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1年12月10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白俄罗斯代表团在联大全体会上指出
中央人民政府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
国民党匪帮代表资格早已完全丧失
【新华社九日讯】据塔斯社巴黎讯:联合国大会于七日上午举行全体会议,讨论全权证书委员会的报告。全权证书委员会中的美英多数派通过了一个决议,主张承认所有代表团的全权证书为合法,大会所讨论的,就是这个决议。但是,同时白俄罗斯代表团还向大会提出了不承认国民党代表团的全权证书的提案。
白俄罗斯代表基塞列夫解释白俄罗斯代表团的这个提案说:“白俄罗斯代表团曾在全权证书委员会会议上指出,国民党代表的全权证书是不能予以承认的,因为那些代表是由不代表任何人的一帮破产了的政客派来的。被中国人民所驱逐而逃亡到台湾岛上的国民党的所谓政府,已经不再是代表中国人民的合法政府了。国民党集团早已丧失了政权,早已丧失了对中国领土和人民的控制,同时,也就丧失了代表中国在联合国发言的一切道义权利和法律权利。大家都知道,中国人民的真正而且合法的政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这个政府现在对全中国行使着国家权力,受到中国人民最广大的拥护。国民党分子的全权证书是由私人以一帮不代表任何人的人们的名义签发的,这种情况是‘大会议事规则’第二十七条规则所不容许的,既然如此,所以白俄罗斯代表团提出不承认国民党的所谓政府的代表在第六届大会上的全权证书的提案,请求大会审议。”
主持会议的英国代表杰伯于是让非法出席本届联合国大会的国民党集团的代表发言。国民党集团的代表完全无法谈到当前所讨论的问题的本质。
美国代表接着发言,他建议大会应不再讨论白俄罗斯代表团的提案而立即进行表决。杰伯赶忙赞同美国代表的建议。
苏联代表马立克提醒主席说,主席的任务是帮助说明对某一问题的观点。马立克援引大家都知道的议事规则,要求在投票之前发言以便说明他的投票理由。虽然马立克的这个举动是完全正当的,但是主席杰伯拒绝了马立克的要求。接着,他又以同样粗暴的态度违反现行议事规则,不许波兰、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和捷克斯洛伐克的代表发言。
主席于是把全权证书委员会的提案提付表决。美英集团国家的代表团投票赞成这个提案,有五个代表团投反对票,七个代表团弃权。这样,虽然大会在美英集团操纵下通过了全权证书委员会的提案,但是有十二个国家的代表团对这个提案不表赞成。
大会继而讨论特别政治委员会关于希腊问题的报告。特别政治委员会已经通过了设立所谓巴尔干小组委员会来代替声名狼藉的联合国巴尔干委员会的决议。事实上这两个委员会只是名义上有不同,而巴尔干小组委员会实际上只能更加扩大美国对希腊干涉的范围。出席特别政治委员会的苏联代表团曾提出全面解决希腊问题的提案,并且规定:立即解散巴尔干委员会,停止美国对希腊内政的干涉,结束希腊国内的恐怖,宣布大赦,取消囚禁希腊民主分子的集中营,撤销希腊法院对希腊民主分子的死刑判决。
但是,大会在美英集团的操纵下,还是通过了特别政治委员会的提案。苏联代表团的提案被美英多数否决,但是,尽管如此,大会也不得不通过苏联代表团提案中关于规定希腊与阿尔巴尼亚之间以及希腊与保加利亚之间建立外交关系的一项建议。


第4版()
专栏: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起草全德国民议会选举法委员会
谴责美英法企图阻挠全德自由选举
主张全德选举的监督问题必须由全德会议来决定
