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2年10月25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从一个家庭看三年来工人生活的变化
编辑同志:我最近调查一个工人家庭的生活,我认为有必要向广大读者介绍一下。三年来工人生活的变化情况是广大人民所关心的。北京市电车修造厂的老检修工人孙玉贵的家庭生活就可以代表一般工人生活变化的情况。
孙老头虽说是六十六岁的人,但脸孔又黑又胖,肩膀又宽又厚,比较去年我第一次和他见面时更显得壮健而年轻了。前些日子,他刚从北京市总工会北戴河工人休养所休养回来。他的儿子——那个十三岁时挨不起饿就冒充“十五岁”蒙着日本人到厂里当学徒工的孙广利,“三反”运动以后被提升为干部,负责全厂购料工作。家里今年又添了个小孙女。他们一家子正脸笑心开花地过着这美好的日子。
孙老头家里人口不算多:他、他老伴、儿子、儿媳妇和两个小孙女。老小六口人住了四间北房。房子虽说旧一点,但收拾得挺干净,紧靠厨房处,高高的一堆煤球也用木板整整齐齐地框起来。屋子里的陈设真是齐全:嵌着玻璃镜子的大衣柜,照得整间屋子亮晃晃的,书桌子上还有玻璃板,不仅有电灯、钟、电匣子(收音机),连电风扇也置上啦。没有等我坐下来,孙广利便指着一幅毛主席挂像对我说:“这是北京刚解放时买来的。自从有了这幅像,屋里就变了样。这些东西都是解放后新置的,只有两个火炕和褥子下面的两张旧炕席是解放以前的。现在这样的生活,在过去连做梦也不敢想啊!”是的,三年多来的变化可真大啊!
为了使我更明了他们生活变化的情形,孙广利又给算了一下解放前后他们收入支出的细账。现在他们爷儿俩的工资一共是一百二十多万,另外,每季还有技术奖励,老头每月还可以拿工资百分之二十的劳动保险金。如果拿实物来计算,现在每月的收入足足可买十五袋白面;而解放以前呢?尽管他们爷儿俩一个月拚死拚活的干,还挣不上一袋半面。就是说:他们现在的生活,要比解放前提高十好几倍了。话题一接触到“过去”,苦水可就倒个没完。
那时候,孙老头白天在厂里牛马般卖命,一个月的工资只够家里的煤火费,下班后便慌慌张张地腰里揣个面口袋蹬三轮去。挨到下半宵,好容易挣到几个血汗钱,就赶紧跑到米店门口排队等买面。在北风底下抖栗到第二天八点多钟,才轮到二斤“共和面”。就是这样受,一天的生活也还有半天没着落。那时候,老婆子受的罪也不轻。她大白天拾烂纸,天还黑糊糊就得起身去捡煤核。穷人就是灾难多,临解放那年,她捡煤核时,给天棚上面掉下来的木块把头砸了个大窟窿。为了给她治病,一家人噙着眼泪把仅有的一床被窝卖了。腊月三九天,炕上就剩了光炕席,那是什么日子啊!
