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1年12月20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联大全体会议讨论把阿拉伯国家控诉案列入议程问题
许多国家代表斥美英法殖民政策
美英法帝国主义处境十分孤立狼狈不堪
【新华社十九日讯】联合国大会于十三日举行全体会议,讨论阿拉伯国家要求把它们控诉法国在摩洛哥违反联合国宪章原则和人权宣言原则的提案列入议程的问题。会上,以美、英、法为首的殖民国家,像在总务委员会内一样,继续硬要大会延缓讨论这个提案,但是这种企图遭到了许多国家代表的尖锐抨击。在漫长的讨论中,各阿拉伯国家、印度、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阿比西尼亚、以及苏联和各人民民主国家的许多代表连续发言,严辞斥责法国和各殖民国家的民族压迫政策,使各殖民国家大感狼狈。它们曾一度指使玻利维亚动议休会,然而竟被多数否决。最后,虽然殖民国家纠集了二十八票,勉强使大会通过了“延缓”考虑这个提案的决议,但是投反对票的达二十三个代表团,另有七个代表团弃权。这种情况清楚地指明了目前国际形势中一个有意义的趋势,即:美、英、法帝国主义在联合国中的处境也愈来愈孤立,它们所控制的多数表决机器已越来越不听指挥了。
据塔斯社巴黎十五日电报道:在联合国大会全体会议十三日开始讨论这个问题时,会场听众极为拥挤。伊拉克代表第一个发言。他指出:摩洛哥人民在上次世界大战中和法西斯主义作战,受到相当重大的损失;摩洛哥人民希望在战争结束后他们将能获得自由和独立。但是,摩洛哥人民现在仍然没有权利。
伊拉克代表强调说:如果法国遵守联合国宪章的原则,摩洛哥早就成为独立的国家了。但事情并不是这样。伊拉克代表团坚决要求联合国讨论阿拉伯国家的控诉案。
叙利亚代表在发言中提到法国外交部长舒曼在十一月十三日所发表的声明,舒曼的话大意说,他没有理由对法国在摩洛哥所作的教化民众的工作感到羞愧。叙利亚代表问道:既然如此,法国为什么这样固执地不让世界知道摩洛哥目前的情形呢?法国为什么不同意在这里的大会上讨论这个问题呢?据说,摩洛哥享有自由的恩泽,但是在我看来,当我知道了摩洛哥的法国当局禁止发表舒曼本人所写的文章的时候,我不禁替它羞愧。叙利亚代表接着说:舒曼曾告诉我们,勉强实行民主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并不是抱怨法国在摩洛哥勉强实行民主,固然即使是勉强实行民主也还是比维持现政权好一点,要给这个现政权起一个真正合适的名字,是连我都觉得难为情的。我们要求大会出来为摩洛哥人民辩护。
巴基斯坦代表、外交部长查弗鲁拉·汗说:总务委员会没有权利向大会建议“延缓”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因为总务委员会只有权建议把某一问题列入议程,或者不列入议程。他又说:显然,有人心怀鬼胎,不希望在这个问题上得出决定。查弗鲁拉·汗强调指出:摩洛哥人民完全有权要求自主与独立。他说:法国曾经说过,它已成功地完成了它在摩洛哥的任务,如果法国希望证明它的话是正确的,那么它就必须承认摩洛哥人民完全有权要求自主和独立。查弗鲁拉·汗在结语中建议改变这一议案的题目。他说:既然法国代表团表示:说法国违反联合国宪章原则和人权宣言原则是对它的侮辱,这个议案就可以用“摩洛哥的独立与主权问题”这样的题目列入议程。查弗鲁拉·汗说,如果法国与其他国家代表团还是不同意将这个议案列入议程,这就意味着那些谈论自由的声音比别人响亮的人实际上是反对自由的。