【新华社八日讯】据塔斯社柏林六日讯: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新闻处发布消息说,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起草全德国民议会选举法委员会于四日举行会议,继续讨论选举法的各项原则。出席会议的各党派以及各人民团体和柏林市民的代表对于西德“政府”总理阿登纳在巴黎和美英法三国谈判所谓“一般性协定”(按:据西方国家报纸透露,这个协定包括使西德参加北大西洋集团、重建西德军队、确定波恩傀儡共和国的法律地位、保持占领军权力等重要内容。)的消息,一致表示非常愤怒。这个协定的目的是要阻挠全德选举,阻挠缔结对德和约,用协定来批准外国占领军在西德无限期地继续其警察统治。
选举法起草委员会重申应采取魏玛共和国选举法为制订全德选举法的基础,因为它是以民主方法通过而且是为德国人民批准了的,以之为基础就会便利双方取得协议。
关于全德选举的监督问题,委员会主张在全德会议上就成立德国选举中央委员会的问题取得协议,将来由这个委员会来监督全德选举的准备和进行。委员会指出,设立服从于美元的联合国委员会来确定是否有条件举行全德自由选举的计划,显然是违反绝大多数德国人民的意志,也是违反民主原则的。普选是每一个民族的基本民主权利,只能由它自己制定自己的选举法。只有在这个基础上,各民族及其国民议会才能有主权可言。德国人民对于准备和举行选举有充足的经验,他们坚决反对美英两国政府把他们当作殖民地人民来对待。


第4版()
专栏:

要求释放无辜被捕学生
德黑兰学生集会示威
反动警察竟使用武力杀伤示威者
【新华社八日讯】据塔斯社德黑兰七日讯:在过去数天中,德黑兰大学和中学的学生组织散发了许多传单,号召学生们六日在下院前面的巴哈里斯坦广场举行示威和集会,要求释放不久前因“政治理由”被捕的学生,并要求允许因为从事进步活动而被开除的大学生和中学生复学。
六日早晨,几大队警察和军队占据了德黑兰大学附近的街道和房屋,并在这个地区的四周布置警戒线。德黑兰大学和市中心之间的所有交通,都被断绝。
尽管如此,许多大学生和中学生早晨仍在其他地区集合,然后排队走过大街向下院前进。
示威者在集合和前进时,和警察时常发生冲突。警察使用了短棍、佩刀、刺刀、有时还开枪。他们并有许多带着小刀和短棍的便衣队的帮助。
示威者用石子击退了警察和暴徒的进攻,并且在搏斗中夺下了他们的短棍。
虽然警察想驱散示威者,但几千个示威者仍然到达了巴哈里斯坦广场。警察在那里用催泪瓦斯和手榴弹对付示威者。有些示威者被刺刀、小刀和枪打伤。
同日,警察和暴徒并捣毁了萨地戏院,冲进了德黑兰的“和平宫”,捣毁了那里的全部家具,放火焚烧设在那里的伊朗和平委员会的图书馆、阅览室和办公室。他们并捣毁了两家进步报纸的编辑部。


第4版()
专栏:国际简评

摩萨台政府屠杀伊朗爱国学生的反动罪行
伊朗德黑兰大学和中学的学生,在本月六日早晨举行了示威游行,要求释放因“政治理由”被捕的学生,并要求因从事进步活动而被开除的学生能够复学。德黑兰学生这种正当的行为,竟受到摩萨台政府的血腥镇压。这一事件的发生,充分暴露了摩萨台政府一贯的反动面目。
今年三月间,在伊朗广大人民的压力下,摩萨台政府向伊朗议会提出了“石油国有化法案”,并在此以后,随着伊朗人民争取石油国有化斗争的高涨而实行了“国有化法案”。但是摩萨台政府在石油国有化斗争中所采取的路线,与伊朗人民的要求是毫无共同之处的。它一面以残酷的手段对伊朗人民的爱国运动施以镇压,一面任凭美国帝国主义的代理人哈里曼及前任美国驻伊朗大使格拉第对伊朗的内政横加干涉,企图用一只手把伊朗的石油宝藏从英国手中拿过来,而用另外一只手把它送给美国的石油大王们。摩萨台政府这种出卖伊朗民族利益的行为,引起了伊朗人民日益强烈的反对。
摩萨台政府镇压伊朗人民爱国运动,残杀伊朗人民的暴行已愈演愈烈。今年七月十五日,摩萨台政府曾向反对哈里曼干涉伊朗内政的示威游行的德黑兰人民开枪射击,造成了严重的伤亡;最近又加紧对和平拥护者的迫害。这次,摩萨台政府更大规模残杀德黑兰的爱国学生。这一连串的事实证明了:摩萨台政府是美帝国主义掠夺伊朗石油的可恶的帮凶,是伊朗人民的敌人。
