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2年9月28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庆祝天兰铁路通车,为继续完成西北铁路建设任务而努力
西北铁路干线工程局局长 王世泰
天兰铁路通车了!全国人民欢喜,全西北各族人民更欢喜!西北人民盼望了很多年,今天,这个希望实现了。天兰铁路提前通车,就会大大推动西北的工业建设,推动西北的农业生产,推动西北的物资交流,改善西北各族人民的生活,使整个西北经济建设事业,更快地向前发展。
天兰铁路全长三百四十七公里,沿线地形险要,地质复杂,人烟稀少,交通特别困难。工程非常艰巨,它穿过秦岭兴龙山山脉中间的渭河河谷,几次跨过渭河,陇西以西,又是连绵不断的黄土高原和苦水地区;在这个地区内,铁路经过十几条深沟,修路工程用的石子、片石、沙子,甚至吃的水和工程用水,都要从很远的地方运去。工地里成千成万的工人,住在帐篷里,或者住在临时挖的土窑洞里,供应运输较为困难,职工生活特别艰苦。两年来,在军工、民工和全体职工艰苦努力之下,已开挖了土石方两千三百多万立方公尺,灌注了混凝土二十八万多立方公尺,修筑了十公里以上的隧道,大小桥梁涵洞近一千多座,铺轨正线连侧线共有四百零二公里长,新建房屋十多万平方公尺。今天看来,这个成绩是很大的。
天兰铁路的通车,又一次说明新中国人民民主国家制度的优越性。新中国修铁路是人民自己的事,是全国人民的事。毛主席和中央人民政府明确地给我们规定了正确的方针和政策,各级领导又给了我们具体的指示和帮助。首先应该提出的,是我们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他们是伟大坚强的战斗队,又是建设队,他们在全部解放西北、刚刚结束伟大的战斗任务之后,立即转到生产战线上来。一九五零年春,七万军队首先充当开路先锋,担负了修路的光荣任务,这对西北人民是很大的鼓舞。广大人民踊跃地参加铁路建设工作,前后共动员了两万多民工,还由地方党政干部亲自领导,创造了民工修路的光辉纪录。四百多民工干部在完成任务以后,都决心永远在铁路部门工作。虽然在紧张的抗美援朝战争时期,国家经济还在很困难的情况下,但是中央人民政府还是想尽一切办法,始终按照计划保证了一切钱财物资的供应。全国人民无论在资材上精神上都给了我们很多的帮助和鼓励,这就说明,离开了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正确领导,和全国人民的支援鼓舞,要想这样迅速地完成任务,是不可能的。
数万工人是建设的主力军,但是在解放以后,他们仍然有一部分受着封建包商的压迫和剥削,阻碍着他们建设的热情和才能。所以,我们首先发动广大职工,推翻了封建包商制度,以原有国营施工队为骨干,全部组成了自办工程队。工人们就变成了人民铁路的真正主人,他们用主人翁的姿态参加了建设。在抗美援朝、镇压反革命、土地改革和今年的“三反”等政治运动中,广大职工的政治觉悟和生产情绪大大提高了,表现了无限的智慧和无限的力量,展开了爱国主义的生产竞赛和增产节约运动,在生产战线上不断出现了新的成绩,生产潜在力得到发挥,生产效率得到提高。土石方工率一般提高百分之四十左右;桥梁涵洞混凝土工程提高百分之七十。