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5年5月31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我们将尽一切力量维护和平
宋庆龄
中国妇女总是把她们争取自己的权利,争取祖国独立的斗争和全世界妇女的斗争联系起来的。我们为世界妇女的成就而欢欣鼓舞。我们为即将召开的世界母亲大会而充满着热烈的希望。我们要尽力使我们和世界各国妇女的关系更加密切,使我们相知更深,使我们相互间的了解和尊重更加牢固。因为友好关系对于世界和平事业是一个重要的贡献。
我们妇女要求一个和平宁静的世界,因为在任何战争中,妇女总是最先和最沉重的受害者。因此,我们是站在斗争的最前线,为改善人类生活条件,为把我们自己全体毫无例外地在社会地位方面提高到与人类科学知识水平相称的高度而奋斗。
不用说,人类和各国人民的进步,保卫和平和保卫妇女儿童的权利都是紧密相连结成一体的。如果在保卫妇女儿童的权利方面没有进展,那么,人类和国家的进步是不可能的,保卫和平也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清楚地知道,要求妇女儿童权利获得承认并付之于实施的斗争的成功是不会自己来的。这就是说我们妇女格外必须团结一致反对某些人几乎每天叫嚣的原子战争的罪恶计划。我们是在阻止原子战争斗争的最前线。我们必须为理当属于我们的一切而不断地进行教育工作和斗争。只有进行这种活动,我们才更有可能不断前进,保证我们在争取我们各个国家的进步和争取世界和平的斗争中发挥日益扩大的作用。
我代表中国妇女祝全世界的妇女——各国的母亲们在争取她们自己的和她们儿童的权利的斗争中获得伟大的成就。我们将和你们一起尽一切力量维护亚洲和世界的和平。
为全体妇女在生活和工作中不断前进而奋斗!
为世界和平力量的不断增长而奋斗!


第3版()
专栏:

  从劳动改造罪犯政策看我国刑法的优越性
  刘恩启
  一
刑法,作为整个法权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是用刑罚的方法来同犯罪作斗争的武器。
从人类社会划分为阶级从而产生国家和法律以来,就有刑法存在。但刑法不是一成不变的。刑法和整个法律一样,是一定社会经济基础上的上层建筑。刑法同社会制度有密切关系。在剥削者当权的社会里,刑法是掌握在反动统治阶级手里用以镇压被剥削群众的工具,而在社会主义或人民民主制度下,刑法则是为维护人民利益,镇压反动活动的武器。比如,奴隶制社会生产关系的基础是奴隶主对生产资料以及奴隶本身的占有,所以刑法规定奴隶主杀死奴隶不算犯罪,而奴隶对奴隶主稍有触犯就是滔天大罪,就要被处死或施以酷刑。封建社会生产关系的基础是封建主占有生产资料和不完全占有农奴。这使得封建国家的刑法充满了封建等级制的特色。中国封建社会里有所谓“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的说法。那个时候的刑法和其它法律都是给“庶人”即老百姓预备的,而为封建主服务的士大夫则不受什么法律约束。俄国伟大作家列夫·托尔斯泰,在他的长篇小说“复活”里暴露了沙皇俄国残暴的刑法以及执行这一刑法的法院和监狱。他描写了牢狱和西伯利亚流放惩役中的囚犯的惨痛境遇,对沙俄统治阶级的专横暴戾表示了严重的抗议。资产阶级确立自己的专政后,一面用刑事镇压手段来保护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所有制,一面用愚弄的方法即欺骗利诱来掩蔽资产阶级刑法的真正本质。资产阶级国家的刑法对于因饥饿而偷窃一块面包的人,要作为侵犯资本主义的私有财产而加以严惩,对于任意残害工人的资本家却不加过问。法国大作家巴尔扎克曾在作品中抨击一个百万富翁暗杀泰佛尔后的叫嚣:“断头台和刽子手对百万富翁是没有份的”,“百万富翁不服从法律,而法律却要从属于他”!在殖民地和附属国,资产阶级刑法甚至连形式上的平等也没有,在那里仍残留着中世纪封建式的刑法,殖民者对居民的任何暴行也不受惩罚。到了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总危机的时期,维护一小撮垄断资本家利益的刑法更进而抛掉了“平等”的幌子,成为赤裸裸镇压工人运动和殖民地人民的民族解放运动、迫害和平民主战士的血腥工具。
