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12月8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从二十四头到一万五千头
  ——记山东阳谷县石门宋乡农业生产合作社几年来养猪的情形——
山东阳谷县石门宋乡农业生产合作社是一个二千七百四十户、一万四千一百五十八人的大社,有地三万一千多亩。这个社很重视发展生猪生产,1952年刚建社的时候只有二十四头猪,现在已经发展到一万一千多头了,到今年年底可能达到一万五千头。社里不光是卖猪增加了收入,更重要的是由于养猪积了大量肥料,因而粮食产量逐年增加。过去这里每亩地只打四百多斤粮,去年他们社里每亩地就收了一千零九斤。
这个社是1952年成立的,当时只有十四户贫农。阳谷县的土地不肥,当地人叫做“买卖地”——意思是不施肥不行,施肥少就少打粮,施肥多才能多打粮。这十四户贫农为了多积肥多打粮,就决定社里要养猪。这一年他们养了二十四头猪,由一个社员专门饲养。到年终卖了十八头肥猪,又有两头母猪下了小猪,社里仍然保持着二十四头猪,扣除人工、饲料,净获利三百七十多元,还积了三百多车猪粪。由于粪肥多,再加上深耕细作,当年每亩地打了六百七十斤粮,而一般单干户每亩地只打四百斤粮。
1953年他们吸收了四十八户新社员。新入社的社员多是富裕户,不大愿意多养猪。他们认为:养猪费工,既要采集饲料、按顿喂食,又要拉土垫圈,太麻烦;还说猪粪不如豆饼肥力大。社里的领导人员也没有强调多养猪的好处,要肥料就到供销社买豆饼。这年种六百三十亩地,除了买人粪、化学肥料外,还用了六万斤豆饼,每亩平均成本要花十一、二元,值一百五十斤粗粮。结果虽然增产了,社员分到的粮食并不多。有二十七户农民在这种情况下就退社了。
社里对这一年的工作进行了总结,认为收入少的主要原因是生产成本过高,过多采用豆饼和化学肥料,忽视了养猪这项重要的副业。
1954年社里只剩下三十五户了,他们吸取过去的经验教训,特别重视了养猪。成立了一个饲养委员会,负责全社的养猪生产。他们计划这一年养八十头猪,并对社里能养多少大猪、多少小猪,需用多少精饲料、多少粗饲料,什么时候喂什么料等等,都做了详细的计划。又挑选了愿意做饲养工作、爱护公共财产的人做饲养员。不到三个月,养八十头猪的数字已经达到了,当年5月份就开始卖猪。他们养的猪送到收购站,每次都被评为一、二等。
接着,社里又发动社员各家都养猪。当地农民没有养猪的习惯,很多社员不愿意养。困难户说没钱买猪秧子,没钱修圈,没力量拉土垫圈,没饲料;一般户考虑粪肥归社给不给钱?给多少?合算不合算?劳动力多较富裕的户以为反正自己挣的工分就用不完,养不养猪不在乎。根据这三种情况,社干部就分头进行动员,并且帮助社员克服实际困难,由社里贷给困难户猪秧子、猪菜,以换工办法帮助社员修圈、拉土,社和社员订立猪粪归社的合同,规定合理价格,保证一年不变。在这样具体帮助下,有些户开始养猪了。最初私养的猪一共只有十七头;6月份以后,原来对养猪不大重视的社员,看到养猪户真的拿到了猪粪钱,社里真帮助解决问题,养猪真是有利,于是也纷纷买猪喂养。到年底,社员私养的猪就达到七十头;社里公养的猪发展到一百四十头。
这一年,他们全社卖了一百零五头肥猪,粮食产量每亩增加到九百六十斤,社员普遍感到满意。原来退社的农户,又有二十四户要求入社了。
