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1年7月30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没有正确的思想和作风
  就不可能有正确的工程设计和施工
正工程师 焦今昔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全国的基本建设工作是有相当成绩的。国民党反动派空喊了二十多年的导淮工程和自从清末以来喊了四十多年的成渝铁路工程,都在人民政府成立不到两年的时间内,相继开工并且部分完工了。其他如各地工矿企业的恢复和新建工程以及市政建设工程等,其工作效率之高都是以前旧中国所做不到的。仅就北京来说吧,据说从明朝末年以来北京还是第一次从外埠调砖进来。北京的下水道多少年来还不如这一年来修的多。这统统说明了政权掌握在人民手里,其力量是无穷的。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的基本建设,也存在着很多缺点和错误,而且有些是比较严重的错误,使人民的财产遭受了很大的损失。很多工程是不符合经济、坚固、合用三基本原则的。有些工程建筑形成乱抓,发生很多返工,倒坍现象。这是令人极其痛心的事。这些错误,我们技术工作者应当担负相当大的责任。我们不能长期让人民财产遭受损失。而应追究根源,加以克服。
工程设计之所以发生许多缺点,我认为主要原因还是技术人员的思想意识问题。这里主要的可分为两项来说:
(一)缺乏高度的对人民负责的精神
现在的大部分技术工作者,都是新参加革命工作的。我们的政治水平一般的都不算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尚未很好地树立起来,缺乏高度对人民负责的精神。去年我做某机器房工程时,按照设计图样需要做地下室,但我们发现地下水位很高,做地下室很困难。当时也曾向设计者说过,但设计者没有全部改过来。设计图发下时,仍有一部分地下室深达地下五公尺。当时我想图既已发下,如果再要求改正,说不定那一天才能出图,如果耽误了工时,就是“我的责任”了。同时想着:这样做了至多是“人民小米遭殃”,而与自己没什么关系。就这样以不负责任的态度开始了已知错误的工作。结果浪费了小米将近五十万斤,而且耽误了工时三个多月。又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建设局去年十一月间做的泼油路,到今年便不得不重新补救处理。卫生工程局建筑的北京造纸厂的下水道工程发生了错误,太原钢铁厂工人医院大楼的工程的浪费,安东冶炼厂的盲目施工等,在在都说明——委托者、设计者和施工者之间缺乏必要的联系和慎重的调查研究。这种马马虎虎完工了事的做法,是对人民事业不严肃和不够负责的态度。
就北京的房屋修建工程来说吧,有些委托者对基本建设还存在着供给制思想和单纯任务观点。有些领导同志对工程是大放手,让设计者和施工者去作,自己不参与研究、检查、督促。还有些委托者对工程“见异思迁”,“主意不定”,常常看到一处较好的建筑,就想改变原来的设计。有些设计者也抱着趁机会“表演一番”来个“杰作”的思想,而不去说服委托者;或者是抱着“少说为佳”的自由主义态度,迁就了事。施工者则抱着“设计好了我就做,坏了不是我的责任”的态度;或者是“完工了事,以免得罪人”。甚至抱着“反正不是花我自己的钱”的不负责任态度。我在去年负责施工时就是如此。有一次我做某机器房的油饰工程和八角亭子工程,当时明知那样做是浪费,但未耐心地说服设计者和委托者,而使人民遭受了不少的损失。这些不正确的态度,都是我们基本建设事业的最大的敌人,我们应当认识它,克服它!
(二)缺乏群众观点
由于过去在国民党的长期统治下,并受资产阶级教育的影响,技术工作者,除少数人外,大部分人不能把理论与实际很好地结合起来。另一方面,我们技术工作者,大部分出身于非无产阶级的家庭,或多或少带有些小资产阶级的不良思想,如自私自利、自高自大、自以为是等,因此大多数人看不起工人,不相信群众。这样理论和实际就不能结合,施工者不善于发挥工人群众高度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我过去在施工时,对工人认识是很模糊的,以为工人“无知”。结果我自己成了终日忙忙碌碌的事务主义者。现场的管理委员会没有及时地成立起来,大事小事都由几个人包办,这样当然不会把工作搞好,自己还主观地以为“自己够卖力气的了!”有一次下大雨时,我们的洋灰库周围都是水,没法排泄。结果还是工人自告奋勇想出法子才把水排出了。这对我是一个很好的实际教育。最近报载的某地仓窑倒坍,和河南老王坡蓄洪工程设计错误等报道,都是技术人员自以为是不倾听工人意见的教训。
如果想搞好工作,我们就必须坚决地实行毛主席在“组织起来”中所说的话:“三个臭皮匠,合成一个诸葛亮。”从思想上依靠群众,相信群众。只有这样,在工作中才能不犯错误或少犯错误。
上述两种思想如果得到解决,许多客观困难是可以克服的。
技术工作者们,我们祖国已经开始进行基本建设了,我们应当虚心地真诚地用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武装我们的头脑,不断地提高我们的政治和技术水平,向一切旧的思想意识,旧的作风作不调和的斗争,来迎接我们光荣的艰巨的任务。


