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5月17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关心社员生活
发展副业度春荒
河南省鲁山县红星农业生产合作社第六分社由于去年秋禾受灾减产,今年发生了春荒。向社里借钱的社员越来越多。社里的资金不多,只好零星地每天借一点给社员,有一天二十元钱就分别借给了十八户。社员认为钱少不济事,社的工作人员也感到很为难。
究竟怎样来帮助社员度过春荒?社管理委员会专门开会研究了这个问题。委员们算了细账:在三个月内,全社现有两个砖瓦窑至少可以净收入七百元;有二十二张织绸机,替国家加工丝绸又可收入八百元;组织运输可以收入四百元;此外有一千二百多元的烟叶预购款,可以抽出七百元来预借给社员。这几项合起来约有二千六百元的收入。大家又把社员的经济情况逐户排了队,全社有二百四十四户需要借钱,大约需要二千四百元至二千五百元。这样一算,大家都有信心度过春荒了。不久,全社十八个副业小组,就分头展开各种副业生产活动;从事农业生产的社员中也有一部分人在生产空隙去运煤。全社掀起了生产度荒的热潮。
管理委员会把各户的借款数一次评定,按照国家供应粮食的日期分期付钱,社员拿了钱可以买到足够的粮食,生产也安心了,社的工作人员也省了许多麻烦。
照顾贫农社员
“永安”农业生产合作社在洞庭湖滨的汉寿县文龙乡,有些社员往年除了农业收入以外,还要靠卖网打鱼的收入来补足三、四个月的口粮。入社以后,社员没有时间去打鱼结网,个人的收入就减少了,特别是目前没有零钱买米买盐。此外,社里还有一些是老弱残病或是劳力少、人口多的社员,目前的生活也很困难。
起初,这些贫困社员并没有得到社干部的关心和帮助,相反地,有的还受到歧视。第四生产大队的贫农社员黄自新,无米下锅,吃了两顿菜,要求副大队长替他想办法,可是得到的答复却是:“去年哪家都收了一屋子谷,你如今就喊无饭吃,不是懒汉也是偷懒。”有个生产组长还讽刺他:“难怪你入社的时候开会跑在前面,原来下的是这着棋。”
这件事情发生以后,社里的领导工作人员才开始关心贫农社员的生活困难问题。在一次社务管理委员会上,大家批判了各种不关心社员生活的看法和说法。管理委员会还决定抽出一部分人去打鱼,把每天打鱼的收入预借给贫困社员;同时要让社员有适当的经营家庭副业的时间。生活问题解决了,贫困社员在插秧中生产劲头很高。
需要通盘筹划
在安徽贵池县珍溪乡中心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办公室里,每天来找主任和会计的社员不下五、六十人,这个要借钱买一尺布,那个要借钱称二两油,第三个又要借钱买几斤米。社主任为批借款条子或开请求信用合作社贷款的介绍信忙得不可开交。社主任怕社员浪费,每次只批借很少一点钱;这样,他就越来越为这些批条子、开介绍信的事务拖住了,把领导生产的事丢在一边,以致庄稼长得不好,社员们都很着急。
采用消极的办法防止社员浪费,并不是好办法。合作社管理委员会应该对社员的生活困难情况进行全面的了解,通盘研究并制定一个解决社员生活困难的合理办法,该多借的多借,该少借的少借,生活上不困难的不借。这样,不但可以更好地解决部分社员的生活困难,而且,社主任也可以从频繁地批条子的被动状态中摆脱出来,腾出精力去领导社员增加生产,增加收入。


第2版()
专栏:

农业合作社将科学地合理地利用土地
黑龙江省土地勘测局为农业合作社进行土地规划
黑龙江省土地勘测局,给农业生产合作社进行土地规划设计的试点工作已经开始。今年,这个局要给四十到五十个大型的农业生产合作社进行土地规划设计。
农业社的土地规划设计是根据各社土地、地势和需要范围的不同,将土地科学地合理地规划后以满足农业生产中各种不同的用途。在规划种植农作物的土地上,要划出农作物轮作区并且订出农作物轮作制度。对风沙较多或河岸旁有土地的社,还要作出种植防护林和水土保持林的规划。为了发展多种经济,在农业社适中的土地上还将规划出发展牧畜的场地和饲养家禽的地点,有条件的社还要规划养蚕、养蜂和果园的生产。
要实行土地规划设计的农业社,多是由拖拉机站代耕或者三、五年内要由拖拉机站代耕的社,为了便于机耕,这些规划都将以乡为单位划分几片来进行。    (据新华社讯)


