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12月8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公私合营以后
  三十多万工商业者参加竞赛
新华社7日讯 参加社会主义竞赛,目前已经成为广大工商业者为社会主义事业贡献力量和改造自己的有效办法。
到第三季度,上海、北京、天津、武汉、西安、沈阳、南京等七个城市,有十四万多名工商业者参加了社会主义竞赛。上海市公私合营企业中的八万多名私方人员,有四万五千多人参加了竞赛。武汉市工商界展开“为社会主义立功”运动,全市二万多名工商业者中已有一万四千多人投入这个运动。江西、福建、河北、山西、浙江、黑龙江等省,参加竞赛的共达十七万人。他们一般根据自己的工作情况,订出了竞赛条件或保证。
在这些省、市中,有四万多名工商业者在竞赛中获得良好的成绩或作出了特殊的贡献,被企业评为先进生产者或先进工作者,或者得到了企业、专业公司或工商业联合会的奖励或表扬。哈尔滨有十一名合营企业的私方人员,在8月份得到市人民委员会授予的荣誉奖状。四川省还有十名合营企业的私方人员,出席了这个省的第一届财政、粮食、贸易系统先进工作者代表会议。湖南省株州和河南省郑州、新乡、南阳等市县,先后召开了工商界先进工作者代表会议,交流了经验。上海市工商界在9月份举行了全市性的社会主义竞赛经验交流大会。
获得荣誉称号或奖励的工商业者中,有的在提高产量、质量和改进花色品种方面有重大的贡献,有的有新创造和发明,有的服务态度良好,有的公开了多年的技术秘密,对提高同业人员的业务水平有较大的帮助。北京裕生祥电机厂副厂长、私方人员吴金萃和他的弟弟,制造成功火车上用的吸收式冷冻机,在火车通过隧道时,用以排除司机室内的烟雾和降低司机室内的温度,可以使司机提高操作效率,保护司机的健康。这种冷冻机经铁道部门试用,效果良好,已经进行生产。上海光华眼镜厂青年私方人员张松坡今年试制成功了膀胱镜、尿道镜、角膜显微镜、鼻咽镜等国内从未制造过的医疗器械。武汉信记旅社私方人员曹云亭,因为服务态度好,得到旅客几十次表扬,被评为武汉市的先进工作者,武汉市工商界有许多人提出要向她学习。有些工商业者在竞赛中还纠正了不良的经营作风和学会了新的劳动本领。


第2版()
专栏:

  上海合营企业职工生活改善
二十多万人享受了医疗、劳保待遇;新建了七千多个托儿所和哺乳室;停工停薪现象已一去不返。
新华社上海3日电 解放日报消息:全行业公私合营十个多月来,上海市新合营企业职工生活福利已有很多改善。过去没有享受医疗、劳保待遇的四十多万职工,现在有半数以上享受了这些待遇。新合营工厂中新建的七千多个托儿所和哺乳室,已开始为女工服务。职工住宅也正在兴建,仅两个工业局就兴建了七百多户。企业合营前因生产不稳定而产生的“停工、停薪、停伙”的悲惨现象已一去不返,私营时期遗留下来的大量欠薪(列为合营企业账目内的)也正在分期发还。重工业系统二十多个专业公司最近发还的职工欠薪,就有四百多万元。新合营企业的工资改革正在积极准备,工资过低的职工已通过预借的方式,暂时解决了困难,经济特别困难的职工还得到工会的补助,上海市工会联合会第二季度以来拨给新合营企业职工的补助费共有十一万多元。
上海新合营企业职工生活福利的逐步改善,是在生产发展的基础上获得的。今年1月到10月,全市属于中央领导的新合营工厂的产值比去年同期增长了90%多,属于地方领导的新合营工厂的产值也增长了38%多。上海市第一重工业局为职工兴建的许多工房,部分投资就是由企业利润中提取出来的。


第2版()
专栏:

芜湖纺织厂经验证明
  节约原料和提高质量完全不矛盾
新华社芜湖7日电 安徽芜湖纺织厂在提高棉纱质量的基础上节约了大量原棉。从今年9月份起,这个厂棉纱的一等一级品已经由原来占53%提高到95%至99%;棉纱的棉结杂质也大大减少。1月到11月份,全厂共为国家节约了原棉五万七千九百多斤。
在提高棉纱质量的过程中,这个厂首先遇到的是节约用棉和提高质量的矛盾。因为原棉纤维和杂质是混在一起的,要落去杂质就要落掉一部分原棉。所以过去工程技术人员和职工总是存在着要降低原棉用量就不能提高质量,要提高质量就不能降低原棉用量的想法。今年以来,这个厂领导方面深刻地批判了忽视质量和把两者对立起来的片面观点,并且发动职工群众改进了许多操作技术,因而做到了多落杂和少落棉。如过去车间温湿度过高造成原棉含水多和回潮率大,以致降低了机械的除杂效能和增加了棉结。职工们就研究建立了烘房和增开四个回风窗,改善温湿度的管理情况,减少了棉结。


第2版()
专栏:

  简化手续要有界限
  孔桑
不论做什么事,总希望手续简单一些,清规戒律少一些,这是人之常情。
但是,“简化”要有个界限。对工业生产来说,要简化手续,要铲除清规戒律,必须考虑到是不是有利于生产的发展,这是决不可以只从某一部门工作来考虑的。
例如以前商业部门以统一价格包销工业产品的时候,从商业部门来说,的确省去了把产品分等分级的手续,验货计价都很方便,可是有些工厂看见好货次货都一个价钱,便慢慢地不关心自己产品质量,粗制滥造起来。结果,消费者埋怨买不到好东西,而商店的柜台里、仓库里却堆积着各种次货,积压了国家资金。这个缺点,不久以前实行按质分等论价的收购办法以后才改正了。
最近,地方国营吉林省罐头厂张作礼同志给本报来信反映,中国食品出口公司给罐头厂规定的计算利润的方法,也有同样毛病:利润等于实际成本乘统一利润率。手续也的确是很简单的:省去了分别对待节约单位和浪费单位的麻烦,但是,引起了节约有成就的工厂的不满。张作礼同志说:“为了使工厂获得更多的利润,为了更好地完成国家财务计划,我们工厂完全有理由大大提高产品成本!”
在保证产品质量的前提下,不断地降低产品成本,是社会主义企业全体职工的主要任务之一。不说大大提高,就是稍为提高一下成本也是不应当的。不过,张作礼同志的话,确实反映了职工们的不平之鸣。要是他们真的提高产品成本,那末,并不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因为职工们辛辛苦苦地想办法节约了原材料,克服了浪费,降低了成本,为国家增加了收入,本来是应该受到表扬和奖励的;但是,由于利润的计算方法不合理,企业的收入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并且节约越有成绩,成本越降低,收入越少,甚至有完不成上缴利润计划的可能。完不成利润上缴计划,上级的批评来了,厂长基金没有了,因而职工的福利事业也就办不起来。而那些不注意节约,浪费严重的工厂,本来是应该受到批评的,但是因为他们产品的实际成本高,企业收入就大,所以上缴利润计划也完成得好,厂长基金、福利事业也都跟着有了。这样是非颠倒,该受奖励的挨了批评,该受批评的得到奖励,这不是打击先进、鼓励人们向落后看齐是什么?
从这里得出的教训是:手续应当尽可能简化,但是简化也要有界限,把一些必要的手续去掉了,就会对生产不利,对国家和人民不利。


第2版()
专栏:

  懒人的哲学       英韬


第2版()
专栏:

  我国第二座海上长堤——集美海堤完工
新华社厦门7日电 建筑在厦门海峡中的我国第二座海上长堤——集美海堤,已在6日全部完工。已经铺轨到集美海堤西头杏林村的鹰厦铁路铺轨列车,很快就要把钢轨铺过这座长二千八百二十公尺、顶宽十一点五三公尺的海堤,到达集美镇,再经过连接厦门岛和大陆的厦门海堤,向厦门车站前进。
集美海堤是在1955年10月开工的。全部工程使用的花岗石达二百万吨。它的建成使鹰厦铁路比原订线路缩短了八点八公里。


第2版()
专栏:

  勤俭建设城市
本报讯 城市建设部于11月23日至12月5日召开了城市建设工作会议,着重检查和批判了城市建设工作中的主观主义,明确了城市建设工作中的勤俭建设方针。
会议一致认为,在城市建设的各项工作中,不论是城市规划、公用事业的建设和管理、民用建筑的设计和施工等等,都必须反对主观主义,提倡从实际出发,对每一个城市的具体情况、具体特点以及各个有关建设单位的具体要求,进行切实的调查研究,据以具体的解决城市规划和城市建设中的各种问题。
会议认为,城市建设工作必须贯彻勤俭建设的方针。城市建设投资在地区上和项目上要适当照顾一般,但必须有重点,以便解决主要问题,逐步进行建设。城市规划、建筑设计、施工和管理,都应当精打细算,注意节约,做到最有效地使用建设资金。
出席这次会议的,有各省、市、自治区城市建设部门的负责人,部分城市的党委和市人民委员会的负责人,以及中央有关部门和大、中学校城市建设专业的代表,共四百七十多人。(城)


第2版()
专栏:

  用废钢筋扎水泥管
中南水泥制管厂的工人,收集了大批过去被认为是“废料”的钢材,并且加以充分利用。这是钢筋工人在用废钢筋扎大型水泥管的模型。
新华社记者 刘馨宁摄


第2版()
专栏:

  ·学习先进经验的效果·
  在本溪:钢铁焦炭产量提高
新华社本溪7日电 学习其他企业的长处,是本溪钢铁公司今年的一项重要活动。在过去十一个月里,这个公司曾经先后派出一千多人到鞍山、抚顺、大冶、北京等地学习各方面的先进经验。
本溪炼铁厂学习了鞍钢炼铁厂“快速燃烧”和“快速换风口”的经验,平均日产量比计划提高了6%。本溪耐火材料厂今年第一季度没有完成计划,职工们运用了鞍钢耐火材料厂的先进经验以后,全面完成了第三季度的计划。本溪焦化厂也因为学习太原、北京工厂的经验,提高了焦炭的产量。
本溪钢厂还同抚顺钢厂签订长期全面合作的合同,以人力、物力互相支援,并且用包教包学的方法互相学习先进经验。现在在炼钢、轧钢、锻钢、热处理的技术上,两厂都取得了进步。


第2版()
专栏:

  在天津:五个厂提高棉布质量
新华社天津7日电 天津的五个国营棉纺织厂在提高棉布质量的“零分布”竞赛中,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已经有了很好的成绩。这五个工厂在11月份里织出的布合乎
“零分布”标准(即从布机上落下来的布,不需要经过任何修补,没有一点毛病)的平均达到近29%;比竞赛第一个月——9月份增加了一倍以上。五个棉纺织厂的八个布场中,有三个布场的“零分布”在11月份达到了42%以上。
竞赛中,各厂都总结了自己的经验,进行了交流和观摩。天津第一棉纺织厂一布场由于在梭箱的底板上刻了一个槽,改进了留梭板的位置,这样在换梭子以后,拖在梭上的纱头就不会再回织到布里造成毛边等缺点。天津第四棉纺织厂学习了这项经验以后,又采取了及时检修剪纬刀等办法,使“零分布”由10月份的13.96%提高到44.79%。天津第一棉纺织厂一布场推广了天津第二棉纺织厂一布场消灭油污等小残疵的经验,并且改变了在一轴经纱还没用完的时候就打扫织布机等做法,大大减少了油污等小残疵,使11月份的“零分布”达到了43.75%。而在10月份,这个布场的“零分布”只占18.75%。


第2版()
专栏:

  中共福州市委贯彻二中全会精神
  决定在全市开展增产节约运动
本报讯 中共福州市委于11月30日到12月3日召开了工业交通系统干部会议,根据党的二中全会精神,决定在全市工厂企业中开展增产节约运动。会议在检查了各工厂企业的计划执行情况后,着重指出,目前不少工厂企业干部中滋长了铺张浪费思想,认为事事可讲究排场阔气。这种思想反映在基本建设上是一味追求自动化机械化,在生产方面是只管完成产量计划不问经济核算。有些人更强调做新产品就要新厂房新设备。刚从合作社转来的手工业工厂要向工业工厂看齐,公私合营工厂要向国营厂看齐,小厂要向大厂看齐。会议针对这种思想进行了批评,经过大家认真讨论,扭转了这种喜新贪大的思想。会议接着又着重讨论了增产节约的方针,强调要切实改进领导作风,反对主观主义、官僚主义和宗派主义,防止片面性。会上许多工厂算了增产节约帐,提出了增产节约的措施。福州造纸厂和制药厂提出12月份在不增加人员费用的条件下,利用节约下来的材料,超额增产5%。市工业局直属的二十多个厂,12月份要争取比原计划增产10.4%。其中十二个厂仅12月份就可为国家增产节约十七万八千元。所有工厂企业并保证做到处处精打细算,节约原材料,减少管理费5%。


第2版()
专栏:

  民丰造纸厂制成十种高级工业用纸
本报讯 公私合营民丰造纸厂提前完成今年新产品试制和生产任务,制成和出产了十种工业用的特种高级纸张,质量全部达到苏联国家标准。使用该厂描图纸的三十九个设计单位,都来信赞扬,说这种描图纸已超过日本货;使用该厂试制成功的一○四纸的上海电线厂和使用一○八纸的另一工厂也来信赞扬,说这些纸张公差纵横一致,机械强度好,绝缘性高,纸张没有导电杂质和孔眼。
该厂在试制和生产新产品过程中,在技术上得到了苏联、波兰和民主德国的专家很大的帮助。
(杨昌琪)


第2版()
专栏:

  把行李送到家
本报讯 上海铁路管理局上海车站11月30日开始办理为旅客代送行李的业务。旅客乘车到达上海后,如急需到达目的地,无暇领取行李,或自己携带行李感到不便,下车后在月台上就可以将行李票交给行李代送处,委托他们将行李送到指定处所,手续很简便,取费也不多。(陈英康)


第2版()
专栏:读者来信

  哪些制度需要改善
  编者按 上下级关系,各部门的组织系统、组织机构、以及国家某些制度中的不合理现象,是一个必须妥善解决的问题,否则就会影响下边工作的积极性,造成人力物力的浪费。但是,这类问题也是非常复杂的,不可能一下子解决得尽善尽美。目前需要的是大家都来关心这类问题,反映这方面的情况。下面发表的就是有关这方面的几封来信。
  应该允许企业自行调整
广西省贵县糖厂在今年的基本建设计划中要购置三台变压器。在向生产部门订购这批设备的时候,由于实际价格超过了最初预算的价格,照理应该追加预算了,然而建设银行却不肯多付款。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厂里就写书面报告说明其他项目有节余,可以在本厂基建费用内机动调整,并保证不超过总投资额。建设银行还是说必须由厂里呈文报请上级主管单位批准调整计划后,才能付款。这样,我们就只能拿到仅够添买两台变压器的钱了。
一个企业每年总要添置一些东西,要买的东西需要多少钱,事先很难预算得百分之百的准确。预算大了要上缴,预算小了就办不成事,难怪有些企业制定预算时要“宽打窄用”和“留一手”了。我认为这种只扣钱数不管实际需要的财政制度是不合理的,应该给企业一定的机动权,在不超过总投资预算内让企业有自行调整的自由。这样,可以发挥企业的积极性,使他们能精打细算,挖掘潜力,这样做对工作是有好处的。 袁惠
  自销产品设备订货有困难
目前的产品设备分国家统一分配和自销的两种。由国家统一分配的产品设备,都是根据工程大小、工期先后、重点工程优先分配的原则进行订货,因此问题不大。自销产品设备,国家不统一管理,由各地区自行掌握分配,在订货上就出现了两种不合理的现象:
一种是不问轻重缓急,先满足本地区需要,后考虑外地区需要。如我厂是重点工程之一,11月沈阳市召开了一次自销产品设备订货会议,订货次序的排列是:头两天先给本市各单位订货,第三天是辽宁省内各单位订货,最后是外地订货;等轮到我厂已经无货可订了。而我厂所在地区又没有制造以上设备的工厂,结果弄得我们根本无处去订货。
第二种情况是承制厂要求订货单位供给原料,否则就不肯订合同。可是有些原料是国家统一分配的物资,订货单位根本不掌握,既使订货单位自己能生产,又怎么有权随便自销呢?
以上问题是我们在具体工作中碰到的实际困难,希望有关方面想办法解决。潘连生 关连方
  希望季度计划均衡些
几年来,我们都是按年按季按月地订计划的。但是,订了计划常常不能实现。为什么呢?除了我们企业本身努力不够以外,还由于上级下达任务不均衡,往往影响了我们按计划办事。如以今年第一季度上级下达给我们的任务为一百,第二季度就增长到133.3%,第三季度就增长到300%,第四季度增长到290%。这样,就使得我们在各种计划的安排上增加了很多困难。假使我们按第一季度下达的任务编排劳动计划或物质供应计划的话,则二、三、四季度就得停工待料或出现劳动力不足的现象。今年第四季度,为了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我们不得不增加四百多名临时工人。因为新的工人技术不熟练,不仅使产量质量计划受到影响,而且人身事故大大增加,给国家造成了三万多元的损失。
我们希望上级能为企业的具体困难着想,在肯定了年度计划后,就把季度计划也肯定,尽可能均衡地分配生产,并尽可能地少变,以使企业能够有规律地组织生产。
吉林罐头厂 张作礼


