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12月11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铁托同志在普拉发表的演说和各国共产党的反应
铁托在普拉发表演说
支持匈牙利工农革命政府。认为苏军第一次干涉是不必要的。认为“个人崇拜实际上是一种制度的产物”。把一些国家的共产主义政党分为“斯大林主义者”和“非斯大林主义者”。强调现在的问题是南斯拉夫新趋向在各国共产党内得胜还是所谓“斯大林主义路线”得胜。要某些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改变作法。激烈批评霍查的文章。
新华社10日讯 11月16日,南斯拉夫“战斗报”发表了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总书记约·布·铁托同志11月11日在普拉发表的一篇演说。铁托这篇演说大部分是谈论匈牙利事件以及在波兰和匈牙利所发生的事件的根源。他谈到了匈牙利反动分子在事件开始后掌握了越来越大的权力,谈到了法西斯反动暴徒杀害共产党员的暴行。他还批评了纳吉政府不坚决起来制止反动分子的活动,并且对匈牙利工农革命政府表示了支持。铁托说,“纳吉政府并没有做什么事情来防止这种行为。它继续在电台上哭哭啼啼呼救,而没有对这种行为展开斗争,用某种方式表示要制止屠杀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的决心。它没有那样做,却发表了一篇宣言,在宣言中退出了华沙条约,宣布自己的独立等等。”铁托说,“纳吉逃跑了,同时一个新政府建立了。……我知道这个新政府的人员,并且据我看来,他们代表的是匈牙利最正直的人”。“我们必须保卫卡达尔的现政府,我们必须帮助它”。他又说,“我们必须反对所有那些现在正在不负责任地把全部责任都归咎于俄国人的分子”。
在谈到苏联军队应匈牙利政府请求来制止暴乱的时候,铁托说,苏联的“第一次干涉是不必要的”。至于“苏军的第二次干涉”,他说,“我们反对干涉,反对使用外国的武装部队。可是现在那一种的坏处比较少一些呢?是混乱、内战、反革命和一次新的世界大战呢,还是苏军的干涉?如果是前者的话,那会是一次大灾难;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会是一种错误。当然,假如那样做可以挽救匈牙利的社会主义,那末,虽然我们反对干涉,我们可以说,苏军的干涉是必要的”。
谈到南斯拉夫同苏联的关系时,他说,“由于苏联的希望和倡议,我们同苏联恢复了正常关系”。“就我们而论,我们在同苏联的关系方面已经作了很大的努力。我们已经改善了关系,缔结了一整套的经济协议,这些协议对我们很有益,是根据非常有利的条件,等等”。铁托认为,苏南两国先后在贝尔格莱德和莫斯科签署的宣言,对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关系“应该有实际的意义”。
铁托演说的最后一部分斥责了英、法和以色列对埃及的侵略,他认为,“这是同殖民国家过去发动的传统侵略没有任何区别的典型侵略”。“这次以色列表明它是大国的一个工具,因此它构成了对和平的危险”。铁托并且揭露了法国社会党在侵略埃及问题上的面目。他说,“最悲哀的是法国社会党人丢了脸,并且再度表明他们是那些企图不惜任何代价来保持旧的、传统形式的殖民主义的人们的忠实的仆从”。
铁托在演说中提出了“个人崇拜实际上是一种制度的产物”的论点,并且按他自己的看法,把一些国家的共产主义政党分为“斯大林主义者”和“非斯大林主义者”。铁托强调,现在的问题是:是实际上在南斯拉夫开始的新趋向在各国共产党内得胜,还是所谓“斯大林主义路线”得胜。铁托表示,南斯拉夫将在各方面进行努力,“以求保证新的精神获得胜利”。铁托在演说中还批评了东欧某些国家的共产党和工人党以及法国共产党,并且要它们改变作法。
铁托在演说中还激烈地批评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恩维尔·霍查所写的一篇文章,他认为这篇文章是针对南斯拉夫提出批评的,虽然这篇文章中没有提到南斯拉夫的名字。霍查在11月8日在苏联“真理报”上写的题为“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的十五周年”的一篇文章中,曾经指出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反对这样一些人,他们自命发明了社会主义政权的‘新的形式’和‘组织’,并且极力把它们强加给别人,鼓吹拒绝苏联的榜样和经验”。