第2版()
专栏:

对外贸易部举行直属机关先进工作者代表会议
对外贸易部直属机关先进工作者代表会议十五日开幕。
出席这次会议的有对外贸易部和所属各进出口专业总公司的172名先进工作者和先进单位的代表,对外贸易系统出席全国先进生产者代表会议的二十二名代表也出席了会议。
对外贸易部部长叶季壮在十五日的会议上作了报告。他说,中国现在已经同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贸易往来,并且同其中二十一个国家的政府签订了贸易协定,1955年的进出口总额比1950年增加了一倍半以上。叶季壮要求出席会议的先进工作者同对外贸易系统全体职工一道,争取更多、更快、更好、更省地提前完成和超额完成今明两年的对外贸易计划,并提高对外贸易工作的水平。
会议预定开六天,代表们将交流各种先进经验。 (据新华社讯)


第2版()
专栏:

石家庄搪瓷厂新产品的遭遇
地方国营石家庄搪瓷厂
我们工厂为了迅速提高产品质量,以满足人民的需要和挽回过去因产品质量不好而失去的信誉,先后派三十六位工人去上海兄弟工厂学习,并从兄弟工厂请五位技术工人来厂协助解决质量问题。经过最近几个月的努力,我们除了初步克服脸盆、口盅的口径不圆、边不平、砂眼、露铁、裂纹等毛病外,还生产一部分彩色带花的新产品,如口径十二公分的彩色花碗,三十四公分的卷边彩色带花脸盆等。但是,直到现在,这些质量改进了的产品和新产品,仍然积压在仓库里。
为什么积压呢?是消费者不喜欢吗?不是的。石家庄一些商店的工作人员来厂看样品以后,都愿意购买一些摆到柜台里去,以满足消费者的需要。问题是包销我们工厂产品的石家庄百货公司批发站不收购。当我们几次派人去交涉的时候,批发站的同志说:“你们不是只试制吗?谁叫你们生产呢?积压的旧产品没卖掉,新产品摆出来以后,旧产品怎么办呢?”他们说,他们必须掌握“先进先出”的原则(先进仓库的商品先卖,后进仓库的商品后卖)。有两位采购人员想买一千二百只十二公分的彩色花碗,到批发站去问有没有货。批发站的同志对他们说:“上海的产品好,但是现在卖完了。石家庄搪瓷厂没有这样的好货。”这两位同志不相信,就到我们工厂来问。他们看见我们的新产品,都说很好。批发站的同志因为怕旧产品卖不掉,甚至不敢对顾客说我们工厂有新产品。
现在,我们工厂里已经积压了三千多箱新产品和质量改进了的产品,价值四十万多元。我们的资金已经周转不灵了。我们迫切希望石家庄百货公司批发站迅速让新产品跟消费者见面。


第2版()
专栏:

农村商品通讯网
是商业部门了解农民需要的好帮手
国营商业部门怎样才能更快地知道农民对商品的新要求?武汉市国营百货公司建立商品通讯网的办法提供了良好的经验。
四月里的一天,市百货公司收到了鄂城县葛店镇第一区供销合作社营业员彭怀益的来信,信中说:最受农民欢迎的和平门牌缝衣针已经脱销了,农民要求大量供应。市百货公司就马上把二十多万支和平门牌缝衣针调拨给附近几十个县、区的供销合作社供应农民。
近一个多月来,市百货公司收到了好几封这样的信件。这些信件是市百货公司在周围农村供销合作社中聘请的商品通讯员写来的。他们有的报道了当前农村市场的面貌,有的反映了农民对商品花色品种的意见,对百货公司掌握农村市场变化规律很有帮助。市百货公司也及时把武汉市百货用品的货源动态通过“商品通讯月刊”告诉他们。
(新华社)


第2版()
专栏:

上海公私合营商店的邮售业务
上海市许多商店在公私合营以后继续用邮售办法为各地消费者服务,得到各地人民的热烈欢迎。
公私合营五洲车行的邮售业务一直达到云南、新疆等边远地区。这个商店经营的自行车零件经常通过邮局寄给新疆等地二百多家手工业生产合作社。著名的公私合营大不同、红星、鹤鸣等皮鞋商店,经常根据外地顾客来信特定的式样制作各式皮鞋,并且邮寄给他们。永安公司在公私合营以后扩大了邮售业务。不久以前,他们接到国营郑州第三棉纺织厂一个消费者的来信和人民币十元。来信以信任的口吻委托永安公司邮售部为他采购食品、玩具等零星用品。永安公司邮售部的工作人员很负责地完成了这一委托,受到消费者来信表扬。
(本报驻上海记者)


第2版()
专栏:

棉花直播划行器
云南省宾川县牛井镇农业生产合作社青年团员赵明高,在县农业技术站的具体帮助下,创制了“棉花直播划行器”,获得了棉农的普遍欢迎。
这种新农具在播种时能代替人工打槽。过去人工打槽一个人一天只能打两亩,使用划行器,一个人一头牛一天能打三十亩以上。这一新农具的使用,不仅节省了大批劳力,同时还提早了棉花播种时间。目前宾川县已在产棉区推广这一新农具。
(本报驻昆明记者)


第2版()
专栏:

鞍山一个混凝土搅拌厂机械化
鞍山钢铁建设公司第二混凝土搅拌厂从砂石装卸、搬运到搅拌的全部生产过程,最近实现了全盘机械化。原来用人工进行的砂石装卸工作由多斗装料机、单斗装料机代替了,砂石的搬运工作也由摩托车带动十多辆矿车来进行。工人的劳动生产率提高十二倍,劳动条件也大为改善。
这个混凝土搅拌厂的全盘机械化工作,是刚从苏联实习回来的青年技术员张福成倡议进行的。他拟订了一个最经济的全盘机械化的方案,尽量利用了现有的设备。他还担负了机械化改造过程的全部技术领导工作。因此,他已经被评为鞍山钢铁建设公司的先进生产者。 
  (冯世明)


第2版()
专栏:

广东试种野生药用植物
为了配合发展中医、中药事业,广东省农业部门最近在五百个农业生产合作社和示范农场试种少量野生药用植物;并扩大原有栽培的二十四种重要药材,估计年产量可得干药材五万六千担。广东野生药材遍及全省,种类有五百五十多种。以前很多药材一直没有很好的利用,如割取沉香的白木香树,由于无人知道,一向被当作木柴出卖,去年二月先后在番禺等地大量发现枯朽的白木香树,即发动农民采割,四月底就有二百余担沉香上市。全省去年各种药材的产值即可达五百万元。这些药材除供应国内医疗上需要外,有一部分还远销苏联和人民民主国家。
(肖俊城)


第2版()
专栏:

赶快让新产品跟消费者见面
孔桑
读了“石家庄搪瓷厂新产品的遭遇”以后,我们深深地感到:一种新产品的诞生以及在市场上代替旧产品,确实要经过一番斗争的。
又喜欢新产品,又不让它跟消费者见面,这是多么不可理解的事!但在石家庄百货公司的一些同志看来,他们这样做是有根据,有苦衷的。根据就是上级指示的“仓库物资先进先出,后进后出”的原则,苦衷就是:旧产品存货相当多,在柜台里只摆旧产品,不让消费者有挑选的余地还卖不出,要是把新产品摆出来,大家都买新产品,那末旧产品卖给谁呢?
对于经营同样品种规格,同等质量的商品来说,应该执行先进仓库的先出售,后进仓库的后出售的原则,这样可以避免一些商品因在仓库呆的时间过长而变质。但是,对于不同品种规格,不同质量的商品,应该是消费者需要的就卖;不需要的就积压(这是很自然的)。对于新产品,则应该让它们迅速跟消费者见面。硬把消费者喜爱的商品压在仓库里,只把消费者不喜爱的商品摆在柜台上,强迫消费者购买,这从实际的效果来看,就会起一种打击新产品,保护旧产品的作用,也就是所谓“打击先进,保护落后”。
新产品出来以后,旧产品的销售确实会受到影响。但是,即使不卖新产品,旧产品的积压也是不可避免的,因为谁也不能强迫消费者购买他们所不喜爱的东西啊!既然是这样,如果不经销比较为消费者所喜爱的新产品,那末,岂不是把本来可以不积压的东西也积压了吗?岂不是把本来只积压旧产品变成积压新旧产品了吗?从国家的整体利益着想,难道不是让新产品迅速跟消费者见面更合算吗?


