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4年9月12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在朝鲜各界欢送中国人民志愿军返国部队大会上
朝鲜祖国战线中央代表崔昌益的欢送词亲爱的同志们!
我代表朝鲜祖国统一民主主义战线中央委员会,向高举抗美援朝的旗帜,在反对侵略者的正义的战争中建立了不朽功勋而返回自己祖国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指挥员、战斗员和派遣志愿军以鲜血援助了朝鲜人民的伟大的中国人民和光荣的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致以全民的荣誉和感谢!
中国人民的优秀儿女——中国人民志愿军指挥员、战斗员同志们,在四年前当朝鲜人民最艰苦的时期,来到朝鲜,与朝鲜人民并肩突破了重重难关,共同经历了各种艰难困苦,取得了打败共同的敌人美帝国主义者的历史性的胜利。
中国人民志愿军指挥员、战斗员同志们在历经五次的主要战役和以金城南部战斗为首的无法计数的战斗中,与我们人民军一起,发挥了高度的英雄主义和勇敢的精神,并作出了国际主义的活生生的榜样。自从赴朝参战以来,在同志们当中出现了无数的建立了功勋的战斗员,尤其是国际主义烈士罗盛教、特等功臣李家发、张福荣等无数英雄和模范战斗员的名字,被朝鲜人民以最大的尊敬和爱戴永远的牢记和歌颂。
中国人民志愿军指挥员、战斗员同志们,你们尊重朝鲜人民的风俗习惯,爱护朝鲜的一草一木,爱护朝鲜的一山一水,如同爱护自己的疆土一般,以这种高尚的爱,用你们的鲜血保卫了我们祖国。
你们在前线,不仅和我们人民军官兵在同一个战壕里,共甘苦,而且把朝鲜人民的命运当做自己的命运,把朝鲜人民的苦难当做自己人民的苦难,节省出自己的军粮分给了在敌人的暴行下而失掉了房屋和财产的我国人民,并利用战斗和训练的空隙以劳动帮助了我们农民。
不仅如此,而且在战后时期,你们又积极参加了被破坏的我国人民经济的恢复建设。由于你们在建设工地上也如同在前线一样毫无保留地发挥了英雄主义精神,因而对于促进我国恢复建设事业有了莫大贡献。
在这种同生共死的战斗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勇士和朝鲜人民结成了亲如兄弟般的深厚的友谊。国际主义烈士罗盛教的榜样,在我国到处可见,献出自己的生命救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伤员的农民朴在根的形像,在我国并不是偶然的事实。
在与美帝国主义武装侵略者的激烈的战斗中,中国人民志愿军指挥员、战斗员所流的鲜血和所建立的不朽的功勋和高尚的品质,将和胜利了的朝鲜人民的灿烂的历史一同永远放射光芒,被我们朝鲜人民所敬仰,并会被我们的后代永远传下去。
亲爱的同志们!
朝中两国人民在反对美帝国主义武装侵略者的战争中所取得的历史性的胜利,不仅粉碎了美帝国主义的武装侵略,守护了朝鲜的自由和独立,保卫了中国的安全;而且在保卫世界和平尤其在保卫远东和平的神圣的伟大事业中,做了巨大的贡献。
伟大的中国人民把朝鲜人民的不幸当作自己的不幸,高举抗美援朝的旗帜,给我们派遣了志愿军。和我国人民在一起,为反对共同的仇敌而进行的斗争,是兄弟般的人民所作出的崇高的国际主义的新榜样,它成了在东方到来的新时代的标志。
通过长久的革命斗争历史和在反对美帝国主义武装侵略者的激烈的战争火焰中以鲜血结成的朝中两国人民的友谊和团结在更加巩固。没有人能够破裂朝中两国人民之间结成的牢固的友谊和战斗的团结,没有人能够挫折两国人民的意志。
美帝国主义者不肯吸取在朝鲜战场上所遭受到的惨败教训,仍继续追求侵略的目的,疯狂地挑拨着新战争。但是以伟大的苏联为首的强大的和平民主阵营所支持和援助的朝鲜人民,一定会粉碎敌人的凶恶的阴谋。
今天,全体朝鲜人民,在和英雄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指挥员、战斗员惜别的时候,誓为铁石般地团结在朝鲜劳动党和共和国政府以及金日成元帅的周围,更加巩固停战的成就,并为恢复与建设战后人民经济和祖国的和平统一的伟大事业而奋斗。
今天,朝鲜人民把和伟大的中国人民结成的战斗友谊关系,当做无限的光荣和骄傲;将要倾注一切力量保持这珍贵的友谊和团结。我们朝鲜人民希望即将离开我们祖国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指挥员、战斗员同志们归国后,把你们在朝鲜前线所发挥的英雄主义,辉煌地发挥到建设新中国的斗争中去。
最后,诚心地祝贺归返祖国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指挥员、战斗员们获得更辉煌的功勋和成就。
朝中两国人民永恒不灭的战斗友谊团结万岁!
英雄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
中国人民敬爱的领袖毛泽东主席万岁!
朝鲜人民敬爱的领袖金日成元帅万岁!


