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12月8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纳赛尔总统发表谈话
英法以侵略埃及罪恶昭彰
新华社7日讯 据塔斯社开罗6日讯:“最后一点钟”周刊报道,埃及总统阿卜杜勒·纳赛尔对这家周刊的记者说,阴谋家们的目的不只是苏伊士运河,而是埃及的本身,包括它所主张的,号召的和保卫的一切。
他说,法国并不掩饰这一事实:法国所以要反对埃及,是打算巩固自己在阿尔及利亚的毫无希望的地位。英国也毫不隐瞒,英国的行动是由于它对埃及在阿拉伯东方的政治影响所作的斗争而决定的,因为埃及的这种政治影响威胁到英国在阿拉伯东方的地位。
他说,埃及成为帝国主义阴谋的目标,是因为它保卫自己的独立,希望成为一个强国,打破对武器的垄断,主张自己的国家和一切希望自己的经济不依赖外国的国家获得自由。他说,强固的阿拉伯民族主义也成为阴谋的目标。
英法背弃安理会决议
纳赛尔指出,在安全理事会通过了众所周知的解决苏伊士问题的六项原则以后,正在埃及努力和平解决冲突的时候,英法却在准备对埃及进行战争。埃及曾经表示愿意接受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提出的要埃及于10月29日在日内瓦同英法代表会谈的建议。而英法两国政府迟迟不作回答,力图找寻借口取消这次会谈。
纳赛尔说,我们后来才明白,伦敦政府和巴黎政府想在那一天作别的事:不是同埃及相会,而是同以色列相会,不是在日内瓦相会,而是在西奈相会。它们的目的不是寻求解决苏伊士问题的途径。
纳赛尔在论述西奈半岛的军事行动时说,以色列的行动一开始就很明显,这不是边境事件,而是十足的军事进攻。纳赛尔引证在被击落的飞机中得到的西奈半岛以色列军司令西姆霍尼上校的文件,来说明以色列军队的部署和战略。
英法以狼狈为奸
纳赛尔说,当以色列发动进攻的时候,英国外交部发言人发表声明说,英国不打算乘这个机会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埃及开始实行抵抗以色列侵略的计划。随后,完全出乎埃及意料之外的是,英国紧接着提出了最后通牒。
纳赛尔说:“我们预料到英法两国会对埃及采取敌对行动,但是,我们没有料到,这两个国家会同以色列一道来侵犯埃及。我拒绝了这个最后通牒。当英国飞机开始轰炸埃及的时候,敌人的计划就十分明显地暴露出来了,他们想用以色列进攻的办法把埃及的主力军队诱到西奈半岛,随后他们占领苏伊士运河地区,把埃及主力军队的后路切断。他们的下一步就是占领全埃及,因为那时候埃及将由于它的军队陷在西奈半岛而无力进行抵抗。因此,我们的计划必须加以修改。于是决定立刻从西奈半岛撤回军队,把我们的军事活动集中在运河以西。军队从西奈半岛撤退了,敌人的计划被粉碎了。”
埃及士兵充满英雄气慨
纳赛尔总统在谈到埃及的武装部队的技术装备和战斗技术时说,“我们的轰炸机对以色列飞机场进行了二十次空袭。”
他又说,埃及的“米格—十七式”歼击机比敌人用来攻击我们的法国“神秘—四式”歼击机优越。他谈到在卡布里特机场上空的战斗中,三架埃及的米格式飞机和八架敌机作战,结果三架敌机被击落,其余的敌机掉头逃跑了。
纳赛尔总统也举出了埃及士兵英雄精神的一个例子。在沙姆·沙伊赫的战斗中,一营埃及士兵同数倍于自己的敌人奋战了七天。
纳赛尔说:“当我军撤退时,埃及也遭受了一些损失。例如,我们损失了三十辆“T—34”型坦克,这些坦克是被以色列的轰炸机炸毁的。有一百七十辆坦克自西奈半岛安全撤出。埃及在西奈半岛的三百辆装甲车损失了五十辆。”
纳赛尔总统强调说,以色列军队,只是在埃及军队撤出西奈半岛以后,并且是在英国和法国的支持下,才能够深入西奈半岛。


第6版()
专栏:

