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12月7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河南省有些地区的领导人员认为今年春天大规模打井没有什么好处。
  这工作究竟是应该停下来呢,还是继续前进?
  河南省水利规划委员会从多方面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研究以后,认为:
  农田水利工作不应该停下来
  应该采取积极地坚决地有计划地巩固和发展的方针
新华社郑州6日电 河南省水利规划委员会负责人向新华社记者说:今后河南省兴修农田水利的工作,将要采取积极地、坚决地、有计划地巩固和发展的方针。这个委员会提出这个方针的目的,是为了纠正部分地区对兴修农田水利工作所采取的消极态度。
这位负责人说:领导上在领导过去一段兴修农田水利运动中是有要求过急、照顾地区特点不够的严重缺点和错误的。这些缺点和错误在7月间中共河南省第一次代表大会后已经进行了纠正。但是部分地区在批判这种盲目冒进偏向以后,却又产生了另外一种消极情绪,对今年春季以打井为中心的农田水利运动的成绩认识不足,他们错误地认为:河南连年来的自然灾害是水灾而不是旱灾,像今年春天那样大规模的打井,对于生产没有什么好处。因此,有些地区的领导机关不打算再领导兴修农田水利的工作了,并且开始把领导水利建设的部门撤销,把干部调走;有的在安排明年生产计划的时候,竟把兴修小型农田水利这个项目取消,主张把农田水利的建设缓一缓或者停下来。
这位负责人说:究竟是停下来呢,还是应该继续前进?河南省水利规划委员会从多方面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研究。调查结果表明:全省除了平均每年要有一千五百多万亩田地遭受水灾减产外,还有不少田地因受天旱影响不能适时播种,作物不能正常生长,这部分田地的减产数字要达三十亿斤左右。因此,河南不仅要大力治理各河流防止水灾,而且还要发动群众,兴办小型水利工程,预防旱灾。调查的情况还证明:宜于兴修水利又兴修了水利的地区,经过灌溉,各种作物都获得了显著的增产,广大农民都普遍要求兴修小型水利工程。
负责人说,特别重要的是:前一阶段完成的一百零四万多眼水井中,除了有五万眼因地层不好、技术差已成废井外,其余的有百分之五十点三的水井,每井可浇地三十亩;另有百分之四十九点七的水井,平均每井只浇地十五亩左右,这只能算作半成井,需要进一步加工和改善。水井完成后,还需要安排水车,平整土地,学习与掌握灌溉技术等具体工作,而这部分工作量是很大的。如果不积极进行领导,加强改善浅井和灌溉工作,去年已经完成的新井将不能充分发挥灌溉的效能,这样,就要形成极大的浪费。
负责人说,根据这种情况,河南的农田水利运动是不能停下来的,它仍旧应当作为农业增产上的一个重要措施来进行。根据这个要求,河南省已在最近举行了专员、县长会议,布置了今冬明春的任务,要求除低洼易涝和山岗丘陵区应根据当地条件特别强调防涝、水土保持工作外,平原地区将改善浅井十万眼,推销水车二十五万部,下泉三万眼,打新井八万眼,并且将要修理一部分田间灌溉工程。


第3版()
专栏:

  “山穷水尽”了吗?
肥料缺乏,是今年冬季生产、明年春耕生产面临着的一大困难。据12月1日“江西日报”报道,江西各地今年秋冬季的积肥量一般都比去年同期减少了。
怎么办呢?还是得依靠农业社本身的力量。12月2日湖北日报上就介绍了一个好例子:黄陂县联盟农业社有些干部最初认为现在已经是“山穷水尽,无肥可积”了,因而对明年的增产缺乏信心。后来,合作社总结了今年积肥的成绩:因为积肥而节约的生产经费有九千九百多元,等于使每个劳动日增加了一角六分钱的报酬。发动社员开辟肥源的结果,找到了二十六种可靠的肥源,明年的缺肥问题可以基本解决。这个社的经验说明:农村里可以利用的肥料潜力还是不小的,不过,需要大家更勤地开动脑筋去寻找,更有效地去利用。


第3版()
专栏:

  教育和威胁
今年,有一部分农业生产合作社,因为缺乏办社经验或受到了自然灾害的侵袭,减产了。在这情况下,有些社员的思想动摇起来,甚至提出退社单干。对于这些社员,应当采取什么态度呢?
广东新兴县同洞乡的干部,在发现有的社员闹退社后,就召集他们开会,并在会上宣布:“你们要退社也可以,但是,以后你们收一千斤谷子,就要你们卖八百斤余粮,看你们吃什么!”显然,这些社员是吓得不敢要求退社了;至于他们的生产情绪如何,那是可想而知的。
同一个省的台山县新大江乡第六农业社的管理委员会,对于因社里减产而思想发生动摇的社员,采取了耐心教育的态度。他们通过总结生产,正确地分析了减产的原因是在于旱灾严重,绝不是合作社制度不好。结果怎样呢?思想动摇的社员不再动摇了,生产也更加积极了。
从这两个事例不难看出:什么是应该采取的正确态度。


第3版()
专栏:

  江西生猪正在增加
本报讯 江西省各地积极发展生猪生产。南昌专区现有生猪七十三万多头,比去年同时期增养二十三万多头,增产29%;赣南行政区十二个县到11月15日止,已养猪三十一万五千多头,比上个月增养四万五千多头,增产17%。
在发展生猪生产中,各地特别注意发展母猪的生产。南昌专区的萍乡县一个县,就养有母猪两万多头;上饶专区的玉山县下镇区,平均每两户半就有一头母猪。由于母猪的增多,小猪也随之增多了。玉山县一个县,估计到今年年底就可繁殖小猪十三万多头,超过该县小猪繁殖量最高的1952年产量的70%多。赣南行政区的许多县,鼓励农民增养母猪和公猪,并号召消灭空怀现象,估计全区有70%到80%的母猪在春节以前,可生一次小猪。


第3版()
专栏:

  兴国县兴建种猪场
新华社南昌5日电 江西省最大的一个国营种猪场,已经在革命老根据地兴国县动工兴建。预计明年这个种猪场就可以供应农民优良仔猪一千只,后年供应量能够增加九倍,达到一万只。
这个种猪场的面积有五千多亩,计划修建猪舍等建筑物两千多平方公尺。建场工作将到1959年全部完成。明年场内先饲养种猪五百三十只,后年种猪群可以增加两倍。


第3版()
专栏:

  收购工作没有做好引起恶果
  甘肃省生猪生产情况不佳
据新华社兰州电 甘肃省今年生猪生产计划完成得不好。春季以来,许多地区的农民对于养猪不感兴趣,部分地区比去年要减产。这主要是甘肃省有关部门不恰当地降低生猪收购价格所引起的。
甘肃省原来的生猪收购价格是全国最高的省份之一,去冬今春省一级的有关部门曾两次降低生猪收购价格,降低幅度达20%。今年六、七月份全国提高生猪收购价格的时候,甘肃省又没有提高;结果,使收购价格比全国平均收购价格还低。
降低生猪收购价格以后,农民养猪无利可图,养猪的积极性就低了。例如岷县今年养猪数量比去年减少50%。这个县的小林乡去年有八百六十户养猪一千四百九十八头;今年只有六十六户养猪一百一十二头。这个县的马坞乡生猪收购价格比1955年下降22.5%,现在农民养一头宰七十斤肉的猪,按现在收购价格计算要赔三元六角,如果把所花的劳动按当地高级社集体养猪的劳动报酬标准计算进去,则要赔十六元多。
收购工作中的压级压价现象也伤害了农民养猪的积极性。许多基层收购工作人员在收购的时候,先把猪圈起来饿一天,等肚子内的粪便排泄出去以后再过秤;有的为了弥补生猪运输中掉膘的损失,在收购时故意扣几斤,或者按里程远近逐段压价。当农民不愿意出卖的时候,收购人员就采取了一些变相的强迫办法进行收购。
甘肃省工矿企业职工和城市人口增多,人民消费水平提高,今年猪肉的销售量比去年增大很多;生猪的生产已经赶不上需要。甘肃省的领导机关已经密切注意了这个问题,正在积极采取措施解决它。


第3版()
专栏:

  星火集体农庄
  水稻减产副业发展工分价值仍然不低
新华社哈尔滨6日电 水稻严重减产的黑龙江省桦川县星火集体农庄,由于注意减少粮食损失,开展副业生产,今年每个劳动日仍然能收入一元八角,相当于一个中等农业社的劳动日收入。
星火集体农庄今年因为种籽不良,水稻普遍发生稻热病而减产。为了便于明年春耕生产,秋收开始的时候,庄员们曾经提议将受灾严重的一部分稻田用火烧掉。但是中共桦川县委告诉他们,应该有一点粮食就收一点。于是庄员们就把这些每公顷只有几百斤收成的庄稼也收了回来。在收割中间下了大雪,庄员们就用手挖出埋在雪里的庄稼,使已经减产的水稻在秋收中没有再受到损失。和秋收同时,农庄又抽出几十个庄员展开狩猎和捕鱼等多种副业生产,估计可以收入十万元。
接受了这次减产的教训以后,星火集体农庄开始注意选择稻种。他们在秋收开始的时候,就到省内其他水稻产区去物色好稻种,并且准备把从外地调来的稻种使用硫酸铜消毒,然后再妥善地保管起来。


第3版()
专栏:

  北京市人民委员会举行会议
  研究改进商品供应工作
新华社5日讯 北京市人民委员会在4日下午召开了第四十八次行政会议,讨论进一步克服官僚主义作风,解决目前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并且着重研究了目前商品供应问题。
为了使从今年8月中旬以来开展的反官僚主义的工作进一步深入,北京市人民委员会在11月下旬连续召开了两次区长和各单位负责人的座谈会。会上,揭发和反映了目前人民群众对政府某些方面工作的问题和意见。人民群众对最近这一个时候政府工作的改进,一般地表示满意。但是对于由于计划不周,安排不当,以致今年冬天冬衣、火炉等商品供应一度紧张,还有些商品供应不足的情况,提出了意见。
两次会议后,市人民委员会接连开了三次行政会议,具体研究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
在昨天会议上,北京市副市长程宏毅、贾庭三、吴晗以及秘书长、副秘书长,分别报告了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的办法,特别是改善商品供应工作的办法。
他们的报告首先谈到目前商品供应紧张的情况。北京市今年许多商品供应量大大超过了往年。如棉花比去年增加了65%,棉布增加了50%,棉衣增加了74%,冬季燃煤增加了12%。造成这些商品紧张情况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人民需要量大大增加。今年北京市比去年增加三十多万人,城市各项建设都有迅速的发展,就业人数也有了很大增加。随着生产的发展,人民的购买力比去年有了很大提高。另一方面是商业部门对人民需要增加的情况估计不足,安排不当。如棉衣由于对原料和生产安排得不好,以致一部分棉衣供应不上。火炉以前没有统一安排过,不知底细,又加原料不足,9月份以后才大量生产。
关于今后改善这种情况的办法,报告里认为,有些物资在短时期内由于生产增长赶不上人民生活的需要,如粮食、棉布和油料等,就必须加强计划供应的管理,尽可能做到合理供应。有些必须保证的人民生活必需品如煤球、棉衣和棉鞋等,商业、工业方面就应当统筹安排,尽可能保证供应。
报告里要求各级政府机关将目前商品供应情况告诉干部和人民群众,使他们了解并帮助政府一起克服困难。同时要求在干部和人民群众中大力提倡节约,对有些供应不足的商品提倡用代用品。会议上并着重指出,在机关、团体和企业中要提倡节约用煤。


第3版()
专栏:

  大同市郊试种河北大白菜
本报讯 大同市国营第二蔬菜园艺场和赵家小村、西水磨两个农业社今年试种的六十亩河北大白菜生长得很好,最高产量每亩达到一万一千斤,高出当地产量较大的元白菜的一般单位面积产量四千斤。
大同市过去生产的蔬菜品种很少,远道运菜,不仅提高了菜价,而且浪费了很多的运输力。大同市农业部门计划1957年要把大白菜的播种面积扩大到一千亩,争取今后当地所需要的大白菜,基本上由当地供应。  (许汉儒、鞠鸿运)


