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12月11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匈政府采取坚决措施打击反革命
新华社10日讯 据塔斯社莫斯科讯:“真理报”10日刊载了它的记者自布达佩斯发回来的一篇通讯,题目是:“匈牙利政府的果断坚定的行动”。
记者报道说,匈牙利工农革命政府现在正采取一系列坚决措施和反革命分子进行斗争。政府当局的措施得到了居民的支持。暗藏的反动分子知道这些措施对于他们不利,已经惊慌起来。十字街口又出现了写有挑拨煽动性口号的传单。在某些企业中混入工人委员会的敌对分子煽动总罢工。“自由欧洲”电台又在鼓动总罢工。
一小撮钻入工人委员会的挑拨分子在甘兹工厂煽动了罢工。挑拨分子用欺骗工人的手段停止了这个企业的工作。但是他们觉得这还不够。他们决定到切佩尔冶金联合工厂去制造罢工。但是切佩尔的工人坚决拒绝了敌对分子的胁迫。想使布达佩斯全部企业停工的企图失败了。
这时,布达佩斯中央工人委员会登台了。它妄图不仅领导首都而且领导全国的劳动人民群众。这个委员会被一些千方百计阻挠国内恢复秩序的罪恶之徒搞得乱七八糟。中央工人委员会委员在前天向工农革命政府总理卡达尔提出备忘录,威胁说要举行总罢工。卡达尔同志对这个委员会的代表说,中央工人委员会领导机构的两面派政策势将导致毁灭。卡达尔同志说,但是,政府决不容许这样,走向毁灭的不是人民,只是个别的人。政府有足够的力量和方法来对付叛徒。
布达佩斯中央工人委员会为了力图使局势尖锐化,召开了扩大会议。但是会上发言者的意见发生严重的分歧。出乎反动分子预料之外,大多数人反对举行罢工。当时就决定再举行一次会议。会上,挑衅分子和煽动分子气焰愈来愈盛。中央工人委员会不顾许多人发言抗议罢工,决定从12月11日起举行总罢工四十八小时。(“自由欧洲”电台也正是这样要求的。)
切佩尔冶金联合工厂工人委员会在得悉布达佩斯中央工人委员会的这个决定之后,决定不管中央工人委员会同政府的谈判的结果如何,不顾中央工人委员会的决定,继续进行工作。首都其他企业的工人委员会也表示了同样的态度。这就使布达佩斯中央工人委员会陷于进退两难的地步。委员会本身开始发生分歧。这个机构的许多代表开始说:他们没有能力领导工人群众。同委员会代表会晤的工人有95%指责中央工人委员会委员出卖工人阶级的利益。由于中央工人委员会决定总罢工后,若干企业发生某种紧张气氛,煽动分子现在造谣说匈牙利政府正在进行逮捕和大规模的镇压。
匈牙利国务部长马罗山7日在外国记者招待会上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说:现在敌人用总罢工来吓唬人。当然,这是没法实现的。但是为了要联合国重新讨论匈牙利问题,不能不搞点什么出来。必须每天有一两场风波,才能够在联合国里掀起关于匈牙利事件的叫嚷。今后,匈牙利人民警察机关将要坚决行动。阴谋分子现在已经不会忘记,匈牙利当局已经采取了坚强的、果断的行动。这点应当有助于完全恢复秩序。
匈牙利当局声明,凡是忠于祖国、忠于人民的正直的人,决不会遭到逮捕,今后也还是如此。但是,抢劫过布达佩斯的住宅和商店、杀害过和平居民、逞凶肆虐过的反革命匪帮分子和罪犯将逃不了惩办。


第6版()
专栏:

解散非法的布达佩斯和区域性的工人委员会
新华社10日讯 据塔斯社布达佩斯10日讯:匈牙利电台昨晚广播了匈牙利工农革命政府关于政府就某些区域性的工人委员会的敌对活动所采取的措施的声明。
声明说,政府同意在工业企业中建立工人委员会,并且颁布了关于它们的活动的法令。政府给予工人委员会以支持,并且愿意倚靠它们。但是,若干天之前,在事前未得到政府同意的情况下,一些区域性的工人委员会机构建立了。工农革命政府并不承认这种机构。
政府的声明指出,布达佩斯中央工人委员会曾力图只过问政治问题,力图建立新的国家权力机关。
匈牙利工农革命政府宣布布达佩斯和其他区域性的工人委员会为非法的组织,并且命令它们停止活动。同时,政府责成有关的部对工厂的工人委员会给予支持。


