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12月7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叙利亚外交部发言人发表声明
和平力量迫使英法决定撤军
第一批英国侵略军撤出塞得港
新华社6日讯 塞得港消息:被迫撤离埃及领土的首批英国军队一千八百多人今天乘“迪尔瓦腊号”运兵船离开塞得港回国。
12月5日,塞得港的埃及居民拥集在街道上嘲笑列队上船的英国军队。人们把纳赛尔的肖像贴遍在全城的墙上。
新华社6日讯 据塔斯社大马士革6日讯:叙利亚外交部发言人就英法被迫决定从埃及撤军一事发表声明说,尽管英国和法国同意把军队撤出埃及,帝国主义者还没有放弃他们的侵略意图,因此不应该放松警惕。
这个发言人说,英国外交大臣劳埃德12月3日在下院的那篇讲话意味着正式承认英国同法国和以色列对埃及进行的侵略已经失败。
他指出,阿拉伯国家的坚强反抗和它们的团结以及世界舆论对阿拉伯各国人民的支持是使得帝国主义侵略遭到失败的基本因素。他说:“这种支持证明,它比侵略者所拥有的炸弹和其他战争工具要有力。”
这位发言人着重指出,苏联向侵略国提出的警告是迫使它们停火的一个决定性因素。他说,苏联在这个斗争中又一次表明,它是阿拉伯人的真正朋友,是联合国原则的真正的维护者。
他还说,对埃及的侵略表明,以色列充当了帝国主义走狗的角色。
发言人指出,帝国主义势力在侵略埃及失败之后,又开始对叙利亚进行挑衅。但是,叙利亚揭穿了他们对叙利亚所发动的诽谤,向全世界公众说明了侵略者的真正意图。


第6版()
专栏:

  约旦再促伊拉克撤军
新华社6日讯 大马士革消息:据报纸报道,约旦政府12月4日第二次照会给伊拉克政府,要求伊拉克军队立即撤出约旦。


第6版()
专栏:

埃及塞得港的居民不顾英、法侵略军的野蛮镇压,举行反对英、法侵略者的示威。          (新华社稿)


第6版()
专栏:

埃及商业部长努赛尔强调
  埃及重视同社会主义国家贸易
新华社6日讯 据塔斯社开罗5日讯:埃及商业部长阿卜·努赛尔在回答“埃及报”记者提出的关于埃及对外贸易的问题时说,埃及在经济政策方面所遵循的原则是同所有希望同埃及扩大贸易的国家加强合作。努赛尔指出,同苏联、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及东欧人民民主国家日益巩固的贸易关系对埃及具有重大的意义。
在回答“由于英、法侵略埃及而使埃及同英、法贸易关系中断对埃及经济有什么影响”的问题时,努赛尔说,埃及已经开辟了很多新的国外市场,这些市场能够吸收过去输往英、法的所有商品。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这些最重要的新市场之一。
这位商业部长说,埃及正在扩大同东欧人民民主国家的经济联系。埃及向这些国家的输出已经增加了一倍。埃及也可以向这些国家买到它所需要的装备。


第6版()
专栏:

  消灭经济文化领域中的帝国主义毒菌
  埃及大力清除英法势力和影响
新华社5日讯 罗马消息:据最近从开罗到达罗马的美联社记者报道,埃及政府正在采取措施以清除英法在埃及经济和文化领域内的势力和影响。
报道说,埃及财政部已经任命埃及人来担任由英国人和法国人控制的公司的经理。埃及的查账员在商行里代替了英国籍和法国籍的查账员。查账员这个职业以前是被英国人和法国人垄断的,因为英法商行恐怕他们的秘密会被埃及人知道。
埃及教育部副部长纳比尔对记者说,埃及教育部正在审查全埃及的学校和大学现在使用的一切英法书籍和讲义。他说:“现在的教育方针必须符合民族主义精神。”


第6版()
专栏:

  以色列拒不保证全部撤军
  海法港有新到的英法部队
新华社6日讯 法新社从纽约发出来的一条消息说,据说以色列驻联合国代表阿巴·伊班已经在5日同秘书长哈马舍尔德“在原则上”达成协议,让国际警察部队进驻苏伊士运河以东的三十里宽的西奈半岛地带。可是,人们认为伊班并没有“就以色列军队从西奈半岛或加沙地带全部撤出的问题提出任何保证”。  新华社6日讯 据塔斯社开罗5日讯:据中东通讯社报道,以色列的海法港有新调来的英、法军队,并且有新运到的军事装备。这条消息指出,这些部队没有同以色列一块参加过对埃及的侵略,显然是一种增援力量。