西北铁路干线工程局直辖的第一工程队在开挖硬土隧道导坑中,发明了“两层三节”操作法,使挖导坑的进度最高达到一天前进十一点二公尺,创造了平均每天前进六点八五公尺的纪录;十二联合作业工程队工人,在开挖普通土质隧道导坑中,发明阶梯式两层作业法、起槽开挖法,使工作效率达到每天前进二十四公尺的最高纪录;机械工作效率,不断提高,就拿推土机工作效率来说,假如以一九五零年为一百的话,一九五一年就提高到一百三十三,一九五二年就提高到一百五十六,其他机械工率都普遍提高百分之五十上下。工程运输量的提高,保证了大量的材料供应,假如以一九五零年的运输量为一百的话,一九五一年就提高到二百零三点六,一九五二年就提高到五百四十三点五。技术人员也是建设中的另外一支主力军,但是由于他们长期处在国民党反动统治下,各种旧的思想阻碍着他们的进步,使他们的智慧和能力不能充分地发挥。因而我们又注重进行了对这些技术人员和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加强了他们为人民服务的立场、观点,培养了他们联系实际联系群众的思想作风。为了帮助他们进步,我们不只从政治思想上对他们进行启发教育,而且在实际工作中要求他们深入群众、深入工地,用许多具体的事例教育他们,使他们亲身体验到共产党和人民政府领导的正确,体验到工人阶级的伟大力量。在这种理论和实际结合的思想教育当中,他们也就逐渐认识到自己是工人阶级队伍中的一员,他们以主人翁的姿态参加了人民铁路建设,绝大多数的技术人员和工人紧密合作,携手前进;这样,他们的工作热情、负责精神和他们的智慧才能就得到了巨大的发挥。如勘测设计队对选线采取了审慎态度,设计时重视施工的经验和地质的情况,很多工程人员也能经常深入工地,接近工人。他们已开始体会到依靠工人和民主管理的好处,工务员谢崇武说:“把技术教给工人,工人也教给自己窍门,这样技术就有了光芒,技术也就能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工程师朱永康从来没有修过氧气车,但他和技术工人在一起,一边研究氧气车的原理,一边修理,就这样把一架价值十五亿元的破氧气车修好了。再如清水河桥七小时架设四孔二十四公尺钢梁的事迹,都是技术与工人群众结合的范例。西北铁路干线工程局直辖的五个工程队和三十多个联合作业队是施工的基本力量,是技术人员和工人结合的熔炉。在这支生产大军中,我们已培养了很多的积极分子,成为生产中的领导骨干;提拔了几百名工人和技术人员干部,担任了各级领导工作,这是一支新生的力量,他们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
学习苏联先进经验,是新中国各项建设不可少的条件。天兰铁路能够比较顺利地提前完成,是和苏联专家的帮助及学习苏联先进经验分不开的。我们对苏联先进经验的学习,不仅是学习苏联的先进技术和先进操作方法,而且要学习他们的先进的经营管理方法和组织领导方法。我们在苏联先进经验的指导和苏联专家的帮助下,切实掌握了计划工作;为适应自办工程的性质调整了组织机构、建立新制度、建立联合作业队,推行流水作业法和填土打夯经验等几方面,都对工作起了很大的作用,缩短了我们摸索的过程。如洋灰成品厂建立后,大量的钢筋混凝土梁和洋灰水管集中起来制造,然后运到工地安装,就大大地降低了成本,加速了工程进展。建立联合作业工程队和推行流水作业法的时间虽然很短,但已显示了它的优越性,不但工人容易掌握技术,容易提高熟练程度,而且贯彻了负责制,使成员与成员之间增加自然的制约力,互相帮助,又互助监督,提高了质量,同时发挥了生产劳动的潜在力。
