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5月25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苏联不久就能制造原子能发动的飞机
新华社24日讯 据塔斯社报道:苏联部长会议利用原子能总局局长斯拉夫斯基说:我们有充分的根据在不久的将来就能够制造装有原子能发动机的飞机。我们将制造出海洋、陆地和空中运输的工具所用的原子反应堆和发动机。
斯拉夫斯基向“消息报”记者谈到了苏联利用原子能总局在解决国民经济各部门使用原子能方面的任务。他说:苏联在新五年计划期间,将在莫斯科、列宁格勒、乌拉尔、斯维德洛夫斯克州建立五个发电能力各为四十万到六十万瓩的原子能发电站。在1959—1960年,还要建造一些发电能力各为五万瓩的小型实验性原子能发电站。建立小型的固定原子能电力站或是装在车辆上的流动原子能电力站的工作,也可以带来有益的结果。
除去上述的工业用原子能电力站之外,苏联还要建造发电能力为二十万瓩的实验性原子能电力站。这座电力站装置有四个其他类型的反应堆。
斯拉夫斯基还说,在原子反应堆中会形成大量的放射性同位素。同位素的前途是广大的。对同位素的需求在不断地增长。因此,苏联要建造许多大规模的企业,用原子锅炉的废料或是专门辐射的元素来生产同位素。
全苏高能量粒子物理学会议闭幕
新华社23日讯 据塔斯社莫斯科讯:由苏联科学院物理数学部召开的全苏高能量粒子物理学会议,已经在五月二十二日闭幕。
在这次会议的全体会议和三个小组会议上,一共做了一百二十多个大、小报告。参加会议的一千多位苏联科学家和外国学者,对高能量粒子物理学、基本粒子的相互作用和最大能量的加速器的技术等重要问题,进行了广泛而详细的讨论。这种讨论有助于弄清当代核子物理学的许多迫切问题。
在这次会议中,苏联和外国的科学家进行了友好和切实的接触。
苏联科学院召开磁现象物理学会议
新华社24日讯 据塔斯社莫斯科讯:苏联科学院物理数学部同有关部门联合召开的磁现象物理学会议,在五月二十三日开幕。参加这次会议的约有七百名苏联科学家。英国、法国、中国、美国、印度和日本等国的科学家也应邀参加会议。
苏联科学院通讯院士旺索夫斯基在开幕词中说,发现物质磁性的秘密为在技术中实际运用磁性打开了宽广的远景。最近发现的铁磁半导体——“铁淦氧磁物”有重大意义。这些材料使得高频率技术方面(无线电和电视)有了很大进步。
在开幕会议上,物理数学副博士维尔金作了题为“在低温情况下非铁磁金属的磁性”的报告。英国申贝尔教授就有关低温磁性问题中的一个问题做了报告。基科因院士报告了关于半导体中光磁效果的研究情况。
这次会议一共将听取六十个报告。
美科学家说苏联物理学具有高度水平
新华社24日讯 据塔斯社报道:参加全苏高能量粒子物理学会议的一批美国科学家说,苏联科学家在高能量物理学方面活动的巨大规模,苏联物理学家——实验者和工程师的紧密合作,以及苏联实验物理学和理论物理学的高度水平,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批美国科学家是在五月二十三日交给报纸发表的一篇声明中这样说的。他们说,参加莫斯科高能量粒子物理学会议的美国代表,深深地感谢会议的主人使他们有这样一个良好的机会,来了解苏联在这个极其重要的物理科学部门中的成就和计划。我们听了很多报告,参加了许多生动的讨论会,并且参观了莫斯科地区许多物理实验室。我们将带着同苏联物理学家个人接触的许多良好的记忆回到美国去。我们相信,我们这次到苏联访问和上月份三个苏联物理学家到美国参加高能量核子物理会议,将对恢复国际科学交流的事业作出巨大的贡献,这一点我们大家是深信不疑的。


第4版()
专栏:

叙利亚总统接见我艺术代表团负责人
新华社大马士革24日电 叙利亚总统库阿特利五月二十三日上午接见了中国文化艺术代表团团长鲍尔汉、副团长马玉槐、马寒冰和其他几位艺术家。接见时在座的还有叙利亚广播和宣传部长。
鲍尔汉说,他对于中国文化艺术代表团能够前来叙利亚进行访问和演出从而促进两国人民间的互相了解和友好感到光荣和愉快。
总统向代表团以及它所代表的伟大国家表示欢迎。他非常赞赏中国的艺术。他说,自从他在埃及的亚历山大港看到代表团的演出以后,他一直希望代表团前来叙利亚进行访问和演出。他认为中国的艺术是真正的艺术,它象征着崇高的道德精神。他最后预祝代表团在演出中一定获得成功。他并且说,当你们离开叙利亚的时候,你们一定会把叙利亚人民的友好愿望一起带走。鲍尔汉还向总统赠了礼物。
另外,鲍尔汉曾经在当天上午早些时候对广播和宣传部长进行了礼节访问。


第4版()
专栏:

瑞士联邦政治部长
接见我国文化代表团
新华社布拉格24日电 伯尔尼消息:瑞士联邦政治部长彼蒂彼爱五月二十二日接见了以侯德榜为首的中国文化代表团。
彼蒂彼爱欢迎中国文化代表团访问瑞士,并且对中国和瑞士的文化交流和经济联系的日益发展表示满意。他认为,两国人民日益增加的相互了解有助于世界和平。
当天下午,瑞士联邦政治部为中国文化代表团举行招待会。会上,代表团团员、歌唱家郎毓秀表演了歌唱,画家王雪涛表演了绘画。
同一天,代表团副团长冀朝鼎访问了瑞士联邦国民经济部长何伦斯坦,就发展两国贸易问题交换了意见。代表团人员还在主人们的陪同下,参观和游览了伯尔尼市。


第4版()
专栏:

苏联和印度捐助大批粮食给东巴基斯坦解决粮荒
新华社喀喇蚩24日电 据巴基斯坦电台广播,苏联已经建议把四万吨粮食捐助给东巴基斯坦。巴基斯坦政府感激地接受了这一建议。
苏联捐助的粮食中包括两万吨大米和两万吨小麦。关于这批粮食的运输问题,两国代表正在进行商谈。
新华社喀喇蚩22日电 印度表示愿意提供五千吨大米来帮助缓和东巴基斯坦粮食不足的情况。
印度总理尼赫鲁在给巴基斯坦总理阿里的电报中表示,他希望巴基斯坦政府接受这五千吨大米并且在东巴基斯坦进行免费分配。
阿里总理在回电中对于印度政府的这种友好举动表示非常感谢,并且感激地接受了这项援助。


第4版()
专栏:

全印度尼西亚学生会议发表公报说
万隆会议决议是亚非学生会议的基础
新华社雅加达24日电 全印度尼西亚学生会议五月十九日发表公报说,去年举行的万隆会议的决议应当作为即将召开的亚非学生会议的基础。
公报说,亚非学生应当以相互谅解、相互尊重、互利与平等为基础而进行真挚、诚恳和自愿的合作。这种合作必须没有任何歧视,必须反对殖民主义并且不偏袒一方的观点。
公报说,亚非学生会议应当是广泛的集会,它不受任何政治趋势的影响。
这个公报是全印度尼西亚学生会议结束时发表的,召开这次会议是为了讨论预定在五月底在万隆召开的亚非学生会议的问题,并且选出出席这次会议的印度尼西亚代表团。


第4版()
专栏:

参加亚非学生会议
日本学生代表团启程
新华社23日讯 东京消息:出席亚非学生会议的日本学生代表团,已经在二十二日午夜离开东京前往印度尼西亚。代表团的团长是东京拓殖大学的渡边秀雄。


第4版()
专栏:

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代表
欢迎印度政府的建议
新华社24日讯 据路透社开罗消息: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驻开罗的发言人基德尔在二十三日发表谈话,欢迎印度总理尼赫鲁提出的关于解决阿尔及利亚问题的建议。基德尔说:尼赫鲁提出了“一个和平解决的办法”,“根据这个理由我们同意他,因为我们一直主张在阿尔及利亚民族愿望的基础上和平解决阿尔及利亚问题。”


第4版()
专栏:

锡兰政府打算在英军撤离后
把军事基地改建为商港
据新华社新德里24日电 科伦坡消息:锡兰运输和工程部长森纳那亚克五月二十二日说,当英国退出它在锡兰的亭可马里的海军基地的时候,锡兰将把它改建为一个商港。锡兰政府最近曾经一再声明,英国在锡兰的军事基地必须撤除。
这位部长说,政府希望在下一财政年度期间开始这个港口的改建工作。他说,把这个英国的军事基地改建为商港可以减轻科伦坡的交通拥挤现象。


