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1年6月18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民主德国展开德中友好月活动
我代表团分组赴各地参观受到盛大欢迎
【新华社柏林十七日电】德中友好月的活动现在正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全国各地热烈地展开。以沈钧儒为首的我国人民代表团已于六月九日分为四个组,前往共和国各地参观,受到了各地人民的盛大欢迎。
由沈钧儒团长亲自率领的一组到布兰登堡州参观。该州首府波茨坦举行了数千人的群众大会,热烈地欢迎他们。由夏衍率领的一组到萨克森州,该州首府德累斯顿举行了三万人的大会来欢迎他们,在这个会上并且通过了给毛主席的致敬电。另一组到梅格林堡州。该州首府什未林举行了一万多人的群众大会欢迎他们。最后一组现在正在绍林吉亚州的西南部参观,他们在那里参观了温特维伦教恩地方的马克思钢铁工厂。在共和国各地,代表们都收到了许多德国人民的珍贵礼物。
现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工人们正在展开德中友好月优秀工作班的劳动竞赛。在萨克森—安哈尔特州的皮克采矿组合中,劳动英雄曼斯菲和他的工作队,在友好月中,生产超过了每日工作定额的百分之八十八。萨克森州的雷萨钢铁工厂的工人们,在友好月中,生产达到了工作定额的百分之二百零七。这些额外的收入,现在都已捐献作为准备第三届世界青年与学生和平联欢节之用。
有关新中国的展览会,现在正在布兰登堡州、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及梅格林堡州的哈雷、来比锡及其他城市中举行。在柏林,前往参观中国艺术展览会的,已达到三万二千人。
【新华社柏林十七日电】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萨克森州奈斯基县的教师和教育工作者,请我国驻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外交使团转交给我中央人民政府电报一封,内称:值此德中友好月,我们,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奈斯基县的教师和教育工作者们,向正在保卫世界和平的伟大的中国人民,致兄弟的、战斗的敬礼。


第4版()
专栏:

  朴正爱接受斯大林和平奖金
【新华社十六日讯】据塔斯社莫斯科讯:十三日在苏联克里姆林宫举行授奖典礼,以“加强国际和平”斯大林国际奖金授与朝鲜民主妇女同盟委员长朴正爱。参加典礼的有苏联拥护和平委员会主席吉洪诺夫和各界代表多人。斯大林国际和平奖金委员会主席斯科贝尔琴把奖状一纸和金质奖章授与朴正爱后,发表演说,称颂朴正爱对进步人类的共同事业的重大贡献,并表示苏联人民对英勇斗争的朝鲜人民的热爱和同情。接着吉洪诺夫等人相继致祝词。
朴正爱致答词说:“领受和平奖金不仅是我个人的荣誉,而且是全体朝鲜人民的荣誉。朝鲜人民对敌人的仇恨一如烈火,它永不熄灭,正如我们对和平的热望一样。我们决心打败美国侵略者发动世界大战的阴谋,和世界各国人民在一起为保卫和平而斗争。
朝鲜人民知道我获得斯大林和平奖金的消息后非常欢喜,各工厂的工人在庆祝会上纷纷通过决议,要超计划增加生产以供应前方和后方的需要。我已把十万卢布奖金捐出来,作为朝鲜已为祖国牺牲的爱国者的子女的教养费,今后我将要更为加强反侵略的斗争。”朴正爱的演说受到热烈的欢迎。


第4版()
专栏:

  我国赴朝医防队克服困难
为朝鲜军民服务获得赞扬
【新华社平壤十六日电】中国红十字会国际医疗防疫服务队第一大队在朝鲜前后方,冒着敌人的炮火为朝鲜人民军和朝鲜人民进行医疗和防疫工作。
该大队下分十二队,分布在朝鲜前后方各地工作。全队共有医护人员一百七十二人。队员来自全国各地,都是响应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的号召志愿报名到朝鲜工作的。两个多月来该队已为朝鲜军民种痘三万九千八百八十二人、预防注射九千一百三十二人、治疗传染病二千一百○八人、一般疾病三万○二百六十一人。此外,还做了许多化验、消毒、卫生工作。
他们遵照毛主席“救死扶伤,发扬革命的人道主义”的指示,学习白求恩大夫的国际主义精神,实践了他们向祖国人民所作的庄严誓言。在极端艰苦的环境中,队员们刻苦耐劳,认真工作,创立了许多模范事迹。在外科医院工作的医护人员每天坚持工作达十二小时。护士们自己抬担架。第十队的化验员孙宗贻,自己背着显微镜到老百姓家里去找病人。一星期中做了七十八次检验,打破了全大队的化验工作纪录。女医生沈泽民在行军时跌伤了腿,但是,她仍旧按时到病房去检查。她对待病人和蔼亲切,病人都称她作“沈妈妈”。
第八队的副队长王权用替一位人民军病员洗涤沾了大小便的衣裤,替病人洗头、剪指甲,带动全队同志无微不至地照顾伤员。第十队的助理护士张冠英在元庞里工作时,为一位患斑疹伤寒的朝鲜老大娘洗身,捉虱,煮衣服,使那位老大娘感动得流下泪来。
在困难条件下,队员们苦心钻研,不断地创造新方法来克服困难。前方防疫队医生张士加和吴念伯用树皮和木片处方。都皎然队长用皮内注射的针头,为一千多人注射血清,克服了器材的困难。张宇和队长在药品用完时,找觅代用药物以克服药品缺乏的困难。第八队的护理员赵伟成创造一种小型痘苗,接种八十人到一百人之多,经过检查,百分之八十以上是阳性反应,效果很好。
医防服务队队员们忘我服务精神,获得了广大朝鲜军民的赞扬。大队部和各工作队先后收到朝鲜人民献赠的锦旗五十多面、感谢信二百多封。军医局外科医院三位朝鲜人民军伤员在感谢信中说:“我们负伤后,非担架不能移动,没有卫生员的帮助就不能吃东西,而现在居然可以漫步在春天的原野里,不久就能回到战斗的行列中去了。这就是你们医生和护士同志们不分昼夜热心治疗照顾的结果。亲爱的中国同志们!为了答谢你们的救护,我们坚决向你们保证,我们不怕任何牺牲,一定要把美国侵略军完全消灭在朝鲜国土上。”


第4版()
专栏:

  国际妇联执委会将举行会议
【新华社十六日讯】塔斯社索非亚讯: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执行委员会定于二十日至二十四日在此间举行会议。会议议程为:(一)妇女参加斗争,争取实现世界和平理事会的缔结五大国和平公约的要求的问题;(二)筹备国际保卫儿童代表大会的问题;(三)其他。会议将听取赴朝鲜调查美、英侵略军暴行的调查团的报告。


第4版()
专栏:

  苏作家赞扬《白毛女》歌剧
【新华社十七日讯】据塔斯社莫斯科十四日讯:苏联作家协会最近举行集会,讨论中国著名歌剧《白毛女》。这个描写中国农民反对地主斗争的歌剧,莫斯科瓦赫坦戈夫剧院已决定上演,由曾于前年随苏联文化艺术科学工作者代表团访问中国的苏联著名艺术家格拉西莫夫担任导演。苏联作家和艺术家在讨论时,一致赞扬了中国戏剧艺术的高度水平。他们指出:这个歌剧将受到苏联人民的极大注意。


第4版()
专栏:

  苏建筑材料工业产量增加
以满足共产主义建设工程需要
【新华社十七日讯】苏联建筑材料工业正在不断增加生产。据塔斯社莫斯科讯:今年头五个月苏联的砖产量,已比去年同一时期增加了百分之二十六点九,石板增加百分之九十点七,活动房屋增加百分之三十八点六。苏联工人已经掌握了制造特种水泥和耐久砖的新方法。现在,全国各地有二百五十个建筑材料的工业企业正在建筑或重建,以满足共产主义建设工程的需要。
今年苏联建筑材料工业共有一万一千人参加发明和合理化建议的社会主义竞赛。到现在为止,总共提出了二万二千多件发明及合理化建议。其中已有许多用在生产方面,为国家节省了一亿七千万卢布,约比去年增加了七千万卢布。有一百零五人因提出极宝贵的合理化建议,已获得大笔的奖金。


第4版()
专栏:

  苏联伏尔加河——顿河运河
各处水闸开始装配钢质水门
【新华社十五日讯】苏联伏尔加河——顿河运河的建设工程正在大力进行着。据塔斯社消息:运河的各处水闸已开始装配巨大的钢质水门和各种特殊设备。这些水门全部都是焊接的,而不是用铆钉钉住的,制造时节省了不少金属。水门的操纵完全自动化,只需一个技师管理中央闸盘就能操纵水闸的一切工作,齐姆良水电站的建设工作日渐扩大,装配工人正在建造发电厂五层楼的巨大构架。他们将在六月间建造好水力透平的固定部分的地基,今年内将在水电站装置三千吨的各种金属结构和设备。水电站还要装置特殊设备,使顿河下游的鱼类溯流通过水闸到上游产卵时不受影响。
从运河干线已开凿了一条地下渠道,以便把齐姆良水库的水引来灌溉干燥的萨尔斯克草原。渠道的第一段六公里的工程已完成三百五十公尺。这是一项极为复杂的建筑工程,建筑工人必须在各种不同的地层中挖掘出大量的泥土,并敷设总重量数万吨的水管。建设工作已高度机械化。地下渠道完成后,每小时的流水量可达十五万立方公尺。(附图片)
巨大的电力挖泥机正在齐姆良水电站建设工程现场工作着


第4版()
专栏:

  波兰大规模兴建新城市
今年要造六万余间新房舍
【新华社十五日讯】据波兰通讯社华沙讯:波兰全国各地正大规模兴建新的城市和住宅区。这是六年计划的一部分。今年全国有五百四十三个地方在兴工建筑,计划要建造六万二千间新房舍,总容积一千六百万立方公尺。必须指出的是:去年原计划造房五万三千间,结果却造成了八万一千一百四十间。
在诺瓦·胡塔和蒂齐两个新工业区,正在建设新的市镇。此外有二十一个城市的中心区正在重建中。在罗兹、克拉科和革但斯克等十个工业城市,从前的工人区也正在重建。在若干城市里正在建筑五十六个新住宅区。在这些新住宅区和市镇内,将开设五十二个托儿所,二十八个育婴室,三十七个保健站和五百多个零售店。在这些新建设的市镇和住宅区里,没有阴暗的院子,没有不宜居住的顶楼或是阴湿的地下室。所有的房屋都装设有自来水和电气设备,绝大多数的房屋还有煤气设备。


第4版()
专栏:越南通讯

  宁平城是怎样攻克的?
宁平省在越南北部河内以南七十公里红河右岸的三角洲上,长山山脉的余脉从这里经过有着安模、敏堪、金山和发艳等城市的富庶的平原,一直延伸到海岸。宁平城是一个交通要道口,河内至西贡的铁路通过这里,谅山至清化的第一号公路和通向南定的公路在这里衔接,带河和鹬河也在这里合流。
在宁平城附近,有鹞山、鹤膝山和山水寺山三座山俯瞰着带河鹬河的合流处。
一九四九年底,法国侵略军占领了宁平城。当时他们大批屠杀居民,强奸妇女,而且还侵犯宗教,占领教堂和山水寺高塔,并将他们改建成碉堡。法军这些残暴行为激起了全体居民的憎恨。
自此以后,宁平城就成为一个鬼蜮世界,一些法国匪徒和一帮越奸盘据在这里,妄图掘壕固守。
在宁平城内驻守的法军是法国海军陆战队约一个连。法军任务为沿河及沿海侦察巡逻,向解放区进行闪击战。因此,宁平法国守军官兵大多为法国人,装备全是机关枪、自动步枪和卡宾枪。法军指挥官包括上尉拉布鲁斯及其他三个尉官高威里、鲍特和加·威里。
法军在山水寺山的据点是很坚强的,它周围筑有八十公厘厚的围墙和几道铁丝网。守卫这个据点的是法国陆军第八十八连。
五月二十九日黎明,越南人民军向宁平城发动了攻势。在战斗刚一开始时,越南人民军的大炮和臼炮就使敌人大吃一惊。突然开始的攻击立刻在法国士兵中引起混乱,他们未能从事任何抵抗。上尉拉布鲁斯在人民军射出的第一发炮弹爆炸后就逃走了,他遗弃了许多文件,其中有他的一本日记,谈到他晋谒他的上司塔西尼(法国侵越军总司令)和奥尔托里(法国侵越军海军司令)的经过,还透露他对他的上司们日益不满的情绪。
越南人民军于攻击开始后七分钟突入城内。高威里中尉就擒。心惊胆战的法国士兵四散逃命,但均被俘获。解决战斗共用时间二十八分钟。
据被俘的高威里中尉于战斗次日说:“越南人民军的攻击是难以抵抗的。我们像笼子里的老鼠一样被逮住了。”
五月二十九日上午九时,法军增援部队约一个营来了,其中有一个步兵连,二个装甲连,分乘海军舰只二艘及其他船只数艘沿带河在山水寺山附近登陆向南进攻,但他们立即遭到了越南人民军的截击。正午,敌人于损失一个排的兵力后,冲至鹞山,又立即被包围。战斗至下午五时,敌人又损失四十名,他们突破包围又退至鹤膝山和山水寺。这样,上两处的防守兵力分别增强了约一个到两个连。山水寺守军里有塔西尼的独子德拉都。五月三十日黎明,越南人民军炮兵发炮支援步兵攻击敌人坚强设防的两个据点。敌人一个装甲连大部被歼灭(德拉部也在内),未被打死的向人民军投诚。第二次攻击遭到藏在碉堡中的敌军坚强的抵抗。但不久,人民军炮兵即将它们削平。晨五时,越南人民军完全控制了宁平城。
(译自六月十四日越南新闻)