在适应气候季节,适应地形和节省的条件下,利用先通工程列车,以火车代替汽车、大车运输的办法,不仅解决了大量工程材料的供应和苦水区用水用料的困难,而且适应了工程队的生产力,鼓励了生产情绪。这对于缩短工期,降低成本,都起了直接的作用。据今年一月到八月的统计,除不应计算在内的钢轨、枕木、道碴等等以外,火车代替汽车、大车运输的材料,已有两千六百多万吨公里。到十月底估计将达到三千万吨公里,这样,在火车已解决了大量材料运输的情况下,平均每天只须要三十辆汽车辅助运输就够了。不然,就需要每天平均两千辆以上或是更多的汽车运输,这个数目字是很大的,就是有足够的汽车,怎样把那么多的汽车开到工程需要的地方去,也是很困难的问题。
天兰铁路能够比较顺利地提前通车,就是政治与技术相结合,工人与技术人员相结合,领导与群众相结合,苏联先进经验与当时当地实际情况相结合的结果。很明显地,没有工人阶级思想的正确领导,没有苏联先进经验的指导,没有广大的工人群众和技术人员的结合,就不会出现这样快的通车兰州的事实。
但是,在另一方面,还是有缺点的。工程质量虽然比过去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还有个别工程质量没有达到标准要求,有些勘测设计工作赶不上施工要求,施工的组织领导管理工作还不能完全满足现场的要求,机械效能没有充分发挥出来,安全卫生工作还须要大力改进。
两年多的经验教训是很多的,内容也是很丰富的,虽然经验还不成熟,而教训确是非常深刻,只有经过全面地系统地检查和总结工作,才能真正领会这些经验教训,才能在现有基础上提高一步,这是通车兰州后,急待我们解决的任务。一九五二年的任务,在全体职工和全国人民支援之下,是比较顺利地完成了。为迎接即将到来的国家经济建设高潮,今后我们将要担负更艰巨更光荣的任务。在我们前进的道路上,还有很多障碍,我们要用大力去克服。我们不仅要和崇山峻岭、崎岖的峡谷、翻浆地带作斗争,而且要和西北特殊的气候,和广大的沙漠、戈壁滩作斗争。国家要求我们的不只是要修得快,而且要修得好,修得省。今后我们要更有决心、更有信心地去克服这些自然的障碍;我们还要戒骄戒躁,继续努力,继续提高,为完成西北铁路建设的光荣任务而奋斗!(新华社)(附图片)
在悬崖陡壁上,工人们用绳索拴住自己的腰开凿路基


第2版()
专栏:

三年来土地改革运动的伟大胜利
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副秘书长 廖鲁言
土地改革运动已在全国范围内基本上完成。约有三亿农业人口的地区,在这三年之中完成了土地改革。加上三年以前即已完成土地改革的老解放区,完成土地改革地区的农业人口已共占全国农业人口总数的百分之九十以上。除新疆、西藏等少数民族地区及尚待解放的台湾以外,只有三千万农业人口的地区尚未完成土地改革,这些地区也将在一九五二年内至迟于一九五三年春耕以前完成土地改革。在新疆各民族的农业区,也将于今冬明春实行土地改革。
两千多年来在封建大山重压之下的中国农民已经翻了身。他们由地主阶级的牛马变成了农村的统治者,他们由土地的奴隶变成了土地的主人。这一翻天覆地的历史胜利,是中国工人阶级及其政党——共产党三十年来领导着农民并和农民在一起不屈不挠顽强斗争而得来的胜利;是毛泽东思想的胜利;也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关于农民问题的理论在中国的胜利。
(一)土地改革是怎样取得胜利的
为什么在这短短的三年之中,能在三亿农业人口的地区完成土地改革呢?
