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1年7月3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光荣是党和毛主席给我们的!”
——人民解放军某部模范班党的小组长郑守发为纪念党的三十周年向党中央和毛主席所作的报告——
我是人民解放军某部一连大功第四班的副班长,也是党的小组长,我叫郑守发。我们四班是人民解放军里一个普通的班,跟别的部队的班一样。我们班自从一九四五年七月成立那天,到现在整整六年,没有发生过非战斗减员。我们全班同志都很高兴,都觉着很光荣,都说:“这个光荣是毛主席给我们的,是党和上级领导的正确。”今天为了迎接党的三十周年纪念,我在这里向党中央、毛主席和全国人民报告报告我们班的工作。
我们班刚成立的时候,还是地方支队,后来发展壮大了,才升编为地方主力部队,以后又升编为野战军,我们班从一九四六年开始作战起,打过十三次攻坚战,六次追击战,曾经两次西征绥远,参加过保(定)南、保北、平张及太原好几个大战役。华北解放以后,我们部队又展开了练兵、生产,担当起了保卫国防的光荣任务。直到现在六年整,发扬了我们人民解放军团结巩固的光荣传统,班里没有发生过一个逃亡,没有一个得病送到医院去的。从一九四六年解放战争以来,在无数次的大小战斗中,完成了许多重要的任务,得过上级好几次奖励,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伤亡。我们班仅在太原战役中,曾经俘虏二十九个敌人,缴获轻机枪两挺、小炮两门、步枪十多枝。练兵的时候,我们班得过巩固部队“模范堡垒大功班”的奖旗;生产的时候,我们班得过“生产模范班”的称号。从我们班里前后提升出去三个连级干部,五个排级干部,十一个班长。有十四个同志光荣地参加了共产党,有两名参加了青年团。在这么长的时间里,班长和老战士不断地提升、调走,新成份也不断地补充进来,可是我们班却一直是团结巩固的。我们全班同志一直继承着和发展着这个光荣传统。
经常进行共产党和阶级的教育
党小组帮助大家提高思想水平
人民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战士们都是在旧社会里受压迫的人,自觉自愿地参加了军队干革命的。我们的部队有共产党的正确领导,是按着毛主席的军事思想和指示来建军的,所以打不垮,拖不烂。我们四班也是这样。自从建班到现在,党和上级不断地教育我们说:咱们的部队是人民的军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求解放的部队,同志们一块干革命,都是阶级弟兄,比亲兄弟还亲,大家要发扬阶级友爱,团结进步,来完成人民给我们的任务。我们就这样作了。不论什么时候,大伙总是一条心一个劲的干。可是因为同志们多是农民出身,有时候看事看不远,也有些错误的想法。这时候上级和党的支部马上就给我们指出来,使我们很快的改过。我们班里党的小组也特别注意同志们的思想活动,发现了问题,小组里先开会研究,先在党内把思想搞通了,认识一样了,再去解决,党员们平时也能主动的帮助群众解决问题,起骨干作用。
