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1年7月30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钢铁红二连
  李树生
当全国人民热烈庆祝人民解放军建军二十四周年的时候,记者访问了解放军某部一个具有同样悠久历史的英雄连队——钢铁红二连。
红二连的前身,是一九二七年九月毛主席领导湖南农民秋收起义时的农民自卫军。起义失败以后,毛主席将这支农民武装带上了井岗山,正式改编为工农红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连。从那以后,二十四年来,这支连队始终保持着“红色第二连”的光荣番号。
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反围攻战争中,红二连一直是一个主力连队。它树立了不少功勋。在长征时期,红二连隶属于林彪将军指挥的红军第一军团第二师第四团,是长征途中的开路先锋。在强渡贵州中部的天险乌江的时候,首先乘着竹筏试行偷渡的,就是红二连的毛连长和五位英雄。红二连全连后来也参加了大规模的强渡,突破了乌江天险。夺取大渡河上的泸定桥的二十四位英雄,也是出在红二连里。他们在全团炮火掩护下,由连长廖大珠率领着,冒着敌人密集的火力,攀着光秃的铁索,爬到对岸桥头。接着他们冲过敌人在城头放起的大火,将守桥的敌人击退,冲进泸定城,替后面的主力杀开了一条血路,保证全军安全渡过大渡河。
在抗日战争时期,红二连隶属于八路军一一五师,参加了名震中外的平型关大战。红二连以勇猛的动作,抄到日寇侧后,夺取了制高点,打垮了日寇的一再反扑,杀伤鬼子七十八名,获得了辉煌胜利。之后,红二连随着一一五师向敌后开进,转战苏、鲁、豫、皖四省,沉重地打击了日寇和伪军,收复了大片国土。一九三八年,红二连在一次战斗中以伤亡五个人的代价,歼灭日寇八十多名。在武城镇伏击战中,红二连再歼日寇六十多名,自己无一伤亡。一九三九年八月六日,皖东韦洼战斗,红二连又毙伤敌七十多名,缴获轻重机枪五挺,掷弹筒三个。由于这一连串的胜利,红二连成为全师最早拥有日式装备的精锐连队。
一九四三年十月,红二连出击淮阴林桥的敌人,与一百多名日寇进行白刃肉搏战。一班副班长杨孔胜一个人刺死了三个鬼子,自己也负了重伤。副班长王成银被三个鬼子刺倒在地,满身流血。鬼子以为他死了,刚一回头,王成银便从地上跳起,大喊:“往那里跑!”就像猛狮似地扑向敌人。敌人猝不及防,都被他刺倒。这一场恶战的结果,红二连全连共刺杀了五十多个鬼子,拔除了林桥这一据点。
日寇投降前夕,红二连又和兄弟部队一起北上,配合苏联红军解放了东北。后来国民党反动派进犯东北解放区,红二连又为保卫东北人民的利益而屡建奇功。一九四六年五月,红二连首先响应林彪将军的“创造尖刀战术”的号召,在泊头机动出击。该连战斗英雄三排长王学洪,率领全排直插国民党军新一军某部防区的心脏,歼灭了敌人的一个连部,击毙了一个副营长,俘敌三十多人,到拂晓时胜利突出重围,归还原部,自己无一伤亡。
一九四六年冬,北满的解放军主力二下松花江南,包围了焦家岭地区的敌人,红二连担任了主攻任务。他们在零下四十度的严寒里,向焦家岭的国民党军开始了猛烈的反复冲锋。全连最后虽然只剩下了八个人,但终于配合兄弟部队打下了焦家岭,将号称“天下第一军”的国民党匪军精锐主力新一军的一五零团全部歼灭。红二连的这种百折不挠的顽强战斗作风,曾得到林彪将军的通令表扬。
一九四八年十月,在解放全东北的最后一个战役——辽西会战中,红二连更创造了无比的英雄伟绩。从沈阳逃出来的国民党军廖耀湘兵团,逃到了黑山、打虎山一带,听说锦州已被解放,就马上调转方向,想经由营口从海上逃走。正当他们掉头回窜之时,突然被解放军某部迎头拦住。这一部分解放军为了坚决拖住敌人,等候各路大军会合来消灭他们,所以不顾敌众我寡的不利条件,向据守厉家窝棚,腰家窝棚一线之敌发起了主动的攻击。红二连担任攻击腰家窝棚之敌。他们的第三班,竟插入到有敌人一个营据守着的腰家窝棚的街里,把敌人拦腰切为两段。敌人为了拔除这一把插到他们胸中的尖刀,集中兵力和火力,举行了不断的反击。