同一切剥削者国家的刑法根本相反,在已建成社会主义社会的苏联和正在建设社会主义的人民民主国家,刑法获得了新的意义和新的内容。社会主义的刑法保护广大人民的民主权利和合法利益,同一切破坏社会主义制度、侵犯人民民主权利和合法利益的行为作斗争。这是最彻底、最进步的社会主义民主制的刑法。我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是属于社会主义类型的国家。我国刑法是属于社会主义类型的。尽管我国今天的社会和已建成社会主义的苏联有所不同,但我国刑法具备了社会主义刑法的优越性。我国刑法的重要任务,就是同一切侵害人民民主制度、破坏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反革命分子及其它刑事犯罪分子作坚决的斗争。几年来的实践证明,我国刑法已成为维护社会主义建设利益,巩固人民民主专政的锐利武器。
  二
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刑法具有一切剥削者国家刑法所不可能有的优越性。仅以我国对罪犯实行的劳动改造政策为例,就可以突出地看出它的优越性。
一九五四年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改造条例”,规定了除罪恶重大,必须依法处以极刑和罪行轻微不应当进行关押的以外,国家对于一切反革命犯和其他刑事犯都是采用劳动改造的政策,这就是“惩罚管制与思想改造相结合,劳动生产与政治教育相结合”的政策。这个政策确定了我国刑罚把强制同教育结合在一起的双重任务。
我国刑罚执行机关即劳动改造机关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工具之一”,明确表明了自己的强制性质。采取这种强制之必要,是因为充当美帝国主义和蒋贼卖国集团复辟工具的特务间谍反革命分子和扰乱社会治安,危害国家安全的盗匪、流氓等刑事犯罪分子,不会自动放弃他们的反动观点和旧生活方式,而必然继续对国家和人民抱着敌对态度,进行破坏和捣乱。显而易见,对于这些分子如不加以严格管制,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和人民民主制度,就一定会受到他们的破坏。几年来由于劳动改造机关的工作人员以高度的革命警惕精神,对所有罪犯进行了严格的管制,并依法对胆敢抗拒管制、进行非法活动的分子给以无情的惩罚,因而有力地配合公安、司法机关确保了社会秩序的安定,保护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不受侵害。
然而我国刑罚中的这种强制作用,同剥削者当权的国家中的刑罚有着根本的差异。剥削者统治的国家的刑罚的历史,是一部残酷的、血腥的、无限痛苦的少数剥削者压迫广大劳动人民的历史。我国刑罚中的强制则是按照社会上大多数成员的意志和利益、并获得他们的赞同和支持来行使的;而且,就在刑罚的这种强制中也贯穿着革命人道主义精神。我国刑法中的刑罚决不是单纯的惩办主义,它是通过惩罚同教育相结合的办法来把罪犯改造为新人的。
几年来,我国劳动改造机关对罪犯的政治思想教育工作(包括认罪守法教育、政治时事教育和文化教育等)得到了很大的成功。例如,在坦白认罪的过程中,许多罪犯从对自身罪恶的坦白逐渐提高到对国民党反动派罪恶统治的控诉,领悟出“旧社会把人变成或逼成了罪犯”的真理,因而决心向人民立功自赎。不少犯人继续坦白供认了审讯期间隐瞒的罪恶,主动检举还在社会上危害人民的反革命分子和其它刑事罪犯。经过时事政策学习,特别是经过国家过渡时期总任务的学习后,罪犯更逐渐明了了国际局势的发展和国家建设的情况,进一步提高了重作新人的自觉性。经过劳动改造的犯人在政治思想上已起了重大的变化。