第2版()
专栏:

抓紧时间采集桑籽
徐淑英
为了提前完成第一个五年计划中的蚕茧生产任务,今年各产蚕茧地区都大量培育桑苗和开辟新桑园。目前的最大问题是桑籽供应不足。是不是没有桑籽呢?不是的,而是许多蚕茧产区都要求从外地调剂桑籽,没有把注意力用在如何收集本地桑籽上。各产蚕地区应该发动群众采集本地桑籽,实行自采、自育、自栽,这是培育桑苗和开辟新桑园的最可靠的办法。
五月中下旬桑果陆续成熟了。成熟的桑果一般是紫黑色;也有白桑果,成熟时是乳白色也有油光,果肉饱满,容易脱落。采摘时要选择生长强健无传染性病的桑树,根据桑果成熟迟早,分批采摘。采集的桑果,如果当天来不及淘洗,就要把它摊开放在阴凉地方,不要堆积,以防发热蒸坏桑籽,影响发芽。采好的桑果第一步先要去掉果肉。即把桑果放在桶内或盆内,加少量草木灰,用手、脚或木耙揉蹋,使果肉碎烂同桑籽分离,形成果浆状。把揉烂的果肉浆放在细密的竹器或箩面的箩里,浸入清水中慢慢淘洗,漂去轻浮的果肉和不成熟的种籽。由于桑籽很小,淘洗时要细心,防止损失好种。桑籽淘洗后,薄薄摊在阴凉通风的地方,时常翻动,使种子充分干燥,切忌堆得太厚及放在太阳下晒干。桑籽阴干后,就可以掌握适期进行夏播。新鲜桑籽的发芽率,一般在95%以上,如存放不好,桑籽发了热或受了潮,在短时期内都会使大部分桑籽不发芽。因此必须做好桑籽的贮存工作。如所采桑籽自用有余,要运往别地播种的,必须注意包装,运输途中要防止日晒、雨淋及堆压、发热、漏散等现象,以免影响发芽,造成损失。


第2版()
专栏:

我们的竞赛没有结束
费礼文

盛利望着刚车出来的活,用手背抹了下脸上汗珠,嘘口气说:“车头打足三百转,车来车去还是鱼鳞班……唉!老黄牛呀!真对你没有办法。”说着他拍了下车床。
“盛师傅,你教我们的五种苏联先进切削经验,真是好法子呀。哈,今天干的活快了一倍多哩。”液压车间一个青工,突然走到盛利身旁指手划脚说道:“我准同车间大伙一样,把你教的玩意全学会,乘飞机赶上你!”
“赶上我?”盛利松下手里的活。
“是呀!你三年就完成了五年计划,现在又发动提高切削竞赛,把整个上海工人都鼓起来了。你带了头,我们不双脚擦油往前赶,那不成了落后分子啦。……告诉你,我们车间有一大半车工学会你教的法子啦。”……
“又是这样多的人?……赶上来。”盛利等他走了,脑子里马上翻腾起来。他用眼望望过去做过的一千二百转快车头车床,多熟悉的床子呵!两年多来,在它上面创造、改进了近四十件工具和操作法,赶过了时间,把五年的活,三年不到就干完了,打响了开场炮。也就是这部床子,自己学习了各种苏联先进经验,并把这些经验教给厂里厂外工人弟兄们,把大伙学习先进劲头给掀起了。他更清楚地记得,两个多月前,就是在这部床子上,第一个用五百五十五公尺切削速度,创造了全市新纪录,鼓起了全上海展开提高切削速度竞赛。……唉!大家是鼓起来,每天都有成百成千的人,你赶上我,我超过你,报纸、电台简直像翻了天!今天冒出傅明坤,明天又冒出了陈根荣,连自己过去经常帮助的归国华侨李锦标,也赶过了我,创造出全市新纪录。可我盛利呢?偏偏会在这时调了床子,人同床子一样,变成了老黄牛,老缠在一百公尺切削速度上……。
盛利想到这里,望望车间里直到现在还贴满了的“向盛利学习”标语,咬了下嘴唇说:“领导上为什么偏偏要叫我调床子?……同他们说去,这样下去怎办!”说着迈开了步子。
但只走了一步,又折回身来,心里责备着自己:“你是怎么啦?……领导上不是已经说过几次,调床子是因为生产任务增加了,这部利门车床成了关键,必须调位高级技工支援。……我们发动竞赛的目的,不正是为了搞好生产?……你也顾着自己,他也本位主义,利门车床让谁去做?为了创纪录,生产任务都不顾了吗?……难道劳动模范这四个字,是应该戴在个人打算的人身上吗?”想着想着,他的脸红了起来,赶忙回手拿起干活图样蹲了下来。
“办法想了一大堆,车头不能再打快!”盛利望着横在面前老长的车床,呆了好一会,突然一皱眉头说:“唔?这样结实的床子,为什么不能叫它再变得快些?……对!要想法子叫它变成快车头!”盛利乐得站起来,但没有一会又嘘了口说:“怎么改呢?……动力设备科能同意把床子改装吗?”……
就在这时,有人轻轻拍了下盛利肩膀说:“老盛呀,怎唉声叹气的呀!”
盛利回头一看,原来是艾厂长。
艾厂长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这个矮矮个子、结实身体、生就一张圆盆大脸的切削能手,松开嘴唇笑着说:“你们主任向我说啦。哈,把你这样一个关键人物,调到这部关键床子上来,是做对啦。劳动模范吗?就是同关键问题斗出来的呀。……老盛呀,做个劳动模范不简单呀!既要带头,又要迎头赶上,大伙谈起来,总是要把先进人物说成天生的铁打钢铸的英雄。……其实,他同大伙一样,接受到困难担子的时候,也同样是会闹思想别扭,闹情绪的。可是,他们所以能成为英雄,就是因为他们能走在大伙前头,扫掉这些挡路石,一步一步向前跨着。……怎样?调到这部全厂出名的老黄牛床子上,闹了情绪吧。”说着他又用手拍了拍盛利。
“唔。”盛利的脸红了起来,摸摸手里图样,望望厂长的脸,好像自己心思全给他的眼睛看见了似的。半晌,不自然的低下头来,小声的说:“是有一点。”
“哈,能老实就好。怎办?可不能让它老放在脑子里啊!……全上海的车工,正赛得火热呢,你这个带头的,松劲不得啊。”
“我正在想主意,想把这部老黄牛变成快车头。”……
“呵!好啊。”艾厂长打断盛利话头说:“做得对,应该让每部床子变成飞机,每部床子出模范。主意想出了吗?”
“我想这部床子,如果马力能变大,车头能变快,生活不就能干得快啦?……可就怕动力设备科不答应改。”