埃及代表、外交大臣赛拉哈丁说:如果大会不同意把摩洛哥问题列入议程,这就会使小国对联合国丧失信心,并进而损害这个组织的威信。赛拉哈丁强调说:摩洛哥的法国当局并不是为摩洛哥人民的利益而是为法国某些有势力的集团的利益工作的。盘据在摩洛哥的法国殖民者害怕那种会剥夺他们特权地位的任何改革的主张。
伊朗代表说:总务委员会的建议应该予以否决;摩洛哥的问题应该列入议程。
波兰代表说:一切事实都说明了摩洛哥境内极端严重和骇人听闻的情况。法国当局对于摩洛哥人民的合法要求的回答,就是残酷地镇压民族运动。法国企图拖延讨论摩洛哥问题的举动,暴露了它打算掩盖摩洛哥境内实际情况的意图。
印度尼西亚代表也要求否决总务委员会的建议,并且着重指出:数亿人民已表示他们对摩洛哥人民的声援。
印度、厄瓜多尔、也门和黎巴嫩的代表也要求把摩洛哥问题列入大会议程。阿比西尼亚代表说:联合国宪章上没有那一条规定不准大会讨论这个问题。
接着发言的是苏联代表亚鲁疆,他说:控诉法国对摩洛哥政策是一件严重的事。如果联合国不愿继续使自己丧失作为国际机构的威信,那末大会就不能而且也不应该对这件控诉置之不理。他说:苏联代表团支持埃及和其他阿拉伯国家把摩洛哥问题列入大会议程的建议。
阿富汗代表在发言中也支持埃及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建议。
美国代表在发言中为法国在摩洛哥的殖民政策辩护。他说:讨论摩洛哥问题会妨碍法国寻找在联合国以外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捷克斯洛伐克代表发言支持阿拉伯国家的建议。他说:西方国家正在摩洛哥的领土上建立军事基地,这就是殖民国家为什么设法阻止讨论摩洛哥问题的主要原因。但是也就是因为这样,摩洛哥问题必须在本届联合国大会上加以讨论。
一些代表发言时揭露了摩洛哥法国当局的恐怖统治,从他们列举的事实来看,法国代表团团长舒曼想把摩洛哥情势描写成一片升平气象的说法是可鄙的,是不能令人信服的。舒曼举出的事实里面,没有一件能够驳倒这次会议的辩论中绝大多数代表的发言。为了要平息对于摩洛哥的法国殖民政策的愤怒,为了要缓和要求把这个问题交由本届大会讨论的愤愤不平的情绪,舒曼含糊其词地答应在将来实行一些改革,“使摩洛哥得以自治”。
伊拉克代表回答舒曼说:阿拉伯国家并不是要摩洛哥实行改革或建立自治政府。他们要求的是摩洛哥成为自由和独立的国家。他说:法国代表甚至不敢提起“独立”这个字眼,而我们希望他讲的是摩洛哥将成为独立国家。
埃及代表也发言驳斥舒曼说:法国代表团甚至对于改变提案的题目都没有表示态度。因为这个题目里有“独立”两个字。
殖民国家的代表看到这次讨论对他们不利,心里有些害怕了,因此就派玻利维亚代表上讲台。玻利维亚代表动议休会,以使殖民国家有时间来对一些赞成把摩洛哥问题列入议程的代表团施压力。
但是殖民国家的这个诡计失败了。二十八个代表团投票反对玻利维亚的建议。七个代表团弃权,只有二十二个代表团投赞成票。
接着,巴基斯坦代表查弗鲁拉·汗发表了长篇演说。他说:西方国家的代表在这里滔滔不绝地谈论自由,我们已经听得很多了。但是一谈到某个民族的独立和自由时,他们照例就背弃前言了。而东欧国家却是支持我们的,我们必须记住这些,并且非常感激这种支持。查弗鲁拉·汗指出:美国和法国的代表要求不要讨论摩洛哥问题,硬说这样会使目前的紧张局势更加恶化。他说:我们还第一次听到说,如果局势紧张的话,最好是不要讨论它。
