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5年5月31日人民日报 第8版

第8版()
专栏:

机关、团体、企业工作人员要求严惩胡风
北京市第三医院职工四百五十人来信:最近报纸上揭发了胡风反党、反人民、反革命集团的两批材料,引起了我们医务工作者的无比愤怒。我们看清了胡风的丑恶面目。我们完全同意广大群众对胡风集团的声讨。胡风问题的性质,不单单是反动的主观唯心论的思想问题,而是革命同反革命的重大斗争。胡风集团的罪行是不能容忍和不可饶恕的。我们要求撤销他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资格,要求彻底清查他的集团的反革命罪行。
四川省万县专区鱼场胡白桦来信:我是一个水产工作干部。胡风十几年来一直反对党的文艺方针政策,他阴险狠毒地向党、向革命文艺界进攻,妄图用他的资产阶级的唯心主义的理论来代替党的正确理论。但是伪造的货色是不能长久欺骗读者的。我们感谢党的英明果断,把胡风及其集团的罪恶揭露出来,教育了我们,使我们清楚地认识了伪装的敌人的危害性。我们非常愤恨像胡风这样披着马克思主义外衣的反动阶级的代言人。我们不允许胡风继续再当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应该把他清洗出去。
内蒙古自治区计划委员会生产实习小组陈维满等八人来信:现在的事实已很清楚:作为反党集团首脑的胡风是党和人民的公敌;胡风已完全失去他在人民政治生活中所担任的一切职务的资格。因此,我们坚决要求撤销胡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资格,把胡风从革命队伍中清洗出去!
中共河北省沧县地方委员会刘建国来信:我是一个机关干部。当我看了“人民日报”发表的关于胡风反党集团的材料以后,我的愤怒的心情不可抑止了,原来胡风集团是一群奸诈、狡猾、阴险、毒辣、面目狰狞的反革命分子!
党领导中国人民奋斗了三十多年,战胜了国内外凶恶的敌人,建立了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人民成了国家的主人,并开始逐步向幸福的社会主义过渡,但是胡风集团,这一群人类的蟊贼,暗藏在革命队伍里,进行着反革命的罪恶活动,企图推翻人民的革命政权,以完成他的“更远大的未来”的“事业”,是可忍孰不可忍!
胡风是中国人民的敌人,是蒋介石的忠臣肖子。我们一定要彻底粉碎胡风反革命集团!
河北省张家口专区郭锦、程万民等五人来信:我们看了反革命分子胡风用土匪特务式的“黑话”的信件,真使我们不能抑制情绪的冲动,万分愤怒起来。我们虽不是党员作家或进步作家,但是觉得胡风正是污蔑和咒骂我们自己,因为他是完全同我们的党和人民敌对,势不两立的,因之我们完全拥护中国文联主席团和作家协会主席团联席扩大会议的决议,开除胡风会籍并撤销他在文艺界的一切职务,同时建议撤销他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资格。
胡风这个家伙要比拿着无声手枪的特务更凶恶。我们过去还以为他是个什么“文人”“作家”,思想有点毛病,可以改造。现在我们看清楚了,他连一点文人、作家的气味也没有,他完全是披着羊皮的恶狼。他对人民的期待给以嘲笑和玩弄,他要“在忍受中求得重生,”“为了更远大的未来,”决心来同党和人民作对,毫无悔祸之心,这说明他是不会接受党和人民的忠言的。我们要彻底清算胡风的反革命罪行,从革命阵营中把他开除出去。
中国煤业建筑器材公司扬州支公司工作人员杨瑞清来信:看了“人民日报”揭发的关于胡风反党集团的材料之后,我不禁联想起人民的公敌蒋贼在一九四五年日寇投降后,一面同共产党谈判,一面积极准备向解放区进攻,发动内战的事情来。胡风在写他那篇所谓“我的自我批判”之前,就向他的反党集团成员写了大批信件,布置退却,要他的党羽们“在忍受中求得重生”。这种手段不正是同蒋贼的那种手法如出一辙吗?为了给人民除害,我以公民的身份,要求政府从严惩办反革命分子胡风!