  叙总统谴责西方企图破坏阿拉伯国家团结
  强调叙利亚在民族斗争中取得胜利
官方发言人驳斥劳埃德对叙苏关系的污蔑
新华社7日讯 据塔斯社大马士革7日讯:叙利亚总统库阿特利6日在参加了青年自卫军的检阅式和阅兵式以后在叙利亚大学发表了讲话。他在讲话中激烈指责由帝国主义者建立起来的巴格达军事集团和帝国主义者对叙利亚的阴谋。
库阿特利在谈到帝国主义对叙利亚的阴谋时说,帝国主义者想对叙利亚施加压力,破坏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团结。当帝国主义者的企图遭到失败的时候,他们就运送武器给他们在叙利亚的代理人,想打击叙利亚现行的国家制度。但是,叙利亚在反对国外敌人的民族斗争中胜利了。
库阿特利说,叙利亚的外交政策是以中立的原则为基础的。叙利亚反对把它的领土变为新战争的战场。他说,要想利用阿拉伯国家的石油作为攻击我们的武器,那是办不到的。阿拉伯国家的石油应当用在和平的用途上。
库阿特利感谢那些同情和支持阿拉伯人的联合国会员国、特别是一些亚非国家。
库阿特利也谈到沙特阿拉伯和伊拉克人民对巩固阿拉伯团结所作的努力,谈到埃及人民在反侵略斗争中所表现的英勇精神。
他最后还感谢叙利亚国内的人民和军队对帝国主义者的阴谋所表现的坚强不屈的精神。
新华社8日讯 据塔斯社大马士革7日讯:叙利亚外交部长萨拉赫丁·比塔尔对记者评论最近关于英、法部队到达以色列海法港的消息的时候说,“这是一种严重的危险,而且将会产生深远的后果”。
比塔尔指出帝国主义者有新的侵略意图。他说,虽然帝国主义者侵略埃及的计划失败了,并且声明英、法部队要撤出埃及,但是“我们必须对侵略国家策划的新阴谋保持高度警惕”。
叙利亚议会议员阿卜杜勒·哈利姆·卡杜尔在“旗帜报”上发表的声明中也揭穿了英国对东方国家的挑拨离间的殖民政策。
他写道,举例来说,英国利用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分歧,挑拨巴基斯坦攻击埃及、叙利亚和沙特阿拉伯,因为这些国家同印度保持友好和合作的关系。
卡杜尔继续说,英帝国主义者在伊朗挑拨波斯人攻击阿拉伯人,无中生有地说什么阿拉伯国家对伊朗抱有“扩张计划”。
卡杜尔指出,英国殖民主义者还在土耳其煽动对叙利亚的憎恨。他们硬说,叙利亚已经变成了“苏联的军事基地”,毫无根据地说叙利亚准备进攻土耳其。
新华社7日讯 据塔斯社大马士革7日讯:叙利亚官方发言人对“旷野报”记者发表声明,驳斥英国外交大臣劳埃德所谓苏联企图在叙利亚建立统治权的污蔑性的说法。
声明首先指出:英国不愿意理会有叙利亚这样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的存在。英国干涉他国的内政并且企图把自己的政治统治强加在他人身上,它们认为苏联和叙利亚之间的友谊是不可能建立在平等的基础上的。声明说:“英国不愿意明白,阿拉伯人民,其中包括叙利亚人民在内,并不希望服从任何人,而只愿意奉行符合他们本国民族利益的自己的独立政策。”
声明说:“叙利亚准备在和苏联保持友好关系的同时,也和其他任何一个尊重他们独立和主权的国家建立友谊。”


第6版()
专栏:

  清除殖民主义文化遗毒
  埃及接管英法所办的学校
据新华社7日讯 开罗消息:埃及教育部次长优素福6日宣布,埃及政府已经接管了五十所英法在埃及开办的学校。这些学校将由埃及人任校长。
优素福说,关于历史和地理课程的着重点将加以改变,使其符合埃及人的观点,其他课程没有变动。他说,学生用的课本和教员的讲授都将用阿拉伯语。
在埃及政府接管的这五十所学校中,有二十七所是英国人办的,二十三所是法国人办的。这些学校的在校学生总共约一万八千人。


第6版()
专栏:

  伊拉克人民继续进行反赛义德斗争
  英国准备直接参加血腥镇压
新华社7日讯 据塔斯社大马士革6日讯:据报纸报道,伊拉克的巴格达、纳加夫、克伯拉和其他一些城市和农村的人民继续举行强大的示威游行反对赛义德政府,并且要求伊拉克退出巴格达军事条约。
参加游行的人继续遭到政府军队的镇压,仅在纳加夫一地就有四百五十人被打死,好几百人受伤。
有消息说,英国人被伊拉克人民反对赛义德的强大运动所吓慌,已经采取了紧急措施,加强他们在伊拉克领土上的空军基地,准备在必要时直接参加对伊拉克人民的血腥镇压,维持赛义德的统治。


第6版()
专栏:

  塞得港居民反抗斗争更加高涨
 埃籍行政长官下令全面抵制占领者
新华社7日讯 塞得港消息:随着英法侵略军即将撤退,塞得港居民用各种方式抵制侵略者的运动正更加高涨。
自从侵略军登陆以来就一直关着门的商店,不顾占领军当局的严厉命令和其他威胁利诱的手段,仍然拒绝开门营业。占领军当局曾经命令七家商店开门营业,但是店主们拒绝服从命令。占领军逮捕了七名店主中的五名,并且还在搜捕其余两名。埃及籍的塞得港行政长官已经下令进行全面的抵制,号召商人们不理会占领军要他们开门营业的命令。
美联社说,英国当局迫使商店开门的这个命令激起了战斗停止以来塞得港居民最激烈的反英情绪的浪潮。


第6版()
专栏:

英下院结束苏伊士问题的辩论
  工党指责政府的灾难性政策
信任案通过后仍在酝酿倒阁
据新华社伦敦7日电 英国下院12月6日晚上结束了就政府在苏伊士运河问题上的政策所进行的历时两天的辩论。在结束辩论以前,政府在信任投票中以三百十二票对二百六十票的五十二票的多数获得了信任。
工党所提出的谴责政府在苏伊士运河问题上的政策引起“灾难性的后果”的修正案,以二百六十票对三百二十七票被击败。
比万在为反对党的修正案作主要发言时说:政府进攻埃及的理由一直都是互相矛盾的,而其中又没有一个是言之有理的。讲到政府所谓由于它的行动才促使联合国成立了联合国部队的这种论调时,比万说:“如果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当时能够想起这种主意,他们原可以说他们对世界发动战争是为了使联合国成立起来。”
比万说:如果把运河的前途同英国的撤军联系起来,那么联合国驻埃及的部队就不再是代表世界的警察部队,而成了强迫埃及接受英国关于运河前途的条件的手段。
信任投票举行以后,代行首相职务的巴特勒在总结辩论时提出了政府今后政策的四点计划。这个计划的要点是:以实力支持联合国,同意美国处理中东局势的做法,不使中东成为大战的战场而是要加紧建立同中东阿拉伯国家的“经济伙伴关系”。
新华社7日讯 伦敦消息:尽管下院在6日通过了对政府的信任投票,但是英国政界人士关于改组政府的酝酿并没有停止。
路透社6日评论下院投票情况说,政府以六十七票多数击败了工党的弹劾案,却只有五十二票的多数通过对它的信任案。这减少了的十五票说明:保守党内有这样一部分人,他们虽然不希望同工党站在一起,但同时希望表明他们不赞成政府的政策。
这条消息还说:伦敦的政界人士相信,一小部分保守党议员的
“叛变”公开表现了幕后这样一个更大的行动:改变政府领导人员而不使政府垮台。
官方已经宣布艾登将在下星期从牙买加返回伦敦,但是,连被认为通常是赞成艾登的“每日快报”也发表评论说,“在很多人的头脑里,他(艾登)已经不再是首相了。”


第6版()
专栏:

  在埃及和阿尔及利亚的军事冒险挫败
  摩勒政府出现危机
政府联盟内部左右派发动夹攻
新华社6日讯 巴黎消息:在阿尔及利亚和中东问题上,目前摩勒政府正在受到政府联盟内部的左派人士和一向支持政府的右派人士的双重攻击。
作为摩勒“共和阵线”政府主要台柱之一的激进社会党,正在加强它对摩勒的攻击。这个党的巴黎市委员会已经在4日通过了一项决议,要求摩勒在阿尔及利亚问题上“完全改变他的政策”,并且立即撤换阿尔及利亚驻节部长拉戈斯特,否则,它将要求参加内阁的十一个激进社会党的部长和次长辞职。
激进社会党巴黎市委员会还以压倒多数票通过了一项动议,要求由“共和阵线”联盟(包括社会党、激进社会党、社会共和党和民主社会抵抗联盟)另组新阁。
不满摩勒在阿尔及利亚采取军事路线的左翼社会党人,也对摩勒公开“反叛”。5日,有十七个社会党议员(社会党议员总数是一百人)和四个法兰西联邦议会社会党议员联名写信给社会党领导机构,批评摩勒政府在阿尔及利亚采取
“反动”政策并且在埃及采取“灾难性的行动”。这些议员中包括像法国常驻联合国裁军委员会代表莫克和法国国民议会外交委员会主席麦耶这样一些社会党领袖。这个行动被认为是社会党内部“强有力的少数派”对摩勒政府发动的一个“严重攻势”。
鉴于这种形势,法国社会党已经决定在12月14日在巴黎召开全国委员会紧急会议。
为了缓和来自激进社会党和社会党内部的激烈反对,摩勒政府在5日决定要在阿尔及利亚进行一些“政治改革”。它计划解散那里的由欧洲人控制的市议会,而代之以一种特别代表团,其中欧洲人和阿拉伯人各半。
虽然这个计划还在草拟阶段,但是,它已经使得国民议会中要求采取“强硬”政策的所谓中间派和右翼党派感到不安。他们耽心政府在政治上“让步”太多。就在摩勒政府决定要在阿尔及利亚进行“改革”的同一天,这些党派拥有多数议席的共和国参议院(上院)通过了一个决议,要求政府“采取必要的步骤,使得突尼斯、摩洛哥和其他任何外国不能再帮助阿尔及利亚的暴乱”。决议虽然也主张“停止阿尔及利亚的流血”,但是同时又强调所谓“要不妨害法国的主权”。
据新华社7日讯 塔斯社巴黎5日讯:法国“独立共和党”领袖、前总理保罗—雷诺对英法侵略埃及遭到失败非常抱怨。他在“巴黎评论”发表文章,对英法两国政府没有达到夺取苏伊士运河和推翻埃及现政府的预定目的表示愤慨。按照他的说法,英法军队应该“开进开罗”。他批评法国政府的行动“不够有力”。


第6版()
专栏:

  坚持保留在菲军事基地的治外法权
  美国片面宣布美菲谈判无限期休会
据新华社7日讯 马尼拉消息:美国和菲律宾关于修改1947年军事基地协定的谈判已经在12月5日无限期休会。
休会的要求是美国方面提出来的。美方代表史密斯在5日举行的会议上宣读的书面声明说,美国政府认为,“暂时停止这些谈判是迫切需要的,以便双方在休会期间重新研究整个情况”。
菲律宾副总统兼外交部长加西亚在会后说,实行休会是美方单方面决定的。菲律宾代表团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因此“它只能说它注意到这个通知”。
菲律宾代表团的发言人佩拉埃斯在会后对报界说,“我个人认为这是对菲律宾代表团的侮辱”。他说,这个决定“对于我们是一件完全意外的事”。
美菲的这次谈判是在今年8月11日开始的,由于美国拒绝放弃它在菲律宾的军事基地上的治外法权,谈判一直陷于僵持状态。9月间曾经休会一次,美方首席代表本德岑回国同总统艾森豪威尔和国务卿杜勒斯磋商。他在10月间回到马尼拉恢复谈判,可是由于美国仍然坚持保留治外法权,而且后来还要求菲律宾再拨出约三千公顷土地,来扩充美国在菲律宾的军事基地,谈判没有结果。


第6版()
专栏:

  美军继续留驻冰岛基地
据新华社7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以苏联军队帮助匈牙利政府粉碎反革命暴乱为借口,使美国军队继续留驻冰岛的凯夫拉维克空军基地。
美国国务院在6日发表声明说:“美国政府和冰岛政府一致认为,最近世界局势的发展以及冰岛和北大西洋集团的安全继续受到的威胁,都要求美国根据1951年5月5日签订的美国—冰岛防御协定使防御军队留驻冰岛。因此,冰岛政府请求举行的、关于修改协定和撤退防御部队问题的谈判应该停止。”
国务院新闻发布官怀特指出,所谓“最近的发展”就是指“苏联在匈牙利的活动”。
据美联社透露,在这次会谈中,冰岛除答应美军留驻外,还答应恢复扩大凯夫拉维克基地的工程。同时,美国政府答应向冰岛政府提供“经济援助”,并且同意基地上的美国当局保证最大限度地长期雇佣冰岛人。