第6版()
专栏:国际札记

  从强盗到乞儿
英国侵略埃及的冒险赌博失败之后,财政大臣麦克米伦可倒霉了。12月4日,他在寂静而紧张的下院宣布:11月份英镑区国家的储备金一下子就减少了二亿七千九百万美元,使得总储备金降到了“保障英镑的价值所必要的最低限额”以下,引起了英镑贬值的危机。
怎么办?麦克米伦宣布要采取“紧急措施”——包括挤英国人民的钱袋(提高汽油关税)、抛售英国的老本(出卖一些美元证券)等等,但这些都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于是想出了一个“主要的措施”:向美国求乞。他希望美国债主放弃英国应在12月31日交纳它的八千二百万美元的利息,并且低声下气地哀求说,如果美国同意慷慨解囊,加拿大将自然而然地跟着作出免付利息的决定。那末,英国一共就可以减轻一亿零四百万美元的负担。
一个月前还是那么耀武扬威地到塞得港逞凶的强盗,转眼之间就形同倚门求食的乞儿了。这真是活报应!
美国老板暗自高兴:英国的乞求是他们进一步扼紧英国脖子的好时机。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当天就宣布,美国将“同情地考虑”英国的要求。人们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美国老板花钱的一个原则:当人们向它贷款修水坝、改善人民生活的时候,它粗暴地拒绝了;但它对于侵略者乞钱来填补罪恶战争的亏空时,却出乎寻常地慷慨。(基)


第6版()
专栏:

  美国同巴格达集团勾勾搭搭
华盛顿准备加强对土伊等国军事援助
劳埃德要求美国正式参加巴格达条约
据新华社6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国务卿杜勒斯5日上午同巴格达条约中的四个国家——伊拉克、土耳其、伊朗和巴基斯坦——的大使举行了一次会谈。据说,这四个大使向杜勒斯提出了美国正式参加巴格达条约的问题,并且要求美国在经济上和军事上给他们的国家以进一步的“援助”。
会谈后,这四国的大使说,他们已经得到美国这样的保证:它坚决支持巴格达条约的这四个成员国家。
至于正式参加巴格达条约的问题,据合众社消息说,会谈中杜勒斯曾经表示,美国正在研究这个问题,因为美国整个近东政策正在根据目前的情况重新加以研究。
关于“援助”问题,据说美国政府正在打算要求国会明年增加对这四个巴格达条约国家的军事
“援助”。
新华社6日讯 伦敦消息:英国外交大臣劳埃德5日在下院宣布,英国已经要求美国正式参加巴格达条约。
劳埃德表示欢迎美国在3日发表的关于中东政策的声明,并且提出了他认为英美将来在中东的合作应当以之为基础的五点计划:
一、加强巴格达条约。
二、根据规定苏伊士运河使用问题的1888年君士坦丁堡公约的条款和联合国安全理事会10月13日通过的六项原则,“恢复管理苏伊士运河的永久性制度。”
三、坚决支持联合国警察部队。
四、促进以色列同它的阿拉伯邻国间的“永久性和平解决”,这种解决也将包括阿拉伯难民问题在内。
五、着手解决中东的经济问题。
新华社5日讯 塔斯社德黑兰4日讯:“知识报”报道了关于扩大巴格达条约的计划。这家报纸指出,条约参加国打算吸收美国、沙特阿拉伯和约旦参加这个军事集团。


第6版()
专栏:

  英国表示不同意尼赫鲁的意见
  硬说十八国提案不是一条“死鲭鱼”
新华社6日讯 伦敦消息:英国外交部在5日表示,英国不同意印度总理尼赫鲁的意见,它坚持要“国际管理”苏伊士运河。尼赫鲁4日在印度联邦院讲话的时候曾经对英法的这种态度提出批评,他说,所谓“国际管理”运河的十八国提案是一条“死鲭鱼”。
英国外交部的发言人说:“我们不认为十八国计划死亡了。我们认为,这个计划是关于建立一个制度以使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通过的运河管理六项原则得到实现的、历来最实际的计划。”
他还表示,英国要联合国秘书长使关于运河的未来的谈判赶快恢复。


第6版()
专栏:

  一场侵略 祸患无穷
  英法经济面临危机
据新华社伦敦5日电 经济濒于崩溃是英国在苏伊士运河的冒险结果,又是英国退却的原因。
财政大臣麦克米伦12月4日在下院说:在11月份,英国的黄金和美元储备量减少了二亿七千九百万美元,现在的储备量是十九亿六千五百万美元。这就是说,它已经突破了危机水平二十亿美元的大关。
麦克米伦说,为了应付这种情况,他将把汽油、煤油和轻碳化氢油的关税每加仑提高一先令。此外,各石油公司将把各级油的价格每加仑提高三个半便士,另外,推销商每加仑将提高一个半便士。这将使汽油价格每加仑提高一先令五便士,即比4日晚的原来价格高三分之一左右。麦克米伦并警告说,可能增加所得税来加强黄金和美元储备。
据麦克米伦说,政府将采取的其他措施包括马上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接洽,以便提取部分储金,并且设法停止支付美国和加拿大贷款的利息。他说美国财政部已经答应把这个问题提交国会。
麦克米伦只是说明了悲惨景况的一部分。这只是英国为了在埃及进行冒险的赌注而不得不付出的第一批代价。事实上,英国已经严重感觉到军事行动的经济后果。最广泛而最容易感觉到的是缺乏汽油。在正常情况下,英国汽油的75%是从中东运来的。
限制使用汽油的第一个受害者是汽车工业。考文垂的贾古尔汽车工厂有史以来第一次不得不规定每星期只工作四天。汽车产量必须削减三分之一之多,此外,在四千名工人中,人力过剩的现象是不可避免的。
工会领袖们预料,失业人数不久将增加一倍,达到五十万的水平。他们担心到新年的时候,缩短工作的工人人数将增加到三倍或四倍。
航运业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近一个月来,不定期货船的货运价格已经上涨了40%到60%,达到了到现在为止空前的高峰。由于航运上的困难重重,目前伦敦的每九个码头工人中间有一个是失业的。
随着成本的上涨、运费和海上保险费的上升以及存货的减少,物价也正在开始上涨。在伦敦,普通的印度茶叶价格现在每磅比10月下半月贵了一先令一便士,粗糖上涨了50%,羊毛价格比一个月以前涨了7.5%到15%。
飞涨的价格实际上影响了各个阶层的人们的生活。这可能引起另一次要求增加工资的运动。
劳埃德4日晚上在保守党外交委员会说,封闭运河在经济上所发生的后果是迫使政府从埃及撤退的主要因素。这句话强调说明了麦克米伦的阴郁的报告的意义。
新华社6日讯 据塔斯社巴黎5日讯:法国由于苏伊士运河的被封锁和近东石油的来源断绝而引起的经济困难正日益加剧。目前已经有几十个工厂不是解雇了一部分工人,就是实行了不完全的工作周和减低了工资。为了反对这种措施,工人已经成立了工人委员会。
政府也无法用煤来补偿石油产品的不足。
巴黎出租汽车的司机也感到非常不满,因为实行汽油配给制使得他们的工资大大减少了。
“战斗报”经济评论员指出,法国严重的经济困难会大量消耗法国的美元储备,增加财政赤字,并且造成物价高涨的威胁。报纸写道,1957年的预算等不到批准就已经过时了,它指出:“军费将比所规定的数字更大,收入将比所希望的更少。石油危机和因为石油危机而产生的经济危机的前景将会使得目前所讨论的预算的大多数项目失去时效。”
法国在欧洲支付同盟中的财政情况在11月中也恶化了:它在支付同盟中的美元赤字增加到九千三百万美元,而在去年11月,它却有三百六十万美元的结余。


第6版()
专栏:

英国议会弥漫一片倒阁声
  艾登政府摇摇欲坠
新华社6日讯 伦敦消息:12月3日和4日这两天是英国议会的阴暗的日子:外交大臣劳埃德宣布英国决定从埃及撤军,财政大臣麦克米伦报告英国黄金美元储备已经下降到突破了危险点。被这些不祥消息震惊着的议员们,对艾登政府的指责,比以前更加猛烈了。
据美联社说,现在是艾登在二十个月以前就任首相以来威信最低的时期。不同党派的政界人士都同声地发出了这样一个疑问:艾登还有多少日子继续做首相?甚至艾登的一些“患难之交”也在问:“还有多少日子?”
不仅工党议员发出了艾登辞职的呼声,连艾登自己领导的党——保守党中也有些人在酝酿促使艾登下台。合众社的一条消息说,保守党内的“苏伊士集团反叛者”4日晚上开会决定,要展开一个“抛弃艾登”的运动。这一个集团已经公开谈到什么人来继承艾登最为合适的问题。合众社的消息还说,目前,保守党内部有一种看法正在越来越得势,这就是:继续保持保守党执政,但是撤换艾登。
政府在3日向下院提出了一项表示支持政府的信任案,这项提案要求下院在两天的辩论后对政府表示信任,并且通过劳埃德在下院说明的政府的中东政策。但是,一直谴责对埃及动武的工党对政府的提案提出了修正,指出了“政府对中东政策的毁灭性后果”,并且要求
“恢复英联邦的团结、恢复英国同它的盟国之间的信任,加强联合国组织”,以便“持久地”解决中东问题。工党的修正案被认为是对政府不信任的表示,这两个提案都将在6日晚上表决。


第6版()
专栏:

  英国乞求取消贷款利息
  华盛顿表示可以考虑
据新华社5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国务院新闻发布官怀特12月4日对记者说,美国“将同情地考虑”英国提出的要求放弃给英国的一笔贷款的到期利息的建议,并且将把这个建议提交国会讨论。
(编者注)英国政府因财政经济困难,要求美国准予免付今年到期的贷款利息,只偿还到期本金。
英国在1945年末借了美国三十七亿五千万美元,另外还有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租借协定和互惠援助债务六亿美元。按照协议,这两笔债务从1951年起,每年分期偿付本息,在五十年内偿清。过去五年,英国均照付本息,债务余额还有四十亿六千万美元。今年12月31日,英国要偿付本息一亿四千万美元,其中利息达八千二百万美元。
英国的这一身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造成的恶果。现在,侵埃战争使英国连利息也付不起了。
根据协议,当“联合王国政府发现,鉴于当前和将来的国际汇兑的情况和它的黄金和外汇准备金数量,而有免除(利息)的必要时”,英国可以要求免除利息。但还要美国审查这种情况是否属实,而且须由美国国会决定是否免除。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示美国“将同情地考虑”英国免付利息的要求。大家知道,战后以来美国一直在利用英国经济困难,加强对英国的控制,并到处排挤英国的势力。


第6版()
专栏:

  “喂,让开!”      王宇


第6版()
专栏:

反对政府的警察恐怖统治
  古巴各地人民武装起义
新华社5日讯 哈瓦那消息:11月30日在古巴东部圣地亚哥城发生的反对巴蒂斯塔政府的武装起义者仍然同政府军队作战。12月4日,起义者在古巴东南部比纳德里约省的瓜尼托攻击了当地的陆军据点,并且在附近山区和政府军队作战。
3日又有一支起义队伍在古巴东南海岸奥连特省的曼萨尼罗登陆,政府的战报说,政府的飞机扫射了这个地区,有四十个人伤亡。政府连忙派陆军到登陆地区去。
这次武装起义是由费德尔·卡斯特罗领导的一个政治团体发动的。卡斯特罗从前是学生领袖,他在1953年7月反对巴蒂斯塔政府的运动失败后流亡墨西哥。
据外国通讯社报道,在过去几天里,武装起义者和政府军在古巴东部地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在圣地亚哥城,双方在12月2日战斗了一整天。其他城市也发生了武装冲突。
据报道,由于古巴政府拒绝在1957年举行普选,并且在国内实行警察恐怖统治,这个时期以来,古巴国内的政治形势十分紧张。现在除了在奥连特省和比纳德里约省有武装冲突以外,在卡马圭省和圣太克拉拉省也有反政府的行动。
目前巴蒂斯塔政府已经在古巴全部六个省中的四个省取消了宪法规定的权利。政府军队和警察正在圣地亚哥和其他地方挨户搜索“嫌疑人物”,并且在全国各地逮捕反对派人士。
〔编者注〕古巴是大西洋西部西印度群岛中的一个岛国,面积约十一万多平方公里,人口约六百万。古巴的经济几乎全受美国垄断资本所支配,古巴的政治实际上也是在美国的控制之下。美国在1952年3月支持巴蒂斯塔发动政变,成立了反动的政府。这个政府奉行着叛卖民族利益的政策,对内压制人民的民主自由,实行警察恐怖统治;对外追随美国冷战政策,甚至同苏联断绝了外交关系。1954年11月举行选举,巴蒂斯塔凭了刺刀和警棍的帮助,又当上了总统。以后更变本加厉地走上反动独立的道路。古巴人民忍无可忍,最近终于发动了武装起义。