现在的生活可就翻了个跟斗。我和广利正谈得起劲的时候,老头下班回来了。一进门饭已经做得了,大碗小碗香喷喷的摆满一桌子,吃过饭喝点茶,他扭开电匣子,一边听京戏,一边向我说:“工人的生活真是一天比一天好,说不准到共产主义社会是个啥样子……”为了增产迎接国庆,老头在晚上还得到厂里去赶点夜活,他儿媳妇早就把鸡子、挂面准备好了,等他回来时再吃一顿夜餐,广利他妈现在生活得也很轻闲自在,带带小孙女,帮着做点家务活。要什么穿的戴的,总是十开口九行。前些日子她就嚷着要再置件皮袄,他儿子就给她准备好了几十万元钱。老婆子听着电匣子里在介绍物资交流大会的情况,她就高兴地说:“广利!赶明儿星期天,你骑自行车,我坐三轮,咱们到天坛‘物资交流会’上看看货色去。”这个家庭现在除了吃饱穿暖,每月还有剩余钱买“有奖储蓄”。
要了解这家人生活变化的情形,光是从吃、穿、住这些方面来看还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他们思想情绪上的变化。他家进步最快的是这个今年才二十一岁便已经有了九年工龄的青年工人孙广利。他是个共产党员,解放以后在党的直接教育下,积极生产,努力学习,热心做社会工作。他兼前七区成人夜校的政治教员,抗美援朝开始时,他努力做街道的宣传工作,屋里壁上挂的那面红缎锦旗,便是他的工作成绩的证明。“三反”运动以后,他被提升做采购员。由于他钻研业务,努力克服困难,时间虽短,但已初步摸到了“窍门”,仅七月份就给国家节省了二千多万元。这个十三岁就扔下书包的学徒工,现在已经具有相当的政治文化水平。我数一下他桌上的书,大大小小共九十八本,其中有“毛泽东选集”、“历史唯物论”和“工业统计学教程”。“啃得动吗?”我笑着问。是的,阅读这些书对于他不是没有困难的。他搬出一九五○年在中共北京市委干部训练班学习时,一笔一划咬着牙写下来字迹歪歪扭扭的笔记,和现在的笔记比较起来,他舒了一口气说:“困难是可以战胜的。”现在,鼓舞着他的是“经过五年、十年的经济建设,我们厂不晓得发展得怎么样?也许那时要生产无轨电车了。咱不抓紧学习那里行啊!”
孙老头比起刚解放时脑筋也进步得多了。共产党给他带来了温暖和幸福,不消说他是深受感动的。他也愿意使劲多打几个鎯头来答谢毛主席。但是说到“为共产主义奋斗”他可就不热心了。他曾经想:“六十几的人啦,共产主义反正没有我的份儿”,他也曾经盘算过:“再凑合干几年,只要广利能顶这个家,我老头便回家歇歇了。”前年公布了劳动保险条例,今年他又去北戴河休养,这些活的事实打消了他的消极思想,他坚决地表示:“共产主义虽然没我的份,但是我们的儿子孙子有份。干!死也得干!”他和检修班的伙伴积极挖掘潜力,已经把坏车率从百分之五降低到百分之二点五,为了迎接国庆,他又提出了再降低到百分之零点五。他还在努力学习政治理论,准备争取入党。
老婆子和儿媳妇也一天天在进步。北京刚解放,孙广利把毛主席的像往家里挂时,他妈还耽心“将来那一派回来怎么办?”现在她亲口对我说:“跟着共产党走没错!”在屋里供了多少年的神牌,这下子也给她扔到破烂堆里去了。广利的爱人正在努力学习文化。她一天到晚总是要求广利给找点工作做。她说:“只要能为人民服务,不挣一个工资分,不管饭也行。”在她的影响下,她那四周岁的小娃娃,现在也嚷着“长大要为人民服务”了。 柳梆


第6版()
专栏:

兴建首都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工作人员
保证百倍努力做好纪念碑的修建工程
敬爱的毛主席:我们是参加兴建首都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全体工作人员。我们以最兴奋的心情写这封信,向您报告我们要以百倍努力来完成您交给我们的光荣伟大的任务的决心。
从一九四九年九月三十日您和中国人民政协全体代表在天安门广场为纪念碑奠基以后,三年以来,我们建筑设计工作者陆续设计了一百多种图案,做了几十座模型,采纳了各界人民的意见,经过不断归纳修正后,终于创造出了一座足以象征为国牺牲的人民英雄的庄严形象的设计图案。结构工程人员反复地、慎重地计算了这座重一万吨、高三十七公尺的建筑,保证它结结实实地在物质和精神上都永垂不朽。中国革命历史的研究人员,审慎地、真实地研究了近百年来人民英雄在每一个阶段的战斗史迹,为纪念碑的十面大浮雕上拟出题材。美术工作者,以集体主义的创作精神来刻划不朽的英雄形象。材料的采办人员及时地从千里以外采购了数十吨重的大块花岗石,保证了工程石料的供应。施工人员发扬了积极性和创造性,保证工程质量达到最高标准。财务人员保证在工程中不浪费人民的财产。新闻摄影、通讯人员随时要把这工程的进度报道给全国、全世界的人民知道。