第4版()
专栏:

朝鲜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崔宗学的欢送词亲爱的同志们:
在朝鲜人民祖国解放战争处于最困难的时期,你们高举抗美援朝的旗帜,参加了朝鲜战争,在共同反对美国侵略者的神圣战争中英勇作战,光荣地完成了自己的神圣任务,将要返回祖国。
我代表全体朝鲜人民军将士,谨向在我祖国解放战争中和战后恢复建设中留下辉煌功勋而回国的你们致以衷心的感谢。
你们从参加朝鲜战争的那一天起,就和我人民军将士并肩作战,高度发挥了集体英雄主义和崇高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精神,在我国的历史上记下了光辉灿烂的战斗功勋。
你们从参战开始经过五次主要战役直到积极进行防御战的期间,在金城以南反击战、一九五三年七月的大规模反击战等历次战斗中,发挥了无比的英勇、顽强的精神。
我们人民军将士们深深记住舍身堵塞枪口,为部队开辟了冲锋道路的一级英雄、特等功臣李家发,以及张福荣、唐凤喜、潘昌义,打退敌人疯狂进攻并守住高地的天德山英雄连的勇士们以及郭正喜等在你们部队中涌现出无数英雄、模范的功绩和成千成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勇士们的斗争事迹。
你们和我们人民军将士同甘苦,在任何困难的条件下都不屈不挠地在战壕里互相帮助和鼓励,终于打败了敌人,取得了胜利。
你们和我们人民军一起流下的鲜血,渗透在我们祖国的许多高地、山岳、原野、街头和村庄里。
你们不仅在战线上而且在后方也把我国人民的痛苦当作自己的痛苦,节约自己的口粮分给我国人民,并且不顾敌机的轰炸,在农业、医疗等各方面诚挚地帮助了我国人民。
你们和朝鲜人民并肩作战,并在一起生活。
你们部队中涌现的国际主义战士罗盛教烈士,英勇跃进洪水拯救了八名妇女的十四勇士和抢救落海的我们三个儿童的四勇士的动人事迹,是国际主义的活生生的榜样,他们受到了朝鲜人民的日益加深的深厚爱戴和尊敬。
抗美援朝的光荣战士——中国人民志愿军指挥员、战斗员们不但以鲜血援助了朝鲜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李承晚匪帮的正义的祖国解放战争,而且在停战后和我们人民军将士一起以高度的警惕监视着敌人重新发动战争的阴谋,巩固着已取得的和平,并诚心诚意地协助我们进行战后恢复建设工作。
中国人民志愿军勇士的名字是充满了仁慈和惠泽的称号,他们是我们最亲近的战友,和我们有着亲兄弟般的情谊。
当我们谈到伟大的胜利和恢复建设的辉煌成就时,六万万中国人民伟大的抗美援朝运动和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不朽功勋在朝鲜土地上所遗留的灿烂奇迹,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忘记不了的。
亲爱的同志们:
妄想称霸世界的美帝国主义者反对国际紧张局势的缓和,还在朝鲜疯狂地策划着新的侵略战争。
但是我祖国解放战争的所有经验证明:和平的敌人的任何凶恶的阴谋策动和诡计都是绝对不能被容忍,也是不能实现的。朝中两国人民在正义的共同斗争中结成的巩固的团结、坚强的联系和战斗的友谊是不可战胜的。敌人的任何策动和挣扎也决不可能摧毁在我祖国解放战争中加强起来并锻炼成长的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必胜不败的威力。
我们人民军将士们今天欢送着返国的你们,今后要更加巩固、发展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勇士的兄弟般的友谊和团结,不断加强自己的战斗力,并充满了坚决保卫我们人民创造性的劳动成就的决心。
朝鲜人民在伟大的苏联、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各人民民主国家人民的巨大的物质和精神援助下,在朝鲜劳动党、共和国政府和敬爱的领袖金日成元帅的领导下,在战后人民经济恢复建设和祖国和平统一的伟大事业中也必将像在战争中取得胜利一样取得胜利。
谨祝你们在为新中国的昌盛发展和巩固亚洲及世界和平的神圣斗争中获得更大的胜利和成就!
朝中两国人民牢不可破的战斗友谊万岁!
英雄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
以伟大的苏联为首的和平民主和社会主义阵营各国人民之间的国际主义友谊团结万岁!