在法国代表舒曼作了第二次发言之后,殖民国家又试图阻挠讨论这个重要问题。
乌拉圭代表奉殖民国家的命令,建议在这次会议上不举行表决,而延期到下次会议上再继续讨论。这个建议显然和关于大会继续讨论的决定相矛盾,因此,主席立即拒绝了这个建议。
于是,对总务委员会的建议进行唱名表决。该建议要求大会暂不讨论把埃及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控诉案列入大会议程的问题。
苏联、乌克兰、白俄罗斯、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巴基斯坦、菲律宾、沙特阿拉伯、叙利亚、也门、阿富汗、缅甸、厄瓜多尔、埃及、阿比西尼亚、危地马拉、印度、印度尼西亚、伊朗、伊拉克、黎巴嫩、墨西哥和南斯拉夫等二十三个国家的代表团投票反对总务委员会的建议,赞成把摩洛哥问题列入本届大会的议程中。七个代表团弃权。由于殖民国家、拉丁美洲的一些国家和西欧国家的投票(总共是二十八票),大会被迫接受了总务委员会的非法建议。
埃及代表在会议结束时说:因为所通过的决议只规定暂不讨论摩洛哥问题,埃及代表团认为它有权在联合国大会本届会议上再把这个问题提出来,并且将在适当时间内提出这个问题。


第4版()
专栏:

美国俘虏在圣诞节前纷纷写家信
报告受我方宽待情形
并表示渴望和平解决朝鲜问题
【新华社平壤十九日电】本社记者报道:圣诞节快要到了,在朝鲜北部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俘虏营里的美国俘虏们纷纷向他们在美洲的家属发出平安家信,报告他们受到朝中人民部队的宽待,和他们渴望早日回家和亲人团聚的心情。俘虏邓哈姆写信告诉他的父母说:我们在这里的生活很不坏,常常有肉类、罐头食品和糖吃,并且还领到了各种日用品、温暖的棉衣和毯子;无论是谁,对这种人道的待遇都是万分满意的。他继续说:“我们还常常做游戏和唱歌,这表现出我们在精神上也是愉快的。在感恩节那天,我们会了餐。现在我们正准备着过圣诞节。”另一个俘虏伊顿给他的父母的信上写道:“我们的将军们曾说,假使被中国人捉去是要被杀死的。但事实完全相反,他们(指朝中部队)正努力不使我们死亡或生病。因为我在该诅咒的战争中削弱了体力,在我被俘的那次战斗中就生了病,并且病情一时显得很严重。好心的中国人俘掳了我以后就把我送到医院里治疗了三个月,我得到了良好的医药和饮食。热心的中国医生日夜看护着我,直到我脱离了死亡的危险。我十分感谢他们救活了我的性命。”许多俘虏们在信上一致敦促自己的亲人和国内人民立即要求美国政府拿出真正的诚意来进行停战谈判,使朝鲜的停战谈判早日成功。一个不便公布姓名的俘虏在他的信上写道:“我希望亲爱的爸爸、妈妈能给国会议员写信,质问他们为什么不让我们早一天回家来。我们美国是毫无理由来干涉朝鲜人的事情的。中国、朝鲜的人民和美国的人民一样是爱好和平的。他们并没有、也决不会用军舰和飞机来侵犯我们的国家。我愈来愈认识到我们政府发动的这个远离本国的战争是太肮脏太可恨了。我相信只要美国多数人民觉醒起来,并表示他们的意见,这个屠杀人类的血腥战争便会马上停止。”德罗达也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希望你们向政府大声呼吁,只要是我们的政府和将军们真心愿意停止这个毫无前途的战争,那么战争是马上可以停止的。让我们向上帝祈祷朝鲜的和平快快随着圣诞节光临吧!”
