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3年12月26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

我们伟大的祖国
新疆第一座自动化的火力发电厂——迪化电厂的机器设备已提前两个月安装完毕,经局部试车,质量完全合乎苏联技术标准。现正积极准备正式送电。这是迪化电厂的总操作室。苏联电气专家正在检查配电盘。


第1版()
专栏:

鞍钢全体职工向毛主席报告三大工程开工
毛主席复电祝贺鞍钢职工
【新华社鞍山二十五日电】鞍山钢铁公司全体职工写信给毛泽东主席,报告无缝钢管厂、大型轧钢厂和第七号炼铁炉三项工程胜利开工。原信全文如下:敬爱的毛泽东主席:
当此第一个国家五年建设计划的第一年计划即将顺利完成之际,我们兴奋地向您报告:无缝钢管厂、大型轧钢厂、第七号炼铁炉,都已相继提前竣工,并开始生产,国家交给我们的三大工程任务,已经胜利完成了。
鞍山三大工程的胜利提前完成,表明了我们在您的英明领导和党的总路线的光辉照耀下,在全国人民的全力支援下,在苏联政府伟大的援助和苏联专家热诚指导下,只要我们不断地提高觉悟,提高技术水平,发挥高度的积极性与创造性来勤奋地学习与劳动,我们可以克服在建设过程中碰到的各种困难,胜利地逐步完成我们祖国社会主义工业化的伟大事业。
敬爱的毛主席,我们知道大型轧钢厂、无缝钢管厂、第七号炼铁炉的胜利开工,仅仅是我国第一个五年建设计划的开端,摆在我们面前的是复杂和更艰巨的建设任务,我们一定要坚定不移地遵循着您的教导,不骄不躁,坚韧谦虚,进一步向苏联学习,努力提高技术和管理水平,不断提高全体工人的思想觉悟,为胜利地实现鞍钢的五年全部建设计划,实现我国第一个五年建设计划而奋斗。
敬爱的毛主席,我们鞍山钢铁公司全体职工,谨以热爱共产党、热爱祖国的至诚,向您保证:为了执行国家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为了将我们的祖国逐步建设成为一个伟大的、富强的社会主义社会,我们一定完成祖国所赋予的一切任务,我们要以更大的、更多的生产和建设上的胜利来回答您的号召。
国家的社会主义工业化胜利万岁!
敬祝您万寿无疆!
鞍山钢铁公司全体职工 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新华社鞍山二十五日电】鞍山钢铁公司全体职工在写信给毛泽东主席,报告无缝钢管厂、大型轧钢厂和第七号炼铁炉三项工程胜利开工后,顷收到毛泽东主席的复电,向参加这三项工程的全体职工、鞍山钢铁公司全体职工和帮助鞍山建设事业的全体苏联同志,致以热烈的祝贺和深切的感谢;并希望他们继续努力,争取更大的成就。复电全文如下:鞍山钢铁公司全体职工同志们:
你们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的来信收到了。
鞍山无缝钢管厂、鞍山大型轧钢厂和鞍山第七号炼铁炉的提前完成建设工程并开始生产,是一九五三年我国重工业发展中的巨大事件。我向参加这三项工程的全体职工、鞍山钢铁公司全体职工和帮助鞍山建设事业的全体苏联同志致以热烈的祝贺和深切的感谢。我国人民现正团结一致,为实现我国的社会主义工业化而奋斗,你们的英勇劳动就是对于这一目标的重大贡献。希望你们继续努力,学习苏联先进经验,发挥你们的智慧和力量,争取更大的成就。
毛泽东 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第1版()
专栏:

参加鞍钢三大工程开工典礼
高岗、捷沃西安和尤金到达鞍山
【新华社鞍山二十五日电】参加鞍山钢铁公司大型轧钢厂、无缝钢管厂、七号炼铁炉开工典礼的我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兼国家计划委员会主席高岗,重工业部部长王鹤寿,副部长吕东、赖际发,外交部副部长伍修权,地质部副部长何长工,燃料工业部副部长刘澜波,对外贸易部副部长李哲人、李强,第一机械工业部副部长汪道涵,国家计划委员会秘书长马洪,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刘子久等在二十五日下午乘专车到达鞍山。
应我中央人民政府邀请特来参加鞍山钢铁公司大型轧钢厂、无缝钢管厂和第七号炼铁炉开工典礼的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兼冶金工业部部长伊·费·捷沃西安,苏联运输和重型机器制造工业部计划管理局局长鲍贝列夫,对外贸易部第二出口管理局局长布西金和冶金工业部负责工作人员奥布洛姆斯基也同车到达。
同车前来的还有苏联驻我国大使尤金院士,大使馆参赞华司考、阿希波夫,商务副代表那维琪。
同车前来的还有在中央人民政府重工业部工作的苏联专家多人。
到车站欢迎的有:已于日前到达鞍山的东北行政委员会第一副主席林枫,中共鞍山市委员会书记韩天石、副书记刘家栋、丁秀,鞍山钢铁公司代总经理华明、副总经理王玉清、鞍山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李维民、王一新以及鞍山市特等劳动模范孟泰、张明山、黄德茂、王崇伦、武玉兰和各界人民代表二百余人。
到车站欢迎的还有在鞍山钢铁公司工作的苏联专家领导人罗曼柯和苏联专家等多人。
当贵宾们下车时,受到鞍山市各界人民热烈的欢迎。少年先锋队员们并向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捷沃西安等献花。
晚上,鞍山市人民政府和鞍山钢铁公司设宴欢迎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捷沃西安等贵宾。


第1版()
专栏:

北京市人民政府委员会举行会议
讨论关于推销经济建设公债问题
【新华社二十五日讯】北京市人民政府委员会于十二月二十五日举行第十一次会议,讨论关于推销一九五四年国家经济建设公债问题。会上,各委员热烈发言。
中国农工民主党北京市委员会主任委员彭泽民说:人民以极大的热情拥护政府发行经济建设公债。胜利地完成推销公债任务,将推动我国国民经济的发展,使国家社会主义工业化的程度迅速提高。
中国民主促进会北京市分会妇女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雷洁琼说:各民主党派将尽最大努力推销公债,这是对我们参政以来工作的一次考验,我们将从行动上来表现我们的爱国主义。
北京市工商业联合会主任委员傅华亭说:全市工商界已从思想上、财力上做好准备,我们将会超额地一次完成购买建设公债的义务。特别是学习了国家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后,无不认为这是表示热爱祖国的良好机会。
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副主任马玉槐说:全市的回民认为国家发行建设公债很必要,只有工业的发展才能为少数民族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回民的生活已经有了很大改善,全市百分之十的回民就业,这是历史上所未有的。因此,有力量购买国家经济建设公债。
北京市自来水公司经理李国瑞说:国家发行经济建设公债,是符合工人阶级的长远利益的。这次公债发行额很小,职工们是可以负担它应负担的义务的。认购公债对职工生活毫无影响,反而因推销公债促进了人民生活的提高。
北京市农民协会主任柴泽民说:农民在土地改革后生活已有很大改善,尤其在学习总路线后,对社会主义的热情大大高涨,都感到要大量提高粮食产量、根本上消灭贫困,必须组织起来,但组织起来进行大块土地的耕种,没有工业的援助是不可能的,所以农民有力量、也将会踊跃地购买建设公债,为国家的工业化而奋斗。
在会上发言的还有蔡廷锴、梁思成、乐松生、郑云、翁独健、徐楚波,他们一致认为首都人民的经济生活已有很大改善,社会主义的思想觉悟很高,各项工作都有进步,有充分信心可以提前超额完成推销公债的任务。
会议最后通过成立北京市公债推销委员会并通过四十九位委员的名单,主任委员为吴晗,副主任委员有李乐光、傅华亭、刘莱夫、赵凡。


第1版()
专栏:

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总政治部发出指示
号召解放军全军干部踊跃认购建设公债
【新华社二十五日讯】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总政治部于二十一日向人民解放军各部队发出指示,号召全体干部发扬爱国主义精神,踊跃认购一九五四年国家经济建设公债,支援国家经济建设。指示在说明了中央人民政府发行一九五四年国家经济建设公债的重大意义后指出:各部队应即召开干部会议,根据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关于发行一九五四年国家经济建设公债的指示”、人民日报十二月十日“迎接一九五四年国家经济建设公债的发行”的社论的精神,进行深入的动员,并号召人民解放军干部率先响应并起带头作用。指示指出:各单位必须加强对这一工作的领导,在各部队报纸上进行充分的宣传动员,使全军干部以高度的爱国主义精神和拥护国家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总任务的热情,踊跃地、自愿地认购国家经济建设公债,并争取超额完成任务。


第1版()
专栏:

波、捷委员就战俘问题发表声明
指出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多数决定拒绝延长解释期限,完全违反了朝鲜停战协定和“职权范围”
【新华社开城二十五日电】中立国遣返委员会捷克斯洛伐克委员和波兰委员,就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在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以多数决定拒绝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所提出的关于继续对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看管下的朝中被俘人员进行解释工作的要求一事,向新华社和朝鲜中央通讯社的代表发表如下声明:
根据“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职权范围”规定,战俘所属的各方有权在九十天期间内进行解释工作。由于前拘留一方——即联合国军司令部——在东场里战俘营里安插的李承晚特务和蒋介石特务进行的罪恶活动,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只进行了十天的解释工作。根据“职权范围”的规定,解释工作应当在战俘移交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看管后——即一九五三年九月二十五日——立即开始。但是,由于联合国军司令部对修建解释设备的怠工行为而引起的拖延,解释工作到一九五三年十月十五日才能进行。当联合国军司令部最后被迫这样做的时候,它就通过特务使用了破坏解释工作的其他方法。因此,自一九五三年十月十五日起,解释工作曾数度中断,有时中断达数星期之久。由于这种旨在完全破坏解释工作的专横的中断,在九十天中只有一小部分时日进行了解释工作。所有这些事实已为世界所共知,因此无须加以赘述。每一天都搜集到越来越多的说明特务在战俘营中维持其恐怖与暴力统治的各种方法的证据。甚至像残酷谋杀这种严重罪行,也可怕地详尽地被揭露出来了。毫无疑问,将来一定会得到更多的证据。
不但是“职权范围”的整个精神,而且是它的明白条文都规定应给予双方在整个九十天的期间进行解释的权利,并赋予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以无可规避的保证双方能真正行使这个基本权利的职责。
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委员在这种情况下,曾坚决要求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立即采取必要的措施使解释工作继续进行,以便双方所明白同意的全部九十天解释期间能够予以补足。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多数决定,已经在一方面剥夺了朝中方面的解释权利和战俘听取解释与要求遣返的机会,在另一方面,等于严重地违反了“职权范围”和朝鲜停战协定。
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代表团强烈地反对这种违反国际协定的行为,它们将永不同意这样一种武断的解释:好像在这种情况下对战俘的解释工作是依照停战协定的基本规定而完成的。
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第1版()
专栏:

尼赫鲁在印度人民院发言
主张延长对战俘进行解释的期限
【新华社二十五日讯】据印度新闻处新德里二十四日讯:印度总理尼赫鲁二十三日在印度人民院辩论外交问题时的发言中认为:在朝鲜对战俘的解释期限应予延长。
尼赫鲁总理指出:朝鲜的情势是具有极大重要性的问题之一。它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在本质上就具有重要性,并且很可能影响世界的和平或战争。
尼赫鲁接着说:“九十天(解释期)在今天就满期了。但是,在这九十天的过程中,原来打算做的事情都没有做到,因此就发生了困难。九十天是供进行解释工作用的。可是解释工作在应该开始的时间甚至还没有开始。……过了二十天左右,解释工作才开始。这样,九十天中就有二十天左右浪费在单单等候修建房舍、架设帐篷或提供设备上面了。”他指出,解释工作实际开始后又一再停顿,
“结果,在九十天中,只有很小一部分时间是用来进行这种解释工作的。现在这个期限却过去了。”
尼赫鲁说:现在,有人要求把这一期限加以延长,理由有二:第一,因为实际的解释工作并没有在原定日期开始,而是在二十天左右以后才开始;第二,因为还有其他困难使解释工作不能进行。
尼赫鲁说:关于这一点,有两种看法。一种看法是:已经规定了严格的时间表,因此,不能把它延长一天或一分钟。另一种看法是:无疑地,这种工作的整个目的是要获得某种结果,而不是遵守某种纸上的时间表,如果我们作一定的延长(尤其是因为解释时期并没有在应该开始的时间开始),能获得那个结果,宽以时限是合理的。
尼赫鲁总理接着说:如果多几星期就可以比较圆满地解决这个问题的话,那么坚持不能延长的意见“就是一种非常呆板的、死扣条文的和颇为狭隘的解释”。
尼赫鲁指出:必须由政治会议来考虑那些没有回家的战俘的命运。他接着说:“政治会议还没有召开。所以,很明显,作为两个司令部之间的协定的重要一部分的某种事情还没有发生。这是一个大漏洞。”
尼赫鲁认为:“如果双方成立协议,而在执行那个协议的过程中发生困难的话,那显然应当由有关的双方——在目前情况下是双方司令部——来考虑那个问题,并且更改那个协议,或者成立新的协议。”
尼赫鲁总理谈到印度看管部队的职责时说: “现在在这个问题上,在三十天以后——政治会议期间以后——接着是另外三十天,在那段时间中,按照协议的规定,印度看管部队可以留在那里。事实上,它有责任留在那里处理其他一些问题。”
尼赫鲁认为:朝鲜局势不应当如一些人想像的那样自然而然地演变,联合国大会应当尽可能运用它的思想和智慧来解决这个问题。尼赫鲁并且表示希望甚至在目前的阶段双方司令部都有可能在现在采取甚么做法方面取得某种协议,或者是把这个期限延长一些,或者采取其他任何办法。他认为:联合国大会必要时也可能提前开会。


