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5月17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观察家评论

是行动不是空谈
联合国裁军委员会小组委员会在伦敦举行的会议结束之后,西方国家为了推卸责任,拚命宣传说会议所以毫无结果是因为苏联不愿意解决裁军问题。这种歪曲宣传现在得到了有力的回答:苏联政府决定在明年五月以前裁减武装部队一百二十万人,解散六十三个师和独立旅,把三百七十五艘军舰停止使用。苏联政府并且表示:——“如果美国、英国、法国这些西方国家相应地裁减它们的武装力量和军备,苏联政府准备研究关于进一步裁减苏联武装部队的问题”。很显然,没有人会相信,一个不愿意解决裁军问题的国家会采取这种裁军的实际措施的。苏联的行动表明,它真正是言行一致的裁军拥护者。
苏联裁减自己的武装部队,这回并不是第一次。苏联在去年就曾经裁减了六十四万军队。可惜苏联的行动并没有得到西方国家的响应。西方国家还是照样搞它们的军备竞赛,同时用新的花样来阻挠裁军协议的达成。刚刚结束的伦敦裁军会议,就是因为西方国家坚持比过去倒退的立场和采取反复无常的态度,而终于一事无成。但是这种情况并没有能阻止苏联利用一切机会对裁军事业作出贡献。苏联这一次决定自动裁减巨大数目的武装部队,正是为了促进国际紧张局势的进一步缓和以及国与国之间相互信任的加强,从而为普遍裁军的实现创造更有利的条件。
西方国家总是拿缺乏必要的国际信任作为拒绝裁军的理由,但是他们却不肯做一些真正有助于建立这种信任的事情。同西方国家的这种自相矛盾的立场相反,苏联并不否认国与国之间的信任和裁军问题密切相关,然而它主张各国应当为建立国际信任而采取共同行动,而不是坐待这种信任从天而降。这样就出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态度:一种是想使裁军问题永远停留于无益的空谈,另一种是不断以具体的行动来促成裁军的实现。西方国家最近还借口目前的局势尚未缓和而放弃了它们原来提出的武装部队水平,坚持要保持庞大的军队。而苏联却根据目前的国际形势决定大量裁减自己的武装部队。这是何等强烈的对照。
苏联的裁军决定是从这样的正确立场出发的:苏联认为现在战争不是注定不可避免的,现在存在着强大的社会和政治力量,他们拥有切实可靠的力量足以制止侵略集团发动战争。现在完全有可能停止军备竞赛,把有用的人力物力用于为人民创造幸福的和平建设事业。苏联再一次裁减武装部队的行动,正是苏联坚定地奉行和平政策的令人信服的明证。它严重地打击了那些到现在还想利用“苏联侵略威胁”谰言来为军事集团和扩军备战政策辩护的人们的阴谋。
苏联的行动受到了各国舆论热烈欢迎和赞扬,这是理所当然的。英国的官员也承认,这是“朝着正确方向的一个步骤”。但是人们不能不注意到,那些口口声声说自己愿意裁军的人,正在竭力想贬低苏联裁减武装部队的高尚行动的意义。他们硬说,苏联决定裁减常规军备是因为“常规武器和军队正在现代化的战争中变得陈旧了”。但是,大家知道,美国一直是在吹嘘它在核子军备方面拥有优势的,但是它却不肯同意裁减这种“陈旧的”常规军备。人们是根据行动而不是根据言词来判断一个国家对和平的诚意的。西方国家对苏联裁军行动的任何曲解,都不能掩饰它们自己不肯裁军的立场。西方通讯社曾经透露说,西方国家的官员深怕苏联的裁军行动会“使西方国家处于在世界舆论的压力下不得不同样裁减军备的为难境地”。他们是怕对了。苏联的裁军决定,毫无疑问将大大加强各国人民争取裁军的决心。人们完全支持苏联政府五月十四日声明中所提出的挑战:西方国家如果真是希望促进和平事业的巩固,就不能不效法苏联的榜样。


第4版()
专栏:

苏法两国领导人开始会谈
新华社16日讯 塔斯社莫斯科讯:五月十六日上午十时,法兰西共和国总理摩勒和外交部长比诺同苏联政府领导人在克里姆林宫开始会谈。


第4版()
专栏:

法国总理摩勒在莫斯科飞机场上发表声明
希望增加法苏两国间的了解和交往
新华社莫斯科16日电 应邀访问苏联的法国总理摩勒、外交部长比诺和他们的随行人员,在苏联驻法国大使维诺格拉多夫陪同下,在十五日搭飞机到达莫斯科。
到飞机场欢迎他们的有: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布尔加宁,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卡冈诺维奇、莫洛托夫、别尔乌辛和苏联政府的其他负责人员,以及法国驻苏联大使德让和其他国家驻苏联的外交使节。
在飞机场上,摩勒总理就他们的这次访问发表了声明。
摩勒说,法苏两国人民在他们的整个历史上始终由真挚的友谊连结在一起,这种友谊的基础就是互相的同情以及文化和经济上的联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苏联军队的英雄主义精神、他们对最后胜利作出的贡献都加强了这种感情。在回忆起这一页战史的时候,我们两国人民的心是相互呼应的。
我们在莫斯科逗留和在苏联其他地区访问的时候,我们将有机会看到苏联公民的日常生活,了解他们的忧虑和希望。国际关系正应该是建立在这种具体事实的基础上,而不应该建立在理论性的结论的基础上,而滥用理论性的结论往往是有害的。我们将同苏联政府的代表作多次的会谈。我们的希望是把我们共有的观点互相比较,以便互相了解这些观点的根据可靠到何种程度。直接的接触和会谈是相互了解的第一个条件。
我还希望,我们的这次访问会帮助发展我们两国一切方面的交往。
我们两国都关心于迅速解决许多国际问题,如欧洲问题、中近东问题、普遍裁军问题。对这一切问题我们都要同苏联政府交谈。
摩勒说,法国是和许多条约有关联的,法国是许多团体的成员,而它仍旧愿意忠实于这些团体。这种愿望是同经常地、坚持地致力于和平解决世界上的一切争端的愿望结合在一起的。我们相信,国际紧张局势还会继续缓和下去。但是,应该不仅是口头上要缓和紧张局势,而且要在实际中表现出来。紧张局势的缓和并不意味着,也不可能意味着保持现状。它应该采取由谈判而达成的实际结果的具体形式。(附图片)
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布尔加宁在机场上和摩勒握手 塔斯社传真照片(新华社发)


第4版()
专栏:

尼赫鲁向印度国会提出第二个五年计划最后草案
新华社新德里16日电 印度总理尼赫鲁在五月十五日向国会人民院和联邦院提出了第二个五年计划的最后草案。
经过三个月各方面的讨论以后提出的这个最后草案,除一些小修正以外,基本上同原来的草案一样。公营部分保留为四百八十亿卢比,私营方面的投资从原来草案的二百三十亿卢比增加到二百四十亿卢比。这个计划给予工业化以最大的优先地位,特别是发展基本工业。在最后草案中,为包括矿业在内的大规模工业所提供的款项是六十九亿卢比,为农村工业和小规模工业提供的款项是二十亿卢比,合起来共占公营部分款项的18.5%。这个计划规定大规模发展交通事业,用于铁路的开支是九十亿卢比,约占19%。草案规定用于交通和通讯的总额共占28.9%。
此外,在全部的拨款中,农业和乡村发展计划的费用占11.8%;灌溉和动力占19%;社会服务占19.7%;其他各方面占2.1%。
草案计划在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1956到1961年)提高印度国民收入和扩大就业机会。草案规定为贫弱者和印度人民中未享有基本权利的那一部人提供可能的机会,并且平衡国家各地的发展。
草案规定实行五年计划的资金中四百亿卢比在国内筹措,其余八十亿卢比“从国外的来源筹措”。计划委员会的报告说,如果所需要的国外的来源不能来到,那么就必须限制消费的增加。
尼赫鲁在提出这个草案时,强调要使五年计划配合一个远景计划。他说,在制定五年计划时,必须考虑到十五年或二十年的远景。他说,并不是说第二个五年计划就能产生社会主义的式样。将需要实行好几个五年计划才能实现那样的社会。我们可以朝着这个路线一步步走近它。
这个最后草案将由印度国会的四个委员会加以讨论,人民院将在五月二十三日举行全体会议开始辩论。


第4版()
专栏:

巴基斯坦公布第一个五年计划草案
新华社喀喇蚩15日电 巴基斯坦政府在五月十四日公布了第一个五年计划草案。这个由计划委员会草拟的计划草案包括从1955—56年度到1960年这段时期。
草案规定,计划的主要目标是提高国民收入、改善收支状况、增加就业、改善人民生活条件。
在这个草案中,五年计划的经费分配主要如下:农业10.9%;农村援助3%;水利和电力32%;运输和电讯20.2%;工业13.2%。
五年计划的主要目标是:增加谷物产量13%,增加灌溉面积三百万英亩,增加发电量五十八万度,增建房屋二十五万幢,并且使工业产量增加70%。
这个五年发展计划需要支出一百一十六亿卢比(合二十四亿三千万美元)。其中四十二亿卢比需要取自外国援助、贷款和投资。
草案着重指出需要进行土地改革以消灭土地集中在少数人手里的现象。
穆罕默德·阿里总理在这同一天在喀喇蚩举行记者招待会对这个计划草案作了说明。他说:这是发展巴基斯坦的第一个全面的和统盘的计划。他号召人民进行自愿的合作和不倦的努力,使这个计划成功。
他指出,在实行这个计划时,将有许多财政和经济困难。主要的困难是缺乏技术人员、行政人员和外汇。我们不得不在很大程度上依靠外援和贷款。他说,计划的重点放在农业和灌溉计划上。他认为,土地改革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并且是一个引起争论的问题。但是他希望将从对这个问题表示的各种意见——可能是矛盾的意见——中得到益处。


第4版()
专栏:

亚丁立法议会向英国要求自治和内政独立
新华社16日讯 亚丁消息:在阿拉伯半岛东南部的英国属地亚丁的政治领袖们五月十五日向英国提出了要在英联邦以内实行自治和内政独立的要求。
这个要求是亚丁立法议会的一个代表团在同英国殖民部驻议会次官劳埃德举行会议时向他提出的。他们要求由立法议会选举各部部长;各市议会有充分的权力来选举它们自己的议长;承认阿拉伯语是官方语言,以便使更广泛的阿拉伯人可以参加政府;增加亚丁当地人官员的数额,减少担任高级职务的英籍官员的数额。他们还要求组织它自己的国民军。


第4版()
专栏:

苏日签订渔业条约和海上营救协定
新华社16日讯 塔斯社莫斯科十五日讯:苏联和日本关于捕鱼问题和援救海上遇难者问题的谈判结果公报。
苏联和日本两国代表团从四月二十九日起到五月十四日止在莫斯科举行了关于在太平洋西北地区捕鱼问题和援救海上遇难者问题的谈判。
苏联代表团团长是苏联渔业部部长亚·伊什科夫,日本代表团团长是日本农林相河野一郎。
在谈判过程中,双方详细地讨论了同调整太平洋西北地区捕鱼事宜有关的各种问题,双方认为必须采取相应的一致同意的措施,以便保持所要捕捉的鱼(其中包括远东鲑鱼)的最大的、稳定的鱼产量。
谈判是在谅解和真诚的气氛中进行的。最后在1956年5月14日签订了渔业条约和海上营救协定。
条约和协定中规定,它们将从和约生效之日起或者苏日外交关系恢复之日起开始生效。
为此,伊什科夫和河野就关系正常化问题交换了意见,并且同意:为了使条约和协定迅速生效,必须在最近期内、不迟于1956年7月31日恢复苏日关系正常化的谈判。
苏联代表团团长亚·伊什科夫
日本代表团团长河野一郎
据新华社16日讯 东京消息:苏联同日本签订的渔业条约和海上营救协定,受到日本各界的欢迎。
日本北海道和本州北部的许多渔港的渔船主、渔民和他们的家属,在五月十五日饮酒祝贺渔业谈判的成功。
日本最大的报纸“朝日新闻”和“每日新闻”今天一致评论说,条约的签订使得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在需要解决日苏关系正常化的问题上。社会党总书记浅沼指出,日本应该早日同苏联调整邦交。为了使条约和协定早日生效,大日本水产会已经决定发动一次早日签订苏日和约的运动。
条约和协定的签订在日本政府一些官员中也引起了积极的反应。内阁官房长官根本龙太郎认为,这次谈判打开了恢复已经中断的日苏关系正常化谈判的道路。