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总公司汪德锺、毛启邠等三十二人来信:我们是国家财政机关的干部。我们看到了“人民日报”揭发的关于胡风反党集团的材料后,在五月二十五日举行了一次座谈,大家感到无比的愤怒。
从报纸所揭发的材料中可以看出:胡风不是一个仅仅思想有问题的人,也不单是一个文艺界的个人主义野心家,而是一个长期隐藏在革命队伍内部、披着马克思列宁主义外衣、笑里藏刀、口蜜腹剑的狠毒阴险的反革命分子。
胡风长时期进行的有组织、有纲领、有计划的反革命活动,是绝对不能令人容忍的,我们一定要予以彻底地揭破和粉碎。
胡风事件反映了我国过渡时期的阶级斗争的复杂性。暗藏的敌人是极其狡猾的,他们千方百计地破坏我们伟大的革命事业。因此,我们一定要百倍地提高警惕,团结一致,加强工作,像保护眼珠一样来保护我们的胜利。
沈阳市工商业联合会湛仁、谭洪祯来信:胡风反革命集团,和其他公开的或暗藏的反革命分子一样,他们的希望和目的是要推翻我们人民民主专政政权,破坏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我们从揭露胡风反革命集团的阴谋活动这一事实中必须吸取教训,今后一定要更加百倍地提高革命警惕性,把那些伪装拥护革命,而实际上反对革命的反革命分子清除出去,来保卫我们的祖国,保卫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
中华全国总工会政策研究室刘少屏、庄志峥等十人来信:我们热烈拥护中国文联主席团、作家协会主席团联席扩大会议关于开除胡风作家协会会籍、撤销其一切职务,并建议人民检察院处理胡风反革命罪行的决议。
二十多年来,胡风一直把自己装扮成革命文艺工作者的样子,但在革命队伍中,却从事最丑恶、最卑鄙的阴谋活动。他那样疯狂地仇视党和党的事业,反对党的文艺政策;解放后,还用各种阴险的手段,企图摧毁党对文学艺术事业的领导。
从胡风写给他的党羽的信中,证明了他是工人阶级革命事业的死敌。他的目的就是要推翻党和工人阶级领导的政权,让反革命统治复辟。我们必须加倍地提高警惕,对工人阶级的死敌给以无情的打击。
中国食品公司建德支公司朱育义来信:胡风的反党反人民的集团已在舒芜所揭露的材料中完全证实了。我是一个新中国的青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普通公民。我要在党的报纸上控诉和发表自己的意见。我坚决地要求撤销胡风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资格。
胡风这一个杀人不见血的凶手,胡风这一个披着羊皮的狼,二十多年来一贯地干着反党、反人民、反革命的罪恶勾当。直到解放后,他仍然伪装成革命者,混在革命队伍里。他要“联络人”“争取人”
“从事开辟工作”“大大地加强实力”,来同我们的革命事业对抗。胡风的反党、反人民的罪恶勾当已达到丧心病狂的地步。如果再让他及其集团成员存在、发展和扩大下去、真如五月十八日“人民日报”按语中所郑重指出那样,会给我们的革命事业以严重的损害。
胡风的反党、反人民是具有政治阴谋的,这不止是文艺界的事,胡风的错误决不是仅仅在思想上。我们各个岗位上的青年们都有责任围剿胡风及其集团,以达到全部歼灭干净为止。
我是一个商业战线上的士兵,我坚决地响应党的号召,百倍地提高警惕,不让这帮冒称革命者的伪装分子残留下来。
太原市人民银行袁振华来信:胡风这个鬼计多端的反革命分子,隐蔽在我们革命阵营里,暗地里进行着反革命的活动,阴谋获得反动政权的复辟。且看胡风给他的党羽张中晓的信中说的“不要痛苦,千万冷静。还有许多事情我们得忍受,并且只有在忍受中求得重生,一切都是为了事业,为了更远大的未来!”我看到这里,不禁咬牙跺脚,击掌捶胸地喊出来:好一个“远大的未来!”这个家伙的用意是十分阴险呀!你不老老实实地向人民低头,还想更进一步地向我们革命事业进行猖狂的进攻。告诉你吧:旧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我们的眼睛是雪亮的,再不受你的害,不上你的当了。我要求政府严厉惩办这个反革命分子。