“哈,倒是打铁趁热,好主意,谁都应该答应、支持。”艾厂长一摆手说:“行呀,你先动脑筋画出图来,我这就去同你们主任说,要他组织人帮助你,动力设备科?包给我啦!这算不算支持?……哈,剩下来全看你的啦!”
盛利望着厂长的背影,周身像顿时热得滚烫。他跨上几步,拍拍车床,嘴里嘀咕道:“嘿!老黄牛,要你脱骨换胎哪。”说着埋着头使劲干起活来。 二厂礼拜六的早晨,盛利跨着老大步子,向自己车间走着。
初升的太阳,把他的脸颊照得分外通红。他一面走一面说,什么也掩盖不住自己内心发出的笑容。盼望了多少天呵!真想不到,老黄牛变成快车头了。
记得将近一个月前,自己开夜车画出的那张歪歪斜斜的草图后,经过艾厂长的亲自督促,很快的,动力设备科就派了技术员,根据自己提的意见,作了多次修改,帮助最后决定将机床油泵压力减少;同时调整皮带盘,加大马力来提高车头转速。现在经过修理人员利用春节假期赶修,居然真的使车头速度摇身一变,从三百转变成了八百二十转。现在,该是提高切削速度试验时候啦。
盛利想到这里,松了口气,轻轻地笑出声来。
走进车间,工会生产委员张锡宝,已经等在那里,他一见盛利就喊道:“老盛呀!你得赶紧试呀!汽轮机厂,又冒出了个宋万庆啦。嘿!人家才三级工呢:居然创造了1,055公尺新纪录哩!”
“呵!冒了这么高?这不连保持七百多公尺纪录的陈根荣也给摔了下来吗!……还只是个三级工?”
“当然全部摔下来啦。……好啦,反正现在是天天在变。告诉你,一些耳朵尖的新闻记者,已经得到你改装床子风声,马上要来看你的新纪录哩!”
“真是变得快呀!”盛利拍了拍车床。
车床边上黑压压围了一大群人。
车头飞快地转着,盛利头上冒着汗珠,两眼紧盯着工作物,用力摇着刀架,刀架上硬质合金刀,一碰上工作物,就“嘶,嘶”地叫着,由蓝变成紫的铁屑,像箭一般地射得几尺高;切削出来的工作物,镜子般闪着亮光。大伙的眼睛,无论近的远的,全集中在那把小小的车刀口上,看着看着,工作物还没车好一半,刀口地方已经冒出烟来。
“不行!快摇开,刀子又烧啦。”张锡宝用急促的声音喊着。
随着盛利关车的声音,在场的人都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车床边上已经摆着三把烧坏了刀口的车刀。盛利低头看看手里拆下来的车刀,像有几斤重似的压在他手里。
“唉!真伤脑筋,车得好好的又烧了。”
“而且全烧在一个地方。”
人声喧嚷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
几个新闻记者相互望了几下,叽咕一阵,走到盛利旁边。
“盛利同志,现在试一千二百八十七公尺,刀子耐不住烧了,可是你刚才不是已经创造了一千零六十多公尺纪录,这已经超过宋万庆了。这个消息你同意发出去吗?”
“不同意,烧坏了刀子,还算什么新纪录?……试验难道就为了超过谁吗?我们是竞赛,可不是竞争。……毛病出在哪呀?”
第二天厂礼拜,彭玉珍为了能让他爱人盛利睡会安稳觉,故意领着孩子到外面去玩。临走的时候,亲眼看见他打着呼;可是,等到转了一个小圈子赶回去,房间里居然连个人影子也看不见。彭玉珍气得直跺脚。
其实,盛利满肚子心思,根本就没有睡着,前脚彭玉珍跨出门,后脚盛利就穿上衣服,从后门蹓到张锡宝家里。
张锡宝正背着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一回脸看见盛利,就说:“怎么到现在才来呀?把人肺都急炸啦。”
“我那个太太!唉,实在没她法子。……好,先别管她。毛病找出来吗?”盛利抓抓头发走到张锡宝身旁。
“找出来倒好啦!……唔,车得好好的,新纪录挑到眉梢上给跑了。”张锡宝拍了拍桌子。
“现在别恋在新纪录上啦,找毛病要紧。……难道刀子角度磨得不对吗?”
“刀子一拿来,我就亲自作了检查,又校对过苏联先进经验,一点也没有错。不信,我这里还有材料,你拿去看看。”张锡宝背着手,又在房间里踱了起来。
“那是什么毛病呢?”盛利也跟着踱了起来。
两个人从头到尾,一处一处地摸索,把张锡宝家里一些苏联技术书全翻开了,可是,弄了老半天,仍旧没有发现毛病出在什么地方。