尖刀班最后还剩下五个同志,但他们仍然奋战着。第三班班长迟玉新高呼说:“同志们!别忘了咱们是井岗山上下来的红二连,是毛主席亲自带领过的连队!……冲上去!”在战前曾经申请加入共产党的英雄邓占山,被打掉了四个手指头,右腿也负了伤,跌了很多跟斗,仍然爬起来冲锋。后来他的两条腿都被打断了,他就爬着前进到敌人的一座大院跟前,用牙齿咬开手榴弹盖,以左手接二连三地向院中猛掷,炸得院里的敌人鬼哭狼嚎。腰家窝棚的敌人不支而逃时,红二连的指导员孟宪章率领了英勇的第二排猛追逃敌,直追到铁家窝棚,与十倍于己的敌人展开了白刃战。在刺死敌人三十多名后,这一个排也因众寡悬殊,全部壮烈牺牲。但在英雄连队的面前,不管什么敌人都是逃不脱的。红二连又组织了最后的两个班,在三排长薛从善率领下,勇猛出击,配合友邻部队,穷追逃敌,将敌拖住,直到我各路大军一齐赶到,将敌全部歼灭为止。辽西大战以后,红二连荣获师部授予的“钢铁连”的光荣称号,并集体立了三个大功。
一九四九年,红二连参加了解放华北、中南的各次战役。一九五零年四月,红二连潜渡琼崖海峡,登陆海南岛,在岛上与敌人转战十八昼夜,最后与强渡登陆的大军会合,解放海口市。在解放中南大陆的过程中,全连出现了一百六十七名人民功臣。
这一支红色的英雄连队,从一九二七年在井岗山上由毛主席亲手创立到现在,二十四年来转战全国,为人民为祖国立下了不朽的功绩。他们英勇奋战的全部历史,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的一部缩影,是毛主席军事天才的胜利纪录,是英勇勤劳的中国人民血肉凝成的灿烂结晶。他们的辉煌功绩将与我们伟大的人民祖国永存并茂。 (新华社)


第3版()
专栏:

  钢铁少年
新华社记者 克攻、老若
“八一”建军节前夕,海南军区部队的战士们纷纷回忆他们在与敌人作顽强的斗争中所创造的光荣战史。下面,是海南军区部队的前身——海南人民抗日游击队中一个“少年连”的英勇事迹。
一九四二年春,海南岛各地爱国青年热烈地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号召,纷纷涌上前线。在成千个参军青年中,有好几十个是十五、六岁的少年。部队因为他们年纪太小,劝他们回去。他们整天哭着不愿回去。有的向部队首长提出抗议说:“抗日不及格,回去给地主放牛、做亡国奴就及格么?”最后,部队只好把他们留下,暂时编为一个特务连。这就是后来活跃在海南岛北部平原上一支有名的少年游击队。
特务连成立后,大家都叫它为“少年连”。全连九十五人,七十六条长短枪。除了连长、排长、个别的班长和被全连人称为“老头子”的一个二十岁的战士外,都是十三岁至十六岁的少年。全连二十个共产党员中,十二个是十六岁的少年党员。当他们的军事训练课程刚刚学完“排攻击”的时候,因为日寇的进攻,全连奉命调到游击区去。
一九四二年冬,反“蚕食”斗争正激烈的时候,“少年连”开始活跃在岛北部的平原上。起初,“少年连”担任某主力部队指挥部的警卫工作,在琼山县的云龙乡一带,与广大人民一起坚持反“蚕食”斗争。当时,其他部队都转移了。上级命令“少年连”和敌人打“麻雀战”,拖住敌人,帮助指挥部侦察敌情。“少年连”用自己的英勇、顽强和机智的战斗行动,完成了这个任务。全连战斗员组成了九个游击小组,分头出击。第一天作战就杀死了八名敌兵。从此,“少年连”的游击小组就天天出现在敌人的前后左右,每组每天都要和敌人接火一次至四次,把敌人打得团团转。敌人又急又慌,天天被一支勇猛强悍的“小孩兵”纠缠着不能脱身。后来,敌人知道这支“小孩兵”是我军指挥部的警卫部队,开始转变作战方式和增加进攻兵力,叫着要在一个月之内消灭这支“小孩兵”。这时,我军指挥部被迫转移,只留下“少年连”坚持斗争。
在整个冬季里,“少年连”坚持着云龙乡的反“蚕食”斗争,在寒冷、饥饿、疾病的艰苦环境中,与蛮悍的日寇战斗着。在两个多月内,“少年连”和敌人作战二百余次,杀伤敌人几十名。在每次战斗中,“少年连”都非常英勇而顽强。
有一次,“少年连”在云龙乡北公山村遭遇到三百多名敌人的袭击,作战竟日,七位少年战士阵亡。七班长、党支部委员符坚同志牺牲后,该班十五岁的战士林天双用手榴弹同两个日寇拚死,为班长报仇。战斗结束后,政治指导员率领该连全体党员和全连战士,在支部委员符坚同志和阵亡战士墓前,举行了庄严的复仇宣誓,之后,士气更加高涨起来。