【新华社十九日讯】据塔斯社平壤十五日讯:“劳动新闻”发表了美国战俘的一些信件,战俘们在信中叙述了他们受到人道待遇的情形,并表示渴望和平解决朝鲜问题。
美国第二师士兵乔治·克莱因写信去加利福尼亚,对他的母亲说:“我身体健康,生活平安。和我们的军官说的恰相反,人家待我们很好。我们一天吃三顿饭,睡在朝鲜的暖和的炕上,每天有医生来看我们。”
士兵乔治·格伦写信给他的母亲说:“这里的美国士兵都希望顺利完成停火谈判。战争的结束,将带给我们幸福。”
有些美国战俘在家信中提到美国侵略者在朝鲜的暴行。例如:美国第七师中士克隆在写给他的妻子的信中说:“美国人无情地破坏朝鲜的城市和村庄,屠杀人民。这实在是罪恶。美国不应该再打这个给人类带来不幸的仗。”


第4版()
专栏:

美方拖延朝鲜停战谈判
激起英国广大人民反对 英统治集团也感到苦恼
【新华社十九日讯】美国方面在朝鲜停战谈判中坚持无理要求、延不达成协议的顽固态度,已经激起英国广大人民的反对。甚至在英国统治集团内部也已引起了日益增加的疑虑和不满。
美国“纽约时报”驻伦敦特派记者但尼尔早在十一月十六日从伦敦发出的电讯中即已承认:“英国人民已在开始怀疑英国政府对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将军和他的谈判代表的信任是否适当。……有人怀疑美国为了某种不可告人的理由,希望延长战争。”但尼尔又说:“无论在议会中或者报纸上,都可以看到有愈来愈多的迹象表明,由于谈判没有能够在朝鲜促成停火令,英国人民感到焦躁不安。他们郑重地发问:这究竟应当怪美国不肯和解,还是怪共产党不肯和解?”据但尼尔说:“提出这样一种问题的,已不限于老是说美国有卑鄙动机的工党内部左翼非战主义集团……甚至连保守党人也开始因为这个问题而感到苦恼了。”
随着美国谈判代表在板门店谈判中日复一日的拖延,英国方面对美国的怀疑已经大大增长。一个月以前,据但尼尔透露,英国国会中的“工党党员有好几次认为应当有一个英国代表或联邦代表参加谈判委员会。最近有人建议,在停火谈判仍在进行的时候,英国政府应当不让它在朝鲜的部队进行防御战斗以外的任何攻势战斗。”现在英国国会中的不满是更加明显了。据法新社伦敦十二月十一日电透露:“在过去几天里,外交大臣艾登不得不平息若干议员的火气。……十二月二十七日的最后期限越接近,这些政界人士就越等得不耐烦。”
甚至英国官方都已在开始含蓄地抱怨美国在朝鲜谈判中的独断专行。法新社说:“伦敦官方人士十一日晚间说,关于朝鲜停战谈判的情况,他们并不比新闻记者知道得更多。在这种话后面,可以感到某种激动情绪。”法新社接着说:“事实是:英国政府方面没有能够使公众和他们共同信任美国的统帅。所以,英国官员就不得不考虑国内对于朝鲜问题的不安情绪。”不仅如此,“公众对于出席联合国的代表团所使用的方法,它进行辩论时所根据的原则,甚至西方各国政府作战的目的都不大信任。”就在同一天,英国资产阶级的“曼彻斯特卫报”发表社论,对美方代表在板门店谈判中故意拒绝接受我方公平合理的主张表示不满,该报在谈到我方代表于十四日提出的解决第三项议程的六项方案时说:
“虽然在技术上联军的视察方案也许比共方的周全一点,但共方的方案似乎也很够合理了。”