第2版()
专栏:

  天津造纸厂补行民主改革
  彻底扫除封建残余
  工人政治觉悟和生产热情提高
国营天津造纸厂补行民主改革后,职工觉悟普遍提高,各车间气象一新。
该厂解放两年多以来,虽曾建立了职工代表会议制度,成立了工厂管理委员会,实行了民主管理,废除了搜身制等若干不合理的旧管理制度;但因厂内领导干部依靠工人的思想不明确,存在单纯技术观点,对旧企业遗留下来的压迫工人的封建势力未彻底打倒,因而工人生产积极性不能充分发挥。如号称“三十六友”的封建分子,解放后大部分继续担任车间领班、总领班甚至车间主任。修理车间的封建把头宋芳亭,解放前一贯打骂工人,每逢婚、丧、节期都强迫工人送礼,解放后该厂领导干部因抱有单纯技术观点,不仅未加处理,反而提升为车间副主任。因而宋得以继续保持所谓“二十一友”的封建小集团,打击积极分子,消极怠工,偷窃厂内胶靴、锡板等。调整工资时,他又故意用过左口号,鼓动工人多要工资。打浆车间的把头分子孙振英,解放前曾私设公堂,毒打工人;强迫工人送礼,直接从工人工资内私自扣除礼金,所扣之数多达一月工资的百分之二、三十。孙振英在解放前本已离厂,但该厂领导干部以孙振英技术还好,竟不顾工人反对,将他召回,要他担任总领班职务。他回厂后又继续打骂和剥削工人。工人们常说:“天津解放两年多了,我们还没有解放!”因而生产情绪不高。
在镇压反革命运动中,该厂经常破坏生产的“三十六友”中的吴树田等三个反革命分子被政府逮捕处决后,该厂领导干部方警惕起来。今年四月份,该厂管理委员会决议补行民主改革,以彻底打垮厂内封建残余势力。在进行这一工作时,领导方面首先使所有干部明确认识依靠工人的必要,然后大力发动工人展开控诉。例如修理车间的封建残余势力最大,车间主任毛富禄明确认识必须依靠工人后,就深入群众,首先找到几个受苦最深的工人,启发他们的觉悟,使他们打消顾虑,带头控诉。同时他又针对一般工人怕报复、怕说了不顶事、怕得罪人、怕领导上不撑腰到底等思想顾虑,进行宣传解释,并防止与揭发一部分封建分子的破坏、威胁,终于使工人群众普遍发动起来,积极参加了控诉。
经过控诉,该厂领导方面即根据这些封建分子的不同情况,分别作了撤职降级使用,或暂留原职察看,以观后效。
该厂各车间补行民主改革后,工人群众的政治觉悟普遍提高,生产热情大为高涨。修理车间工人杨凤山说:“十多年的冤气今天吐出来了,我不但要在工作上努力,还要在技术上保证教会大家看图。”造纸车间三号机领班李承华被撤职降为工人后,该班工人在五、六月份曾连创四次建厂以来的生产新纪录。四月份发生事故二十多次的打浆车间,六月份已消灭了事故。工人们并纷纷要求学习政治。过去修理、打浆、造纸等车间根本没有读报组,现在各车间每个小组都建立了经常性的读报组。工会小组会过去总是开不起来,现在工人们都自觉遵守小组会制度,并能在会上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新提升为领班的工人,却能够运用民主管理方法,因而使领导与群众的关系大为改善。
(新华社)