中国人民银行景县支行吕峰来信:我是在农村工作的干部。最近报纸所揭发的事实使我们很清楚地看出了胡风的凶恶面目,他披着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外衣,进行反革命活动。胡风不但在思想上作反党反人民的反革命活动,而且在组织上,搜罗文艺战线上的败类向党内外有成绩的作家恶毒地反扑。他痛恨进步作家,好像美帝国主义痛恨年青的新中国一样。他仇视中国人民的解放,不正如美帝国主义千方百计地训练特务、利用中国人民的公敌蒋介石破坏我们祖国建设一样吗?胡风所主张的“主观战斗精神”,是想把人们引向顽固的反动堡垒。为什么胡风这样坚决呢?他可能有个不可告人的背景。胡风这种毒辣的手段,实在令人愤怒。
警告胡风之流,任何伪装都是掩耳盗铃的愚蠢行为,我建议有关部门对于胡风反革命集团,要予以彻底追究。
山东省高密县第五区工作人员燕平来信:看了报上公布出舒芜揭露胡风的反党材料后,我认清了胡风是个奸险的反革命分子,是一贯同党和人民为敌的。是把黄连蛋滚上一层糖,用“滋补品”的名义来毒害我们青年的幌大夫。因此我对这些罪行表示切齿的愤恨,我要求政府严厉地惩处他。
我在这里要向胡风声讨:胡风!告诉你,你的蒙头被我们撕破了。你那丑恶的狰狞面孔露出来了。你是一个什么样的立场和政治面貌,现在也清楚地毕露在人民面前了。你的欺骗手段快包起来吧!再耍任何手腕,都只能是变本加厉的反动行为。警告你,老老实实地低下头,向人民认罪是你的出路,不要在那里假检讨,拉拉盖,装猴作像,要知道这种态度不改变,人民是不轻饶你的。
我是个青年,决心参加这个斗争,而且要动员我区的全体青年向你开火,向你斗争,不战到最后胜利是决不罢休的。
青年团文化部机关总支委员会全体团员来信:现将我们团总支一百二十八名团员一致举手通过的、关于要求严惩胡风反党集团的公开信寄给你们。我们清楚地认识到胡风集团的问题已不是什么思想问题,而是严重的反革命集团破坏我们革命事业的政治问题。我们完全拥护中国文联主席团和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联席扩大会议所作的五项决议,并建议继续彻底追清胡风集团反党反人民的政治背景,按着国家法律予以严惩。
我们全体青年团员保证在今后的实际工作中、斗争中加强政治学习,提高政治警惕性,不让一个反革命分子轻易破坏我们的革命事业,为保证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顺利进行而奋斗!
华东文物工作队吴震来信:我是一个考古工作者。看了“人民日报”先后两次发表的揭露胡风反党集团的反革命罪恶活动的材料后,我感到万分愤慨。现在我们知道了:胡风及其反党集团老早就不仅是我们思想上的敌人,而且是政治方面的敌人了。为了纯洁革命队伍,必须愈早愈好地把胡风集团中的坚决反党分子从革命队伍中清除出去,并要根据他们的反动罪行给以应得的惩处。
通过这一事实,我进一步认识到必须努力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积极参加批判资产阶级反动思想的斗争,坚决摆脱资产阶级思想对我们的影响。只有这样,我们在为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每项斗争中才能避免或减少错误;才能透过各种复杂的现象认识事物的本质;才能及时揭穿那些披着进步伪装的敌人而不致上他们的当。
包头市有线广播站徐霁萍来信:我是一个广播工作者。过去对胡风是不太熟悉的,自从全国展开批判胡风运动后,我也只是认为他的作品中的思想、观点有些毛病而已。读了五月十三日“人民日报”上胡风的所谓“我的自我批判”及舒芜所揭发的材料后,我才大吃一惊!胡风问题原来不是一般知识分子的思想问题,而是严重的政治问题。
从所揭发的材料可以看出,胡风和帝国主义特务分子、反革命分子是毫无区别的,甚至更阴险、毒辣。胡风的笑是他的工作方式,杀,却是他的目的。他企图扼杀我们革命事业。
胡风是把希望寄托在反革命政权的复辟和人民革命政权的倒台上,对这样的反革命分子,我们坚决要求镇压他。我要求立即撤销他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资格。
我坚决响应党报的号召,在我的工作中注意辨别那些伪装拥护革命而实际反对革命的分子,把他们从我们每个战线上清除出去,保卫我们已经取得和将要取得的伟大胜利。
山西人民广播电台王志迅来信:关于胡风反党集团两批材料的揭露,使我们认识到胡风集团根本不是什么“作家”,而是一群披着人皮的狼。
我是一个曾经受过胡风的反动理论毒害的青年。解放以前,在国民党统治区,我自己和一些同学们曾为胡风各种各样的美丽装璜所欺骗。由于受他的思想毒害,有好几次同学们约我到解放区,我都拒绝了。他引导青年们脱离群众、远离革命斗争,从而达到他破坏革命、瓦解革命的愿望,这难道是偶然的吗?