据英国“观察家报”十二月二日发表的该报驻巴黎特派员贝洛夫的专电透露,对于美方拖延手法的不满不仅已在英国出现,而且也已在出席巴黎联合国大会的许多国家的代表中间反映出来。这种情况已使得美国感到惊慌。贝洛夫说:反美言论“在大会的休息室里响亮和大胆得惊人。朝鲜战争的不得人心,以及觉得美国停止战争的努力做得不够的感觉,是推动联合国中‘中立主义’运动的主要因素。”贝洛夫说: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人焦急地要克服别人对他们的怀疑——怀疑他们是对和平不感兴趣的。这反映出他们对于联合国代表中间反美情绪的暗流,正愈益感到气馁。”


第4版()
专栏:

美军“俘虏收容所”酷刑拷打俘虏
朝鲜人民军战士 申济然
我在战场受了重伤,昏迷过去了。过了几天后,我才发觉自己和不相识的美国黑人伤兵一起躺在山下的地洞里,我意识到发生了不寻常的事情。满身鲜血的黑人伤兵大声叫着、呻吟着。我的感觉渐渐灵敏起来,我用布包扎了头部和脚部的伤口,站起来想往洞外跑,立刻,那看守地洞的美国兵就扛着枪跑来,哇哇大叫起来。这时,我知道自己已做了美军的俘虏,在他们监视之下了。整整两天,我躺在地洞里,什么东西也吃不到,饿得人发昏。过了几天,我被美国军官叫去“审问”。因为受了重伤,流血过多,又饿了几天,我摇摇晃晃地走了一段路就昏倒了。这时,美国鬼子用枪顶在我的背后,不知叽哩咕噜说了些什么,就生拉活扯地把我拖到了“审讯室”。在一张桌子上,摆着茶杯、水果和美国香烟,鹰鼻高个子的美国军官把饼干送到我面前要我吃,同时,就开始了“审问”。“审问”的要点是:人民军部队部署在什么地方?在朝鲜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多不多?……等等。我虽然一直因为口渴、肚子饿而十分难受,可是我决不愿拿饼干和水果吃。我知道,美国军官对我这种“待遇”,是要来收买我的,想从我身上得到一些军事机密。我断然拒绝回答他的“审问”。这时,他叫来一个高个子的李承晚伪军士兵,用英语讲了些什么,于是,我就被拉进小山丘下的地下室里,我的衣服被剥光,两只手被绑起,然后他威胁我说:“如果你不说出人民军和志愿军部队司令部的所在地,就把你就地枪毙。”我回答他不知道。这话分明触怒了那美国军官,他命令说:
“教他老实点!”李承晚伪军士兵立刻用枪托打我的头,把我打得躺下去之后,又用装有铁钉的胶皮带抽打我的背部,我痛得几乎死去。然而祖国的军事机密,我一点也没有透露出来。
美国野兽们继续用恐怖的酷刑来拷问我,企图从我的口中逼出军事秘密来。
美国鬼子拿了一块烧红的铁片,在我的胸部划上
“红匪叛乱者”字样,用剪刀刺进我的指甲里,又把沸水倒在我身上,接着把锯子放在我脖子上,强迫我低下头,说要把我的头锯断。以后又把我吊在树上……。
可是英勇的人民军战士永远不为酷刑所屈,敌人什么也没有得到。
我逃出来是在今年八月中旬一个漆黑的雨夜,看守周围满布铁丝网的牢房的美国鬼子睡觉了,我趁机紧勒住那家伙的脖子,同伴们也来帮助我;这个鬼子还没有来得及喊叫,就被我们扼死了。我们穿过铁丝网,越过崎岖难行的峻岭和溪谷,整整跑了十二天路,终于回到了人民军的防地。
(马超群译自十月二十三日“民主朝鲜”)


第4版()
专栏:

纪念越南人民抵抗法国侵略者五周年