我国劳动改造机关对罪犯的教育改造工作,主要是在组织罪犯从事劳动生产的过程中进行的。一切犯罪行为的发生,都同贱视劳动和劳动者、脱离劳动分不开的。所以改造犯人的最好办法就是使其回到劳动中来。几年来劳动改造机关组织罪犯从事各种劳动,有的地方建立了农场,有的农场已实行了半机械化的耕作;有的建立了工矿企业生产单位,有的建立了手工业工场。劳动改造机关组织罪犯学习各种生产技术,有的还成立了犯人生产技术训练班或研究小组。现在北京市一个从事农业生产的劳动改造单位中,许多犯人已被培养成为农业、水利、医务、电工、木工、瓦工等技术人员。在生产中,对罪犯的物质文化生活诸如劳动安全和医疗设备、清洁卫生、衣食供给、文化娱乐等,都给予应有的照顾。许多患有慢性病的犯人被医治好了,罪犯中许多文盲识了字。经过劳动的教育和实践,罪犯逐渐养成了劳动习惯,生产积极性大大提高,罪犯所提出的合理化建议,经过研究被采纳的很多。许多经过劳动改造的罪犯在刑满以后,回家便参加了劳动生产,有些人在广大群众监督下劳动生产很好,还受到了表扬。也有些人因日益增长了对劳动改造机关的亲切的感情,自动地要求留下继续生产,其中有的还接来家属,在场里安家就业。劳动改造机关的成就,博得了广大人民群众和犯人家属的热诚拥护和称赞,人们把它誉为“改造思想的医院”,许多犯人家属写信感激劳动改造机关把自己的丈夫、儿子改造成有用的人,使他们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许多来我国访问的国外人士对我国劳动改造政策也非常赞扬。从一九五二年九月到一九五五年二月,先后有四十九个国家的四百零三个外宾参观了我国监狱,都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如曾来我国参加国庆节观礼的英国工会代表团副团长巴契勒尔参观后说:“这里已完全废除了对犯人的侮辱,他们能看到很多内容很好的书报,犯人还可以开机器,学技术;从这点看,你们的监狱是真正为了改造罪犯。”
  三
在我国由于实行了充满伟大革命人道主义精神的劳动改造政策,许多反革命分子和刑事罪犯认识了自己的罪恶,悔过自新,重作新人。这对于我国人民说来是极其有利的好事情,而对于一直妄想“从内部”来颠覆我国的美帝国主义者当然是极其不利的。所以美国帝国主义者就一再在联合国的讲坛上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唠唠叨叨地说什么在我国“剥夺人权和自由”“盛行强迫劳动制度”。假仁假义的美国老爷们的用心,是要用这种诽谤给自己的侵略行为和备战政策制造所谓“道义”上的根据,并且证明在美国垄断资本控制下的美国是一个所谓“自由世界”。
那么,就让我们看一看美国是个什么样的“自由世界”吧。受着资本主义总危机的制约的现代美国,整个社会政治生活都已趋于法西斯化了。走向死亡的垄断资产阶级为了保持自己的政权和巩固备战的后方,把极残酷的法规压在劳动人民的头上。这些法规甚至把美国宪法上所表面承认的公民权利和自由都不管了。根据这些法规,美国司法当局把那些连依美国刑法也不能构成任何罪状的进步人士加以逮捕,投入监牢。此外,美国还盛行刑事裁判以外的野蛮迫害,三K党徒对黑人的私刑拷打甚至处死,警察对劳动人民为所欲为的专横,非美活动委员会对科学家、教师、演员等的横加迫害,诸如此类等等。实际上已把人身的一切不可侵犯性化为乌有。说现代美国就是劳动人民的大牢狱,并不过分。至于强迫劳动,那更是美国腐朽的资本主义剥削制度的一个特征。美国垄断资本家为了榨取最大限度的利润,经常在制造着大批失业工人,迫使他们廉价出卖自己的劳动。美国政府制定了各种反劳工法律,使工人的生产条件和生活状况同囚犯几无差别。美国垄断资本家对于美国的黑人和外国移民劳动者普遍实行着中世纪式的奴役劳动。多年研究美国劳动条件的美国记者和作家斯特森·肯尼地,在他向联合国“强迫劳动专设委员会”提出的一份调查报告中,揭发了美国南部、东部的一些州里就有五百多万不同种族的人所从事的奴隶劳动的真相。那里的人们在皮鞭和酷刑的折磨下,甚至带着脚镣像牲畜般劳动着。