第2版()
专栏:

  为超额积累五百万吨粮食而斗争!
  东北工人纷纷订出行动计划
  决心发挥高度积极性创造性实现高岗同志的号召
东北工人阶级普遍而热烈地响应高岗同志在中共中央东北局召开的城市工作会议上的号召,决心发挥工业的潜在能力,为在今年给国家增产和节约价值五百万吨粮食的财富而斗争。东北工业部所属各工业管理局、各厂矿纷纷订出具体实现的行动计划。
机械工业管理局在七月十四日举行了所属各厂的厂长、中共总支书记、工会主席的联席会议。根据各厂的具体情况,经过深入而周详的讨论后,决定进一步发挥工人群众的创造性、积极性,展开爱国主义的劳动竞赛,全局所属各厂要在今年下半年增产节约四十八万九千吨粮食。在建设祖国工业基地的伟大事业中有着光辉历史、首先发起创造新纪录运动的东北机械工人,在此伟大的运动中,表现了他们固有的积极性与创造精神。在机械局举行会议之前,机器二厂的职工就已经订出响应高岗同志号召的增产节约计划。供销科全体职工,保证在下半年节省二十八亿元。第六车间的技术人员和工人也提出:保证降低废品率到百分之二,节约五百七十吨粮食。其他各部门都订出增产和节约的具体计划。总计全厂在下半年内,将为国家增产和节约一百零二亿二千九百余万元。机器三厂工会则召开了劳动模范和工人代表会议,到会的代表当场提出保证。全厂工人在听到代表们传达后,也都提出保证完成这一光荣任务的具体计划。
轻工业管理局七月初召开厂长会议进行布置,决定从提高生产效率、提高质量、降低成本入手。第六造纸厂工会召开了全体会员大会。他们根据本厂的具体情况,要在搞好质量大检查的基础上,再降低成本百分之十到十二。加速资金周转期由原来的一百二十天缩短到八十天,超额百分之十二完成生产任务。营口造纸厂职工已经在高岗同志的号召下行动起来,“抄纸”车间克服了过去三班操作不统一的现象,改善质量,使每平方公尺的重量由六百四十公分提高到六百八十公分,抄宽由二点五五公尺增到二点七公尺,并争取提前一个月完成全年任务。“完成”车间女工李秀英以前数一令纸(五百张)需四十一秒,在听过该厂中共总支书记传达高岗同志号召后,她体会到工人阶级责任的重大,进一步发挥了积极性,数一令纸只用三十九秒。她还要争取缩短到三十七秒。
抚顺矿务局已拟出响应高岗同志号召、为国家超计划积累五百万吨粮食的财富的具体计划,决定充分运用和发挥设备能力,争取超过生产任务、降低成本、提高质量、加速资金周转,下半年为国家增产和节约六十万吨粮食。东北森林工业总局“七一”写信给高岗同志,保证完成并超过生产任务。仅在加速资金周转中,从今年七月至明年九月末就要为国家节省流动资金二十万吨粮食。金州纺织厂职工,根据今年一月至五月超过生产任务百分之十四点六,降低成本百分之四点七六的事实,更进一步发挥工业潜力,至年底为国家增产节约十五万吨粮食。其他重要厂矿,有的在举行各种会议,拟订具体计划;有的在进一步动员职工酝酿讨论。各厂职工都准备在这一伟大的运动中,对祖国作更多的贡献。
在恢复与重建东北工业、创建祖国工业基地的伟大事业中有着光辉贡献的东北工人阶级,现正在已有的成就上,进一步发挥特有的积极性与创造精神,为国家超计划增产与节约价值五百万吨的粮食。这一运动的胜利展开与成功,对于祖国的工业建设、国防建设,以及供给农民更多的工业品,从而满足农民需要和支援农业生产等方面,都将起巨大的作用。
(田流)


第2版()
专栏:

  河北建立新的商业网
  为城乡物资交流打下基础
河北省新的商业网,经过人民政府及国营企业、合作社与广大私营工商业者的共同努力,已经基本上建立起来,为城乡物资交流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目前全省有分布在各城镇的国营土产、粮食、百货、食盐、煤炭等贸易机构的分、支机构和业务小组四百四十一个单位,有八千零三十一个农村基层合作社和省、专区、县三级合作社。私营货栈业,据唐山、石家庄、保定、秦皇岛四市及邯郸、临清等九县镇的统计,已有五百三十五户,营业人员达三千三百人。此外,全省整顿了农村初级市场二千三百个;各小城镇建立了集市管理委员会一千六百个;集市管理委员会的干部和交易员有十二万八千人。各重要城镇并恢复了旧庙会和发展了交易所。河北省运输公司在河路码头和交通要道上又普遍建立了运输栈、汽车站,组织了大车万余辆及大批木船、手推车、驮子等,利用一切可能利用的交通工具参加运输。
经过这一商业网,去年全省占农业总收入百分之十九点六二的一百零二种土产品,已销出百分之八十八点八七。随着农村土产品的大量推销,外地大批工业品源源流向农村。仅据该省国营贸易公司机构的销货统计,今年春季就供给了农民细布五十多万匹,白糖一百六十多万斤,煤炭四十八万吨,食盐三万八千担,豆饼三亿多斤,还有其他大批百货。
(新华社)


第2版()
专栏:

  北京工商界访问团
  和上海等地订合同
  大量交流各地土产
北京市工商界派赴上海和中南区的工商访问团已相继返京,二十一日向全市各行业一千多代表报告工作。
北京市两个工商访问团在访问期间,曾和上海、中南各地订立了五百七十五亿元的贸易合同及协议。根据这些合同和协议,北京的粉丝、栗子、果脯、西药、特种手工艺等产品将大量运销江南;云南的火腿、福建的漆器和橘子、浙江的雨伞和绍兴酒、江西的瓷器、广西的木材等,将大批供应北京市场需要。
访问团曾经和各地工商界人士交流了城乡贸易与改进生产的经验。北京市工商局副局长、上海访问团团长张锦城在报告中着重介绍了上海工商界的先进经验。
访问期间,访问团的代表们还参观了各地的土特产展览会。上海访问团副团长浦洁修和中南访问团副团长乐朴孙报告各地土特产展览会的情形说:“各地富饶的物产,简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看了以后,感到我们的祖国真是太伟大太可爱了。”大家更增强了粉碎美帝国主义经济封锁,用自己的资源来建设我们祖国的信心和决心。
听取了两个访问团的工作报告后,北京市工商局局长彭城说:北京除和上海、杭州、中南签订合同外,还和平原、绥远等地区先后签订了一千二百亿元物资交流的合同和协议,这是北京工商界一件很可喜的事情。他号召全市工商界不要满足合同的签订,他说:签订合同还仅是工作的开始,今后要努力防止单纯盈利观点,要为提高产品的产量和质量,保证合同和协议的彻底实现。
(新华社)


第2版()
专栏:

  东北城乡物资交流的活跃和人民购买力的增长
本报特约记者 陈新
东北地区国营贸易机关正确地贯彻执行了中央人民政府贸易部“扩大内销市场、活跃城乡交流”的方针,一方面大力向农村采购余粮、土产,一方面大力满足人民对于工业品的需要;并领导私商积极参加购、销活动。现在东北城乡物资交流日趋顺畅,城乡人民购买力不断提高。
农民余粮销路问题得到解决
经过比较有系统的调查研究,国营贸易基本上准确地掌握了一九五○年秋季的粮食产量数字,这就给有计划地购销农民余粮提供了有利条件。根据计划,国营粮食公司积极向国外出售,并大量运入关内,帮助关内植棉区与城市的粮食供应,给东北绝大部分的余粮找到了销路。在东北区内,又以五万余斤粮食向经济作物区农民赊卖,以此预购棉花等产品。既为粮食找到了销路,又促进了经济作物的增产。从去年第四季度到今年第二季度,国营粮食公司及合作社收购农民商品粮食已近三分之二;在内地市场上,除平稳粮价需要出售部分粮食外,其余尽量鼓励农民自售。这样,使农民余粮的销路问题基本上得到解决。(东北商品粮食占东北农民购买力的百分之四十五,是一个值得重视的力量。)东北市场粮价长期低于国营贸易公司购粮牌价的现象,已经改变。
土产也打开了广阔的销路
东北土产品种繁多,产量丰富,是城乡物资交流的重要部分。为了交流土产,东北人民政府曾召开各种商业经济代表参加的土产座谈会,中共各级党委和人民政府也大力宣传、贯彻、实施了“扩大内销市场”的正确方针,通过各种专门行业会议,组织了私人商业联营、合营、联运,薄利多销。在工商管理上,重新制订了行业划分办法,代理店也可以经营土产。在税收上,减低了某些商品的税率。运输方面,铁路修正了某些土产等级运价率。同时,并减少了检疫层次。国家银行发放了必要的贷款。国营贸易公司在购销土产上带头示范。加上货币统一,全国土产交流范围扩大,东北的土产销路打开了,土产市场日渐活跃了。
以猪肉为例:长春市每斤肉价人民币三千五百七十八元时,每日平均销八十九口;每斤降低到三千二百元时,每日平均销一百三十六口。平均每日每户肉商的利润,由一万八千二百四十四元上升到二万五千七百七十元,增加了百分之四十一。国家税收方面,虽然减免了千分之五的毛猪税率,每口活猪税率减低了一万元,但由于销猪数量增加,税收总数也增加了百分之三十,还扩大了税源。鸡蛋也扩大了销路。如黑龙江省一个小城镇,鸡蛋商原为十二家,现已增至十八家。这样,占整个东北土产总值约百分之五十的活猪、鸡蛋的销路问题也基本上解决了。黑龙江省的土碱,几年来苦无销路,现在也已找到销路了。线麻、土豆都有了销路。各种籽仁(如花生、葵花籽等)已经感到供不应求。吉林、洮南一带的药材也已剩余不多。辽西、旅大地区的苹果行销全国,价格等于去年的三倍。这就给东北土产事业的发展开辟了广阔的道路。
工业品市场一天天扩大
由于农村经济的活跃,农村人民购买力的提高,和工业发展后职工薪资的增加,以及关内物资交流发展的影响,工业品的销售市场也大大扩展了。国营贸易部门今年一月份至五月份统计:供应城乡人民商品需要为一九四九年同期的五倍多。比去年同期扩大约一倍。其中纱布增加百分之七十,百货增加百分之七十五,工业器材增加五倍,煤炭增加三分之一。今年第一季度供应城乡人民生产和生活资料的总值,和去年第四季度相较增加了百分之二十八点五,等于去年第一季度的百分之二百一十四点九;今年第二季度又比第一季度增加了百分之三十二点一。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国营贸易超计划销售的商品中,以细布、色布、砂糖、纸张、针织品、大米、面粉、豆油以及工业器材中的生产资料为主要部分。如去年第一季度销售的细布、色布占销布数百分之五十四,今年则占百分之七十一点七。向来是粗布市场的热河,销出细布占销布数百分之八十以上。第一季度销售大米,为去年同时期的百分之二百二十八,第二季度为去年同时期的百分之二百零三点九。面粉第一季度为去年同时期的百分之一百五十二点八,第二季度为去年同时期的百分之二百七十点一。豆油第一季度为去年同时期的二百零四点六,第二季度为去年同时期的百分之一百六十一点七。哈尔滨国营贸易公司一月至五月的卖钱总额已达去年全年卖钱总额的三分之二。第一季度卖钱比去年同期扩大一点八倍。四、五两月份已达第一季度的百分之八十。工业服务社代销日记本去年为十万本,今年五个月即达三十万本。代销化学工业原料今年五个月等于去年的四倍。类似现象,不胜枚举。
私营工商业也在发展
不仅国营贸易在发展,私人工商业也在发展。沈阳、哈尔滨、吉林、长春、齐齐哈尔五个城市,四、五两月份私商卖钱额达第一季度三个月的百分之八十一。本溪市私营铁工业四月份生产总值比一月份扩大六倍。哈尔滨座商自报卖钱额一月份为五百四十亿;因春节关系,按历史习惯,一月份是全年交易额最高的月份;但该市座商三月份卖钱总额又增至五百五十七亿,比一月份还多。有一家代理店,交易额二月份为三亿,三月份六亿,四月份八亿,五月份增至十三亿;这可以看出行商的活跃。一家茶商与周围十余县发生交易关系,汇钱来,汇货去,干鲜蔬菜和鱼肉业等已无“淡季”。
新情况,新问题
城乡物资交流的活跃,反映了新民主主义社会制度的优越性。生产得到迅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人民对需要的商品品种加多了,数量增大了,质量也提高了,文化与卫生要求也提高了。这是生产发展、人民收入增加的结果。如沈阳橡胶四厂去年技术工人最高工薪是一九六分,现已提到三一○分。刘景高模范小组从今年二月到四月间,工薪提高了百分之二十八点三三。该厂技术工人陈仓在东北初解放时工资不足九十分,现在已达二百七十分。五口之家平时吃大米已经不是什么新奇事儿了,为了上班方便,又买了一辆脚踏车。据鞍山市派出所一个住宅区的调查,百分之五十的居民每日吃细粮,百分之二十五的居民半粗半细,其余百分之二十五的居民每星期吃一次好的。本溪市百货公司过去多销一千至二千元肥皂,今年则多销五千元香皂;去年上海造六七千元毛巾不好卖,今年卖光了。部分职工愿要“花达呢”,感到青细布、蓝斜纹还不满足。辽西、旅大水产区产量比去年扩大一倍,价格增长至三倍。辽西棉区几个村调查:有百分之三十棉农要修或盖新房子,而且不少是石基砖墙。热河北票一带棉区百分之十六棉农有车有马,尚有余粮要求出售。
总之城乡人民购买力在迅速增长,这种发展速度(不是总值)城市比乡村快,经济作物区比产粮区快,土产比粮食快,百货比其它(粮、煤)快。不难预料,今年下半年将比上半年提高很多。按半年来的发展趋势估计,下半年东北人民购买力将比上半年提高百分之四十以上。特别是广大农村普遍展开了爱国主义生产竞赛,党和政府大力组织领导了扩大商品粮食和技术作物的生产。这种新的情况给东北国营贸易提出了新的问题:如何进一步加强与扩大国营贸易,发挥其领导作用,进一步结合各种经济力量,继续扩大与加速商品的流转,以促进并扩大商品的再生产。具体地说,就是要加强对商品和人民购买力的研究工作,了解国营、合作社以及私营工业的生产现状和潜在能力,扩大掌握工业品;有计划地组织加工生产,积极进行区外采购和订货,扩大商品来源;并改进商品流转工作,建立适应经济区划的批发站,发动群众办好基层商店。还要提高国营贸易的领导作用,把合作社和私营经济力量进一步组织起来,进一步活跃城乡人民的经济生活。


