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1年7月25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认真做好优抚工作!
  湖北礼山县优抚工作中平均主义思想亟应纠正编辑同志:
湖北省礼山县某些乡村在发放革命烈士、革命军人家属补助粮时,曾发生平均主义的偏向。这些村在发补助粮以前,既未很好的调查了解和进行评定,而且有一些不应享受优待的旁系亲属也都错误地列到优待范围以内了。这样按户或按人口平均分发的结果,一部分烈属和军属的实际困难就根本不可能得到解决。该县新城乡共有一百八十二户领了补助粮的,但其中非直系亲属就有四十一户(按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公布的《革命烈士家属革命军人家属优待暂行条例》的规定:革命军人家属系指与军人同居之直系血亲、配偶及依靠军人生活之十六岁以下的弟妹,或军人自幼曾依靠其抚养长大现在又必须依靠军人生活的其他亲属。由此可知,一般非直系亲属并不能算做革命军人家属),另外,还有两户富农,也各领得补助粮一百二十斤。而生活上特别困难的孤寡军属高陈氏、徐梁氏、田李氏等每人所领到的补助粮也只是一百斤以内。该县丰店乡烈属陈祖容,家中共三口人,有劳动力,但由于他的哥哥是乡代表,所以他就领到补助粮三百二十斤。相反的对缺乏劳动力生活困难的军属孟中田只发了补助粮三十六斤。在新城乡并发生了乡干部田志玉、田厚玉二人将军属熊文站的补助粮领出分吃了的贪污事件。这些偏向的发生,表明该县领导方面平时对优抚工作重视不够,没有很好的向群众宣传优抚政策。为了进一步巩固我们的人民解放军,加强我们的国防建设,希望该县迅速检查并克服优抚工作中的这些缺点。
周为群
  察哈尔人民政府到大同检查代耕
  纠正烈军工属轻重倒置现象编辑同志:
察哈尔大同县一区的代耕工作中,发生了偏重革命工作人员家属,忽视革命烈士家属及革命军人家属的偏向。该区工属代耕土地数量占全部工属土地的百分之七十弱,军属代耕土地数量占全部军属土地的百分之六十七强,烈属代耕土地数量只占全部烈属土地的百分之四十三强。该区东骆驼房村工属阎万喜,享受代耕米六石九斗四升,将近占去全村代耕米的三分之一。蔚州疃村三户工属享受了占全村三分之一的代耕工,内有一户工属,家中仅有两口人只代耕米就够用了,却还享受了代耕工一百四十五个。这种将“烈、军、工”属轻重倒置的作法,完全违背了中央人民政府的优抚政策。以上偏向,经察哈尔省人民政府检查发觉后,现正在纠正中。
李仲海
  山西陵川下河村轻视代耕
  烈属军属的土地施肥不足编辑同志:
山西省陵川县七区下河村享受代耕的革命烈士及革命军人家属共十六户,土地三十四点五亩,其中上底肥八十担的有十四亩;五十担的十三亩;一点肥没上的七点五亩。有十八亩谷地只锄过一遍;十六点五亩玉茭地只犁过两遍。革命军人王丙辰家属的地五点三亩,平均每亩上底肥不到十六担,另有二点二亩地已八年没有上过肥。因为该村的代耕工作做得很不认真,所以有不少的烈军属生产、生活遭受到严重困难。革命军人王丙辰的媳妇说:“代耕说的好,做的不好,找的多了村干部还不高兴。”该村的代耕工作实际上做的很不好,但是他们向县人民政府作报告时却说:“我村代耕工作很好,没有什么问题。”这一次县人民政府派干部到该村作了实际检查后,发现了以上问题,县的检查人员向村干部询问:“王丙辰家二亩二分地为什么没上肥?”该村民政主任说:“王丙辰在家时,地里就没上过肥,不是现在的问题。”优抚委员王保五对该村享受代耕户的数字也弄不清楚。他们认为有了代耕组就算完成了代耕任务。这种忽视代耕工作,放弃领导的作风,应该急速检查纠正。以保证烈、军属的生产、生活不低于一般群众的水平。
朱有樟
  不应该用官僚主义的态度对待革命军人家属编辑同志:
山东省庆云县解集区后桥村不该拖延不解决革命军人家属王金玺的优待问题。军属王金玺的儿子王文富,系一九三八年参加人民解放军(当时为八路军),一九四五年日寇投降时,王文富曾回家一次,后即随军北上,至今没有消息。王金玺自儿子参军后即享受军属优待。但至一九四九年八月,村干部突然取消王的军属待遇,理由是:上级有指示,凡不知道自己的子弟在何军队而又常久没有音信者,即取消军属待遇。王金玺随即到县政府向一位科长申诉。该科长说他的军属优待不该取消,并写了一封信让他去找解集区区长解决。王金玺到区上后,区干部又让他去找乡长,后来乡长又推到村上,村干部则置之不理,问题至今未获解决。我希望当地政府迅速解决王金玺的优待问题,并对这种不重视军属的官僚主义态度认真进行检讨。
革命军人张文华
  天津市大王庄义信里家庭妇女自动慰问某地驻军编辑同志:
六月二十四日,天津市五区大王庄义信里派出所管界内的六十名家庭妇女,自动组成了四个小组赴某军驻地慰问,并给战士们洗衣做被。她们携带着木盆、搓板、针、线等用具,一早起吃完了早饭捎着干粮就一块走了。一条胡同住的刘大娘说:“天天宣传抗美援朝,这回才是咱们的实际行动呢。”到了军队驻地,战士们站齐了两行队伍,鼓掌欢呼。老太太妇女们也同样报以欢呼和掌声。每个人满面笑容,真和见了亲人一样,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高兴。工作开始后,大家争先恐后地抢着干,有的洗衣服,有的做被子,有的絮棉花。战士们围绕在他们旁边,替老大娘们打水拿烟讲故事,老大娘也叙说家常。有一位王老太太今年七十多岁了,眼睛已有点花,她领着十岁的小孙女参加拆洗工作。战士们耽心累着她,她却说:“同志们在前方拼命流血,跟敌人打仗,我洗点衣服算什么。”金秀兰也说:“你们在前方流血流汗,不都是为了我们。天津解放后,家里人才有了工作,生活也比过去强多了。”战士们劝她歇一歇再干,她却反过来问道:“你们在前线跟敌人作战的时候,歇一回行吗?”问得战士们都笑起来了。
她们就这样愉快地干了一天,战士们为大家准备饭,她们都不肯吃。战士们感激得很,便为老大娘们唱歌跳舞。另外各班又给老大娘们写了三十多封感谢信。某班的感谢信上写着:你们在百忙中替我们做被子洗衣服,真好比我们的亲母亲,亲姐妹,使我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亲爱的母亲、姐妹们,我们保证在学习中提高战斗技术,掌握现代化的武器,保证不犯纪律,坚决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第二天这些老大娘们就在读报小组里把这些信念出来。老大娘们并给战士们写了回信,表示今后要经常抽出时间来,给战士们做活。
天津市义信里派出所 张振亚(原载天津日报)


第6版()
专栏:

  邯郸专区售棉储棉模范村—武安上泉村
  棉农写信向毛主席报告售棉储棉情况
  并保证提高今年棉花产量,更多满足工业生产的需要。敬爱的毛主席:
我们是河北省武安县上泉村的六百三十户棉农。我们响应了党和政府的号召,把我们所有的存棉十三万二千斤(籽棉)全部卖给国家,或储存到国家的经济机关了。我们很感谢邯郸专署和武安县人民政府给我们“售储棉花模范村”的光荣称号。
我们懂得,踊跃向国家售储棉花正是我们的义务。在国民党反动统治时期,蒋介石拚命地把他美国洋爸爸的剩余原棉运到中国来,赚去咱们中国人民的血汗。那时我们种下一百斤棉只换到八、九十斤小米。一句话,那时种什么也是不够地主和反动政府剥削的,种什么也吃不饱穿不暖,种什么也没有兴趣。现在我们翻身了,我们当了国家的主人。当我们自己的纺织工厂缺少棉花开不了工,因之我们也就有可能穿不上细布,而且物价有可能因此波动的时候,我们还有什么理由留着自己的棉花不拿出去呢?
