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4年9月12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北京市推行蔬菜产销结合合同前后
祝遵璜
近年来,随着首都经济建设的发展,人口的增加,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蔬菜的需要量也急剧地增加着。北京有名的天桥、阜成门、广安门三大蔬菜集散市场的蔬菜成交量,以一九五一年为一百,则一九五二年为一百三十,一九五三年为二百零九,今年上半年又较去年同期增加百分之五十四。为着适应首都人民对蔬菜日益增长的需要,在中共北京市委和北京市人民政府的指导与扶植下,郊区蔬菜的播种面积也逐年都有扩大。如以一九四九年菜地播种面积为一百,则一九五○年为一百七十一,一九五一年为一百九十点六,一九五二年为二百三十一点五,一九五三年为二百五十五点六,今年上半年蔬菜播种面积又较去年同期扩大了百分之十二。而蔬菜单位面积产量也大大地提高了。北京市劳动模范马富长,去年平均每亩地生产了一万二千零五十八斤黄瓜;卢振家在一亩二分土地上收获了二万二千零四十九斤西红柿;黄土岗乡农业生产合作社今年近三百亩土豆,取得每亩平均三千五百斤以上的丰收;国营彰化农场去年三百四十三亩大白菜,获得了每亩平均一万八千多斤的大丰收。因而一九五三年的蔬菜产量较一九五零年增加了四倍,达到六亿三千多万斤,再加上必要时内运外销的调剂,北京市蔬菜的供应历年来大体上还能适应需要。
但是,在蔬菜产销过程中也还存在着许多问题,这就是蔬菜的品种上和季节的生产数量上,和需要之间还有一定的距离。这主要表现在菜农不知道市民究竟需要多少这样的蔬菜或那样的蔬菜。他们常常是看头年什么菜贵,来年就多种什么菜,这样就造成了蔬菜生产的盲目性,结果有些蔬菜生产过剩,市场滞销,价格下跌,菜农遭受损失;生产过少时,供不应求,价格上涨,增加了市民负担。一九五一年茄子卖价高,次年菜农就多种了茄子,超过了市场需要,结果每斤只卖一百元左右,由于滞销,还烂掉了很多。一九五三年小白菜种的多,只卖一百多元一斤,有时只卖几十元一斤,菜农赔了钱,今年菜农不敢多种了,今年价格比去年贵了两三倍。过去,许多投机菜商和小贩,就常常利用蔬菜生产和需要的盲目性,乘机在市场上兴风作浪,抬价或压价,转手之间即牟利数倍以至十数倍,剥削菜农和市民。
蔬菜的生产和运销是有很大的季节性的。它是边成熟、边收获、边出卖,往往在蔬菜生产最紧张的季节,也是卖菜最多的季节。菜农如果只顾了卖菜,就耽误了生产。当然,农业生产合作社和国营农场的蔬菜,可以大宗出卖,比单干户卖菜要节省很多人工。但大面积的蔬菜生产,一个生产合作社或一个农场一年要生产成千百万斤的蔬菜,推销这些蔬菜也就需要很多人员,国营彰化农场全场二十四个干部,过去就有六个人经常忙于找销路,到蔬菜盛产期还要增加十几个人。这不仅影响了生产,也增加了蔬菜的成本。
几年来,大家一直在研究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早在一九五二年,丰台区供销合作社和黄土岗乡农业生产合作社订了“代销”蔬菜结合合同,这种合同只是规定供销合作社给代找销路。当然这可以省去农业生产合作社的一些工夫,可是推销不出去的仍归农业生产合作社,而蔬菜不易储藏,容易腐烂,损耗很大。譬如黄土岗乡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土豆,那一年就因为没有及时推销掉,烂掉了一万五千多斤。事实证明,这种“代销”形式的合同,还不能促进生产的计划性,更好地供应市场的需要。
