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4年9月26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为企业改造和个人改造而努力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公私合营久大盐业公司总经理 李烛尘
私营工商业者在通过过渡时期总任务和宪法草案的学习讨论后,一般地都认识了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前途,是要在政府采取利用、限制和改造的政策下,通过国家资本主义道路,逐步完成社会主义改造。因此,在工商业界中,已有越来越多的先进分子,在提高了思想觉悟,认清了前途和努力方向的基础上,以忠诚老实的态度,在国家行政机关的管理、国营经济的领导和工人群众的监督下,积极努力争取企业与个人相结合的改造。如已有不少的企业获准为公私合营,不但企业的面貌一新,生产力得到迅速发展,并且资本家个人也在社会主义成份的领导与影响下,不断受到新事物和新知识的教育锻炼,逐步得到改造,得以充分发挥本身才能及积极作用,从而感到兴奋愉快;很多的企业已经走上国家资本主义中级或低级形式,在国营经济的领导下,产品的质量不断提高,成本不断降低,企业利润也不断有所增加,为争取进一步走向高级形式,也正在那里积极改进生产、改善经营,努力创造条件;至于一些自营企业认识到国家一定要走向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工商业必须进行社会主义的改造,乃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的道理,因而也在那里积极努力创造条件,争取走上国家资本主义道路。这些表现不仅对国家对人民有利,对企业和经营企业的个人也是很有利的,因为只要能够遵循着这条光明正确的大道前进,不但企业可以完成社会主义的改造,经营企业的个人也会经过改造成为社会主义社会的公民。
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尽管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私营工商业者,积极地、主动地争取企业与个人相结合的改造,但不可否认的还有不少的人,仍在那里踌躇观望,留恋于自由市场,不愿意接受国营经济的领导;也有的人强调自己的企业条件不够,无法走向国家资本主义道路,不肯想办法,积极创造条件,其中并有一部分人,错误地抱着消极经营的态度,甚至发生了抽逃资金,大量购置生活资料以及个人尽情挥霍享乐等等抗拒改造的现象。像这些思想和行为,都是表现了资产阶级自私自利唯利是图的腐朽本质,在国家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今天,由于这种思想和行为,对国家建设起着严重的破坏作用,对企业与个人的改造来说,也是一种很大的阻碍,与全国人民的利益是不相容的,因此,应该向他们大声疾呼,唤醒他们沉缅在腐朽的资本主义经营思想中的迷梦,积极地、主动地创造条件,争取企业与个人相结合的改造,这才是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唯一正确的光明道路。
为什么国家要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的改造?