第6版()
专栏:

匈牙利人民共和国主席团颁布两项法令
实行军法审判 武装保卫工厂
据新华社10日讯 塔斯社布达佩斯10日讯:匈牙利人民共和国主席团昨晚颁布关于在全国实行军法审判的法令和确定武装保卫工厂条例的法令。
关于实施军法审判的法令说,反革命分子和其他敌对分子还掌握有许多武器和弹药,他们用这些东西来达到敌意的目的,威胁居民生命、和平劳动和安全,鉴于上述情况,劳动人民正当地要求采取紧急措施。因此,匈牙利人民共和国主席团决定从12月11日下午六时开始实行军法审判办法。凡杀人、纵火、抢劫、破坏企业设备以及私藏武器者均将受军法审判。
法令说,私藏武器的人应当在12月11日下午六时以前将武器交出。自动交出武器的人将不予追究。凡知道有人藏有武器而在12月11日以前没有报告当局的,也将提交军法审判。
主席团的第二个法令拟定了工人保卫工厂的条例。
这个法令说,在某些地方,破坏秩序和煽动工人怠工等的反革命分子混入武装保卫队。共和国主席团作出决议,各企业和机关的武装保卫队的领导人和成员有责任在12月12日以前向民警机关申报他们所有的武器并取得保有武器的许可证。在提出申请到获得有关许可证这一段时期内,武器仍可由本人保管。不申报持有武器或在得不到持有武器的许可后仍继续私藏武器的人,将提交军法审判。


第6版()
专栏:

匈难民要求回国
遭奥当局百般阻挠
据新华社10日讯 塔斯社维也纳9日讯:奥地利报纸每天都登载了关于匈牙利公民在奥地利难民营里处境悲惨和他们愿意回国的消息。
“奥地利人民之声报”说,从奥地利回到匈牙利不仅是个别的人,而是成批的匈牙利公民。他们有些得到匈牙利公使的协助回了家,有些就偷偷地越过国境回国去。
奥地利当局正在百般阻挠匈牙利人返回祖国。直到现在,奥地利当局还没有答应让匈牙利政府的代表访问收容匈牙利难民的集中营。
同时,奥地利当局还把许多匈牙利难民营直接交给西欧和美国的“慈善”组织和红十字会组织管理,让这些组织把匈牙利公民送到远离匈牙利的各个国家里去。


第6版()
专栏:

“滚出去,塞得港是你们的坟墓!”
塞得港居民大示威驱逐侵略者
埃及人民踊跃捐输援助塞得港受难兄弟
新华社10日讯 开罗消息:据这里的报纸报道,塞得港居民在8日举行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游行队伍高举着埃及国旗、埃及民族解放运动的三色旗和纳赛尔总统的画像穿过市内的主要街道。塞得港的墙壁上贴满了反对帝国主义的标语:“英国人和法国人,滚出去!”“滚出塞得港!”“滚出去,塞得港是你们的坟墓!”……
塞得港街道上许多三五成群的埃及人以蔑视的眼光注视着英法军队的撤退。
新华社9日讯 塔斯社开罗8日讯:中东通讯社报道,埃及正在大力募集救济基金,以便帮助遭受英法侵略者蹂躏的塞得港居民。
开罗、亚历山大港、和其他城市的劳动人民都踊跃捐输。埃及的许多机关、企业、公司和农民捐了数目相当大的钱。
到目前为止,共筹集了救济基金二百五十万埃镑。


第6版()
专栏: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
批准苏日联合宣言和议定书
新华社10日讯 据塔斯社莫斯科讯: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12月8日发布命令,批准已被苏联部长会议通过的今年10月19日在莫斯科签署的苏联和日本的联合宣言、苏联和日本关于发展贸易和互相给予最惠国待遇的议定书。


第6版()
专栏:

埃及伊斯兰教贤哲会发表声明
谴责巴格达条约的分化阴谋
阿拉伯律师联盟谴责伊拉克参加侵略活动
新华社10日讯 塔斯社开罗9日讯:据“金字塔报”报道,埃及伊斯兰教贤哲会最高委员会(伊斯兰教最高宗教机构)发表声明,严厉谴责帝国主义性质的巴格达条约。
伊斯兰教贤哲会最高委员会声明指出:“帝国主义制造巴格达条约是为了实现它的罪恶阴谋。这个条约的目的是损害穆斯林,哄骗他们,分裂他们的队伍。这个条约是阴谋和罪恶的中心。”
伊斯兰教贤哲会最高委员会号召穆斯林不要上制造这个条约的恶毒的帝国主义势力的当。
新华社10日讯 开罗消息:开罗电台9日广播了阿拉伯律师联盟的一篇声明,谴责伊拉克政府逮捕和杀害许多民族主义者和宗教界人士,包括这个联盟的秘书长侯赛因·加米尔。
声明说:“它(伊拉克政府)把军队集结在叙利亚边境上,并且参与了反对叙利亚的阴谋,在法国、英国和以色列侵略埃及的时候又帮助了它们。”
声明认为伊拉克现政府已经无权统治它的人民。声明说:“相反地,它通过它的行动已经成了一种侵略的残暴力量,因此,谁也没有义务要服从它,每一个阿拉伯人和每一个伊拉克人都有责任尽一切办法和以一切力量抵抗它。”


第6版()
专栏:

以色列叫嚣不让埃及收复西奈半岛
南斯拉夫部队司令建议从加沙海上登陆
新华社10日讯 特拉维夫消息:以色列外交部办公厅主任华尔特·埃丹9日在以色列电台发表的演说中表示,以色列不愿意让埃及收复西奈半岛。他说,让埃及占领西奈半岛是不可想像的。
他说,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以色列同埃及签订一项和约来消除过去的一切纠纷。
据合众社报道,以色列内阁在9日开会讨论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给以色列的一个声明。据以色列外交部人士透露,哈马舍尔德在这个声明中说,他不能保证不让埃及军队进入西奈半岛,因为联合国大会没有授权他处理这类的问题。
消息说,联合国紧急部队司令伯恩斯已经要求同以色列武装部队总参谋长摩西·达扬再举行一次会议来决定以色列军队撤离西奈半岛的日期。
新华社10日讯 开罗消息:据开罗电台9日广播,参加联合国紧急部队的南斯拉夫部队司令已经建议在加沙地区进行海上登陆,因为从陆路前往加沙地区遇到了困难。
前已报道,南斯拉夫部队在进入西奈半岛后碰到了以色列军队布下的地雷等障碍。


第6版()
专栏:

监督清理运河工作的联合国人员到达开罗
据新华社10日讯 塔斯社开罗10日讯: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委派的监督清理苏伊士运河专家委员会的人员已经到达开罗。这个委员会由九个美国人、六个丹麦人和五个荷兰人组成,它的负责人是国际复兴开发银行顾问雷蒙·艾伯特·韦勒将军。


第6版()
专栏:

帝国主义阴谋重分中东势力范围
美国力图取代英法的控制地位
据新华社10日讯 塔斯社莫斯科8日讯:“消息报”驻纽约记者卡列夫和马特维耶夫报道了殖民主义者们针对阿拉伯国家所进行的阴谋活动。他们指出,最近在西方外交阵营中,角色重新作了一次分配。两个月以前,伦敦和巴黎想在强迫埃及接受一项适合西方国家心意的苏伊士问题解决办法的时候充当领头人。现在它们被迫退到后面,把执行这一政策的领导角色让给美国了。
已经有消息说,美国和英国之间有一项大规模的交易计划,英国外交大臣从华盛顿回到伦敦的时候就带有这样一个计划。这笔交易随着时间的消逝而越来越具体化了。美帝国主义迫切希望在阿拉伯东方取英法殖民主义者的地位而代之。美国报纸和华盛顿官员们一再扬言说苏联想填充阿拉伯东方的力量“真空地带”,实际是掩盖美国垄断资本在这一地区的经济、军事和政治上的扩张。
“消息报”记者指出,根据美国最近发表的材料,现在在中东开采的石油大约有60%是归美国石油垄断资本的,而他们的英国伙伴和法国伙伴的份额是40%左右。美国国内的石油公司的利润不超过所投资本的15%到20%,而这些公司在中东的利润则相当于100%,甚至200%。
卡列夫和马特维耶夫追述说,最近,美国政府更加支持巴格达条约,并且打算增加运交给条约成员国的武器。国务院正在研究运送飞机、坦克和其他重武器给伊拉克的问题。