我们班党的小组帮助同志们解决思想问题,也没有什么特别窍门,只有一条,就是:讲清革命道理,启发阶级觉悟。比如一九四七年冬天,我们开始反攻了,我们的部队要升编为野战军。这时候班里有的同志思想上有些波动,怕当野战军离家远,不知道野战军生活有多苦,有多累。党员就开小组会检讨自己的思想,大家翻来覆去地把道理想通了,认识到共产党和解放军是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求解放的,当兵也不是光为自己翻身过好日子,还要解放全中国的老百姓,都不再受苦,都过好日子。如果不当野战军,不打出去,怎么能帮助全中国的受苦人翻身呢?这样一想,都知道自己过去的思想错了,便互相提出保证,坚决打出去,扩大解放区,解放全中国。接着我们又开了个班务会,党员们先把自己的错误思想检讨了,再把这个道理向同志一说,大家的认识也提高了,全都检讨了自己的思想。在这次班务会上,大家给姚宽提了意见。姚宽是个翻身农民,因为想请假回家,上级没批准,就闹起情绪来。大家都说:“你是个翻身农民,刚刚分了水地,分了瓦房,家里过上了好日子,这还不是干革命得来的?现在蒋介石不让咱过好日子,打咱们来了,咱们就得积极保卫胜利果实,跟他干。咱们翻了身,过了好日子,不能忘了有好多老百姓还受苦哩!你现在不想想瓦房水地是怎么来的,不积极保卫他,反倒想回家,你想想对吗?!”说得姚宽心里明白过来,当场检讨自己是忘了本,表示要下决心克服。这么一来,大家都认识到当野战军为什么是光荣的,便都订了计划,保证不闹家庭观念,不怕苦,上级指到那打到那,永远保持光荣。
我们部队总是根据毛主席的指示,进行阶级教育,使同志们都按着毛主席指示的道路走。在抗美援朝运动中,我们部队展开了控诉。班里张福明的大爷被日本鬼子打死,自己被鬼子活埋过半截,可是他怕羞,不敢说。班长、党员、团小组长就跟他闲扯,引导他讲出了仇恨事实,启发了他的仇恨心。他控诉了以后,大家也都控诉起来。我们接着就讨论这些仇恨是谁给的,该怎么办?大家认清这都是国民党反动派和帝国主义给的,今天美帝国主义侵略朝鲜,武装日本,又想叫咱中国人民再受祸害,我们坚决不干,一定要好好练武,随时准备打击侵略者。从这回控诉后,同志们的觉悟又提高了一步,大家都认清了世界上有帝国主义存在一天,我们就得握紧枪杆子,时时刻刻防备它来侵略我们。大家更进一步地体会到毛主席指示的“人民解放军永远是个战斗队”的正确和重要。
我们就是这样在党的领导和教育下,阶级觉悟一天一天地提高了。同志们都知道干革命,当解放军,就是为解放人民,就是叫人人都能过好日子。党和毛主席不断地教育我们,使我们不光知道眼前要干什么,也知道将来要干什么。我们感谢党和毛主席,他使我们每个同志都成了有远大理想的革命战士。
随时运用批评与自我批评武器
发扬阶级友爱精神加强战斗决心
我们人民解放军有很多光荣传统,我们很重视我们的光荣传统。上边我说的就是里边的一个。另外像领导作风上发扬民主,走群众路线,团结互助,阶级友爱……等等,我们班努力的保持并且发扬了这些传统。我们班从建班以来,前后换了六个班长。每一个班长都发扬了这些光荣传统,都很关心战士,启发大家的积极性。第一任班长曹德元,关心战士,爱护战士,对待每个同志,就像对待自己亲兄弟一样。第二任班长白净全同志把曹德元的好作风又发展了一步。他不光在生活上关心同志,特别是在思想上关心同志,他平常很注意同志们产生了什么样的思想,有了什么样的发展变化。发现了以后,就赶紧想办法帮助解决。这么一来,好底子就打下来了。以后不论换了那个班长,都知道班里有这么个好传统,谁也不愿沾辱了它,谁也想发扬它,把工作作得更好。为了发扬这种光荣传统,我们随时注意批评与自我批评,改进大家的缺点。这几位班长,不光平时关心战士,打起仗来更加关心,很注意战场上爱兵。打太原的时候,班长王甲喜先耐心地告诉大家消灭敌人隐蔽自己的方法。并且给战士张金波挖好了避弹壕告诉他先隐蔽起来,然后再挖自己的。一九四六年阴县战斗中,班长靖玉秀不顾自己生死,三次冲破敌人的包围,把没有撤下来的新战士杨贵毛救出来。我们班里,班长关心战士,同志们也关心班长,大家互相帮助,谁有了困难大家就帮助他解决,谁思想上有事想不通,大家也互相帮助解决,党员们团结群众,教育群众,你帮我,我帮你真是一个革命大家庭!