通过总任务和宪法草案的学习,使我们明确了主要是由于资本家所有制这样一个生产关系,严重阻碍着生产力的发展和国家在过渡时期内进行的社会主义建设,因而必须加以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由于受着唯利是图的经营思想的支配,在生产上表现着盲目的无政府状态,不只存在着严重的浪费现象,而且从不关心经营管理的改善与技术的改进,本来产品质量就低,成本就高,有的为了追求高额利润更不惜偷工减料粗制滥造,这就和国家有计划的建设发生了严重矛盾,并且妨碍着国家对于企业生产力的统计和利用;在劳资关系上,由于在资本主义经营方式下,产生的混乱的工资及工时制度,和资本家从不重视工人在生产上的安全与福利,障碍了职工群众劳动热情和生产革新精神的提高,所以劳资间的矛盾只有日益发展,使企业的生产潜力不能得到适当的发挥,这就形成了阻碍生产力发展的基本因素,在今天国家正在进行着大规模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对于这种生产力由于受到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束缚,而得不到发展的现象,当然是不能容许的,必须加以改造,使它们原有的生产关系逐步改变,这样才能使企业的生产力得到应有的发展,生产经营也可以逐步纳入国家计划,最后完成社会主义改造。
资本主义的企业必须改造的道理既然明确了,那么私营工商业者应该以怎样的态度,来对待这一改造问题呢?我以为从私营工商业者本身来看改造问题,应该首先明确企业改造与个人改造是一个整体的两方面,是同时并进相互影响相互推动的,不能分割开来孤立地进行。企业改造是为了解决两种所有制的矛盾,是要用社会主义的经营管理代替原有的资本主义经营管理,逐步改变原企业的生产关系,最后把它改造为社会主义的企业,因此,资本主义工商业就必须通过各种形式的国家资本主义,使与社会主义经济发生联系与合作,才能在社会主义经济的领导下,很好地进行改造。个人改造就是改造资本家的资本主义思想,使个人在思想上树立起整体观念,正确认识个人利益必须服从整体利益的道理,发扬爱国守法精神,加强为人民服务的观点,清除自私自利唯利是图的、有害于国家人民的腐朽思想。因此说,个人的改造,也就是思想改造。为了改造得更快、更好,除去个人必须努力学习外,还要在企业走向国家资本主义的同时,从社会主义经济的领导中,积极吸取新知识和先进经验来改造自己,使个人的思想觉悟和业务水平不断提高,这样才能更有利于企业的改造,也才能为个人进入社会主义社会打下基础。
思想改造是一个长期的、艰苦的思想斗争,这正是由于我们私营工商业者长时期受着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的支配,其损人利己、唯利是图的阶级本质,剥削思想,业已根深柢固的缘故,因此,我们工商业者进行改造,就必须以洗心革面的精神,在新事物和新知识的面前,痛下决心,虚心学习,认清资本主义经营方式的腐朽性和资产阶级本质的危害性,联系实际,自我检查、自我批评,同时依靠工人阶级大公无私的帮助和领导,积极努力从事企业与个人相结合的改造,如此,就能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成为社会主义社会的公民,将来和全国人民一样,享受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幸福生活。至于那些坚决抗拒改造,自甘毁灭,或别有企图、蓄意反动的少数不法分子,都是爱国守法工商业者的敌人,我们应该划清界限、提高警惕、严密监视,并且要向他们展开无情的斗争。


第6版()
专栏:

从困境中得到新生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公私合营南洋烟草公司副董事长 简玉阶
我经营南洋兄弟烟草公司五十年了。这个企业是在一九○四年由华侨投资创办,当时主要是华侨矿工投资,不数年,产品遍销各地,后来业务发展,便公开招股,在国内各地陆续设厂,深得爱国人士的支持。但帝国主义是不甘心我国民族工业的兴起的,因此便不断地对我们威迫利诱,进行破坏。而反动的国民党政府,更勾结了帝国主义者对我们加紧压迫,曾经有过这种事情:国人制造的卷烟每过一省要纳一道税,而外商烟厂的出品,却纳一道税后便可在我国全国通行无阻。因此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除了五卅运动时期业务一度非常蓬勃外,“南洋”也就每况愈下,直到一九三六年,公司财务搁浅,宋子文官僚资本乘机侵入,从此“南洋”便成为官僚资本把持的企业了。他们的经营方式大家是熟悉的,他们根本无兴趣从事生产,一味投机倒把,在企业内安插私人,饱填私囊,加之以连年战祸与国民党腐朽的政治,瘫痪的经济,企业就给弄得残破不堪,奄奄一息了。