第6版()
专栏:

“好”伙伴    王德威


第6版()
专栏:

埃及将向联合国粮食和农业组织
控告英法轰炸埃及农场渔场
新华社10日讯 塔斯社开罗9日讯:“金字塔报”报道,埃及准备向联合国粮食和农业组织提出英法侵略给埃及造成农业和渔业上的损失的问题。据报纸报道,埃及在向上述组织提出的报告中将列举事实,证明英法飞机野蛮地轰炸埃及的农场和捕鱼场所。


第6版()
专栏:

目前英国的形势
英国“工人日报”记者 阿兰·魏宁顿
现在要是英国工党和工会的领袖们采取战斗的行动,就可以轻易地推翻当政的保守党政府,并且可以使得工党在今后的大选中获得胜利。但是目前有迹象表明,工党的领袖们正在竭力压低人民对挑起侵略埃及战争的祸首的愤怒,并且设法把这种愤怒转移到匈牙利问题上反对苏联。
艾登留任与否完全不是一个主要的问题。现在的问题是保守党的去留问题。绝大部分的英国人民目前是可以被动员起来反对分裂的和衰弱的保守党的。工人阶级在各个方面的坚决行动都可以进一步大大地扩大在保守党内部已经出现的分裂,并且可以立即使现政府寿终正寝。
英国人民坚决地反对侵略埃及。他们现在发现,他们不得不为艾登的侵略付出沉重代价。当代价的规模完全显现的时候,人们的愤怒也随之而增长。因为这不仅是要支付军事冒险的代价。经济上的代价更是沉重得多,它威胁着要抵消工人阶级在整整一代中所争来的经济利益,加甚失业现象,刺激本来已在飞涨的物价。
许多在过去几年中改用石油来代替煤作为燃料的工厂主将不得不辞退工人。雅古阿汽车工厂和英国福特汽车工厂每周只能开工四天。石油的价格已上涨了三分之一。这就影响到所有的汽车工人、汽车使用者、公共汽车票价以及日常生活的其他各方面。客观的估计认为,缺乏石油迅将促使五十万工人失业。
艾登对埃及的侵略加重了对劳动人民生活水平的一连串的沉重打击。保守党政府提高了许多主要商品的价格。与此同时,政府当时还准备实行新房租立法,增加五百万工人家庭的房租。
因此,艾登侵略埃及的准备工作不仅震惊了英国的公众,因为这将是人民相信不可能重演的那种公开的帝国主义侵略行为;而且十分清楚,这个行动需要巨额的金钱和社会的代价的,这种负担,除了大资本家及其奴才以外,几乎将是由各个阶层的人民承担。
所以,在侵略埃及的战争爆发以前就出现了工人阶级行动的高潮,这个高潮由共产党发軔,但是很快便扩展到广大的工人运动中去。职工大会决议反对英国对埃及使用武力;工党派出领导人去见艾登。数以千计的公民到下议院去见他们的议员并要求不对埃及作战。
不顾舆论趋向,艾登袭击了埃及,但英国的公众还击了艾登。在工会的会议上提出了总罢工;在特拉法尔加广场上聚集了五万人民;全国各地都举行了群众集会,提出“要法律不要战争”。这个运动是共产党领导的,由果敢的积极分子开始的,然后由工党接过去,其规模之大是多年来英国所罕见的最广泛的群众性运动。
运动正当工人们团结一致的时候爆发,所以它聚集了更广泛的群众,并且很快就把一些非社会主义者,团宗教体,甚至连艾登当主席的联合国协会也卷进来。
人群涌向首相府,要求结束战争。当群众高呼他们的要求的时候,骑警冲入人群中,用大棒乱殴群众。许多人被逮捕,许多人被打伤。
在国际上的孤立、在国内又遭受到难以忍受的群众压力,内阁阁员相继辞职,保守党于是施展阴谋诡计。在埃及的停火,一方面是世界和平力量的一个胜利,而另一方面也何尝不是艾登政府的一个诡计,英、法军队已准备常驻埃及。他们宣称他们必须留在苏伊士运河地区,直到联合国部队能够继承和实现他们的侵略目的为止。
要想这样做,他们得依靠美国所许诺的支持,尤其是美国的石油。但是现在美国的真正的目的暴露了:美国鼓励英、法冒险,然后乘机把它的两个“盟友”从中东的势力范围中排挤掉,并取而代之。美国说,除非英、法部队从埃及撤退,否则不供应石油。