我们虽然来自祖国的各个地方,掌握着各种不同的技术,但我们却有着共同的意志和信心——胜利地担负起这个光荣的任务。我们深知这任务的复杂与艰巨,但我们相信:有着共产党和您的领导,以及全国人民的支持,是永远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的。当纪念碑工程开工的消息传出后,全国很多劳动人民写信要求参加这一工作。刻碑工人黄怀觉的来信正表现了愿意参加以及已经参加这个伟大工程的人员们的思想。他来信中说:“毛主席和人民政府带来了幸福、愉快、安定的生活。这是千千万万为国牺牲的人民英雄们的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我志愿参加这工作,保证将我所有的技艺全部贡献给这一个伟大的任务,来纪念永垂不朽的英雄们。”
我们全体工作人员向您保证:我们一定要在一九五五年国庆节前把全部工程胜利完成,让人民英雄们的形象长存千古,万世流芳。
首都人民英雄纪念碑兴建委员会全体工作人员


第6版()
专栏:

陈巴尔虎旗三个蒙族牧民来信
报告内蒙古草原上人民的幸福生活
编辑同志并转全国各族同胞们:我们是内蒙古自治区陈巴尔虎旗白音哈达索木(区)哈腾和硕巴嘎
(村)的牧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三周年的伟大节日,让我们向你们说几句话,我们想:你们一定会高兴听的。
本巴嘎的居民全是蒙古人,过的是游牧生活。自从内蒙古自治区成立的那一天起,我们就开始了自己当家作主人的生活:巴嘎达(村长)钦布,是我们选举出来的,我们选出他来,让他领导全巴嘎的人共同办事情。本巴嘎的人民代表色德布、朋波勒等,也是选举出来的,我们选出他们,让他们出席全旗的人民代表会议,商讨有关全旗的事情。我们都非常热爱我们自己的政府,热爱我们的乌兰夫主席,因为他使我们有了更多的牛羊,使我们穿上了新衣,吃上了大米白面,使我们的孩子进了学校。
就拿胡和泰勒、色德布等四户牧民来说,过去他们的羊很少。一九五零年,人民政府借给他们每户一百只羊,他们自动组织起来,有的放牛羊,有的打羊草,有的搞副业,到了今年,这四百只羊已经增加到七百六十多只,这个互助组已经扩大到八户。在他们带动下,本巴嘎有了三个季节性互助组,一个长期的互助组。有了互助组,做起事来快得多。譬如剪羊毛,在没有组织起来时,羊多的人家,人力少,剪不过来,好多羊的毛都落到野外。今年全巴嘎剪了八千只羊的毛,没有一只羊的毛落到野外。胡和泰勒互助组做了两个羊圈,每个圈装六百只羊;有一座牛圈,能容纳一百五十多头牛;还有四座马棚,能容纳二百五十匹马。有了牛羊圈,可以抵挡暴风雪,减少了牲畜因自然灾害所受的损失。
旗人民政府在完工索木设了合作社。合作社收购羊毛和皮张,供给粮食、茶砖、食盐和日用品,价钱公道。我们都是合作社的社员。解放前,我们受尽了旅蒙商人的剥削,他们用几盒火柴换我们一只羊,每当我们回想起这些事,心里实在难受。现在有了合作社,很少受商人的剥削了。
再来谈谈卫生工作。人民政府给我们治疗梅毒,给我们打防疫针,患梅毒的人很少了,得病的人也少了。全巴嘎都有了木床,没有人再睡在草地上。夏天,蒙古包里挂起了蚊帐;碗、锅、牛奶桶、奶干盆都用布盖好。我们每隔四、五天洗一次衣服,每户每月要用四、五块肥皂。本巴嘎的人都很健康,许多没有生育的妇女都生了小孩。拿多子母亲敖日登括来说,她有九个小孩,在盟那达慕会上,她受到了奖励。在解放前,添了孩子,做父母的老是发愁,愁着怎样将小孩抚养成人。今天,生孩子多的却受到了奖励,叫我们怎样来表达内心的感激呢?
本巴嘎有一个读报组,订了二十五份蒙文报纸。每隔五天读一次报,读报时,老年人也跑来听。现在全巴嘎大多数人都识字了。本巴嘎七岁以上的儿童都进了小学,过去谁又念得起书呢?