1955年这个社是五十九户,三百零六口人,养了三百六十头猪,平均每人养一头多。这一年他们卖了一百八十五头猪,卖猪的钱相当于农业总收入的27%。全社平均每两亩地就有一头猪的肥可施用。粮食产量每亩增加到一千零九斤。社员们清楚地认识到了养猪的好处。他们说:养猪是合作社的命根子,要想改善生活非养猪不可。
阳谷县本来不是产猪区,农民也没有家家养猪、年年养猪的习惯,而石门宋乡农业社能够发展到社员平均每人一头猪,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很多地区感到饲料困难不能多养猪,可是国家也并没有给这个社特别优待,他们就养了这么多猪。这是什么原因呢?除社里领导人员重视、有组织、有计划地发展养猪业,使社员体会到养猪有利愿意多养等原因外,更为重要的是,他们能积极设法解决饲料问题。
粮食统购统销以前,社里喂猪精饲料用得多,大家认为无粮无菜喂不了猪,因此养猪成本很大。1953年社里喂了七十二头猪,大部分都是喂的精饲料。每头猪吃了四百五十斤豆饼、一百五十斤粉渣、还有一部分地瓜(甘薯)秧子;再加上不注意饲养技术和防疫卫生,结果连工带料每头猪赔了一元八角。
1954年春末,山东省召开了关于养猪的座谈会,会上提出用青饲料发酵喂猪。副社长宋保恩参加了这个会,回到社里进行试验。开头猪不爱吃,四、五天以后就爱吃了。喂了半个月,做了一次总结:以前每天要用四百七十斤到五百斤干菜喂猪,用发酵饲料以后,每天可以省出二百斤干菜,这样每天就可以节约三元多钱。社员们一看能省钱,猪也爱吃,都赞成用发酵饲料了。于是全社展开了采集饲料的工作。树上长的、地上长的、水里长的,凡是猪能吃的都用来喂猪。他们一共找到了一百多种能作饲料的野草野菜。社员说:这回猪饲料不发愁了,天上(指树上)、地上、水里都是猪饲料。
按着他们社里喂猪的定量,每头猪从断奶到长成出卖,需要一百九十五斤精饲料,六百斤粗饲料(干的)。今年年底他们要发展到一万五千头猪,就需要精饲料二百九十二万五千斤,粗饲料九百万斤。这样多的饲料愁不愁呢?也不愁,他们已经有了充足的准备:
①种了三千亩地瓜(甘薯),收获八百万斤。除了分给社员和留出种籽外,社里用四百五十万斤加工粉丝,社员也加工一部分粉丝,所出的粉渣是很好的猪饲料。此外还收了一百多万斤地瓜秧子,也是很好的饲料。②种了二千五百多亩萝卜(包括葫萝卜、白萝卜、春萝卜),除人吃外,还有五百多万斤萝卜和三十八万多斤萝卜叶子可用作猪饲料。③种了八百亩南瓜,共收三百八十多万斤瓜和九万六千斤瓜秧、瓜叶子,都可用作猪饲料。此外,还有麸子、米糠、秕粮、豆渣、豆饼等精饲料和花生秧、花生壳、豆叶、棉叶,玉米轴、树叶等青粗饲料。经过仔细核算,喂一万五千头猪,还可以余出七万多斤精饲料。因此,他们计划到明年春季再把养猪数增加到两万头。
这个社的猪增加得快,也由于他们贯彻执行了自繁自养的原则和重视防疫卫生工作。他们社目前有公猪四十七头,母猪一千五百三十头,几乎每天都有小猪生下来。生下来的小猪多半都卖给或贷给社员私养,社里偏重于定型、改良猪种工作,而以发展社员私养为主。他们用巴克夏、约克夏种猪与当地猪杂交,并对母猪进行复配,生下来的猪崽既多又长的快,社员很愿意养。他们劝社员不要到市上去买猪肉吃,由社内自宰分食,以防止买到死猪肉,传染病疫。社里的饲养员都经过一定的训练,不但平时注意猪圈、食槽等的清洁卫生消毒工作,而且每个人都能看出猪是否有病,及时进行隔离治疗,也能给猪打针。在给母猪接生的时候,也特别注意消毒工作,因而小猪的成活率也比较高。
(石门宋乡农业社副主任宋保恩口述,孟华整理)(附图片)
  石门宋乡农业生产合作社的猪舍 舒野摄(中国青年报稿)
  社员宋东玲正在喂猪。她喂的猪个个都很肥。舒野摄