所以现在英国政府不仅是受到了包括英国人民在内的全世界进步力量的压力,要它从埃及撤兵,它还发现自己的“盟友”美国在玩弄两面手法,使它陷于完全孤立之境。
美国的这种欺骗行为造成了英国保守党空前的严重分裂。一百多个保守党议员,在极右派的好战分子华特豪斯上尉(以屠宰场上尉而知名)的领导下提出了一项动议,拒绝联合国提出的从苏伊士地区撤兵的要求,并且威胁要就这个问题迫使保守党政府垮台,这一点他们是很容易做到的。他们的提案“对美国的态度表示遗憾”,认为美国的态度“严重地危及大西洋联盟”。
值得指出的是,大部分现在极力攻击美国的议员,就是过去最驯服地支持美国的禁止东西贸易、禁止对华友好的政策的人。他们指望以广大的各阶层英国人民的强烈的反美情绪来对美国施加压力,使它改变政策,运送石油,以使英国能够把军队留驻埃及,并达到对苏伊士运河的“国际”管制的目的。
他们的挽救北大西洋联盟的全部论点只意味着,如果美国能够满足他们这方面的欲望的话,他们甘愿再作美国的奴才。
但是全世界和英国人民都坚持要求撤兵,艾登只好出走“休假”,而且就在他离职期间宣布了英法撤兵的决定。但是在背地里,其目的仍然是要同美国达成交易,并且利用联合国来达到原来的“国际”管制苏伊士运河的目标。
在保守党政府陷于风雨飘摇的这些日子里,劳工运动随时都能够把它推翻。早已对保守党的国内政策不存什么幻想的英国人民,更是十分愿意响应任何号召,采取政治上的或产业上的行动来推翻这个政府。
但是工党领袖盖次克尔,已为自己和工党右翼夺得了劳工运动的领导权,现在便设法混淆运动的目标,并借助于匈牙利事件把它引向反苏的方向。
他在11月6日说,英国必须在埃及停火,他的主要理由是英国需要同它的友邦和盟国重新统一步调。他对下议院说,他要使工党和保守党同美国和大英帝国协同一致,以便就匈牙利的局势对付苏联。
没有几天,他又在说,他(想来还有工党)会支持一个没有艾登的保守党政府。
显然,在盖次克尔和他的伙伴来说,最关心的毋宁是恢复一个反苏冷战的两党政策,而不是推翻这个已给英国人民带来了如许灾难的政府。
这就是当前英国政局的背景,保守党人以内部矛盾的暂时妥协而维持其政权。在投票中弃权的十五个保守党人,实际上是代表了一百人,这些人是很愿意反对政府,要用一个推行更为疯狂的政策的人来代替艾登。
另一方面,工人们正在向保守党提出了新的问题,因为他们反对负担侵略埃及的代价,反对承当英国保守党制造的危机。
造船工人、火车司机、公共汽车司机、建筑工人和许多其他各业工人正要求增加工资。汽车工人拒绝被解雇。住户们(当中许多人在上届大选中投票支持保守党)也正在行动起来,反对政府提高房租和取消管制房租的新措施。无数工人正面临着失业,但是整个英国工人阶级都不愿意重过大批失业的日子,虽然资本家需要它以作为压低工资的手段。
在这种形势之下,“工人日报”和共产党发出了马上进行选举的号召——这个口号将唤起劳工运动中的所有优秀分子的战斗精神,并将迫使右翼领袖:或是领导劳工运动推翻政府,或是暴露出自己的保守党的幕后同盟者的嘴脸来。
艾登曾经说过,苏伊士问题意味着“石油”,而石油是关系着每一个英国的家庭。他是说对了。艾登在石油问题上从事的殖民主义者的赌博,已经给这些家庭带来了灾难,而这笔孽债还不过是刚刚开始。
现在来进行选举,可以给国会带回来一个受到朝气蓬勃而斗志昂扬的劳工运动所支持的工党政府,这将迫使资产阶级退居守势,并改变英国同其他国家之间的关系。正如同群众运动曾经迫使盖次克尔反对艾登的苏伊士战争一样,它还能够迫使工党领袖改变它的现行政策(如诺尔·贝克所说的“同美国合作是我们的首要任务”),而采取保卫英国工人利益的政策。
已经把艾登送到牙买加去的群众,就可以把一个工党首相送进国会里去,下一步就是为此而斗争。
(立方译)