盛利有气无力的倒到椅子上,抓着苏联切削能手贝可夫的经验介绍,一面翻一面嘘了口气说:“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忽然,他一下子站起来,抢上一步拉着张锡宝膀子推了一下说:“快看,是不是这个毛病。”
“在哪?……唔,车刀刀面要磨得特别光洁,像玻璃一样,这样可以减少热度存在刀口上。……对,是这个毛病。”张锡宝一下抱住盛利,晃了又晃说:“我们磨刀子时候,偏偏把这种所谓小事给忘了,结果闯了大祸。怎样才能磨得特别光呢?……研磨。”
“说得对,研磨,明天一早就去找研磨工帮忙。”盛利拍拍张锡宝的手,低头看了下手表,伸下舌头说:“可不得了,赶快回家去,不然又得开家庭会议啦。”说着一溜烟跑了,惹得张锡宝大声笑了起来。……
第二天晚上,盛利刚跨进大门,他儿子志强就迎上去牵住他衣裳,对他摇摇手,然后两人蹑手蹑脚走进去。
收音机正响着,彭玉珍抱着女儿志明在静静听着,盛利一看,心里已经明白了一半,连忙轻轻的坐到椅子上,嘴上微露出笑容。
“……盛利以1,287公尺切削新纪录,赶过了陈根荣,也赶过了宋万庆,可是这些小伙子也正在加油,他们的竞赛没有结束。……”
“是呀,这个纪录不知能保持几天呵!”盛利轻声的嘀咕着。三 
三天后,一部汽车用着很快的速度,从上海机床厂往闵行镇上海汽轮机厂开着。盛利昨晚做着夜班,照说可以乘此机会打下瞌睡,可是说什么也合不上眼。宋万庆这个名字是听到了,可是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却没有见过,一个三级工能创造一千多公尺切削速度,这不是一件简单事呀!今天团市委组织他表演,我得乘这个机会,好好的给他打几下气。
“盛师傅,今天你可要好好辅导一下宋万庆呵,老前辈啦,可别保守呵!”厂里团委书记向盛利推了一下。
“算啦,从哪老得起呵,今天,我是专心去学习的。”盛利嘴这样说,心里倒有点发愁,后悔昨晚没有借几把刀带着,假使到那里真的轰得下不了台怎办?说着急得周身乱摸着,嗨!巧得很,去年十月苏联青年车工费奥多罗夫送他的两把磁刀,倒无心带在衣袋里,这下,总算定了下神。但还是警戒着自己,不要露出一点神色来。
组织宋万庆表演会的团市委同志,和其他各厂代表,听说盛利来了,都一下子拥上去把他围了起来。
这个问他前三天创造全市新纪录经验,那个问他改车床过程,熙熙攘攘闹成一片。
最后经过团市委同志劝说,他才谦虚地答应做宋万庆助手。
在拥有二百多人的人堆里,盛利和宋万庆见面了。
两人的手握得紧紧的。盛利看看他面前这位瘦长,略现体弱的小伙子,心里首先想到的是要督促他把身体练好。宋万庆却呆呆望着盛利的脸,连声说着:“盛师傅,你要多帮助我呵!听说你来,差点把我乐呆了。”
“别慌,沉着气。表演的时候只要心里安定,是出不了什么问题。”盛利轻声地对宋万庆鼓励着。说着从旁替他整理着表演用具。
表演会很快的开始了,团市委同志简单作了下介绍后,几百双眼睛全汇集到宋万庆身上和他干活的床子。盛利拍拍宋万庆,低声说:“去吧,细心点。”看上去他嘴说不愿做辅导,实际上他比真正的辅导员还要操心哩。
宋万庆做好防护准备,向盛利和四周的人点了下头,老练的走上了车床。
车床呼的响了起来,盛利随着大伙,把眼睛对准宋万庆干活地方。他默念着宋万庆用的车头转数、工作物直径大小,心里习惯的算着细账。
“啊!……超过一千三百公尺切削速度吗?……又赶过我啦。”盛利心里猛的卜卜跳了起来,当是自己看花眼,算错账。赶忙挤了挤眼,重新看了两遍,又翻过来倒过去,用心算连续算了五遍,完全证明自己没有看错,也没有算错。
“是赶过我啦。”盛利心里突然发出一阵隐痛,连看了宋万庆几眼,头不知不觉有点低了下来。就在这时,人们轰的一阵骚动,车床发出一阵怪声后,突然没有了声音。盛利连忙抬起头来,只见宋万庆正涨红着脸,满头大汗地拆着刀子。盛利知道不妙,赶忙追上一步靠到宋万庆身边。
“盛师傅,刀子烧坏了。”宋万庆用着非常低的声音说着。
“不要紧,试验时烧刀子是常有的事,别焦心,重新换一把,走刀稍为打小点。”盛利抢着打开工具箱,一看车刀只剩下两把,惊了下说:“就这么几把刀子吗?”