第一、在土地改革中,坚决执行了毛主席和中国共产党中央所规定的关于土地改革的总路线与总政策——依靠贫农、雇农,团结中农,中立富农,有步骤地有分别地消灭封建剥削制度,发展农业生产。
三年来土地改革运动的实践完全证明:占农村人口百分之七十无地和少地的贫农和雇农,是运动的骨干,他们在土地改革斗争中最积极、最坚决。他们在各地农民协会的领导成份中占多数。消灭封建的土地改革,就是依靠着广大的贫雇农群众才得以胜利实现的。同时,贫农、雇农也得到了相当于当地每人占有土地平均数的百分之九十左右的土地,基本上满足了他们迫切的土地要求。
占农村人口百分之二十的中农的利益,在土地改革运动中也得到了坚决的保护。土地改革法第七条规定:“保护中农(包括富裕中农在内)的土地及其他财产,不得侵犯”。各地都坚决执行了这一条规定。在土地改革中对占有土地高于当地每人平均数的一部分中农,保护不动,而一部分缺地的中农则分进了土地,因而整个中农阶层每人占有土地的平均数较之土地改革以前增加了。同时,中农从土地改革前奏的反霸、减租和退押运动中,一般都获得了巨大的利益。在各地农民协会的领导成份中,也保证了中农成份不少于三分之一。因而,这就保证了雇农贫农与中农的巩固团结,形成了占农村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农民的统一战线。这就使贫雇农避免陷于孤立,而孤立了地主,保证了土地改革的胜利。
采取了保存富农经济的方针。土地改革法第六条规定“保护富农所有自耕和雇人耕种的土地及其他财产,不得侵犯”,各地也都坚决执行了。富农在土地改革实行后,每人所保有的土地,一般仍相当于当地每人占有土地平均数的二倍。有些地方,对富农的小量出租土地也未征收,仍予保留。这的确使历来在农村中做为地主阶级同盟者的富农,在土地改革斗争中中立起来了,使地主阶级更陷于孤立,更有利于消灭地主阶级。
土地改革的结果,消灭了地主阶级,但并没有消灭地主个人。按照土地改革法第十条的规定,地主亦被分给与农民同样的一份土地,使他们在劳动中改造自己;对地主兼营的工商业及其直接用于经营工商业的土地和财产,亦不予没收,把地主的封建土地财产与其兼营的工商业区别开来,分别对待。只有对那些罪大恶极,血债累累,民愤甚大和抗拒或破坏土地改革的不法地主恶霸才依法惩办,直至判处死刑。这在地主阶级中也起了一定的分化作用,减弱了地主阶级对土地改革的抵抗,而有利于土地改革的进行。
由于各地认真贯彻与正确执行了土地改革的总路线与总政策以及具体体现这一总路线与总政策的土地改革法,这就保证了三年来的土地改革运动获得了空前伟大的胜利。
第二,认真贯彻了有领导地放手发动群众的方针,做到了领导骨干与广大群众相结合。
土地改革是一场激烈的阶级斗争,必须放手发动广大农民群众,由广大农民群众自觉地行动起来,没收地主阶级的土地,分配给无地少地的农民,土地改革才能彻底实现。而放手发动群众又必须是有领导的,教育群众掌握政策,使政策法令真正为群众所熟悉,成为群众向地主斗争的武器。
为了深入地发动群众,各地都组织了大批的土地改革工作队到农村中去,每年达三十万人以上。土地改革工作队到农村以后,一般采用了访贫问苦、诉苦串连与召开农民代表会议、举办农民积极分子短期训练班相结合的方式,逐步深入地而又广泛地把农民组织起来,由少数人的贫雇农小组逐步发展到包含中农在内的群众性的农民协会。经过多次的农民群众大会与农民代表会议,以诉苦的方式,用农民群众自己亲身的经历教育农民,启发农民的阶级觉悟;并向农民解释政策,以提高农民的政治觉悟与政策水平,然后由广大农民群众自觉地行动起来,与地主阶级进行面对面的尖锐的斗争,逼使地主阶级在群众的威力面前屈服低头,没收地主阶级的土地及耕畜、农具、粮食等财产,分配给无地少地及缺乏生产资料的农民,实现土地改革。三年来的经验证明,没有广大农民群众的放手发动,土地改革是不能真正彻底实现的。不放手发动群众,单纯依靠行政命令,从上而下的所谓“和平土改”、“官办土改”,一定不能真正地打倒地主阶级,不能真正实现土地改革,当然更谈不到土地改革成绩的巩固了。