第6版()
专栏:

埃及人民争取独立的斗争
冯之丹
在全世界和平力量的同情和支持下,埃及人民对英法和以色列侵略者的进攻进行了英勇的抵抗,终于迫使侵略者不得不停火和宣布从埃及撤兵。这是埃及人民的一个重大胜利。埃及人民在保卫民族独立和主权的斗争中,表现了高度的爱国热情和斗争精神,为反对殖民主义、争取民族独立的亚非各国人民树立了一个光荣的榜样。
埃及人民是英勇的人民。几个世纪以来,埃及人民同外国侵略者进行了不懈的斗争。从1517年起,埃及遭到了土耳其三百多年的异族统治。1798年,拿破仑军队也曾经企图征服埃及人民。十九世纪末,英、法殖民主义势力侵入埃及。1882年以后,埃及经历了半个世纪以上的英国殖民统治。但是,无论是奥托曼帝国或英国和法国殖民者,都不能扑灭埃及人民反抗的火焰。
在埃及人民反抗英国殖民者的斗争史上,有着许多可歌可泣的篇页。远在1882年,当埃及伊斯迈尔王朝大举外债、出卖国家主权的时候,埃及人民在奥拉比领导之下,轰轰烈烈地展开了爱国运动。人民举行游行示威,要求废除外债,逐出外国军舰,奥拉比组织了军队抗击英国侵略者。虽然这个早期反抗殖民主义的爱国运动遭到了英国殖民者和埃及封建王朝的联合镇压,英国殖民军从此占领了埃及,但埃及人民绝没有被征服。1906年发生的丹沙微村事件,就发展成为埃及全国性的反抗英国殖民主义者的斗争。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正式宣布埃及为它的保护国,大战结束,埃及又掀起了民族独立运动的新高潮。1918年开头的几个月中,埃及各地爆发了人民运动和反对帝国主义的大罢工,要求英国占领军立即撤出埃及。二百万埃及人在一张要求独立的声明上签了名。英国拒绝了埃及人民关于废除保护制的要求。同年11月,埃及要求派以民族主义领袖查格罗尔为首的代表团出席巴黎和会,申述埃及的民族权利,又遭到了英国的阻挠而未果。查格罗尔等三个民族主义领袖被殖民者放逐到马耳他岛。于是,1919年的3月在埃及爆发了大规模的起义。几乎埃及境内的整个尼罗河流域都掀起了反抗英国殖民者的起义,埃及人纷纷组织了自治委员会,为争取埃及的独立而斗争。英国占领军以最野蛮的血腥大屠杀来对付起义的人民,成千上万的埃及人被投入监狱和集中营,军事飞机也参加了这次大屠杀。
但是,埃及人民认识到,当殖民主义的锁链还没有挣断的时候,只有继续加强斗争的火力,决不能在殖民者的血腥屠杀面前有任何犹豫。“不独立,毋宁死”的口号声响彻在埃及的每一个城镇和农村。1919年4月,埃及人民实行了总罢工,坚决要求取消英国对埃及的保护制,主张以埃及的民族军队代替英国占领军,由华夫脱党组成代表团和英国举行谈判。在埃及人民的压力下,英国政府被迫释放了埃及的民族主义战士。1920年5月,英国政府和埃及代表团在伦敦举行谈判。1922年,英国宣布废除保护制,承认了埃及为“独立王国”。但是埃及仍然在英国殖民军队的占领下,根本谈不上真正的独立和自主。1924、1930、1931、1934年,埃及人民继续为争取民族独立展开了斗争。