第1版()
专栏:

十二月二十五日我方解释工作又被迫停顿
我方再向中立国遣返委员会提出解释计划
【新华社开城二十五日电】今天是朝中方面解释工作被迫停顿的第二天。朝中方面今天上午继续向中立国遣返委员会提出二十六日的解释工作计划,要求对第四号营场的未听解释的二百五十名中国人民志愿军被俘人员进行解释。据我方归来人员说,在美方特务恐怖统治下的大批战俘正在急切地等待听取解释,以便行使他们被遣返的权利。二百三十二名我方被俘人员冒着生命危险爬出铁丝网申请遣返,和一百三十七名我方被俘人员在听取解释时突破特务恐怖统治申请遣返,已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
“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职权范围”规定:战俘所属一方有自由与便利向战俘不间断地进行九十天的解释,从而保证战俘有机会行使其被遣返的权利。因此,美方片面要求停止解释和反对补足九十天的解释期限,剥夺战俘听取解释和申请遣返的机会,严重地违反了“职权范围”的精神,破坏了
“职权范围”的基础——解释。


第1版()
专栏:

文化部部长沈雁冰设宴欢迎德艺术歌舞团
据新华社讯: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部长沈雁冰二十五日晚举行宴会,欢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家人民艺术歌舞团。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家人民艺术歌舞团团长汉斯·皮什纳教授和全团二百三十多人出席了宴会。
出席宴会的还有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驻我国大使柯尼希和使馆人员。
应邀作陪的有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副秘书长范长江,文化部副部长刘芝明,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阎宝航和首都的作家、戏剧家、音乐家、舞蹈家、著名演员共七十多人。
文化部部长沈雁冰在宴会上致词说:艺术歌舞团这次来我国访问,对于中德两国的文化交流,将发生很大的作用;也将促进中德两国人民的兄弟般的友谊,以及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和平民主阵营的亲密团结。
宾主双方在宴会上曾一再为中德两国人民的友谊与文化交流,为毛泽东、威廉·皮克和以马林科夫为首的苏联政府领袖们的健康,为保卫世界和平的共同事业而干杯。宴会后,还举行了联欢舞会。