第6版()
专栏:

  ·国际简评·
漂亮话揭穿了
美菲军事基地问题的谈判,历时近四个月。由于美国蛮横地坚持保留在基地的治外法权,决心侵犯菲律宾的主权,使谈判一直陷于僵局,现在美国更片面宣布谈判无限期休会了。
美国在世界各地建立的军事基地网,是对世界和平的严重威胁。它在菲律宾的军事基地不下四十处之多,其中大部分的主要基地设在马尼拉周围一百英里之内。这些基地,是美国在远东准备战争的计划的组成部分,并且是控制菲律宾的一个工具。菲律宾人民和政界人士强烈要求归还基地,这个正当的主权要求已发展成为强大的运动。菲律宾国会最近通过决议,要求美国给予完全的主权,结束美国在基地的治外法权。
美国虽然不得不同菲律宾举行谈判,但事实表明美国不仅不肯归还基地,而且连治外法权也不肯放弃。这就彻底地暴露了美国口口声声说什么愿意看到菲律宾成为一个独立主权国家的伪善面孔。
菲律宾“马尼拉纪事报”在10月21日的社论中就已指出:美国向全世界宣布,他们尊重菲律宾的主权,愿意把菲律宾每一英寸土地上的裁判权还给菲律宾,但是,当要他们履行这种漂亮的宣传性的诺言的时候,他们就宁愿成为殖民主义者。这是一针见血的言论,反映了菲律宾一切爱国者的愤慨心情。
近几年来,美国政府对菲律宾不知说了多少好话,而且还拿它对待菲律宾独立主权的所谓尊重来向世界宣传美国不是一个殖民主义国家。但是,美菲基地谈判证明,美国是最凶恶最蛮横地侵犯各国独立主权的殖民主义者。
美军要赖在冰岛
美国同冰岛关于军事基地的谈判结果,表明美国是怎样不顾冰岛人民的愿望,死硬地保持它在冰岛的基地。
美国为了保持在冰岛的基地,一心要把冰岛变成它的战争跳板,曾对冰岛采取了极端蛮横的态度。6月28日冰岛议会通过要求美军撤出冰岛的决议时,杜勒斯就公然宣称:冰岛议会的这个决议“在国际上是没有实施的效力”。当冰岛政府把议会的决议正式通知美国,并要求举行谈判后,美国又拿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来作挡箭牌,指使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发表一个文件,“建议”美军继续赖在冰岛。杜勒斯老着脸皮说:“美国并不是根据它自己的要求而是作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一个代理人在冰岛设置基地的。”但是,事实上美国是根据它强迫冰岛签订的两国“防御协定”占领冰岛的军事基地的。
现在,美国国务院宣布说,它同冰岛的谈判已达成“协议”,停止讨论冰岛关于美军撤出冰岛的要求,美军将继续强占冰岛的基地。这显然是美国对小国施展强大压力的结果。这是美国对冰岛人民的主权要求的践踏。冰岛议会曾在6月举行选举,选举结果,主张美军撤出冰岛的党派取得了胜利,充分反映了冰岛人民维护国家主权和世界和平的坚决意志。
冰岛政府没有履行议会的决议,和执政党在选举中对人民发出的诺言,向美国的压力屈服,这是不符合于冰岛的民族利益的。


第6版()
专栏:

  奥运会比赛项目接近结束
  苏联已得到金牌三十五枚
据新华社7日讯 墨尔本消息:苏联运动员昨天一天就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取得了十二枚金牌。这种情况是空前的。
苏联运动员现在一共拥有三十五枚金牌、二十九枚银牌和三十枚铜牌。他们所获得的每一类奖牌的数量都比其他国家要多。
美国运动员昨天没有取得一枚金牌。在他们已经获得的奖牌中,金牌有三十一枚,银牌有二十四枚,铜牌有十四枚。
苏联运动员昨天是在男子体操和古典式摔跤比赛中取得十二枚金牌的。他们获得了七个男子体操的冠军和古典式摔跤八个级比赛中的五个冠军。
据新华社7日讯 墨尔本消息: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所有比赛项目,除足球决赛外,已经全部结束。
保加利亚的足球队下午以三比○胜印度队而夺得了足球赛的第三名。
在游泳赛中,澳大利亚的青年女游泳家、世界纪录创造者克拉普以四分五四·六秒的成绩获得四百公尺自由泳的冠军。男子一千五百公尺自由泳的冠军是世界纪录创造者罗斯(澳大利亚)成绩是十七分五八·九秒。麦考密克(美国)在获得女子跳板跳水冠军后,今天又夺得了跳台跳水的第一名。男子跳台跳水的冠军获得者是墨西哥的加毕亚。
水球比赛中匈牙利保持不败的纪录,而取得第一名。南斯拉夫队取得第二名。苏联队获得第三名。
曲棍球比赛是在昨天进行决赛的。印度队以一比○击败巴基斯坦队而第六次蝉联奥林匹克冠军。巴基斯坦队获亚军。德国队第三名。