1936年,英国胁迫埃及华夫脱党的政府签订了“英埃二十年同盟条约”,规定了许多奴役性的条款,其中包括了对埃及外交政策的限制,不许埃及在外交关系上采取所谓“与同盟相抵触的立场”;并要埃及同意英军驻在苏伊士运河区域,埃及军队必须使用英国武器。后来英国在埃及的运河区和其它地方驻扎了十万左右的占领军,严重地威胁着埃及的民族独立运动。因此,埃及人民一直反对这个条约,他们为废除这个奴役性条约、争取国家的完全独立进行了如火如荼的斗争。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要求“英国军队滚出埃及去”的呼声更加高涨。在埃及出现了“学生、工人全国委员会”、“尼罗河流域战线”等领导群众斗争的组织。1946年初,开罗发生反英大示威,游行群众遭到了反动的诺格拉西政府残酷的镇压,几十个参加示威的学生被打死打伤;几十个青年人淹死在尼罗河里。“学生、工人全国委员会”号召全国举行总罢课、总罢工,抗议当局对爱国青年的迫害。埃及人民响应了这一号召,一时埃及全国陷于瘫痪状态,争取独立的呼声弥漫全国。为了缓和激昂的群众情绪,英国军队这才被迫从开罗等地撤到苏伊士运河区。
以后埃及人民的斗争继续发展。1951年,当着伊朗人民要求石油国有化斗争进行的时候,埃及人民要求废除奴役性条约的斗争也进入了新的高潮。这一年的八月间,开罗的工人、学生不顾当时埃及反动政府的血腥镇压,首先举行了示威游行,这一运动立即波及到全埃各地。数以百万计的埃及人卷入了示威游行。10月15日,埃及议会在全国人民空前强大的压力下,通过一项法令废除1936年英埃奴役性条约和1899年英埃共管苏丹的协定。然而,英国侵略者不顾埃及人民的要求,对埃及人民进行武力恫吓,枪杀示威群众,并公然进驻塞得港、伊士美利亚等沿运河的埃及城市,霸占了苏伊士运河的渡口和设备。可是,埃及人民以更大规模的斗争回答了英国殖民者的武力镇压。苏伊士运河区英国军营的数万埃及工人离开了工作,码头工人拒绝为英军卸货,电讯工人停止拍发殖民者的军事电报,成千成万的埃及人走向街头向英国殖民者示威,并且有许多爱国青年走向苏伊士运河区向英国侵略军进行游击斗争。在开罗街头,在苏伊士运河两岸,在那灼热的沙漠上,无数埃及爱国志士为了祖国的自由和独立英勇地抛弃了头颅,洒下了鲜红的热血。
1953年埃及共和国的建立,为埃及人民的反殖民主义斗争开辟了新的道路。1954年10月,在全埃及人民武装抵抗运动一触即发的形势下,英国殖民者终于同埃及签订了关于苏伊士运河基地的协定,并且于1956年6月13日无可奈何地在苏伊士运河上空降下了英国的国旗,懊丧地撤出了在埃及国土上的最后一个士兵。
今年7月26日,埃及共和国纳赛尔总统宣布苏伊士运河公司国有化。英法殖民者仍然想要扭转历史的车轮,以陈旧的“炮舰”政策来阻挡埃及人民走向完全独立的进路。但是,它们的“炮舰”在埃及触礁了,埃及人民进行了坚强的反击,迫使英法侵略者不得不再一次从苏伊士运河区撤退。
埃及人民反抗殖民主义斗争的全部进程证明,埃及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和自由的意志是任何反动力量摧毁不了的,穷凶极恶的殖民主义注定了要死亡。1882年,英国海军上将西摩仅仅率领了八艘军舰、一艘鱼雷艇和五艘炮艇,便占领了埃及;而在今天,英国的凯特莱将军率领了英法联军,出动了两千多架次轰炸机,一百多艘军舰,却不能在埃及的领土上站住脚跟。从1882年到1956年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对于殖民主义者来说,就是这样无情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