“是呀。”
“唉呀!刀子备得太少啦,准备工作做得不好。”盛利递把刀子给宋万庆,心里替他担起忧来;但又怕影响表演情绪,还是故意镇定下来。
宋万庆装好刀子,盛利这下连神也没分一下,集中思想看着,但还是同刚才一样,刚车了一道,刀子又烧了。一直把最后一把备刀用上去,也是同样烧了。
会场里人声高高低低议论着,宋万庆的脸已经快红成关公模样,盛利自己也满身衣服汗湿了。直等到主持会场同志宣布休息,会场里空气才好像变得和缓了些。
盛利踏着很沉重的步子,向前走了几步。一阵叽叽喳喳议论声音,送进了盛利耳朵。
“快倒是快,刀子老烧掉有什么稀奇。”
“别这么说,人家是青工,技术总是差些。”
“可我们是来学的呀!……我看干脆叫盛利表演一下,补补课,好不算白跑。”……
这些话虽然不是讲盛利,可是句句都像刀子扎在盛利心上。
“我去表演?不!”盛利心里翻腾着:“我们发动竞赛倡议,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名,还是为了利吗?不!是为了推动社会前进。现在千百万双眼睛在盯着我们工人,像是在问我们:农业,私营工商业,手工业,都出现了高潮。可你们工业!带头的,什么时候才能冒出高潮呀?……像宋万庆这样级数低的工人,全国该有多少,比我们这些级数多的工人要多得多,假使他们都能从他这里得到学习榜样,那该要使生产变成什么样子。……要帮助他,这是我们责任。”盛利想到这里,周身乱摸着,当他的手一下碰到袋里磁刀,他先楞了一下,然后使劲一把抓住它,心简直跳得像要跳了出来,嘴里连声说着:“有法子啦。”
盛利找到厂里团委书记,把自己准备借刀子给宋万庆的意思说了一遍。团委书记双手抱着盛利,楞了好一会,才连声说:“你真
是个模范呀。”说着领着他走到负责表演的团市委同志跟前去了。……
表演会又宣布开始了,盛利扶着宋万庆又出现在机床旁边。
团市委同志宣布宋万庆切削速度已经达到1,357公尺,但是刀子烧了,现在盛利借出自己两把磁刀,让宋万庆继续表演。他的话声还没落下去,全场响起了一阵激烈掌声,接着又是一阵议论声音,连续不断地响出好一阵才停。有的人还举着帽子向盛利和宋万庆这边招着。
“盛师傅,还是你来表演吧,我怕得很。”宋万庆小声地对盛利叽咕着。
“别怕,同平常一样,只当是在干活。……好吧,我先给装好。”盛利讲完了,走到床子旁边,替他细心地装好刀子,然后退回来,轻声告诉他应该注意的地方。
车床又响了起来,宋万庆小心翼翼摇动刀架,盛利也悬着胆子望着。铁屑像泥块似的从刀子上弹了出来,焰火似的飞舞着。
整个会场里的人,脸颊都慢慢地放松了,有了笑容,而且还点起头来。盛利望望宋万庆背影,把按在胸口的手,轻轻地放了下去,长长地嘘了口气。
车床声音慢慢停了。全场又响起了掌声,同刚才一样,是那样的自然,热情,整齐。
人群围了上来,宋万庆抖着手,眼眶里闪着亮光把刀子递到盛利手里,轻声说:“盛师傅,谢谢你。”
盛利左手接过刀子,右手紧握他的手,再一次盯着宋万庆的脸,心里想:“这小伙子,将来不错呀!”就在这时,他耳边听见有人说了一声:“宋万庆把盛利又摔下来啦。”他猛的打了一个寒噤……。
会场里挤满了参加表演会的人,大家正聚精会神对着主席台上。
盛利用着那样激动,发抖的声音,在台上讲着:“……我们今天干活,不只是为了一部机器,一个工厂生产计划,而是在实现全国人民理想,快点建成社会主义、改变祖国、改变世界。今天宋万庆赶过了我,明天可能有更多的人赶过了他!大家都在竞赛,但不是为了个人。……我虽然比宋万庆大上十多岁,可我追不上,跟也要跟上去,我们的竞赛没有结束。……在我们的国家里,生活永远就是这样。”……


第2版()
专栏:

采用新技术栽烤烟
著名的烤烟产地——河南省许昌专区的农民,今年普遍采用育苗移栽和高畦栽烟的先进栽烟技术。许昌县星火第一集体农庄为了争取平均每亩产四百四十七斤烟叶,改变了过去直接往田里播种的习惯。庄员们正在苗床上起烟苗,准备往烟田里移栽。
新华社记者 孙静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