第三、建立了城乡最广泛的反封建统一战线。三年以来,不但在农村建立了占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贫雇农和中农的统一战线,保护了小土地出租者,中立了富农;而且在城市中,工人、职员、青年学生也是拥护土地改革的。并有许多大学教授到农村中去参观和参加了土地改革。同时,又因为在土地改革中执行了保护工商业的政策,因而许多与封建土地剥削有联系的工商业资本家,也都被吸收到反封建的统一战线中来。地主阶级中有某些个别的开明绅士,他们曾经反对蒋介石反动统治和帝国主义侵略,以积极行动赞助人民民主事业,并拥护人民民主专政和赞助土地改革,也吸收他们参加土地改革或人民政府、人民团体的工作。这就争取了他们仍与我们继续合作。
各地在土地改革过程中,都认真地贯彻了这些政策,建立了城乡最广泛的反封建统一战线,更有力地孤立了地主阶级,更有利于土地改革的顺利完成。
(二)土地改革后农村的新面貌
土地改革在经济上、政治上、文化上都产生了巨大的效果,引起了飞跃的变化。土地改革完成以后,农村面貌为之一新。
第一,在经济上,广大农民在获得土地及其他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后,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大大提高,农业生产迅速恢复和发展,农民生活也获得显著的改善。
土地改革中获得经济利益的农民约占农业人口的百分之六十到七十,全国得利农民连老解放区在内约三亿人,约有七亿亩土地分给了农民。在土地改革以前,农民为耕种这七亿亩土地,每年给地主交纳的地租即达三千万吨以上的粮食,现在已不再交租了。农民已不再为地主劳动。
农民在自己的土地上,正在开展大规模的爱国增产竞赛运动,为自己的幸福和国家建设而劳动着。数以千万计的农民都积极参加互助组和农业生产合作社,并把分得的若干生产资料变换添置为大量的耕畜、水车及新式农具,以改善和扩大自己的经营,从而农业生产技术也逐渐提高,整个农业生产也得以迅速恢复和发展。一九五一年全国粮食生产量较一九四九年增加百分之二十八,今年可较一九四九年增加百分之四十左右,可超过抗日战争以前最高年产量百分之九。棉花等工业原料作物一九五一年的产量均已超过了历史上的最高纪录。随着农业生产的发展,农民生活自然也随之改善。在许多地区,中农在农村人口中所占的比例,已由过去的百分之二十左右发展到百分之八十左右;贫雇农则由百分之七十左右减少到百分之十或二十;而且在逐年减少中。
第二,在政治上,由于土地改革的进行,极大地提高了农民的政治觉悟,广大农民已成为农村里人民政权的支柱,因而巩固了人民民主专政,也巩固了工农联盟。
在土地改革以后,广大农民更加热爱毛主席、共产党和人民政府。
经过土地改革斗争的锻炼,村村涌现出大批农民积极分子,一九五一年仅华东地区就有三十余万农民积极分子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农民协会会员仅华东、中南、西南、西北四大行政区已达八千八百余万人,其中妇女约占百分之三十左右。一般乡村均已树立了农民的真正优势,农民协会在那里有很高的威信,真正掌握了农村政权,解除了地主的武装,武装了自己,管制着那些不安分的不服从劳动改造的地主,农民真正成了农村的主人。同时,在土地改革中发展起来的农民代表会议的基础之上,充实健全并建立了人民代表会议的制度,真正在农村中巩固地树立了人民民主专政,真正使我们国家实现了民主化。
第三,在文化上,土地改革也大大地促进了农村文化的发展。农村小学的学校数与学生数均有显著的增加。今年下半年全国小学学生数可达四千九百万人,占学龄儿童总数七千五百万人的百分之六十五。同时,在现有的小学学生中还有一部分超龄的学生。成年男女农民参加冬学的人数也逐年加多,且有不少冬学实际已成为成年农民的常年补习学校了。识字班、读报组、黑板报,在许许多多偏僻的农村中,也都建立起来了。现在全国各地正准备在农民的这种提高文化的迫切要求基础之上,于今年冬季开始广泛运用祁建华速成识字法,展开扫除文盲工作,这将成为土地改革完成后农村中新的文化高潮。
(三)土地改革的胜利完成与国家工业化