第4版()
专栏:

上海和南京等地的留美学生家属
要求政府帮助他们的亲人返回祖国
新华社上海23日电 有一千多个居住在上海的留美学生家属要求政府帮助他们的亲人早日返回祖国同家人团聚,和参加祖国建设。
在上海市民政局工作的王文江说,她的丈夫吴仁伯,是在1948年到美国费城宾州医学院学内科病理学的,现在纽约克美试验所工作,他在1951年9月25日写的家信里说:“十月十日左右可到香港,当即赴广州,再乘火车北上。”可是,在十一月四日写的信上却说:“我于十月二十五日到夏威夷,当时移民局受令不准一切学习科学之中国留学生离境,同行七人交涉无效。无可奈何,我只得飞回纽约觅业。我心中痛苦已极,心乱得信也不能写。”王文江说,她丈夫原来每星期总要写一封信给她,从那时起就很少通讯了。王文江非常着急,她要求政府帮助她向美国当局讨还丈夫。
上海市卢湾区儿童保健所护士、五个孩子的母亲胡琳愤慨地对记者说:“1949年1月,我变卖家产,送丈夫朱其岩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学微生物学,约好一年后回国,哪知他几次向美国当局提出返国要求都被拒绝了。此后,美国当局还粗暴地检查寄给他的家信和书籍。中美两国大使级会谈就双方平民回国问题达成协议后,我们全家高兴极了,亲友们也都来祝贺,我的快满七岁的小男孩嘉德是在他父亲出国七个月后出世,他也想看到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爸爸。”但是,美国政府到现在还没有放她的丈夫回国。胡琳还拿出她丈夫的许多封信,来说明朱其岩是多么想念祖国的。在1954年3月16日的信上写道:“我作为中国人,应当为祖国做事。”八月十九日的信上说:“像我们读到研究院,而且在研究工作上颇有成绩的,极难离境……若是说总不能回去了,我会急死的。最近我老发神经衰弱病,体重跌了十磅……”又说:“我是中国人,死也要死在中国。”
住在建国西路五百零六弄四十七号的老太太文蕙祥说,我的三个儿子都是解放前到美国读书的。大儿子张建东学机械工程,二儿子张建新学精神病理学和心理学,三儿子张建华学历史和经济学。他们在1954年12月14日写信给我说:“男等看到祖国一天天强大,很愿意回国,把学到的一些东西为祖国服务。但回来有很多困难,最近又有三十五个留学生被扣……”文蕙祥因为思念儿子,经常生病,她说:“美国政府有什么权利扣留我的儿子?有什么理由阻挠留学生回到祖国和他们的母亲团聚?美国政府这种不人道的行为将会受到母亲们和世界上所有正义人士的严厉谴责。”
据新华社南京24日电 到今天为止,有一百六十多个留美学生的家属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向美国政府索回亲人;使他们亲人早日返回祖国和他们团聚。
南京市白下区头条巷居民陈淑君的丈夫王耀华,在1949年1月去美国普渡大学研究土木工程,1950年获得硕士学位,1951年转入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继续研究。他在1952年7月26日来信说:“美国政府不准学实科之中国学生返大陆来,我现在唯有候机会而行,暂时留此;美国不是中国人之久居地,绝无前途也,回到中国来,才有发展前途。”信里还附了一张自己站在海边遥望的像片,上面写着祖国伟大诗人李白的诗句:“低头思故乡”。1953年以来,陈淑君再也没有收到过她丈夫的来信。她要求美国政府交代她丈夫的下落。


第4版()
专栏:

艾森豪威尔表示美国反对埃及承认中国
他承认美国的事情远不顺利
新华社24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昨天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又一次表示,美国反对埃及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他说,埃及承认中国的决定“是一个错误”,但是他又说,一个国家的一个单独行动并不会破坏美国对它的友谊。
艾森豪威尔谈到世界整个局势时说,他相信走向持久和平方面已经作出了某些进展,虽然道路是缓慢的和痛苦的。
艾森豪威尔在谈到苏联裁军新决定的时候说,如果这个计划“证明”的确是裁减了武装部队,“那会是一个受到非常热烈欢迎的步骤”,并且会是“真正的进展”。但是他又表示怀疑说,美国并“不了解它的意义”和“俄国人的实际意图”。艾森豪威尔指出,美国的方针是:不管苏联怎样,美国都必须“采取自己的政策”,把它的武装部队“维持在足够的水平上”以满足它自己的“需要”,“然后抱着希望而又很小心地察看俄国的一举一动”。
有记者问艾森豪威尔为什么美国对苏联裁军新决定的“各种官方反应中有那么多的分歧”,并且举出杜勒斯和史塔生的言论为例。艾森豪威尔说,他认为他们两个人的看法都是“合乎逻辑的”。
“纽约时报”记者赖斯顿在提出问题时说,美国有“一些了解情况的人”,“对于我们在西方和苏联互相并立的世界中所处的地位有些脱节这样一种情况表示真正的关切”。他请求美国总统谈谈他的看法。
艾森豪威尔在回答中承认“事情远不是顺利的”。他说,美国曾经拚命使自己处在能够发挥影响的地位。但是,他承认,几乎每一天都有外国议会、外国报纸和外国领袖对美国表示失望和不赞成。艾森豪威尔还说,苏联的进入世界经济领域确是引起了对这件事情的意义的意见分歧。但是他认为单单看到这一些情况“是不够的”,他说,必须观察一个时期,看看广泛的情况和正在发生的局势。他说,“自由世界的人们”对美国的国际处境“悲观的言论太多”,他对这一点表示不以为然。


第4版()
专栏:科学技术珍闻

科学技术珍闻
苏联设计五百亿电子伏特的同步稳相加速器
苏联建造的世界上最大的、能把质子加速到一百亿电子伏特的同步稳相加速器,不久就要投入生产。目前苏联正在设计把质子加速到五百亿电子伏特的加速器。
这个设计中的加速器是以所谓“强聚焦”的新设计原理为根据的。加速器是由一百二十块电磁铁组成的环状物,它的圆周的长度约一公里半。这种加速器的特点是,所用的电磁铁只重两万二千吨,比一百亿电子伏特加速器的电磁铁轻一万四千吨;用电量要少三分之一,磁路的宽度也要大大缩小。新加速器用的方法可以大大提高电磁力,吸引粒子沿着圆形道路转动,它所跑的距离共长几十万公里。
美国计划发射十二个人造卫星
在国际地球物理年(1957年7月到1958年底)中,美国计划发射十二个人造卫星,希望至少有八个能够成为“空间的实验室”。
美国的工厂目前正在组织火箭生产。美国科学家计划利用三段火箭将人造卫星送到必要的高度(离地面四、五百公里的高空)。1954年5月,美国一种维金式火箭曾经达到二百五十四点二公里的单段火箭纪录。
去年年底,纽约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海顿太阳系陈列馆里,曾经展出人造卫星的塑胶模型和维金式火箭模型。
波兰发明“嗅觉电极”
波兰科学家卡门斯基教授经过十多年的研究以后,发明了一种“嗅觉电极”。这种电极能够分辨并且标明空气中是否存在有害健康的瓦斯;甚至有些人闻不出气味的瓦斯,它也能分辨出来。这对于工业特别是化学工业的劳动保护有重大的意义。
这种电极如果配上电动纪录装置,还可以帮助工厂的工作人员了解工厂车间中是否有足以引起爆炸的乙炔和氢,并且防止工厂中的有害瓦斯随风飘散到田野、花园中去摧残植物。经过多次试验证明,在食品工业中,这种仪器还可以用来查明肉类是否腐烂。
日本科学家利用羊膜液
精确预测胎儿性别
日本科学家最近利用羊膜液精确地预测出了五十多个未出生婴儿的性别。
据“东京新闻”报道,东京庆应大学的安藤画一教授根据一位日本科学家关于女性神经、皮肤和粘膜胞中有锥形染色质的发现,进行了这一研究工作。他用针插入孕妇腹部,从胎的周围抽出五西西羊膜液,用显微镜检定。如果发现有锥形染色质就断定是女孩,没有就是男孩。他对五十多个孕妇运用这种方法预测的结果,没有出过一次错。 (新华社)