以前,我还认为这是一个思想问题,而不是一个政治问题。我们对胡风的警惕性是太低了,我们对这个阴险的家伙是太忠厚了。原来就是这个满口
“马列主义”、满口“革命”的胡风,却正是钻在革命队伍里的有“组织原则”、有“斗争纲领”,极端仇视革命、反对革命、仇视党、反对党的反革命分子。
我们不能再沉默了。我们被他们欺骗得够了。我们决不能让他们再来用“集束手榴弹”打击革命,我们坚决要求撤销胡风用两面派手段骗取到的
一切职务,并把他逮捕法办。
山东省司法厅王震、魏志平、张树智来信:我们是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我们热烈拥护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团和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联席扩大会议关于开除反党反人民集团首脑分子胡风作家协会会籍,撤销胡风所担任的职务及建议撤销胡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资格的决议。
胡风二十多年来,披着马克思主义的外衣,打着文艺理论家的招牌,到处散布资产阶级唯心论的思想,组织反党反人民的集团,寻找每一个机会向党向人民发动进攻,他的罪恶是深重的。从揭发出来的材料看,胡风的党羽还潜伏在我们的某些部门内,因此,我们必须提高警惕,坚决地将这一斗争进行到底。
重工业部地质局张必达来信:反革命分子胡风的反党、反人民、反革命活动的罪行,使我非常愤怒。我们伟大的党和人民一直对待胡风是仁至义尽的,而黑了良心的反革命分子胡风不仅轻视党和人民对他的信赖,使他当选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反之,他却疯狂地在进行反革命活动。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宽恕的。
现在全国人民都在信心百倍地建设着伟大祖国,我们一定要建设社会主义社会,不论反革命的胡风集团和一切反革命分子如何猖狂,如何挖尽心思企图破坏我们的伟大事业,他们是一定要失败的。我们决不允许胡风反革命集团继续破坏我们的事业,我要求首先把胡风从革命队伍中清除出去,并依法予以严惩!
鞍山黑色冶金设计院赵铁伦来信:从报纸所揭露的关于胡风反党集团的材料来看,胡风这个罪恶的阴谋家是非常仇视共产党和人民的。他的集团的活动,是有组织、有计划、有策略、有战术的。由此我们就不能不怀疑胡风反党集团是否有着后台主子的支持,因此必须彻底清查这一反党反革命集团的全部活动。
我是一个工程技术工作者。我和其他热心于祖国建设事业的人一样,以忘我的劳动参加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因此,对胡风反党集团的罪恶活动不能不感到极大愤怒。我们必须彻底粉碎这个反党集团;对于首恶分子胡风应该依法给以严惩。
汽车工业管理局童萍来信:对照地读完了胡风的所谓“我的自我批判”和舒芜所揭发的材料以及五月二十四日党报所载的第二批材料,只要稍具革命正义感的读者,都会大为震惊和无比的愤怒!胡风这个腐朽透顶的两面派的坏家伙已是体无完肤地暴露在人民的面前,他不但不能冠以“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崇高称号,就连做一个起码的普通人民的条件在他身上也是找不到的。请看看他的糜烂发臭的字句吧:他把中共中央称为“董事会”,把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这部天才著作称为
“被当作了‘图腾’的小册子”,把党员作家和进步的作家视为“蛆虫”,“市侩”“投机”,“苍蝇蚊子”“强盗和骗子”……这一切都说明胡风对党,对我们伟大的领袖,对人民是极为仇视的,也说明胡风以及胡风反党集团二十多年来是在伪装进步、披着马克思列宁主义外衣用各种卑劣的手段在进行着阴谋的破坏活动的。胡风的反党集团是很早就有了组织,有了计划,有了纲领,有了纪律的。他不惜一切手段指示他的走卒们用各种方法潜进党、军队、机关、工矿、学校、报社盗窃党内文件,探听情报,有计划地进行破坏,这同美帝国主义及蒋介石匪帮所派遣的特务有什么不同呢?为了彻底粉碎这一“蛇窟”,我们必须弄清胡风集团的政治背景,清算他们的罪行。
我完全支持群众的一致呼声,完全拥护中国文联和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联席扩大会议所作出的决议。