第2版()
专栏:对人民日报读者批评建议的反应

  衡阳铁路管理局
  已加强用煤管理工作编辑同志:
我们对瘦竹同志在五月十六日人民日报读者来信专页批评我局武昌、岳阳、长沙等机务段某些乘务员取巧多领煤的事件,表示诚恳接受。现在将我们的检讨和防止办法函覆如下:
武昌、岳阳、长沙三机务段,现在共亏煤一千零二十七吨。原因是:(一)负责人不够重视燃煤管理工作。燃料管理办法是新颁行的,这三个机务段的领导上对此均不够重视。各燃料管理员对业务不熟练,给煤工作掌握更不够准确。(二)煤水车上的量煤标尺不合标准。各型机车水柜标尺不同,铁道部去年二月间曾规定由各段仿照安装,如尺寸不同,即应重新测量计算。但有少数自制的水柜标尺仍不准确,有的根本没有装。(三)湘江煤比重定得不当。武昌、岳阳、长沙三机务段大部分用湘江煤,原先经各段试验,决定平均每立方公尺为九百四十五公斤。武昌分局指出湘江煤比重定得不当以后,燃料科又派人至各段会同试验,并修定标准每立方公尺为九百九十五公斤。(四)乘务员取巧。少数乘务员为了表现节煤成绩,在上煤前使煤水车剩余之煤中间凹下,靠边缘标尺处弄高,以图取巧。还有如瘦竹同志所举八八八号机车乘务员,在上煤时往火室内投入大量煤炭,这都是取巧行为。这应该归咎于各级主管部门对乘务员教育不够。
我们接受瘦竹同志建议,对此事进行了处理,针对上述错误加强宣传教育;并已重新试验改订了湘江煤的比重,以及由武昌分局自行纠正了不合理的标尺,同时还规定了防止乘务员在上煤时取巧的办法。
衡阳铁路管理局机务处燃料科