一九四九年全国大陆相继解放,我们在大陆上的各厂也分别由当地军管会派员接管或监管,随后,在上海成立了总管理处,正式改组为公私合营企业。数年来,得到政府大力的扶持和公方的正确领导,企业就迅速从恢复走向发展。以目前来说,我们的五个厂——上海、汉口、广州、重庆和香港——由于通过了各项改革运动,逐步地使企业的经营管理和生产走向合理化,除香港外,各厂的生产数字都超过解放前很多,如以一九五○年总产量为一百,一九五二年为一百四十五,一九五三年为二百四十四,今年计划更达二百六十二,其中个别的厂大大超过了建厂以来最高的纪录。再以盈余来说,也是逐步增长,因而几年来企业基本建设基金逐年增加;分配给股东的股息一九五三年超过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五二年四年平均数的一倍,企业流动资金也感到充沛。这充分说明,企业是在一个稳固基础上前进。
最近,常常有回国观光的华侨到我们的厂去参观,当他们看见今天的“南洋”,由于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获得了不少的进步和发展,都感到十分高兴。这使我想起一个问题,就是全国大陆如果解放迟几年,“南洋”会变成什么样子?“南洋”在帝国主义和官僚资本的压迫摧残下的情况是不堪回首的。今天走上了国家资本主义道路的“南洋”则正朝着光明的康庄大道前进。“南洋”五十年的经历正是中国民族工商业的缩影。


第6版()
专栏:

贯彻为人民服务的经营方针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公私合营民生轮船公司副总经理 童少生
民生轮船公司是一九五二年九月改为公私合营。在中央交通部长江航运管理局及各地党委领导下,依靠广大群众的努力,两年来企业已起了根本的变化。
旧民生公司,机构臃肿,管理不善,贪污浪费,海损事故,层出迭现,造成了历史上长期的亏折现象,股东领不到红息,职工薪水也不按时发出。一直到解放以后,还继续存在着这样严重的腐朽情况。单从一九五○年一月至一九五二年六月,就亏损共达一千三百亿元,平均每天亏损一亿四千万元,国内债务共增加约八百亿元,平均每天增加约九千万元,经济情况陷于非常困难境地,虽经人民政府大力帮助,贷款总额约达一千六百亿之多,但由于企业的腐朽性质没有根本改变,以致严重地阻碍了生产的发展,效率低、成本高、事故多、亏空大、不能适应国家与社会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公司董事会向人民政府要求公私合营,经政府批准,从一九五二年九月一日起,正式改组为公私合营民生轮船公司。
旧企业经营的特点,是不顾国家和人民的需要,强调不合理的运输成本,要求过高的运价来满足不合理的开支,货少时压价竞争,货多时抬价图取暴利。例如一九五一年政府号召川粮下运,而公司操纵了川江运力,坚持过高的运价,由重庆到上海每吨运价抬高到一百二十三万余元,结果造成公私两不利,国家的粮食运不出,公司的船又没有货运。自合营后,贯彻了低利多运的政策和为人民服务的方针,首先利用空吨六折运粮,将重庆至上海的每吨运价减低至四十三万余元,争取了川粮大量出川。
一九五三年的川粮运量较一九五二年增加了百分之三百三十。不但解决了公司的货源,增加了收入,更大大提高了农民的购买力,如当时川粮在未出川以前,有些地方粮价每斤低到只有五百元,有价无市,自从减低运价川粮大量出川以后,每斤价格即立增为七百五十元,因而活跃了西南市场,并发挥了川粮支援国家建设的重要作用。其次,支持了生产和交通建设,通过船舶运输的钢胚、钢轨,单是一九五三年的全年总运输量,就可铺设铁路一千七百四十六公里。再次,为了便利川江沿岸客运及小港货物交流,克服了过去重长航不重短航的唯利思想,开辟了宜昌至巴东,万县至宜昌和万县至重庆等短航班船,以及对长江中下游沿岸各工农业的生产部门所需要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都通过了船舶的输送,保证了供应。
