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1年10月11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美国纽约市三个地方同时举行和平集会
斥责美国战争政策要求停止侵朝
美十位名流致函联合国对朝鲜谈判僵局表示焦虑
【新华社十日讯】纽约消息:纽约九千多市民七日下午不顾倾盆大雨,在纽约市三个地方同时举行和平集会。
这些集会是由基督教各教派联合和平行动委员会主办的,参加的群众包括具有不同宗教信仰和不同政治见解的人们。三个会上,都宣读了委员会草拟的祈祷文,要求停止朝鲜战争,呼吁实现和平。会上许多演说者都斥责两党战争制造者,并敦促成立强大的人民和平联盟。他们受到到会群众热烈的欢迎。正受到美国政府百般迫害的著名黑人历史学家杜波依斯博士在罗支兰大厦前的集会上演说,斥责美国庞大的军事预算。他说:“任何国家都不能用每年花费六百亿元的办法来征服世界。”他指出:苏联从未攻击过美国,而美国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侵略过苏联;美国是世界上用原子弹残杀手无寸铁的妇孺的唯一的一个国家。他提醒人们说:有八亿人民在共产党领导下过着自由的生活,任何原子弹都不能使他们改变。原子核物理学家摩里逊教授说:“不使用原子武器的决定不是军事将领们的决定,而是世界普通人民的决定。”亚美尼亚人全国委员会书记、长老会牧师维旦尼斯演说称:“美国现在受到了世界其余部分的怀疑和恐惧,我们不能在反共的基础上建立和平。”其他在会上演说的有:美国和平十字军青年部部长格拉斯哥、美国妇女争取和平协会主席白佛莱、妇女和平委员会秘书毛海黛、纽约《指南针日报》主编与发行人萨克莱等。
【新华社十日讯】塔斯社纽约六日讯:美国十位名流致函联合国秘书长助理柯亨,要他回答联合国在保证朝鲜谈判胜利完成方面作些什么努力的问题。他们问道,联合国大会、安全理事会或者联合国其他负责机关是否打算为恢复朝鲜和平采取什么步骤?他们对已经形成的谈判僵局表示焦虑。他们问道:范佛里特将军说,“联合国军”打算大批“消灭”北朝鲜军,联合国与联合国秘书处是否预问了这项声明?这个声明难道不违背“道义与人道的目的以及联合国的义务吗”?
这封信的署名人中有圣公会社会活动联盟秘书奥尔伯斯、摩里逊教授、罗伯逊、妇女和平委员会秘书毛海黛等人。


第4版()
专栏:

日本众院共产党议员风早八十二
痛斥吉田签订美制和约出卖民族独立
代表日本人民坚决反对这个战争和奴役的条约
【新华社讯】东京迟到消息:日本众院共产党议员风早八十二在八月十七日就对日和约草案和日美《安全条约》向政府提出质询。质询摘要如下:
六年以前,当日本政府在“密苏里”号军舰上在投降书上签字的时候,全国人民都痛切发誓不让侵略战争再起。但是我们能够在这个对日和约草案中什么地方看到使我们不再进行战争的保证呢?我们在这里能够看到的是事实上向苏联和中国宣战。我们能够在这里看到什么民族独立的保证呢?我们在这里看到一个受奴役的国家。这个条约中有什么和解呢?这不正是使日本殖民地化吗?
其次,这个和约草案没有保证日本民族的独立。它使日本沦为附属国。最后确定的草案加上一个关于日本主权的条款,以欺骗日本人民。但是这个关于日本主权的条款只是空洞的具文,因为和签订和约同时签订的“安全条约”,准许美国军队无限期地留驻日本。这个军事条约承认美国军队有权无限期地留驻日本,在日本建立二百个军事基地,在日本各地自由旅行,随意使用公用设备,并利用日本人替他们服军役。还有一点,日本检察当局不能干预留驻日本的美军可能犯的任何罪行。这比一九四七年的臭名远扬的美菲军事条约更加丢人。
美国军队的无限期地留驻和美国的治外法权——单这两样就足够说明这个和约是史无前例的可耻的和约。这个和约显然违反了波茨坦公告。奄美大岛人民反对受美国托管的愤怒情绪,清楚地表现了全体日本人民对这个条约的深切愤慨。但是吉田首相不顾日本人民的愤怒,毫不迟疑地出卖民族独立,亲自到旧金山去在这个和约上签字。我们有什么理由在这个无耻的和约草案上签字呢?我凭日本民族的荣誉和骄傲向吉田首相提出这个问题。
再次,这个条约没有保障日本人民的民主权利和稳定生活。在新闻自由、出版自由、特别是集会自由和表示和平愿望的自由横遭压制的情况下,显示煽动战争和培植军国主义的思想、出版物、影片和报纸大受鼓励。政府除了筹划对三项基本的劳动法进行有害的修改以外,还正在准备过去的军国主义日本的“治安保障法”。和人民的民主权利受到摧残的同时,人民的经济状况正在下降到难以忍受的水平。现在失业和半失业的工人有一千万以上,而政府还在考虑解雇国营铁路、电信局和邮局以及其他政府机关里的总数达七十四万的工作人员的一部分。波茨坦公告中明白规定的日本人民的民主权利和人民的生活,就这样被忽视和践踏了。
军事条约的缔结,将增加日本人民身上原已沉重的负担。美国军队和附属人员免缴赋税。令人惊讶的是美国政府仅将担负在日本驻扎的军队的费用的一半。从我们的计算里可以清楚地看出,日本将负担两千亿日元以上,这个数目两倍于日本政府在今年一年中支付的占领费。除此以外,二十万日本军队将被组编起来,作为驻在日本的美国军队的助手。单是这支军队的费用就要达到五千亿日元。这一切用于军事方面的惊人费用,将由日本人民负担。为了镇压反抗这种不可忍耐的负担的人民,以前的秘密警察正在以特别审查局为中心恢复起来。这个和约给日本人民带来了奴隶般的生活。
吉田首相把这个条约——将使日本人民沦为奴隶并使他们无以为生的条约——捧为“空前宽大的条约”。诚然,这个条约说日本无力赔偿,但是美国的真正用意是独占日本,而不把赔款分给以前的交战国,这就是美国之所以在这个条约中作这样的规定的原因。不但日本到现在为止已付给占领军五千亿日元作为占领费,而且我们整个国家和人民现在正被当作赔偿物品献给美国一个国家。这就是说日本人民正在把他们的血肉之躯和他们在牺牲自己的普通生活的情况下在一年当中聚集到的金钱,献给根据美国侵略政策而实行的重行军国主义化的计划。难道吉田首相还把这个冷酷残忍的条约称做宽大的条约,以欺骗人民,并打算无耻地在这个条约上签字吗?
如果吉田首相是日本人的话,他现在应当羞愧死了。
爱好和平的日本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坚持反对美国制造的这个条约。在日本,六百万有组织的日本劳工,包括日本工会总评议会在内,一致反对这个条约,他们现在决心用罢工方式撕毁这个条约。在菲律宾,草拟这个和约的杜勒斯先生的肖像被人烧毁。这个条约本身被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烧毁的日子快要到了。这个和约草案实际上已经破产。旧金山会议本身就是一个失败。
我党代表日本和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的呼声,宣布这个和约的签订是非法而无理的。这个条约虽然有吉田首相的签字,也是注定要失败的。日本人民将用自己的手取消这个条约。吉田已丧尽民族感情和爱国心(如果他有一点民族感情和爱国心的话,他是会拒绝这个和约的),他已不能再自称为日本人的代表了。我们以爱好和平的日本人民的名义,要求吉田首相辞职。