摩萨台政府对伊朗人民爱国运动的血腥镇压,使伊朗爱国人民日益认清了它的反动面目。显然的,这必然激起伊朗人民对摩萨台政府卖国妥协政策的更加广泛的反抗,并进一步提高了伊朗人民对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派勾结阴谋的警惕。


第4版()
专栏:

在联大特别政委会讨论任命联合国德国问题委员会问题的会议上
苏联代表马立克关于德国问题的发言
【新华社讯】塔斯社巴黎五日电:联合国大会特别政治委员会十二月四日下午会议讨论任命联合国德国问题委员会的问题。苏联代表马立克在讨论中发言如下:
在讨论英、美、法三国提出的把关于德国的议案列入联合国第六届大会议程的问题时,苏联代表团无论在总务委员会或大会全体会议上,都反对把这个议案列入议程。苏联代表团指出,把设立所谓国际委员会在联合国监督下在西德、柏林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进行调查以确定在这些地区的现存条件下举行自由选举的实际可能性问题列入议程的建议,是虚伪的和牵强附会的。
在这样作时,我们曾指出过,三国的说明性的备忘录里所谈到的它们争取统一的德国的那种表面努力,是绝对不能令人信服的,而且是绝对不能成立的。它们说,为了这个目的,就要成立所谓国际委员会以调查举行全德选举的条件。我们也曾列举过许多例子,证明三国对德国的全盘政策就是使德国长期陷于分裂,这种分裂是几年前由它们违反着德国人民的利益,违反着加强和平与各国人民的安全的利益而开始实行,并且现在还在坚持实行着的。
美英法破坏国际协议,执行分
裂德国和重新武装西德的政策
正确地说来,在波茨坦协定签订的第二天,美、英、法三国就开始采取了破坏波茨坦协定的方针,采取了分裂德国并且在西德的参与下准备新战争的方针。应该提一下,早在一九四六年把萨尔区变成法国经济的一部分的时候,波茨坦协定就被破坏了。它们继续采取着这种方针,于是后来就成立了英美“联占区”,一九四七年把西德拉入了马歇尔计划,一九四八年夏天三国提出了关于西德问题的伦敦建议,一九四八年六月在西德单独发行了货币。
这就表明了德国的分裂,并且是西方国家对雅尔塔与波茨坦协定的严重破坏。下一个分裂德国的步骤就是在法兰克福通过的三国决定,成立西德分裂政府,颁布鲁尔法规,实行占领法规。
一九五○年,西德分裂国家加入了所谓欧洲议会——北大西洋侵略公约的辅助政治组织。最后,据一九五○年九月十九日发表的公报表明:组织西德军队与把西德重新军国主义化问题成了一九五○年秋天在纽约举行的美、英、法外长会议上的主要问题。
考虑到履行关于肃清德国军国主义的波茨坦协定的重要性,苏联政府提出了建议美、英、法、苏外长开会讨论履行关于肃清德国军国主义的波茨坦协定的问题。
一九五一年三月到六月举行的拟定四国外长会议议程的外长助理会议表明:英、美、法三国不是想缓和欧洲局势,而是力图使它进一步恶化,办法就是顽固地拒绝把苏联关于肃清德国军国主义与防止德国重新军国主义化的建议以及苏联代表团提出的其他建议列入外长会议议程。
大家都知道,三国代表破坏了外长助理会议的工作。他们企图迫使苏联代表团接受他们的条件,不让议程中包括任何重要问题,并企图通过有利于他们的规定,以让他们在将来也能丝毫不受约束地实施重新武装西德和准备新战争的政策。
鲁尔问题——德国军火生产的主要基地、德国军国主义的重要工业根据地的问题,在西方国家的对德政策中占着特别位置。苏联曾提议对鲁尔工业区建立四国管制,以把鲁尔的资源用来发展德国的民用工业,并满足欧洲曾遭德国侵略的各国人民的需要。三国根据它们分裂德国及重新武装德国西部的政策,把鲁尔区列入了所谓舒曼计划。
按照这个计划,鲁尔区将在经济上割离德国,德国人民对这个异常重要的地区的主权将被剥夺,鲁尔资源将由美国垄断资本和驻欧美军总部控制。这就完成了美国从实施所谓鲁尔法规之后便开始的割裂鲁尔的政策。
西方三国使西德参加“舒曼计划”,严重地违反了关于建立统一的、民主的、非军国主义化的德国的波茨坦决议,因为这个计划目的在于加速西德的重新军国主义化,并为北大西洋侵略集团在欧洲建立战争工业基地。