公私合营以后,对降低运输成本,提高运输效率,以及贯彻安全生产各方面,也都作了努力。首先推广学习苏联先进经验,在长江全线推行一列式拖带法和顶推法,大大的发挥了马力的潜在力。长江中下游,平均每马力运货由一点二吨提高到四点三四吨,川江峡字号拖轮下水平均每马力运货由○点三八吨提高到一点○八吨,其他客货轮及货轮也充分拖驳,因此由过去平均六匹马力运一吨货,降低到二匹马力运一吨货。其次进行了面向生产面向船舶的教育,展开了快装快卸的港务改革运动,调整了组织,简化了表报,充实了设备,推行了港湾作业计划和航次作业计划,因而装卸效率提高了百分之六十二点七六。减少了非生产的停泊时间,加速了船舶运行的周转率。同时在一九五三年初和一九五四年前半年开展了安全卫生大检查运动,以川江安全航行二万公里,长江安全航行三万公里为努力目标,和港湾一百八十天不出事故的安全运动。在贯彻执行当中,出现了民族轮一九五三年安全航行四万九千七百公里的新纪录。同时建立了严格的定期检修制度,减少了轮机方面的事故发生,因而使一九五三年海损事故的发生,较一九五○年降低了百分之五十二点八八,因海损事故而发生的死亡率,降低了百分之九十二点一。今后更要进一步加强安全措施,为消灭重大海损事故而努力。由于降低了运输成本,提高了运输效率,贯彻了安全生产,并推行计划管理,也就为国家提供了量大、质好、价廉的运力。合营后,一九五二年九至十二月完成货运吨量比同年一至八月增加了百分之一百三十三,全年比以往最高年运量增加了百分之四十二。一九五三年运量比一九五二年又增加了百分之九十,胜利地超额完成了国家的运输任务。
由于企业得到彻底的改造,降低了运输成本,提高了运输效率,就扭转了历年的亏损,有了盈余。从一九五二年九月至十二月就获得盈余一百二十余亿元,一九五三年利润,单是长江航运部分即达五百二十二亿元。在完成国家的税收任务方面,从一九五二年到一九五四年的上半年止,缴纳营业税三百二十多亿元,缴纳所得税是六百八十多亿元,为国家工业化积累资金一千亿元以上。这是对国家的好处。又由于进行了专业化经营,处理了附属事业和呆滞物料,加上基本折旧等,在一九五三、一九五四两年,共能积累基本建设资金二千六百六十四亿元,进行以船舶为主的基本建设,载重量获得很大的提高,其中单是长江载量较一九五二年增加了百分之八十二点五一,在保证完成日益增加的运输任务方面,起着很大的作用。在发展生产的基础上,相应的改善了职工的福利。一九五三、一九五四两年来,在职工福利设施方面,共投资二百五十三亿元,这是对职工的好处。同时由于领导上重视了董监会工作与股东的利益,树立了公私正常关系,公司在合营前十多年来股东就不曾分过股息和红息,因此董事会作用不大,流于形式,多数董监事不出席董监会,而股东大会也停开了。合营后几个月,由于有了盈余,就召开股东大会发了股息,并改组了董监会,对重大问题,采取了事先协商会议议决的民主方式,公司董监事都感到有职有权了。合营后,除召开了董监会及常董会外,并开了两次股东大会,确定了股值,发给了一九五二年九至十二月和一九五三年私股股息红利共二十四亿元,股东们都非常高兴和满意。
随着国家大规模经济建设的需要,公司所承担的运输任务,逐年增加,为了满足国家建设的要求,今后将继续深入社会主义改造,并结合企业的改造,进行人的思想改造,为最后改变国家资本主义经济为社会主义经济而创造条件,这是我们今后要进一步努力的方向和目标。


第6版()
专栏:

真正有了贡献自己力量的机会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公私合营上海中华造船厂厂长 杨俊生
自一九二六年开办中华造船厂以来,在全国大陆解放以前的二十多年中,在旧中国三大敌人的黑暗统治下,我所经营的企业同其他民族工商业一样,遭受到无穷的压迫和摧残。一九三二年,工厂刚初具规模,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就逼我搬厂,后来多方设法才向“浚浦局”租到一块沿江地基,只有十九亩大,而且是三面马路一面临江,要想扩展是毫无余地的。接着,日本帝国主义侵入,使工厂遭到惨重的破坏。抗日战争胜利后,我满以为从此可以振兴起来了,不料美帝国主义运来大批登陆艇,把我们造船工业弄得奄奄一息,企业要维持都极为困难,更谈不上发展。直到解放以后,我厂造船业务才逐渐恢复起来。