咱们手里拿的犁、耙,咱们身上穿的布匹,咱们家里用的锅、碗,都是工人老大哥制造的,离了工业生产,咱们的生活就没有指望了。再说:咱们人民政府,为了鼓励我们农民和工人兄弟一道搞好国家的经济建设,规定了合理的棉粮比价和棉区农业税秋后一次征收等政策,这样就使我们棉农有了改善生活的可能。现在我们吃的不愁了,我们要买更多的生产工具,我们要买细布做衣服,我们要买胶鞋、要买手电筒、肥皂、自行车……。这些都离不开工业生产,离不开工人老大哥。
我们很满意也很感谢政府对我们棉农的照顾和鼓励。通过这样的具体事情,我们更能认识到我们国家和我们的密切关系了,我们也更感到要爱护我们的国家。现在美帝国主义想侵略我们可爱的国家,我们棉农,一定要种出更多更好的棉花供给国家,增强国家的经济力量,打击美帝国主义。
敬爱的毛主席:一九四五年,我们全村只种了二千多亩棉花,今年我们种了一万○三百亩棉花。去年我们一亩棉收了一百二十斤,今年我们一定要叫他每亩收到一百三十斤。我们有了自己的土地,我们有的是劳力,我们又有您的正确领导,我们一定会种出更多更好的棉花,满足国家工业生产的需要。
河北省武安县上泉村六百三十户棉农同启(代笔人王守民)


第6版()
专栏:新中国新人新事

新中国新人新事
  群众热爱毛主席
七月十日,辽西省辽中县六区大嗯拉卜子村老乡们得了一个喜报:小新民屯(集镇)新华书店有了毛主席像。大家都乐得沉不住气,立刻催村干部去买。村干部买回来一百二十八张毛主席像,刚走进村政府,老乡们就蜂涌似地跟进去,大家争着买。有一位潘海老大娘挤不进去,急得在人群外直嚷:“不卖给我不行,你们说啥也得卖给我一张!”结果,她还是没有买着。她就强把村财粮委员买下的那一张买去了。她理直气壮地说:“谁让你们干部买少了!”老乡们拿着毛主席像乐呵呵地笑着回家去,马上把像挂了起来。
宝池
  兰州邮局投递员王蕴山热心帮助寄信者寻找亲友编辑同志:
我很感谢兰州邮局帮助我找到了我姐姐。兰州邮局这种认真为人民服务的作风,代表着新中国人民邮务工作者的新精神。我的姐姐住在甘肃兰州,我在河北沧县中学,去年五月以后我和我的姐姐失去了联系,我很想念她,但是相隔几千里,总是联系不上,最近我看到邮局的广告,知道邮局可以帮助寻找失掉联系的亲友,于是我就给兰州邮局写了一封信,请他们帮助我打听失去了联系的姐姐。半个月就来了回信,兰州邮局投递股第十一段投递员王蕴山终于找到了我的姐姐,在王蕴山给我的回信中,把我姐姐如何住医院生小孩、我姐夫的近况以及我姐姐和我失掉联系的原因等等都告诉我了。这封信使我喜出望外,我深深地感到只有在共产党毛主席领导的新中国才会有这样的事情。
河北省沧县中学学生 何乃馨
  农民赞美新式结婚编辑同志:
湖南省湘阴一区文义乡珠山村,青年团员刘国煌和黄佩兰要在五月二十五日举行结婚典礼。他俩的家长,像旧社会里一样,想东挪西借,大事铺张,准备杀个猪,办三十桌酒席,并请鼓乐先生,租轿子等等。
文义乡的青年团支部听到这个消息,便通知他俩和其他团员开了一个座谈会,讨论应该怎样举行结婚典礼,才不铺张浪费。他俩回到家里,分头说服了家长,打消了原来铺张浪费的计划。
结婚后第三天,黄佩兰就同着刘国煌栽了一天豆角,并同声唱着歌,这种热爱劳动的美满夫妻,为文义乡提倡了新式结婚的新风气,博得全乡人民赞美。
同时男女双方家长也欢喜地说:“从前对于儿女的婚姻大事蛮着急,要打好多没脚筋斗,现在感谢毛主席领导革命,打倒了封建制度,咱只花了三升黄豆子,就完成了儿女的婚姻大事,这样真个好!