发扬共产党员的模范作用
向本部队提出英雄主义竞赛
我们班的情况大致上就是这样。这六年来,我们班在共产党的教育下,大家的阶级觉悟提高了,完成了党和上级给我们的各种任务,得到不少光荣称号。今天,在庆祝中国共产党三十周年的时候,我们非常高兴,我们觉着这些光荣是党和毛主席给我们的。因此,我们大家特别热爱共产党,毛主席。我们全班同志在讨论迎接党的三十周年的时候,大家都很爱惜这个光荣,都下决心要保持这个光荣,进一步地发扬这个光荣。现在我们已经响应了上级党委关于争取创造团结巩固模范单位的号召,我们全班同志经过讨论,在祖国人民伟大的抗美援朝运动中,已经向我们本部队,提出了爱国主义的革命英雄主义竞赛。
我们的班在人民解放军里,是一个年轻的班,我们知道很多兄弟部队的班,比我们搞的还好,他们有更多好的经验。我们希望全国部队的同志们,能通过报纸、广播、写信,多多给我们提意见,给我们指示。介绍你们宝贵的经验。我们有决心向老大哥们虚心学习,把我们的班搞得更好些!
六月二十六日


第3版()
专栏:书刊和艺术评论

  评《革命人生观讲话》
俞徵著 新人出版社三版修正本(无年月) 北京大地书店发行
涂树平
俞徵著《革命人生观讲话》是一本有严重错误的书。该书于一九五○年十月初版,我看到的是《三版修正本》,另外著者又把书中的第二章单独印成一本叫《思想改造》的小册子,上海文工书店发行,今年三月已出四版。鉴于这本书流传之广,我以为有切实批评的必要。
这本书其实应该说是编的,而且编得很不高明。一,本书名为《革命人生观讲话》,但《学习方法和学习计划》一节、《工作方法和领导方法》一章,计占全书二○五面中的七六面,却是与人生观问题没有关系的;二,全书有极多前后重复,叙述累赘的地方,如第二章中《几种错误思想的批判》一节,分段叙述了“错误思想”二十五条,第三章中《纠正学习上的错误偏向》一节,又分段罗列了《偏向》十七条,第四章中《工作和领导上的几点错误偏向》一节,更罗列了二十七条,其他章节中零碎的条目尚不在内,这些章、节、段、目大都是同样的意思而缀以不同的题目。由此可见,著者对本书的主题并没有经过认真的思考,作出眉目清楚的结构,而是用剪剪贴贴抄抄补补的方法收集材料,简单地排列出来而已。这是一种无思想的编辑匠的作风。材料排列得对不对?有没有系统?有没有割裂问题?他们决不用心思去想一想。由于这种编辑匠的恶劣作风,本书的内容就不可避免地错误百出。
本书的主要内容是论述小资产阶级思想如何改造为无产阶级的思想问题,但它既没有正确估价小资产阶级及其思想,也没有正确说明无产阶级的思想。
本书第一个严重的错误,是它在建立无产阶级革命人生观的词句下,把无产阶级的革命人生观作了极为庸俗的歪曲。
例如:本书对于什么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人生观,虽然反复地下定义,却恰恰没有指出无产阶级革命人生观的最基本的一条: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的先进的战士。无产阶级革命人生观区别其他种种人生观的最根本的特征之一,就在这一点。一个无产阶级的革命战士,如果不首先肯定自己应该为共产主义的远大前途终生奋斗,那就谈不到什么革命人生观。
又如,本书第四○页讲到“雇佣观点”时,居然称扬它“未可厚非”。这是对无产阶级革命人生观的严重的歪曲。著者的意思是说不应“单纯的抱着雇佣观点”,就是说,可以把“革命”观点和“雇佣观点”结合起来。这是不对的。对于一般群众的这样的观点,我们可以不必“厚非”,但是对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战士说,这种观点是非要彻底地“非”掉不可的!对于一个真正的革命者,我们不能容忍有任何对革命、对党的讨价还价的雇佣思想。
本书并不是从谨严的无产阶级的革命人生观来看问题,可以从五二页对于小资产阶级“私有性”的分析中看出来。在思想战线上,小资产阶级的“私有性”思想,是和无产阶级思想立于相反的地位的,就是说,虽然在国家的政治生活中,小资产阶级私有性思想是合法地存在的,但是在无产阶级的先进的战士中,却是不合法的,是必须坚决地肃清的。本书是论述无产阶级的革命人生观的著作,却没有指出这点,反而把问题扯到国家经济政策上去,说小资产阶级的“对新民主主义经济建设能起一定的积极作用”的私有性,“不应反对,还应竭力鼓励发扬”。这就是说,无产阶级的革命人生观可以容许而且应该鼓励、发扬小资产阶级的私有性了!