铁托同志这篇演说在社会主义各国和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的共产党的领导人士中,引起强烈的反应和广泛的评论。
苏联
塔斯社介绍了铁托演说的主要内容,对他的一些论点提出批评。
“真理报”编辑部的文章指出了铁托对匈牙利事件的一些正确估计,反驳了铁托关于个人崇拜的根源、南斯拉夫经验的作用、社会主义力量之间的关系等问题的论点。强调一切社会主义力量进一步团结起来。
苏联“真理报”在11月19日刊载了塔斯社11月17日一篇关于铁托演说的贝尔格莱德通讯。这篇通讯介绍了铁托演说的一些主要内容,同时也对铁托演说中的一些论点提出批评。通讯指出,值得注意的是,在铁托的演说中,有一些论点同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领导机构最近就国际局势、社会主义国家之间和共产党之间的互相关系的一些基本问题所屡次提出的说法是十分格格不入的。在他的演说中有一些话,不论从形式上或者是从实质上来看,都是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和劳动人民国际团结的原则相违背的。
11月23日,苏联“真理报”发表了它的编辑部的一篇文章,题目是:“争取社会主义力量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基础上进一步团结起来”。“真理报”的文章也分析了匈牙利事件的根源,指出苏联帮助匈牙利粉碎反革命阴谋是在尽自己的国际主义的责任。文章说,“在外国对匈牙利事件的许多反应中,铁托同志最近在普拉的演说是最令人注意的”。文章认为,铁托的演说正确地指出了反革命分子在这个事件中所起的挑衅作用。他尖锐地批评了纳吉政府。他认为苏联第二次“干涉”是必要的看法,是对匈牙利事件的正确评价。在谈到铁托抨击英、法、以侵略埃及和揭露法国社会党在侵略埃及问题上的面目的言论时,“真理报”说,“从这个正确估计中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一切爱好和平的人民必须提高警惕和团结一致”。
同时,文章还对铁托对于匈牙利事件的一些看法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反驳了铁托关于个人崇拜的根源、南斯拉夫经验的作用、社会主义力量之间的关系等问题的论点。文章认为,“个人崇拜是同整个苏维埃社会主义制度极其格格不入的”。文章批评了南斯拉夫方面指责别国社会主义制度、夸耀自己的经验、把自己的经验吹嘘为可能是最优良的经验等作法。文章指出,谈论什么“斯大林主义者”和“斯大林主义”是毫无根据的。文章还批评铁托的演说干涉各国共产党的内部事务。
文章强调说,“谁都明白,为了各国共产党的事业,不容许发生争吵,不容许转向互相攻击和恢复分歧的气氛。苏联共产党为了苏联和南斯拉夫两国兄弟人民的利益,为了保卫和平、民主和社会主义的事业,今后仍将执行两党在原则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基础上的合作政策。我们认为,现在必须本着在平心静气的友好的气氛中,通过同志式地交换意见的方式来讨论和澄清争执问题。”文章最后说,“苏联共产党人和世界各国共产党人都意识到,当反动派对社会主义和民主力量发动激烈的攻势的时候,当许多国家的帝国主义者和法西斯分子对共产党人展开疯狂的进攻,企图分裂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时候,一切社会主义力量必须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的基础上、在社会主义国际主义原则的基础上进一步团结起来。”捷克斯洛伐克“红色权利报”评论认为铁托对匈牙利事件的许多估价同捷共和其他共产党明确的立场不相合。
西罗基总理认为不能同意南斯拉夫的经验、方法可以宣布为其他国家也应该仿效的某种“新路线”。