今年入春以来,在菜区互助合作运动大发展的基础上,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根据“自愿互利”的原则,采取“典型示范、分批签订、逐步推广”的方法,分别与四个国营农场和一百五十一个农业生产合作社签订了蔬菜产销结合合同。合同普遍采用了
“随市价包销”的形式,即根据当日市场价格,分级评价,由供销社全部收购,然后由生产者付给供销合作社百分之五的商品流转费(税金、损耗等)。这种形式的合同,是切合目前实际需要的。它起初虽不免要受自由市场价格的影响,可是当供销合作社掌握一定菜源后,就可以转而领导市场,平稳菜价,保证供应。
现在事实证明:推行这种结合合同,对促进生产,加强产销结合,保证供应,具有重大的作用:
对生产者来说:(一)由于蔬菜销路有了保障,鼓舞了菜农生产积极性。过去菜农要操三份心
(生产、卖菜、买生产资料),耽误很多工夫,有时还因一时找不到销路而使蔬菜大批腐烂。现在,生产资料由供销合作社按时供应,蔬菜由供销合作社“包销”,生产者就可以集中精力安心生产,还可以大大地节省人力和畜力。国营彰化农场订了蔬菜结合合同后,就减少了两个推销人员。丰台区白盆窑乡农业生产合作社在执行合同的第一个月当中,就省了九十三个人工、五十四个畜工和大车工。
(二)逐步割断了蔬菜生产者与自由市场的联系,使菜农摆脱了投机奸商的剥削,并初步克服了菜农盲目追逐自由市场的自发倾向。订立合同后,供销合作社按照规定的牌价收购菜农的蔬菜,能保持比较平稳而合理的价格,绝不会因一时滞销,而任意压价、也不会因畅销而任意抬价。同时,生产者按照计划和市场的需要供应,就可以克服季节失调的现象。比如今年“五一”节前,市场对蔬菜的需要增加,供销合作社事先就与各农业生产合作社约定“加倍送菜”,丰台区白盆窑乡农业生产合作社就由每天送四千多斤韭菜增加到八千多斤,在小萝卜刚收获时,一天就送了六万把,其他农业生产合作社也都履行了这个约定。这对满足市民节日需要、稳定菜价起了很大的作用。(三)有力地促进菜区农民参加互助合作运动的积极性。菜农们每天到市上卖菜,亲眼看到产销结合合同省工、省事、省心,销路保险、价格合理等好处后,都纷纷要求组织生产合作社和供销合作社订立产销结合合同。
对供销合作社来说:(一)供销合作社与农业生产合作社和国营农场订立了结合合同后,就有了可靠的菜源,逐步加强经营蔬菜的计划性,便于控制和领导市场,比如今年北京市郊春寒时间较长,各种蔬菜收获期推迟,蔬菜生产赶不上需要,但由于供销合作社和国营彰化农场订立了蔬菜产销结合合同,该农场即把大量洋白菜运来供应市场(往年外销很多),因而满足了市场的需要,并且这一时期洋白菜价格比去年同期便宜百分之六,其它菜价也逐渐相应平稳。(二)减少了流通环节,降低了费用,减轻了消费者的负担。推行结合合同后,供销合作社在工矿区、文化区和居民区建立了菜站,“就地取材,就地供应”,既便利了购买者,又减少了蔬菜往返运转的损耗和手续费用,因而使市民可以吃到价廉物美的蔬菜。
当然,北京市供销合作社和农业生产合作社订立的蔬菜产销结合合同以及在执行合同中,还存在许多缺点。这就是:在执行合同中,有些农业生产合作社和国营农场不注意蔬菜的规格和质量,有些农业生产合作社还曾以次货充好货,以致影响了双方对消费者的信誉。也有的农业生产合作社盲目追逐高价,在订立合同后,竟不遵守合同,不把产品卖给供销合作社而卖给了私商。有些供销合作社菜站有些工作人员还有着浓厚的单纯营利观点,评价时有意评低,对掌握分级论价,优级优价的原则也没有很好贯彻。这些都需要对双方进行教育和加以改进的。


第2版()
专栏:短评

推行蔬菜产销结合合同制
今日本报刊载的北京市蔬菜产销结合合同的经验,是值得全国各大中城市参考和学习的。这是促进大中城市郊区蔬菜生产,加强产销计划,满足城市人民日益增长的生活需要的正确途径。