第4版()
专栏:

中国人民志愿军返国部队代表邱蔚的答词
亲爱的朝鲜祖国统一民主主义战线中央委员会及党、政、军各位首长,各位同志们:
当我们即将离开英雄的国土、亲切的邻邦——伟大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离开我们曾在一起艰苦奋斗的朝鲜人民和朝鲜人民军的时候,我们怀着无限的敬意和友情,向英雄的朝鲜人民、朝鲜人民军和敬爱的金日成元帅告别。
在过去抗美援朝战争中,亲爱的朝鲜人民给予我军以各方面的支援,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爱戴,这是我军能够和英雄的朝鲜人民军一道创造胜利的重要保证。英雄的朝鲜人民和朝鲜人民军在战争中所表现的英勇顽强、吃苦耐劳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和崇高的国际主义精神,不仅鼓舞了我军充满信心地与敌人进行战斗,而且在今后还将继续鼓舞我们更好地保卫我们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我谨代表我志愿军返国部队的全体指挥员、战斗员,向英雄的朝鲜人民、朝鲜人民军及朝鲜人民领袖金日成元帅表示衷心的感谢。
亲爱的朝鲜人民、亲爱的同志们,由于朝中人民有着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敌人,我们虽然与你们告别了,但我们仍将与你们紧紧地团结在一起,站在反侵略斗争的战线上,共同为保卫亚洲和世界和平而斗争。我们回到祖国后,仍将大力支援你们的正义斗争,直到你们完成重建工作,直到朝鲜问题得到和平解决时为止。如果,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李承晚匪帮,敢于撕毁停战协定,重新发动侵略战争,那么,它必将受到朝中人民的加倍的打击而遭到更加惨重的失败。
亲爱的朝鲜人民、亲爱的同志们,在我们离开这英雄的国土的时候,我们十分高兴地看到:在停战后短短的一年多来的时间内,你们在医治战争创伤、重建家园、恢复和发展人民经济方面,已经取得了光辉的成就。这说明英雄的朝鲜人民不仅能够胜利地打退美帝国主义者发动的武装侵略,保卫自己祖国的民主基地;并且也能够在建设自己祖国、创造人民美好幸福生活,争取祖国独立、统一的事业中,取得更伟大的成就。
最后,请让我再一次代表我志愿军返国部队的全体指挥员、战斗员,向敬爱的朝鲜人民领袖金日成元帅和英雄的朝鲜人民、朝鲜人民军致敬!衷心地预祝亲爱的朝鲜人民、亲爱的同志们在恢复和发展人民经济,争取祖国独立、统一的事业中,不断获得新的胜利!
朝中两国人民以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万岁!
朝鲜人民最敬爱的领袖金日成元帅万岁!
中国人民最敬爱的领袖毛泽东主席万岁!