第1版()
专栏:社论

(一)拥护苏联政府禁止使用原子武器的建议
原子能的威力已被人类所掌握并加以利用了。利用原子能于战争目的及和平目的的可能性都被发现了。可是直到目前为止,原子能的力量主要还是被利用从事原子军备的生产。并且,除了原子武器之外,氢武器也在许多方面得到了发展,在威力上超过了原子武器。因此,如何防止原子能的威力被用于大规模屠杀人类和毁灭城市这样的目的,而使它只能为和平的需要服务,是今天所有和平人类普遍关心的问题。
苏联政府于十二月二十一日就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十二月八日关于原子武器问题的演说发表的声明,对于为人类所关心的这个问题提出了合情合理、切实可行的建议。苏联政府的这个声明,再一次表现了它对人类安全和福利的深刻关怀。
在已经掌握原子威力的国家中,只有苏联一贯地致力于利用原子能于和平的需要,而坚决反对使用原子武器。苏联政府曾屡次建议禁止原子武器、氢武器及其他大规模毁灭性的武器,并认为这是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最重要和最迫切的问题,大国间对此进行协商是刻不容缓的。现在,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他的十二月八日的演说中,谈到了他对原子武器的重要性的看法,他认为几个主要的有关国家可以举行秘密的和外交上的会谈。苏联政府表示愿意参加这种会谈。人们由此可以看到,苏联政府在原子武器的问题上和在其他国际问题上一样是如何坚持不渝地为争取国际协商而努力。这显然是苏联政府争取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又一真诚行动。
苏联政府在表示愿意参加美国总统所提出的商谈的目的是求得已经掌握原子武器的有关国家政府,在不再使用原子武器的问题上达成协议;并建议参加协议的各国承担起不再使用原子武器、氢武器及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神圣的、无条件的义务。显然,苏联政府的这个建议是消除原子战争威胁的必要的步骤,因而它是完全符合于各国人民的切身利益及其和平愿望的。
美国总统在他的演说中也谈到了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重要性,但是他对禁止原子武器的问题却没有表示任何意见。美国总统只提出一个建议,即有关各国政府现在就开始以后并继续捐献出“一些它们储存的常态铀和可分裂物质”,交给联合国所主持的一个“国际原子能机构”,以便用于和平的目的。美国总统的这个建议意味着什么呢?这个建议只主张将一小部分原子物资利用于和平目的,同时对原子武器的生产和扩充却不加以任何限制。这无疑地将使不断增加的大部分原子物资,继续像过去一样被用于原子武器和氢武器的生产。这当然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并且,这个建议对于侵略者使用原子武器的可能性也没有加以丝毫限制。因此,各国公众舆论都认为美国总统的这个建议不能有助于减少原子战争的真正威胁。英国的“每日电讯与晨邮报”就曾写道:“如果把艾森豪威尔的计划当作是防止原子战争的可能性的计划,那就错了。”
当然,把问题缩小成仅仅将一小部分原子物资利用于和平目的,是没有任何重要的实际意义的。如果有关国家政府仅只在这样一个范围上达成协议的话,这就会使各国人民放松对原子武器问题的警惕,并等于直接准许原子武器的生产。这不但不是各国人民所期望的,反而会便利侵略势力利用原子能于战争目的。
问题很清楚,如果真有和平的诚意,就必须使全部原子物资用于和平的目的,而不是一小部分。要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杜绝生产和使用原子武器的可能性。因此,在有关各国政府的商谈中,必须审查苏联政府所提出的建议,由各国政府担承起不再使用原子武器、氢武器及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义务,并在这个问题上达成协议。只有这样,才能为原子能用于和平的目的打开广阔的道路。
苏联政府的声明和所提的建议,受到了全世界的热烈欢迎。各国人民都认为苏联政府的这个声明和建议是对世界和平事业的又一重要贡献。我国人民完全拥护苏联政府的声明;我国人民深信,在苏联人民和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一致努力下,人类一定能够实现禁止使用原子武器、氢武器及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伟大目标。我国人民愿意与苏联人民及各国爱好和平人民为此目标而共同奋斗。