我们国家大规模的计划经济建设即将开始。土地改革在全国范围内基本完成,是开始大规模计划经济建设的前提条件之一。三年来的实践证明,土地改革大大地促进了整个农业生产的迅速恢复与发展,保证了全国人民粮食的需要量,增产了工业原料作物。农民的购买力也迅速提高了,一九五一年全国人民的购买力较之一九五零年即增加百分之二十五左右;从几种日用必需品的销售量看:纱布一九五一年较之一九五○年增加百分之十,纸烟增加百分之十四,火柴增加百分之二十,糖增加百分之四十四,煤油增加百分之四十七,茶叶增加百分之七十。这可看出广大农民群众在土地改革后购买力增长的趋势。农业生产逐年发展,农民购买力将逐步提高,这就给我国的工业产品提供了无限广阔的国内市场。
在土地改革完成后,农民按照毛主席所指示的组织起来的道路前进。特别是近一年来,各地农业互助合作运动更有很大的发展,东北和华北老解放区,组织起来的劳动力一般占农业劳动力总数的百分之六十,有的达百分之八十以上;在华东、中南、西南等解放较晚的地区,组织起来的劳动力一般在百分之二十五到四十左右。东北、华北两区还各组织起一两千个农业生产合作社。现在农村中开展的互助合作运动,将更进一步地提高农业生产力,发展农业生产,给我们国家工业化以更大的推动,并从而在国家工业化的基础上实现农业机械化。中国农民将沿着这一条光明、幸福的道路前进。(新华社)


第2版()
专栏:

天兰铁路—西北各族人民的幸福之路
本报记者 陆灏
要在拔海三千公尺以上峰峦连绵的、陇山山脉中修建天兰铁路,就必须在万山丛中开凿总长二十余华里的山峒。这些山峒,一座连一座,有的竟长数华里。这些山峒,有的全是坚硬的石头;有的石头是酥的,这边刚清除完,那边又坍下来,给工程造成很大的困难;有的峒里是水和稀泥,开山峒还要和泉水作斗争。
困难不仅仅如此。
在西北高原修建铁路,还必须和纵横的河流和深险的沟壑作严重的斗争。天兰铁路总共有一千多座桥涵,其中六十多座桥涵的长度就有八华里。这些桥梁,有的下面深达几十米,架在陡削的峡谷之间;有的在混浊的渭河上,像穿梭似地来来去去,往返在渭河的滩地。
开隧道,建桥梁,需要千万吨洋灰、钢梁;路基上需要的每一根铁轨、每一根枕木,都须穿越千山万水,从遥远的东北、华北和南方运到这空人也难行走的地方来。
天兰路上从陇西到定西的百余里内是苦水区、无水区,人烟稀少,草木也不能好好生长。人喝的水和打洋灰用的水,都要从很远的地方送来。几万人在这里做工,本地连蔬菜和木柴都无法供应,粮食要到西安、宝鸡去购买。
困难很多,而且都是很严重的困难。但是,人民要求在这里修建一条铁路的愿望是十分迫切的。
我们祖国的西北蕴藏着海一样的石油,石油对于工业,正像人身上的血和人的关系一样。但由于交通阻塞,开采石油的机器无法运去,因而大规模的开采工程不能进行。就是已经开采出来的石油,也不能很快地运至全国。用汽车运输,则要消耗运出来的石油的四分之一。如果从天水到兰州修成一条铁路,就可以从兰州开始将石油运送至全国各地,而开采石油的各种机器,也可以直接运到兰州再转工地。甘肃有的煤矿现在因为缺乏机器,煤的成本比机器开采的要高一倍。兰州正在建立的毛织厂、制革厂,都等待火车帮助他们把机器迅速运来。天兰铁路修成了,对于加速我们国家的工业化,将有难以估价的贡献。
兰州是甘肃、宁夏、青海、新疆等省少数民族和内地贸易的枢纽。但由于山高路远,有的地方只能以牦牛为唯一的交通工具,因而那里的少数民族同胞不能更多地卖出自己剩余的牛羊和皮毛。拉卜楞是甘肃最大的皮毛集散地,但因交通不便,安多藏区的羊毛、毛皮无法全部运出。从西宁到兰州只有二百三十四公里,但是现在国营贸易公司收购的羊毛,每天要积压六、七十万斤。洮河流域的当归,宁夏的枸杞,也都迫切需要寻找出路。如果从天水到兰州有了铁路,奔跑在西兰公路上的大批汽车就可以下乡,把人们用牦牛马骆驼和大车运到公路上的物资集中运到铁路沿线。这样,人们就可以顺利地运出自己的生产品;并买到自己需要的东西。现在从西安运到兰州的物资,每月不过两千公吨。运输的困难和运价昂贵,使兰州的工业品一般要比产地贵三分之一。我们普通常见的江西瓷器,在西北某些地区的家庭中成了稀见的贵重用品。因为没有铁路,陇东的小麦比兰州贱一半,而兰州人民在青黄不接的季节却有时很难得到食粮。天兰铁路通了,兰州人民不但可以及时得到粮食,还可以卖出著名的醉瓜和绿瓤瓜。
人民是这样迫切地需要这条铁路!