有一次,“少年连”连部二十余人,被二百余敌人包围于该乡的一个孤立的山林中,这二十余少年战士与敌人激战了五昼夜。三个十六岁的共产党员陈德明、符儒汉、符仁春,先后英勇地冲出去找援兵,使连部在来援部队的配合下,乘夜突围。这次战斗中“少年连”虽然没有伤亡,但每人整整饿了五天。几个病号和十三岁的勤务员吴淑和饿昏了,还坚持着连续行军。第二天,战士们刚喝完稀米汤,又分头出击了。此后,“少年连”天天打仗,也经常有伤亡。但是,他们在共产党的教养和鼓舞下,战斗得更顽强。
有一次,“少年连”第二排在移动时遭受四十余名敌人的伏击,三个战士在十六岁的共产党员、排政治战士英登卢的带头下,向敌人左右冲杀,冲破了四十余名敌兵的包围,掩护全排撤退。
在这以后,“少年连”把游击小组改为群众工作组,领导群众放哨、自卫和肃清汉奸。群众把“少年连”的战士当做自己的孩子,供给他们粮食,帮助他们工作。英雄的“少年连”,与群众一道坚持斗争,渡过了困难时期,顺利地转移到琼山县西部根据地。
以后,“少年连”就一直活跃在南海岛的抗日前线。


第3版()
专栏:

  练好武艺,随时准备打击美国狼
  ——一野战斗英雄刘四虎“八一”建军节广播词同志们:
今天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十四周年的生日。纪念这个日子,我觉得又高兴又光荣。高兴的是:人民解放军,在共产党、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领导下,从又小又弱,发展到又大又强;不但保卫了祖国的安全,也成了保卫世界和平的一支巨大的力量。这个力量,不论那个帝国主义,一提起就胆战心惊。我感到光荣的是:我在旧社会,是个不如牛马的小学徒,被解放军救了出来。我爱解放军,当了解放军。在共产党、毛主席和部队各级首长的教育下,我参加了共产党,当了国防军的干部,成了人民的战斗英雄。
我是二十岁上参军的。刚参军时,我的眼睛看不远,只想干掉家乡的那些坏家伙,出一口气。到后来,经过阶级教育以后,我很快的懂得了,恶霸的后台老板就是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干革命就得要和他们作斗争,要从根子上把他们消灭掉!
一九四六年,我们部队反击大同。那时,我参军还不到一个月,刚学会预备用枪,各种战斗动作都很生疏,身体也不好。可是,在冲锋时,我总冲在最前头;敌人的子弹那么密集,也没吓住我。我只有一个想法:非把反动派干掉不行!第一仗,我受了重伤,子弹从左眼打进去,从耳朵后边出来。但我并没有胆怯。我想:子弹从这样要紧的地方打进去,都没死,打到别处,更不一定死了。老战友们受过几次伤的还很多的;就算死了,也比我父亲被人家逼着上吊死了强!不过一个月,我伤好了,又回到自己的连队。
第二年,我们的部队开到陕甘宁边区,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在甘肃的西华池战斗中,我们连队担任突击,被敌人优势的火力封锁在一个院子里。我自告奋勇,担任掩护,叫别的战友往外撤,只剩下几个撤不出去的伤员,和我坚守阵地。我的右腿中了两弹,支持不住,倒在地上了;那时我便把手榴弹的线拉开,放在身边,准备敌人到跟前来,就和他拼。但是,胆小的敌人,始终没敢接近我们。直到天黑,我们部队打上来。这回我得了个经验:只要能坚持,有为人民牺牲的决心,再危急,也有杀开活路的希望。
一九四八年二月,在宜川打胡宗南匪军刘戡。那时我们的火力,还压不住敌人,突击任务,仍是十分危险。我们连队担任攻取宜川瓦子街东南高地的主攻任务。我所领导的二班,是突击班。攻下第一个山头时,一个战友就牺牲了。第二个山头上,敌人布置了一个团的兵力,他们的军部、师部、旅部都在那里。前沿工事上,敌人一个排用轻重武器组织严密的火网,封锁着我们进攻的道路。我们当然要消灭它!我们飞快地通过了开阔地,又有四个战友倒下去了。我们又碰上个陡坡,满是冰雪,我爬上滑下的,一口气穿到离敌人十来步远的一棵大树面前。敌人发觉了,一颗颗手榴弹打过来,前后左右都在爆炸。我一面躲,一面拿枪托推下去,有的就拾起来打敌人。