第3版()
专栏:

  上海成立两个副食品交易市场
  既限制了投机活动,又保护了农民利益
新华社上海5日电 上海最近成立了两个在国家领导下进行副食品交易的自由市场——大达码头和北站交易市场。这两个市场成立后,从苏北水上航线和沪宁铁路沿线以及皖南等地的农村运来的各种农副产品大都集中在这里进行交易。
最近几个月来,上海市在放宽对副食品的市场管理后,由于没有一个固定的、集中进行交易的场地,自产自销的农民和贩运者在码头、车站以及靠近码头车站的街头和里弄内进行交易,经常发现掮客、商贩抬价、杀价、缺秤等欺骗行为。
成立国家领导下的交易市场后,一方面便于管理,同时也限制了掮客、小贩的欺骗活动。有一次,一个农民从镇江带来十多条大鲢鱼,到上海北火车站下车不久,就遇到一个不法掮客上前拦住杀价,立即被北站交易市场的服务员发现,耐心劝导这个农民到自由市场去交易,结果使他多收入了十多元。在自由市场上交易,如果遇到有的货卖不出去或货多价格跌落时,国营公司也随时以适当价格收购,保护农民和正当贩运者的利益。


第3版()
专栏:

  大别山区农村一片兴旺景象
老革命根据地大别山区,在实现农业合作化以后,出现了一片兴旺景象。安徽省金寨县梅山农林牧业生产合作社喂养的牛已经有六百八十二头,还在不断增加。夏天秋天,牛群由专人在山上放牧。这是社员在赶着牛群下山,分散到各村饲养过冬。  程嘉楷摄(新华社稿)


第3版()
专栏:

  谈“服务性行业”
  天衣
如果我们在日常工作中有那么一个“心眼”多多地向着人民的话,就不由你不认为服务性行业是一个重要的行业。
譬如我们打算在离热闹市区较远的地方盖几座大楼供办公之用,这几座大楼中就有成百上千的人在那里作事,和更多人数的家属在那个地区的一带生活着。这几千人要吃,吃各式各样的东西;要用,用名目繁多的日用品;还有不同爱好的文化生活的要求,还有生活上的其他需要,像理发,洗澡之类。对“服务性行业”注意得不够,往往使得到离市区较远的地方去办公的人,感到生活上的诸多不便。
领导服务性行业的有些同志对我们过去的传统不感兴趣。北京西郊有一个餐馆,规定顾客必须先定菜、付款、领号码牌,这三个手续办完了,自己找空位子去等;还不仅仅是等,还要一刻不停地注意叫唤号码的地方;等到你的号码被叫上了,就凭号码牌自己去领菜。这个办法大约和机关食堂行的那一套有点类似,只是更繁复了一些。我们在这个地方一点也看不见“服务性”的气息。
上海是服务性行业最集中的地方,有丰富多样的关于这个行业的经验。很长时期,我们没有重视这些经验。只是在去年有一位受顾客欢迎的理发师被选为上海市政协代表了,才给人以强烈的“行行出状元”的感觉,并使服务性行业得到社会舆论的重视。可是,理发这一行业,已经有七年没有人“收徒弟”了,从前的徒弟,现在也已经是师傅身份。新老师傅的后面,都没有接班人。
在北京住久了,时常为着有些饮食业的“服务水平低下”,人为地造成座客久等,以致拥挤不堪而大大生气。今年10月中在上海逗留了几天,就马上感觉到上海饮食业的服务水平要比北京高得多。但是上海的饮食业存在着一种不公平的现象:就是“老合营”(在全行业公私合营以前经批准为公私合营的几家)与“新合营”之间采用两种不同的工资制度:前者是工资制,后者是拆账制,后者要比前者拿多得多的报酬。“老合营”跑前一步,反而吃亏不少。据我看,“老合营”是上海一些较有名的餐馆,职工们的服务水平一般都很高。日用品尚且要实行“优质优价”,劳动者为什么得不到公平一些的待遇呢?
我们更为上海的有些“特色”非但没有发扬而且正在消失的情况惴惴不安。在上海居住过的人,都知道要吃一些点心,只要跑出弄堂(胡同),立刻可以解决问题,现在因“合作化”,归并很多,已不是那样称心如意了。上海有种类繁多的流动摊子,肩挑在市民屋前,出售热点心,许多在上海参观访问过的外国朋友们对于这样无微不至的服务态度,大感兴趣;其实这一类摊子现在已经减少到几乎难得碰见了。上海许多人都在嚷着:电灯坏了,找不到电灯工人来修;皮鞋破了,修皮鞋的摊子不知往哪里去了;大热天找合作社来修理电冰箱,说要过10月后(那是冬天了)派人来修。过去,市民从来不为这一类事操心的,而现在硬是困难重重。
上海的弄堂凡是有四、五十家住户的,弄堂口总会有一家小杂货店开设着。半夜归来,也能从敞着的一扇小窗里买到香烟和火柴。在这样的小店里,钮扣、针线、手纸都可以论个或论张出售,香烟甚至可以购单枝的,便利群众,真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这也是上海服务性行业的特色。当然,上海在这方面的特色还有不少。当亲眼看到有好些特色湮没了或正在走向消失,这是怪叫人痛惜的。
关于服务性行业,北京和另外的城市要向上海学习,那首先要上海保持和发扬原来具备的许多特色。