这便是关于三国正在实行的分裂和重新武装德国的政策的一些无可争辩的事实。美、英、法三国把德国问题在联合国提出,就是企图阻止建立统一的、爱好和平的、独立的德国。
美英法强使联大讨论德国问题
是严重违反联合国宪章的行为
西方建议成立联合国德国问题委员会,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因为这个问题不在联合国权限之内,是不能由联合国大会讨论的。
应该指出,有许多由各大国代表签订的国际协定就明白地规定,要考虑和解决德国问题,必须按照这些协定所规定的程序。这些协定包括:雅尔塔和波茨坦关于德国问题的协定,欧洲顾问委员会关于德国占领区的决议,关于对德管制机构的协定,苏美英法四国政府关于战败德国并担当对德最高权力的宣言,以及对德管制委员会取得协议的其他一些决定。
这一切国际协定都确定了,德国问题的战后解决在四国权限之内,它们对德国的命运负有责任。
应该特别指出,按照波茨坦会议的决议,占领德国的国家“将一致协议于目前或未来采取其他确使德国永不再威胁其邻邦或全球和平之必要措施。”
波茨坦决议又规定:“依照管制德国机构之协定,德国境内最高权力之执行,系由美英苏法四国总司令遵本国政府命令,分别授与各占领区内者;……共同处置有关全德国之一般事件。(我特别强调共同处置这一点)”
一九四五年六月五日苏美英法四国代表签署的德国投降宣言说,苏美英法四国政府“担当德国的最高权力”,为了行使这些权力,上述四国政府“将采取它们认为未来的和平与安全所必需的措施,包括彻底解除德国武装和肃清军国主义”。在关于德国问题的其他国际协议里也有同样的规定。因此,根据四国这些特别国际协议和协定,整个德国问题必须由负占领德国责任的国家来解决,而且只能按照四大国代表签署的现存国际协议所规定的程序来考虑,不能以任何其他程序来考虑。
西方打算让联合国也来讨论德国问题,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一九四八年秋天联合国第三届大会上,美、英、法三国就这样做过。当时,它们不顾美英法苏四国关于德国的协议以及联合国宪章所规定的考虑德国问题的程序,企图强使安全理事会通过它们在德国问题上的建议。它们虽然尽了一切力量,想歪曲联合国宪章第一○七条限制联合国对德国这类问题的权限的明白规定,可是它们的企图终归失败了。
按照三国建议把德国问题列入联合国大会议程,将公然严重违反宪章第一○七条,因而就违反了在联合国宪章这种国际条约里承担的义务。强迫大会讨论这个问题,三国就违反了它们在波茨坦协定和若干其他和德国有关的协定里承担的义务。
德国人民拥护人民议会的建议
要求召开全德会议统一国家
任命一个国际委员会在联合国监督下调查举行全德国民议会选举的条件的建议,说明美、英、法三国政府认为德国是没有文化的、没有权利的、落后的殖民地,认为它没有过政党,也从来没有举行过选举、这个建议的起草人认为德国人民是落后的民族,非要有一个国际委员会来管他们不可,非要由这个委员会来教德国人民如何举行议会选举不可。这种对待德国的态度只能伤害德国人民的民族自尊心。不用说,苏联代表团是不能同意三国这样对待德国和德国人民的。
关于这一点,应该强调这个事实:争取建立一个统一的、民主的、爱好和平的德国的全国运动,反对西德军国主义化、反对把它并入北大西洋侵略集团、争取尽早缔结和约的运动,正在德国一天一天地壮大起来。德国人民一致拥护今年九月十五日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人民议会致波恩联邦议会的信件——建议召开有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代表与西德代表参加的全德会议,讨论两个问题:在全德举行自由的国民议会选举,以建立统一的、民主的、爱好和平的德国;加速缔结对德和约。