这时,我回头一看,连我只剩下三个人了。三个人就三个人,上去了就得揍死它一堆!我们三个人又发起勇猛的冲锋。那两个战友在最后冲锋中,倒下去了。我气极了,一个人也得和狗日的干!我利用着自己打出去的四个手榴弹的烟雾,端着刺刀,冲进敌人阵地。敌人一见我,就抱头往回窜。敌人不投降,就坚决消灭他!我就追着刺,一碗饭的工夫,刺死了四个,刺伤了三个。敌人还不交枪,我继续猛追上去。敌人的指挥官,一看只我一个人,便用手枪逼着乱跑的敌人,把我包围住了。这时,我的子弹、手榴弹都打光了,便端着刺刀,前后左右,转着对付敌人。敌人什么都有,但没法施展。子弹既不能打,刺刀也不敢逼近。我的尖刀指向那边,那边的敌人便忙乱后退。敌人指挥官用枪毙来威胁他的兵,用手推他的兵,叫逮捕我,但都没有用。
这时我听到一阵喊杀声,便猛冲出去。一眼看到是一班长舒照明,正和敌人滚在一起拼。眼看敌人把他压到地上,用铁锹砍他的头。我没顾追我的敌人,猛力向压着舒照明的敌人头盖刺去,不料敌人头一缩,把我闪落到交通沟里,右手和枪,压在身下,翻不起来了。追我的敌人,用刺刀向我头上、脸上乱刺。我用左手拼命抵抗。猛然,我抓住了敌人的刺刀,想趁势捉住它翻起来。吓得敌人向我手上乱刺。这时,我的头上、身上直冒血;我昏了,倒下去了。敌人以为我死了,最后还在我的头上用劲刺了一刀,走了。我昏了过去,但没有死!我被战友们救回来了。宜川战役胜利了,四万敌人被歼灭了,敌人二十九军军长刘戡被打死了。同志们给我记了功,成了战斗英雄。
经过这一些锻炼,我更坚强了。死,对我是淡事,只要对祖国、对人民有利,我时刻有死的决心。经过这一些锻炼,我打敌人有了经验了,任何敌人,我都不怕,而且有把握消灭它!
去年,美帝国主义侵略朝鲜,又轰炸我们东北,我就向党表示了决心,愿意随时听从党的号召,到保卫祖国的最前线去。在北京参加了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毛主席和朱总司令都亲口叮咛我们,加紧建设强大的国防军,随时准备打击侵略者!我想这很对。回到西安,我因病进了医院。听到部队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运动和大练兵运动,又听到美帝国主义重新武装日本,企图单独和日本媾和的消息,我忍不住了。一提起日本帝国主义,就想起它曾把多半个中国整整糟踏了八年:轰炸、抢掠、奸淫、烧杀。多少人命、多少财产,都丢在日寇的手里!这都是我在家乡亲眼看到的。这些血账还没有清,无数人的眼泪还没有干,美帝国主义又想把这个野兽扶持起来,一起来残害中国人民。这是谁也不能容忍的。我在医院,就向组织要求到朝鲜去,打美国鬼子!组织上没批准。我确实忍不住了。病还没痊好,就回到了部队,我由六连调到九连当副连长。当时,九连作风比较散漫。我牢记着毛主席、朱总司令的话,我们要正规化,散漫是不行的,我也牢记着毛主席要我起三大作用,我就决心把九连搞好。开始讲正规,有些同志的思想还搞不通,他们认为:就这个样儿也把蒋介石八百万匪军消灭了,有的还觉得正规是形式主义。我首先讲正规,然后又耐心地给大家讲清道理,说平时养成行动一致、迅速准确,打起仗来就更勇猛顽强,能消灭敌人,大家想通了,开始正规了。原先全连集合时至少也得三分钟,后来,只需要半分多钟。过去,排长、文书、文化教员等,出操很少带枪,现在,都是全副武装了。总之,我们连上的各种制度,已经逐渐正规化了。练五大技术,我也参加练,教大家,又向大家学习,再加上我时常给大家讲,要消灭美帝国主义,必须练好技术。大家的情绪,越来越高,许多同志写了练好武艺的决心书。天一亮,就起来练,用草作的杜鲁门、李承晚、蒋介石,都是投弹、射击的目标。同志们为了很快地练好武艺,抓紧一切时间钻研,还创造了轻机枪的“立射瞄准”。练过的四大技术,都有很大的提高。刺杀,达到了英勇顽强,准确有力;投弹全连平均四十二米多。当然,这个成绩还是初步的。我们在“美帝国主义怕什么,我们练什么”、“学习志愿军的爱国主义与国际主义精神”等口号下,继续提高技术。这就是我们目前抗美援朝,反对美帝国主义重新武装日本的行动!