湖南湘阴县第一区金龙乡农民 黎民怀 左尚国 左秉权左树村 左铁成 刘长庚
  张木匠交了一个新朋友
湖南省汉寿县城关区建设街东门外符家巷有个小手工业者叫张傅长,一家五口,就只靠他一人做木匠过活。
解放以后,光景一天天不同了,以前,他老是皱着眉头地干;现在,干还是干,却不再皱眉头了。去年夏天,他参加了几次学习,听见有人跟他讲报上的道理,这时候起,他结识了一个新朋友——《新湖南报》。
在白天,他还是手不停脚不住地做活。天一黑,就轮着他和“朋友”见面了。他拿起一张报纸,看了又看,读了又读,并且做了一个报架子摆在街上。到第二天,他就把报放在架子上,供邻近的农友们和过路的人看。张傅长一有闲空和人家谈天,他谈的就是报纸上的材料,抗美援朝的道理。他这样读报、讲报、热心向群众宣传已经一年多了。张木匠这种关心政治、学习时事、宣传时事的精神,值得大家学习。
龚群芬(原载新湖南报)
  肃清歧视妇女的封建思想
  北京市公共卫生局中级卫生技术学校统一招生时不应规定不收已婚妇女编辑同志:
北京市公共卫生局中级卫生技术学校统一招生简章规定已婚妇女不能投考。我认为:这种剥夺已婚妇女学习权利的错误做法,是违反共同纲领精神的。现在报名期已到了,希望该局迅速取消这种不合理的限制,让已婚妇女也能得到投考机会。
读者 黄涤非
编者按:北京市公共卫生局中级卫生技术学校统一招生时规定不收已婚妇女;这是一种歧视妇女的封建主义思想的表现。中央人民政府人事部在五月底已发出“关于废除招考工作人员及学员时‘不收孕妇’规定的通知”,指出这种规定“是和共同纲领的精神不相符合的”。北京市公共卫生局应立即根据这个通知,废除不收已婚妇女的错误规定;并认真学习共同纲领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废除束缚妇女的封建制度。妇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教育的、社会的生活各方面,均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这项规定,肃清歧视妇女的封建思想。


第6版()
专栏:对人民日报读者批评建议的反应

对人民日报读者批评建议的反应
  新华书店山西省分店对不重视《山西画报》发行工作的检讨编辑同志:
五月二十七日人民日报“画报评论”上发表了力群所写的“山西画报的编辑和发行”一文,其中批评本店对该画报的发行没有重视,这意见对我们发行工作的改进有着很大帮助,我们表示诚恳地接受。我们对该画报发行没有从它的政治影响上去考虑,存在着单纯的经济观点,怕销不出去受到经济上的损失,因而没有很好地想办法多推销,使该画报的发行不能得到应有的开展。这是我们应该检讨的。我们要从这件事的检讨中提高自己,并教育内部工作同志,今后要重视并改进书刊的发行工作。
新华书店山西省分店


第6版()
专栏:对人民日报读者批评建议的反应

  对连环画《少爷兵》的意见的答复编辑同志:
六月二十五日贵报第五版“读者来信”栏载有门头沟文化馆李希昌同志对我店代售有崇美观点的连环画《少爷兵》的意见,我们觉得这个意见是非常宝贵的。作为一个国营书店来讲,是不应该代售这种对人民有害的书刊的,除诚恳接受批评并停止出售该书外,今后一定在代售书刊的选择工作上更加认真负责,努力作到根绝类似事情的发生。
新华书店北京分店


第6版()
专栏:

反对不问政治的倾向!