第4版()
专栏:

  美驱逐舰一艘被击伤
【新华社十七日讯】塔斯社华盛顿十六日讯:美国海军部宣布,朝鲜海岸炮台“击伤”了美国驱逐舰“汤普森”号。舰上水兵死伤多人。“汤普森”号驱逐舰是美国海军部在朝鲜战争中所宣布的被击沉或击伤的第八艘美国军舰。


第4版()
专栏:

  魏德迈发出哀鸣
承认侵朝战争是个“无底洞”
【新华社十七日讯】美帝国主义者对侵朝战争前途束手无策的苦闷,最近又从前美国侵华急先锋魏德迈在参议院的作证中表现出来。魏德迈继艾奇逊之后,于十一日至十三日在参议院外交与军事两委员会调查麦克阿瑟撤职事件的联席会议上作证时哀号:照目前这样打下去,朝鲜战争是一个“无底洞”,“看不到联合国(应读作美国侵略者及其帮凶们)有胜利的希望”。他又说:“许多美国青年在朝鲜牺牲了生命”,而不能“在那里有什么结果”。魏德迈特别担心朝鲜战争会耗尽美国在全世界进行侵略的力量。他声嘶力竭地说:“我们在欧洲有义务(应读为有侵略计划),我们可能也必须在其他地方尽一些义务,如果我们继续把力量投入朝鲜,……我们就不能履行……对我们有更大重要性的义务了。”魏德迈因此绝望地提出美国陆军应撤出朝鲜,同时痴人说梦似地主张用空军与海军,来达到美国侵略朝鲜的目的。


第4版()
专栏:

  法国议会选举前夕
【新华社十七日讯】塔斯社莫斯科十六日讯:《真理报》驻巴黎记者朱可夫在“选举前夕”一文中,以巴黎为例,描写了法国议会选举的最后准备情况。
朱可夫写道:法国只有一个政党——共产党——认为向选民提出简要而明确的纲领是它的职责。只有它的议员们认为定期向人民报告工作情况是他们的职责。他们没有任何需要对选民隐瞒的事情。他们的计划符合劳动人民的愿望。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所以在选举前,资产阶级的一切政党都结成一伙,大量地散播谎言,竭力诽谤共产党人。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所以反动派想出了臭名远扬的新选举法,要在资产阶级政党集团可以设法勉强凑到百分之五十的选票的任何地方,都能阻止共产党人选入议会。
在巴黎,举行了许多形形色色的集会,有在大厅里和露天广场上举行的几千人的群众大会,也有在一个房间里举行的小小的居民会议。充满了自大狂的戴高乐努力抄袭希特勒的故技。他一走上讲台,他的卫队就大声吼叫,正像以前在纽伦堡的会议上经常发出的声音一样。贝当的后辈们的会议经常是以公然的全武行结束。在这些会议上,可以听到恢复法西斯主义和消灭犹太人这类的喊叫。而社会党人和天主教人民共和党人往往对着空着一半席位的大厅讲话。
规模最大、最令人兴奋的会议是共产党人的会议。参加这些会议的,不仅有工人,还有职员、小商人。共和反法西斯抵抗联盟的候选人在会上向群众提出自己为争取和平、面包、自由,争取恢复法国民族独立的具体斗争纲领。在公共宿舍中所举行的会议,每天都要开几十万个。但是法国各反动党派却不能派遣煽动家到工人住宅区、到劳动人民的家庭和公共宿舍中去,它们知道这些人在那些地方会遭遇到什么命运。
反动阵营惊惶失措,焦虑不安。正是因为如此,在竞选运动的末期,就发生了一连串的恐怖行动。戴高乐派的打手变本加厉地袭击进步社会团体的所在地,残暴地殴辱这些团体的领导人物。警察对积极参加竞选运动的工人直接进行的公开进攻也越来越多了,这种进攻有时甚至由美国占领者亲自来发动,例如在瑟堡附近的瓦奎维,最近就发生了这种事件。警察部队直到最近才停止撕毁工人所张贴的标语,然而却又更频繁地以武器来进攻工人。近来几乎到处都有工人因张贴标语而被非法逮捕。
朱可夫最后说:这就是说明议会选举前巴黎地区最后准备工作期中的情况的若干事实。


第4版()
专栏:

  法美反动派施展造谣欺骗惯技
疯狂破坏法共竞选运动
【新华社十七日讯】巴黎讯:法国国民议会选举定于今日举行。在大选前夕,法国反动派及其美国主子更疯狂地进行欺骗、造谣和种种无耻的破坏活动,企图打击法国共产党,并为自己骗取尽可能多的选票。
随着大选日期的临近,法国警察对法国共产党的迫害更变本加厉。巴黎警察厅厅长贝娄在下令逮捕巴黎冶金工人诊疗所医疗人员以后,竟说“共产党不是法国人”。同时法国反动派玩弄的竞选手腕已到了无耻绝伦的地步。他们把与自己毫无关系的正直人士不顾他们的反对而列入自己的候选人名单,企图借此麻醉选民,骗取选票。为反动派所操纵的选举机构,故意把许多选民的姓名、年龄、住址登记错,以此阻止这些选民不能合法地参加投票。
最后几天中,巴黎各反动报纸纷纷以大字标题进行最后一秒钟的反共叫嚣,它们害怕许多对政府各党深为失望的选民会在选举中大批弃权,从而造成政府党的失败,因此无耻地要胁人们都去投票,十四日震旦报甚至说:“应不惜任何代价,……使人们了解在星期日所有的弃权都将是一个犯罪行为。”
美英帝国主义严重关切法国这次选举,并极力为法国反动派打气。伦敦泰晤士报着急地表示:整个帝国主义集团正伫目以待,希望这次选举能在法国产生一个“坚定地依附于西方集团”的政府。纽约先驱论坛报在十三日公然发表社论希望戴高乐执政,它叫嚣所谓有“良知”的法国人,和有“爱国心”的戴高乐能够改变目前的“不稳定局面”。叫嚣“美国和所有的西方集团都需要法国,需要一个继续沿着近年来所遵循的道路前进的法国。”刚从欧洲巡视后返国的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十六日在华盛顿露骨地表示:关于西方“防务”的重要决定,正在等待法国选举的结果才能作出。
但是,美国、英国和法国的反动报纸都不能掩饰它们对选举前途的焦虑。纽约先驱论坛报承认法国各政府党虽然“对美国是有求必应,但是它们缺乏团结,或者缺乏广大人民的支持”。巴黎黎明报把选举说成“一个冒险,冒着走向毁灭的危险”。伦敦泰晤士报则悲哀地认为“选举将无法根本改变工人与资产阶级之间的致命的分化”。