美国监狱虐杀和残害犯人的滔天罪行更是骇人听闻。美国立法特别规定罪犯应当承担最繁重的苦役。这种苦役是资产阶级对劳动者实行镇压和报复的一种方式,也是对产业后备军进行最廉价剥削的一种手段。美国政府甚至把监狱工厂和种植园租给垄断资本家,让他们在罪犯劳动中获取暴利,并利用这种大规模的罪犯劳动来同一般雇佣工人竞争。近年来美帝国主义疯狂地从事扩军备战,更公然把监狱生产变作军火工厂,同准备战争的计划配合起来。美国监狱想尽方法摧毁犯人的反抗性和独立人格,并且给犯人以最恶劣的非人的劳动条件和生活待遇。例如,号称美国“感化犯人”的埃尔麦拉“改良监狱”,它“感化”犯人的办法原来是:五十六所私刑拷打的惩罚房,此外还有水牢、饿饭等。黑人皮特尔逊就曾在美国亚拉巴马州监狱看守者的皮鞭下劳动了十七年,他和其它黑人罪犯被套上犁像牛马一样劳动着。曾经当过法国总理的若捷佛·卡约对北美合众国的监狱进行调查后,描写了那里的惨景:容许买卖囚犯;犯有“过错”的罪犯被关在窄小的木笼里放在暴日之下直到烤干为止;履行惨重的苦役的囚犯,十个有九个因疲惫死去;经过专门训练的狗把企图逃跑的犯人撕成碎块……。这些还不过是美国大规模虐杀犯人的罪行中的个别例子。虽然这样,但美国奴役劳动的制造者竟恬不知耻地诬蔑我国的劳动改造政策,这只不过证明美帝国主义者“贼喊捉贼”的伎俩而已。美帝国主义者这种无耻行径,使人不禁忆起伟大作家屠格?夫在“处世的方法”的一篇散文中刻划的老流氓的形象来。这个狡猾的流氓的卑劣惯伎是:
“要是你想使你的敌人着恼,甚至想伤害他,你就拿你明知自己有的缺点或恶习去责备他。”


第3版()
专栏:

  从“玩龙灯”谈起
  群中
“玩龙灯”是江南的民间风俗,每年旧历正月,农村都要玩一次。龙衣由绣花缎子缀成,龙身长达好几十节。因此玩起来从头到尾一节一节摆下去特别好看,每次总能吸引成千上万的人。
近几年,因调动工作到北方来了,也就很少有机会看到龙灯。但最近发现有些机关有些现象很像玩“龙灯”。当然,看这种“玩龙灯”不会使人赏心悦目。比如有的机关工作环节太多,人也就用得太多,做起工作来也是从头到尾一节一节摆来摆去。上面要发指示了,部长就告诉局长,局长告诉处长,处长告诉科长,科长告诉组长,组长再告诉干事,于是干事就写起来了,写出来后又沿着组、科、处、局直到部,部长对这个指示有意见了,又沿着老路打回来。这个指示就这样送上去、打下来,打了几个回旋,时间呢?三、四个月了,领导上只好说:太迟了,发下去人家会笑的,算了吧!这次“龙灯”玩到这里就算结束了。“指示”呢?归档。劳动呢?白费!
最近各机关正在进行整编,这种“龙灯”式的游戏也该进行检查和取缔。有些机关的领导人忙着摸起底来。他们摸的不是自己机关整编之“底”,而是去摸领导意图之“底”,究竟要抽调二分之一?三分之一?四分之一?五分之一?还是可以更少?这些人为什么对上面的“底”这样热心,而对本机关的领导方法、领导作风,对本机关的人和事的真实情况却没有研究的兴趣呢?这就是因为他们还非常溺爱这种机关式的“玩龙灯”!
请这些同志不要再珍惜机关的长“龙”,还是把它缩短为灵活的“狮子”吧!这对工作更为有益!


第3版()
专栏:报刊评介

  新少年报是培育社会主义儿童的一个苗圃
  季音
在培养教育我国社会主义新一代的事业中,以儿童为对象的报刊发挥着巨大的作用。近几年来我国已经出版了许多种儿童报刊(目前仅中央一级的就有六种),新少年报是比较优秀的儿童报刊之一。
新少年报是一九四六年二月十六日在国民党匪帮统治下的上海创刊的。在那些黑暗的年月中,它在我们党的领导下,教育和团结了广大儿童,成为当时国民党统治下的上海最受孩子喜爱的读物。一九四八年十二月,新少年报遭到国民党反动政府封闭。直到一九四九年六月,随着上海的解放,它才重新同广大小读者见面。不久,这个报纸正式成为华东区少年先锋队的队报。从今年三月起,新少年报又改为以小学中年级儿童为主要对象的全国性儿童报纸,由青年团中央直接领导,报纸的读者更为扩大了。新少年报在解放前的发行数量最多不超过一万份,现在已增加到一百十九万八千份,并在继续增加。它的足迹遍及全国各省区。
新少年报是一张具有儿童报刊特色的报纸,四开的报面上有很多生动的故事和有趣的图画。当孩子们翻开新少年报,他们就不能不为这张小小的报纸所吸引。报纸通过儿童易于接受和理解的、生动具体的事实和漫画,来报道国内外大事,报道国家建设的成就,向儿童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国际主义教育。这里看不到一串串枯燥的数目字和沉闷的大块文章,但却可以窥见祖国建设中的许多动人景象,像“飞机帮忙种田”、“给牛羊治病”、“稀奇的果树”、“祖国的大盐池”、“水上商店”,等等。这些每篇不超过一百五十字的小文章,及时而生动地反映着国家建设的许多活动。报纸很注意抓住一件有趣的事情,来向儿童进行富于思想内容的教育。