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机关报“红色权利报”11月19日报道了铁托的演说。这家报纸评论说,铁托在匈牙利事件的估价中有许多不明白的东西和保留。这是同我们党和其他共产党明确的立场不相合的。我们充分地珍重苏联根据请求给予匈牙利的兄弟般的帮助。这家报纸认为,铁托在对匈牙利事件的整个分析中基本上没有谈到西方反动集团和匈牙利国外流亡者在事件中的作用。报纸指出,铁托在演说中所说的一些话“在实际上趋于破坏社会主义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中共产党的内部团结,破坏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这家报纸说,“正当在这些日子里,在共产党人坚决地制止纠合起来的国际反动派集中的进攻的时候,试图在国内和国际范围内把共产党划分为什么“斯大林主义者”和其他各种派别,这只能被称为有害于我们共产主义的共同事业的”。这家报纸还批评了铁托演说中“意味着干涉其它共产党内部事务”的话。
捷克斯洛伐克总理西罗基11月23日在故总统哥特瓦尔德纪念碑揭幕典礼上发表的演说中说,我们不能同意那怕是在像南斯拉夫这样的友好国家内出现的某些努力,这就是:认为正是他们的经验、方法可以宣布为其他国家也应该仿效的某种“新路线”,或者甚至以为应该对其他国家的抱有不同意见的代表展开斗争。西罗基说,有必要指出,平等和互不干涉的原则是每一个、包括如此经常地谈到这些原则的人在内所必须遵守的。
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在12月5日和6日全体会议上通过的关于国际政治局势的决议中,提出了对铁托演说的意见。决议说,“这篇演说除了就国际局势提出了一些正确的结论和估计以外,还包括另外一些言论,这些言论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一致认为是不正确的,而且是不符合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利益,不符合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利益的。”决议说,我们肯定不能同意根据某种“趋向”把共产党和他们的领导机构加以划分的那种作法。这显然是干涉这些党的内部事务。这种划分也对共产主义运动的国际团结有影响。决议认为铁托的演说里对于个人崇拜问题的提法也是不正确的。决议说,也很显然,要把社会主义建设的某些特定的形式和趋向来作为对其他国家普遍有效的“典范”的任何努力,都是同列宁主义和工人阶级运动的国际经验相抵触的。决议说,我们对苏联共产党在建设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斗争中所积累起来的经过多次实际考验的丰富经验加以创造性的运用。同时我们也仔细地吸收、并且还要进一步继续吸收和采用一切社会主义国家和兄弟党建设社会主义的经验。
我们还要努力来不断加深和加强同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的友好和同志关系,来客观地讨论和澄清对双方都很重要的一切问题。我们之间相互关系的基础,将永远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教导和我们两国人民和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利益。
意大利
陶里亚蒂说,铁托的有些论点和意共一致,而在另一些问题上,意共的估计则比较持重和审慎。
“团结报”社论指出,关键问题在于不要忘记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是社会主义阵营的伟大力量。
意大利“团结报”11月19日发表了意大利共产党总书记陶里亚蒂在波伦亚省的一次党代表大会上发表的演说。陶里亚蒂在谈到铁托演说时说,这个演说中“有些论点是同我们看法一致的,而在另一些问题上,我们的估计则比较持重和审慎”。在谈到匈牙利事件时,陶里亚蒂认为,匈牙利的党的领袖们以前所犯的错误和以后党的完全瓦解是造成这一事件的决定性的原因。后来,反动势力乘机渗入这样造成的裂口,局势就此混乱了。陶里亚蒂认为,在最初一个时期,对峙的双方都有工人和人民的力量。但是,“有工人力量参加不足以使一个运动具有革命性质,因为,要具有革命性质,这些力量必须有一个有目标的革命力量来领导。”在谈到苏联军队协助匈牙利政府镇压反革命暴乱的问题时,陶里亚蒂说,意大利共产党认为,苏军的第一次干涉是“一个令人痛心的事实”。