第4版()
专栏:

庆祝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建国六周年
志愿军领导机关放映电影招待朝鲜军民
【新华社平壤十一日电】为了庆祝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建国六周年,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在九月九日组织了一百多个电影放映队,分别在志愿军各机关各部队驻地附近,为朝鲜人民和朝鲜人民军部队放映电影。影片有朝鲜优秀的故事片“侦察兵”、“少年游击队”、“重返前线”等。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九日举行了电影晚会,放映了朝鲜影片“侦察兵”,观众有志愿军领导机关的干部、战士和驻地附近的朝鲜矿山工人、居民和小学生等数百人。


第4版()
专栏:

尼赫鲁总理在新德里新闻协会宴会上发表演说
抨击在马尼拉签订的东南亚军事联盟条约
【新华社十日讯】据印度新闻处新德里九日讯:印度总理尼赫鲁九月九日在新德里新闻协会午宴会上就最近在马尼拉签订的东南亚条约发表演说。尼赫鲁说,东南亚军事联盟增加了亚洲和非洲的人民的不安全。
尼赫鲁说,东南亚条约是非常不幸的,因为它不但没有保障和平反而危及了和平。亚洲问题、亚洲安全、亚洲和平不仅被讨论了,而且对之采取了行动,缔结了条约,但是主要是由非亚洲国家。
尼赫鲁说,“还有一个奇怪的特点。也许有共同利益的少数国家联合起来从事防御,这在历史上是正常的行动——军事联盟和其他联盟。但是现在悄悄地出现了新的东西。有些国家联合起来保护其他不愿和它们一起的国家。这实在是异乎寻常的事。其他国家并不要它们的保护;它们大声说,它们不要保护。但是它们却被告知:‘不成,你们必须由我们保护’。这种事情实在非常奇怪,我不了解。”
尼赫鲁继续说,正当新的气氛已经建立,正当原先在印度支那和东南亚的思想路线有了改变,正当人民群众越来越多地考虑到和平的时候,有某种东西制止了这种和平思想的进程而逐渐地发展了相反的方针,这似乎是非常不幸的。没有人会怀疑防止侵略和确保安全和和平的目标,但是问题是:所采取的行动是否做到这一点,这种行动是否带来了更大程度的安全。尼赫鲁说,他不认为这种行动在人们心里增加了安全。
尼赫鲁谈到了国际事务中的“口是心非”和
“言行不符”的情况。他说,“我们用最好战的语句来谈论和平。我们谈到共产主义、反共产主义和侵略;我们热情地谈到联合国宪章——全是以醉心于这些字的精神来谈的。但是,这些字在我们谈它们时,对于我们的意思或所做所为是不大有任何真正的关系的。事实上,它们大概往往和这些字的原意相反。”
尼赫鲁又说:人人都希望世界和平。甚至那些作为个人或作为集团有侵略意向的人也认识到,战争是非常严重的事,不能冒险。但是,人们往往采取战争的或准备战争的行动,或采取可能导致战争的步骤。这是异乎寻常的事。如果一个人真正希望和平,他就必须避免做出产生战争气氛的事来。任何国家都不希望它自己遭受侵略或它的友邦遭受侵略,它们反对侵略是完全正确的。但是,它们以防止侵略为名所采取的步骤本身却鼓励了侵略——这是“口是心非”和“反复无常”的例子。
尼赫鲁谈到有些国家表示同情殖民地人民,然后却参加故意阻挠他们的集团,以及其他类似的言行不符的情况。
尼赫鲁又说,有些人想要维持殖民统治的现状,即使这是不好的,即使他们说他们也反对这种现状,即使联合国宪章明白无隐地说这是不对的。这就说明为什么我说,一方面我们总是牵连联合国宪章,另方面我们却离开联合国,我们在联合国之外做事,但是我们高唱联合国的名字和它的宪章。
尼赫鲁详细谈论殖民主义问题时讲到在亚洲和非洲在发生作用的强大的反殖民主义的力量。他说,不但拥有殖民地的某些国家而且还有支持它们的其他国家在故意阻挡这种力量。在过去,殖民地的人民必须应付殖民国家;现在他们必须应付好些国家的强大集合。尼赫鲁说,虽然人们可能在一个时期内能够阻止这种历史性的力量,或者把它稍微转移到这一个方向或那一个方向,但是最后是无法阻止这种力量的。
尼赫鲁还说,在他看来,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果阿问题发生时,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被引用。尼赫鲁说,他不明白,果阿究竟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背后的任何概念有什么关系。


第4版()
专栏:

塔斯社受权发表声明驳斥英海军部的谰言
【新华社讯】塔斯社莫斯科四日电:英国海军部八月二十五日在伦敦发表一篇声明,其中包含毫无根据的关于苏联海军的材料。声明里满篇都是对苏联建立海军部队的计划、海军的力量等等的臆测。
英国官方机关的这篇声明引起了英国报纸的叫嚷。“每日邮报”、“每日快报”、“新闻纪事报”和其他一些英国报纸以及英国电台就好像奉到命令一样,环绕着这篇声明发动了一个宣传运动,连续制造了一大堆谣言。
这一切清楚说明,英国海军部的声明和随后出现的报界宣传运动都是那些企图支持那种信誉扫地的“实力政策”和主张继续进行扩军运动的人所发动的。
正当苏联在尽一切力量缓和国际紧张局势和促进国际合作的时候,那些鼓吹“实力政策”的人却在竭力使局势恶化,并且使得难于就没有解决的国际问题达成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宣传运动是和要求增加给英国海军的拨款的言论同时出现的,而且有些报纸还以苏联海军对英国的“威胁”来恫吓英国纳税人。一家瑞典报纸说得好,英国海军部似乎“需要一阵顺风”,来帮助它执行它自己的海军建设计划。
同时也不难看出,这样做是为了转移人们对全世界人民日益坚决要求禁止原子武器和氢武器,裁减各国军备和消除新战争威胁的正义呼声的注意力。
塔斯社受权声明:英国海军部关于苏联海军的实力以及据说是他们所怀有的意图的声明,是完全凭空捏造的。


第4版()
专栏:

新华社评论员指出
“东南亚集体防务条约”是美国的侵略工具
【新华社十日讯】本社评论员吴敏评论:“东南亚集体防务条约”是美国的侵略工具。
在已公布的“东南亚集体防务条约”的本文后面,有一段所谓“美国的谅解”。这个“谅解”中说,根据美国的理解,东南亚条约“只适用于共产党侵略”。本来,所谓“共产党侵略”的字样,曾写在美国的条约草案的本文中,只是由于参加马尼拉会议的若干国家认为这未免是一种太明目张胆的挑衅,才在最后签订的条约的本文中,删去“共产党”这几个字。但是在条约的本文后面,仍以一种特殊的形式写上了所谓“共产党侵略”。
杜勒斯坚持写上所谓“共产党侵略”,是为了什么呢?是不是杜勒斯真的认为有什么“共产党侵略”呢?当然不是。杜勒斯自己也晓得,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共产党侵略”。
已经有许多事实可以说明杜勒斯的所谓“共产党侵略”是什么意思。朝鲜人民反抗美国侵略者及其走狗李承晚的斗争,杜勒斯叫做“共产党侵略”,印度支那人民反抗法国殖民主义者的斗争,杜勒斯也叫做“共产党侵略”;中国人民要解放自己的领土台湾,杜勒斯也叫做“共产党侵略”。总之,在杜勒斯眼中,各国人民为民族独立、为主权和领土完整、为和平与民主而进行的斗争,都是美国推行其侵略计划的障碍,都应该叫做“共产党侵略”,都要加以反对。