第1版()
专栏:社论

(二)必须补足九十天解释期限
近来美方不断无理叫嚣,要把“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职权范围”所规定的向一切不直接遣返战俘进行解释的九十天期限,在十二月二十三日截止。为此,朝中方面已于十二月二十三日晚致函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坚决主张解释工作应继续进行,以补足九十天的解释期限。朝中方面的这一合理主张,是完全符合于“职权范围”的规定和全体未直接遣返的战俘的利益的。
根据停战协定,组成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目的及其“职权范围”的整个精神,就在于保证战俘所属一方有自由与便利向战俘进行九十天的解释,从而保证全部战俘有机会行使其被遣返的权利。为使这一基本精神得以贯彻执行,“职权范围”作了许多重要的规定,即:对战俘不得使用武力阻挠其遣返;战俘必须从原拘留一方的控制下释放出来;中立国遣返委员会有充分权力行使其合法职责,不受任何一方的干涉和影响等等。非常明显,只有这些重要规定得到切实执行,解释工作按期开始而又不曾间断地在正常情况下进行,才能谈到在满九十天以后结束解释工作的问题。但是,自我方被俘人员移交给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看管以来,美方利用特务拼命阻挠和破坏解释工作,把“职权范围”的所有重要条款都破坏无遗,迫使中立国遣返委员会陷于瘫痪,不能完成“职权范围”所赋予它的职责。因此,美方蛮横宣布在十二月二十三日结束解释工作,完全是对“职权范围”的恶意曲解。
在美方的拼命阻挠和破坏下,我方的解释工作时间,一开头就被推迟了二十天。从十月十五日开始解释后,又连续被迫中断五次,其中第五次中断时间长达三十四天之久。因此到十二月二十三日止,我方的解释工作只进行了十天,每天都不足八小时。而且即使在这十天中,我方的解释工作也遭到了美方的“代表”和特务分子的疯狂捣乱,迄未得以正常进行。美方利用其非法混入战俘营的大批特务分子,威胁战俘不得听取解释,对表示愿意遣返的战俘进行血腥的屠杀,并使战俘在听取解释时也不能摆脱特务的控制。今天,不但已听取解释的大批战俘不能摆脱对美方特务的恐惧心理来自由表达其要求遣返的愿望,而且绝大多数我方被俘人员根本没有得到听取解释的机会。许多遣返归来的我方被俘人员都证明,大批尚未听到解释的我方被俘人员都渴望回到祖国怀抱。根据“职权范围”的规定,他们完全有理由要求补足九十天的解释时间,以便他们能够获得听取解释和行使遣返权利的机会。因此,美方宣布“终止解释工作”,显然就是“强迫扣留战俘”。事实证明,美方利用特务政策和其他卑鄙手段,使解释工作不得正常进行,就是为了拖过九十天以后,强迫扣留战俘。美方根本撕毁了双方签字的“职权范围”的基本条款,再一次做出了严重的背信弃义行为。
“职权范围”的另一个重要规定是,在充分的九十天解释时间以后,未行使遣返权利的战俘的处理问题,必须交由政治会议在三十天内设法解决。美方对于这个规定,竟也加以恶意曲解。美国政府高级官员不断叫喊,不论战俘问题是否经过政治会议的讨论,美方到一九五四年一月二十二日就要“释放战俘为平民”。美方出席关于政治会议双方会谈的代表迪安在十二月二十一日说:“政治会议讨论这个问题(指战俘问题)的时间不能延长到一月二十二日以后。如果政治会议没有举行,那毫不影响释放战俘时间表的自动生效。”迪安之流的这些谬论是完全违反“职权范围”的规定的。美国一边企图规定政治会议只能在一九五四年一月二十二日以前讨论战俘问题,一边就拼命使政治会议在这个期限以前不能够召开,以图达到它强迫扣留战俘的预谋。美方代表迪安在双方会谈中采取了消磨时间的伎俩,并于十二月十二日故意寻衅中断了会谈,这就完全证明了美方的卑鄙用心。
美方对于“职权范围”的曲解,根本是非法的。中立国遣返委员会根据“职权范围”第二十四款完全有权力解释“职权范围”,并作出顺延解释期限的决定。早在九月二十四日,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就已经作出了这个决定。这个决定是完全合法的,美方的反对是毫无道理的。
美方把十二月二十三日作为解释截止期限是毫无根据的,正因为这样,美方近日便对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某些成员加紧施加压力。美国“华盛顿邮报”在十二月二十二日公然威胁印度说:如果印度延长解释期限,就会引起美国的“反感”,“并在印度与美国对军事援助巴基斯坦一事关系上造成不可估计的更多困难。”美国使用这种极端卑鄙的政治手段,显然是为了强迫中立国遣返委员会接受它片面截止解释期限的蛮横做法。
在美国的压力下,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某些委员竟拒绝接受朝中方面关于补足九十天期限的合理主张,这是完全不公正的。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完全知道美方阻挠和破坏解释工作,使我方解释日期遭受严重损失的全部事实,但是它一直未能坚决实施 “职权范围”,现在又在解释期限这个关键问题上离开了“职权范围”的立场,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某些委员显然没有负起执行“职权范围”的庄严职责,并违背了不直接遣返的战俘全体的利益和希望。
在十二月二十一日的军事停战委员会上,朝中方面首席委员李相朝中将已对美方破坏解释工作的罪行提出了最强硬的抗议和最严重的警告。李相朝中将对美方严正指出:“目前的问题不是解释工作的终止,而是保证解释工作按照‘职权范围’与
‘工作细则’进行,不是你方所谓‘释放战俘为平民’,而是保证全部战俘有机会行使其被遣返的权利。你方在东场里战俘营的特务及其组织必须彻底予以肃清,我方解释工作必须保证其按照‘职权范围’与‘工作细则’进行,九十天的解释时间必须予以补足,未行使其遣返权利的战俘的处理问题必须交由政治会议讨论和解决。”十二月二十三日晚,朝中方面在致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信中,同样强调地指出了这一点。中国人民完全拥护朝中方面的这些合理主张,并将为维护全部战俘行使其被遣返的权利而斗争到底。美方如果悍然不顾世界人民的反对而强行打断解释工作的进行,那就必须对撕毁
“职权范围”、破坏解释工作负全部的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