本书许多地方显得对于革命者和群众的思想界限没有分清。六五页说:真正的“人民的人”要“和工农兵生活在一起,顺从他们的思想和感情”;一三九页说:“和工农大众结合”,要“顺从工农大众的心理”。我们知道,一个革命者必须密切地联系群众,倾听群众的意见和要求,发扬群众的积极性。但是决不可以把这说成是对群众的“顺从”,因为革命者是比群众有更高的政治水平的人,他担负着教育和提高群众到先进的战斗队伍中来的责任。本书把这种关系颠倒了,看起来,倒是群众领导革命者而不是革命者领导群众了。
本书第二个严重错误,是它对于小资产阶级有着敌友不分的叙述。二九页说:“我们当前的敌人固然是美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但他们并非强大的敌人……我们最最强大的敌人乃是我们小资产阶级自己……”作者还引述列宁在《左派幼稚病》一书中的一段话来证明这点。这是错误的,这是曲解列宁的意思的。列宁并没有说像本书所附会的话,并没有说小资产阶级是比帝国主义者还“最最强大的敌人”。我们怎样可以把小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同样当作敌人呢?其实,列宁是在当时俄国革命的和党内斗争的条件下,才来强调在当时党和国家生活中成为极大破坏力量的小资产阶级思想和其社会根源是“可怕的力量”的,因此,决不能把列宁的话教条主义地引用于条件完全不同的今天的中国。上述引文中还有这样一句话:“我们可以并不怎样费力的把美帝国主义赶跑……”这是不合乎事实的。中国人民获得今天的胜利,是曾经付出巨大的精力的。在未来的斗争中,为了彻底战胜美国帝国主义侵略者,还需要我们全国人民包括小资产阶级一齐团结起来进行极为艰苦的斗争,著者这种盲目轻敌的论调也是十分有害的。
本书四四页分析小资产阶级的个人英雄主义和风头主义思想时又写道:“当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压迫在他头上时,他有勇气和热情反对那种统治,但当真正的人民势力抬头,获得了胜利,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的统治,建立了人民民主的政权时,他又会感到战栗,转而反对人民。”这真是荒谬透顶的奇谈!著者完全抹杀了小资产阶级在革命统一战线中的正确的地位,难道小资产阶级不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四个朋友之一么?难道小资产阶级不是如毛主席所提出的:“是革命的动力之一,是无产阶级的可靠的同盟者,小资产阶级也只有在无产阶级领导之下,才能得到解放”(“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么?