我们呼吁:必须要撤销胡风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资格,并建议检察机关对胡风集团进行彻查。
胡风集团的一切分子应该赶快向人民交代认罪,要知道只有彻底坦白才是唯一的出路,如果仍是执迷不悟,等待你们的将是无情的判决。
中共浙江省义乌县东河区委员会楼关松来信:我是一个农村工作干部。胡风在革命队伍里,吃着人民的饭,却干着反革命的勾当,谁能容忍他这种罪恶!我们要坚决打倒这种挂羊头卖狗肉、人面兽心的人。胡风对我们党“积了太多的愤恨”,向我们党不断“冲锋”,不断攻击,他用杀人不见血的手段,用“橡皮包着钢丝打囚徒的鞭子”来鞭打我们的党和文艺界的同志们,这同法西斯特务有什么两样!我们要彻底清算胡风反党集团的罪行。


第8版()
专栏:

  工农群众要求坚决打垮胡风集团
石景山钢铁厂耿世杰、冯俊士来信:我们是石景山钢铁厂动力部的工人。我们以无比愤怒的心情,来声讨胡风这个反党反人民的极端阴险毒辣的家伙。
胡风,我们过去是不熟悉他的,他写的文章我们也没有看过。但是现在我们却认识他了。他是一个反党反人民的阴谋家。二十年来他一直在欺骗着人民,冒称革命的进步作家,今天被人民揭露了。
他仇恨党、仇恨人民、仇恨革命已经达到了疯狂的程度,他咒骂和污蔑我们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他的所谓“革命”又是“磨我的剑,窥测方向”“用孙行者钻进肚皮去的战术”来进行反革命的活动。当他向党进攻失败以后,却又向他的集团分子布置退却策略,企图继续用两面派的手段,来保存他们的“实力”,待机再起。
胡风,你的阴谋,是决不会实现的!我们的党坚如磐石,我们的眼睛雪亮,我们工人阶级的队伍是坚固的,任何反动势力,都必定要死亡!
江西省新喻车站方云鹏来信:我是个铁路工人。近几天来党报揭露了胡风反党集团的阴谋,我感到是正确也是必要的。为了保卫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保卫劳动人民的胜利果实,我们一定要揭露那些戴着假脸的暗藏敌人,把他们肃清。我衷心拥护对胡风集团的揭露,并要求把这个反革命集团彻底打垮。
锦西化工厂邓世华来信:从“人民日报”发表的关于胡风反党集团的两批材料中,完全可以看出胡风和他的反党集团二十多年来,一直是站在反革命的立场上和党、和人民敌对的。他的反党集团的各种卑鄙的阴谋活动,和美蒋特务的活动的性质是一样的。因此应该严厉惩办他!
我在一个化学工厂的车间里工作。我国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在党和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为建设社会主义辛勤地劳动着。我们决不允许蒋介石反动政权复辟,而胡风却要等待“时机”的到来。这说明他直到写那篇假的“我的自我批判”时,仍然仇恨革命。胡风,你要等待的“时机”是绝不会来的,死心吧!
沈阳国营东北制药总厂蔡照才来信:我是一个制药工人。我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从报纸所揭露的关于胡风集团的材料中也能看得出,胡风是个极为恶劣的反革命分子,是形形色色的敌人中最阴险的暗害者。我衷心地拥护中国文联主席团和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联席扩大会议对胡风的处理,并建议有关部门依法给以惩办。
杭州市下城区刻字业学习小组组长张耿书来信:从胡风给他集团中的分子的那些密信中,能够明显地看出胡风如何用卑鄙的手段去“联络人”“争取人”来扩充“实力”,进行着反党反人民反革命的活动。他那种鬼鬼祟祟的阴谋活动和美蒋特务的手段有什么区别呢?我坚决拥护对胡风反党集团的揭露,并要求彻底追查他们的罪行。我们决不允许这些坏分子破坏我们的新生活。
上海同德成记染织厂王爱卿来信:我是个炊事员,爱看文艺书报,但不会写稿。看了“人民日报”发表的揭露胡风反党集团的材料以后,对胡风欺骗人民的丑恶行为感到很大愤恨。因此,我讲两句话,吐出我的心头怒火。
从揭露出来的关于胡风反党集团的材料里,我彷佛看见了一条隐在花木丛中的赤练蛇。在解放后,胡风更有组织、有计划地指挥着他的集团向党进攻,派遣他的党羽混到我们国家机关里来,“用孙行者钻进肚皮去的战术”,来进行反动活动。你看,他有多么狠毒!他不是我们劳动人民的公敌还是什么!我要求有关部门除了撤销他现在所有的职务外,并要求政府依据法律严办他!