正在为争取民族独立与和平民主而斗争的亚洲人民看得很清楚,在亚洲并没有什么“共产党侵略”,有的只是美国的侵略。太平洋已经被美国将军公开称为美国的内湖。美国的军队从一万多公里之外来到亚洲,强占中国的领土台湾,在亚洲国家的领土上广泛地设立军事基地,侵略朝鲜和干涉印度支那战争。美国横蛮地干涉亚洲国家的内政,威胁它们的独立安全,阻挠亚洲国家间的和平共处。就以杜勒斯竭力策划出来的东南亚条约来说,这个条约不管东南亚区域的国家同意不同意,把它们一概划进所谓“条约区域”,在这个区域内的任何国家,都可以被条约的缔约国协议指定为采取行动的对象。
很明显,“共产党侵略”是美国侵略集团用来掩饰它自己奴役各国人民的幌子。美国侵略集团以所谓“共产党侵略”为借口,野蛮地侵略危地马拉的事实,就是一个最明显不过的例子。希特勒和日本法西斯曾经用“共产国际威胁”来掩饰他们的侵略计划,打着“反共产国际”的招牌来准备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现在,美国侵略集团正在学他们的样。
美国坚持在“东南亚集体防务条约”中加上“共产党侵略”这样一项“谅解”,并且取得其他缔约国家的认可,这就清楚地表明了东南亚条约不过是美国侵略集团进行侵略的工具。美国企图随时借口所谓“共产党侵略”把其他国家拖进美国所发动的侵略战争。美联社驻马尼拉记者赫斯在条约签订后说,“美国将是决定什么是共产党侵略的裁判员。”显然,在这种情况下,参加这个条约的其他国家面对着的危险就是被美国牵着鼻子走,并在美国的所谓“机动战略”中,为美国侵略者提供炮灰。
而且,美国既然把东南亚集团的任务规定为专门对付所谓“共产党侵略”的,那么,美国借口所谓防止“共产党侵略”来侵犯东南亚各国的主权和领土的完整,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损害其他国家在东南亚的权益……尽管这一切都是显而易见的侵略行为,但条约中所规定的一切对它们都不适用。所有被侵害的其他缔约国,在这种情况下也就不能引用条约中什么“共同防御”等规定了。美国侵略集团对这些国家更可以为所欲为了。美联社记者赫斯吹嘘东南亚集团条约将是美国手里的“一根大棒”。不难看到,这根大棒首先就要打在其他缔约国的身上。
当然,美国还企图用组织东南亚侵略集团来反对中国人民,用“只适用于共产党侵略”来恫吓和威胁中国人民。但是,伟大的中国人民是吓不倒的。中国人民为亚洲和世界和平而奋斗的意志是坚定不渝的。用“共产党侵略”来诽谤人民中国,现在在亚洲是越来越没有市场了。除了那些比美国人还要美国化的一小撮以反共反人民为职业的人以外,没有一个真正的亚洲人相信,百多年来为民族独立和自由而奋斗并取得了胜利的中国人民会去侵略和压迫其他亚洲国家。今年夏天中国和印度、中国和缅甸两国总理的联合声明,已经充分表明了中国愿望和各国和平共处的外交政策。正如印度“活力报”七日社论中所说的:“在印度和中国的协议中五项基本原则已被接受,并规定彼此的领土完整应得到尊重,对彼此的独立予以完全的尊重。”社论并说:“中国准备对一切亚洲国家提供同样的保证。因此,制造畏惧中国的鬼话,因而说亚洲和平受到威胁是没有理由的。”
亚洲人民对于美帝国主义制造所谓“共产党侵略”的神话用意何在,认识得越来越清楚了。美国侵略集团想利用所谓“东南亚集体防务条约”来强迫亚洲人民充当炮灰的阴谋,必然要遭到可耻的失败。