第3版()
专栏:

  算一算养猪积肥的大账
  姚会宾
我国目前的化学肥料工业还十分落后,1957年化学肥料的计划产量是五十七万八千吨,虽然积极建设工厂增加产量,到1962年计划生产三百至三百二十万吨,但是按全国播种面积计算,每亩还摊不到三斤。可见化学肥料不仅在目前而且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也还远不能满足农业生产的需要。因此,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解决肥料问题的基本办法只能是依靠广大的农民群众大力开辟肥源,充分利用农家肥料,特别是养猪积肥(部分地区可以多发展牛羊)。我国农村有“栏内没有猪,田中不出谷”的农谚,可见养猪积肥对农业增产如何重要。如果不迅速地大量地发展养猪,在最近几年之内,肥料的供应将遇到巨大的困难,从而农业增产也将受到很大的影响。
  几个地区的实验
根据科学分析和若干地区农民养猪的经验:圈养一头猪,从小到大(活重一百五十斤)一般可积纯粪尿四千到五千斤。有的地区在猪圈内铺垫褥草或泥土,这样圈肥数量就更大,一般每头猪可积肥十五到十八大车,每车约一千七百至二千斤。那末,一头猪的粪尿对于农作物产量究竟有多大的作用呢?让我们先看看几个地区的实验吧:
1.山东省阳谷县郎弯乡兴华农业社1955年种小麦,用同样土质的两亩地,采用同样耕作方法,一亩施猪厩肥四车,收小麦二百七十斤;另一亩施猪厩肥六车,收小麦三百二十六斤,比前一亩多收五十六斤;平均每车粪增产小麦二十八斤。
2.山东省阳谷县石门宋乡农业社1954年种玉米时,任选十四亩地,每亩施猪厩肥十五大车(每车一千七百斤)结果每亩产玉米八百七十三斤;土质相同的其他土地每亩只施猪厩肥五大车,每亩产玉米四百九十五斤。前者比后者每亩多产三百七十八斤;平均每车粪增产玉米三十七斤十二两多。
3.湖南省望城县心桥农业社1956年进行猪粪肥效的试验:甲、利用去年种早稻的六亩田今年再种早稻,仍施与去年同量的其他肥料
(自然肥料二百八十担、硫酸錏六十斤,猪粪三十斤)为基础,并采取同样的栽培措施,另外增施了十五担猪粪,结果去年每亩产稻谷三百斤,今年每亩产四百二十三斤。乙、第六大队今年在肥沃程度相仿的两组(一组七十四亩、一组九十二亩)稻田里种早稻,同样栽培技术,其他肥料数量相同,对七十四亩的一组每亩施猪粪九担,每亩平均产量为四百八十斤;对九十二亩的一组每亩施猪粪五担,每亩平均产量为四百四十斤。平均每多施一担猪粪增产稻谷十斤。
4.湖南省长沙县石门区群众的经验是:每亩水田除原有肥料外,如果再增施猪粪七担,可增产稻谷一百斤,平均每担猪粪增产十四斤。
另外还有许多材料,也都说明:每一头猪从小到大所积的圈肥,施于稻田约可增产稻谷四百至五百斤;如果用来种玉米,则可增产五百斤至六百斤;如果用于种小麦也可增产四百斤左右。
多施猪粪就能多产粮食,因为猪粪尿含有氮、磷、钾,还含有许多有机质,不但可以供给庄稼需要的养料,而且能增加土壤有机质,培养地力。与各种饼肥和化学肥料比起来,猪粪尿的肥效并不差。下面是几个地方用猪粪尿和其他肥料的对比:
山东阳谷县石门宋乡农业社1952年用同样土质的两亩地进行猪粪与豆饼的肥效对比,一亩地种小麦,上五车猪粪,收小麦二百九十三斤,早熟二天;另一亩小麦,上豆饼一百斤,收小麦二百九十斤,晚收二天。小麦收后,仍用这两亩地种玉米和绿豆继续试验,原上猪粪的地再上四车粪,结果收玉米二百八十五斤、绿豆四十五斤;原上豆饼的地再上八十斤豆饼,结果收玉米二百七十斤、绿豆三十斤。
1954年这个社又进行了猪粪和肥田粉的肥效对比,共用四亩地种谷子,土质和耕作条件相同,有二亩施猪粪七车(基肥四车、追肥三车),每亩收谷子六百七十斤;另二亩施肥田粉四十五斤(基肥二十斤、追肥二十五斤),每亩收谷子四百八十七斤。
湖南望城县西塘农业社1954年4月用两亩水田播种中稻,进行猪粪和芝麻饼的肥效对比,一亩施猪粪二十五担,收稻谷六百二十五斤;一亩施芝麻饼三十六斤,收稻谷四百斤。
从这些对比可以看出猪粪尿的肥效是很好的,成本也比较低廉。但是,以目前全国所有的猪同耕地面积比较,每十六、七亩地才有一头猪供给肥料,这是远远不能满足农业生产的需要的。如果按每头猪粪的肥田三亩计算,肥田不过三万亩,只等于全国现有耕地的五分之一,还有五分之四的耕地没有猪粪。因此,必须多养猪才能在今后较长时期内解决肥料不足的问题。
合算不合算
多养猪,需要饲料就多。那末,是不是会影响人的口粮呢?这是许多人非常关心的问题,也是关系到究竟应不应该大量发展养猪事业的问题。
要弄清楚这个问题,必须算两笔账:一笔是一头猪的粪尿究竟能增产多少粮食,一笔是一头猪究竟需要吃多少精饲料和青饲料。前一笔账,前面已经有了:大体能增产三百斤至三百五十斤粮食。饲养一头猪从小到大(一百五十斤)约需精饲料二百斤至三百斤,青饲料一千五百斤至二千斤。如果将一头猪的粪尿的一半或一半稍多一点用于增产粮食作物,就够一头猪的精饲料,其余的粪肥用二分之一去增产青饲料,还有部分粪肥可以用于增产粮食以供人食。同时增加了猪肉,人多吃了肉还可以减少粮食的消费。每一头猪至少可产油十斤,养猪多了猪油增多,还可相应地减少油料作物的播种面积,用来改种粮食作物。这就是说,如果全国多养一千万头肥猪,除去需要支出猪吃的精饲料折原粮二十至三十亿斤以外,还需要青饲料一百五十至二百亿斤。如果这些青饲料全部靠耕地种植,约需二百万亩耕地(每一头猪所需的青饲料在南方约需一分至一分半地即足够,北方可能要多些,全国平均以每头二分地计算),这会减少二百万亩粮食的种植面积。但是每头猪出十斤油,可以减少植物油的消费,大体每头猪油可顶替三分之一亩地所产的菜油,一千万头肥猪的油即可顶替三百万亩地所产的菜油。因此,这三百万亩地可以用来改种粮食,这样种了青饲料就不会影响粮食播种面积。而一千万头肥猪的粪尿则可增产粮食三十至三十五亿斤。除去这些猪所吃的二十至三十亿斤精饲料(折粮)以外,还可余出十到十五亿斤。由此看来,多养猪、多积肥就多打粮食,多吃猪油就少吃植物油,植物油需要少了又可减少耕地改种粮食,这一笔大账是必须要算的,而且也是合算的。
应该特别指出,养猪→积肥→增产,积肥→增产→养猪,周而复始地循环着,而其中具有决定作用的一环则是积肥。因为即使多养了猪,如果不注意积肥,就不能达到增产的目的,以后也就不能再多养猪了。这就会影响这个循环周而复始地顺利进行。只有注意积肥,才能保证增产,从而才能保证再多养猪。