解放前,我们住的是破蒙古包,吃的是配给的高粱米,穿得很坏,有的人到了夏天,将皮衣翻过来穿。现在蒙古包都是围的新毡子,每年每人缝两三套新衣服,我们主要吃牛羊肉,还经常吃大米白面。在盟和旗的那达慕会上,我们穿着崭新的蒙古服,束着鲜艳的腰带,围着漂亮的头巾。你们想:我们过着多么幸福的生活。
我们能够有今天这样和平幸福的日子,谁都知道是共产党和毛主席给我们的。我们只有更加努力来建设我们的草原,才能报答毛主席的恩情。
同胞们!今天的内蒙草原已经不是过去的草原了,我们怎能在一封短短的信里告诉你们全部情况呢?如果你们能够亲自来看一看,我们会竭诚欢迎的。乌云 敖得玛 塔力玛


第6版()
专栏:

正确地对待批评和自我批评
编者按:近来各地读者陆续来信反映:他们的批评、建议信件在本报发表后,已经引起领导机关和干部的重视,使工作得到了改进。从这些来信中又可看出:凡是正确接受报纸批评、改进工作的单位,都提高了在群众中的威信,受到了群众的拥护。
现在,我们把读者感谢绥远省归绥、包头两市领导机关接受群众意见解决回民食肉问题的来信,和读者拥护中共山东沂水地委会接受报纸批评改进对党报的领导工作的来信发表于后。我们还希望广大读者继续帮助我们检查报纸发表读者批评信件后的实际效果,并写信告诉我们,使报纸上的批评和自我批评能够更加正确而有效地展开。
归绥、包头两市人民政府已认真解决回民食肉问题
(一)
编辑同志:七月二十三日“读者来信专页”刊登了“建议有关部门解决回民缺少肉食的问题”的
“读者来信综述”。我们读了,深深感到这正是我们归绥市回民心里要说的话。这个正确的建议发表后,引起了绥远省和归绥市人民政府的重视。经过人民政府召开专门会议,以及各有关机关具体研究后,归绥市回民肉食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
归绥市检查屠宰牲畜的机关根据报纸的意见,放宽了禁宰的标准,把可宰牛只的年龄限制从十四岁降低为十岁,把不能宰牝畜的规定放宽为除怀胎牝畜外,合乎规定者就可屠宰。省合作总社和土产公司对我们也很照顾,土产公司采购牛羊时,如牲畜市上牛羊不多,就尽先让我们回民买;有时还把他们买得的牛羊让出一部分给回民。此外,全市九十六户回民屠商得到了人民银行一亿元贷款的帮助,以联购分销的办法组织了七个小组,在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和市人民政府的领导和帮助下,参加了百灵庙物资交流大会,和四子王旗订立了合同,买了大批牛羊。他们还分别到托克托县、武东县等地采购牛羊。这样,就基本解决了牛羊肉来源的问题。
现在归绥市牲畜市上牛羊源源不绝。屠商们忙个不停,每天能宰十多条牛、一百三、四十只羊。大街小巷都可买到新鲜牛羊肉,回民的肉食再也不感缺乏了。
在今年的“古尔邦”节(即“宰牲节”),归绥市回民都准备了牛羊,欢度了这一节日。我们回民都从心里感谢绥远省和归绥市人民政府帮助我们解决了肉食问题,感谢毛主席、共产党对我们少数民族人民的关心和爱护。
归绥市回民自治区马 农、麻希天
(二)
编辑同志:我是包头市的一个回民。在七月份以前,我们这里出现了买不到牛羊肉的情况。自从七月二十三日人民日报“读者来信专页”建议各地人民政府想法解决这个问题后,包头市人民政府十分重视,很快地降低了验牛标准(从前是十三岁以上才准宰,现在是十岁以上),中国人民银行包头市支行也向牛羊肉业发放了三千五百万元的贷款。
这样,八月间牛羊的上市量就逐渐增加了。八月底,我们全市的牛羊屠宰户平均每天可宰牛十多头,羊二十多只;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一天天地增加。现在,中国人民银行包头市支行又准备贷款给本市的牛羊屠户,组织他们到外地去购买牛羊。至此,我们包头市回民的食肉问题已经解决了。
这件事使我又一次深深地感到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对我们少数民族无微不至的关怀。我感谢党和人民政府。