这样,本书对于小资产阶级及其思想的叙述,整个是混乱的。它有时把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说成无产阶级的思想,有时又把小资产阶级在中国革命中的地位根本的否定。此外,它有时把小资产阶级说成一钱不值(用大量的篇幅重复地、割裂地渲染小资产阶级的错误的种类数量),有时,又把小资产阶级说成了国家建设中的“领导和骨干”(四页)。
本书第三个严重错误,是在引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经典文件时,有严重的不老实的地方。我没有全部对照校正,可以指出的有下面两处:一,八三页引的斯大林的话并不是如本书注明在《论列宁》一文中,而是在《列宁是俄国共产党(布)的组织者和领袖》一文中,本书所引译文和解放社版《论马恩列斯》一书中译文有很大不同,而且漏了下面两句重要的话:“拿经验来审查自己的每一步工作,在自己的错误中来学习和教训别人去建设新生活。”;二、九七页“毛泽东思想”一段,完全引自刘少奇同志的《论党》一书,可是引文前后未加括号,并且擅加了许多改变。
最后一个严重错误,是本书不顾时间、地点和条件的变化,毫不思考地抄袭一些错误的经验和过时的材料。这可以从下面两个例子中看出:一,“学习方法和学习计划”一节提倡在学校“采用自学、互助、辅导的学习方法”的错误的经验,强调自学与小组讨论,忽视课堂教育,把教员的任务说成只是引起讨论、解答问题,这是对学校教育十分有害的意见。二,一一一页“从社会生活中学习”一段,居然把“多多的参观……贫民窟、妓院、监狱………常常驻足看街头发生的冲突,耐心读社会新闻……”说成是“和工农兵接近”的方法。编者真是一点都没有想到贫民窟、妓院、街头冲突、社会新闻,这些都已是快要过去、快要消灭的东西,而监狱也已经不是劳动人民的囚笼了。
我们这里自然不能全部举述本书其他的种种理论上的甚至常识上的错误。总的说来,这本“著作”是代表了目前流行的一种恶劣的作风:对于自己所处理的主题并无基本了解,用剪剪贴贴抄抄补补的方法草率地工作的作风。这种作风对于读者和对于正当的出版与著述工作,都是一种摧残。我们希望出版界都能检点一下,以对人民负责的精神肃清这类编辑匠作品。


第3版()
专栏:

  共产党人在抗日战争中的一个伟大创造
——追记冀中平原的地道战——
曾文经
抗日战争中,共产党领导冀中人民,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创造了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地道战,和武装到牙齿的日寇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冀中地道战的规模是宏大的,一九四四年底,已经有了二万五千里以上的地道。共产党和冀中人民依靠这些地道,再加上其他斗争方式的配合,终于把日寇打败了。
最早的地道
冀中的地道战,是从具有革命斗争传统的蠡县开始的。抗日战争开始后,蠡县人民的抗日情绪非常高涨,各村普遍建立抗日政权,组织抗日团体,在平原对日寇坚持斗争。一九四○年,日寇曾用相当大的兵力,包围蠡县第一区的宋家庄、孙家庄、杨马庄、王幸庄、车里庄等村,捕杀了一百多名老百姓。以后又经常在夜里和拂晓奔袭包围村庄,捕捉抗日干部和抗日人民。但是这种血腥的镇压,并没有吓倒勇敢和具有高度智慧的共产党人。为了更有力地打击敌人,防止日寇夜晚突然包围袭击,便在村外的树林、荒野、古墓里,秘密地挖掘一丈多深的斜形地洞,夜晚住在洞里,有些群众为了避免被敌人屠杀、奸淫、抢劫,也开始挖掘隐蔽地洞。
一九四○年初冬,蠡县共产党县委总结了这种经验,指示各区在工作基础较好的村庄,选择偏僻院落,挖掘多口的秘密地洞。后来又把这些地洞挖通,变成地道。群众斗争的勇气,由于有了地道的依托而大大增加了。蠡县七区中孟尝村,离敌据点才三里,但群众勇敢地坚持了对敌斗争。有一次,两个抗日先锋队的女队员看见敌人来村扰乱,便埋伏在房上,等敌人接近时,用手榴弹炸死了两个敌人,随后从容穿过地道,转移到村外。这种地道,随着对敌斗争的需要而逐渐发展了。许多村把多口洞改为多层的“连环洞”,这种“连环洞”,有的多至两、三层。人钻进去以后,即把洞口堵死,既不容易被敌人发觉,也不怕敌人发觉后施放毒气。