现在,朝鲜战场上的美帝国主义,在我们中朝人民部队的严重打击下,被迫接受用和平方式解决朝鲜问题。和平是我们一贯的主张,当然我希望这个谈判能顺利成功。从这几天的消息看来,美帝国主义还在阻碍谈判的进行,他们不愿意撤退军队。所以,谈判的结果怎样,还说不定。现在朝鲜前线还在战斗着。俗话说:“狼改不了吃人的野性”,我们要更加提高警惕,丝毫不能松懈抗美援朝运动,相反的,更要深入普及这一运动。我要加紧把我们九连的正规化和军事技术提高,使它永远成为战斗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保卫住我们的胜利果实,才能配合全世界的强大的和平力量,彻底打垮美帝国主义的战争阴谋,才能争取真正持久的和平。


第3版()
专栏:

  南方老红色地区视察报告
  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中南工作组
此次我们以两个月的时间,先后到达前赣(江西)东北地弋阳县烈桥区漆工、烈桥两个乡,瑞金县象湖区律阳、下霄、胜利、共和四个乡、兴国县筲箕、蓼溪两个乡,及湖南浏阳县共四个县八个乡,进行了调查、访问。下面便是我们的调查报告。
过去敌人破坏的情况
老红色地区曾数遭敌人焚烧血洗,人民多流离失所。以湖南浏阳为例,自“马日事变”以后,有组织的革命力量转入山地,以该县上东、张坊、达浒等乡为根据地。这一带在一九二七年至一九三一年期间因遭受国民党反动派的烧杀掳掠,多数地区十室九空,人亡家破;人烟稀少,土地荒芜,迄今仍有二十八个村未能恢复生产。人口只有五万七千二百九十八人,较过去减少约十万人左右。人口锐减,是老红色地区的一个显著特点。瑞金在中央苏区时代有三十多万人,现为二十二万人。兴国、雩都均与瑞金情况相差不多。因此,如何帮助这里的人民安家立业,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与革命血肉相连的老红色区人民
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南方老红色地区的人民,十四年来在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下坚持斗争。中国工农红军北上后,国民党反动派对当地人民的镇压是极其残酷的。弋阳有的村曾被国民党匪军烧过七次。但人民的武装斗争并没有停止,一直坚持到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鼓舞和支持该地人民斗争的力量不是别的,乃是人民对革命胜利的信心和对毛主席的信赖。他们相信:“革命要胜利,人民要过好日子!”三十岁以上的农民、妇女和我们谈话时,都提到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代怎样分田,怎样工作,红军北上后他们怎样遭受各种痛苦以及他们怎样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斗争。他们说:“在反动派统治下,人民没有权,有嘴不能说话,有腿不能走路。今天解放了,有权了,能说话了。”这些都充分表现了他们的高度的政治觉悟、强烈的阶级意识和对革命的忠诚不渝。
在弋阳的农村中,我们看到了人民保存了十四年的前苏区合作社的社员证和烈属优待证。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完整无缺地保存了这些证件,字迹印章仍清晰可辨。在瑞金,我们看到了不少农民所保存下来的中国红色政权所发的公债票和谷票,以及当时的铜币。他们说:“我们保存这些票子,为的是让毛主席知道我们对革命胜利的坚定信念。解放后,人民热情地欢迎着部队和革命干部的到来。土地改革工作队一下乡,各村农民即自动派人来欢迎,并为队员们准备好了纸张文具,甚至把地主的土地财物都调查好了。