新少年报把对儿童进行共产主义道德品质的教育,作为自己的一项重要任务。报纸上经常刊载各种英雄模范故事、童话、民间故事和孩子们自己的各种模范事迹,来感染儿童,培养儿童遵守集体纪律、勇敢、诚实、不怕困难、大公无私的新品质。最近,报上曾刊登了“不是我的钱,我不要”,“张老师,这是你的钱”两篇文章,叙述两个孩子不要不应得的钱。这两篇短文在孩子们中间引起了普遍的反应,许多孩子给报纸写信表示要学习他们这种诚实无私的精神。江苏省启东县大尖区的少年先锋队员龚光元来信说,他读了这两篇文章后,两夜睡不着觉,最后决定把去年拿走同学的一枝毛笔送还给他,并向他道歉。
劳动教育是新少年报向孩子们进行共产主义教育的经常的中心内容。报纸结合儿童日常生活中的各种现象,反复地教育儿童热爱劳动,热爱劳动人民,热爱劳动果实。去年麦收前,编辑部先后收到一百多封来信,反映农村里的孩子常常到庄稼地里摘麦秸作哨子玩。报纸就登出了一幅漫画,题目是“不要做田鼠的朋友”,画着两只田鼠躲在一边讪笑:“这小孩子原来是我们的朋友!”这幅漫画很快就在农村小学里流传开来。浙江省萧山县杜家村小学学生杜葵写信给报社说,他看了这幅画觉得很难为情,因为他每天放学也常到田里拔麦秸做哨子吹,今后他一定要做农民伯伯的朋友,不做田鼠的朋友。以后,不拔麦秸这件事在孩子们的生活中又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他们把许多同样性质的糟蹋农作物的现象都提了出来加以反对。今年三月间,报纸又发表了江苏省无锡县王庄村小学的儿童关于种植向日葵和蓖麻的建议,号召大家来响应,并在当天报上用图画介绍了向日葵、蓖麻的用处和种植法。这个号召也迅速收到了效果。安徽肥东县梁园小学的孩子不但准备辟一个“蓖麻种植园”,并搜集了三千个蓖麻子,送给上海的两个学校和新少年报。
帮助儿童学习各种基础知识,积极地引导儿童去追求知识,使他们逐步养成钻研知识的兴趣和习惯,这是儿童报刊的重要任务。新少年报在这方面的文字经常占有一个版面的篇幅。由于中年级的小学生的理解能力还差,报纸主要是采用科学童话、科学故事和科学画谜等生动有趣的方式来向孩子们进行知识教育。小读者们经常向报纸提出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各种疑问要求解答,这些问题牵涉到天文、地理、生物、物理等许多方面:如“为什么月亮会跟着我走?”“剪头发、指甲为什么不痛?”“汤团怎么先沉后浮?”等等。新少年报设有一栏叫“老博士信箱”,专门解答这类知识性的问题,很受孩子们的欢迎。在知识教育中,报纸还注意纠正儿童中不注意卫生的不良习惯,教导他们注意清洁和健康。如发表医生写的文章,告诉儿童如何保护耳朵、眼睛、皮肤等。
新少年报在对小读者进行各方面的教育中,都表现出善于启发和诱导儿童的特点。报纸经常让孩子们自己在报上提出问题,又让孩子们自己来解决问题,报纸则从中加以组织。去年新少年报曾配合青年团上海市委开展了一次“为学校做一件事”的运动。这就是上海肇周路小学的少年先锋队的孩子们提出的,经过报纸的支持后,得到了广泛的响应。华东各地许多小学校的孩子们都行动起来,为学校做他们力所能及的事情,有的铺路,有的植树,有的修补损坏了的图书,……使老师们都大为感动。目前许多小学正在进行的种植活动,也是由于报纸支持了读者的倡议而开展起来的。报纸通过这些活动,有效地培养了孩子们的主动精神和创造才能,并且使城市和农村、这个地区和那个地区的孩子们建立了友谊的联系。
密切地同小读者建立亲密的联系,把大量小读者巩固地团结在报纸的周围,是新少年报一个很好的传统。解放以前这个报纸能够在恶劣的环境中坚持出版将近三年,是同小读者们的热情支持分不开的。报纸发行不出去,小读者们便自动去推销。报社同读者之间建立了非常深厚的友谊,当报社被封闭时,好多读者站在报社门口流泪。过去的小读者现在已长大成人,但他们之中很多人还同新少年报保持着亲密的关系,经常写信给报社报告自己的工作情况。这种同群众亲密联系的传统,现在仍被新少年报继续发扬着。现在它每天都收到四、五百封读者来信。小读者把报纸当成了最亲密的老师和朋友,把心里话都告诉报纸。