第3版()
专栏:

  内江县委决定减少过多过大的年终会议
  集中力量领导冬季生产
新华社成都6日电 中共四川省内江县委员会最近采取措施,减少年终过多过大的会议,以节约开支,集中力量领导冬季生产。
进入11月下旬以后,内江县有不少单位认为今年的事业经费还有较多的剩余,如不开支掉,到年终就要上缴。于是,有些单位就计划召开一些不必要的或过大的会议。例如县农业、水利部门布置当前的生产和水利工作,本来在一两个会议上就可解决,但他们在召开了“水利干部会”、“水库工作干部会”之后,还计划在最近召开“坡土改梯土干部会”、“土地加工干部会”、“甘蔗留种保种干部会”、“红薯留种保种干部会”等。县教育科本来召开一个有几百人参加的扫盲积极分子会,就可总结和布置农村扫盲工作,但这个科最近却计划把这个会议扩大到两千人,会期延长到十天。据统计,内江县县级机关原计划在11、12月份召开和举办的大型会议和训练班,就有二十多个。
中共内江县委员会发现这一情况后,在11月22日根据开展增产节约、反对官僚主义的精神,召集县级各机关单位党组织的负责人开会,对这一问题作了专门的检查和研究,并向县属机关和区、乡党组织提出了改变领导作风、减少会议,腾出手来领导生产的指示。县属各机关的党组织根据县委的指示,将原决定在年前召开的会议和训练班重新作了安排:对必须召开的仍按计划开;可以合并的就合并开;可以不开的坚决不开;规模可以缩小的也坚决缩小。如中共县委会和县人民委员会所属部门原计划在12月份召开的一些会议,已不再单独召开。所要布置的工作任务,将在12月中旬召开的扩大干部会上集中布置。农业水利部门的坡土改梯土干部会和土地加工干部会、甘蔗和红薯的留种保种会等,都决定合并举行。县人民委员会教育科和公安局要召开的大会和训练班的规模,已决定缩小一半,时间也要缩短。有些可以推迟的会议也将推迟进行。


第3版()
专栏:

  繁育和普及优良品种
  云南建立种籽站
新华社昆明6日电 云南省第一批一百二十七个农作物种籽站已经陆续成立。
云南省境内有各种不同的气候,同时有高山也有平坝,因此农作物的品种丰富,已经发现的约有一万五千多种,其中有许多是具有特殊价值的。过去因为没有专门机构来负责种籽管理工作,农民在繁育和普及良种工作中缺乏技术指导,有的地方的良种已经开始退化;有的种籽因为没有经过检验,也曾经给农业社造成损失。种籽站建立以后,将负担整理、繁育、普及地方优良品种的任务,同时将帮助农业社训练技术骨干,指导农业社建立种籽田和防止病虫害等工作。


第3版()
专栏:

  湖南评选水稻良种
新华社长沙6日电 湖南省开展了群众性的评选水稻良种工作。到11月底,全省已征集水稻品种四千多种。在这些品种中,已经发现很多宝贵的地方良种。沅江县农民谭云和培育的“西湖早”和华容县有些农民种植的“黄鹤早”等早稻品种,不仅每亩较当地一般早稻能多收几十斤到一百斤谷,而且能提早成熟七天到十天,这对双季稻地区提早早稻成熟、争取两季丰收有着重大意义。醴陵县转步口乡农民曾昭斌经过十多年培育出来的“野禾种”晚稻,不仅产量高,而且适合丘陵地区种植。醴陵县已准备明年就地推广这种品种。
在这个省的南部山区江华瑶族自治县和武冈等县还发现一些中稻良种,这些良种的共同特点是:适应性大。无论在哪种水田里都能长出好禾苗,最高每亩能收一千斤谷。


第3版()
专栏:

  草原和山区里的
  流动供销车
据新华社海拉尔电 在内蒙古辽阔的呼伦贝尔草原和大兴安岭山区,现在经常有大批的流动供销车供应农民和牧民各种生活用品。这是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盟供销合作社根据本地地区辽阔,牧民流动性大,山区人口分散的特点,今年开展的一项新的工作。
这种流动供销车除准备了各种百货、食品等供给农民、牧民们需要外,还收购土特产品、废铜烂铁或牛骨头等带回供销社。有些流动供销车还配备理发员和裁缝替农民、牧民理发和加工被服。因此,流动供销车很受这些地区人民的欢迎。在牧区里,牧民游牧到哪里,供销车也流动到哪里,牧民随时可以买到所需的东西。


第3版()
专栏:

  能不能都像内江县委这样做?
往年,每到年终,许多领导机关就大大忙碌起来了。忙些什么?忙于召开一连串各种各样总结工作和布置来年工作的会议。有些会确实是需要的,但是也有些会并不是那么迫切的,还有些会主要是为了花掉年终结余的经费才开的。大量的基层干部、下级干部被召集进城去参加数不尽的会议;结果,下边的工作就陷于无人负责、无人领导的状态。等到干部开完一连串的会从城里回来,工作中的损失已经无法挽回了。当前摆在农村工作干部面前的首要工作就是领导冬季生产;凡是不利于生产的事,都应该力求避免。
中共内江县委及早发现了这个问题,并且根据增产节约、反对官僚主义的精神,坚决地纠正了这种缺点。这实在是作了一件大好事!其他地区有同样问题的单位,能不能也像内江县委那样下定决心采取同样的措施呢?