第4版()
专栏:

苏加诺在檀香山发表谈话说联合国应当接纳中国
新华社16日讯 檀香山消息: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在去美国作正式访问途中,在五月十五日到达檀香山。
在一次简短的记者招待会上,苏加诺说,美国如果“了解了亚洲人的思想”,就能够在亚洲得到更多的朋友。他接着说,美国人并没有“像你们所应该做到的那样”了解亚洲人的思想。
苏加诺说,他的美国之行是“一次亲善访问,因为我认为,我们在美国和印度尼西亚之间建立更亲密的友谊是十分重要的”。
有记者问苏加诺总统是不是认为应该接纳中国进入联合国,苏加诺回答说:“当然”。
苏加诺总统拒绝回答记者向他提出的是不是打算要求美国给予他的国家一笔贷款的问题。


第4版()
专栏:

捷共中央决定在六月举行党的全国代表会议
新华社布拉格16日电 据捷克斯洛伐克通讯社报道: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决定,在六月十一日举行党的全国代表会议。


第4版()
专栏:

巴基斯坦伊斯兰教代表团到京
新华社16日讯 应中国伊斯兰教协会的邀请前来中国访问的巴基斯坦伊斯兰教代表团一行八人,由团长赛义德·侯赛尼依玛木率领,在十六日晚乘火车到达北京。
前往车站欢迎的,有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副主任努尔·穆罕默德·达浦生,秘书长穆罕默德·阿里·张玉珍,副秘书长穆罕默德·穆比尼·马明基以及在京委员、在京罕智,中国回民文化协进会负责人和北京著名阿訇,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负责人和教师、学生们。
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馆人员也到车站欢迎。
当贵宾们下车后,宾主互道“色蓝”,经学院的学生们向贵宾们献了花。
代表团团员有:
大毛拉 穆罕默德·阿卜杜勒·阿米德·夸德里·巴迪昂尼
大毛拉 阿卜杜勒·柯多斯·哈希米
大毛拉 赛义德·阿卜杜勒·摩奈姆·埃德韦
穆罕默德·沙希杜拉博士
大毛拉 阿齐朱尔拉赫曼(依玛木)
大毛拉 穆斯塔菲朱尔·拉赫曼
希拉朱尔·哈克博士


第4版()
专栏:

日本画家赤松俊子、丸木位里到京
新华社16日讯 应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邀请来中国访问的日本和平人士、著名画家赤松俊子和丸木位里在今天到达北京。


第4版()
专栏:

苏联裁军行动提供了令人鼓舞的榜样
英法官方表示欢迎苏联裁军声明
白宫发言人却仍在卖弄同裁军没有关系的“空中视察”
新华社16日讯 据路透社伦敦消息:英国外交部十五日晚上表示欢迎苏联关于裁减武装部队一百二十万人的声明。外交部发言人在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声明中说:“我们欢迎俄国的这个声明。”西方国家包括联合王国已经自己作出并宣布裁减它们武装部队的步骤。我们确信,这种步骤是走向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一个行动。
“可是我们希望再向前进,而能就包括国际监督和管制的更广泛的裁军措施取得协议。”
“我们将继续为实现这个目标而努力。”
新华社据塔斯社巴黎消息 苏联裁军声明在法国产生了极深的印象。
法新社报道说,法国权威人士满意地欢迎苏联关于裁减武装部队一百二十万人的决定。这些人士说:目前的法国政府对苏联政府的这个决定表示欢迎,认为这是对改善国际局势的贡献。
新华社16日讯 据塔斯社华盛顿消息:美国白宫新闻秘书哈格蒂在评论苏联政府关于裁军问题声明的时候说:“如果俄国代表团在裁军会议上能够表现出很大的决心,来接受会议上所提出的关于裁军问题的建议,特别是总统提出的关于空中视察的建议,那么这个声明就会有更大的意义。”
白宫发言人的评论不能不使人感到惊奇。大家知道,正是美国和它的西方伙伴所采取的态度,使联合国裁军委员会小组委员会不能顺利地解决裁减军备和禁止原子武器和氢武器问题;正是美国和它的西方伙伴使小组委员会的工作陷入僵局,并且一再地放弃了它们自己提出过的裁军建议。谈到“空中视察问题”,非常明显,这种“空中视察”同裁减军备和建立对裁减军备的监督,没有丝毫的关系。
人民民主国家报纸指出
这是实际行动的范例
欧洲人民民主国家的舆论热烈欢迎苏联政府关于裁军问题的声明。
波兰的“人民论坛报”说,在西方国家采取各种各样手腕来阻挠有效的裁军的时候,苏联做出了应当如何从空谈转到具体行动以实际解决裁军问题的范例。显然,如果西方国家也遵循苏联的范例,那么人类对裁军的理想就会开始转变为现实了。民主德国“新德意志报”指出,这是苏联渴望和平的令人信服的证据。越南“人民报”在16日发表文章说,在目前已经有了缓和的国际局势中,解决裁军问题的主要障碍是西方各国政府首先是美国的当权者仍然在保持“实力政策”。报纸说,只要对照一下苏联和西方各国的具体行动,世界人民便会更加认清谁是忠实于和平,谁是不愿意和平的。
英国报纸重视苏联的决定
苏联政府关于裁军问题的声明成了英国报纸注意的中心。“西方邮报与南威尔士新闻”的评论写道:“俄国声言大规模裁减武装部队这件事,令人信服地证明了它要求和平的真诚愿望,因为这种裁减可以认为是俄国对和平事业的新信心的具体证明。这种裁减特别应当值得欢迎,因为不久以前人们寄予很大希望的伦敦裁军谈判并没有获得成功。”
“工人日报”写道:“苏联提供了一个令人鼓舞的榜样,它向英国、法国和美国进行挑战:如果它们真诚希望巩固和平,它们就应当效法苏联的榜样。”这家报纸说,这就为尽速禁止原子弹和氢弹创造了“现实的条件”。
苏联政府关于裁减武装部队的决定,并不适合英国某些报纸的口味。它们不去评论苏联政府的声明的实质,而是千方百计想要缩小这个声明的意义。
美国显要人物不要和平
苏联政府关于裁军问题的声明在那些靠继续扩张军备来牟取利润和同维持国际紧张局势有利害关系的美国人士中间产生了明显的不安情绪。
“纽约先驱论坛报”评论员劳伦斯承认,舆论界认为苏联希望和平,而美国和它的盟国却“指望着军事同盟”。
从报纸的消息和评论中可以了解到,美国的显要人物在裁军方面不愿意采取相应的步骤。
“纽约时报”记者赖斯顿认为,美国政府不愿意把军备作太大的限制,因为,它耽心俄国人破坏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所建立起来的西欧防御系统,从而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他说,人们认为,目前局势当中所存在的主要危险之一就在于此,因为苏联的声明与目前西欧国家中缩减军事开支的愿望相符合,可能导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防御逐渐趋于崩溃。


第4版()
专栏:

可喜的发展
——关于法国领袖访问苏联——
张放
法国总理摩勒和外交部长比诺的访问苏联,标志着法国和苏联这两个欧洲大国的新的接近。
这次新的接近具有前所没有的新的特点。
第一,在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以后,苏联的和平政策,特别是它的为欧洲和平和安全所作的不懈的努力,在法国公众中间得到更加广泛的同情。这种同情甚至不能不反映在法国外交部长的言论中。比诺不久以前在印度曾经说过,“我们必须在(苏共第二十次党代表大会上的)这些发言的已有的基础上前进。我们今后就打算这样来怀着争取和平解决的衷心希望……来处理西方国家和苏联之间所产生的一切问题。”
第二,法国“共和阵线”政府正在开始摆脱过去几年间所奉行的追随美国搞冷战的外交政策,在国际政治事务中发挥独立的作用,而主张放弃战争政策,奉行和平共处和同东方谈判的政策。就在摩勒和比诺赴苏访问的前夕,法国政府在同南斯拉夫的会谈公报中,明确地接受了“平等、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以及不干涉内政”的和平共处原则。
法、苏这两个欧洲大陆上的大国,对于维护欧洲的和平和安全,有着共同的利害关系。这个共同利害关系的基础就是反对德国军国主义的侵略和防止德国军国主义的复活。为了这个目的,法苏在近代八十年的历史中曾经一再地相互支援,并且曾经三次结成同盟。
法国在1870—1871年的普法战争中遭受失败和严重的削弱以后,曾经在1875年和1887年两次面临要被普鲁士的铁蹄蹂躏的危险。由于法俄的友好和俄国在外交上干预了普鲁士的侵略准备行为,才得以解除法国面临的威胁。
在1893年签订的法俄军事同盟条约,曾经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的二十二年的长时期中防止了德国军国主义的侵略。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这个条约更加发挥了实际的作用。法俄两国在对德国的战争中的相互支援,在击败德国军国主义的共同事业中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俄国十月革命以后,法国的统治集团曾经采取敌视年轻的苏维埃国家的政策,参加了对苏维埃国家的干涉战争。但是法苏关系的恶化只能有利于德国军国主义的复活。在军国主义的德国的威胁下,法国政府终于在杰出的政治家赫里欧的倡导下,在1924年同苏联建立了正式的外交关系。接着,由于希特勒的上台,欧洲面临着纳粹的魔影的威胁,法苏在1935年签订了互助公约,这个公约的实现将有助于巩固欧洲和平和阻止纳粹德国发动战争。苏联政府曾经尽力设法促使条约得到履行。但是,当时法国的统治集团背弃了条约义务,采取了慕尼黑政策,结果使纳粹德国得以在欧洲放手进行侵略,受害者包括法国在内。
法国人民坚持了对纳粹德国的抵抗战争,而且在国家遭受到纳粹蹂躏的艰苦的岁月中得到苏联的有力的支持。1941年,苏联政府宣布承认戴高乐将军为法国全体抗德人民的领袖;1943年,苏联政府同“法兰西民族解放委员会”建立了正式的外交关系。1944年12月,第二次大战进入最后的阶段,为了保证对德战争的胜利和安排战后的国际关系,苏联同刚从阿尔及利亚迁回巴黎不久的法国临时政府签订了法苏同盟互助条约。这个条约的主要精神在于制止德国军国主义势力再起和保证欧洲的和平。
在法苏条约签字的时候,当时的法国政府首脑戴高乐将军曾经这样正确地总结法国和俄国(后来是苏联)两国关系发展的历史经验:
“对于法国和俄国来说,团结就是强大的力量,而分裂就要遭到危险。事实上,这也是从地理、经验和常识所得出的一个十分肯定的道理。”
但是,第二次大战结束以后不久,法国的统治集团就无视这个历史经验,转而采取敌视苏联和追随美国扶植德国军国主义复活的政策。在1948年和1949年,法国先后参加了以苏联为敌对对象的“西欧联盟”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1952年,法国参加了以重新武装西德为主要目的的“欧洲防务集团”;欧洲防务集团在1954年没有得到法国国会的批准以后,法国又加入了伦敦和巴黎协定,根据这些协定,军国主义的西德被正式允许加入西欧联盟和北大西洋公约。
法国政府过去几年奉行的以苏联为敌、而同西德军国主义势力为友的违背法国民族利益的政策,破坏了1944年的法苏同盟互助条约的文字和精神,最后导致了这个条约的废止。法国政府奉行这种政策的结果,便利了德国军国主义势力的复活,使得战争危机加深,而法国自己逐渐丧失它在国际事务中的大国作用。
这一切说明,法苏的友好关系有助于和平和欧洲安全,也有助于加强法国的国际作用,而破坏法苏的友好关系,首先受害的是法国自己。
赫鲁晓夫同志在苏共第二十次党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中指出:“苏联、英国和法国,作为欧洲的大国,应当神圣地保卫和平的利益,尽一切力量去防止新战争。在复仇主义的西德国防军正在加速重建、因而直接威胁着欧洲所有国家人民安全的今天,提醒这一点是特别重要的。”苏联政府并且正在从各方面采取措施促进苏、英、法三国在保卫欧洲和平的共同事业中的合作。最近在苏联领袖访英期间举行的英苏两国之间的会谈,使两国的关系得到了改善,增加了两国相互之间的了解。可以说,在欧洲和平安全问题和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等重大国际问题上,法国和苏联是有足够的条件来找到共同的语言的。人们有理由相信,法苏会谈对于欧洲安全和世界和平以及两国的利益,将产生有利的影响。无论如何,法苏两国之间建立高级的接触,增加相互的接近,是国际局势中一个可喜的发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