第2版()
专栏:

  积极防治职业病
  本报记者 习平
现在,许多企业和领导机关在关心职工生活方面,都已经做了和正在做许多工作。但是有一件工作还没有引起足够的注意,这就是工业生产中的职业病的防治问题。
职业病在上海历史上一直就是一个大问题,它不知曾夺去了多少工人的健康和生命。解放后,上海卫生部门和工业部门在防治职业病方面曾做了许多工作,上海市卫生局曾组织了一些专家深入到工厂,调查和研究职业病的防治办法。去年,上海的两个医学院的教授和其他专家们把研究的结果写成了十篇关于防治职业病的研究报告。今年4月,上海又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职业病防治所。上海市卫生局还指定了十一个医院负责诊治职业病的患者。卫生部门还督促工厂改进和装置了防护设备,改善了生产卫生和工作制度,增加了工人的营养。通过这些措施,上海工厂中职业病的情况比解放前已有很大的改进,如石粉业中严重的职业病硅肺病已基本上制止了新病例的发生,不少严重的职业病和职业中毒,都已有了防治的方法。
但是,上海在防治职业病方面的工作,还远不能满足客观的需要。根据卫生局几年来的资料统计,在上海全市各轻重工业部门内,目前已经发现的职业病和职业中毒主要的有二十多种。公私合营华兴化学玻璃仪器厂主要产品是水银温度计,因为厂内没有可靠的防护装置,水银在加热过程中向外蒸发,侵入了人体,厂内贯注水银工段原来有工人七个,已经有六个人因为患了程度不等的水银中毒症而离开了原工作岗位,目前只有一个人在坚持工作。厂的工会主席对我说:“职业病给生产的威胁太大了,假如我们最后一个同志也有了水银中毒症,那我们工厂的生产就只好停止了。”上海从事水银温度计生产的工厂有二十六家,好几个厂的情况和华兴厂相仿。
我曾访问了最容易感染炭疽病的毛皮仓库,这里堆积着来自各地的大量生皮。仓库的工作人员告诉我:目前检疫制度不严格,有些生皮从产地运来时就带有炭疽菌,这种病菌传染给人,就会患皮肤炭疽、肺炭疽等病症。今年上半年,上海卫生部门曾发现了九个职业性炭疽病病例,其中有八个就是上海畜产公司系统的。上海卫生部门和畜产公司研究后,现在已在个人防护和卫生制度方面作了改进,工人们都接种了炭疽疫苗。畜产公司的同志对我说:消灭炭疽病一方面是我们要继续督促所属加工厂及仓库严格执行各项卫生制度,改进设备,但更重要的是要中央负责机关切实督促各处皮毛产地实行就地检疫,千万不要把带有炭疽病菌的皮张送出来。
工业生产中的职业病牵涉到许多复杂的科学技术问题和实际问题,我们在这方面原有基础很差。同时,我们现有工厂的劳动设备条件也不可能在短期内全部作根本的改善,因此要在目前彻底解决所有职业病问题是困难的。但是,工业生产中的职业病,有许多今天已经有了可能加以控制和治疗的方法。例如,目前上海工厂中已经暴露的几种主要的职业病和职业中毒,像硅肺、苯胺中毒、汞中毒、汽油中毒、铅中毒、炭疽病、铬中毒等,上海都已研究出了一套防治的办法,这些就应当采取积极措施来着手防治。工人们所要求的也就是如此。