由于国家经济建设突飞猛进,城市人口增加,人民生活提高,新鲜蔬菜的需要量也随之激增。而城市郊区菜地有限,农业生产技术也还不高,因此若干大中城市及工矿区的蔬菜生产赶不上需要的增长。同时小商品生产者的个体菜农还占相当大的比重,他们不可能根据城市的实际需要进行生产,而是受自由市场价格的支配进行盲目的无计划的生产;加之,目前很多城市的蔬菜销售,多通过私人“牙行”和投机菜商的重重剥削,价格受其操纵。这就造成了生产不足、供求失调、菜价不稳而影响城市人民生活的情况。因此必须促进个体菜农积极参加合作化运动,对自由市场私营菜商逐步进行改造。迅速地增加蔬菜生产,才能逐步适应城市人民对蔬菜日益增长的需要。
北京市推行蔬菜产销结合合同的好处,首先就在于供销合作社通过结合合同,掌握了一定数量的蔬菜,就能比较有把握地平稳菜价,领导市场,基本上克服了“快马赶不上青菜行”的现象。其次,供销合作社本身也可以逐步加强计划经营,并根据消费者的分布与需要,逐步改造蔬菜集散市场分布不合理的现象,组织直线供应,减少流通环节。北京市在推行结合合同以后,又相应地在工矿区、文化区和居民区建立蔬菜收购批发站和新型市场,采取了“就地取材、就地供应”的方式去解决远郊区的蔬菜供应问题;又试行了农业生产合作社与城区消费合作社直接结合的方式去解决市区的蔬菜供应问题,这都是非常有益的经验。更加重要的,是结合合同也促进了个体菜农参加合作化运动的积极性,而这又是增加蔬菜生产的重要环节。
但是,要使蔬菜产销结合合同的制度日趋完善,还必须进行不懈的努力。供销合作社要加强对接受下来的私营菜行的人员的思想教育,树立其为生产者和消费者服务的观点。加强市场的经营管理,提高工作效率,降低成本,平稳菜价。对农业生产合作社社员,应不断地进行支援城市工业建设和工农联盟的教育,克服片面追逐高价的自发倾向,特别要加强对农业生产合作社蔬菜推销员的教育。各大中城市在目前蔬菜供应不足或季节性过剩的情况下,还必须加强内运外销工作,使各地互通有无,互作季节性的调剂,进一步加强计划性。目前有些城市缺菜时,到其他地区乱抓一把;有些地区一律限制外地采购等无计划的混乱状况均必须迅速纠正。而解决的有效办法就是推行地区之间的产销结合合同。
今年由于雨季早,雨量集中,不少大中城市郊区蔬菜遭受较大的损失,目前各地除积极动员和组织农民扩大秋菜播种面积,鼓励农民抢种菠菜、白菜、油菜等早熟蔬菜外,供销合作社还应结合当地菜农排水、补种等工作,大力供应生产资料,以解决菜农生产上的困难,并应继续发展供销合作社和农业生产合作社的蔬菜产销结合合同,掌握秋、冬菜货源,保证今后蔬菜的供应。


第2版()
专栏:

争取供给首都人民三百多万斤蔬菜
黄土岗乡农业生产合作社主任 北京市劳动模范 殷维臣
今年,我们生产合作社由去年的三十三户扩大到一百五十多户,全社蔬菜播种面积比一九五三年增加四百七十多亩,其中由旱地直接改为菜地的就有一百零九亩。全年蔬菜生产量增加到五百余万斤。生产资料的需要量也比往年多了。就说稀粪吧,一年就需要三万一千多桶。今年生产这么多的蔬菜,生产上又需用这么多的生产资料,要是我们既要搞生产,又要搞推销,又得购买生产资料,无论如何我们也忙不过来,在力量上也是感到不够的。我们在制订今年全年蔬菜生产计划当中,十分迫切地感到这方面的难处。
正在这个困难关头,党和政府号召我们和供销合作社订立产销结合合同。我们响应了这个号召。大家也都认识到“产销结合合同”的好处。合同内规定了供销合作社按照数量随市价包销生产合作社的蔬菜,销售不出去不能退回,供销合作社还根据需要,供应生产合作社许多生产资料,支持我们生产。根据这次订立的结合合同,我们把小萝卜五十万把、土豆七十万斤交由供销合作社,供销合作社并以大量肥料、籽种、农药、小农具等,根据季节需要供应我们。经过半年多来实行的结果证明,它对我们获得丰收、保证社员收入起到莫大的作用,使我们对合同的认识已有了根本的转变,社员们都很满意。