利用地道,打击敌人
不久日寇在蠡县第三区大曲堤村扎了据点,整个三区受到威胁。三区的共产党人和群众立誓要把大曲堤据点拿下来。在有“青纱帐”(注一)时,人民武装配合解放军部队作战。“青纱帐”一倒,便挖了地道网,用地道把各村联结起来,进行地道战。蠡县共产党县委书记王夫亲自到三区研究了地道战的情况,进一步推广了这一优良经验。
从此,据点里的敌人一出动,村里的老汉、妇女、小孩,便从地道里安全地转移出去,干部就带领民兵,埋伏在路口或房上阻击敌人。经常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然后从地道中转移出去。在敌人退却时,各村民兵又从地道中追出来,痛打敌人的屁股。
创造地道战以后,广大人民也积极参加了这种斗争。在曲堤庄战斗中,等三区游击队和民兵,把五十多个伪军包围起来后,村里的男女老幼便自动助战,儿童给游击队、民兵抬送木炮,老头子送火药,又助威喊杀,立刻吓得敌人惊慌失措,进退两难。直到保定派了二百多鬼子赶来救应后,才突围逃走。这一仗打得很好,重重地打击了敌人一下。当时冀中解放区行政公署,曾传令嘉奖。冀中区党委,并决定在冀中全区普遍展开这种地道斗争。
坚持斗争
一九四二年五月,在冀中六万平方公里的地面上,日寇集中了六万多兵力,依托一千五百个据点,使用七百辆汽车,向抗日人民大举进攻。日本驻华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亲自坐飞机前往指挥,企图彻底消灭冀中平原上的抗日力量。
在“五一扫荡”中,有些地方的人民武装,用地道斗争战胜了日寇。日寇加岛大队向藁无县(抗战时期藁城、无极的联合县)北候坊一带进攻时,遇到当地民兵和游击队严重的打击。日寇进了村庄,地雷到处爆炸,手榴弹从高房上飞下来,敌人死伤甚重。日寇拼命抢到高房上,游击队和民兵安全地转入地道,在各洞口出没无常地袭击日寇,敌人只看见手榴弹不断爆炸,只看见枪弹不断飞来,却看不见游击队和民兵的踪影。在这次战斗中,加岛大队伤亡了一百多人。以后,这一带的人民武装依靠地道和地雷,击溃了敌人七八次进攻,杀死杀伤日伪军四五百人。
地下村庄
日寇对这些抗日村庄进行了疯狂的报复。各村的地道适合斗争需要,由小而大,由简单而复杂。这些地道中,有战斗地道,有群众的隐蔽地道和地洞,有干部的秘密会议室,有厕所,有汲取饮水处,有牛栏猪圈,并有防毒、防火、防烟等设备,这简直是一种“地下村庄”。以后,“地下村庄”和地上村庄连结起来,各村、各区、各县的地道也连结起来,构成一个巨大的抗日堡垒。
“奇幻的战争”
地道战在冀中形成一种“奇幻的战争”。这种战争使敌人看不见人,但是随时有被杀死的危险。敌人经过树林、古墓,树林、古墓中射出了枪弹;敌人走近破庙、厕所,破庙、厕所中射出了枪弹;敌人冲进村子,手榴弹在头上爆炸,地雷在脚下爆炸,杀得敌人莫名其妙,叫苦连天。等敌人回身逃跑时,枪弹又连续射击,地雷又连续爆炸,使得敌人连尸首也拉不回去。于是,在敌人中间,就流行着这样的话:“神八路,来无影,去无踪,要打那儿就打那儿!”
人民武装依托地道,慢慢向敌占区进逼。夜里,民兵从地道中出击,把敌人据点团团围住,或是攻打,或是说降,逼迫敌人逐步撤退。敌人的据点一个个被挤掉,被毁灭。解放区逐渐扩大,敌占区逐渐缩小了。


第3版()
专栏:

  “共产党使我为国家办好工业的愿望实现了”
——访问上海公共交通公司总工程师张德庆
陈迹
当了二十多年工程师的张德庆,他的二十多年的志愿——“为国家办好工业”,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才真正开始实现了。
张德庆现在是上海公共交通公司总工程师。他在一九二三年走出了南洋公学(交通大学前身)的大门,就抱着一颗“为国家办好工业”的心愿,到汉冶萍煤铁厂矿公司大冶铁矿工作。那时候,他辛辛苦苦地工作着,希望祖国的铁的产量不断地增加。铁的产量是增加了,每天大冶铁厂有四百多吨铁从炉里流出来,他是多么的高兴呵!但是没有多久,他看见这些凝结着中国劳动人民的血汗的铁,却一批一批地交给日本帝国主义了。他很难过,他想“原来我是为帝国主义服务呢!”