包头市回民 永廉
中共山东沂水地委会已加强对地方党报的领导
编辑同志:四月一日人民日报“读者来信”栏发表了我们对中共山东沂水地委会忽视领导党报(“沂水农村”报)工作的批评信后,中共沂水地委会就认真作了检讨(已刊四月二十五日“读者来信”栏),并在实际工作中采取了一系列的改进措施。
地委会对报社的领导加强了。地委宣传部长亲自帮助报社研究全盘工作,并经常给予具体指示。地委会和专署对当前各项工作的指示、计划等文件,都能及时发给报社,使报社能够了解专区的全面工作情况。地委宣传部决定,从四月份起,每两月召开一次各县通讯干事会议,专门研究开展报纸群众工作问题。
地委会还十分重视运用党报推动工作。除了帮助报纸扩大发行数量外,并多次向所属各县、区党委发出指示。因此,各县、区党委对党报工作也重视了。报纸在群众中所起的指导作用比以前大大加强了。
我们十分拥护中共沂水地委会重视报纸批评、认真改进工作的正确态度。这种正确的态度不仅鼓励了我们工作的积极性,而且教育了我们应该怎样正确地对待批评和自我批评。
李华 张永康 邹庵 朱孟明 刘庆善


第6版()
专栏:

哈萨克族青年热加夫来信决心把一切力量献给祖国
编辑同志:我是新疆哈萨克族一个贫苦牧民家的孩子。我衷心感谢毛主席、共产党带给我们幸福生活。
解放前,盛世才和国民党反动派统治着新疆,他们通过新疆各民族的败类乌斯满等,残酷地压迫和剥削新疆各民族人民。他们征收苛重的牧畜税,用不平等的价格来掠夺我们的皮毛等牧农产品,以征兵征工等强盗手段吮吸我们的鲜血。反动军队抢劫烧杀,强奸妇女,还把我们哈萨克游牧人民在草原上赶来赶去。就这样,我们长久地含着眼泪过着贫困的日子。
解放了,毛主席的光辉照到了新疆草原。人民政府领导我们组织起来,贷款给我们发展畜牧业。我们的皮毛能够合理地换回日用品了。很多医务人员被派来给我们治病。人民政府还为我们设立了学校、训练班,帮助我们提高文化,培养本民族的干部。我们哈萨克族人民不但生活改善了,并且也能自己当家作主了。
一九五一年四月,我被调到中央民族学院来学习。到北京后,我们的生活受到照顾,风俗习惯、宗教信仰等处处受到尊重。在毛主席的身旁,我受到了很好的教育。现在,我已经能够看书写稿了。经过学习和各种政治运动的锻炼,以及到工厂、学校参观,我更加认识到祖国的可爱。
我知道:今天我们哈萨克族人民的幸福生活是党和毛主席带来的。今年四月我看到了我们各民族人民的领袖和救星,伟大的毛主席,我兴奋得全身充满了热力,我一辈子所受的苦楚在毛主席慈爱的抚慰下消失了。我心里直说:“东方不落的太阳,我们永远感谢您!”
八月中,我把自己唯一的珍贵的哈萨克帽子献给来北京参观“八一”体育运动大会的志愿军空军英雄张积慧,并且给他一封信。信上说:“党和毛主席给我们哈萨克族人民带来了幸福生活。我保证要努力学习和工作,把我的一切力量献给党和祖国!”这是我的誓言,我要用行动来实现这个誓言,作为对毛主席的谢意。
中央民族学院哈萨克族学生 热加夫


第6版()
专栏:来信摘要

来信摘要
奉贤境内弃置大批筑路机器华东交通部应迅速负责处理
我最近到苏南奉贤县工作,在砂碛乡公路附近的空坪上发现有一批筑路用的机器,计有推土机十一架、压土机一架和装有大铁斗的铲土机三架,此外还有密布铁刺的大铁滚二个、铁梳一个和大铁桶三个。这批机器弃置草丛中,无人过问,以致有好几个轮胎被人取走,有些轮胎已被人割掉了一部分。
据当地干部告诉我:这批机器是蒋介石匪帮溃退时留下的,当时机器还比较完整,只被拆掉了一些零件。中共奉贤县委书记刘伯英告诉我:一九五○年,奉贤县人民政府曾把这个情况呈报华东军政委员会,请有关部门处理这批机器;但却一直没有结果。当地群众对这个情况也很有意见。他们说:
“我们爱国增产一年,还买不到这些机器呢!”“为什么不把这批机器修理好,用在国家建设上呢?就是不能修理,把这些钢铁拿去造别的机器也比放在这里让雨水淋锈强啊!”