第4版()
专栏:国际动态

  国际动态
法国销路最广的报纸
法国共产党的《人道报星期刊》在六月十日销售了八十万四千份。该报虽然只靠零售发行,然而,它现在是全国销行最广的报纸。
光荣的工作
要求缔结五大国和平公约的签名运动已在泰国开始举行。泰国和平委员会发表了致全国人民的公开信,宣布和平公约宣言签名运动于六月二日正式开始。该会号召全泰爱好和平的人民都参加签名;并建议国内各爱好和平的社团积极参加这个光荣的工作。
华尔街大亨的“兴趣”
刚从美国回国的挪威总理基哈德森,宣布计划在挪威北部进行广泛的工业建设。美国驻挪威的马歇尔计划执行机关的头目格罗斯也对记者说:挪威有得到美国援助的希望,因为马歇尔计划组织对挪威北部的天然富源一般地感到兴趣。
华尔街大亨的“兴趣”虽然很广,就是要当心挪威的人民会使它们扫兴!


第4版()
专栏:朝鲜通讯

  以少胜多的独胆勇士们
  赵普 若慈 浪涛
在四月下旬痛击英军第二十九旅的战斗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各部出现了许多独胆勇士,他们以自己的勇敢和机智,在友邻部队的支援下,创造了以少胜多的英勇战例。
二五七高地是临津江南岸的一个重要桥头堡垒,志愿军在发起反击的当晚就占领了它,保证了后续部队的源源渡江。英军二十九旅曾经连续向这高地反扑,要想夺回它。志愿军某排副排长张水成奉命率领五个战士去那里接替兄弟部队的防务。张水成接受任务以后,带着战友们兴奋地向预定的阵地前进。勇士们在路上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论着自己的战斗任务。他们都对完成任务抱有无限的信心。他们进入阵地以后,敌人以一个连的兵力向他们的阵地连续冲锋。这些英国兵的战术动作也和美国兵一样:先用排炮轰,步兵跟着爬,爬到半山,志愿军的手榴弹一响,他们就跟着往下滚。在敌人发起第一次冲锋时,六勇士就用手榴弹和冲锋枪打死打伤了二十多个敌人。战斗越来越激烈,六个勇士当中有的负伤了,有的牺牲了,张水成却还好好的,他一个人顽强地守在阵地上。他拿来了战友们的两支冲锋枪,加上自己的一支,一共三支,都压满了子弹。他用这三支枪,从这个弹坑跳到那个弹坑,来回射击敌人。一个连的英国兵丝毫攻不动他所守的阵地,反而又被杀伤了四十多个。到了黄昏,剩下的敌人爬上汽车慌忙地向南逃去了。
守卫二五七高地前沿一个山头阵地的,是由和树荣带领的机枪组。在战斗中间,他们和主阵地的联系被敌人的密集炮火阻断了,弹药手也负了重伤。和树荣是青年团员。他想到自己的责任很重大,如果这个山头一失守,战友们用鲜血换来的二五七高地就要受到敌人更大的压力。于是他格外谨慎小心地注意保全自己,选择有利地形杀伤敌人。一个连的敌人两次冲锋都被他勇敢机智地打垮了。敌人在第二次进攻的时候从三面冲上来,大喊大叫,乱哄哄地像一窝黄蜂。和树荣准确地射击着。左面上来的敌人被打退了,他就掉转枪来狠打右面的。就这样他把敌人打得都滚下山去。阵地上横倒着三十多个敌人的尸体。
敌人反扑临津江南岸山头的阵地失败以后,就仓慌向南溃逃,可是逃到雪马里附近就遭到了志愿军的围歼。在阻击前来增援的敌人的战斗中,出现了独胆勇士杜根德。他在另一处山头上的机枪组战士们的支援之下,一个人打退两百多敌人的三次冲锋,打死敌人三十多个。战斗在四月二十四日上午开始。杜根德和他的战友们打退敌人的两次进攻以后,他一个人据守着约三十公尺宽的山头上。一个人要守住这样宽的山头是困难的。他趁着敌人正在打炮、步兵停止冲锋的时候,把手榴弹和手雷分别放在阵地的左边、右边和中间。敌人又开始了进攻,一百多个敌人冲上山来。杜根德对准敌群扔出了八个手雷和十个手榴弹,打得敌人拖着尸体滚下山去。他知道敌人要打炮了,就找好了隐蔽的地方休息一会,准备迎接敌人再一次的反扑。炮声一停,两百多敌人分成三路,在密集的机枪火力掩护下冲过来。这时,在另一处山头的机枪组,立即用火力支援杜根德。杜根德打倒了一个冲在前面的敌人的机枪射手,然后迅速地爬到右边去,对准敌人扔手雷和手榴弹,又急忙跑到左边去打敌人。连续的爆炸声和冲天的浓烟使敌人摸不清山上到底有多少志愿军。中间一路的敌人就随着左右两路一起溃退了。杜根德一看自己的手榴弹和手雷已经不多了,他趁着敌人盲目打炮的时候,跑到据守在另一山头上的机枪组那里要来了八颗手榴弹和很多冲锋枪子弹。回来以后,他把四支冲锋枪压满子弹,准备迎击敌人第五次的进攻。敌人炮击了一个多钟头,并且用飞机扔下汽油弹,把山头又烧了一遍。可是敌人步兵被打怕了,这些家伙爬到离山头还有四十多公尺的地方就伏下不动了,只是用各种自动火器向山头盲目射击。杜根德使出全身气力,把手雷和手榴弹向敌人连续抛过去,把敌人打得拚命地向山下跑。被打垮了五次的敌人的步兵再也不敢上山来送死了,敌人的坦克掉转头带着这群败兵一起逃跑了。被包围在雪马里的敌人就在这一天被志愿军歼灭了。
(新华社)