一九五二年五月份,中华造船厂正式改为公私合营以后,由于公方代表的直接领导,和工人阶级的积极努力,工厂情况就完全改观了。两年来,工人人数增加了六倍,厂基厂房和宿舍建筑扩大了二倍,今年计划中的生产总值比合营前的一九五二年生产总值将提高六倍。在经营管理方面,已建立了各种新的制度和组织,扭转了过去混乱和无人负责的现象;工人们由于生产关系的变化,进一步发挥了积极性创造性,劳动生产率大大提高,如一九五三年十月份的劳动生产率比同年一月份提高了百分之四十四。同时合营后由于生产管理和生产设备改善,造船能力迅速提高,如一九五三年所造船舶的吨位为一九五二年的六点七倍;过去只能制造行驶川江的小型轮驳,现在能够制造大型货轮了,像最近在上海下水的“大众”号货轮,排水量为二千七百六十吨,相当于一九五二年所建造各种船舶总吨数的一点九倍,这是建厂以来制造的最大一艘货轮。这种发展情况,显示出公私合营后两年来的进步,已远远超过以往近三十年的发展,证明了国家资本主义高级形式的公私合营较之私营企业具有不可比拟的优越性。
我是一个技术人员,过去几十年来,原想以工业救国,但在资本主义思想长期影响下,变了质,为追求利润、追求个人发展为剥削阶级服务。全国大陆解放以后,技术才有了真正为国家服务为人民服务的可能。但由于单纯技术观点的障碍,因此技术不能充分发挥作用。在中华造船厂公私合营以后,我被派担任厂长,在公方代表的领导和帮助下,逐渐批判资本主义技术观点,开始学习苏联先进经验,初步懂得技术与政治、技术与劳动结合的道理,明确了为生产为人民服务的方向。同时在合营以后,由于生产纳入国家计划轨道,工厂所接受的造船任务就繁重和复杂起来了,需要高度的技术水平。因此我在工作上,一方面有可能摆脱琐碎的业务和财务工作,专心致志地钻研技术问题;另一方面,我也得到机会学习苏联先进经验,不断提高和充实自己的技术知识。作为一个技术人员来讲,能够有机会把自己技术全部贡献给国家和人民,才是一件真正最为愉快的事情。我深深体会到只有合营以后才使我真正的得到了贡献自己力量的机会,有职有权,工作愉快。
我国造船工业的基础是薄弱的,造船技术的水平还是很低的,这是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统治长期摧残窒息的结果。全国大陆解放以后,在人民政府的领导和扶植下,造船工业已有了很大的进展。在祖国建设中担负起一定的责任。而现在,我们的责任更加重了,祖国已发出解放台湾的神圣宣言,解放台湾是为了保护祖国的安全和领土主权的完整,是为了保障亚洲和全世界的和平。我衷心拥护政府解放台湾的号召,我一定要与造船工业同业一起百倍努力地搞好造船工作,积极支援解放台湾的伟大斗争,并且要积极提高技术,培养人才,为台湾解放后祖国辽阔的海运事业尽其应有的贡献。


第6版()
专栏:

企业在逐步改造中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上海永安纺织印染公司副总经理 郭棣活
上海永安纺织印染公司设立于一九二一年。现有工人职员一万一千余人,所属四个纺纱厂包括两个织布部门,一个印染厂和一个机器厂。解放初期,由于过去长期遭受帝国主义、封建势力和官僚资本的压迫、摧残,并因企业本身经营管理方式的落后,企业曾经有过一段困难时期,特别是在一九五○年初,曾不得不减工至每周只开四班,而逐月陷于亏损局面。但经政府和国营经济及时实行扩大代纺代织,扶助我们的生产,在公私劳资共同努力之下,很快克服了企业在解放初期的暂时困难。至一九五一年初,更因国营花纱布公司实行统一购销办法,使我们的成品全部纳入国家计划范围,使我们的生产经营逐步克服了盲目性,走上了国家资本主义的轨道。我们的生产也由恢复到好转,进而生产年年上升,盈余年年增加,出现了几十年所未有的新气象。