煤矿地质局计划处工作人员十七人联合签名来信:我们完全拥护五月二十五日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团和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联席扩大会议决议,开除胡风会籍,并撤销他在文艺界一切职务。
在读了“人民日报”上揭露胡风反党集团的材料后,我们极为愤慨,胡风集团是有组织有计划地伪装进步混进革命阵营的最阴险的反革命集团。用他的“集束手榴弹”的战法,“孙行者钻进肚皮去的战术”里外夹攻地破坏革命事业,反对党,反对人民,反对革命。胡风反党集团的被揭发是我们人民的大胜利,这也证明人民伟大的力量,是不可抗拒的。
我们以国家工作人员、公民的身份,坚决要求撤销胡风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资格,并依法惩处反革命集团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胡风。
河南焦作煤矿笑侠来信:我们是煤矿工作者,我们成天在地下和自然作斗争,这一切都是为了祖国早日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但胡风和他的同党呢,却是要破坏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我们工人阶级深深的懂得,今天的胜利和幸福,是党的领导和先烈们的鲜血换来的。我们敬爱党,而且要全力保卫党,因为这就是保卫我们自己的事业,保卫我们自己的幸福。
可是胡风痛恨我们幸福的生活,痛恨我们大规模地进行经济和文化建设。因此他要革工人阶级的命,而且不达到目的还誓不罢休!
我们以无比的愤怒要求胡风回答:
你是在替谁卖力?替谁当走狗?
河南淮滨县吴国修来稿:我是河南省淮滨县迎水村的青年农民,现在不但生活富裕了,阶级觉悟提高了,而且也初步地了解了些学术性的东西。
“人民日报”揭发的胡风反党集团的材料,不能不使我发火!当我执笔写这篇小稿的时候,火得两只手一直在发抖。
胡风,恶毒的胡风!你的所谓“我的自我批判”,还不是利用它来对党对人民继续进行欺骗,以掩盖你的狰狞面孔吗?觉悟了的人民,再也不容许你披着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外衣,散布唯心主义了;觉悟了的人民,再也不容许你侮辱了。你恶毒地夸大农民落后的一面,说什么“精神奴役的创伤”,又诬蔑我们工农群众,平时是“麻木”,发动起来又是“疯狂”。难道我们农民是这样的吗?全中国人民和我们参加工人阶级所领导的革命斗争的历史可以给我们作证!事实很清楚,人民在同心同德地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势力,反对官僚大资本家,你却在反对人民,反对革命。人民在一心
一意地建设社会主义,你却在反对我们。你不是敌人是什么!“麻木”、“疯狂”的不是我们工农群众,而是胡风自己。
胡风,恶毒的胡风!不怕你玩多少花样,说什么“革命的人道主义精神”,什么“仁爱的胸怀”,再也欺哄不了我们工农群众了。不怕你这笑面虎说什么“如果不是革命和中国共产党,我个人二十多年来是找不到安身立命之地的”,又说什么“我沉痛地感到辜负了人民,辜负了党和阶级事业,辜负了伟大的时代”等等花言巧语,也粉饰不了你的反动面孔。报纸揭发出来的材料,可以证实你是个十足的资产阶级野心家,十足的反动家伙。
胡风,恶毒的胡风!你不是大言大语地说什么
“万物皆备于我”么?又是什么“以天下为己任”么?你这种蔑视人民的狂妄思想,不是彻头彻尾的野心家、反动分子的思想是什么?
胡风,恶毒的胡风!不容你再抵赖,那些信是你自己亲手写的,你想蒙混是混不过去的。我们有人民和国法在,你逃也逃不掉的!
辽宁省农业生产合作社训练班教导科辅导员王锡荣来信:我是一个从事农业合作化工作的干部,我要发表我对胡风及其集团的看法。
从第二批揭发的材料看,胡风用鬼鬼祟祟的拉拢手段所进行的“开辟工作”,不禁使我大吃
一惊。胡风这个反革命分子竟胆敢在我们的国家机关、学校、出版社以及其他文化部门里建立他的据点,扩张他的势力!他们所干的勾当不是别的,正是要篡夺党对文艺运动的领导权。他们的卑鄙行径,在今天帝国主义、蒋介石匪帮仍然存在的情况下,在阶级斗争激烈进行的情况下,他们的行动代表了谁(哪个阶级),是可想而知的。
胡风处心积虑地到处网罗人,到处建立他的
“据点”,无疑地是有着巨大的政治阴谋的。脓疮要割掉,毒牙要拔掉,这是定了的。一切企图侥幸,混瞒过关的胡风的追随者,最后都要像脓疮和毒牙一样被人民所抛掉。


第8版()
专栏:

  藏头露尾 沈同衡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