人民议会的建议同时指出,在此以前,应该召开全德圆桌会议以便西德与东德间获致协议;又指出举行德国国民议会的自由与民主的选举将加速建立统一的、民主的、爱好和平的德国。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人民议会指出,这种选举必须在全德国相互平等的情况下举行;必须保证全体公民的个人自由与平等,保证一切民主党派与组织有同等的活动自由。这个建议同时规定民主党派与组织应有权提出它们自己的候选人名单,拟定联合的名单,并任意组织选举联盟。
差不多两星期以后,九月二十七日,波恩政府发表声明,提出了接受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人民议会建议的十四个条件,人民议会回答说,联邦议会提出的举行全德选举的条件,大多数是可以接受的。
在今年十一月二日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人民议会的特别会议上,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总理格罗提渥再一次表示,德国东部与西部人民正努力采取最坚决的措施来结束德国的分裂,制止西德的重新军国主义化,以便东西德人民能够踏上蓬勃发展的道路,争取美好的未来——到那时,世界上没有国家再会受到德国的侵略野心的威胁了。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建议应该在全德会议上拟定德国选举法。同时,人民议会授权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设立委员会以起草举行德国国民议会自由选举的法律,以便这个法律能够成为西德与东德代表举行的全德会议上制定选举法的张本。
据报纸消息,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设立的起草全德国民议会自由选举的选举法的委员会,最近举行了第一次会议。像这个委员会今年十一月二十六日第一次会议的公报所指出的,组成这个委员会的一切党派、群众组织和团体的代表曾经一致声明:德国各地绝大多数人民认为目的在于重建统一的、民主的、爱好和平的、独立的德国的全德选举是最重要、最紧急的任务。
公报然后指出:阿登纳和美、英、法三国外长在他们的巴黎会议公报里所发表的联合声明,是违背德国人民的意志的,那个声明说,联合国大会必须查明能否同时在联邦共和国、柏林、德国苏占区举行自由选举。
德国人民认为:举行全德选举的问题是没有争辩的余地的,并且,像公报所指出的那样,唯一的问题是西德和东德代表在全德会议上就选举的条件和选举法达成协议。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所设立的这个委员会认为——在这个委员会发表的公报里就曾经指出——,至于选举法,应以魏玛共和国一九二四年三月六日的选举法为制订全德选举的选举法的基础,以促使东西德代表在全德会议上取得协议。必须在比例代表制的基础上举行自由的、普遍的、平等的、秘密的和直接的选举。必须在平等的基础上和尊重人民
一切基本的民主权利的情况下在全德国举行选举。必须保证全体公民有进行政治活动的自由。一切民主党派、组织和团体必须有同样的自由来进行它们的活动。它们必须有权提名国民议会候选人,候选人有充分自由进行竞选。必须在全德保障人民有以口头和文字,以形象的方式和其他方式表示意见的自由。公报说:任何人都不应该因为他的政治观点而受到逮捕或迫害,或者在职业上受到歧视。必须保证国民议会每一个候选人有政治活动自由和人身自由。在全德会议通过了选举法后,必须取消对公民在各占领区和柏林之间来往的一切限制。
很明白,如果波恩政府和三个西方占领国家接受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的建议,就会是走向德国统
一的重要的一步。
波恩政府和三个西方占领国家实行分裂德国的政策,用尽各种藉口拒绝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的公正而合法的建议。