人民怀念毛主席
当我们在农村和群众、干部接谈时,都流露了对毛主席的怀念,他们问“毛主席能不能再到我们这里来一趟?”在农村到处可以看到毛主席的像。沙州坝是毛主席在江西时的故居,群众把毛主席从前住过的房子中的用具,都照原来的位置安排起来。毛主席亲自领导群众打的一口水井旁边,竖着一个木牌,写着:“吃水不忘开井人,时刻想念毛主席”。瑞金人民怀念毛主席的心情更为深切。
县、区、乡人民代表会议
县、区、乡人民代表会议,在弋阳、瑞金、兴国、浏阳各县都已普遍召开。会议的次数区比县开得多,乡比区开得多。存在的问题有两个:第一,县的常务委员会有的还未建立,如兴国。有的虽已建立,但至今仍是有名无实。其原因是某些干部对这一新的民主制度认识不足,如说:“要在各阶层人民中都找到有威望的人,那是很难的。”有的提出“索性不要”。第二,对于人民代表会议这个新的制度还不会运用,认为“常务委员会的三个驻会委员,没有什么事情可做”。这些事实,一方面说明某些县的领导干部,对于人民代表会议这一国家政权的基本制度还认识不够,还没有深刻体会到和各界人民共同工作的好处;另一方面也说明怎样做好这一工作还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根据目前情况看来,做好县一级的人民代表会议的工作,乃是推行人民代表会议制度的关键问题,因为只有县的人民代表会议健全起来,区、乡的才能开好。
区的代表会,多是农民代表会议,在土地改革中开得最多。区的重大工作都必须经过代表会议讨论。瑞金各区今年已召开了两次。他们认为区代表会的作用很大。区级工作的领导方法有二:一是依靠区的代表会议,一是召开区的干部会议。代表、干部都在做工作,这样就大大增强了农村的工作力量,巩固了农村的团结,使人民政府的各项政策得以贯彻实施。
关于乡的人民代表会议,根据在瑞金的四个乡的调查材料,证明它很为群众和干部所重视。任何一件较大的事情,如果没有在代表会议上讨论清楚,便作不通。如果代表没有把某些事情告诉群众,也办不成。乡的代表会议开得很多。瑞金律阳乡每半月开一次,并且开的很经常;下霄乡差不多六七天就开一次。他们说:“代表会人多,办起事来方便!”
代表会议的活动是与群众的生产、生活相联系的,每次会议都能解决一定的问题。律阳乡讨论了一九五一年全乡的增产计划、增产方法,并且解决了群众在生产中的三个困难问题:(一)开展借贷工作,解决了部分群众的缺粮问题;(二)动员与调剂各村的斗争果实买了二十头牛,解决了耕畜问题;(三)解决了群众秧田用水的困难。群众感到:“十大政策下了乡,不用地契文约可以借到粮!”
代表会议的作用是显然的,但有些地方还没有充分发挥它的作用,这种状况是应该努力加以改变的。
优抚工作的情况
这里,烈军工属是比较多的。宁都专区烈、军、工属占全区总人口的三分之一。瑞金全县六万户居民中,烈、军、工属即有一万四千户,其中老军属与新军属、或烈属与新军属重户者很多;除有千余户为新军属外,绝大多数为长征红军的家属。十几年来,在国民党匪帮统治下,他们含辛茹苦,受尽折磨。
解放后,当地人民政府以及党的组织很重视优抚工作,曾先后发放了一批救济粮。土地改革后,一般都按烈、军属家庭经济和劳动力的情况,发动群众为他们包耕或帮工耕种,并与烈、军属订立了合同。在我们所到的村庄,优抚问题均已得到初步解决。烈、军属对政府这一措施表示满意,而从事代耕的群众也满怀热情,感到这是一个光荣的义务。现在各村普遍都有了耕田队的组织,从事代耕工作。
代耕工作问题在老区各县能够得到初步解决,是地方工作的一个很大成绩。当我们在瑞金合溪村访问烈属杨家明时,他说:“分到了田,又有代耕队来帮助,耕田没有困难!”