猪粪怎样折价
过去农民养猪,主要目的是为了积肥,其次是为了零钱凑整钱,也有的为了能吃肉。农业合作化以后,土地归农业社统一使用,农民养猪的目的发生了变化:所积粪肥绝大部分是归社使用,自留地有限,需粪不多。这就出现了农业社对社员养猪所积粪肥究竟应该如何作价的新问题。
首先应该肯定,农业社使用社员养猪所积的粪肥是应该作价而且必须作价的。如果不给代价就会影响社员养猪和积肥的积极性。
粪肥作价必须合理,既要照顾社的利益,又要照顾社员的利益。至于究竟应该作价多少才算合理?这不能一概而论,必须根据各地养猪多少、积肥的方法、对粪肥的需求,农民积肥的习惯,以及积肥与其他劳动报酬的比较、猪粪和其他肥料的肥效对比来决定。目前有的农业社是根据猪粪和豆饼、化学肥料进行效果对比来决定的;也有的是计算每头猪从小到大能积多少粪肥,这些粪肥能增产多少粮食、值多少钱,然后将增产所值的一部分作为劳动报酬,另一部分作猪粪代价。这些办法都是可行的。
至于具体计价的方法,目前各地采用的,大体有三种:一种是按头给价,即每头猪的粪肥全部归社使用,由社按头付给一定代价。这种办法虽然简便,但猪的大小不一,所积粪肥的数量和质量也不同,不易作到公平合理。另一种办法是按车(或担)按质作价,就是将粪肥分为若干等级,优质优价,劣质次价。按车计的是北方各省,按担计的是南方各地。这种计价办法的好处是能够实行优质优价,但评定等级的工作也不简单,(有的由社专门组织评议小组,有的由生产队民主选举几人评定)工作量大,而且对等级评定也不易掌握。还有一种是根据按猪的大小,养的时间长短,按猪体斤重分段计算粪价。如河北昌黎是:体重二十五斤到六十斤的猪,每长一斤给粪钱一角,六十五斤到一百斤的,每斤一角三分,百斤以上的每斤一角五分。江苏泰兴是:十五斤到四十斤的每斤八分,四十一斤到七十斤的,每斤一角,七十一斤到一百斤的每斤一角二分,一百零一斤到一百五十斤的每斤一角四分,一百五十斤以上的每斤一角五分半。按照社员卖猪的时候,体重根据上述规定分段计价,一次结算。对圈肥的管理,昌黎县是由社负责管理(拉土垫圈、起粪等),泰兴县是由社员管理(不需垫土)。这种方法的好处是不需要评级也能实行优质优价。以上第二和第三种办法都比较好的;如果采用第二种办法,必须注意作好评级工作。无论采取什么计价办法,都必须贯彻执行优质优价的原则。如果圈肥由社员自己管理,农业社必须给社员拉土垫圈的时间,对劳动力缺乏的社员要照顾。如果圈肥由社管理,农业社对社员自留地所需要的肥料和社员所积零星散肥(如拾的粪、攒的灰土和脏土等)的存放等问题,要妥善解决。
我国目前还有相当一部分地区是“人无厕所,猪无圈”的,使许多很好的肥料散失浪费了。浙江宁波专区农场试验过,把九十六头猪白天散放在外边,每天只能积肥二百多斤;改用猪圈养猪,每天能积肥一千零三十二斤,增加了四倍。过去养猪不注意积肥的地区,应加强对群众的教育,改变散放的习惯,以增加积肥数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