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12月7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苏联大力帮助兄弟国家建设工业
大批机器设备和粮食源源运往各国
新华社6日讯 据塔斯社报道:12月初,苏联肉乳制品工业部收到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轻工业部长的电报,感谢苏联帮助朝鲜提前建成了它的第一个现代化的肉制品联合工厂。这个工厂是苏联帮助各人民民主国家建设的工业企业之一。大家知道,苏联正在帮助兄弟国家建设的工业企业共有四百四十六项。
苏联正在为各人民民主国家制造各种工业设备和机器,以支援它们的工业建设。莫斯科变压器制造厂正在为中国、朝鲜、波兰、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生产订货。今年以来,它已经供应中国总能力达二十六万五千瓩安培的变压器。11月29日,它又向民主越南运去了一批变压器。莫斯科的第一滚珠轴承制造厂最近运出了一大批供应兄弟国家的新产品;匈牙利、波兰、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蒙古、越南等国家还将收到这个工厂制造的三十种轴承。
在列宁格勒,许多工厂目前正在完成罗马尼亚的订货,科特利亚科夫机器制造厂已经为它的一个选矿厂提前制成了新型的碎矿和洗矿用的振动筛。
乌拉尔和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的工人们这些天来正在为匈牙利生产建筑材料、机器和矿砂。乌拉尔已经运走了几十车皮屋顶铁板和白铁,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克里沃洛格、尼科波里运走了一千多车皮铁矿砂、金属板、钢丝和钢管。
苏联还用粮食帮助兄弟国家人民。最近三个月来,单是哈萨克的科克契塔夫州(主要开垦区之一)就向捷克斯伐洛克、波兰和民主德国运去了四百万普特(每普特合三十二点七六市斤)谷物。到今年年底,还将从那里向波兰和民主德国运出四万五千吨谷物。


第5版()
专栏:

  南苏贸易情况良好
据新华社讯 审查今年南斯拉夫和苏联间贸易的结果的南苏委员会12月4日在贝尔格莱德签订了一项议定书。委员会对两国间总的贸易情况表示满意。


第5版()
专栏:

  支援匈牙利人民的恢复工作
民主德国
新华社6日讯 据塔斯社柏林5日讯:民主德国援助社会主义匈牙利委员会的代表5日在柏林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宣布,到现在为止,已经在民主德国居民中间募集了六百五十多万马克的现款和总数约值二百五十万马克的急需品援助匈牙利人民。四千多个德国家庭表示愿意长期接待匈牙利儿童,其中有很多家庭表示愿意收养在白色恐怖下不幸失去了父母的那些孩子。民主德国的休养所还为匈牙利儿童准备了数千个床位。数千个德国工人表示愿意去匈牙利参加恢复重建工作。
援助社会主义匈牙利委员会即将再派遣十五辆汽车运送衣服、鞋子、医疗器械和无线电设备给匈牙利。
印度政府
新华社布达佩斯6日电 一架印度航空公司的运输机在3日中午到达布达佩斯。
飞机运来了印度政府送给布达佩斯医院的礼物,其中有羊毛被褥、床单、肥皂和水果等。
世界民主青联
新华社6日讯 据塔斯社布达佩斯5日讯:世界民主青年联盟宣布:民主青联支持广泛展开了的援助匈牙利青年的运动,并且决定捐款一万美元来作为对匈牙利青年最迫切的援助。
世界民主青年联盟书记处在它发表的一项声明中,保证全力支持匈牙利青年的恢复工作,并且号召联盟的所有会员组织加倍努力为匈牙利青年提供他们所最需要的具体援助。


第5版()
专栏:

  苏联人民热烈庆祝宪法通过二十周年
  苏维埃民主已获得进一步发展
新华社6日讯 据塔斯社莫斯科讯:12月5日是苏联宪法通过二十周年纪念日。苏联各地的劳动人民举行了集会、展览会和其他活动来庆祝这个节日。
在这一天,莫斯科的劳动人民和知识分子在全苏政治和科学知识普及协会中央大礼堂举行了盛大的晚会和歌舞演出。莫斯科的各个运动场上举行了庆祝节日的体育比赛。在吉尔吉斯共和国首都伏龙芝,劳动人民在各俱乐部和文化宫举行了庆祝节日的集会,此外还举行了共和国优秀运动员的比赛。在其他加盟共和国首都,也举办了许多介绍共和国成就的展览会。
“真理报”在5日发表了庆祝苏联宪法节的社论。社论指出,苏联宪法是苏联人民在共产党领导下所走过的光荣的斗争和胜利道路的总结。二十年来,苏联宪法一直表现出它的伟大生命力量和彻底的社会主义民主性。与资本主义国家那种虚伪的、残缺不全的民主不同,苏维埃社会主义民主是劳动者的民主、人民的民主。苏维埃制度吸引着千百万人民自觉地管理国家,积极地参加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一切部门的生活。
社论写道:党正在全力发扬社会主义民主。党坚决同一切破坏社会主义民主的行为、不遵守苏联宪法的准则和条款的行为作斗争。党和政府正在实行各种措施以扩大加盟共和国的权利和职权、严格遵守法制、改变计划工作来提高地方的主动性、加强地方苏维埃的活动、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一切都证明了苏维埃民主已经获得了进一步的发展。
但是,所有这些决不意味着我们在实际实现苏维埃民主的原则上没有缺点。尽管近几年来采取了一些重大措施,我们的国家机构依然还是庞大的,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中还有一些具有官僚主义和拖沓作风、脱离生动的事物、脱离人民的人。也有一些事实表明这些人忽视人民的需要。任务就是坚决改进苏维埃、我们国家机构的工作,加强它们与群众的联系。


第5版()
专栏:

  保加利亚将提高低薪职工工资
  某些农产品将由征购制改为收购制
新华社5日讯 据塔斯社索非亚讯:保加利亚将从1957年4月1日增加低薪职工基本工资5%至20%,并规定职工最低月薪为四百列弗。这是保加利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保加利亚部长会议今天发表的一项联席会议的公报中说的。
公报还说,为了提高生产者的物质上的兴趣和增加农业生产,以及为了改进农业的计划,决定对于某些农产品根据各州、县和村的气候、土壤和当地的其他条件,把国家征购制度改为收购制度。
联席会议是4日举行的,保加利亚共产党各州委会书记和保加利亚各州人民会议执行委员会主席也参加了会议。保加利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主席于哥夫在会上做了关于增加低薪职工工资的报告,保加利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书记布尔加拉诺夫在会上做了关于对国家征购制度作某些修改的报告。


第5版()
专栏:

  我杂技团在波参加国际会演
 四位演员获得甲等奖
新华社华沙6日电 在华沙参加国际杂技大会演(前用国际马戏节)的中国杂技团,12月5日在华沙举行第一次正式比赛演出。
这一天,会演的剧场座无虚席,坐满了对中国杂技艺术素怀兴趣的华沙观众。
在演出的节目中,乔平海、张玉昆、何林弟三人表演的耍花盘和孙泰表演的口技受到了全体评判员一致的好评,他们获得了甲等奖。


第5版()
专栏:

  铁托接见我国作家代表团
新华社6日讯 据南斯拉夫通讯社贝尔格莱德6日讯:南斯拉夫总统铁托今天上午接见了以刘白羽为首的中国作家代表团。
接见的时候,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伍修权也在座。
据新华社讯 南斯拉夫联邦执行委员会副主席兰科维奇12月4日下午接见了正在南斯拉夫访问的中国作家代表团。


第5版()
专栏:

  日本参议院批准日苏联合宣言
新华社5日讯 东京消息:日本参议院全体会议今天下午批准了日苏联合宣言。众议院已经在11月27日批准了这个联合宣言。至此,日本国会已经完成了对日苏联合宣言的批准手续。
参议院是以二百二十四票对三票的压倒多数通过日苏联合宣言的。和联合宣言同时被日本国会批准的还有日苏关于发展贸易和互相给予最惠国待遇的议定书、日苏渔业条约、日苏海上营救协定。
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布尔加宁最近已经通知日本首相鸠山一郎,苏联政府正在努力使日苏联合宣言及时得到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的批准。据日本外务省发言人今天透露,日本外务相重光葵可能同将在12月9日到达东京的苏联外交部副部长费德林互换批准书。
在日苏联合宣言被批准生效以后,日苏两国之间拖延了十一年的战争状态宣告结束,正常邦交正式恢复。


第5版()
专栏:

  匈牙利物资供应情况逐步改善
新华社布达佩斯6日电 据匈牙利通讯社报道:匈牙利供应委员会在12月5日举行了一次有各省和商业系统的各个委员会工作人员参加的报告会。
供应委员会主任雷热·?尔什在会上作了报告。他说:由于缺乏动力和运输上的困难,商业和食品工业都面临着很大的困难。完成商业任务的首要条件之一就是改善铁路运输。现在,匈牙利铁路的运输量只及往常的百分之十五至二十。
?尔什还说:由于缺乏动力,好几个轻工业工厂将不得不暂时停止生产。
供应委员会委员亚诺什·塔乌斯在报告中说,到目前为止,从国外运来了四万八千吨的食品和二万八千吨的工业产品。
外国的援助和进口可以保证居民的面包和面粉供应。肉类和猪油供应也令人满意,但是,食盐的储存量不够,还要向国外购买二百四十车皮的洋葱。他说,商业和工业部门都在为圣诞节作准备。鸡鸭等和牛奶的供应比去年同期的供应增加了,将要出售大量的鱼。
塔乌斯指出,由于布匹和鞋子的存货减少了50%,而且由于轻工业工厂的开工率只达30%到35%,满足居民的需要是有相当的困难的。他说,为了改善情况,准备出口的存货将在国内销售。我们将要求外国在援助物资中供给一部分衣服。到目前为止,匈牙利已经收到三十三个车皮国外运来的鞋子。


第5版()
专栏:国际简讯

  埃叙学生到捷克斯洛伐克学习
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在征得埃及政府同意后接受了十七名埃及学生到捷克斯洛伐克大学学习。这十七名学生是由于英国、法国侵略埃及而从英国和法国的中学退学的。捷克斯洛伐克政府还给予叙利亚学生二十个名额的奖学金,已经为叙利亚政府所接受。
苏联专家代表团到金边
柬埔寨首相桑云在12月4日接见了以苏联国家经济委员会副主席杰格佳尔为首的苏联专家代表团。杰格佳尔说,苏联专家们将和柬埔寨专家们共同就两国经济文化合作问题拟订实际措施。苏联充分尊重柬埔寨的主权和独立,苏联的援助是无条件的。
  民主德国交响乐队去美法演出
有名的民主德国德累斯顿交响乐队已经应邀在明年去美国、法国、西班牙和葡萄牙演出。这个乐队预计在美国的六个星期的巡回演出中一共演出二十八场。在法国,它将同法国的合唱队合作演出德、法两国作曲家的作品。
苏蒙签订航空协定
苏联和蒙古人民共和国两国政府代表团在莫斯科举行了谈判,并且在12月1日签订了苏蒙航空交通协定。根据这个协定,苏联飞机可以飞入蒙古人民共和国,蒙古人民共和国飞机可以飞入苏联。
(新华社)


第5版()
专栏:

  美国千方百计干涉匈牙利内政
  要求联合国立刻派出“观察员”收集情报
  滞留奥境的匈牙利难民被大批运往美国
新华社6日讯 纽约消息:在联合国大会4日晚上通过了美国所策划的干涉匈牙利内政的十四国提案之后,美国马上就要求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立即指派”联合国“观察员”来着手“收集”所谓关于匈牙利情况的“情报”。
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的发言人在5日说,美国认为,指派联合国观察员的计划马上就要进行,虽然决议要求苏联和匈牙利在7日以前就这件事提出答复。
这个发言人还透露了美国的这个阴谋:它企图借英法两国宣布同意把军队撤出埃及的机会,假联合国之名来干涉匈牙利内政和诽谤苏联。他强调说,既然大家都希望英国和法国在中东遵守联合国的决议,那么,苏联就应当服从联合国的一切命令。
同一天,美国在联合国中的代表洛奇也借口匈牙利政府要求哈马舍尔德在稍晚的时候再到布达佩斯去这件事,特地发表了一篇声明,对匈牙利大肆侮辱。在早些时候,匈牙利政府曾表示它认为哈马舍尔德提出的访问布达佩斯的日期——12月16日,对匈牙利政府是不适合的。
联合国的印度代表认为,匈牙利政府要求哈马舍尔德延期访问,这是4日晚上联大通过干涉匈牙利内政的十四国提案的直接结果。印度认为,这个提案是对匈牙利政府的最后通牒。
新华社6日讯 据塔斯社维也纳6日讯:由于许多匈牙利难民坚决要求协助他们回国,目前有人正在奥地利狂热地活动,把奥地利境内的匈牙利难民大批运往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
一个名叫哈罗德·提特曼的美国人目前正在从事这一勾当。他领导的一个所谓“移民”事务“欧洲委员会”在奥地利当局的同意下,把目前在奥地利境内的匈牙利难民一概列入了“移民”范围,打算把他们匆匆运走。
据悉,到目前为止,从奥地利难民营被送到美国去的匈牙利难民已经有两千人。据提特曼宣布,他的那个“委员会”打算把现在还留在奥地利境内的匈牙利难民当中的四万人运往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计划平均每天送走一千人。但是,提特曼补充说:“这还不过是个开始。”


第5版()
专栏:

  联大继续进行一般性辩论
  匈叙等国代表斥责英法在中东制造紧张局势
新华社6日讯 纽约消息:联合国大会12月5日上午和下午举行全体会议,重新开始由于讨论所谓“匈牙利问题”而中断的一般性辩论。
匈牙利外交部长霍瓦特在发言中说,目前国际局势紧张的主要因素是某些西方国家的侵略态度,特别是英、法两国对埃及的侵略。
霍瓦特接着说,联合国面临的主要问题是裁军问题。苏联的新建议对解决这个问题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匈牙利愿意看到解散华沙条约和北大西洋公约。需要的是一项在共处基础上团结欧洲全体人民的集体安全条约。至于统一德国的问题,这应该通过直接谈判来解决。
霍瓦特最后说,匈牙利在对外关系中无条件地尊重其他国家的权利,反过来,它也要求同样的尊重。
乌克兰外交部长帕拉马尔楚克也支持苏联的裁军建议,指出这是一个“广泛而全面的计划”。他说:虽然苏联不断地裁减它的武装部队,但是美国却在忙于进行军备竞赛,这是“替美国垄断资本生金蛋的鹅”。美国已经成为许多国家中军事活动的“总监”。
叙利亚代表宰尼丁着重谈到中东问题和叙利亚的政策。他说,在今天,中东问题成为世界紧张局势的焦点的程度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大。这种紧张局势使联合国面临着一种挑战。他指出,英、法和以色列三国军队目前仍然继续集中在中东。
“鉴于英—法—犹太复国主义殖民主义继续存在,也许仍然有必要考虑国际制裁”。
宰尼丁说,现在,叙利亚好像排在被侵略的时间表上了。他谴责帝国主义国家企图用先发制人的战争来堵住民族解放运动的历史潮流。
宰尼丁最后说,叙利亚的政策是争取民族解放的政策。叙利亚的政策“一向是,而且仍然是在冷战的两个阵营和势力之间不承担义务的政策。那是积极的中立政策。”
加拿大代表皮纳德在发言中要求接纳更多的国家为联合国会员国,特别是日本。谈到中东问题,他表示支持联合国紧急部队,并且认为联合国应该设立一个能够立即采取“警察行动”的机构,以便在今后应付其他的紧急问题。
皮纳德表示怀疑苏联的裁军建议的诚意,但是他说,加拿大仍然准备在联合国中研究这些建议。
他支持挪威上星期在大会上提出的计划,这个计划规定设立一个核子试验性爆炸的联合国登记处。他解释说,我认为,打算对所有这种试验立即加以禁止是“既不必要又不现实的”。但是,人们也不应当忽视将来产生放射性危险的可能性。
大会将在6日继续进行一般性辩论。