我认为,群众的意见是完全正确的。这种不爱护国家资材的行为是不能允许的。建议华东军政委员会交通部迅速负责地处理这批机器,把它们用之于祖国的建设事业。 苏南日报记者 董国平
中央技术管理局不该积压群众发明长期不作审查
中央技术管理局不该对我申请审查的“高速中文打字机”的发明长期积压不处理。去年十月,我把多年来研究的“高速中文打字机”的计划和图样送请中央技术管理局审查。十一月初,该局发给我一份“接受审查通知书”,但以后就一直没有下文了。今年二月,我催了一次,中央技术管理局答复我说,发明审查委员会甫经组织就绪,所有发明将陆续审查。待有结果后即可通知我。我又耐心地等,到现在已经十个多月了,但却仍无结果。我认为:中央技术管理局长期积压群众的发明不作审查是错误的。希望你们督促他们重视审查工作,以便使群众的创造热情得到应有的鼓励。刘顺
编者按:鼓励群众从事有关生产的发明创造,对国家经济建设事业有重大的意义。政务院在“保障发明权与专利权暂行条例”中规定:中央主管机关在接受发明者的申请后,“除特殊发明须经较长时期研究审查者外”,“应于三个月内审查完毕通知申请人”。中央技术管理局积压群众的发明,长期不作审查的情况将会影响群众的创造热情。这种情况应该迅速改变。
铁道部东北木材厂应该改进木材供应工作
我是天津铁路局材料处的工作人员。铁道部东北木材厂等单位不按照我处生产需要供应木材,以致造成大材小用、停工待料或积压浪费的情况。我们申请拨给的木材大部是三公尺、五公尺和六公尺的,只有少数是四公尺的。但拨来的木材却大部是四公尺的。这样,要用三公尺的木材时就得把四公尺的木材锯短;需用五公尺或六公尺木材的工程就得停工待料。又如我处目前不急需枕木,并已将情况通知东北木材厂;但该厂最近还拨给我们大批枕木。这样,一方面积压了大批资金,另一方面我们无处存放,造成卸车困难和浪费保管费用。此外,该厂所拨木材很多是腐朽不能使用的,这在运输力上也是一个很大的浪费。为了避免国家资材的损失,希望铁道部东北木材厂及时纠正上述错误。 严润德
中央人民政府建筑工程部准备轮训基本建设工作的干部
基本建设工作是国家建设工作中的一个重要部分。但是目前大部分企业部门负责基本建设工作的同志对该项工作是“外行”,业务水平差,这是过去工作中发生浪费和损失的重要原因之一。为了避免今后国家资材的损失,我建议有关部门成立一个基本建设训练班,专门训练、培养各企业部门负责基本建设工作的干部,使今后的基本建设工作做得更好。 秋枫
编者按:中央人民政府建筑工程部同意读者秋枫的建议。为了迎接祖国大规模的经济建设,大力提高负责基本建设工作干部的业务水平,使他们由“外行”变为“内行”,并很好学习苏联先进经验,建筑工程部准备筹设一个建筑工程学校,轮流抽调各部门建筑工作干部入校学习。具体办法现在正在研究中。
营口县新华书店深入连队供应书刊