第3版()
专栏:

  工商业者积极参加政治学习
新华社6日讯 各地工商业者今年积极参加了政治学习。据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最近了解:原来资本主义工商业者较集中的大城市,参加学习的人数最多。上海市有十多万工商业者分别在业余政治大学、市区十九个政治学校和各区定期举行的时事政策讲座学习,他们中有许多人结合学习内容,参观了陈列在工人文化宫的上海工人运动斗争史料和上海市工业生产先进经验展览会。天津市仅公私合营企业的私方人员就有三万多人参加学习。广州市参加学习的人有八万多。北京市到今年第三季度,已有五万四千多个工商业者参加学习,而去年参加学习的只有二千多人。在各地中小城市里,工商业者参加政治学习的也很踊跃。
参加学习的人,有工商界的上层人士,有公私合营企业的私方人员,有小商小贩,也有工商业者家属。许多念过大学和曾经在国外留学的私方人员以及六、七十岁的老人,也热情地学习。各地政治协商会议、民主建国会、工商业联合会、民主妇女联合会、民主青年联合会等组织,为他们举办了业余政治学校、短期训练班和时事政策讲座。文化水平较高的工商业者一般在业余政治学校或短期训练班学习,文化水平较低的小商小贩大多数通过讲座听时事政策报告。有些地区的专业公司还吸收私方人员到干部学校或干部训练班学习。学习内容各地不一,一般是学习有关社会发展规律、我们伟大的祖国、国家过渡时期的总任务、政治经济学等方面的知识,以及当前的时事政策,除了听报告以外,还联系实际进行讨论并总结学习心得。
工商业者经过学习,初步了解了社会发展规律,批判了许多不正确的思想。许多人在学习中,并且从自己由只有一个铺盖、一个箱子的人变而为资本家的经历中,认识到资本主义私有制对工人的残酷剥削;绝大部分人认清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了,必须把个人的前途同国家的前途结合起来,表示愿意为社会主义事业作出贡献。
现在各地都有不少工商业者为了锻炼劳动本领,做好本岗位工作,迫切要求学习新的技术和社会主义企业经营管理的知识。


第3版()
专栏:

  大家都来反对年终乱花钱
  本报评论员
每到年终,都有一些机关、企业想尽方法突击花钱,为的是逃避上缴预算结余资金。他们派人四出收购并不急需的在计划以外的设备,甚至预付款项订购今年拿不到的用品。今年也不例外。卫生部早在9月间就通知所属单位,如果建筑安装投资不能全部用完,可以调出部分资金购置计划外的设备。铁道部已经批准一个干部学校把原来用企业奖励金盖的房子,改在基本建设投资中报销。仅据北京交通电工器材公司的一个门市部统计,在近两个月中,有十七个单位去买电扇。电力部水力发电建设总局为了花钱到处活动,仅采购人员花的旅费和电报费就有一万元。应该说明,这种现象在其它地方也发生了,而且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停止。
谁看到这种现象都会气愤,都有权利提出质问:既然钱多了,为什么不交还给国家?突击花钱的现象为什么年年发生?究竟到什么时候才能彻底纠正呢?
这种现象是必须立即纠正的。国务院在11月下旬已经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严格控制支出,凡是可以不办或者缓办的事业和建设,应当坚决不办或者缓办;凡是可以节省的开支,应当尽量节省;各机关、团体、部队、企业应该立即检查和纠正年终突击花钱的怪现象。
这种现象能不能立即纠正呢?关键在于那些机关、企业的领导干部能不能顾全大局,克服本位主义思想。他们当然知道,我们国家的建设资金并不宽裕,我们必须严格遵守节约的原则,把每一文钱都用到最必需的地方,用在最必需的时候。可是,当处理同本单位的利益有关的具体问题的时候,为什么就经不起考验,忘记了那个最普通的道理呢?考虑本单位工作的需要和本单位人员的福利,是每个单位的领导人员的责任,可是,为了小公损害大公,不考虑整个国家的需要和全国人民的利益,只斤斤于自己眉毛鼻子下面的一些事情,这算得上什么正确领导呢?问题的严重性也就在于:明明知道事情不对,但却年年都在继续发生。
要彻底克服这种本位主义思想,纠正年终突击花钱的现象,自然需要加强党的领导和监督,给那些知法犯法的人以应得的处理;同时要提倡这些单位的下级干部、普通工作人员和广大群众的监督。机关里的采购人员和财务人员,商业部门的营业人员了解他们的情况是最清楚的,只要能够发动他们都站出来讲话,那些本位主义就没有藏身之地了。
自然,读者王涵之等的来信中提出的问题,也是值得财政部门密切注意的。
我们每年年终都听到使人不愉快的突击花钱的消息,究竟哪一年才能结束呢?为了国家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希望今年是最后的一年吧!