第5版()
专栏:

  联大托管委员会通过决议
  定期结束多哥托管地位
新华社6日讯 纽约消息:联合国大会托管委员会12月5日通过一项决议,决定在明年3月6日结束目前由英国管理的托管领土多哥的托管地位,并且同意在黄金海岸在明年3月获得独立的时候把多哥合并到黄金海岸去。
多哥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是德国的殖民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变成英法两国的委任统治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被置于联合国托管制度下,而由英法这两个殖民国家管理。
托管委员会的决议是以五十八票赞成、没有人反对和十一票弃权的情况下通过的。原提案是由印度和缅甸等十一个国家提出的。


第5版()
专栏:

  难忘的日子
  陶雄
上海京剧院在莫斯科作了十六天的客,从11月8日开始,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丹钦科音乐剧院公演了十一场,现在已经结束了第一阶段的访苏演出任务,离开莫斯科到列宁格勒等地去演出了。
在莫斯科演出的剧目共有十九个,最多的演出五次(“雁荡山”、“拾玉镯”),最少的演出一次(“萧何月下追韩信”、“贵妃醉酒”等),其他各演出二、三、四次不等。最受欢迎的戏有
“雁荡山”、“拾玉镯”、“三岔口”等。“打渔杀家”、“芭蕉扇”、“盗仙草”、“泗州城”、“挑滑车”、“小放牛”、“双射雁”、“秋江”、“投军别窑”等也受到苏联观众广泛的热烈的欢迎。谢幕次数最多的一出戏为
“泗州城”。
这次上海京剧院带到苏联来的戏一共是二十一个,只有“八仙过海”和“杨排风”没有得到机会在莫斯科和观众见面,其他的戏全都拿出来了。从剧场反映来看,这些戏是可以被莫斯科观众理解和欣赏的。像“十五贯”这样的大戏,在十一场中共演出了三场,演出效果一次比一次好。“打渔杀家”要演七十几分钟,也能自始至终抓住观众,把他们引进戏剧的情境,让他们为角色的命运哭或笑。“挑滑车”原来估计不能为观众所理解,但经过考验,观众却还是深深地喜爱它。当然,苏联杰出的报幕人巴拉克谢耶夫来参加工作,把剧情充分详尽地向观众介绍清楚,对演出的帮助是很大的。
从莫斯科十一场的演出,初步摸索到了一条经验:把京剧按照它的本来面貌介绍到国外去,不作不必要的节缩,让外国观众充分欣赏我们的表演艺术和戏曲的特点,不仅是可以的,而且是必要的。
许多苏联的艺术大师看完戏之后,都跑到后台来,以无比热情的言词,颂扬中国的古典艺术和中国的演员。他们非常谦虚地说:“我们向你们学到了许多宝贵的东西。”那种真诚的态度真使人感动。
苏联观众非常喜欢京剧中小丑的表演。“十五贯”中的娄阿鼠固然赢得了许多观众的喜爱,即使“打渔杀家”中的葛先生走出来,也会引起观众一些笑声。“三岔口”的刘利华和“拦马”的焦光普都恢复了老扮相,勾上了白鼻子。苏联观众和中国观众有同样的看法:他们的白鼻子是同他们的动作相协调的;拿掉白鼻子而留下了原来的整套的“开口跳”的动作,是一个很不妥当的办法。