抗日战争爆发的前一年,在杭州召开的工程师年会上,有人建议要成立一个“中国汽车制造公司”,希望张德庆参加这一工作。张德庆欣然地参加了这一工作。他苦心地钻研有关制造汽车的原理,跑到德国考察汽车的制造程序,收集各种图样。他回到祖国以后,发现主持“中国汽车制造公司”的经理陈筚霖,是在以制造汽车的名义,大买黄金、美钞,做投机生意,发“国难财”。陈筚霖说:“我干这一行,只用一个电话,大批的黄金就源源地送到我手里,我何苦还搞那种赚不了多少钱而又费力气的汽车制造工作呢?”张德庆制造汽车的希望从此落了空。
抗战胜利后,他满以为能够“建国”了,于是他努力于改善厂房的设备,减少工人的伤亡;并尽可能地早日发工资给工人,以免工人因物价波动而忍饥挨饿。正因为如此,公司中的国民党特务分子就对他大肆攻击,说他的工作做得最不好。他的同学——赵曾钰(伪上海市公用局局长)也遵照特务分子的命令,公然在业务会议上狠狠地辱骂他。他气愤极了,曾与赵曾钰讲理。赵曾钰对他说:“根据美国的经验,技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事。”
“在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把技术真正献给祖国呢?”张德庆每当工作碰壁的时候,就这样地找寻着出路。后来他到大学里做了教授。但在大学里,还是不能安心教书。他看见最高学府常常被反动派军警包围着,优秀的学生成批地被押入牢狱,他痛心极了,苦闷极了。他心里想:“几时才能有出路呵?”
一九四九年五月,共产党解放了上海,给上海人民带来了希望。张德庆在解放后的上海公共交通公司担任了机务处处长。他看见革命干部都是那样地刻苦耐劳,领导干部总是那样地虚心诚恳;他看不见帝国主义的横行,看不见贪污腐化的迹象。他想:“我们为人民服务的时候真来了!”
美帝国主义无耻地封锁上海,汽油的来源困难了;“节省汽油”成了上海公共交通公司职工们奋斗的目标。张德庆向行政领导干部建议试用白煤代替汽油,并愿意负责改装汽车的设计工作。他知道,如果汽车使用白煤,不仅可以击败帝国主义在这一方面的封锁,而且可以使成本减低很多(白煤成本,只值汽油的七分之一)。他这个建议立刻得到了上级的同意,并且鼓励他:“你有什么困难,我们一定解决。”二十多年来,张德庆在工作中,从来没有得到过上级这样的鼓励。他决心做好白煤车的设计工作。他翻遍了各国关于白煤车设计的书籍,细心研究,制订各式图样,在烈日照耀下的油污的汽车旁边,和工人、技术人员讨论、实验和研究设计工作。设计成功了,就要改装汽车。当时,有人反对说:“从没听说过用白煤,来发动汽车!”在改装过程中,确有不少困难,张德庆知道:“万一不成功,改装费可要浪费不少!”他有些顾虑,但迅速地消灭了;因为上海公共交通公司总经理大力支持他:“你安心做下去,花些钱不要紧。”他改装了第一种白煤炉;因炉身太重,不能用。他又改装了第二种白煤炉;但因装在驾驶室左边,妨碍司机的工作,这一种白煤炉又不能用。反对白煤车的人更喧嚷起来:“我们说不行!你们看,不行吧!真是浪费国家财产!”但公司里的领导干部反而越发鼓励张德庆:“再努一把力,就成功了!”工会也发动司机、司炉帮助张德庆使白煤炉装得更好。张德庆的信心更高了。他常常工作到深夜,有时连饭都顾不得吃。司机和司炉也不断地把在实际试验中所发现的缺点,告诉张德庆。张德庆终于把白煤车做好了。
张德庆看见他亲手设计的白煤汽车,载着各人界民,不停地在上海马路上行驶,他多么兴奋呵!因为他第一次看见他的技术真正献给了人民。五十一岁的张德庆,当了二十多年的工程师,追求了二十多年“为国家办好工业”的愿望,到今天在共产党领导下才开始实现。去年当人们选举张德庆为出席全国工农兵劳动模范代表会议代表,称他为人民工程师的时候,他说道:“我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的荣誉,这是共产党给我的荣誉,我感谢中国共产党。”