  辽东省西安县合作社干部应注意纠正不问政治倾向编辑同志:
在我们辽东省西安县合作社干部中,普遍存在着不问政治的倾向,并因而影响到合作社业务的改进和发展。不问政治的倾向首先表现在县合作社的领导上,过去在每次召开合作社干部会议时,只是领导大家讨论合作社的业务问题,很少谈论政治问题;同时县合作社干部到下级社检查工作时,也多是仅限于业务方面,如看到那个合作社会计的账目没有拉下,就认为是好干部,再看到这个合作社的业务活跃些,就认为这个合作社不错,至于干部的政治觉悟和政治学习,就很少过问。而不少合作社干部,只是把自己限制在业务圈子里,不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不学习时事政策,自己不了解社会的发展规律,不知道现在的政治形势,不清楚合作社的远大前途。特别是一些会计工作者,整天埋头整账,不读书,不看报,如甲山村合作社会计孙国庆同志,连大张旗鼓镇压反革命,也知道得很少。这样日子常了,就产生了各种不良倾向:有的认为在合作社工作没有前途,挣钱少,就不愿干;有的工作疲蹋,消极怠工;有的甚至贪污腐化。
自从去年第四季度起,领导上布置了整顿合作社的工作。县合作社领导上召开各种大小会议,号召大家“为社员服务,健全组织机构”,下级合作社干部为此也一直在奔忙着,但有不少合作社,至今成绩不大。我想,合作社干部不问政治的倾向,不能不是影响合作社业务开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另外,我还感到不少合作社干部过去在对社员及群众的宣传上,只是宣传合作社如何为社员服务,单纯从经济利益上宣传群众入合作社,而未很好说明合作社在我们国家中的经济性质和经济地位,从政治上提高群众对合作社的认识,教育群众更加积极地拥护和支持合作社。
对于如何纠正合作社干部不问政治的倾向,我有以下几点建议:(一)县合作社应加强政治学习的领导,统一布置学习材料,按期检查总结,并希望今年对合作社干部普遍轮训一次,着重进行政治及时事思想教育;(二)督促各社认真学习抗美援朝、订立爱国公约、镇压反革命等重要政策问题,并指定各社有一名政治、文化较高的干部担任宣传员,向干部及社员宣传政策时事;(三)县合作社干部下乡,要准备一定的政治时事宣传材料,向各社干部宣传讲解,还可举行临时测验;(四)县合作社在召集下级社干部开会布置或总结工作时,不要孤立地搞业务,一定要注意政治问题。
陈福才
  我检查了自己不问政治的思想倾向编辑同志:
我学习了人民日报《反对不问政治的倾向》一文后,等于给我上了一次政治课。因为我也同样有不问政治的倾向。中共沁阳县委会在测验时事中,县干部不如区干部,区干部不如村干部。我想,我们县领导上来个测验的话,也会有类似的情形。在镇压反革命工作中,领导上派我到郭村参加检查工作,当时村干部问我“什么叫作反革命分子”,我就含含糊糊地说了两句怙恶不悛……。回来看了看时事手册上对镇压反革命问题的解释,才知道答的很不具体。我们机关干部的单纯业务观点,和事务主义的工作作风是很严重的。如果我们广大干部之间存在着类似情况的话,那就会使党使人民的事业,使祖国的建设工作,受到不可补偿的损失。
为啥会产生以上思想呢?主要是:(一)政治觉悟不够。在日常工作中,只知道把自己的业务和上级布置的工作完成了就对了,而不知道自己的业务工作是为政治服务的。(二)享乐思想的严重存在。表现在工作中不艰苦,领导上叫干啥就干啥,不主动。对政治工作认为是领导上的事情,或有关部门的事情,与自己关系不大。但是对自己的日常生活上的事情,打算的非常周到,而没有想到我们的人民志愿军,为祖国为人民在朝鲜战场上,牺牲自己艰苦奋斗的事迹。
由于以上情况的严重存在,而产生了不问政治,不关心国家大事的倾向。认为时事问题,领导上自然有办法,用不着我们去管,有时,同志们在一块谈论政治问题,自己还很厌烦,不想听。
经过了这次的学习与自我检查,才认识到过去的这些观点是十分错误的。今后定要下决心克服这些缺点,认真学习革命理论,注意政治问题,提高自己的政治水平,更好的为革命事业而奋斗。
中共武陟县委会 刘耀先(原载平原日报)
反对庸俗的业务宣传!