要办好儿童报刊,必须有社会力量的支援,否则是不能想像的。新少年报在自己的周围也团结着
一批儿童教育事业的热心者,包括大学教授、科学家、工程师、医师、作家、中小学教师等等。他们有的为报社审校稿件,有的为报纸读者解答科学问题,有的向报社提供关于编辑计划的意见,有的直接给报纸写稿。报上有关科学知识的稿件百分之八十都是他们写的;也有许多为儿童喜爱的文艺作品,出自老作家的手笔。在报纸所团结的社会力量中,小学教师和辅导员是最重要的力量。现在报纸经常联系的有六百多个教师和辅导员,有三百多个教师和儿童工作者担任了报纸的特约通讯员。
新少年报这个培育社会主义新一代的苗圃,也还有不少地方需要继续加以改进。这个报纸今年已改为以中年级儿童为对象的报纸,但它在这方面还转变得不够,有的文章还嫌太长太深,有的又过分单薄,不能恰当地适合三、四年级儿童的水平和兴趣。报纸在联系实际上还有些片面,偏重城市而反映农村生活不够,偏重华东而反映全国情况不够。在密切结合青年团当前的一些重要工作上也有些缺点,例如最近在孩子中展开科学工艺活动的工作,报纸的指导作用还不够及时有力。这些缺点正在克服中。而新少年报工作中的一些好的经验,却是值得其他儿童报刊参考的。(附图片)
新少年报的小读者在该报的读者接待室里集会,讨论报上的文章。


第3版()
专栏: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对美国空军人员帕克斯等驾驶美国军用飞机侵入我国领空进行骚扰挑衅危害我国安全案起诉书
  (55)军检字第○八号
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部队于一九五二年九月至一九五三年四月间,先后在辽宁省和吉林省上空,击落侵入我国领空的美国军用飞机四架;驾驶该四架飞机实施犯罪行为的美国空军驾驶员帕克斯、卡麦隆、海勒尔、费席尔等跳伞着陆后,先后在辽宁省和吉林省境内被我捕获,其所携带的手枪、军用地图、望远镜及降落伞等证件均被缴获。
被告帕克斯等驾驶美国军用飞机侵入我国领空进行骚扰挑衅危害我国安全案,经公安机关侦查后,连同侦查材料及证件移送本检察院。经本军事检察员检察证实:
一、被告罗兰德·威廉·帕克斯(ROLANDW.PARKS),美国内布拉斯加州俄马哈城人,男,现年二十五岁,美国空军第五航空队第五十一战斗截击机联队第五十一大队第十六中队少尉驾驶员,军号为二三一九七——A号。
二、被告拉尔·威林斯·卡麦隆(LYLEW.CAMERON),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林肯城人,男,现年二十六岁,美国空军第五航空队第四十九战斗轰炸机联队第四十九大队第九中队少尉驾驶员,军号为二三六三四——A号。
三、被告艾得文·路易斯·海勒尔(EDWINL.HELLER),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费城人,男,现年三十六岁,美国空军第五航空队第五十一战斗截击机联队第五十一大队第十六中队中校中队长,军号为九九○○——A号。
四、被告哈罗德·爱德华·费席尔(HAROLDE.FISCHER),美国衣阿华州隆洛克城人,男,现年三十岁,美国空军第五航空队第五十一战斗截击机联队第五十一大队第三十九中队上尉小队长,军号为A○——二二○四一二六号。
被告帕克斯于一九五二年九月四日在朝鲜水原K—13美国空军基地,接受美国空军第五十一大队简令,执行侵入中国领空进行骚扰挑衅的任务。被告于当日驾驶一二八○一号F—86型战斗截击机,伙同三十五架F—86型战斗截击机按照简令侵入我国辽宁省安东市上空,进行骚扰挑衅等活动时,其所驾驶的飞机被我防空部队击中,该机残骸坠落于旅大市牛角山地区,被告跳伞降落在旅大市小平岛岔鞍村,于下午十时三十分被我捕获。
另查被告帕克斯在一九五二年六月至同年八月间,曾亲自驾驶美国军用飞机先后侵入我国领空八次,在辽宁省安东、凤城等地上空进行骚扰挑衅活动。