人们说:张德庆因为有技术,所以才创造了白煤汽车。这句话没有完全说对。还是让张德庆来回答这句话吧。他说:“在过去我也有技术,我也想做一番事业,但是我没有成功。今天,要是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没有工人同志的热情帮助,我能创造出白煤车吗?绝对不能!我过去的惨痛遭遇就证明了这一点。”张德庆的历史,说明了技术必须与政治结合;说明了一个技术人员只有在中国共产党教育与培养下,才能真正为人民服务。
张德庆在全国工农兵劳动模范会议上,听见毛主席号召全国人民努力建设强大的经济力量。他说:“我们必须实现这个伟大的号召。”张德庆正在在这个伟大号召下加倍努力地工作着,他创造了代机油,使机油的供应不再发生困难;他正努力领导着无轨电车的设计工作,这个工作将给上海人民交通事业带来新的发展。他过去时时刻刻梦想的工业化的中国,已开始萌芽了。他知道今天阻碍祖国工业化的敌人已被铲除,阻碍技术发展的因素已被消灭。他深深地体会到:“今天是我们加紧努力工作的时候了。我们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有了这样伟大的时代,我们能不发奋努力吗?”他看着毛主席赠给他的照片,他对我说:“在毛泽东旗帜下,工程技术人员一定会创造出辉煌的胜利!”


第3版()
专栏:文化生活动态

  文化生活动态
《学习》杂志六、七期合刊出版
《学习》杂志第四卷第六、七期合刊已于七月一日出版,中心内容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三十周年。刊载的文章,包括:
毛主席著《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陈伯达作《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革命的结合》,彭真作《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胜利》,陆定一作《中国革命的世界意义》,邓小平作《紧密的联系群众是我党的光荣传统》,薄一波作《加强党在农村中的政治工作》,胡乔木作《中国共产党的三十年》。
此外,其他文章有:廖盖隆作《爱国公约是人民群众的伟大创造》,于光远作《从武训传的讨论中展开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教育》,《社会科学基本知识讲座》第十七讲《中国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和新民主主义社会》,林兆铭作《河北省在职干部已进入了文化学习的高潮》。
上海各医院分区组成互助组
为实行劳动保险的工人诊疗
上海市现在共有五百四十九家工厂实施了劳动保险条例,包括职工二十七万余人,连同家属约共一百一十万人。各该工厂原有的医疗设备及医务人员都很不够用。上海市人民政府卫生局、劳动局和上海市总工会、市工商联合会、医务工会等,特会同将全市一百三十六家公私立医院,根据其分布地区、设备情形,组织成九个互助医院组,下面设十四个互助医院小组。各互助组分别承担实施劳动保险条例的各工厂的特约诊疗任务,并在组内互相交流技术,按设备调配病人。目前,各组已分别与所在区的工厂签订了特约合同,并于上月起开始诊治。市卫生局及各厂并正在加强医疗设备。


第3版()
专栏:

朝鲜战场速写 (铅笔画) 十九
“同志!不烫了,喝下去吧!”
得军功勋章的朝鲜女护士金玉珍看护中国人民志愿军伤员。
伍必端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