我们和供销合作社订立结合合同后,蔬菜销路有了保障,再不愁生产出来的蔬菜卖不出去,甚至烂掉了,就能更专心一意地搞好生产,社里的生产也更加有计划了。去年,我们没有订立产销结合合同,社里种了三十五亩土豆,收到十万余斤。自己生产,自己推销。七月初旬开始上市,一天只能用两辆车把土豆运到市场上去出卖,无形中延长了土豆在家里存放的时间,等土豆卖完,烂掉的有八千多斤,占总产量的百分之八,即少收入三百多万元。今年全社种土豆二百九十七亩,收了一百零五万余斤,按照产销结合合同,供销合作社从六月中旬开始销售。由于销售的快,今年土豆较去年少损坏五万多斤,折合二千多万元。
有了结合合同,我们在推销蔬菜方面节省了很多人工、畜力与开支。去年,我们社里每天上市一趟,今年卖土豆每天上市两趟,运输效率提高一倍。拿去年卖小萝卜来说,一次去四辆车,得有两个人去卖。什么时候卖完什么时候回来。有时候蔬菜卖不了,还得搁下,放一天是一天的损失。再说菜价忽涨忽落,早卖一个价,晚卖另一个价,又要遭受损失。今年卖小萝卜、卖土豆,一次去五个车或两次去十个车,货到车回,人、牲口回来还可干别的活。留一个人在市场里什么事都办了。菜价按货到时的市价评定好了,账也就算好了。仅今年卖土豆就省了二百多个工,这该有多大方便啊!
有了产销结合合同,供销合作社能及时地充分地供应我们生产资料,这是保证我们庄稼丰收的重要因素之一。拿今年的土豆来说,每亩平均产量达到三千五百斤以上,比一般农民增产百分之七十以上。有八点八五亩高额产量,每亩产量五千三百五十五斤,突破了我们社一九五二年土豆每亩产五千一百二十三斤的丰产纪录。要不是供销合作社今年根据合同,供应我们稀粪一万五千余桶,作到适时追肥,怎能会全面丰产呢?今年下半年生产合作社用的东西,现在供销合作社也早准备好了,我们都用不着发愁。
总之,产销结合合同真是个发展生产、提高生产的好办法。有了它,我们生产社将更加巩固,更会扩大。有了它,我们就能一条心钻研技术、改进耕作方法,增加生产。目前,我们已制定了下半年的生产计划。决定秋菜播种面积为四百七十六亩,比原计划扩大三十四亩,比一九五三年同时期多种二百四十五亩;温室比原计划增加三十二间,比一九五三年增加一百五十三间。我们要求秋季十种蔬菜的平均产量比去年增加百分之六十以上。若完成这一计划,我们将以三百余万斤蔬菜及十六万八千多斤细菜,供应首都人民的需要。我们相信,和供销合作社所订产销结合合同,定会成为我们发展蔬菜生产、增加产量,完成全年增产计划的有力保证。


第2版()
专栏:

减少流转环节,使居民吃到新鲜廉价的蔬菜
竹平 王辉
过去,北京市蔬菜供应的环节是很多的:每天早晨,郊区菜农把蔬菜运到天桥、阜成门、广安门三大蔬菜集散市场或其他中小蔬菜市场上,然后,经过蔬菜市场的组织者——供销合作社菜站和私营菜行的介绍,菜农再把蔬菜卖给采购单位和菜商、菜贩及消费合作社,有时,有些菜商、菜贩并不直接到市场买蔬菜,而是通过其他菜商、菜贩转手买来的,这就又增加了一道环节。因此,计算起来,除机关、团体、部队、工矿企业管伙食的单位能够直接地、成批地从大的蔬菜市场购进以外,通常一种蔬菜从菜农手里转到市民手里,要经过两三道手,有时还要多些。每转一道手,居间者至少要从中获取百分之十的利润,这就是说,市民买进的价格至少要比菜农卖出的价格贵百分之二三十。而且经过这么多道手,重重折磨、损耗,蔬菜也不新鲜。