被告卡麦隆于一九五二年十月二十六日晨,在朝鲜大邱K—2美国空军基地,接受第四十九大队简令,执行侵入中国境内袭击我铁路线上运输车辆的任务。被告于当日驾驶F—84型战斗轰炸机,伙同七架F—84型战斗轰炸机于五时四十三分按照简令侵入我国吉林省辑安县上空,参与袭击我正在行驶于石湖、果松间的一一一二B次列车,及停在石湖车站的四八六五次客车。被告在进行袭击我列车时,所驾驶之飞机被我防空炮火击中,该机残骸坠落在通化县四区果松村西南的小山上,被告跳伞着陆后在果松村被我捕获。
被告海勒尔于一九五三年一月二十三日上午十时,在朝鲜水原K—13美国空军基地,接受美国空军第五十一大队简令,执行侵入中国领空进行骚扰挑衅、袭击我国境内巡逻飞机的任务。被告于当日率领一小队F—86型战斗截击机由基地起飞,按照简令于十一时三十分侵入我国领空进行骚扰挑衅。被告在辽宁省凤城县上空袭击我国巡逻飞机时,其所驾驶的飞机被我空军部队击落。该机残骸坠落在宽甸县三区土城子村,被告跳伞降落于该区罗圈背村石棉洞山坡上,当即被我捕获。
另查被告海勒尔在一九五二年十一月至一九五三年一月间,曾驾驶美国军用飞机先后侵入我国领空九次,在辽宁省安东、大孤山、凤城等地上空进行骚扰挑衅、袭击我国境内巡逻飞机等活动。
被告费席尔于一九五三年四月七日十四时三十分在朝鲜水原K—13美国空军基地,接受美国空军第五十一大队简令,执行侵入我国领空进行骚扰挑衅、袭击中国境内巡逻飞机的任务。被告于当日十五时二十分驾驶F—86型战斗截击机,按照简令侵入我国辽宁省凤城县上空进行骚扰挑衅。当被告袭击我国境内巡逻飞机时,其所驾驶的飞机被我防空部队击落,该机残骸坠落在凤城县东北四十里的石头城。被告跳伞着陆后,被我当场捕获。
另查被告费席尔在一九五二年十一月至一九五三年三月间,曾驾驶美国军用飞机先后侵入我国领空十二次,在辽宁省安东、拉古哨,吉林省辑安等地上空进行骚扰挑衅、袭击我国境内巡逻飞机等活动。
根据上述事实证明:被告帕克斯、卡麦隆、海勒尔、费席尔四人犯有驾驶美国军用飞机侵入我国领空进行骚扰挑衅的罪行,危害我国安全,破坏我国人民和平生活,罪证确凿,现提起公诉,请依法惩处。
此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军事审判庭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军事检察员 侯 政
一九五五年五月二十日
(新华社)


第3版()
专栏: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军事审判庭判决书
  (55)军审字第一一号
公诉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军事检察员 侯政
被告:罗兰德·威廉·帕克斯(ROLANDW.PARKS)男,年二十五岁,美国内布拉斯加州俄马哈城人,美国空军第五航空队第五十一战斗截击机联队第五十一大队第十六中队少尉驾驶员,军号二三一九七——A号。在押。
辩护人:时伟超 北京政法学院法学教员
被告:拉尔·威林斯·卡麦隆(LYLE W.CAMERON)男,年二十六岁,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林肯城人,美国空军第五航空队第四十九战斗轰炸机联队第四十九大队第九中队少尉驾驶员,军号二三六三四——A号。在押。
辩护人:梁西 北京大学法律系教员
被告:艾得文·路易斯·海勒尔(EDWIN L.HELLER)男,年三十六岁,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费城人,美国空军第五航空队第五十一战斗截击机联队第五十一大队第十六中队中校中队长,军号九九○○——A号。在押。
辩护人:王厚立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讲师