“这种干涉是能够而且应该避免的,干涉的事实主要应由匈牙利的党的队伍中发生的混乱情况负责。”他接着又说,“第二次干涉是不可避免的严格的必要的,这不仅是由于在匈牙利形成的局势,而且也是由于这些事件以及可以预见到的发展可能对整个欧洲和全世界的局势产生的影响”。对于前纳吉政府,陶里亚蒂说,我们的判断大部分同铁托同志所作的判断是一致的。陶里亚蒂认为,“人民民主国家应该进行党和国家组织内部生活的民主化,应该建立领袖和群众间的更好的联系,每一个国家都要遵循建设社会主义的民族道路,从而满足在一个国家以不同方式出现的需要。”他表示相信:苏联同志在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上表现出的勇气必定有利于纠正所有各国共产党在领导方面所犯的错误。他认为,不应该在第二十次代表大会所作出的批评面前退却。
意大利共产党机关报“团结报”11月25日以“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为题发表社论说,“在社会主义阵营内部有讨论、有争论、也有批评,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对此感到惊奇和过分的忧虑”。“南斯拉夫同志们已经对匈牙利事件提出他们的判断,他们在判断中是同意苏联有必要进行第二次干涉来从反革命威胁中拯救社会主义的。对于他们的判断是可以加以讨论的。……但是,在深入分析这些判断之前,必须认为这些判断应该避免由于对各国共产党、对各个社会主义国家有意加以区别对待,而危害到无产阶级国际主义。”这家报纸还说,“关键问题在于不要忘记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是社会主义阵营的伟大力量。谁要是离开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就有削弱这个阵营的危险,而且有使得自己的党和自己国家的人民群众放弃社会主义伟大动力的危险”。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
“新德意志报”刊载德国一个老工人党员的来信,批判铁托关于“斯大林主义”的提法。
德国统一社会党中央机关报“新德意志报”在11月20日发表一个老工人党员写的一封读者来信,着重地批评了铁托演说中关于“斯大林主义”的提法。信中写道:我根本反对这种“斯大林主义者”和
“非斯大林主义者”的区分,我只知道这种名词是出于阶级敌人的宣传。他指出:如果在各兄弟党内部和各国兄弟党之间分出各种派别,那只会带来混乱和损害,而根本不会有任何好处。他说:对斯大林个人崇拜所产生的错误,曾经使他大受刺激和震动,但是斯大林所作的事情并不完全是错误的。“因此,我认为‘斯大林主义者’和‘非斯大林主义者’的提法是完全错误而有害的。”
法国
法共中委居约说,对苏联和苏共的态度是一个原则问题,离开它就会削弱和危害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法共总书记多列士说,目前特别需要各国共产党间的团结,不认为铁托有理由在各国党之间划一条分界线。国际工人运动不能有几个中心。
法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委员雷蒙·居约在11月20日开始举行的法共中央全会上所作的政治报告中,也谈到了铁托的演说。居约指出,铁托在演说中斥责摩勒和法国社会党人在埃及和阿尔及利亚的战争政策,这是“非常正确的”。在谈到苏军应匈牙利政府的请求协助镇压反革命叛乱时,居约指出,有人对此表示不快,甚至还怀疑别人对苏联和苏军行动的支持是一种卑顺或拒绝“非斯大林化运动”、拒绝“自由化运动”的表现。他说,这是不符合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因为对苏联和苏联共产党的态度是一个原则问题,离开这个原则就会削弱、危害国际工人运动和共产主义运动。他表示:法国共产党完全赞同苏联的这种作法,认为这是它对匈牙利工人阶级和各国无产者的天然责任。居约表示不同意铁托的“南斯拉夫政治路线”的提法。他说:“对于我们说来,不存在什么南斯拉夫政治路线。只有马克思列宁主义路线,而一切的中心是伟大的苏联经验。”居约还批评铁托干涉其他党的内部生活。他指出,铁托攻击某些党的领袖,并且把一些国家的党说成是“保守的斯大林主义者”,而另一方面,又把南斯拉夫和另外一些国家的党列为拥护“民主化”的党。他说:“这一切都是在国际范围内阶级斗争处于特别困难的时候干出的很坏的事情。”