北京市东单区消费合作社通过它所属的十四个副食品供应站和分销处,供应着附近广大市民的日用蔬菜。过去,该社蔬菜供应部的工作同志,总是天还没亮就得跑到天桥、广安门、阜成门三大菜市去采购,有时回来晚了,各供应站、分销处买菜的人就排队了,有的等得不耐烦,就干脆跑到菜商那里去买。消费合作社到市场上买菜,也要经过菜市上的供销合作社菜站或私营菜行的介绍,因为菜站和私营菜行都有一部分人员来经营管理市场,所以在介绍买菜时就需要向买菜人收百分之四点五到百分之六点五(私营菜行是百分之六点五)的手续费。这样,东单区消费合作社在市场采购蔬菜不仅要支付一定的手续费,而且把菜买齐之后,还要雇三轮车分别从市场调拨给各供应站和分销处,合计每斤菜得加上二十五元左右的运费,再加上路途上的损耗,菜价自然就要贵了。
消费合作社的采购员对这个问题早就感到非常头痛,但却想不出个好办法来。今年六月,他们学习了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与郊区各农业生产合作社订了蔬菜产销结合合同的办法,并在天桥菜站的协助下,东单区消费合作社与南苑区小红门乡红光农业生产合作社签订了蔬菜产销结合合同。规定每三天由消费合作社提出一次用菜计划,农业生产合作社则根据计划在前一天晚上把菜送到消费合作社。如果某种菜不够,消费合作社就有计划地到市场去采购;如果某种菜有多余,农业生产合作社就自己拿到市场去卖。菜价是按第二天早晨天桥市场为准。这样,每天晚上消费合作社就能把菜分送给各供应站。有的供应站在农业生产合作社送菜路线上的,还可就近卸下。
合同签订后,不仅菜源有了可靠的保证,合作社供销业务的计划性也加强了,不但改变了过去排队买菜的现象,市民还能吃到新鲜的蔬菜。同时,由于减少了商品流转环节,也就降低了蔬菜的价格,现在,市民从供应站或分销处买来的蔬菜,一般都比过去便宜百分之十左右,如果比起菜商、菜贩,那就更便宜得多了。因此,东单区附近的市民,大都到东单区消费合作社的各供应站或分销处去买菜,合作社的业务也随之扩大了,蔬菜的供应量已由过去每天一万多斤增到了两万多斤。
最近,东单区消费合作社为了适应广大市民的需要,又和丰台区太平桥乡第三农业生产合作社、东郊区东便门农业生产合作社陆续签订了产销结合合同。(附图片)
北京市广安门外太平桥乡第一农业生产合作社种植的黄瓜,原定每亩收三千五百斤,现在看来,可以收到四千斤。这是社员们在绑黄瓜。  张力摄
北京市广安门外太平桥乡第一农业生产合作社响应政府号召积极抢种早熟蔬菜。这是社员们在白菜地里除草。  张力摄


第2版()
专栏:

我对实行蔬菜产销结合合同的感想
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天桥菜站经理 马德政
今年春天,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天桥菜站和组织起来的菜农签订了五十九份蔬菜产销结合合同。通过产销结合合同,菜站掌握了足够数量的各种蔬菜,每天供应着居民大量蔬菜需要,有力地同哄抬菜价的菜商进行斗争,稳定了蔬菜价格。广大的生产者和消费者对此都非常满意。
天桥菜站是从一九五一年八月建立的,当时成立菜站的基本任务是:组织和领导市场,同不法菜商作斗争,平稳菜价,力求满足城市人民日益增长的蔬菜需要。但因供销合作社菜站刚刚成立,对经营蔬菜业务缺乏经验,同时私人菜行经营比重很大,我们每天供应蔬菜数量只占整个市场供应数量的百分之十几,投机倒把的菜商们,就抓住了这一弱点,在市场上妄自提价抬价、掺水使假、兴风作浪,对生产者和消费者进行残酷的剥削。
我们拿早晨五点钟市场的菜价来说吧,这是一天中蔬菜价格最高的时候,为什么呢?因为菜商们知道,这正是市内各机关、团体、工厂管伙食的采购人员和广大市民集中到市场买菜的时候,他们便把菜价提得高高的,以便更多地剥削消费者。特别是当某种蔬菜上市量少时,他们更是千方百计地