被告:哈罗德·爱德华·费席尔(HAROLDE.FISCHER)男,年三十岁,美国衣阿华州隆洛克城人,美国空军第五航空队第五十一战斗截击机联队第五十一大队第三十九中队上尉小队长,军号A○——二二○四一二六号。在押。辩护人:王化然 中央政法干部学校法学教员右列四名被告,因驾驶美国军用飞机侵入中国领空进行骚扰挑衅,危害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案,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军事检察员侯政提起公诉,本庭根据审理材料,查明:
一、被告罗兰德·威廉·帕克斯系驻在朝鲜水原K—13美国空军基地的美国空军第五航空队第五十一战斗截击机联队第五十一大队第十六中队少尉驾驶员,军号二三一九七——A号。曾于一九五二年六月至八月间接受命令驾驶美国军用飞机先后侵入我国领空八次,在辽宁省安东、凤城等地上空进行骚扰挑衅活动。最后一次在同年九月四日又受命驾驶一二八○一号F—86型战斗截击机伙同其他三十五架战斗截击机到中国安东上空执行所谓“战斗机扫荡”任务时,被我击落。该机残骸落于旅大市牛角山地区,被告于旅大市之小平岛岔鞍村被捕获;被告所携带的手枪、军用地图及降落伞等全部被缴获。
二、被告拉尔·威林斯·卡麦隆;系驻在朝鲜大邱K—2美国空军基地的美国空军第五航空队第四十九战斗轰炸机联队第四十九大队第九中队少尉驾驶员,军号为二三六三四——A号。被告于一九五二年十月二十六日接受命令,侵入中国境内执行袭击铁路线上运输车辆的任务,于当日驾驶F—84型战斗轰炸机一架,伙同七架战斗轰炸机于五时四十三分侵入中国吉林省辑安县上空进行骚扰挑衅,并曾参加袭击正在行驶于石湖、果松间的一一一二B次列车及停在该石湖车站的四八六五次客车,其后,其所驾驶的飞机被击落,该机残骸落于通化县四区果松村西南的小山上,被告亦旋被捕获;其所携带的手枪、军用地图等均被缴获。
三、被告艾得文·路易斯·海勒尔,系驻在朝鲜水原K—13美国空军基地的美国空军第五航空队第五十一战斗截击机联队第五十一大队第十六中队中校中队长,军号为九九○○——A号。被告于一九五二年十一月至一九五三年一月间曾接受命令驾驶美国战斗截击机并率领其他战斗截击机先后侵入中国辽宁省大孤山、凤城及安东等地上空共有九次。在一九五三年一月二十三日又受命驾驶F—86型战斗截击机侵入中国辽宁省凤城上空袭击我巡逻飞机时,其所驾驶的飞机被我击落,残骸落在宽甸县三区土城子村。被告在该区罗圈背村石棉洞山坡被捕;其所携带的手枪、军用地图及降落伞等均被缴获。
四、被告哈罗德·爱德华·费席尔,系驻在朝鲜水原K—13美国空军基地的美国空军第五航空队第五十一战斗截击机联队第五十一大队第三十九中队上尉小队长,军号为A○——二二○四一二六号。于一九五二年十一月至一九五三年三月间,曾接受命令驾驶军用飞机先后侵入中国领空十二次,在辽宁省安东、拉古哨,吉林省辑安等地上空进行骚扰挑衅。在一九五三年四月七日驾驶F—86型战斗截击机侵入中国辽宁省凤城县上空时,其所驾驶的飞机被我击落。该机残骸落于凤城县东北四十里的石头城,被告旋被捕获;其所携带的手枪、望远镜及降落伞等均被缴获。
被告等经逮捕后,对前开事实,各供认不讳,另外还有获案的手枪、军用地图、降落伞、望远镜、军号证及飞机残骸可证。据此认定被告等驾驶美国军用飞机侵入中国领空骚扰挑衅,危害我国家安全,破坏我国人民和平生活,罪证确凿,已无疑义,本应依法惩处,姑念被告等所犯罪行系执行美军当局命令,并且被告等于被捕后尚能认罪悔悟,特予从轻议处,兹判决如下:
一、被告罗兰德·威廉·帕克斯(ROLANDW.PARKS)、拉尔·威林斯·卡麦隆(LYLEW.CAMERON)、艾得文·路易斯·海勒尔(EDWIN L.HELLER)和哈罗德·爱德华·费席尔(HAROLD E.FISCHER)立即驱逐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
二、所缴获之飞机残骸、军用地图、手枪、望远镜及降落伞等均予没收。一九五五年五月二十四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军事审判庭
审判长 贾 潜
审判员 朱耀堂
审判员 张向前
(新华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