一些同志对我说:忽视职业病防治工作大体上有两种情况,主要是不少同志缺乏这方面的科学卫生知识,同时职业病多数又是慢性的,因此很容易对它的危害认识不足。我曾经参加了一次上海市领导机关召开的关于职业病情况的汇报会议。当卫生部门的同志汇报职业病的严重情况时,有一些工业部门的负责同志大为惊异。有一位同志说:“我第一次听到严重的铅中毒会使人瘫痪,汞中毒会使人记忆力减退,想不到竟这样严重。”像这样对职业病缺乏知识的情况,在基层单位就更普遍。上海不少企业的领导干部都不熟悉本厂职业病,厂长、总工程师只问工伤事故而不问这件事,有的把它交给劳动工资科、总务科,这些同志甚至不知道什么是中毒。这样,有些职业病本来只要花很少的钱,采取一些简单的措施就可以防止的,结果也发展了。例如电镀工业中的铬酸中毒症,上海的一些科学家很早就提出两种预防方法,一是装置通风设备,使铬酸空气中的含量降低到不会影响人体健康的程度,如果某些小厂无力设置这种设备,可以让工人佩戴口罩,或擦抹一些药物,同样可以防御中毒,这两种方法都是简单易行的,但是在上海就有一些电镀厂,甚至已发生铬酸中毒后,仍不采取预防和治疗措施,把它看成无关轻重的事情。
另一种情况是:有个别企业的领导者,他们大体上也知道职业病的危害性,但在只重生产,漠视工人健康的资本主义经营思想影响下,常常听之任之,而不把它列入自己的工作日程中去认真解决。上海市卫生防疫站的同志曾经告诉我不久前在上海几个蓄电池厂中发生的一件事:生产蓄电池需要使用一种铅化合物红黄丹粉,因为一些蓄电池厂没有防护设备,许多直接操作的工人得了铅中毒。为了防止铅中毒继续扩大,上海市卫生部门曾建议把红黄丹粉的生产集中到一个生产设备较好的工厂去进行,其他各厂要使用红黄丹粉时,可以分别采购。本来,这是一个合理的建议,但有关工厂认为这样会增加成本(其实所增有限),仍继续让工人在不安全的情况下从事生产,而不肯采纳这个对工人健康有利,也对生产有利的办法。类似的这种情况,在上海其他一些企业里也有。
在防治职业病的工作中,当地卫生部门与工业部门的密切配合和协作是非常重要的。上海防治职业病的条件比别的地方好,这里有专家和比较健全的医疗机构,但目前这方面的积极因素还没有被完全调动起来。上海工业部门和卫生部门在这方面的协作关系还不够密切。卫生部门主动向工业部门系统地反映情况也还不够,在某些医务工作人员中还存在忽视这一工作的思想。工业部门则缺乏把防治职业病工作与生产统一起来考虑。为了做好工业与卫生部门的合作,今后最好能有一定的组织形式或制度来加以保证。另外,防治职业病的最根本途径还是企业的技术改造。因此,今后工厂中应该把防治职业病与企业技术改造结合起来,把防治职业病作为技术改造的项目之一。总之,像上海这样一个工业集中的城市,防治职业病和职业中毒很需要一个规划。上海市卫生局已拟出了一个防治职业病的规划,但直到现在还没有讨论确定。卫生部门认为,需在上海成立一个以工业部门为主、其他各部门同时参加的防治职业病的统一领导机构,统一规划和研究全市防治工作,这个建议是值得考虑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