“蹩行市”,直到菜价涨到一定程度时,他们才出售。但当早晨一过,采购人员都走了时,蔬菜价格就立刻大跌,菜商们就低价大甩卖,像芹菜、茴香、西红柿等,就不是论斤卖了,而是论堆论筐卖,这就使菜农受到很大损失。过去,每逢节日或因阴雨,蔬菜供应不上,市场蔬菜价格更是变化无常,如在一九五三年春节时,市场白菜由每斤四百元迅速涨到一千多元,同年八月下旬因连续下雨,蔬菜供应不及,许多蔬菜涨价达三、四倍。
当然,过去菜站为了平稳菜价,打击投机菜商,也曾作了很大努力。譬如我站在一九五二年和一九五三年两年中,为了扩大供应,还曾另外建立门市部,但都由于我们菜站掌握货源少,因而领导和控制市场的力量还小。加以私人菜商、菜行采取各种狡猾手段,制造谣言,挑拨我们和生产者、消费者的关系。他们向农民说,合作社菜站限价是不让农民多赚钱;他们为了垄断市场,偷偷摸摸地在半路上向农民截购蔬菜。他们为了哄抬菜价,在菜市上东边买西边卖,以便抬高价格后,谋取高额利润。在这种情况下,许多生产者和消费者都感到供销合作社菜站在市场上所起作用不大,不能为他们解决蔬菜供应问题,表示不满。
菜站今年上半年和郊区农业生产合作社签订结合合同后,我们掌握了大批货源,市场上经营比重增加了,现在每天经营蔬菜占整个市场经营数量在一半以上,蔬菜早晚价格也不再像以前悬殊了。尤其明显的,每逢节日,菜价一般都很平稳,如今年端午节时,菜站为了保证供应,就在节日前夕,向各农业生产合作社提出扩大蔬菜供应计划,各社都按计划运来了蔬菜。如郊区小红门农业生产合作社在节日前一天,连夜突击摘下了十一大筐的黄瓜,黄土岗等农业生产合作社也都较平时加倍运送了蔬菜,结果保证端午节这天蔬菜供应。又如最近因连续阴雨,各种蔬菜不能及时运到市场出售,蔬菜供应很紧张,但我们天桥菜站的菜价还基本上保持平稳的。这都是由于我们推行蔬菜产销结合合同、掌握了菜源、有计划进行调剂和供应所得到的结果。
天桥菜站在执行蔬菜产销结合合同、保证蔬菜供应方面虽然获得了上述成绩,但我们决不能以此心满意足;在我们的工作中还存在许多缺点和错误。菜站的许多干部,多数是由菜商转来的,他们还存在着程度不同的资本主义经营思想,对为生产者和消费者服务的方针还贯彻得不够好。譬如对送菜单位的蔬菜作价方面还没有切实贯彻“优级优价”、“以质论价”的价格政策,对买菜单位也还有一些手续不够简便,这些都需要继续加以改进的。我们相信,随着郊区菜农互助合作运动的发展,菜站和组织起来的菜农订立蔬菜产销结合合同定会日益扩大。我们一定保证把首都蔬菜供应工作作好。(附图片)
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天桥菜站根据蔬菜产销结合合同,掌握了大批菜源。这是丰台区马连道第一农业生产合作社把大批小白菜、茄子等送给菜站。  张力摄


第2版()
专栏:

一个新型的蔬菜供应站
歌天
早晨,太阳刚露出曙光,京郊青龙桥菜站市场上就呈现着一片热闹景象。菜站的工作人员,紧张地把写着“某某机关”、“某某学校”、“某某部队”和多少斤两的标签,贴在场上一堆堆的菜垛和一筐筐蔬菜的箩筐上,一辆辆的大车和汽车,陆续地赶来场上把蔬菜运走。在这里却很少看见送菜的农民,究竟这些蔬菜是从那里来的呢?原来是农业生产合作社、互助组和菜站订立了购销合同后,他们就根据合同的规定和市场的需要,在前一天的傍晚把蔬菜用大车运到菜站来。
青龙桥是距北京四十里左右的一个小镇,这里周围十几个乡都盛产蔬菜,附近有很多机关和学校,他们每天需要几千斤以至几万斤的蔬菜。可是,以前一年四季,无论风里雨里,这一带的菜农都是一车一车地把蔬菜运进阜成门或广安门的市场出卖,而这里附近的机关、学校的采购人员,也不辞劳苦地每天进城买菜。这种“蔬菜旅行”的现象,不仅白白地耗费了人力、物力,而且减少了菜农的收入,增加了消费者的负担。但他们对这种不合理的现象并不是没感觉到的,只是还没想出个好办法来。因此,过去在这里常常听到有人唉声叹气地说:“算了罢!哑吧吃黄连,苦在心里!”