第4版()
专栏:

不顾事实
——苏联“真理报”发表的观察家的文章
英国工党领袖代表团最近访问了苏联和中国。人们当记得这个代表团的派出是工党中真诚希望发展与苏联和中国人民的友好关系的广大人士要求的结果。工党领导机关不能对这个要求置之不顾。
美国和英国的反动分子对于工党领导机关的这一决定,尤其是对于代表团团长艾德礼的一段话——他将设法从苏联和中国把“和平与友谊”带回来——都抱着敌对态度。美国国会议员特别恼怒。譬如,在八月十八日,“国会纪录”中载有四十多栏就工党领袖这次旅行抨击英国的言论。
不过,可以很公正地说,某些美国报纸有足够的远见,并没有因为艾德礼的意图而惊慌失措。譬如,“纽约时报”果然就说,虽然艾德礼竟做出像这次旅行这样不合情理的事情来,但是他仍然是美国的忠实朋友,并且已经保证百分之百地支持西方防御体系。
这位工党领袖百分之百地证明了“纽约时报”的预言。他在苏联和中国旅行过以后,一过中国边界就真的竭尽全力来支持“西方防御体系”——美国宣传对战争准备的称呼。
我们从开头谈起吧。在工党领袖代表团到达莫斯科以后,他们有机会看到苏联人民做些什么,想些什么,计划些什么。代表团受到共产党和苏联政府领袖的接待。在农业展览会里,艾德礼和他的一行可以亲眼看见,在那里陈列的是和平劳动的成果,是拖拉机而不是坦克或大炮。代表团参观了莫斯科大学的新建筑物,这是决不能看作军事建筑的。总之,工党领袖们既然到过了苏联,他们便可以亲自调查苏联人民的思想趋向和愿望是怎么样的。从代表团团员在莫斯科发表的言论看,他们对于苏联人民的款待是满意的,他们不怀疑苏联建设工作的和平性质。
工党领袖代表团在中国受到了同样的款待。代表们有机会了解这个伟大的国家的生活,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其他杰出领袖接见了他们。代表团的领袖们发表演说赞成和平和各国人民之间的友好关系。
这是艾德礼离开中国以前的情况。他一离开了那么好客地欢迎他的中国,就立即在香港举行了一次记者招待会,会上他赶快拾起“西方防御体系”的鼓吹者关于……“苏联军备”的谰言来减轻他们的工作。
据艾德礼说,毛泽东主席在同他谈话时提到维持和平的主要条件是:停止重新武装西德和日本与美国武装部队撤出台湾地区——中国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艾德礼不敢否认这些无可置驳的事实。他似乎记得,代表团中的他的同僚比万在他和他的工党同志们最近出版的小册子“决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中完全证实了这些事实。例如,这本小册子说,美国在远东不是力求同共产党中国和平共处,而是准备一旦有机会就对它再度发动一次十字军。小册子指出,在欧洲,杜勒斯先生采取了同样的政策……冒着挑起一场氢弹战争的危险。
艾德礼在这些大家熟知的事实面前还有什么可说呢?丝毫没有!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承认这些事实并得出逻辑的结论,那当然是比较老实的。但是这会意味着失去美国某些人的欢心。这是艾德礼看来最害怕的事……因此,这位工党代表团团长就使用了老一套的美国宣传手法来规避问题。他笨拙地企图把话题转移到……“苏联的军备”上。从艾德礼在香港的记者招待会上的谈话可以知道,在回答毛泽东关于需要停止重新武装西德和日本并从台湾地区撤退美国武装部队的谈话时,他要求毛泽东向苏联政府转达这样的愿望:苏联……应该开始单方面(原文如此)裁减军备。
因此,艾德礼十分清楚地表明,英国工党领袖准备同意美国的复活德国和日本军国主义的政策。
艾德礼赞同美国武装欧洲和远东的最富侵略性的力量的政策,这并不是偶然的。大家知道,他是热烈支持武装西德的。他在一篇广播演说中公开地主张万一法国国民议会拒绝批准巴黎条约的时候,用其他办法在西德建立复仇军,而这是美国侵略集团希望用来再度向东方发动进攻的。艾德礼和德国复仇分子的美国盟友要谈论“苏联军备”来转移世界舆论对复活德国和日本军国主义的危险性的注意。
艾德礼的声明和美国宣传机关和它的英国应声虫所发动的反对莫须有的“苏联军备”的新的诽谤运动不谋而合,这并不是偶然的。
在这种花样中要寻找正常的逻辑,将是白费力气。大家知道,苏联已不止一次地提出关于裁减大国军备的具体建议,而英国和美国却始终阻挠采取这种建议。而且大家也普遍地知道,苏联每年都在减少国防预算,而美英两国却在不断增加他们的军事开支。
美国助理国防部长约翰·汉纳在今年七月三十一日所发表的关于扩大军备的计划,关于一切都和向苏联发动全面战争有关的事实的声明,难道艾德礼先生果真不知道吗?
艾德礼难道不知道布立特、克拉克、范佛里特、格仑瑟和其他著名美国领袖最近公开鼓吹战争的好战言论吗?那么,他为什么决定建议苏联单方面裁减军备,而不呼吁美国停止战争准备和停止煽动战争心理呢?
“伦敦每日镜报”透露了艾德礼的谈话的意义。这家报纸写道:艾德礼已永远驱除了美国报纸和极端保守的英国报纸的忧虑。“泰晤士报”也保证说,有些人不相信他到中国旅行是上了共产党宣传的圈套,艾德礼没有辜负这些人的信任。
所以,这毕竟是关键所在!看来,工党代表团团长所真正担心的主要是美国可能把他所发表的关于“和平与友谊”的言论当真看待,因为任何呼吁和平与友好的呼声通常都是被美国国会议员称为
“共产党宣传”的。这就是他为什么向苏联发出丑名远扬的“呼吁”的原因。在艾德礼看来,这显然
一定能重振他在美英反动集团眼中的名声。
(新华社据塔斯社莫斯科九日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