五年来我们的开工班数、锭台数和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纱布生产量也显著增加。如以一九四九年总生产量为一百,一九五三年棉纱为二百三十八,棉布为二百六十八。至本年上半年度与去年同期比较棉纱增加百分之十七点○五,棉布增加百分之三点六七。印染色布的产量五年来增加更快,如以解放初期即一九四九年六月至一九五○年十一月的每月平均产量作为一百,本年一至六月份平均已增达七百四十六以上。
随着生产的发展,财务情况也逐年好转。五年来国家为了照顾我们的合法利润,曾三度调升工缴费和收购价格。成本方面则自一九五○年夏扩大接受国家加工任务后,开始下降。因此,我们的企业自一九五○年度起盈余呈现逐年递增的趋势。如以一九五○年盈余数为一百,一九五一年为二百二十二,一九五二年为三百四十五,一九五三年为五百九十六,本年单只上半年度即达三百零五。
由于生产不断进步,使得我们有条件可以从事改善设备和增加劳保福利的设施。改善设备方面,除运回国“立达式”新纱锭一批早已装就投入生产外,主要是扩充和改良了电气设备,添置和改装了一部分纺织印染设备,加强了车间安全装置和消防设备、完成了各厂深井水空气洗涤降温设备。劳保福利方面,五年来在政府的指导下或通过劳资协商,也有了一些增进。如配合劳动保险的实施,加强了各厂的保健室,设立了营养食堂、休养室和疗养所;扩建了托儿所、食堂和浴室;此外,又新建了三所子弟学校和一所容纳一千人的新式宿舍和一所容纳四百人的临时宿舍等等。
本年度起我们的企业和上海申新纺织厂为了以实际行动拥护国家过渡时期总任务,决定从两个企业内部积累资金,申请公方领导,在内地筹建公私合营的大型纺织印染厂一所。此项计划业已得到政府批准,并在华东纺织管理局的直接领导和有关省当局的大力支持下,成立了筹备处的组织。现正调集两个企业的大批人员,在公方领导下,积极进行各项筹备工作。
五年来我们的生产各项设施虽然获得上述的一些成绩,但却仍有很多缺点。
生产上当前的主要缺点是还不能很好地按质、按时、按量完成国家加工统购任务。浪费现象仍然严重。我们各厂用棉量年来虽曾多方注意改进,但除个别厂外,仍未普遍达到三百九十五斤的标准,高支纱的用棉量更经常在国家标准之上。
在国家过渡时期总任务的光辉照耀下,我们进一步体会到国营经济的领导扶助,工人阶级生产积极性的不断提高,是我们所以能够获得一些成绩的决定因素,这和我们的企业较早地走上国家资本主义中级形式是分不开的。正因为我们走上逐步改造的过程,不利于国计民生的消极作用逐步受到限制,我们的企业才有条件被国家利用为国计民生服务,企业本身也才能够获得上述的一些进步和发展,这正是国家资本主义优越性的具体表现。
同时我们也体会到,五年来虽然有了这些进步,但在服从国家计划生产,提高质量,降低成本,积累资金等方面,我们还有很多缺点存在,更远落于国营和公私合营的同业之后,这清楚地指明我们今后努力的方向。


第6版()
专栏:

争取走上光明的道路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长沙企业公司董事长 向德
长沙市工商业者对于国家资本主义的政策,是逐渐明确起来的。起先对于国家资本主义,普遍认为就是私人资本和国家资本的单纯合作或合伙,并且认为国家资本主义的形式就只是公私合营。一般中小企业感觉自己企业太小,特别是商业户,感觉国家资本主义形式太少,忧愁没有法子走得上,因此彷徨不安。后来初步知道了国家资本主义经济是社会主义经济直接领导下的社会主义成分同资本主义成分联系和合作的经济,国家资本主义的形式很多,国家资本主义的道路工业能走,商业也能走;大户能走,中小户也能走。但又感到这种经济,主要的是为国家和人民的需要而生产经营,不是如自己所理想那样的能为所欲为地唯利是图,有些工商业户就又产生抗拒思想。后来经过学习和受到若干实际事例的教育,开始端正了认识,知道资本主义工商业经过国家资本主义的道路逐步实现社会主义改造是国家为私营工商业者所指出的一条光明大道。工商界若干先进分子有了正确的认识以后,即以爱国守法,改善生产经营的积极行动,争取走上国家资本主义道路。到今年七月止,工业部分已走向国家资本主义道路者有收购、包销、加工、订货、公私合营等形式。全市大型工业户中,其国家资本主义形式的生产总值已占其全部生产总值百分之九十五点三四。商业部分走上国家资本主义道路者有专业代理、代购、代销、经销、(有部分商品的经销和专业经销)批购零销、联购分销、凭折购货等形式。除一般行业尚系个别店户走上国家资本主义道路外,米商业、国际贸易业等已全部转变为国家资本主义形式。