第4版()
专栏:国际点滴

·国际点滴·
不成理由
五月十四日,英国下院就塞浦路斯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辩论。工党议员在辩论中抨击了保守党政府的政策,要求给予塞浦路斯自决。
保守党政府殖民大臣伦诺克斯—波伊德在回答质询时提到了一个文件。他说,这个文件说明,1951年的工党政府拒绝了希腊提出的把这个岛屿归还给希腊的建议。
伦诺克斯—波伊德用这个手段来堵工党的嘴,的确使工党领袖颇为狼狈。但是,这并不能使得保守党政府否认塞浦路斯人民自决权利的行为看起来有一点道理。
两者不可兼得
“华盛顿邮报”报道说:艾森豪威尔计划在美国大选以前邀请苏联的朱可夫元帅和科?夫元帅访问华盛顿。
报纸说,总统的政治顾问们赞成这个计划。因为,“美国人民心中最关切的问题就是和平,而这样一种访问就是和平的保证”。这就有可能使“千千万万的选民们”在投反对艾森豪威尔的票时“慎重从事”。
但是总统的外交政策顾问和军事顾问们却表示反对。“他们担心这样的访问将会把西方哄得睡觉,……以致很难取得充足的……军事拨款”。
选票和军费,两者不可兼得,美国政府将怎样选择,且等着看吧。
谁是主使人
谁是使得英国潜水员克莱布伤命的事件的主使人?
英国工党的齐里亚库斯说,美国情报处是克莱布潜水在苏联巡洋舰底下进行窥视的使命的主使人。
他说,“最可能的解释是这样的可能性:克莱布中校——他已经退休,但仍旧不时被邀担负些特别任务——这次受美国特务机关雇用,并利用美国特务机关和英国特务机关的联系以及他和英国特务机关的联系。”
廉价购买炮灰
美国国防部长威尔逊不久以前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作证说:……美国目前正在帮助支持一共二百个师的“盟国”军队,这种部队“相当于美国军队实力的好几倍”。他说,假如没有它们,美国就必须为自己的军队花更多的钱。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雷德福也作证说,“有许多有力的理由”说明这样做比美国自己建立部队来得好。因为要是由美国自己来建立部队,那末除了“缺乏所需要的这样一种无限的人力资源以外,费用也会是极其高昂,哪怕是我国也是担负不起的”。
威尔逊和雷德福这样就又一次承认,美国的“军事援助”不过是廉价购买炮灰的手段。


第4版()
专栏:

黑白是颠倒不了的
—关于裁军问题的外论摘录—
编者按:在联合国裁军小组委员会伦敦会议未获结果和苏联宣布大量裁军之后,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官方及其宣传机器,曾经大事散布歪曲宣传,力图贬低苏联裁军决定的意义,把裁军问题未能取得进展归咎于苏联。但是就在西方资产阶级舆论中,也有人感到西方国家这种完全颠倒黑白的宣传是徒劳无益的努力,结果只是更加暴露西方国家的不愿裁军和外交上的被动和破产。这里我们摘录两篇美英资产阶级报刊的文章,题目也照原文不变。
我们应该爆炸一枚和平炸弹
五月十六日“纽约邮报”,作者 马克斯·勒纳
俄国关于裁减苏联武装部队的决定的重要意义在于:这是大国中间关于削弱自杀性的军备竞赛的愿望的第一个重大的表现。全世界都将要这样看待它,而且,尽管我们政府的领导人物们对它表示了没有足够理由的怀疑,它仍然会不可限量地加强俄国的世界地位而削弱美国的世界地位。
事实是:俄国人已经获得了极其重大的宣传上的胜利。但是,这一次艾森豪威尔和杜勒斯却不能够指摘俄国人仅仅进行口头上的宣传了,这是行动的宣传,它的声音比言语的宣传更加响亮。
华盛顿的政府领袖们现在说,他们一直知道,苏联将要采取这种行动。但是,如果他们自己不采取行动,或者如果他们感到他们自己已经瘫痪到不能采取行动,知道这一点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呢?
从华盛顿传来了许多辩白。我们听到说,可能俄国人并不真想这样做,说如果他们这样做,他们采取这个步骤是有特殊原因的,说他们在农业和工业方面发生了人力问题而我们没有,说他们能够这样做,因为他们的士兵不像我们的士兵那样同机械化设施和昂贵的装备联系在一起。我们听到说,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使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垮台,而且又听到说,他们这样做是促使美国不景气。我们听到说,如果我们跟着这样做,我们将削弱我们的防御力量,削弱我们参加有限的、非原子战争的能力。
用来为这个无法辩护的主张辩护的字眼和辩白之多是空前的。所有的解释都不能巧辩过这样的事实:在伦敦举行的不成功的裁军会议以后,俄国人竟敢单独采取行动而我们却不敢。他们已经使我们的政府处于一种难于逃脱的境地……。
俄国的行动的最具有讽刺意义的方面就是这种指责:它的目的是要促进一次美国萧条。同意这一观点就是同意马克思主义的这个论点: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必须依赖军备来维持它的就业和繁荣,它对有一天需要把它的人力和资本转移到和平的建设方面的前景感到惊慌。
股票市场对这项裁军行动的第一个反应是市场价格暴跌,这是由于担心美国可能削减它的军事开支和许多公司的高额利润和繁荣所系的军备合同。这就好像有一颗和平炸弹在华尔街爆炸一样。
难道这不是我们爆炸我们自己的一颗和平炸弹,在我们表现得死板、缓慢和拖沓的地区攫取主动的时候吗?