苏联人民非常欢迎上海京剧院的演出。在莫斯科各种各样的报章杂志上都出现了关于上海京剧院访苏演出的报道、评论、访问记、剧照和生活照片。电影厂摄制了五彩纪录片。电台采用多种多样的方法来向苏联国内、中国、各人民民主国家广播,介绍中国京剧艺术,介绍上海京剧院的访苏活动。电视台也在11月6日和18日两次安排了关于上海京剧院的节目。
苏联政府还特别安排了一个机会,使上海京剧院的演员和莫斯科的艺术家们会见。在“艺术家之家”,一个集中了莫斯科的作家、戏剧家、音乐家和美术家的大家庭里,中国人民所熟悉的电影演员雷爱金(“我们好像见过面”的主角)、玛卡洛娃(“乡村医生”等片主角)等,都和中国演员亲切地谈心。在会上,曾到过中国的苏联木偶戏导演奥布拉兹卓夫以主人的身份讲了话,他说:“我们苏联的艺术家,除去各人有个妻子儿女的家而外,这里还有一个共同的家;今天,我们感觉非常幸福,因为你们,中国的艺术家,来到了我们的家里。”苏联五彩纪录片的导演克里斯基,一位到过中国、拍过有关中国农村的电影“历史一页”的苏联电影工作者,以一种赞叹的口吻说:“在中国,新的花朵不断地开放着。”
11月19日,是一个更难忘的日子。在全苏工会中央理事会中央圆柱大厅,苏联文化部和莫斯科市苏维埃联合主办了一次盛大的联欢会,让莫斯科各界人士同上海京剧院的全体同志会面、联欢。这里,除去艺术家科兹洛夫斯基和市苏维埃副主席赛茨夫以及周信芳院长的讲话而外,莫斯科先进工人的代表、优秀学生的代表、少先队的代表分别献了礼。大剧院的领导人,领导着他们所演出过的剧目的各个角色,五彩缤纷地走上台来。小剧院是由全苏最老的女演员、九十岁的亚布洛契金代表讲话并献礼;马戏团的队伍,是翻着跟斗,耍着杂技跳上台来的。少先队员,精神抖擞,敲着铜鼓,吹着洋号,喊着口令,整齐肃穆地走上台来,把他们的小鼓小号献给了上海京剧院。
当上海京剧院的全体同志到达圆柱大厅的时候,这些可爱的少先队员从楼梯上一拥而下,他们把红领巾庄严地献给了客人们。
联欢会散了以后,与会的苏联各界代表——这里有多少劳动模范和人民演员呀——打着灯笼,簇拥着上海京剧院的同志,一路唱着跳着,一直送到客人所住的高尔基大街的中央旅馆。已经深夜十二时了,外面大雪飞舞着,气温在零下十度左右,可是激情使主人和客人都忘记了时间、季候和地点。大家臂挽着臂,心连着心,一齐高歌迈进。电影摄影师和新闻摄影记者手忙脚乱地抢镜头,送客的人们也争取自己能被拍入镜头,行列时时往前奔涌,人们越走越快,大家都忘记了脚下泞滑的积雪。到达旅馆门前之后,主人和客人又拥抱着狂舞起来。“莫斯科—北京”、“万岁”、“乌拉”的呼声像浪潮一样地起伏着。六十三岁的老院长周信芳也像青年似的被包围在人潮的核心中。的确,这天晚上他是变得非常非常年青了。
上海京剧院离开莫斯科,到列宁格勒等地继续去作访问演出了。他们深深怀念着莫斯科和莫斯科人,深深怀念着莫斯科人给予他们的无比温暖的热情。        11月20日于莫斯科(附图片)
上海京剧院在莫斯科演出受到观众热烈的欢迎。图为周信芳(右起第二人)在演出后同苏联艺术家们握手。      (塔斯社稿)


第5版()
专栏:

  突尼斯访问记
  李学纯
(一)突尼斯和中国
今年8月,我们应突尼斯全国学生联合会的邀请,作为新中国大学生的代表,访问了突尼斯。
突尼斯是一个位于非洲北部的国家,全国有三百五十万人。它的一半的国境濒临地中海,全国到处长满了橄榄树和无花果,小麦产量丰富,是一个美丽而富饶的国家。但是,突尼斯人民在历史上遭受过罗马帝国、汪达尔、西罗马、土耳其和阿拉伯人的压迫;而近七十余年来,法帝国主义者的铁蹄又踩在突尼斯人民的头上。突尼斯人民一直过着极为悲惨的生活。到今年3月20日,在经过了长期的反殖民主义斗争后,突尼斯人民终于获得了民族独立。
在很古的时候,中国人和突尼斯人就有过友好来往。公元802年,中国的商人把茶叶、蚕丝、陶器和橘子带给了突尼斯,中国的造纸术也传到了突尼斯;那时,突尼斯人也来过中国。但是,近百年来,由于殖民主义者的阻挠,中、突两国人民之间的友好往来被隔绝了。因此我们还是近百年来第一次访问突尼斯的中国人。
随着亚非地区民族解放运动的高涨,特别是由于中国人民革命斗争的胜利和突尼斯人民已获得民族独立,中、突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将进入新的一页。
(二)在巴黎飞机场上
7月15日早上7点20分,我们乘飞机离开北京机场,途经乌兰巴托、莫斯科、华沙、布拉格,于7月30日下午两点钟,到达了巴黎机场。
我们是从人民民主国家来的旅客,因此,和一般旅客不一样,接待我们的是三名便衣警察。
“你们到哪里去?”
“突尼斯。”
“有法国的签证吗?”
“没有,我们是应突尼斯学联的邀请到突尼斯去的。”
“你们有突尼斯的入境签证吗?”
“突尼斯学联有电报保证在突尼斯机场给我们签证。”
“没有目的地的签证,不能在巴黎机场停留。”
为了马上得到突尼斯的签证,我们打电话给突尼斯驻巴黎大使馆。这时已是八点钟了。但是,突尼斯驻巴黎大使仍亲自拿了签证来到机场,想立即把签证交给我们。不能容忍的现象发生了:巴黎警察不准突尼斯大使和我们见面,也不准把签证转交给我们。
机场的警察竟然对我们说出了这样的话:“如果你们想到突尼斯去,必须有法国的签证,因为突尼斯是法国的一个省份”。看来,法国的某些人还不愿意承认这样一个事实:突尼斯人民已经在今年3月20日摆脱了法国七十年来的殖民统治而获得独立了。
之后,我们被命令不准离开机场,等候答复。
我们不得不在巴黎机场的沙发上过了一夜;第二天早饭后,警察通知我们说:“你们回布拉格的飞机票已经订好了,飞机马上起飞。”
由于法国的阻挠,我们已经赶不上参加8月1日至3日举行的突尼斯学生代表大会了。但是,帝国主义者阻止不了中突两国人民的友好往来。我们绕道罗马、开罗终于在8月6日和突尼斯人民见面了。
(三)到达突尼斯
8月6日下午4点半,我们所乘的飞机进入了突尼斯国土,碧绿色的地中海,弯弯曲曲的海岸,座落在绿色的橄榄树丛中的白色圆顶的清真寺,秀丽的突尼斯大地映入了我们的眼帘。
下午五点钟,飞机降落在突尼斯机场上。在机场上欢迎我们的是热情的、朝气勃勃的青年。
由于突尼斯获得独立还不到五个月,一些交接手续还未完成,突尼斯飞机场上的警察和官吏大部分还是法国人。他们对我们的来临大感不快,拒绝发给我们签证。
但是,这些警察和官吏已经不是突尼斯的主人,他们为所欲为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他们的这种无礼行动只能激起早就候在机场欢迎我们的突尼斯青年的愤慨。我们在突尼斯青年的卫护下进入了突尼斯。       (未完)(附图片)
  盖鲁昂的大清真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