第6版()
专栏:国际小品

  巴特勒勋爵的椅子
  金凤
英国代理首相巴特勒勋爵发现他自己坐在一张很不舒服的椅子上面。
而当那个傲慢的美国记者,提出这样一个露骨的粗鲁的问题,他就变得更不舒服了。
埃耳顿·格里菲斯是美国“新闻周刊”的记者,他的老板是美国“全国制造商协会”的要员马尔科姆·穆尔。现在,他就带着摩根家族和哈立曼家族的气焰,毫不在乎地质问着巴特勒:“英国正在采取什么步骤,来弥补英美联盟中的裂痕?”
巴特勒心中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他望了一眼这个美国人,从心底泛起一阵对于这个无礼貌的家伙的厌恶。
他冷冷地生涩地回答:“除了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以外,我们不能做更多的事来弥补它。”
这时,他记起这个杂志的总编辑和美国国务院的关系密切。他不由得冷笑一声:“在目前,美国对我们的冷淡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他把重音放在无以复加这几个字上面,他的声音比冰还冷。
“我确信,美国总统也和我们一样要同样的原则。但是,”他用手指轻轻弹着桌面,毫不准备掩饰他对这个问题的恼怒和焦灼:“美国人低估了我们在苏伊士运河问题上的急迫心情。继续进行不利于我们的活动可能使他们在其他地方获得信任,但是这可能使他们丧失我们的信任。”
巴特勒勋爵的恼怒和焦灼是不难理解的。美国人对英国的冷淡,是到了令人吃惊的程度。而这种冷淡,远不是“目前”才开始。
7月26日的晚间,那个不能令人忘怀的日子,当英国首相紧急召集美国和法国的使馆人员,要求美国国务卿和法国外长火速到伦敦商谈的时候,比诺很快来到伦敦,而从美国飞机上走下来的是副国务卿帮办墨菲!那时候,美国总统依然优闲地在他的葛底斯堡的农场度周末。而已经从秘鲁回来的杜勒斯在用电话和艾森豪威尔交谈以后,才做出这个决定来的。对于这种有意的怠慢,即使是以礼貌出名的艾登也很难掩饰他的失望。只是在他亲自用电话和大洋彼岸的白宫主人商谈以后,杜勒斯才来到伦敦。
伦敦会议的结果并不尽如人意。艾登正在全世界的抨击下弄得焦头烂额。这时,杜勒斯忽然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由于殖民主义问题,美国是和它的盟国有分歧的!”在这样的紧要关头,而且总是在这样的紧要关头,艾登觉得“盟友”从背后射来一支冷箭!
伦敦的报纸沸腾起来。难道美国也有资格高谈什么殖民主义?难道不是他们在中东促进了他们自己的金元帝国主义?多么伪善的嘴脸!
在伦敦“每日快报”的头版上出现了一位脑肥肠满、颟顸臃肿的律师的漫画。下面题着异常尖刻的题辞:“好,即便他只是一个疯狂糊涂的公司律师,至少他可以决定他究竟将使我们处在什么样的不愉快的地位。”
这样“不愉快的地位”,说来也许令人难以相信。海上霸王的不列颠帝国事实上已经成为美国的航空母舰。小小的英伦三岛上建立了二十六个美国军事基地。古老的牛津被刺耳的飞机的啸声划破城市的宁静。而在伦敦中心,离伦敦塔不远的地方,居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美国”。这里,不时有华丽的美国轿车,灵巧的吉普和画着美国陆海军军徽的大卡车在驶出驶进。广场上和邻近的灰白色大厦里驻着无数美国机关。这块地皮和建筑是美国政府用一百万英镑的代价从著名的世家西敏寺公爵手里租来的,期限是九百九十九年。
华尔街的银行老板还盘算着把“英镑帝国”变为“美元帝国”的建筑材料。
美元从内部瓦解大英帝国,以散开的战线向英国进攻。仅以在加拿大的投资来说,英国由1939年的二十五亿美元缩减到1948年的十六亿美元,而美国的投资却由四十二亿美元增加到九十亿美元。美国资本也一步紧一步地伸入澳大利亚、新西兰、马来亚和整个英镑区。