人民保险公司广东省分公司不该印制内容错误的宣传画编辑同志:
最近我在广东花县平山墟看见一幅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广东分公司印制的宣传各种人民保险的招贴画,我认为这张画的内容是十分错误的。
画面的大部分是暗淡的深灰色的。左半面,画有一个工人愁眉苦脸,无限颓丧。工人后面画着一座正在被熊熊大火燃烧着的工厂房屋,旁边有些看不清的线条,仿佛是个炸弹。画面中间是一只遇险的轮船,船外波涛汹涌,船上也像是着了火。另外还有汽车和火车在铁轨上相撞。画面的右方是一个垂死的病人在挣扎着,旁边有一个中年农民,拿着一束田禾,上面有两条大虫(几乎比那农民的脸还要长)。右下方有两条羸弱不堪的牛,大概是病牛吧。在这一幅黯淡恐怖的画面上,血红的大字写着“随时都有险,保险不怕险!”作画者和保险公司的全部宣传思想,生动地表现在这十个字上面。
但是,事实上,在人民的新中国,是否真是“随时都有险”呢?只要不是昏头昏脑的人,都可以知道:新中国的铁路交通和航运的安全是历史上未有过的;火灾等也比过去大大地减少;农业生产上的虫灾、水患、畜病,在人民政府领导群众努力防治下,已大大减少了。在新中国,“险”虽不是没有,但这幅画把新中国描绘得水深火热,似乎不保险就不能活下去,显然是极端错误的。为了积极开展保险业务,应该正确地向人民宣传说明保险是为了保障人民的生活和国家经济建设的顺利进行;而绝不应当像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广东分公司这样,用恶劣的恐怖的画来恐吓人民去保险。
李田
(据南方日报发表的读者来信,文字略有修改。)
编者按:南方日报读者李田所指出的这幅错误的宣传画,典型地反映了某些企业部门的庸俗的资产阶级的宣传观点,他们只知孤立地发展自己的业务,不惜用各种虚伪的有害的东西向人民群众进行宣传。新中国的一切公私企业,都不应该这样进行宣传。
  获嘉县人民政府公安局
纠正忽视政治学习的倾向编辑同志:
六月二十一日人民日报读者来信栏发表了树林同志批评我局有些同志忽视政治学习的来信,这个批评对我们很有帮助。过去我局确实存在着忽视政治学习的倾向,并因此大大妨碍了我们的进步。现在我们已根据这个批评,进行了关于忽视政治学习的检查。
忽视政治学习,首先是因为我局的领导方面忽视了关于政治学习的组织领导和督促检查,使政治学习陷于自流状态。报纸上发表了对我们的批评以后,我们就结合着“七一”的学习,进行学习思想检查。在十九个同志中,有五个年龄比较大的同志存在着严重的政治上的消极“退坡”思想,如有的认为自己年纪大了,再学习也干不成什么了;有的文化程度较低的农民出身的干部感到知识分子都参加工作了,咱们不中用了,再干二三年还不是回家,所以就不想去学习了。还有几个同志,长期忽视政治学习,工作起来是老一套,一切凭经验办事,认为不学政治也可以工作。另外有十一个同志,只注意学习文化而忽视了政治学习。
大家结合着学习党的三十年历史和中共平原省新乡地方委员会“反对不问政治的倾向”的通报,揭发和批评了上述妨碍进行政治学习的错误思想,认识到了忽视政治学习是过去工作中犯错误和自己进步不快的基本原因。
在这样有了进一步觉悟的基础上,我们首先规定了学习的制度和办法,并且把坚持政治和文化学习这一项,订为我局爱国公约中的一项;有的同志为了加强政策时事学习,还准备成立读报组,每天读报。
获嘉县人民政府公安局


第6版()
专栏:

  寻人名单
(革命军人家属寻找革命军人)
姓名通讯处寻找者
邱钦昌—天津市人民政府地政处 邱岩
朱志山—黑龙江肇源县六区一心村 朱志霖
张少年—河北定县西平米谷村 张道文
何更意—河北武安县城关十街九号 何修身
李玉林—呼纳盟布特哈旗团结努图克向阳嘎查 李德福
朱士干—辽西阜新县七区杜代营子村 侯凤琴
张志—河北省矿务局胡峪煤矿 张惠民
杨根福—山西襄陵县一区妇女联合会 杨文华