过去,反动统治阶级曾经在一九一四年勘测过这条铁路,一九四六年国民党匪帮还动过工。但是,一直到甘肃全境解放,天兰铁路仍然只是纸上的路。可是在毛主席领导下的新中国,仅仅用了两年零四个月的时间(比原计划提前八个月),就把过去几十年没有做到的事情做成了。
当我们的火车沿着渭河蜿蜒西行的时候,火车时而在悬崖绝壁的旁边经过,那是从丛山峻岭中开辟出来的路堑。有的地方两面的山头险恶的像要把车厢裹在当中,但现在已被巨大的水泥筑成的明峒挡住了。火车时而在高耸的深沟桥上驰过,几十丈的深谷会使你惊心。有时火车爬上陡折的山坡,要有两个车头前拉后推才能爬上去,那是人们把大山的山腰改成了路基;有时火车好像是在冲向一座石壁,一瞬间却被石壁上出现的隧道突然吞没了。有时候,火车要在洞里行走好几分钟。这些工程,都曾经使工人们经历过艰苦的道路,有的隧道在工程进行时,工人们常常为洞内稀薄的空气窒塞得难以呼吸。有的晕倒了,喝一点十滴水继续工作。有的隧道内土质太硬,工人要用十二磅重的铁锤打钢钎,巨大的隧道是被一钎一钎地打成的。在有的隧道里,杂色土层渗着泉水,人们爬着、跪着在泥浆里工作,什么工具也使用不上,只好用两只手挖泥。打通一个隧道,有时要吐出千万吨的土石方,但所有的隧道终于都被工人们英勇地一个一个征服了。有一个隧道,工程正在紧张进行的时候,顶上的土层突然倒坍下来,封住了在峒内工作的九个工人。开始时他们被震得有些昏迷了;后来发现峒口还有一点空气吹进来,于是九个人开始动手挖土。他们没有吃喝,没有休息,但他们终于征服了坍下来的土方,冲了出来,很快又开始了新的劳动,打成了这座隧道。
一个人在最艰苦的时候从不考虑自己的艰苦;在最危急的时候犹能够保持平日的镇静。天兰铁路的工人们,都是属于这样的人。我在天兰路上认识的顶道队工人王秀文,就是这样的千万个人当中的一个。有一次,他在工作中被砸坏了四个手指,指甲脱落,鲜血涔涔,但他不动声色,继续工作。人们要他休息,他不肯休息。他说:“我一只手砸坏了,另一只手还可以撒道钉呀!”最后只好由队长命令他休息。但他的心实在不能休息,他要求队长允许他替别人留在家里看门站岗。他说:“我的手不能动,我的脚还可以走。让我留在家里看门,多腾出一个人到现场去工作。”热情难却,队长只好答应了他的请求。在顶道队的驻地附近,以后就常常看见王秀文来回巡逻。但这位年青人还是不满足。他想:万一碰上了坏人,没有枪怎么能对付?他觉得应该像别人一样有一枝枪,才能真正起站岗的作用。后来,他的要求被批准了,他高兴得就像小孩似的欢跃。王秀文像天兰路上的很多工人一样,过去饱受过包商的残酷剥削。那时候他做工没有鞋子穿,一次扛枕木,脚底被玻璃扎烂了,包商还要他去拉绳打桩。他痛得心烧,头痛,站也站不住,但只好拄根小棍去卖力。西北铁路干线工程局在一九五一年五月废除了包商制,搬掉了压在工人身上的大石头,王秀文和他周围的工人兄弟们于是才得到了衣食丰足的生活,再也不受压迫和剥削了。因此他们深深地感受到新中国与他们之间的血肉联系,使他们那样愿意奋不顾身地忘我地劳动。