而在中东地区,英美更展开了残酷的石油争夺战。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英国控制中东石油产量的80%,美国只有17%。现在美国掌握了中东石油产量的60%,英国则跌到33%了!美国最先夺取中东石油是在伊拉克。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那里没有美国的石油权益。现在美国在那里占有23 3\4%的油田。然后来到了科威特油田。这个油田是整个中东产石油最多的,去年产油五千四百万吨,美国油船运走一半。于是又来到了伊朗的阿巴丹。英国人曾被伊朗人民赶出去——回来的代价是和美国石油公司平分秋色。今年6月,美国金元的势力甚至升堂入室。德士古公司以一亿七千六百多万美元的标价购买了英国的特立尼达石油公司,控制了英伦三岛30%的汽车房。
“到什么地方为止—到什么时候为止?”英国的一些报纸激愤地叫嚷着:“美国佬的金元难道要使我们丧失尽所有的石油资源?”
在苏伊士运河问题上,美国也是这样一步步逼着英法退出中东。美国提出了
“国际管制”,又搞什么“使用国协会”,无非是准备着把自己的势力进一步伸展到这个地区。
英国也十分明白这位不可靠的盟友在打的什么主意,知道自己终于不能指望它来解脱自己的困难。在一种孤注一掷的心情下,艾登决定和法国出兵。他的心情同时也是凄苦而沉重的。他不能不最后尽一次力来企图恢复战前帝国在中东的利益。
英法的出兵不光采地结束了。艾登首相度着一个个失眠之夜。
美国的报纸杂志在无情地嘲笑着这个“不幸的约翰!”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世界简讯栏里,赫然出现了这样的话:“由于入侵埃及,英国自讨苦吃!”这个杂志辛辣地写着:“英国在世界的作用问题,目前在受到重新的估价。英国的军事力量,即便是同法国的力量联合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能在最需要的地方赢得速胜。”英国如果还要同美国联合起来,“那意味着英国在外交政策上必须跟从美国。”
“英国不能够单独行事”,这家杂志断言道:“苏伊士的大败就表明了这一点”。而倒霉的是,这是真实的。
英国指望着“盟国”的援助,指望着大洋彼岸在“患难之中”伸出手来。
但是,没有石油,没有美元。有的是对于它的不幸的嘲笑,和对于帝国黯淡前途的预言。
英国终于明白,在所谓英美联盟中,只能是一方屈从另一方的利益。
“美国人正在有意反对英国的政策,有意向阿拉伯人献殷勤,以便把我们赶出中东,夺取我们的石油!”大洋这边的英国石油老板们愤怒地然而直言无隐地揭露美国说。
“英国在中东的势力已经完蛋了!不管愿意或是不愿意,美国必须填补英法在中东的空隙。我们应当考虑现在加入不加入巴格达条约”。大洋彼岸的美国报纸在轻松地承认着。
“我们不会被吓倒。”英国的海军大臣黑尔什姆勋爵对牛津大学的学生这样说。他的母亲是美国人,他说:“在我一生中,我第一次开始感到难以开口说我是半个美国人!”
保守党的议员尔·达德利·威廉斯酸溜溜地告诉他那一区的选民:“美国只有了解我们的困难并且在现在帮助我们,才能肯定在将来得到我们的帮助。”
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一百多名保守党议员——差不多等于下议院保守党议员总人数三分之一提出了一项动议,对美国的“严重危及大西洋联盟”的做法表示“遗憾”。
大洋这边愤怒激荡的波涛毕竟也引起了彼岸的不安。白宫的新闻秘书连忙宣布国务卿将要参加12月11日举行的北大西洋公约理事会会议,又声明英美法之间的分歧不能认为是三国关系的削弱。
刚从医院里动了手术出来的杜勒斯也在谈美国同英法关系的恶化“主要是由于误会引起的。而这些误会正在澄清中。”
于是,美国授权十五家石油公司供应西欧石油。于是,美国答应在英法宣布从塞得港撤军之后,美国同英法采取联合政策来对付苏伊士运河问题和中东局势……
可以料想到的是,英国今后能在中东保持多少利益,就不得不俯首听命于华盛顿的支配。
这就是可怜的巴特勒勋爵在他那张不舒服的代理首相的椅子上所遭遇到的命运。谁说这张椅子是可以令人羡慕的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