法国共产党总书记多列士在这次会议结束时发表的闭幕词中,也谈到了铁托的演说。多列士说:在目前形势下,特别需要的是各国共产党之间的团结,因此,我们不认为铁托有理由来在各国党之间划一条分界线。多列士接着谈到,现在有人说南斯拉夫走向社会主义的道路是唯一正确的道路。他说,这种提法是同各国可以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不同道路的这一理论背道而驰的。他指出:过渡的形式的不同丝毫不牵涉到无产阶级专政的内容,这个内容必然是共同的,它的范例过去是、现在仍然是苏联。多列士表示他不同意关于“多中心”的论点。他说:法国党将继续密切注视苏联党的经验。我们认为国际工人运动不能有几个中心,不然,这个运动就会瓦解。多列士也不同意关于“斯大林主义”的提法。他说:“不存在什么斯大林主义。这个名词是我们敌人的词汇中的东西”。多列士接着批评了铁托和一些南斯拉夫报刊对法国共产党的讽刺和攻击。
阿尔巴尼亚
“人民之声报”编辑部发表文章说,铁托和南斯拉夫领导人用沙文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的态度对待阿尔巴尼亚。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机关报“人民之声报”编辑部11月23日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认为铁托的演说暴露了他的若干和马克思列宁主义、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劳动人民国际团结相矛盾的观点。文章不同意铁托对匈牙利事件的某些分析,并强调指出,铁托在他的演说中很神经质地同那些认为南斯拉夫的影响推动了匈牙利事件的准备工作的人争辩。但是对那问心无愧的人说来这是无需不安的。在谈到阿南关系时,文章指出,铁托和南斯拉夫领导人用沙文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的态度对待阿尔巴尼亚,在阿尔巴尼亚解放以前和以后,不断粗暴地干涉它的党和国家的内政。文章说,“我国人民同南斯拉夫兄弟人民的友谊、他们共同的斗争和共同的利益要求结束这种干涉。”文章最后说,“受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熏陶的我们的党,今后仍将加强同苏联、同社会主义阵营其他国家以及同世界上全体进步力量的友谊”。波 兰
“自由论坛”载文说,波兰接受波南加强团结的愿望,但表示这不等于波兰完全接受南斯拉夫式的社会主义。
波兰的报纸在11月16日登载了铁托演说的详细摘要。波兰统一工人党机关报“人民论坛报”没有发表评论。波兰统一工人党的机关刊物“自由论坛”周刊在11月25日发表一篇文章说,铁托的演说吸引了国际舆论的注意,他已经就苏联共产党和其他兄弟党对国际情势的观点提出了讨论。这篇文章引述铁托的话说苏联共产党内部有趋向于斯大林方式的力量,说各国共产党对待波兰和匈牙利事件有斯大林式和反斯大林式的两种倾向。文章说,铁托谴责了斯大林式的对待某些共产党内的革命的态度。文章在谈到铁托对匈牙利事件的估计时说,不难看出,对匈牙利事件的这种评价中有许多意见是和波兰对匈牙利的评价相同的。文章说,铁托正确地认为南斯拉夫人民在波兰事件的基础上,应该更紧密地同波兰政府和党团结。我们接受这种愿意同我们兄弟般合作的愿望,但是也要说明,这不等于我们完全接受南斯拉夫式的社会主义。同样的,国际主义并不妨碍我们按自己的具体条件来建设社会主义。
南斯拉夫
“战斗报”认为“真理报”的评论歪曲了铁托的话。并说苏联的宣言是苏联同东欧国家之间的关系进一步发展的积极的出发点。
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机关报“战斗报”11月27日发表文章,评论“真理报”编辑部的文章。“战斗报”不同意“真理报”的评论,并认为铁托的话被歪曲了。“战斗报”为南斯拉夫在建设社会主义方面的经验辩护。“战斗报”强调指出,苏联领导在最近发表的宣言中对苏联和东欧国家之间的关系应该怎样这个问题作了肯定的答复。“战斗报”说,尽管有一切缺点,“苏联关于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关系的宣言仍然是苏联和东欧国家之间的关系进一步发展的一个积极的出发点”。“战斗报”强调问题在于实践。
保加利亚
“工人事业报”认为铁托的一些观点,是同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和国际共产主义团结显然抵触的。
