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12月8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中柬两国人民的深厚友谊
定民
虽然已经是初冬,金边的阳光照在头上还觉得热烘烘的。据说,这里的雨季刚刚过去,天气将会慢慢凉爽起来。但是,周恩来总理和贺龙副总理到达坡成东机场的那一天(11月22日),中午的天气特别炎热。从机场到市中心的王宫,一层又一层的欢迎群众,成群结队排列在马路的两旁。金边市的居民几乎全部都到街上参加了这个盛大的节日。从金边附近各地来的欢迎群众,早在前一天暮色苍茫的时候就动身了。还有远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参加欢迎队伍的人们。所有欢迎的人都穿着节日的盛装,手里扬着中、柬两国的国旗,欢呼着,歌唱着。
笑容可掬的西哈努克亲王和王室、政府的官员,机场上雄赳赳的仪仗队,生气勃勃的童子军队伍,夹道欢迎的市民和农民,服装鲜艳的少女,披着黄色袈裟行合十礼的和尚……每一个人都是那样地热情。“中柬人民友谊万岁!”的口号声和沸腾似的鼓掌声融成一片。我坐在车中噙着热泪,深深地为柬埔寨人民对中国人民的友好而感动。
在金边的几天中,在招待周总理和贺副总理居住的王宫门前,无论是清晨或傍晚,甚至于午夜以后,只要有汽车出入,沿途总是有无数群众在那里列队欢呼。在磅湛市和暹粒市,周总理和贺副总理汽车走过的街道两旁,都是密密层层的欢呼着的群众。最令人难忘的是从金边乘皇家海军的船只沿湄公河支流沙河去访问重要渔镇贝昂希腊累的路途上,绵延七十公里,两岸中柬两国国旗招展,有些地方还扎着彩牌坊,到处有欢呼的群众。其中有人是从三十公里、甚至于从七十公里以外赶来远远地望一望船上的中国客人的。
在船上,西哈努克亲王对周总理说:
“总理先生,所有柬埔寨的人民都想看到您,瞻仰您的丰采。虽然您在我国访问的日程很紧,但我们仍保留了这个节日,为的是不让沿湄公河的居民、西北部的农民和渔民说我们对金边、磅湛、暹粒各地人民有所偏爱。”
从柬埔寨人民的脸上的微笑和他们的欢呼声中,我们不但体会到中柬两国人民之间深厚的友谊,也体会到一个受过数百年外族压迫的民族获得了独立的愉快心情,以及他们对于维护和平的信心。他们这样热诚地欢迎周总理,是因为他是一个伟大的热爱和平的邻邦的代表,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倡导者之一,是“一位和平和友谊的使者”(桑云首相语)。
在金边政府大厦举行的一次欢迎周总理的晚会上,柬埔寨的青年们演出了一出新编的独幕剧,主题是“柬埔寨采取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这出戏的情节、布景、化装都很简单,但是感人很深,因为它反映了柬埔寨人民对和平共处的信念。幕启时,是木工、制糖工人、舂米工人和织布女工正在劳动,一个年长的小学教员约他们到国家戏院去看名叫“战争的根源”的戏。这个戏中之戏是几个人站在板凳上打来打去,以后都倒下去了,这表示侵略者的失败。最后台上出现了象征和平共处的巨人。人们不再吵打而进行友好的经济合作和文化交流,和平和繁荣的景象出现,人们的生活也逐渐幸福起来了。
柬埔寨人民这种愿望不是空想而是现实。我们从陆地、水上和空中,都能看到柬埔寨肥沃的土地,连绵的森林,秀美的山地,丰富的物产。地底下的富藏更是无法估计。智慧和勤劳的柬埔寨人民今天已经有了发展经济的和平环境。西哈努克所拟定的两年建设计划正由王国政府执行。但是由于过去殖民主义者的剥削和掠夺,生产没有发展,建设中还有一些困难。因此,他们珍视从友好国家得到的合作和援助。在这次周总理访问期间,到处可以看到“感谢中国的援助”的横幅中柬文的标语。报纸上赞扬它,王国政府从首相到各部部长和各地首长的演说和谈话中,也不断地提到它;虽然周恩来总理曾经一再表示我们的援助是“微不足道”的。柬埔寨人民之所以特别珍视中苏等国的援助,这是因为这种援助不附带任何条件,是一种兄弟或朋友之间的相互帮助。
周恩来总理在柬埔寨作友好访问期间,我们参观了雅亚瓦曼博物馆,那里面陈列着满目琳琅的古代器皿;伟大的银塔建筑,以及附近的生动的壁画。那上面不但画着柬埔寨人民的日常生活,也描绘着古代柬埔寨人民和邻国、尤其是和中国之间的通商关系文化交流情况。其中还有许多动人的壁画,表现出古代柬埔寨人反抗外来侵略,并把侵略者从自己的土地上驱逐出去的英雄故事。从飞机上,我们也看到了柬埔寨的先辈们兴建的巨大的灌溉水道,看到了九世纪到十四世纪的王国故都的遗迹。在十二世纪兴建的吴哥窟、巴容寺、吾哥通等古庙和石塔建筑上,保存着许多石刻、浮雕和佛像,都是稀有的珍贵的艺术品。它们不仅代表柬埔寨人民古代的高度文化,而且是世界人类宝贵的文化遗产之一。
我们也欣赏了王后亲自导演的古典舞蹈,富有诗意的抒情短剧,印度古代神话巴拉森的故事,新年和宗教节日时常表演的土风舞和诺罗敦王朝的玛贺丽古乐,也欣赏了柬埔寨近代的优美的民间舞蹈和娓娓动人的音乐。我们也看到了根据古代民间传统的风俗,每年一度的水节时所表演的龙舟竞赛的热闹场面。
在金边市内,我们参观了代表柬埔寨的一些近代文化教育的机构,如博物馆、艺术学校、医学院和工艺学校,使我们深深地了解到:柬埔寨人民一方面保存了固有的优秀文化,同时在努力学习现代文化,以提高人民的文化水平,并且愿意和世界上所有各国人民,尤其是和中国人民恢复并发展文化交流的关系,共同前进。
西哈努克亲王在周恩来总理临行时说:“总理先生,请把柬埔寨人民的友谊带给中国人民,并且希望您虽然离开了这里,您的心时常想念着柬埔寨!”是的,中柬两国政府领导人员的这次友好聚会,将在两国人民的心中都留下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更加促进两国的友好关系。(附图片)
  周总理和西哈努克亲王游吴哥古迹
  柬埔寨国王和王后曾在这个第维亚宫接见周总理