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某连的文化教员。我们连队的战士现在刚突击完生字,开始进入阅读写话阶段。大家非常迫切要求阅读新书。九月八日,辽东省营口县新华书店的服务员带了一批通俗书刊到我们连队来。战士们正在吃午饭,指导员把这个消息一宣布,好些同志顾不得吃饭就跑去买书了。买书的地方就像赶集一样热闹,八张棹子围得满满的。“高玉宝学文化”、“怎样写稿”、“怎样写作”这三种书还没有摆好就被抢购完了。不到一点钟的时间,总共就卖了三百几十本书。新华书店的同志临走时,战士们还依依不舍,连声问他们什么时候再来。
书刊发行机构深入连队供应书刊,对部队文化学习有很大的帮助。建议各地新华书店都能这样做。熊正清


第6版()
专栏:

寻找革命军人名单
编者按:请下列军人写信与家属联系姓名 籍 贯河北省邓得仁 阜平七区吴家沟村赵家义 行唐六区东沟村曲保相 献县三区礼村赵世明 安次二区小赵家场陈永和 河间二区董堤村石国顺 安国二区庞各庄马俊良 清苑七区小营坊村王文照 大兴二区张公垡村杨德永 丰南县十区刘宋铺郭 连 魏县四区更化村王朝书 深县六区种家湾村赵廷华 建屏三区上卸甲河李三香 灵寿五区南纪城村郭西真 易县四区南大地村赵汉文 易县五区东邵村高荣发 遵化五区东新庄王玉谦 玉田三区西轩湖甸刘宝田 玉田三区裴官屯村王宝林 玉田四区刘钦庄张仍儿 定县六区东市邑村张荣贵 定县六区东市邑村鹿木儿 定县七区大鹿庄黄瑞林 定县十二区廉台村宗天亮 三河县五区张仙庄佟益芝 蓟县五区小王各庄佟木舟 蓟县五区小王各庄贾存德 涉县一区胡峪村郑建民 任邱县五区蔡村冀金波 枣强县四区冀家庄张宝祥 容城一区小白答村朱六妮 灵寿三区薛家沟村吴国兴 通县三区长营村郭殿贵 通县三区尹各庄孔祥文 武安九区神南峪村王营魁 武安四区南安乐村石 兴 武安六区石家庄张长福 遵化十区鸡鸣村石达晨 遵化县胡庄子村高全贺 遵化五区东新庄刘钢板 饶阳四区一志合村仇玉超 饶阳四区一志合村仇玉章 饶阳四区一志合村曹自修 正定县一区罗家庄崔文芳 徐水县五区杨家庄耿祥顺 成安一区北鱼口村曹忠元 涞源六区下老芳村马春清 密云七区不老屯村
山西省冯义科 和顺二区榆圪塔村李长盛 壶关二区西底村原鸿昌 高平二区伯方村王书年 平定县前社村郝麟富 平定县西郊村白新启 平定二区小南庄赵小白 平定一区新城村张铁虎 平定一区新城村张小非 平定一区新城村王喜元 平定一区新城村任 贵 平定二区苇池村赵保贵 平定十区上董寨村牛福喜 陵川三区岭东村张官治 五台一区保墙村马青山 壶关二区南三家村李天柱 洪洞六区东圈头村梁 平 长子五区吴村郎怀恩 襄垣五区上良村靳水全 长治二区苏店镇樊孝征 沁源县郭道村梁进才 屯留四区范家沟村梁文来 盂县四区挠狮村赵印松 平顺三区一里口村李书保 左权五区水坡村李根业 神池城关区西三街张发旺 神池城关区西头街韩建业 神池城关区旧堡街寇建功 神池城关区北街秦冬山 陵川六区汲好水村路五清 沁水一区碧峰村李清春 沁水一区固镇村帅天才 沁水二区蒲泓村王德俭 沁水三区大将村李双明 沁水三区大将村卫保禄 沁水三区龙渠村秦双贵 高平五区迪阳村白鸿凯 襄垣三区寨庄李狗儿 屯留一区司徒村吴九毛 盂县九区石佛村韩黄智 盂县四区蔡家坪村赵建强 昔阳二区赵秦宫村段红毓 沁水三区西城村都昌顺 陵川二区梁泉村孙中秋 高平一区谷口村崔树廷 长子二区西南呈村崔端林 长子二区西南呈村任照熙 方山三区吉家庄张六成 