第4版()
专栏:

裁军的弥天大谎
五月十二日英国“新政治家与民族”周刊
联合国裁军委员会小组委员会的又一次会议以完全的僵局而结束。但是终于能够非常清楚地说明这个问题了。裁军的弥天大谎最后被揭穿,俄国人提出了一个大量裁减常规军备的合理和可行的计划,西方断然拒绝了这个建议。俄国人现在打算单方面裁减他们的常规军备的水平来扩大他们的道义胜利,毫无疑问,这将使西方更加难堪。然而这不是主要的争点。要紧的是西方所以拒绝这个建议的真正原因,因为对这些原因的分析将说明我们的全盘国际策略的破产。
西方发言人们说这个建议不能接受,因为建议里面没有规定核子裁军,也没有规定有效的监督制度,也没有规定事先的政治解决,尤其是在德国的政治解决。应该指出,这些批评中没有一个是针对俄国的建议的,这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地方,因为这个建议的大部分只是重复1955年3月的英法建议。事实上,西方的指责大部分是不相干的。
新的英法建议或新的美国建议都没有清楚说明怎样才能为核子武器的制造制订出有效的监督制度——的确,两个建议都明确承认,从定义上说,这样一种制度在现在是不可能制订的。因此,俄国人提出的这种说法是正当的:由于纯技术原因而不能制订出核子监督办法这一事实不应该阻挠我们就常规武器达成一项有限度的协议。
西方代表们坚持说,核子监督问题是对俄国的意图的一个真正考验,他们这样就巧妙地掩蔽了这一事实:俄国人建议中的监督条款是完全足以达到它们要达到的目标的:查核裁减常规武器的实施情况。“开放天空”建议是完全不相干的;它仅仅在试图引起一种模糊的心理上的和解。就空中视察同监督有密切关系(这就是通过照像)来说,在俄国的建议中已对这一点作出规定了。
……若说在世界紧张局势和缓以前不能进行裁军,这是没有诚意的。如果世界紧张局势已经缓和了,裁军谈判也就不必要了。为什么裁军协议应该和政治解决联系起来,这是没有先天的理由的——政治解决实际上就是重新统一德国的意思。首先,这样一种解决是在小组委员会的职权范围以外的。此外,西方现在正开始同意德国重新统一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是不能实现的。因此,未能在这个问题上取得协议就一定自然地使得不能就更为基本的裁军问题达成协议吗?任何西方政治家都不可能同意这样一个说法;可是,基本上这是西方意见的逻辑……。
在客观的观察家看来,这个会议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就是俄国人全部集中于裁军这个具体问题上,而西方则设法获得很不同的东西:全球性的一揽子交易。这种目的上的矛盾着重地说明了我们的真正弱点。……大规模地裁减常规军备对俄国来说,不但是可能的,而且是相宜的。它并不引起工业上的问题。相反地……裁军至少在短期间内会使西方政府面临真正的经济问题。
……明显的事实是,如果西方接受俄国提出的水平,那就需要放弃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中东条约组织和东南亚条约组织,放弃美国在世界各地的许多基地,大大地减少西方在朝鲜、印度支那和日本所承担的义务。……使西方的全球战略陷于不能自拔的混乱状态。


第4版()
专栏:

尴尬相
 英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