第2版()
专栏:读者来信

  客观困难是有的
  但不是基本问题
  ——与萧成同志讨论基本建设编辑同志:
读了七月二十四日人民日报发表的萧成同志的信,我认为他所列举的那些客观困难,在基本建设工作中确实存在着。他的意见很好,对基本建设工作的改进是会有帮助的。但是,如果把这些客观困难和设计问题等量齐观,也作为本质问题来看待,则不很恰当;而且,萧成同志所列举的客观困难,基本上还是与设计不正确、施工计划不健全分不开的。
首先,让我们来研究“预算批示迟了又迟”的问题。从我在工作中接触到的材料来看,主要责任是应该由编预算的机构来负的。去年有两个工厂未经批准建设了大规模的修理车间(生产能力远超过他们自己的需要),先用生产资金进行建筑,后来钱不够了,便向上级请款;上级机关自然要详细审核他们的预算。因为国家没有给他们扩充修理车间的建设任务,他们自己也没有周密的设计(其中一个厂的修理厂房都建筑好了,里面要装什么机器还没谱儿,由修理部主任到上海市场上去看着买)。上级不批准他们的预算,结果是两个工程都被迫停下来。类似这样的情形是不少的,难道应该由批预算的机关负责吗?
另外一个工厂,需要增加一种生产设备,国家批准了这个要求;可是当作技术设计时,这个工厂的负责同志不是老老实实从实际出发,而是想新增加的生产设备不但要能生产,而且还要“近代化”,“像样儿”。至于“近代化”和“像样儿”所必需的器材如何在上级规定的完成任务的期限内得到,他却忽略了。根据这样的设计作出来的预算,不但大大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控制数字,而且有许多器材在市场上根本无法买到,结果只好重作设计。这个工程预计用四个月的期限完成,设计返工三次,用去一个月的时间。为了赶时间,预算不是按最后的技术设计编制,而是由一位工程师“造”出来的。领导同志曾明白地说:“快点报上去吧,先拿到钱再说!”批预算的机关是要对人民负责任的,不能因为下级机关的“建设热情”就忽视了人民的利益。那末,对这样“快点报上去”作为领钱凭证的“预算”,自然应该作一番调查研究然后再作决定。这是“预算批示迟了又迟”的另一种原因。至于萧成同志所说的批预算的情形,恐怕是个别现象。据我所知,一般审查工程预算的,都是比较有经验的专家,而且审查时是相当慎重的。
其次,关于器材供应,这是设计时必须考虑的问题,尤其是在工业生产水平比较低,许多重要器材还不得不依靠进口的我国,如果设计时不充分考虑器材的来源,那就蕴藏下使计划不能实现的危险!有了正确的设计以后,编制施工计划时,就不仅要有原则地“照顾到供应部门器材购置的困难”,给予主观上认为“较长准备的时间”,而是要具体地研究某项器材购置有什么困难,有那些可以解决这些困难的办法,需要多少时间才能解决等一系列问题,把最坏的可能都估计在内,然后确定准备期限,才是比较可靠的。
设计错误,可以直接造成供应不及时。我们知道,设计时是要考虑先进技术定额这一因素的;不然,在施工中就会犯错误。例如砌砖,过去是一人一天砌二百七十块,解放后工人的阶级觉悟提高,发挥了生产积极性,一人一天砌五百块了,设计时如不考虑这个因素,仍按每人每天砌二百七十块作劳动计划和物资供应计划,结果必然会发生停工等料的现象!
第三,关于厂商不遵守合同问题,如果设计是正确的,则应从施工计划来着手检查。萧成同志列举了两家违背合同的厂商,这是应当在编制施工计划、决定订货期限时,就不能单凭主观愿望,而必需对厂商的生产能力作一番调查研究,而且在合同中要规定违约的罚则。较好的办法是不直接向厂商订货,大家都通过工商局或同业公会订货,则可加强国家对私商生产计划的领导,从而也可减少许多不遵守合同的麻烦。
总之,我们要克服“好大喜功”和“急于求成”的思想,以对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来从事基本建设,捉住最基本、最重要的环节——设计正确,根据这设计来订施工计划,一丝不苟地按计划办事,则许多重大错误基本上是可以避免的。至于一些客观困难,只要我们肯努力想办法,在工作过程中创造和积累经验,是可以逐步克服的。
中央计划局统计处基本建设组 张琰