第3版()
专栏:

  介绍“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纪念刊”
  人民出版社出版精装本定价十万元
去年九月在北京举行的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的材料,已由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总政治部编成纪念刊出版。全书一律用重磅道林纸精印,附照像数十幅,装帧精美。封面里页和封底里页有四幅人民解放军战士塑像,显出了人民解放军的英雄气质。文前首页和第二页是庄严而雄伟的国徽和国旗,第三页是美丽的“八一”五角星图案,第四页是迎风招展的军旗,以下是毛主席、朱总司令、刘副主席、周总理的像片和题字,和用两页连成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对大会的祝词。
这次大会的任务,按照朱总司令的指示,就是继续发扬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的精神。这样,“我们的部队就称得起是一支真正钢铁般的、无敌的部队。有了这样一支部队,我们就能确保中国人民的和平与幸福,直至最后消灭战争。”
在英雄们的典型报告中,我们看到了许多堪称为全世界人民革命军事斗争的模范伟大事迹。例如浑身是胆的英雄刘四虎,曾经只身冲入敌人阵地,在敌人包围下用优秀的刺击技术刺死七个敌人。民兵英雄折多雄从一九二八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党的领导下奋战了二十二年,曾经独身俘敌八人,缴枪四枝。参军十七年的李长林,是二万五千里长征中有名的英雄之一,在人民解放战争中,曾经用两个营的兵力歼灭敌人一个师,活捉敌人师长。云南阿西族机枪手武天才,是人民解放战争中敌后游击战争的英雄典型,他曾经带着两个民兵,在一次遭遇战中打败几十个敌人。射击英雄魏来国,在一次战役中,曾经用一百二十粒子弹消灭一百一十个敌人。塔山英雄鲍仁川,是有名的塔山阻击战的参加者。他竟以一个营的兵力,连续六昼夜对敌人的大兵团进行了阻击战。还强迫敌人的两个连投了降。
在英雄们的事迹之后,是三百五十二名英雄的像片,这些像片的确地显示了人民解放军战士的坚决、勇敢、充满自信心的英雄气概。在这些照像中,我们看到了有六十高龄的民兵老英雄边海禄,也看到了勇敢的中国妇女的代表人物:郭俊卿、李蓝丁、刘虎城、孙玉敏,还看到了各少数民族中的英雄:拉多诺夫、武天才、林志清、陈理文、好特老。
本书的最后一部分是大会动态,这里的摄影和文字,充分说明了全国人民对英雄们的热爱和尊敬,也充分说明了英雄们的保卫祖国、保卫世界和平的坚定的意志。


第3版()
专栏:文化生活动态

  文化生活动态
上海戏曲界赞颂中国共产党
《大众戏曲》一卷五期的《共产党的恩情说不完》,是纪念中国共产党诞生三十周年的特辑,京剧、越剧、沪剧、江淮剧、评弹等三十二位著名艺人梅兰芳、周信芳、袁雪芬、王少楼、傅全香、范瑞娟、丁是娥等,都叙述了对共产党的认识和感激。梅兰芳感谢着共产党的英勇斗争,使全中国几十万戏曲工作者得到了解放,恢复了千百年来被剥夺的人的尊严。周信芳认为在旧社会里,反动政府看不起他们演戏的;解放以后,人民政府却是尊重艺人爱护艺人的。袁雪芬前年出席了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去年又出国参加第二届世界和平大会,她说:“这种学习的机会和荣誉,我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过。”江淮剧艺人马麟童本来不识字,但现在已能抄写“惩治反革命条例”了。越剧艺人章燕飞在解放后,受了共产党的教育,参加了青年团,对政治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文化也有了提高,她感谢共产党!从艺人们的叙述里,充分说明了他们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政治觉悟有了显著的提高,他们懂得了怎样运用自己所擅长的艺术,去教育广大人民群众。
纪念鲁迅先生的新书《欣慰的纪念》出版
人民文学出版社最近出版的新书《欣慰的纪念》是纪念鲁迅先生的一本文集,该书所搜集的,是从一九三六年鲁迅先生逝世后到一九四九年为止,许广平先生所写的纪念鲁迅先生的文章的一部分。在该书十五篇文章中,许广平先生亲切细致地写出了鲁迅先生的写作生活、学习生活、娱乐生活和家庭生活等等,对注释鲁迅先生作品和编写鲁迅先生传记和年谱都有好处,对于研究鲁迅先生,也是可宝贵的材料。该书由王士菁编辑,选材集中,排印精美,并有关于鲁迅先生生活的插图七幅。作者因以前在反动派统治之下生活,文章中有一些隐讳之处,现在都由编辑人加以注释。像这样认真负责的编辑工作,是值得出版界学习的。