工程技术人员在修建天兰路的过程中也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在开始,有不少技术人员对于用这样短的时间修好这样难修的铁路没有信心。但是,当他们懂得了依靠工人群众、学习苏联先进经验之后,他们就充分地发挥了自己的才能。有的工程师为了完成一个工程任务爬山越岭,黑夜白天都不离开现场。有的工程师在山坡上挖一个洞,简单地安置了自己的家庭,常常不等湿透了的棉衣烤干,又穿在身上出去工作。有一个内燃机工程师朱永康,他和工人们在一起修复一架零件不全的氧气车。工人们深更半夜牺牲休息时间听他讲解氧气车的原理和使用方法,使他很受感动。在氧气车第一次修好制氧的时候,突然喷出来的阿莫尼亚气喷坏了他的眼睛,他在眼伤尚未完全痊愈的时候就出了医院,连续一天一夜地工作,终于使价值十五亿元的氧气车复活了。工人和工程技术人员之间的互相帮助,使技术闪耀了更美丽的光辉。参加第四十一号隧道工程的时雁超,经常给工人开会讲技术,告诉他们怎么打洋灰就可以保证质量标准;怎么算土方,使每个人知道自己一天干了多少活。他还帮助工人们把各个工作断面画成草图,使人们看了这些图,就能够知道自己是在什么地方工作;自己担负的工程已经进行到什么程度。四十一号隧道有数华里长,打中线(即指测定隧道的中心位置)的工作就更重要。开一个隧道,两头同时进行,要是打中线的工作作不好,结果如果两头的洞对不在一起,工程就要失败。他和木工史景荣等改变了用标杆吊线锤的办法,创造了一架找隧道中心的工具,使打中线的工作更加准确起来。当这座隧道两头打通的时候,从这头看那头,笔笔直直,相差不过两公分。就是这样,他在这个巨大隧道工程的建设中成了一个很出色的人。
苏联的先进经验,对于天兰铁路的建设提供了良好的帮助,它对于我们的工程技术人员有很大的教育和启示。苏联专家建议修路必须组织自办工程队,这个办法大大提高了工程效率。苏联专家直接帮助建立的洋灰成品厂,使天兰铁路沿线得到了大批成本低、质量好的洋灰梁。苏联修路的分层填土打夯的办法,保障了路基坚固。由于采用苏联的防水、排水工程,隧道、涵洞的寿命也延长了。苏联的先进经验扩大了工程技术人员的眼界,也提高了他们学习和前进的热情。
天兰铁路的修成,使我们祖国从连云港的海边开始直达西北高原的那条一千余公里的铁路,又向西延伸了三百四十七公里。这就使得遥远的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等省的各兄弟民族和全国人民,和我们祖国的心脏——北京,在地理上是更加靠近了。这对于发展西北人民的经济生活和文化生活将必然产生重大的影响。天兰铁路的修建完成,不过是大规模建设西北铁路的开始,我们的铁路将一直伸展到遥远的边疆,这铁路将给西北边疆各族人民带来无穷的幸福和繁荣。那一向被人称为荒凉落后的西北高原将矗立起无数的大烟囱;那一望无垠的大戈壁将变成水草丰美的绿洲;那辽阔的柴达木盆地上蒙族的牧民们剪羊毛和挤牛乳都将使用机器;那塔里木河边上的维族姑娘们将穿起来自杭州的绸罗。而住在广州或者上海的人们,就可以早早吃到新疆鲜美密甜的哈密瓜和吐鲁番的葡萄了。(附图片)
铁路穿过深挖的路堑又进入了隧道
在渭河滩地上的一座大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