柳更元—山西左权县三区庄则村 高金花
刘慎心—山西代县人民政府
李章富—平原内黄县西三里李庄村 李芳兰
傅敬业—湖北黄陂县横山区碾子乡 傅德启
王有宁—陕西宝鸡市中共宝鸡市委会宣传部 王有亭
姚殿保—河北滦南县四区靳庄村 姚春芳
高生堂—察哈尔大同市煤峪口矿工会 高维坤
曹寅卯—河北邢台人民银行邢台中心支行 曹庆水
吕德兴—平原林县九区申村 吕吉昌
陈省昌—江西峡江县巴邱镇袁家祠对门 陈廖氏
盛国有—华北军区炮兵部队速成小学 盛永发
梁树家—河北井陉县一区北关村 梁树国
李景德—河北完县二区道务村 李洛茂
刘兆荣—山西盂县一区南关村 刘经传
邢百顺—山西临县城内政民街 王秀梅
马振江—河北蓟县七区大堼上村 马 起
李守田—河北蓟县二区李各庄 李 恩
李运才—河北乐亭县六区苇厂胡庄村 李兴元
袁家齐—平原济源县一区下街 袁汝富
张发祥—苏南苏州市大马路四摆渡康复医院 张 彪
周鸿儒—江苏宝应县陶林区街北村四组 周文祥
刘世贵—河南陕县会兴镇车站 刘世荣
卢铁栋—北京市崇外下唐刀胡同三十六号 卢俊卿
张庆国—河北晋县四区北张里村 陈胜梅
郭凤山—热河乌丹县一区南湾子村 郭福利
赵明岱—松江哈尔滨市道里商务街十九号 赵明堂
张有全—山西五寨县四区狮子沟村 张秉礼
张副全—山西五寨县四区狮子沟村 张秉礼
王 琏—辽西开原县八○支队参谋处 王永康
孙玉立—天津市国立矿业学院 孙玉蓉
常三成—山西屯留县二区北岗上村 常满荣
宋昭祥—河北邢台羊范村 宋学礼
宋昭勤—河北邢台羊范村 宋学仁
程文勤—北京市西单手帕胡同三十四号 程凌云
李文奎—北京东直门大街十六号东兴牛乳厂 李万更
张 钦—北京二区半截胡同二眼井二十号 张宝丰
李玉树—河北峰峰矿区一区流泉村 尹可的
张荣安—河北峰峰矿区一区峰峰村 王有花
张书兆—河北峰峰矿区一区峰峰村 陈贵祯
张元安—河北峰峰矿区一区峰峰村
李大扬—河北峰峰矿区一区通顺村 朱枝的
武贵明—河北峰峰矿区二区下拔剑村 郭凤仙
李金玉—河北峰峰矿区二区彭城镇 陈秀英
吴守福—河北峰峰矿区二区豆腐沟 胜芝花
程法文—河北峰峰矿区二区下拔剑村 王清花
王银柱—河北峰峰矿区三区西王看村 李克香
孔仁发—河北峰峰矿区三区东孔壁 韩美子
胡卯生—河北峰峰矿区三区后连庄 何存景
张金兴—河北峰峰矿区三区义张庄 李明花
易培山—河北峰峰矿区三区杜家庄
何双友—河北峰峰矿区三区和村镇何庄
王怡斌—河北峰峰矿区三区东苑城 李起英
张万善—河北峰峰矿区三区和村镇西庄 胡弟的
齐范贵—河北峰峰矿区三区山底村 董秀清
边 贡—汉口市沿江大道一五三号 边玉琏
宋 坤—吉林长岭县城关区南门外村 宋伯廷
冯守昌—河北乐亭县一区前庞河村 冯兆文
冯濮刚—山西平定县一区下马郡头村 李秋堂
侯凯—辽东营口市菜市街一四○号 侯成周
王家康—北京实验工农速成中学 王食三
李话堂—华北军区第二后方医院第二分院 李耀亭
陈尘愚—华北军区第二后方医院第二分院 陈 博
张官印—河北唐县三区阎家庄村 张九敬
刘植夏—平原新乡市一五三号 刘国栋
李天华—河北朔县七区大代堡村 田玉梅
苏银旺—河北朔县八区南榆林村 李改仙
阎 桎—河北朔县九区西林寺 谢四为
刘振西—辽西锦州市第一工农干部文化补习学校 刘长喜
董 富—河北宝坻县八区吕家庄 董玉福
李宝林—河北玉田县第二区区公所
刘治顺—辽西锦西县五里河村 刘鸿德
徐汉杰—河北恩县一区见马庄 李俊英
王中山—河北束鹿县三区王家庄 王秀山
吕禹川—山西祁县四区西炮守堡村 吕 鉴
李永发—绥远莎县四区小韩营子村 韩爱梅
沈 潜—皖南芜湖市人民政府财政局 沈 皓
周集勋—河南陕州专区粮食局 周集宪
本报启事:本报因篇幅有限,除军属寻找革命军人的启事外,不刊登其他寻人启事。革命军人家属寻找革命军人的启事,须有当地区、村政府或有关机关的证明,本报即可刊登(免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