第2版()
专栏:读者来信

  北京市国营新建面粉厂某些干部
以官僚主义的态度对待送粮农民编辑同志:
北京市国营新建面粉厂第二厂在负责代收北京市今年夏季借征小麦工作中有着严重的官僚主义作风,不体贴群众疾苦。很多负责往那里送借征粮的村干部对此很有意见。
北京市今年夏季借征小麦工作开始后,我区各村群众表现了高度的爱国主义精神,纷纷踊跃交粮。市人民政府规定,我区各村粮食由新建面粉二厂验收。我区有些村距该厂很远,往返百余里。很多村干部为了争取使粮食早日入库,就在头一天晚上驾车出发,在深夜把本村粮食送到该厂,露宿通宵,等待第二天过秤。有些村的送粮人要到第二天深夜才能赶回本村,人和牲口都得熬两夜、晒一天。但新建面粉二厂对群众疾苦却毫不体贴照顾,在发生问题时也不负责解决。如七月九日,该厂从早晨九时开秤到十二时停秤为止,只收了五万多斤粮食;而厂外等着的大车已有四五十辆,队伍排的很长。在火热的太阳下,送粮的人和牲口都受不了;当时天气要变,可能下雨。很多送粮的村干部向厂方交涉,要求多雇扛粮工人,加快过秤。厂长不肯,说:“我们为了抗美援朝,应该节省工资支出,不能增加扛粮工人。”而北京市人民政府财政局协同该厂收粮的一位卢同志竟说:“如果牲口晒病了,我们有兽医;晒死了,有牲畜保险。”(这些材料是我区双槐树行政村押送粮食的村干部张国柱反映的。)
又如七月七日我区蓝靛厂行政村借了彰化农场的大卡车,由齐丙武村长押送,在夜十一时左右抵达新建面粉厂。第二天交粮时,厂方要卡车开进厂后才肯卸粮。但因卡车过大,开不进去;厂方就不让工人卸粮。齐丙武村长没法,只好自己把粮扛进厂去。他扛了几包,压得吐血了。该厂岗警看不过,帮他扛了几包;该厂扛粮工人也愿意卸粮,但得不到厂方允许。后来派出所派来维持交通的人民警察和各村送粮的干部知道这个情况,向厂方提出了意见,厂方才允许工人代卸。
该厂这种官僚主义作风,已经在很多村干部中造成了很坏的影响。我们建议该厂迅速检查工作,并作公开检讨。
北京市第十三区人民政府财政科
编者按:新建面粉厂应彻查该厂第二厂的官僚主义作风,并作处理,以挽回在群众中所造成的恶劣影响。


第2版()
专栏:读者来信

  拥护政务院关于处理人民
  来信和接见人民工作的决定编辑同志:
我读了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公布的“关于处理人民来信和接见人民工作的决定”,深深感到中央人民政府对人民群众的关心。住在农村的亲戚也写信给我说:我们家乡刚解放的时候,有一些干部作风生硬,群众有意见根本就不敢提,后来省里下命令纠正了一下,这些干部的确比以前好多了。这一回,中央人民政府又发了这个“处理人民来信和接见人民工作的决定”,那一定会更好了,毛主席真是关心我们人民。
从这封信里可以看得出群众是非常欢迎毛主席这个决定的。
对于这个决定的执行,我自己有几点小意见,请编辑同志参考:(一)应把这个决定广泛地在乡村进行宣传,使广大的农民都能知道政府有这个决定。(二)各级人民政府所设立的处理人民来信和接见人民的专门机构所在地,应在当地报纸上向人民公布出来。
读者 王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