第3版()
专栏:读者来信

  在“突击花钱”的另一面
(一)
读了11月30日人民日报第三版“一个采购员的话”和“告突击花钱者”以后,我有一点感想。我认为:“突击花钱者”浪费了国家的资财,确实应当批评。但是,凡是年终花钱者都一律被判以“突击花钱者”的罪名,也难免会冤枉一些好人。“一个采购员的话”提到的三种“花钱者”,第二、三种应判决为“突击花钱者”,予以制裁。第一种花钱者不应全部判决为“突击花钱者”。因为的确有些需要的东西,年底不买妥,明年再造预算有困难,有时不但批不准,反而还要吃一顿批评,这样的例子也确实不少。所以我认为这样“突击花钱”,不应完全归罪于“花钱者”,逼使“花钱者”非“突击”不行的人也应负一部分责任。
有些单位在编造预算的时候,抱着“张口三分利,不给也够本”的态度,不从实际出发,企图多造一些,上级能批准正好,不全部批准,“买不着粮,也丢不了口袋”。为什么这样呢?也不能完全归罪于下级,某些上级机关也有责任,他们不问下情,对待下级的预算,也不从实际出发,解决实际问题,而是一律削减百分之几十;有些下级机关因此大吃其苦头,于是不得不多造一些,准备上级削减。就这样,互相影响,养成虚而不实的作风,给工作造成许多不应有的麻烦和困难。
要想不让“突击花钱”现象再生,上下级都应该从实际出发。
王涵之
(二)
读了人民日报11月30日第三版读者来信中“一个采购员的话”和“告突击花钱者”的“编后随笔”以后,我想起一个令人难解的问题。为什么这种大家都公认为不对的行为,前年有过,去年有过,今年又有了呢?当然,不顾大局,只顾小集体的本位主义的思想,在不少单位的领导者和工作人员中是存在着的,但是,是不是所有年终“突击花钱”的单位的领导同志都黑了良心呢?这是值得研究的。过去就有这样的现象:有的单位把用不完的钱缴上去后,不但得不到鼓励,而且第二年的预算就得不到如数批准,致使这个单位发生了开支不足的困难。这应该批评谁呢?正是因为掌握批准预算大权的某些人不实事求是地核准下级财务预算,申报预算的单位就不得不“瞒着良心”去“突击用钱”。审批预算的机关的这种主观主义的作风,难道不也应该给予批评吗?
周继明


第3版()
专栏:

  从多方面开辟养猪饲料来源
  玉米轴变成了宝贝
山西省长子县郭村乡柳树村过去养猪一般都是用粉渣和粮食(小米、高粱、玉米皮)作主要饲料;青粗饲料用得不多。自从实行粮食统购统销以后,磨粉的少了;粉渣也少了;加上不断发生猪瘟,全村生猪头数急骤下降,1954年底比1953年减少30%左右,1955年春又减少了三、四十头。
1955年当地党和政府号召农民大力开展农村副业生产,发展养猪业,有的农民就说:“叫我养猪,就得给我粮食。”饲料问题能不能解决?如何解决?成了发展养猪业的关键问题。
黄明山是柳树村粟丰农业社的一个养猪能手。他在去年5月和8月,先后参加了专署和县里召开的养猪经验座谈会,听了陵川县红旗、光明两社介绍用玉米轴喂猪的经验,又到国营农场和庆丰社参观了玉米轴喂猪的方法。回来以后他和饲养员们研究:庆丰社是用石礁把玉米轴捣碎后磨成糊喂猪;国营农场是用铡草机把玉米轴铡碎后再磨。我们社里没有铡草机,如果像庆丰社那样做法,既费劲又费时间,成本也大。要是能够把酒坊的顶心磨改进一下,放上玉米轴就能直接磨成糊该有多好。他去找石匠商量,把顶心磨的磨眼磨膛加大,果然试验成功了,磨得又快又多。黄明山心里琢磨:猪一下子吃玉米轴糊可能不习惯,就先把猪饿上两三天,然后把玉米轴糊煮热加些盐来喂猪。这样猪就吃起来了。他又仔细观察,有一天看到有的猪吃了呕吐,他到处找原因,发现磨的是从社员家中收来的隔年陈玉米轴,不干净。以后再磨就先把玉米轴洗净泡软,磨好以后再倒入缸内发酵两三天,等到有酒糟味的时候拿出来,再掺合其他饲料(玉米轴糊约一半)煮熟喂猪,猪就很爱吃。社员们看到以后都说:“这个办法真正好,玉米轴过去当柴烧,现在变成宝。”许多社员都照样作起来了。
黄明山去年秋收的时候看到地里有许多玉米秆,便想到青玉米秆很甜,牲口能吃,还可以熬糖稀,猪一定也能吃。他就把牲口吃剩下的青贮玉米秆磨碎,再经过两天发酵,同其他饲料混合煮熟了喂猪,猪很爱吃。接着,他又试验用小麦壳、谷壳磨成糊发酵喂猪,猪也爱吃。经过两三次试验,他把玉米间苗的时候扔掉的小苗、麻叶、树叶等都用来作猪饲料了。
粟丰社今年养的猪比去年多了。去年刚转成高级社的时候,社里有五十八头猪,现在已经增加到一百一十八头。今年他们已出卖了七十二头肥猪,到年底还可以再卖三十多头。这些猪平均每头毛重约一百四十斤左右,和过去用粉渣、粮食喂的猪没有什么分别。
(黄明山口述,胡新民、陈德聪整理)
充分利用闲田荒土屋边地
四川省青少年正在开展增产毛猪饲料的活动。
利用闲田荒土屋边地角种植饲料,是平原地区青少年增产饲料的主要方法。温江县六万青少年原来计划种植的饲料估计可供三千只猪食用半年。现在,这个计划在许多地方已经被突破。双流县青年在开出的荒地上撒了一万五千多斤饲料种,还积极开展了青贮饲料的活动。罗江县御营乡青年分别开会算了缺乏猪饲料和利用田边地角种饲料的细账后,合作社还订出解决种植饲料的劳力、种籽、报酬等问题的办法。在一个多月中,全乡青年种植的饲料达三百七十多亩,估计可供一千只猪食用一个月。
据不完全统计,丘陵区金堂、璧山等四县青年已经挖地窖青贮起来的饲料有一千五百多万斤。资中县70%的农村青年都参加了青贮饲料活动,他们挖的青贮窖有二千多个。长寿、金堂等县青年团组织还会同农业部门开办了训练班,训练了大批指导青贮饲料工作的技术员。昭化县下寺乡修成农业社的青年除种植、贮藏饲料外,还到山上采集了各种代用饲料十二万斤,使饲料缺乏的困难大为减轻。
饲料缺乏是四川省当前发展毛猪生产中的主要困难。青年们种植、青贮和采集饲料的活动,得到了各地中共组织和农业社的积极支持。      (新华社)
高产易植的养猪精饲料——狗爪豆
广东省连县推广采用狗爪豆做精饲料养猪的办法,获得良好的结果。据该县畜牧技术干部试验证明,采用狗爪豆做精饲料代替大米喂猪,五十天中每头猪增加体重五十四斤;用大米喂的只增加体重四十九斤。许多农业社也都做了同样的试验,证明狗爪豆是优良的精饲料。今年连县种植的狗爪豆约五千亩,虽受旱情影响,但估计仍可以收豆一百六十六万斤,可以解决一万多头猪的精饲料。
狗爪豆是一种粗生的高产豆科作物。不论在旱地、山坡、河边、田头地尾都可以种植,每株一般可以收豆三至十五斤,最高的每株可收豆三十斤。一百斤狗爪豆就足够做养大一头猪的精饲料。饲喂方法一般是先把豆煮熟、炒香后再磨成粉,或先煮熟经过发酵后喂用。特别是炒香后磨成粉,猪特别爱吃。
广东省农业厅计划明年调拨一万斤狗爪豆种子供应各地试种,同时号召各地发掘和推广种植各种高产的精饲料作物。
(本报广东记者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