应当指出的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人民议会十月十日写信给波恩政府,建议东德和西德的代表尽快举行全德会议,以讨论举行全德选举和加速缔结对德和约的问题,可是阿登纳与波恩议会又分别在十月十六日和十月十七日拒绝了人民议会的建议。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总统在十一月二日写给西德总统的信中建议,为了求得德国的和平统一和加速缔结对德和约,他们来开会讨论有关召开全德会议的各项问题。他在信中又表示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愿意由德国人自己来调查在全德国举行自由选举的先决条件,这种调查由东德和西德代表组成的委员会来进行,这个委员会受苏、美、英、法四国代表的监督。
西德总统拒绝了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总统的这项建议。
苏联支持德国人民的要求,主
张实现德国统一,尽速对德缔和
苏联政府同意并支持德国民主力量所提出的建议:举行全德选举,选出国民议会以建立统一的、民主的、爱好和平的德国,实现德国的统一;以及尽速缔结对德和约,随后并撤退一切占领军。苏联认为阻止德国人民选出代表的种种障碍早就该消除了,以便使他们能够在一起举行会议,讨论德国的重要问题:建立统一的、民主的、爱好和平的德国和尽早缔结和约的问题。
还应该提醒大家,苏联政府曾在一九四七年秋季伦敦第五次外长会议上,建议立即开始草拟对德和约。苏联代表团坚决反对继续拖延这个问题,并且曾说,剥夺德国人民和平独立生存的权利是不可容许的,而且对德和约问题不仅对于德国是重要的,对于为建立持久和平而奋斗的欧洲各国人民也是重要的。苏联建议四国政府应在两个月以内向外长会议提出对德和约草案。可是苏联的建议却没有得到美、英、法三国代表团的支持。美、英、法三国在伦敦会议上所采取的立场,使得关于恢复德国统一的问题无法获得任何进展。另外,正如我曾经说过的,三国政府又实行了西德的占领法规,这个占领法规的目的是代替和约而无限期地延长占领制度。
必须说明:苏联政府在一九四九年巴黎外长会议上再次提出了尽速草拟对德和约的问题。苏联代表团建议由苏、美、英、法四国政府在三个月内向外长会议提出对德和约的草案,并在草案上规定在和约缔结后一年内撤退驻在德国的一切国家的占领军队。
苏联代表团又建议在那次巴黎会议上完成准备对德和约的程序的工作。这项工作以前已完成了一大部分。但是苏联的建议那一次又遭到了西方三国的顽固反对。
这一切事实都足以证明,三国正在用一切办法阻挠建立统一的、民主的、爱好和平的、独立的德国,阻挠缔结对德和约。
事实十分明显,三国之所以在大会上提出设立委员会以在德国进行调查的问题,是为了要想阻挠德国民主力量建立统一的、民主的、爱好和平的德国,阻挠他们争取迅速缔结对德和约。事实十分明显,三国政府的计划中没有规定建立统一的德国,它们正在火急地把西德重新军国主义化,重建由希特勒将领统率的德国正规军,着手利用西德的人力与物质资源准备新战争。
美、英、法三国的统治集团既已走上了拼凑侵略集团和为了这个目的利用西德的复仇主义分子与军国主义分子的道路,因此害怕德国的统一,害怕举行全德自由选举,不愿意缔结对德和约。三国之所以在联合国中提出德国问题,是要想无限期地拖延并且阻挠召开全德会议和举行全德自由选举,这样使德国人民接受西德加入北大西洋侵略集团的既成事实。
在这一方面,我还可以追述一下西德报纸劳特林格“一般新闻报”的话,该报说,阿登纳总理私下谈话时从来不隐瞒,他认为在西德重新军国主义化起来之前,在它参加西方防御体系(即北大西洋侵略集团体系)之前,德国恢复统一是有害的。
艾登先生的想法是一样的。
据路透社十一月二十一日报道,英国外交大臣艾登先生于十一月二十日在关于德国问题的演说中总结下院外交政策的辩论说:我们不想与德国缔结和约。
显然,艾登先生和英国政府的这种意见是“三国”——美国、英国、法国——的共同意见,因为英国代表们在他们的演说中屡次重申他们是代表三国发言的。