第6版()
专栏:

  西欧的石油荒与美国
  张振亚
自从11月7日英、法、以在埃及被迫停火以来,美国就利用苏伊士运河中断、英、法的石油供应发生严重恐慌的窘境,向它们施加压力,企图不仅为美国在争夺中东石油利益的斗争中创造更有利的条件,而且还要借此来加强对英、法和其他西欧国家经济和政治上的控制。
由于石油荒而面对着工厂关门、生产停顿的严重危机的西欧国家,实际上从上月初开始,就纷纷向华盛顿告急,要求取得西半球的石油供应,但是却遭到了美国政府的冷淡对待。华盛顿不但没有表示立即予以救济,甚至把9月间成立“使用国协会”时由美国十五家石油公司组成的供应西欧石油的中东紧急委员会所拟就的计划还暂时搁置了一下。情急的英国外交大臣劳埃德曾表示想同艾森豪威尔会晤,但这个请求也被拒绝了。其后,伦敦方面通过其他国家的外交部长(特别是通过法国和澳大利亚的外交部长)同白宫进行接触的做法,也没有成功。在这种情况下,英国驻美大使哈罗德·卡西亚不得不于11月15日在美国全国新闻俱乐部向美国各界发出求救的呼吁;以后,意大利、希腊、奥地利、挪威、西班牙、瑞士和西德的外交代表都曾纷纷前往美国国务院提出请求……但是在11月30日以前,华盛顿对它的西欧盟友的燃眉之急,一直是束手不理。
是否美国向西欧输出石油有困难呢?不是的。据11月16日“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估计,美国今年不仅拥有历史上最高纪录的原油和汽油的储备量(约二亿八千万桶),而且还有大量未动用的油井。利用这些油井,每天就可以多生产二百二十万桶石油,这对于供应西欧每天所缺的一百多万桶石油是绰绰有余的。
实际上,美国政府对于向西欧输出石油是早已有打算的。为了趁机垄断西欧的石油供应,在今年9月“使用国协会”成立时,美国的十五家石油公司就组织了中东紧急委员会,拟订了供应西欧石油的详尽计划。艾森豪威尔还亲自下令建造六万吨的五十艘大油船,以解决向西欧输出石油的运输问题。美国一家石油公司的代表还以船舶少为理由,劝诱西欧最好不从中东绕道好望角买石油(这样航距为一万一千三百英里),而只向美国买石油(航距为五千英里)。
既然这样,那么美国政府现在又为什么要在石油供应上挟制英、法呢?
美国资产阶级报刊连篇累牍地宣传说,美国所以要这样做,乃是为了迫使英、法早日从埃及撤兵。这当然是骗人的鬼话,在这种宣传后面实际上隐藏着美国的许多不可告人的目的。
人所共知,美国并不完全同意英法在中东的军事冒险的,这原因,按照11月17日的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的说法,是因为英、法的行动已“涉及美国的直接利益”。这家杂志写道:“……今年上半年美国公司就差不多控制了60%的中东生产的石油。大阿拉伯油管的良好管理,沙特阿拉伯(石油)生产的继续进行……在其他中东国家中,阿拉伯人对美国石油公司的优待……这就是美国拒绝支持英、法对中东的干预的原因。”
“经济学家”杂志的这些话,正好揭示了在美、英、法三国中东政策的分歧后面的尖锐的美英石油利益的矛盾。