介休一区北辛武村焦和尚 临汾六区下西宜村张元锁 襄垣三区邕子村周有财 岢岚一区牛碾沟村王狗子 高平六区三甲村赵丕熙 长子县小西关杜保和 榆次四区王杜村姚三锁 左权六区豆塸村范锁周 左权一区突堤村姓 名 籍 贯尚玉蛮 左权六区下庄阎官和 五台三区胡家庄刘同和 五台三区南头村李生和 五台一区小王村张星治 五台一区保穑村田先明 五台一区西村安补先 五台五区伏肋村王五明 五台八区兰芝山村王满仲 五台四区西建安村邢申洋 五台五区铺上村张合在 五台七区石岭村申全则 平顺四区安乐村王天喜 平顺四区安乐村白二锁 潞城县辽河村郭 纯 繁峙大营北辛庄李明安 曲沃县杨谈东村
察哈尔省宇焕得 宣化八区屈家庄索荣德 万全五区东辛庄胡尚德 万全五区张家房渠永相 天镇二区赵家沟村徐自强 怀来五区外井沟村姜衍清 怀来六区张官营村袁绍枝 宣化八区姚家坊村范登鳌 沽源三区二道沟村孙五子 商都三区章盖营任德友 沽源一区高山堡村王福贵 沽源一区义和成村赵锡斌 怀来三区石河村王存孝 怀来三区土木村王 彦 沽源三区西山堡村冯桂堂 沽源县三区公所转贾 荣 平鲁二区向阳堡村罗永邦 崇礼一区河坪村袁 祥 崇礼县和气营子村赵 祥 崇礼县柳条沟村寗世德 崇礼县二道沟村王士盛 崇礼县大嵯底村罗 诚 天镇二区赵家沟村薛广山 天镇二区薛牛坊村孙大华 怀仁四区楼子村颜 存 怀来五区颜家沟村杨清泉 宣化一区钟楼北街高五十二 浑源县东尾毛村梁国相 延庆县左所屯村陈焕富 天镇二区东要泉村王有喜 沽源三区兴龙堡村
平原省王长久 濮阳十二区王楼村浦杏贵 高唐县六区浦庄程顶柱 孟县三区禹寺镇柳光孝 高唐县四区前屯村张殿坤 高唐县一区汪庄邢长玉 安阳县七区交口村张下魁 安阳县六区张家店虞尚海 莘县一区虞路口村孙代俊 莘县一区前孙庄马相桂 博爱三区际村高全其 冠县二区高黄城村张廷桂 茌平辛代张庄李玉勤 茌平佛堂村崔子英 茌平佛堂村张培法 茌平佛堂村崔洪荣 茌平县崔何庄孙怀岭 茌平县王营村孙宜善 茌平县土刘庄孙传江 茌平县王营村王瑞山 茌平县王营村徐广生 茌平县鲍庄刘爱芝 新乡县西牧村刘五只 新乡县西牧村李芳基 沁阳三区王村穆文章 内黄县穆陆村江占美 滑县六区江马厂常振华 邺县西辛安庄聂保成 博平五区萧庄陈存兴 寿张县马楼村孟继英 阳谷城角孟村牛兴富 原阳二区延州村马克忠 清丰五区梁村程学礼 清丰五区聂庄陈遂合 清丰二区大砦村阎庆瑞 濮阳一区孟村刘云祥 濮阳九区文留集村靳鸿勋 濮阳七区靳庄赵修体 郓城七区双和树村马三妮 浚县一区三里马村王名实 安阳县三区泉乐村向成林 安阳县六区许朴村余生财 林县十一区古城村赵金贵 林县四区临淇镇郭永昌 林县傅家水凹村崔容易 林县马家山村崔虎山 林县九区石村胡和贵 林县十一区清沙村
绥远省孙永华 归绥县讨卜气村刘效良 归绥县三区丁营村杨巧才 武川可镇街复兴巷王兰田 武川县倒拉忽洞村李在儿 临河四区河北村
苏北区沈国恩 涟水王集区胜武乡沈裕才 大丰县万河村沈汉文 涟水王集区胜武乡


第6版()
专栏:

内蒙古草原上人民的幸福生活
刘继卣插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