这是十分明显的,美、英、法三国政府之所以要成立德国问题国际委员会,是为了用联合国来掩盖它们侵略性的军国主义的目的,也就是为了阻止德国统一,延长占领制度和拖延对德和约的缔结。
苏联认为联合国无权讨论美英
法三国的荒谬提案
苏联代表团坚决反对把德国人民置于国际委员会管辖之下,因为这是违反德国人民的意志和漠视现存的关于德国的国际协定的,苏联代表团认为建立这种委员会是对于德国人民的侮辱。
许多年来,苏联政府一贯主张建立统一的、民主的、爱好和平的德国,早日缔结对德和约及所有占领军队随后撤出德国,因为苏联政府认为没有人能够剥夺德国人民和平统一他们的国家、召开全德会议和在全德国举行自由选举的权利以及他们签订和约的权利。
苏联政府认为,如果德国人认为必要的话,那末,在全德国是不是能够举行自由选举最好由德国人自己来调查决定,由东德和西德代表组成的委员会在四个占领国家监督下来进行这件事。
至于三国建议和它们关于成立所谓在联合国监督下的国际委员会在西德、柏林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境内进行调查以便判明这些地区的现在局势是否可能举行选举的提案,苏联代表团已经说过,这个建议是毫无理由的,因为这个问题不在联合国各机构管辖权限之内,不能作为联合国大会讨论的题目。
看一看三国提案,一个人就不得不注意到提案的序文中所指出的三国是根据波恩总理,就是说,根据阿登纳的建议而提出这个提案的。但是阿登纳并不就是德国。阿登纳提出了许多建议并且也承担了好些义务。例如,从报纸上消息来看,他已把德国的重新军国主义化和成立十二师军队的义务担当下来了,这就是说,他已答应把德国炮灰交由美国将军艾森豪威尔指挥。可是,这并不是说这就是德国的意见,德国人民的意见。因此,序言一开始就是有毛病的,因为仅提到某一个波恩总理的建议是不足以在联合国来倡议讨论这个总理的建议的。
序言又说:鉴于联合国的宗旨和原则。
“三国”提案的起草人甚至不愿指出他们所指的究竟是一些什么原则,因为联合国的原则和联合国宪章并不容许讨论这个问题。可是,“三国”提案的起草人了解到:他们强使联合国大会讨论这个问题是违反了整个的联合国宪章、特别是宪章第一○七条的。
序言上又说:……适当地考虑到四国对于德国所应负的义务……。
这是没有意义的空话。美、英、法三国如果真正是依照现有国际协定,根据联合国宪章第一○七条,适当地考虑了四国对于德国的义务,那末它们就不会把这个问题提交联合国大会讨论了。
这一切都证明:三国把这个问题提交联合国大会讨论,是没有理由的。
苏联代表团要反对并且要投票反对通过主张成立侮辱德国人民的非法的国际委员会的任何提案。
至于英国和巴基斯坦的代表们所提出的主张邀请波恩政府派代表到这里来的提案,三国提案的起草人(美、英、法三国代表团)所以坚持主张这种邀请的原因,也是十分明显的。打算邀请波恩政府代表的主要原因是,提出主张成立德国委员会的建议的人们希望影响这个问题的讨论——这问题是他们在委员会和大会上非法地提出来的——,并希望用这种办法来使得讨论更有力量。他们打算这样来掩饰这个问题的非法性,掩饰西方三国严重破坏联合国宪章、破坏联合国宪章第一○七条、破坏现有关于德国问题的国际协定的行为。他们所以要求邀请波恩政府的代表,正是为了这个缘故。不用说,这样的建议是让人无法接受的。
苏联代表团认为:最好让德国人自己来判断举行选举的前提和条件是否存在;他们自己是能够在举行选举的条件和选举法上取得协议的。如果他们认为必要,甚至还能够成立委员会。他们能够在负责占领德国的四国的协助下,判断在德国举行选举的先决条件是否存在。苏联代表团认为联合国大会没有资格讨论这个问题,而事实上大会却正在违反联合国宪章和现有国际协定来讨论这个问题,因而苏联代表团认为没有可能支持巴基斯坦代表的提案,因为这个提案是由三国提案直接引伸出来的。三国提案既然已经证明是非法的了,无论大会和大会特别政治委员会,都是没有权利、没有资格讨论这个提案的。
(文内小插题是本报编者加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