各省文艺刊物在通俗化工作上有改进
全国省一级的文艺刊物自明确了通俗化的方针后,不少文艺刊物已有改进。河南文联办的《翻身文艺》,因为很早就作通俗化的努力,所以现在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做到群众能听懂、读懂,并注意刊登群众自己的写作。受到了群众的很大欢迎。山东省文联办的《山东文艺》、徐州市文联办的《淮海文艺》、南京市文联办的《文艺》及有些地方的文艺刊物,因为没有明确与贯彻通俗化方针,错误地向“大型”文艺刊物发展,不但不能适应全国需要和切合当地需要,而且有些刊物,特别是《淮海文艺》竟以一半以上的篇幅刊登翻译文章。这些刊物,销数微小,不受群众欢迎,乃是必然的。《山东文艺》现已停刊。《江西文艺》已于二卷四期,开始注意刊登群众自己的创作,纠正过去脱离群众的错误作风。《湖北文艺》过去在省一级文艺刊物中,是以农民为主要对象的,比较通俗的文艺刊物之一。它以做到识字的能看懂,不识字的能听懂为努力目标,发表了不少在群众中流传很广,反映当地人民光荣斗争历史的民歌小调,很受群众欢迎。该刊三卷五期是一个农村剧团专号,发表了一些农村剧团自己的创作和工作经验介绍。在该刊“扩大和巩固农村剧团运动”的社论里,提出全省已组织一千左右的农村剧团,能够经常联系八十万以上的群众。作为普及刊物的《湖北文艺》,能够注意去做供给农村剧团以新的剧本和演唱材料、交流经验,及指导剧团的活动等,是很必要的。
文艺界展开对小资产阶级思想的批判
用无产阶级思想批判小资产阶级思想的文艺创作,已经进一步引起了文艺界的注意。在批评了碧野的小说《我们的力量是无敌的》、文华影片公司影片《关连长》、萧也牧的小说《我们夫妇之间》、《海河边上》、《爱情》、《锻炼》等作品后,最近,《解放军文艺》一卷二期又登载了一篇值得推荐的论文:《论小资产阶级思想对文艺创作的危害性》。作者张立云以《我们的力量是无敌的》小说为例,指出小说的错误是在于没有写出人民解放军中党的领导作用和政治工作的威力,没有写出人民解放军的严格的政治纪律和军事纪律,没有写出人民解放军的高度军事素养,没有写出人民解放军的内部关系和内部生活的政治原则性,没有写出人民解放军的优秀品质和乐观主义。所有这些错误都是由于用小资产阶级立场观点看问题的结果。作者更进一步地分析了用无产阶级立场、思想观点和小资产阶级立场、思想观点来看待人民解放军究竟有何不同。用小资产阶级立场、思想观点来写人民解放军,就只能把人民解放军歪曲成为无组织无纪律、无党的领导和无政治工作的,就只能把人民解放军描写成为是光凭“胆子”和“匹夫之勇”作战,就只能庸俗地描写了人民解放军的内部关系和生活,也就只能把人民解放军的形象描写成为粗鲁卑俗的,而且有着悲观沮丧的气氛。如要正确地创造人民解放军的英雄形象,必须用无产阶级的思想感情。因此,划清无产阶级思想感情和小资产阶级思想感情的界限,是目前文艺界必须解决的一个创作思想的重大问题。
费多林科在苏联文学报发表专文论述中国新文学的成长
苏联文学报七月十七日刊载了费多林科的以《中国文学的青春力量》为题的论文。该文指出中国人民的胜利给中国文学打开了广阔的发展道路,许多作家和诗人以巨大的创作热情从事创作关于工人阶级的领导作用的作品。他们所歌颂的人物多是劳动英雄,生产先进者和新中国的优秀的人们。
中国一些先进的作家们,如丁玲、赵树理、周立波等在他们的作品中写出了中国人民生活中的伟大变革,爱国的劳动者和他们的英勇事迹。此外,还有一些青年作家的作品,也得到了好评,这些青年作家中许多是工人出身,而且是在中国人民伟大的胜利之后才从事写作的,如张德裕等人。
现代中国文学中的特点之一,就是作家和诗人以及剧作家与工厂日益密切地联系起来。许多作家在工厂中进行文化教育工作,在工人们协助下从事创作。
中国作家的作品中,异常清晰地表现出高尔基的影响。高尔基的传统,苏联文学的经验,帮助中国作家们反映出中国革命发展中的新现象,创造出我们时代真正英雄的伟大及精神美丽的形象。
在现代中国文学的主题中,自由的快乐的劳动,占有很大地位。
在中国的首都和各省市出版的文艺杂志中,愈来愈多地出现有工人们的作品。如中长铁路工人张德裕所写《红花还得绿叶扶》以及石家庄铁路工人魏连珍所写剧本《不是蝉》等。
除去短篇小说和剧本,工人作家们还写了不少诗歌。值得特殊注意的是王东维所写的优美的抒情诗《我们的工厂》。在这篇诗中,作者表现出对祖国无限的爱并歌颂着自由劳动的幸福。
工人作家的作品,表现了革命的创造性,表现了自由劳动的快乐,体现了人民政府的政策。这些创作证明了青年作家们具有宝贵的品质:熟习生活和对新鲜事物的感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