胡志明主席发表告全国军民书
号召克服困难加强团结争取完全胜利
【新华社十九日讯】据越南通讯社北越讯: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胡志明主席为纪念越南全国人民抵抗法国侵略者五周年(十二月十九日),发表告全国军民书。
胡志明主席在告全国军民书中,首先把反侵略战争开始的时候和今天的越南情况作一比较,指出帝国主义战争阵营的危机日益加深,和平民主阵营的力量日益强大,国际形势对于越南人民的反侵略战争正日益有利。
接着,胡志明主席分析越南今天的国内形势说:我们掌握政权不久,就开始和法帝国主义侵略军作战。可以说,我们当初是赤手空拳地起来和我们的敌人作战的。但是我们已在战斗中加强了我们的力量。我们建立了一支强大的人民军,另有许多地方人民军、民兵和游击队。我们歼灭了敌军十七万多人。我们的斗争使法帝国主义者每天消耗十亿法郎。
几年以前,我们还受到法国侵略者和中国国民党反动派的包围。但是由于中国人民革命的胜利,以及不久以后我们在边境地区对法国侵略军赢得的伟大胜利,已使我国和世界上的其他民主国家连接起来了。我们获得了这些成绩,应归功于我们的军队和人民的英勇斗争和他们的自我牺牲精神。
最近世界和平理事会第二次会议通过了几项决议,其中包括关于在越南实现和平、外国军队撤出越南的决议。我们欢迎这些决议。正是为了要实现这些决议,我们决心奋战到底,直到赢得完全胜利,直到法国侵略军撤退或被完全歼灭为止。
然而,我们的军队和人民必须经常记住:所有的侵略者,除掉死的而外,都是会作恶的。他们愈接近崩溃,就变得愈加残酷。我们的斗争一定会得到胜利,但是要经过一个长期的、艰苦的斗争。
胡志明主席接着指出越南人民今后努力的方向说:我们应该继续加强我们现在所作的一切努力,那就是:进一步加强我们和老挝和柬埔寨两国的兄弟人民的内部团结,以及我们和苏联、中国及其他新民主主义国家等友邦的团结;人民军、地方人民军、民兵和游击队的指挥员、战斗员应该进行歼灭敌人、争取立功和帮助人民的竞赛运动;各阶层的人民——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商人——应该进行增加生产的竞赛运动;政府机关和人民团体的工作人员应该在发扬勤俭、公正和廉洁的作风方面,在正确执行政府的政策和正确执行群众路线方面,进行竞赛运动。
我们还应该克服一切困难,来粉碎敌人的以战养战、利用越南人打越南人的阴谋。
我们要对敌占区人民反对敌人强征青年补充傀儡军的政策的斗争,热烈欢呼。
我们要号召受敌人欺骗的傀儡军回到他们的祖国这边来。
我们决心克服一切困难,以便实现“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胜利”的口号。
胡志明主席在告全国军民书的最后部分指出:越南人民的反侵略战争一定会得到胜利,因为:法国殖民者和美国干涉者都是侵略者;那些傀儡们都是卖国贼;我们是在为保卫祖国而战。
我们一定会得到胜利,因为:我们的军队英勇奋战;我们的人民团结一致;我们的干部忠诚为国;我们的政府具有远见和决心。
我们一定会得到胜利,因为我们的阵营——和平民主阵营——的力量超过帝国主义战争阵营。
我们的长期斗争一定会得到胜利!
越南的独立和统一万岁!