美国石油垄断资本不但在中东的石油生产中不断地扩张着自己的力量,使英国在中东的石油利益遭受着日益严重的威胁,而且还拟订了一个长期的、庞大的投资计划,以便把英国和其他国家排挤出中东的石油利益之外,由它们来完全垄断。美阿石油公司的一个专家在今年3月间就曾透露说,在1975年以前,美国垄断资本将在美国国外的石油设备中投入一千零六十亿美元的资金,其中有六百至六百五十亿美元将投入中东。为此,他要求在波斯湾地区要有“健全的气氛”。不止如此,正如美国“纽约时报,所说的,美国还有一个“雄心勃勃的油船建造计划”,来夺取英国在世界石油运输中的领导地位(拥有世界油船总吨位的20%)根据11月26日美国“时代周刊”的报道,目前美国已在加紧制造油船。在各个造船厂中,新的订货单已有应接不暇之势。美国的太阳造船公司已经接受了承制两艘三万吨油船的订单,并正在签订关于承制几艘四万五千吨的油船和几艘六万吨的超级油船的合同。由于应付目前造船订货需要十七万吨钢。在钢板缺货的情况下,美国政府已准备在钢板供应方面给各造船厂以优先权。这一切对于已经难以自保的英国在中东的石油利益,不能不是一个十分危急的信号。
正是因为这样,英、法对埃及发动军事冒险的目的,固然是为了重占苏伊士运河、镇压中东的民族独立运动,但同时也是为了同美国争夺中东的利益,不甘心让中东的石油利益完全落入美国手中。
英法在中东的军事冒险的失败,使美国认为这是它进一步渗入中东的大好机会。因而目前美国已在拟订一项规模宏大的对中东国家(包括以色列)的投资计划,其中包括:对埃及进行救济,帮助埃及复兴经济(甚至帮助它重建阿斯旺水坝),重新考虑实施约翰·斯顿的资助阿拉伯、以色列共同开发约旦河计划等等,以便使中东成为一个完全由美国控制的区域性集团,进一步把英、法排挤出去。11月13日纽约时报的社论就露骨地指出:“由于英、法在中东势力的崩溃而出现的空白,应当由……美国来填补。”
当然,怀着独霸世界的野心的美国并不仅仅满足于在中东排挤英、法的利益。11月27日的“纽约时报”就毫不含糊地指出,美国已经在利用法国在北非势力的衰落,向突尼斯和摩洛哥施展手段,以便使这些国家进入华盛顿的影响范围。
为了实现上述的这些目的,并使英、法乖乖地就范,这就是美国在石油供应问题上故意挟制英、法的真实原因。
现在,华盛顿当局在看到英法已经不能不从苏伊士运河区撤退它们的军队的情况下,并且为了抓住这个垄断西欧石油供应、控制世界石油资源的千载一时的机会,已于11月30日宣布授权十五家石油公司向西欧输出石油。
但是,美国向西欧输出石油的决定,并不意味着西欧灾难的终止,倒勿宁说是它们的灾难的开始。因为买美国的石油除了意味着须支付高昂的石油价格(美国墨西哥湾各港口的每桶石油单价是三点二五美元,而波斯湾各港口的石油单价只有一点九七美元),急剧上升的运费(上涨了38%)以外,还须要为此付出大笔的美元。这对于缺乏美元的英、法说来,不啻又是一个致命的难关。
12月4日英国财政大臣麦克米伦已发出哀鸣说:英国的黄金美元储备已减少到十九亿六千五百万美元(已大大低于保障英镑价值所必要的最低限额二十亿美元)在这种情况下,英国要求美国和加拿大放弃应该在12月1日由英国交纳的战后给英国贷款的利息,否则英镑的牌价就将无法维持。
美国已表示愿考虑英国关于免除利息的要求。而且,美国还愿意在财政上“援助”英国呢。人们记得,在9月间“使用国协会”成立时,杜勒斯就曾表示,愿由美国通过进口银行贷款五亿美元给西欧国家来购买西半球的石油。但是,英国不会看不到,这无异是给英国又一次勒紧绳索的大好机会。
难怪法国的“回声报”要说:“我们的经济独立处在威胁中。对埃及的军事干涉使我们的经济独立受到了挫折。今后我们将像战后时期一样紧紧地依赖美国,它将用石油和美元来控制我们。”看来事情是十分明显了,英、法如果继续执行镇压民族独立和追随美国扩军备战的政策,它们将不仅无法摆脱它们所面临的困难,而且也难免在经济和政治上更深地为美国所控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