第4版()
专栏:

  我人民志愿军某部一个排歼灭英军一支小坦克部队
在四月下旬朝鲜中部前线的反击战中,中国人民志愿军某部的一个排,只用了一个半钟头,就全部歼灭了英军第二十九旅的一支小坦克部队。这个排因此荣获志愿军领导机关的表扬,并记了一次集体的特等功。
战斗经过是这样的。春季反击战开始后的第三天,中朝人民部队正在东豆川以西的绀岳山地区围歼英军二十九旅的步兵团,该旅的一支小坦克部队沿着通往议政府的公路偷偷南逃,逃到临津江北岸麻田附近,正好被从东北方向插到公路上的志愿军某部第一连拦住了去路。该连第二排奉命立即歼灭这支漏网的敌人。二排长王永章刚把部队布置在公路旁的小山坡上,就看见敌人从北向南慌慌张张地溃逃下来。头一辆是救护车,接着是两辆吉普车,一辆装甲车,七辆坦克,后面是约摸一个连的步兵。不一会儿,救护车开到跟前了。王排长喊一声:“为世界人民立功的时候到了!同志们!打!”各种火器一齐开火,顿时吉普车和装甲车都起了火,连最前面那两辆坦克也被这狂风骤雨般的火力打得冒了烟,跑不多远就停下不动了。
慌忙逃命的敌人受到这突然的袭击,都吓坏了。他们不管坦克上能蹲多少人,争着往上面爬。可是坦克一开动,有的就像北瓜一样被摔了下来,有的就被坦克辗死了。
后面的五辆坦克一辆接着一辆只管朝前开来,志愿军的勇士们坚决不让它们逃跑,就把它们一辆一辆地炸毁。赵子玉用两颗反坦克手雷炸毁了第三辆,王智福用一颗雷炸毁了第四辆;第五、第六两辆都被手榴弹和机枪、冲锋枪的猛烈火力所击伤;第七辆坦克又开过来了。这时全排只剩下了一颗反坦克手雷。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员张朝贵拿着这颗雷,一面对排长说:“我一定要炸毁它!”一面就冲向坦克。他的手雷正掷在坦克的后尾,随着猛烈的爆炸声,那辆坦克就歪倒在公路旁了。张朝贵因为跑得离坦克太近,身上被炸伤了十几处,但是他坚持不下火线,仍然参加了歼灭敌人步兵的战斗。他在战前曾经请求本连的共产党支部考察他在战斗中的表现,然后吸收他参加共产党。在战斗中间,连长来到了他的跟前,他问连长:“我够不够入党条件?”连长点点头对他说:“我想同志们是会欢迎你参加我们的党的。”张朝贵又兴奋地端起枪向敌人瞄准射击。
一百多个敌人已经被打死、打伤五十多个了,志愿军的一个战士就用他刚学会不久的几句英语喊敌人缴枪。剩下的五十九个敌人,眼看逃跑不成了,于是就放下武器,举起双手走了过来。
(新华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