第4版()
专栏:国际简评

越南人民军在北越的胜利
越南人民军本月初旬连续在北越各地主动出击,攻克了北越和平省内图富等法国侵略军的重要据点多处,歼灭大量敌军,并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和军需物资。越南人民军在全越人民积极支持下所得到的这一胜利,说明了越南人民革命武装力量的日益增长和强大。这是越南人民在反对帝国主义侵略者的战争中,取得胜利的最可靠的保障。
在越南人民军强大压力下,法国侵略者为了继续盘据在越南北部的侵占区,曾竭尽力量企图固守从河内到海防的“袋形阵地”。法国侵略军总司令塔西尼一面从法国和北非调兵增援,一面在越南以“利用越南人杀害越南人”的恶毒计划强征越南青年,来解决它因在侵略战争中遭受到的严重的兵员的损失,同时并将越南中部和南部的兵力聚集到北部,修筑工事,妄图借此抵抗越南人民军的进攻。很明显,法国侵略军的这种种挣扎,都不能挽救它们在越南的失败和死亡。越南人民军在北越的胜利攻势就是一个明证。
正如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胡志明主席在给前线人民军指战员祝捷电报中所说的:“取得这些胜利,是由于我们军民的团结一致,以及他们对战斗和胜利的决心。”越南人民军和全越人民只要在越南劳动党和胡志明主席领导下更进一步地加紧团结,就必能更沉重地打击敌人,并最后将法国侵略者完全驱逐出去。


第4版()
专栏:

美国侵朝空军的损失愈来愈严重
美国反动报刊和空军首脑焦灼不安
这一事实尖锐嘲弄了在板门店吹牛的美方代表
【新华社十八日讯】美国侵朝空军愈来愈严重的损失,已引起美国资产阶级报界和空军首脑的极大忧虑和不安。
“纽约时报”在十一月四日一篇专门讨论朝鲜空中局势的文章中举出情况严重的一个例子:在一次“像平常一样地由喷气机掩护着”的空袭中,“我们(美方)大部分的轰炸机都被进攻的喷气机击伤了”,仅这一次美国空军人员的损伤就达六十二名,“这些数字在远东空军司令部里引起了极大的骚动”。该报于是得出结论:“事情立刻变得很明显,联合国不能再长期地遭受这种损失而不严重地削弱空军的力量。”
第二天,“纽约时报”又登载军事记者鲍尔温的关于这个问题的一篇文章,抱怨美国空军发表含糊其辞的战报。鲍尔温指出,中朝人民部队的空军和防空部队,“即使是就联合国空军目前浅近地伸入北朝鲜的空袭而言,现在也已经成为一个重大的威胁”。至于比较深入的轰炸活动,就“已经不得不在夜间进行”了。
事实是如此冷酷,以致美国在朝鲜的空军首脑、第五航空队司令爱佛莱斯特少将最近公开承认,美军的所谓“制空权”已受到“真正的威胁”;而空军参谋长范顿伯更承认:美国空军已不再掌握完全的制空权,只剩下所谓“空中的主动权”的东西了。范顿伯又说,为了应付日益加大的威胁,美国必须“拿出更多的飞机来,这些飞机原来是要用在美国大陆的空防,用在其他的全盘义务和用在有步骤地建立我们全部空军力量上的。”范顿伯的话表明,美国空军在朝鲜战场上的巨大损失,已经严重地影响了美国空军整个的侵略计划。
在无情的事实的面前,连美国新闻处也不能不承认:美国“若干编辑与‘旧金山纪事报’一样,对‘我们(美方)在朝鲜的空战进行得不很顺利’一点,表示忧虑。”“华盛顿明星报”在十三日的社论中坦白地说:“美国空军在朝鲜的损失,已使美国人大为不安。”该报承认,美国飞机的损失,比故意“隐瞒坏消息的”美国军事公报中所承认的要“多得多”。该报社论“对东京发表的关于空战的乐观报告,提出抗议。”
美国报纸与官方人士对于侵朝美国空军巨大损失的焦灼,对于那些仍在板门店停战谈判中吹嘘美国军事力量的美方代表滕纳之流,正是一个尖锐的嘲弄。(附图片)
在朝中人民军队炮火的沉重打击下,侵朝美机的损失越来越多。上图是在今年八月二十八日为我志愿军某部击毁的美国P—51型战斗机残骸。下图是被我志愿军某部击毁的美国B—29型超级空中堡垒残骸的一部分。(随人民志愿军摄影记者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