保加利亚共产党机关报“工人事业报”11月27日的社论指出,铁托在演说中除了对英、法和以色列侵略埃及的事件以及法国社会党在这个侵略中起的可耻作用等作了某些正确的评价以外,还有一些观点是同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以及国际共产主义团结显然抵触的。社论认为,铁托在他的演说中对苏联共产党作的一些评价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社论说,保加利亚共产党“坚决反对在‘特殊道路’的形式下偷运显然反马克思主义、反列宁主义的理论的任何令人怀疑的活动。”社论强调说,“我们永远认为,苏联的经验是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典范。”社论还批评了铁托在他的演说中把一些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分成所谓“斯大林主义者”和“非斯大林主义者”的言论,谴责这种言论是对其他兄弟党和兄弟国家内部事务的粗暴干涉。社论强调说,现在,当国际反动势力竭尽全力企图分裂社会主义力量的时候,我们最重要的国际主义义务就是争取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的基础上巩固国际共产主义工人运动的团结。蒙 古
“真理报”认为铁托的某些结论是正确的,但过分夸大南斯拉夫的道路,会给世界工人运动带来损害。
蒙古人民革命党机关报“真理报”在12月1日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指出,铁托的这篇演说对国际局势作出了一些正确的结论,但是,也包含有一些不能理解的、矛盾的和在某些方面不正确的断言。文章说,苏军援助匈牙利,拯救了社会主义阵营和世界人民免于新战争的威胁。文章还认为,过分夸大南斯拉夫走向社会主义道路的意义,会给世界工人运动带来损害。这证明铁托缺乏谦逊。文章说,建设社会主义的各国应互相学习经验,不应盲目摹仿。文章最后指出,铁托的演说实际上对兄弟党作了各种攻击,还对共产主义运动进行人为的分裂。
(文内插题是本报编者加的)


第5版()
专栏:

斯托伊卡就罗苏会谈结果发表演说
加强同苏联和其他兄弟国家的友谊
新华社10日讯 据塔斯社布加勒斯特讯:12月8日晚间,罗马尼亚部长会议主席斯托伊卡就莫斯科罗苏会谈结果在布加勒斯特电台发表了广播演说。
斯托伊卡说,罗苏会谈是本着合作和团结的精神举行的。在会谈过程中,我们请求苏联政府协助我们克服我们在实现发展国民经济和不断提高我国劳动人民物质和文化生活水平纲领的道路上所遇到的一系列困难。苏联政府表示完全理解我国国民经济的需要,答应了我们的要求,给我们一些重要的经济和财政的优惠,这对完成我国经济建设任务是一项巨大的支援。由于从苏联获得谷物援助,我国居民的粮食供应已经有了保证。
斯托伊卡说,今年的歉收对我国的对外贸易平衡造成了某些困难。考虑到这种情况,苏联政府主动地决定按照我们的利益修改在罗马尼亚赎回前苏罗股份公司中的苏联股份这件事上苏联应得的权利。苏联还把以前属于希特勒德国的、作为苏联股份加入罗苏混合企业的全部财产无偿地让给罗马尼亚,并且放弃了它应得的全部利润。此外,苏联政府同意苏联应得的另外的款额可以在长时期内以列伊(罗币名)偿付,这对罗马尼亚说来比用外汇偿付要有利得多。
斯托伊卡最后说,莫斯科会谈是朋友之间、同志之间的会谈,没有任何东西能分裂我们,一切都使我们亲近和团结。这次会谈再一次证实,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可以依靠同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友谊和互助。我们将始终不渝地加强同苏联和各社会主义国家的友谊。


第5版()
专栏:

埃及外交部次长
接见我新闻工作者代表团
据新华社讯 中国新闻工作者代表团已经在8日到达开罗。代表团是执行中国埃及1956年文化合作协定前往埃及进行访问的。
代表团团员有:“人民日报”的蒋元椿,“新华通讯社”的言彪,“光明日报”的高天和“人民中国”的车慕奇。
埃及外交部次长穆斯塔法·优素福12月8日接见了中国新闻工作者代表团。
优素福热烈地欢迎他们,并且答应将提供一切便利来使他们获得关于埃及人民抵抗侵略和建设的全面和真实的情况。


第5版()
专栏:

越南内务部副部长答捷通讯社记者问
说明琼流事件真相和政府措施
指责南越当局借此大叫大嚷欺骗舆论
