意见,并且把几十年来在柳州等地所见到的,由于性质类似的错误的设计而招致的失败的教训,绘出图来,提请设计事务所注意,但是设计事务所也没有理会。
开工不久,东边山坡上松散的岩石果然下落,而且情况越来越严重。真是危石罗列、险象环生。有一次就因此发生了行车事故。为了不让松散的岩石再继续下落,只好把山顶上共有四百立方公尺的松散的岩石全部清理下来。第四工程队暂时变成了清方队。养路工人们从此怀了一个病根子。至于干砌片石护坡,只码了一半,也开始下沉了。工人们都急得说:这哪儿是施工呀!这是拿国家财产开玩笑。张景文也急坏了,又向上级反映:
“不能再这么干下去了,再这么下去,我会给逼出神经病来。”
这时候,设计事务所才开始有点发慌了,但是,他们并没有丝毫放弃这个错误的设计的念头,只是在路堤边坡中腰设计了一道御土墙,而且这御土墙又没有筑在地下石层上,而是筑在松土石上了。
1954年年底,是各项建设工程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广州铁路管理局的命令一道一道地发出来。第四工程队接到的是赶工命令,坪石工务段接到的是赶紧接收的命令。以管理局副局长符然和总工程师肖瑾为首组成的验收小组也匆匆忙忙赶到工地。
十二月二十三日,岐门车站的“股道增建工程”大功告成。然而,问题也就跟着来了。路基开始下沉,干砌片石护坡鼓起“大肚子”,一公尺多长的木棍可以随随便便地插进去。问题这样严重,坪石工务段的负责同志不敢在验收单上签字。符然副局长眼看不把工程验收下来,不能向铁道部报销,在验收会议上着急地说:“年底了,账不能不结呵!先接收了,派人看守,暂时试通货车,其他问题等以后再说。”
坪石工务段不得不把工程接收下来,派了人日夜在线路上巡视,维护行车安全。
1955年3月,几天大雨,这条股道现了原形:干砌片石护坡到处膨胀,浆砌片石基础遍地开裂,路基竟下沉到二百九十公厘,石块在路基里不断发出滚动的响声。过一次车,养路工人就要起一次道。坪石工务段虽然派了人日夜看守,连试通货车也不行了,再“试通”就要翻车。真是危险万分。坪石工务段再三向上级反映情况严重,广州铁路管理局才不得不下令封锁线路。然而,即使在这样严重的事实面前,管理局的代总工程师卓观培和设计事务所的工程师们还冷言冷语地说这是“小题大做”。
路封了以后,运输任务不能不受到影响,车务部门不断要求管理局赶快设法修通这股道。1955年4月,这项工程又开工了。可是,设计事务所并没有接受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得来的失败的教训,结果还是因为路堤太高,边坡太陡,加上把部分干砌片石护坡改成浆砌片石护坡,更增加了路基的负担,不但是路基继续下沉,连御土墙也开始崩裂了。这项基本建设工程又算白做了。两次基本建设工程费用共计十五万八千多元,就这样丢到大河里,连一点声响也没有听到。
事隔两年,这条多灾多难的股道还是不能通车。设计事务所也知道不能再错下去了,才按照坪石工务段和第四工程队提出的意见重新设计。按照这个设计,今年三月组织了第三次施工。一位工人说:“设计事务所和广州铁路管理局要是多多少少听听我们大伙的意见,不但给国家节省大批资金,而且早就通车了”。
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谁不气愤呢?在铁路沿线上,我们看到养路工人们克服各种困难,把废枕木找来,像雕刻一样地把腐朽了的部分砍去,想法把它镶补、并凑成一根能继续用的枕木;实在不能拼凑了,也还是想想办法砍成一条条的木塞,用来塞道钉眼。他们就这样不放松任何一个细小的地方,一点一滴地替国家节约资金。在高山陡壁的悬岩上,我们看到工人们创造各种方法,向危及行车安全的坍方、危石进行顽强的斗争,保护线路,让满载国家建设物资的列车安全通过。当我们看到这些动人的情景时,不由得想起岐门车站那条股道,想起那几十万元国家资金被毫不怜惜地丢掉了;想起两年来,这里一直成了提高通过能力的“盲肠”。请问这些影响国家建设,挥金如土的人们,有没有想过这是一种犯罪的行为啊!


第2版()
专栏:

开发水力资源的后备队
成都水力发电设计院勘测训练班的学员在都江堰附近进行勘探和测量实习。 钱一华、李荣卿摄 (四川日报社稿)


第2版()
专栏:

大连港(图片)
大连海港是我国北方的主要港口之一,今年这个港吞吐的货物数量是解放后最高的一年。现在有二十二个国家的船只在这里往来,进行和平贸易。这是日本“日进丸”在装运东北特产大豆。
新华社记者 贾承滨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