国家资本主义的优越性,从本市若干实际事例上可以充分看出来。自从去年政府实行粮食统购统销以后,长沙的碾米厂即全业变为粮食局的专业加工厂,米商全业变为粮食局的专业代销店。全市人民对粮食的供应获得了保证。特别是今年湖南滨湖地区遭受近百年来未有的洪水,粮食减产,而粮食供应稳定,没有丝毫波动。人人都深深地感到党和人民政府政策的伟大和正确。就是做碾米厂和经销粮食的人也说出由衷的话:“今年发生这样大的洪水,假如不是党和人民政府实行了粮食统购统销和取缔粮食投机的办法,我们米商虽然可以大发横财,但不少的人都会要饿死,我们等于是吃人肉长胖的。”从今年三月起,百货、绸布、图书文教、纸商等业一部分商店开始向国营公司订立批购零销协议以后,即出现了新的气象。签订协议户一般营业额都表现上升。以绸布业为例,协议户三月份营业额比二月份上升百分之二十九点二(其余未实行批购零销户只上升百分之二十四点五),四月份比三月份又上升百分之十七点九四(其余零售户只上升百分之六点八六)。到现在,商业走上各种形式的国家资本主义的更多了。一般都改进了经营管理,订立了制度,端正了经营作风,节约了开支。
国家资本主义的优越性虽然已是人所共见,但很多工商业者的思想认识还不免落后于形势的发展。若干厂店在走上国家资本主义道路以后,有两种表现。一种是只想披着国家资本主义的外衣,仍照资本主义的老一套做法“原封不动”地进入社会主义。一种是认为走上了国家资本主义道路以后已经“买到了船票”“搭上了船”,生产有工人搞,管理有工作组负责等等,自己“万事无忧”,可以“坐轿子”让人家抬着进社会主义去。这些思想根源是什么呢?归根到底,就是资产阶级唯利是图本质的反映,一切从个人打算、唯利是图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我们私营工商业者应该认识,资本主义工商业走上了国家资本主义道路,即是走上了社会主义改造的第一步,获得充分贡献与发展其经营管理才能或技术的机会,任何想披着国家资本主义外衣走资本主义老路或消极“坐轿子”的思想都是于国家于个人不利的。


第6版()
专栏:

个人改造的初步体会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公私合营章华毛麻纺织公司董事长
大中华火柴公司董事长 刘鸿生
我几十年来都致力于经营工商业。在反动统治时期,经常受着帝国主义和官僚资本的压迫和排挤,如我经营的上海水泥厂,抗战胜利后由于美国剩余水泥的大量倾销,曾不得不长期停工,甚至以出卖煤块等原料来维持。在当时,我的经营方式也是学的这一套手法,只要对自己有利,就不惜用各种手段来排挤别人。例如我经营的火柴厂,以压低价格,盲目竞销的方式挤垮了同业,然后再以廉价收买、兼并同业工厂,有些厂买下后并不开工,用减少生产来抬高价格。在旧社会里,我习惯于这一套旧的资本主义经营方式,损人利己,不以为耻,反而自认为长袖善舞,在工商业中大有作为。这种思想,直到解放以后,通过了学习,通过了各种事实的教育,才逐渐得到了批判和纠正。例如上海水泥厂在政府的大力扶助下,解放后不久就复工,生产直线上升,今年下半年开始实行了公私合营;火柴业由于按照国家需要,进行计划生产,大中华火柴公司和同业之间就消除了盲目竞争,质量也不断提高。我认识到我们私营工商业者要发挥对国计民生有利的积极作用,必须服从国家行政机关的管理、国营经济的领导和工人群众的监督,保证质量,按照计划生产;而旧的资本主义经营方式,只能对国计民生起消极的破坏作用。因此,就我们资产阶级分子来讲,首先必须改造“损人利己”的旧思想。