新华社河内10日电 据越南通讯社9日讯:越南内务部副部长范文白最近在接见捷克斯洛伐克通讯社驻河内记者伊里纳·杜马索瓦的时候,说明了关于琼流骚乱的真相以及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为解决这个问题所采取的措施。
范文白说,琼流县曾经发生了一次事变,但是这次事变最后遭到惨败。
西贡电台在1956年11月18日承认:这些骚乱是“一个曾经在那里秘密进行准备的组织”引起的。已经查明,在琼流县琼安乡逮捕到的头子们是先前强迫这个地区的人民到南方去的特务。他们打着保护宗教的幌子,企图使琼流县某些乡的天主教居民无视土地改革的积极成就。但是,由于他们向农民勒索稻米、粮食和钱财,并且在老实的居民中散布恐怖,他们就暴露了自己的真面目。他们以凌辱和暴力行为来回答地方当局代表的耐心解释。最后这个地区的天主教居民完全不同意这些破坏分子的行为。
范文白说,事情发生以后,地方政府立刻派遣一个代表团进行实地调查,谴责严重地损害了居民的利益的反动分子的阴谋。同时,还采取了措施以确保公共秩序和治安,使居民能够恢复日常工作。
骚乱只继续了三天。早在1956年11月15日,情况已经完全恢复正常,农民们能够及时开始收割,我们的天主教同胞又照常上教堂了。
在回答关于吴庭艳写信给联合国秘书长的目的何在这个问题时,范文白说,西贡当局同它的美国主子一起,一直在就这个问题进行一个散布谎言和大事诽谤的运动。他们企图通过大叫大嚷的、选择好时机的宣传,捏造所谓“人民起义”来欺骗舆论。我们都清楚知道,目前和平和社会主义阵营的敌人正在企图进行破坏活动,并且正在通过他们的特务在人民民主国家进行颠覆活动。南方当局就是按照这个方针狂热地进行“支持北方起义者的运动”的。显然,在有计划地破坏日内瓦协议、加紧扩充南越武装部队和经常侵犯非军事区的时候,美吴集团是想达到同一目标:扰乱我们越南北方的和平建设工作,阻挠越南的统一。南方当局显然也在力图分散舆论对它在南越进行的镇压和恐怖活动的注意。南方当局要求联合国秘书长注意所谓“琼流事件”——一个纯粹的内政问题,这种做法是既非法而又荒谬。
范文白强调说,尽管吴庭艳施展种种阴谋,我们正在继续巩固北方的人民民主政权,我们迟早一定能够实现祖国的重新统一。


第5版()
专栏:

突尼斯访问记
李学纯
(六)突尼斯国立博物馆
8月8日,我们参观了突尼斯国立博物馆。这座博物馆座落在突尼斯市的巴图广场上,它建于1881年。这是一座记载着突尼斯人民悠久文化历史的阿拉伯式的巨大建筑物。
博物馆共分史前古物、突尼斯古代文化艺术品和突尼斯历代王室用品等三大部分。史前古物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从海底发掘出来的古希腊商船,商船的木头都早已腐烂了,剩下的只是它的青铜的龙骨和船头上装着的铜制的马头。从龙骨的大小上判断,这是一只相当大的商船。突尼斯古代艺术品异常丰富多采。这里有各式各样的古玩、陶器、铜像、石雕等,其中尤其动人的是图案画。这种图案画是用各种颜色的小石块砌成的,虽都有一千年以上的历史,但却仍然鲜艳夺目。这些图案画反映着突尼斯劳动人民生活和斗争的各方面的情景,其中有突尼斯人民反抗罗马统治者和拒服兵役的场面,有突尼斯人民反抗土耳其统治者的暴动的情景,也有突尼斯人民从事捕鱼、打猎、耕田、植树、航运、读书、歌舞等生活景况。给我们印象最深的是一幅描写突尼斯人民反击罗马侵略者的图案画,这幅画的主题是描写突尼斯人民的爱国热忱,一位突尼斯勇士把他的利剑刺入一个罗马侵略者的喉头,突出地表现出了突尼斯人民的英雄气概,同时并衬托出罗马侵略者屠杀突尼斯劳动人民的残暴情景。另有一幅描写自然景色的图案画,则给人以心旷神怡之感,这幅图案画有八十平方公尺大,据博物馆馆长说这是世界上目前最大的一幅。
突尼斯历代王室用品就陈列在王宫里,王宫就接在博物馆的后面。这座宫殿的面积虽不大,但它是突尼斯古典建筑艺术的典范。它的雕梁画栋极其优美精细。宫殿内的陈列品最突出的是古代战争中使用的各种兵器,这些兵器记载着突尼斯人民反抗侵略者的历史。突尼斯古代的民族英雄曾建都于此,迦太基的两员大将哈米哈和加米拉曾在反抗侵略的战争中打败过罗马帝国。
突尼斯的古代艺术受着希腊、罗马的浓厚影响,尤其受阿拉伯国家的影响最深。法国殖民主义者轻视突尼斯人民的文化遗产,他们为了加强对突尼斯的文化侵略,硬说阿拉伯人是野蛮民族,他们只准突尼斯人研究法国,不准突尼斯人研究自己民族的历史。博物馆馆长说:“告诉法国殖民主义者,他们的打算落空了,独立后的突尼斯人民正在系统地研究和整理自己民族的文化遗产,悠久的突尼斯文明正在放出它原来的光辉。”  (未完)(附图片)
突尼斯国立博物馆的图案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