第5版()
专栏:

  罗部长会议拥护苏罗会谈结果
  各地人民继续集会庆祝会谈的成就
新华社7日讯 据塔斯社布加勒斯特讯:罗马尼亚人民共和国部长会议在6日举行会议,部长会议主席斯托伊卡在会上作了关于罗马尼亚政府代表团和苏联政府代表团在莫斯科会谈结果的报告。
罗马尼亚部长会议一致拥护罗苏会谈的结果。政府各部部长在就斯托伊卡的报告发言的时候着重指出,苏联和罗马尼亚两国政府代表团的会谈声明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苏联在这次会谈中决定给予罗马尼亚的经济援助将会大大促进罗马尼亚今后的发展。
和这同时,罗马尼亚全国各地还在继续举行会议和群众大会,庆祝罗苏会谈完满结束。布加勒斯特的劳动人民6日在首都的罗苏友好大厦举行会议,听了罗马尼亚通讯社副社长莫吉奥罗什作的关于罗苏会谈的报告。在康斯坦萨市,劳动人民也举行了庆祝大会。“社会主义竞赛纺织工厂”的工人符拉达在会上发言说:苏联人民又一次向我们表示了他们的兄弟友情。苏罗联合声明反映了我们两国之间存在着以平等、尊重国家主权和互助为基础的密切合作。


第5版()
专栏:

  波兰各地积极筹备议会选举
  波兹南工人提名哥穆尔卡等人为候选人
新华社华沙7日电 波兰各地正在为将于1957年1月20日举行的议会选举进行筹备工作。
选举运动是围绕着全国统一阵线的纲领展开的。这个阵线把波兰统一工人党、统一农民党、民主党、工会、妇女、青年和天主教等组织联合在一起。在华沙、罗兹、克拉科夫、卡托维兹、弗罗茨拉夫和其他省的省会,都成立了各党派和社会团体的政治协商委员会,以直接领导选举的筹备工作。
议会议员候选人的提名工作已经在波兰各地开始。波兹南机器制造工厂的工人昨天举行集会,约二千人参加了这个集会。工人们提名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哥穆尔卡、国防部长斯波哈尔斯基、这个工厂的厂长别尔纳托维奇和这个厂的钳工塔谢尔为议会议员候选人。


第5版()
专栏:

要和平,要安宁,要恢复秩序!
  布达佩斯工人集会拥护政府
坏分子企图从中破坏未能得逞
新华社布达佩斯7日电 6日下午,数千个有组织的工人和老共产党员们在布达佩斯市内各个不同地区举行了工人集会,拥护匈牙利工农革命政府。工人们在主要街道上举行了极有秩序的游行。他们高举着匈牙利国旗,高呼:“要和平,要安宁,要恢复秩序!”“拥护工农政权!”“反对法西斯!”等口号。他们并且要求政府采取有效的措施,来恢复首都的公共安全。在工人集会上,人们抗议反革命分子的白色恐怖行为。在环形广场、西火车站等处,工人集会的参加者还推派了代表团到政府去,要求采取迅速严厉的措施以肃清反革命分子。
有些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混入了游行队伍里,想扰乱工人集会。他们喊着挑衅的口号。在西火车站,反革命分子开枪射击,当场打死了一个女工,并打死了两个匈牙利的军官。警察当场把反革命分子抓起来。
切佩尔工厂的工人也组织了一个数目较大的代表团赶到市内,参加拥护工农革命政府的游行。挑衅者想扰乱他们,企图夺走他们手中的旗帜。由于工人们的阻止,这一企图没有成功。工人们把挑衅分子打了一顿。
根据最新的消息,有五批挑衅分子和坏分子已经被警察局逮捕起来。
在这以前,即在12月4日工农革命政府成立一个月的那一天,布达佩斯街道上出现了一些未署名的传单,号召妇女们到英雄广场上去追悼在10月23日开始的事件期间死去的人们。结果有许多妇女前往英雄广场献了花圈,点了蜡烛。由于有军队和警察维持秩序,没有发生什么事故。
5日,布达佩斯街道上继续有小股妇女拿着黑旗和匈牙利国旗游行,走向各个广场,去纪念死者。但是,其中也有一部分人走到英国使馆面前和加尔文广场等地方。去那里的人当中有三、五一伙的男人在喊反对政府和反对苏联的口号。又有类似的小股人在美国使馆面前出现。
“人民自由报”5日发表评论说,这种游行示威是会被坏分子利用的,那些人唯恐我们秩序不乱。评论指出,那些混在妇女队伍中的喊着政治口号的人,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的。


第5版()
专栏:

干涉匈牙利内政的凶相毕露
  美国决定用海空军劫运匈难民
据新华社7日讯 佐治亚州奥古斯大消息:白宫6日宣布,美国政府“将利用空运和海运”并且将“以最大的速度”把匈牙利的“难民”运到美国来。它说:“大部分的空运将由美国空军和美国海军的飞机通过军事空运部进行。海运将由美国海军的运输舰通过军事海运部进行。”
白宫的声明谈到美国劫运难民的计划说:“运送原定的五千难民的工作已经先由各国政府欧洲移民委员会安排好了。这个工作将按原定计划继续进行。总统还要求委员会安排类似的运送,另外从奥地利运送将根据难民救济法入境的一千五百名难民到美国来。把余下的一万五千个难民从欧洲运送到美国来的全部责任将由国防部负担。”
它还说,美国将用三艘海军运输舰来从事海运。空运也将在今后几天中开始,每天运送二百人,以后逐渐增加到每天五百人。“这样,大约到年底或是比这再晚一些时候,就有可能把那些要乘飞机前来的难民大部分运出奥地利。”
声明表示,艾森豪威尔还要要求国会通过一项法案,使匈牙利“难民”能在美国永久居住。


第5版()
专栏:

  联合国大会结束一般性辩论
  梅农驳斥英法侵埃的荒谬借口
新华社7日讯 纽约消息:联合国大会6日上午结束了本届会议的一般性辩论。在大会上发言的有伊拉克、英国和印度等国家的代表。
印度代表梅农在发言中说,印度对日本没有出席联合国大会感到遗憾,他并且表示希望蒙古人民共和国不久可以进入联合国。
梅农还说,他认为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的问题仍然有待大会解决。他说:“不管我们欢喜与否,中国的合作变得日益必要了。”
梅农接着说,印度认为,今天世界上最重要的殖民地问题是阿尔及利亚问题。“我们在阿尔及利亚问题上的目标同以前我们自己的目标一样,那就是实现那个领土的独立。”他还谈到塞浦路斯问题、西伊里安问题和果阿问题。梅农说,果阿仍然是我们领土上的一个不愉快的疙瘩。
梅农还谈到南非联邦歧视印度血统人的问题和克什米尔问题。他说,“我们希望看到在克什米尔的侵略停止。”
梅农在谈到裁军问题时说,我们谈论裁军问题已经有十一年之久了,而每过一年,世界的军备不是保持着原来的水平就是达到更高的水平。如果在这个问题上的主要有关国家美国和苏联能够达成某种协议,那么我们大家都将欢迎这种协议,但是如果不能那样,那么我们就应当能够开一个头。
梅农在谈到英、法对埃及的侵略时说,这个侵略行动是经过好几个月准备的。他说,把这次侵略行动的部分目的说成是要“排除苏联在埃及的势力”,这“完全是事后想出来的”借口,因为在埃及“并没有苏联势力存在”。他还说,不能把联合国紧急部队看成是“一支未来的军队的一个核心”。梅农谈到匈牙利局势的时候说,“我们主张,匈牙利人民有权组织他们所希望的政府。我们希望外国军队撤离一切国家。”
英国代表狄克逊在发言里力图把联合国制止英、法侵略行为的决议同干涉匈牙利内政的决议混为一谈,他说,“法治应当对大家一视同仁”。
狄克逊硬说埃及故意阻挠运河的通航,并且说要严防中东地区
“对苏联共产主义开放”的“危险”。狄克逊还恫吓说,如果埃及还继续通过宣传等来维护自己国家的主权,解决中东问题的工作“是不会比较顺利的”。
狄克逊在谈到裁军问题时说:
“就我的政府而言,我们认为任何全面的裁军计划必须分阶段进行,并且必须同解决重要的政治问题联系起来。”
伊拉克代表贾马利在发言里指责了犹太复国主义,他认为这是中东不安的根源,是西方殖民主义者想要“在中东建立一个桥头堡”。
一般性辩论在当地时间下午一时五十九分结束。


第5版()
专栏:

  支援匈牙利
  兄弟国家运去大批物资
新华社布达佩斯7日电 匈牙利报纸报道,到12月4日为止,匈牙利从苏联获得了大约三千九百五十三车皮的食品,从捷克斯洛伐克获得六百九十四车皮的食品,从罗马尼亚获得三百一十七车皮的食品,从波兰获得三百三十车皮的食品,从其他国家也获得了许多食
品。
据悉,波兰在过去一个星期内已经运送了六千五百吨煤和五千吨焦炭到匈牙利去,并且准备在本月内再运送四万吨煤和一万吨焦炭。


第5版()
专栏:

  柬埔寨驻波公使到华沙
新华社华沙7日电 据波兰通讯社报道:首任柬埔寨王国驻波兰公使兰·涅特6日到达华沙。波兰外交部公使衔交际司司长爱德华·巴托尔曾到火车站欢迎。


第5版()
专栏:

  日本政府批准日苏联合宣言
新华社7日讯 东京消息:日本政府今天在内阁会议上正式批准了关于日苏两国恢复外交关系的日苏联合宣言。
日本政府在内阁会议上还批准了日苏两国关于发展贸易和互相给予最惠国待遇的议定书。
这些协议最近刚被日本国会批准。日本外务相重光葵和苏联外交部副部长费德林将在下星期在东京互换批准书。


第5版()
专栏:

  缅甸人民团结党发表声明
  支持中缅关于边界问题的谅解
新华社仰光7日电 缅甸人民团结党最近发表声明说,它完全拥护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主席吴努同周恩来总理在北京就中缅边界问题所举行的亲切的面对面的讨论。
这篇声明说:“关于(缅甸撤出)片马、岗房和古浪三个地方的建议有助于两国的相互利益,并且是公正的。这些建议将有助于进一步巩固和发展缅中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这篇声明主张尽快的组成一个边境委员会来贯彻两国之间达成的各项协议。
声明说,目前有些人正企图在边界问题上制造缅甸同中国之间的分裂和分歧。某些亲西方的分子正在努力“千方百计地设法破坏两国的利益,因此人民必须团结起来,清除这些危险”。
这篇声明还敦促缅甸政府采取明确而果断的行动来对付这些分子。


第5版()
专栏:

朝蒙签订换货协定
据新华社讯 朝鲜对内外商业省和蒙古贸易代表团代表3日在平壤签订了朝蒙两国间1957年的换货协定。根据这个协定,朝鲜将向蒙古输出苹果、人参和绢织物,并且从蒙古输入肉类、皮革等。


第5版()
专栏:

秋收完后忙播种
  匈牙利农村生产情况良好
许多农民仍然愿意集体经营
据新华社布达佩斯7日电 匈牙利各地农村的农作物的收获工作差不多都已结束,全国大部分地区的播种工作和犁地工作也已完成。
匈牙利的甜菜收获工作已经完成。各制糖厂已经把十个车皮的甜菜提炼成糖。在播种工作方面,索尔诺克计划要播种二十万五千霍尔德土地,现在只剩了二万五千霍尔德还没有播上种子。
琼格拉德州播种了十五万霍尔德土地面积的谷物,这等于这个州几年来的平均播种面积。各国营农场的秋季播种工作也在顺利进行。
经过这次事件以后,匈牙利的许多农民仍然愿意在集体劳动的原则上经营。在绍莫吉州,有三、四十个最好合作社仍然照常在工作。琼格拉德州的“解放”、“拉科齐”、“先锋”等合作社,已经收到大量农民要求加入合作社的申请书。但是,在索奴州,有30%到35%的农业合作社解散,在吉厄尔州有50%的合作社解散了。


第5版()
专栏:

  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出缺
  苏联主张由捷克斯洛伐克补充
新华社7日讯 纽约消息:联合国大会苏联代表团团长库兹涅佐夫6日下午举行记者招待会,说明苏联将支持捷克斯洛伐克为安全理事会的非常任理事来接替南斯拉夫将留下来的空缺。
库兹涅佐夫着重说,苏联完全支持亚非国家在万隆会议上所提出的要求增加亚非国家在安理会中的代表名额的要求,但是他指出,这件事不应当靠削减东欧国家的代表名额来解决。
他说,联合国宪章第二十三条规定安理会的非常任理事应当斟酌地理区域分配,1946年1月的伦敦君子协定进一步规定在六个非常任理事中有一席必须分配给东欧国家。鉴于在联合国大会上届会议以后东欧地区的会员国又有了增加,保证东欧的席位就尤其需要。他指出,必须在保证对东欧国家实行按地区公平分配席位的原则的前提下,考虑扩大非常任理事的名额。苏联代表团将根据补充南斯拉夫缺额的选举结果来最后确定它对扩大非常任理事名额的建议的态度。
美国企图以菲律宾来接替南斯拉夫将留下来的空缺。早在第十届大会的时候,它就已经开始了这种破坏宪章和伦敦协定的行动。在那届大会上,它曾对其他许多国家施加压力,想用菲律宾来排除东欧国家的一席代表权。在经过三十六次投票之后,它仍然没有得到必要的多数,而大会多数代表却选举了南斯拉夫。但是,美国却利用表决机器把南斯拉夫的法定任期由两年改为一年。并且预先规定其他的一年将由菲律宾接替。


第5版()
专栏:

  逃不出人民的巨掌
  四名英国间谍在捷被捕
据新华社7日讯 塔斯社布拉格7日讯:捷克斯洛伐克国家保安机关最近逮捕了四名英国情报机关的间谍分子卡别尔勒、库特诺戈尔斯基、佩谢克和罗乌沙尔。
这四个人都是捷克斯洛伐克内河航运公司的职员,他们是在汉堡被英国间谍机关的代理人招募的。


第5版()
专栏:

  突尼斯访问记
  李学纯
  (四)突尼斯市的街头
8月6日下午,我们被突尼斯的青年朋友们安顿在突尼斯市的一家法国旅馆里,然后,他们立刻带着我们去游览突尼斯市容。
突尼斯市分为两个部分——欧洲市区和阿拉伯市区。
欧洲市区异常繁华,但是那里的商店、较大一些的旅馆以及街上跑的汽车都是法国的。
阿拉伯区则与欧洲区形成鲜明的对照,这里有着中世纪的古式建筑,三、五个人不能并排行走的街道,这里充满着手工业作坊发出的铿锵声,小贩的叫卖声,露天水坑发出的臭气,络绎不绝的流浪街头的乞丐和失业工人。在突尼斯三百五十万人口中,就有五十万人失业,而且这些失业者大部都是青年人。
一位突尼斯朋友告诉我:“这是法国殖民主义者长期统治的结果。”他指着一排又矮又脏的小房子说:“这是法国人造来给突尼斯公务人员住的。”他又指着一排白色的三层楼房说:“这是独立后突尼斯人民自己建造的。”
我们亲眼看到了突尼斯独立后的新气象。市中心的法国总督府广场改名为独立广场,这个广场上,飘扬着突尼斯的国旗,代替了法国的三色旗。独立以前的突尼斯街头上,突尼斯的国旗被插在两面法国旗的中间,据说这象征着突尼斯是法国的“保护国”;现在人们在街头上还能看到三面国旗,但是这是突尼斯、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的国旗。突尼斯朋友们解释说:这是北非三个国家为摆脱法国的殖民统治而团结起来共同奋斗的象征。过去的法国总督府改成了法国驻突尼斯大使馆;过去的许多法国殖民机关,改成了突尼斯政府的机关。许多法国殖民主义分子,在民族独立运动的浪潮冲击下惶惶不安,有的已开始转移在突尼斯的资金。
突尼斯人民站起来了!青年的突尼斯正在改变着它的面貌。
  (五)巴图广场
8月7日,我们游览了巴图广场。
巴图广场位于突尼斯市北郊,广场北边就是优美的海滨避暑地了。撒哈拉沙漠的热风从广场上空掠过,野无花果的金色小刺,在太阳下闪闪发光。突尼斯的国旗代替了法国的三色旗,飘扬在广场的上空。
提起巴图广场,人们就想到巴图条约,连想到突尼斯人民沦为法国殖民地的血泪史。从1837年起,法帝国主义者便利用种种借口向突尼斯进行侵略;1881年4月20日,法国的殖民军队侵入了突尼斯。对于这种残暴的侵略,突尼斯人民进行了英勇的抵抗,经过了十六天的浴血苦战,突尼斯人民终以寡不敌众暂告失败。当时的突尼斯国王与法国签订了可耻的巴图条约。从此,突尼斯就变成了法帝国主义的保护国。
但是,突尼斯人民并没有承认这一卖国条约,他们为赶走法帝国主义、争取民族独立而继续英勇战斗。几十年来,不知有多少突尼斯爱国者的鲜血洒在巴图广场上。突尼斯工人领袖法哈·哈士德由于领导突尼斯工人反抗法国殖民主义者,于1952年被法国刽子手处死在巴图广场上。当他就义的时候,还高呼:“突尼斯独立万岁!”格里比亚的四百名游击队员,高举着废除巴图条约的大旗,于同年7月14日袭击了当地的法国驻军,击毙法军十四名。在全突尼斯,约有六千青年组成了抗法游击队,这支游击队,经常活跃在南方酷热的撒哈拉沙漠上,向盘踞在当地的法国驻军不断出击。
今年3月20日,巴图广场上的法国国旗消失了,广场上升起了突尼斯国旗。突尼斯独立了,突尼斯人民自由的歌声飘扬在巴图广场的上空。(附图片)
  突尼斯市的阿拉伯市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