我们私营工商业者过去经营和扩充企业的目的也是不正确的。我曾经有过子孙万代的打算,要把我的资产一代代地传给子孙,而且为了防止他们在业务上相互竞争,所以并不集中经营一业,而向多方面发展,我经营的企业中有毛纺、火柴、水泥、煤矿、码头等等,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要让他们永远过着资产阶级的舒服生活。一句话,出发点完全为了一个私字。解放以后,经过了不断的学习,和现实的教育,我才逐渐认识到把资产传给子孙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我认识了为子孙谋幸福的真正光明的道路,就是要使他们摆脱这个“资产包袱”,使他们从谋一己的私利走到为人民利益而服务的道路。只有这条道路才是他们获得真正光明和幸福的保证。现在我所经营的企业,多数已经走上了国家资本主义的高级形式——公私合营,我的后一代将随着企业的改造而得到他们个人的改造,逐步改造成为社会主义社会的公民。到了社会主义社会,永远消灭了剥削和贫困,人民都将过着繁荣幸福的生活,这是共产党和毛主席为我们六亿人民的子孙万代打算,真正为子孙万代谋幸福的正确的道路。
从前我对劳动是不重视的,企业的业务发展了,生产提高了,总认为是自己经营得法,管理有方、机器好。而且认为开厂设店,就是养活了工人,根本看不到工人群众的力量,看不到自己剥削了工人的劳动成果。解放后随着工人觉悟的提高,不仅在企业的困难阶段发挥了自我牺牲精神,克服了企业暂时的困难,而且由于工人发扬了高度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每一个企业的生产都出现了新气象。以上海水泥厂来说,机器已经使用了三十多年,在抗战时期又受过日寇的严重破坏,生产量受到很大的限制。可是自解放复工以后,特别自从一九五一年起接受了国家订货任务以后,生产历年提高,在不增添设备的情况下,产量竟超过了战前最高纪录的百分之三十。今年下半年度起实行公私合营,由于企业性质的转变,工人更进一步的发挥了积极性,保证完成了大窑长期安全运转三百天以上,此外各个生产部门也都提出了提高定额,节约原料的具体保证。解放以前谁也不能相信,用过了三十多年的旧机器,生产量竟会超过新机器,这是谁的力量,是资方有办法么?是机器有办法么?全都不是,而是工人阶级发挥了无比的力量,铁一般的事实不能不使我心悦诚服了。由此可见,企业历来的成就,都是依靠了工人群众的力量,不是我养活了工人,而是工人养活了我。
以上所述,都是几年来通过学习和现实的教育,使我的思想有了改变,认识有了提高,也就是个人逐步得到了改造。现在,我所经营的企业多数已经走上了国家资本主义的高级形式,有人问我:“你一生费尽心血创办的企业,一个个走上公私合营,心里是否有些舍不得?”诚然,当我在抗战时期辛苦经营的两个毛纺织厂——重庆中国毛纺厂和兰州西北毛纺厂最先实行公私合营的时候,我思想上还是有些模糊的,以为“大势所趋,不得不然”。现在我学习了国家过渡时期总任务,又参加了宪法草案的讨论,又亲眼看到了公私合营后的生产发展情况;过去认为“大势所趋”,现在认为“非改不可”。何况这些企业过去的存在和发展,如果没有工人群众的积极劳动和克服困难的精神,也绝对不会有今天,这都是工人们劳动创造的果实,我现在所感觉到的倒是我对国家贡献太少了。现在,积极推动企业早日走上国家资本主义的道路,已成为我目前衷心的愿望。在上海水泥厂和章华毛麻纺织厂批准公私合营以后的成立大会上,政府首长对我过去为企业所尽的一些努力,也提出了勉励,使我更感到惭愧,同时也进一步教育和鼓励了我,使我更清楚地认识到我们私营工商业者只要认清自己的地位和方向,在爱国守法的基础上贡献出一切可能的力量,接受社会主义改造,那么前途是非常光明的。
目前,窃据台湾的蒋匪帮,正在勾结美帝国主义,妄想破坏我们的建设,阻碍我们的贸易,危害人民的和平生活,全国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已经发出了为解放台湾联合宣言,这是全国人民当前最重大的神圣任务,只有解放了台湾,消灭了蒋匪帮,我们的建设与和平事业才有保障。因此,我决心和全国私营工商业者一道,在共产党和毛主席英明领导之下共同努力以全力来支援这一斗争,贡献出一切可能的力量,来支援国家完成解放台湾的神圣任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