以前,青龙桥镇上并不是没有菜市的,只是这个小菜市却被几家投机菜商把持着,他们肆意对菜农杀价收买,对消费者抬价出售。当时,他们一看见有几个机关学校的采购员来到市场,马上就抬高菜价,而这些采购员,有时为了急需,明知吃亏也得买下来。就这样,附近的大多数菜农和消费者,宁肯跑几十里到城里来,也不愿在当地进行买卖。
今年四月间,海淀区供销合作社和青龙桥一带的农业生产合作社、互助组订立了蔬菜产销结合合同,可是合同签订之后,问题也跟着来了,这么多蔬菜弄到哪儿卖呢?如果像以前那样运到城里去,还不是徒劳往返、浪费人力吗?最后,他们终于想出了“就地取材、就地供应”的办法,成立了青龙桥供销合作社菜站。并通过合同关系,逐渐地把附近的菜农和消费单位吸引到这个市场上来。现在,他们已和七个农业生产合作社、三十多个互助组、一百多个机关、学校、部队建立了合同的供销关系,蔬菜的供应量已由每天一两千斤增到两万七八千斤,可以供应数万人一天的食用。
青龙桥菜站的成立,给附近的农民和机关、学校、部队以及其他的消费者带来了很大好处。门头村一个农业生产合作社的推销员说:“以前进城卖菜,头一天装车去,第二天下午才能回来,来回就得两天,还累得个人困马乏;现在可省事了,吃顿饭的工夫,就能送一趟。”因此,有些还没有和菜站订立合同的互助组和个体菜农,现在也都纷纷要求签订合同。在机关、学校、部队方面,更感到莫大的方便,只要在用菜的前一天把用菜计划提交菜站,菜站就可以根据计划向农业生产合作社、互助组或个体菜农组织货源,这样,就用不到自己东奔西跑,或耽心买不到菜。如附近住的部队,过去因买不到菜,有时还得跑到通县去,使得三个采购员整天忙得不可开交。签订合同后,不但用不着耽心买不到菜,而且三个人的工作一个人就可干完了。
通过供销合同,不仅使菜站能够掌握蔬菜购销计划,平衡计划,指导菜农多送或少送,以避免积压和脱销;同时,当某种菜不能满足用菜单位需要的时候,菜站还可根据自己的可能条件,到较远的地方去采购。如前些时各单位订用扁豆的很多,附近农业生产合作社、互助组和个体菜农又没有这么多的扁豆供应,菜站便马上派人到东冉村第一农业生产合作社运回大批扁豆,满足了用菜单位的需要。
青龙桥菜站是在与投机奸商争夺市场的斗争中建立和发展起来的。菜站刚成立时,菜的品种和数量都少,投机奸商就乘机捣乱,说怪话,“就这几样菜,一买就光,还叫合作社哩!”每当某种蔬菜缺少的时候,他们又以高价收购、低价卖出的手段,制造菜农和消费者对供销合作社的不满。但这些阴谋诡计,终于被人们一一识破和拆穿。如有一位老大娘,贪图沾点小便宜,把四十斤韭菜卖给私商,结果被压了四斤秤,算账时还抹了零,气的她狠狠地责骂奸商们:“从今起,说啥也不上你们奸商的当了。”现在,奸商们的花言巧语再骗不过人们了,如华北行政委员会的一位采购员同志说:“过去尽吃奸商们的亏,现在有了合作社,一定到那里去买,没有的菜换换样也好。”(附图片)
天桥菜站每天供应着首都人民三十万斤左右的蔬菜。这是菜站正把大批蔬菜卖给市内机关、团体、部队和工矿企业管理伙食单位和广大市民。
北京日报稿 冯子岗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