第4版()
专栏:国际简评

国际简评
越南人民的胜利
侵越法军总司令塔西尼赴美、英乞求援助,又一次暴露了法国殖民者在日益壮大的越南、老挝和柬埔寨的人民武装沉重打击下,已经感到自己穷途末路,想依赖美英帝国主义,以脱离目前在越南所处的垂死挣扎的困境。
据越南通讯评论指出:法国侵略者在过去六年的战争中,已损失十七万五千人,一万五千亿法郎。法国要想补充它的日益削弱的军队已更加困难。正因为如此,法国的政客和将军们才被派到美国乞求更多的武器和金钱。
但是,不幸的是,美帝国主义者目前正在受着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日益沉重的打击;同样,英帝国主义者在镇压马来亚人民的战争中,也已深深陷入泥沼。法国要想依靠美英帝国主义者以挽救它自己,那完全是幻想。
法国侵略者在越南的失败,是已经注定了的。因为越南人民所进行的战争,是正义的战争,有着全越南人民和全世界和平人民的支持,必将赢得最后的胜利。即使美英帝国主义给予法国侵略者以某些“援助”,也决改变不了这一形势。
挪威政府的卑劣行为
挪威政府的反苏行为,在最近大规模地破坏为解放挪威而牺牲的苏联士兵的坟墓和搬移苏联士兵遗体的事情上,表现得极为丑恶与可耻。苏联政府为此已照会挪威政府加以斥责,并坚决主张挪威政府应立即停止这种丑恶行为。
人们知道,挪威政府是美国帝国主义的一个小仆从,并且正在追随美国进行扩军备战。挪威政府对挪威的解放者——苏联士兵坟墓草率迁移的行为,显然是怀了一个极为卑劣的目的,那就是要磨灭挪威人民对于苏联红军的尊敬与记忆,以便驱使他们对自己的解放者作战。但是,那维尔克(挪威北部的一个城市)市政当局一致通过了给挪威外交部的通知,表示挪威人民愿意维持并照管那维尔克的苏军战士公墓。这就是挪威人民对挪威政府忘恩负义行为的抗议。
挪威政府必须立即停止它的丑恶的可耻行为,否则就必然要引起世界人民与挪威人民的更大愤怒与普遍唾弃。


第4版()
专栏:

全亚洲、全世界妇女团结的象征
——记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欢迎应邀参加
我国国庆节各国代表团妇女代表茶会
十月六日,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举行了一个盛大的招待茶会,欢迎应邀参加我国国庆节庆祝典礼的各国代表团的妇女代表。这是一次难得的聚会;十一个国家的姊妹,包括来自苏联、东欧人民民主国家和亚洲国家的姊妹们,和中国妇女中的一些优秀的代表们,欢聚在一堂。她们用各民族不同的语言表达了共同的愿望:我们要团结起来,保卫世界持久和平!
在会上,中华全国民主妇联副主席邓颖超同志用生动具体的例子,向贵宾们介绍了两年来中国妇女组织的发展情况,中国妇女热烈参加祖国建设的工作情况,以及中国妇女积极参加保卫世界和平的斗争情况。当她谈到各项工作时,就当场介绍了在座的各该项工作的代表人物,例如谈到妇女参加民主建政的情况,她就随着介绍了参加茶会的北京市的政府女委员、女区长、女法院院长等人物。这种真人真事、生动活泼的报告方法,给与会的每个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新中国妇女是多么伟大,新中国妇女的生活内容是多么丰富,新中国妇女的前程是多么的远大!
当邓颖超同志报告到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通过妇女代表会议联系的有组织的妇女群众,已达七千六百万人的时候,这个巨大的数字引起了各国代表的很大的注意。匈牙利的代表说:这比匈牙利全国人口总数九百万的八倍还多。
邓颖超同志介绍了中国妇女参加各种建设工作的情况,她说:中国妇女是勇敢、勤劳的,她们和中国人民一起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及其领袖毛泽东同志的领导下,战胜了国内外的凶恶的敌人,建立起中华人民共和国。远在抗日战争时期和人民解放战争时期,各解放区的妇女就积极地、大批地参加了各项生产工作,在保证军需民用的供给上,在支援战争的胜利上,作了很大的贡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她们更以无限的热情参加了祖国的各种建设工作,成为一种不可缺少的力量。在各种工作中,她们表现了高度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女劳动模范从各种工作岗位上一批一批地涌现出来。在工厂中出现了郝建秀那样以新的劳动态度改进生产技术的劳动模范;在农村中,平原省的农业劳动模范中有三分之一是妇女。此外,两年来,还有近百万的妇女参加了运河、长江、黄河、淮河等修导工程,在今年根治淮河的伟大工程中,不少妇女获得了特等治淮功臣的光荣称号,在座的甘彩华就是其中之一。当甘彩华被介绍给贵宾们而站起来的时候,各国代表们报以热烈的鼓掌。
但是,中国妇女之所以能够大量地参加到祖国建设中来,这除了因为国家的法律保障了她们和男子平等的地位和权利以外,是与劳动条件的改善和儿童福利事业的开展分不开的。现在劳动保险条例已在全国各大工厂普遍推行,儿童福利组织全国已有一万一千二百余处,受保育的儿童将近五十万。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改造了九万多旧产婆,使产妇与婴儿的死亡率就大为减少了。邓颖超同志恳切地告诉各国朋友说:两年来我们是做了一些工作,但离开实际需要还很远,而且在进行上述工作时,我们不是没有困难的,几千年封建社会重男轻女的思想残余和习俗的深固影响,以及多年战争创伤尚未恢复,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支援朝鲜的战争还没有结束,我们的工作是艰巨的,但我们有信心战胜困难胜利前进!
中国妇女积极参加保卫和平的斗争,她们在和平签名运动、捐献运动中的热情努力,她们用生产节约各种方法捐献了飞机五十九架,广州市妇女在人民志愿军归国代表的欢迎会上,一次捐献了一架战斗机,这些动人的例子,是各国代表极为崇敬的。特别是在谈到朝鲜前线工作的优秀的儿女们的可歌可泣的故事的时候,使各国代表深受感动。这时候,邓颖超同志指着车书琴、姜淑华和刘秀珍三位同志说,这就是我们中国人民志愿军归国参加国庆典礼的三位女代表。全场都不约而同的以崇敬的心情起立致敬,并报以长久的热烈的鼓掌和欢呼。各国姊妹们这种对为和平而英勇斗争的女战士们的热爱,感动着许多人掉下泪来!邓颖超同志以热情激动的声音替大家向人民志愿军的女代表提出了要求:要求她们三位把今天各国姊妹对中国人民志愿军的热爱与慰问带到前线去,带给我们英勇的男女英雄们,说:全世界爱好和平的妇女是你们的后盾!随着这声音,全场又掀起了热烈的历久不息的掌声!
会议进行到中间,一队活泼可爱的小朋友捧着一簇簇的鲜花闪耀在人们的眼前,扩音器里放出了“全世界人民心一条”的歌曲。这是托儿所的孩子们,她们来向外国阿姨们献花的。外国阿姨们乐得一个个合不拢嘴来,把她们抱在怀里,亲吻着充满了幸福的新中国儿童们的小脸。对着这些可爱的儿童,人们都意识到一种神圣的责任,要为着他们的幸福的将来,坚决为争取和平而斗争。
接着各国代表纷纷发言。苏联文化教育工作者联合会中央委员会主席特罗菲敏卡说:“中国人民和妇女在短短两年中的成就,是并不偶然的。邓颖超同志的报告,更亲切地告诉我们,中国妇女怎样为自己的幸福生活在奋斗着。我们苏联妇女关切地崇敬着你们的成就,并且将始终成为中国人民最好的朋友,坚强不屈地站在争取和平斗争的前线!”印度全印妇女大会主席汉纳·森夫人恳切地说:“中国妇女和印度妇女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个目标是要使两国妇女携起手来为和平而奋斗,让我代表印度妇女伸出最热烈的手来表示愿意和中国的妇女一起斗争。”她紧握着邓颖超同志的手说:“让我们这亲密的友谊扩大到全亚洲,使我们团结得更加紧密!”
接着匈牙利、缅甸、蒙古、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代表相继发言。她们用不同的语言、真挚的感情表达了她们对正在建设祖国、保卫和平中已有成就的中国妇女的崇高敬意。亚洲国家的妇女代表更恳切地表示要向中国妇女学习斗争的经验,她们一致表示对和平的热望,以及对争取和平的胜利的信心。最后罗马尼亚代表伊丽安娜·拉契亚努把她带来的罗马尼亚妇女给中国妇女的许多信件献给了邓颖超副主席。
欢迎会就在这热情友好的气氛中结束了。当各国贵宾们和主人握手告别时,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今天的盛会是亚洲妇女、世界各国妇女亲密团结的象征,这种团结将给世界保卫和平运动增加无限的力量。
(程光锐)


第4版()
专栏:

以少胜多,大量歼灭敌人!
人民志愿军特等功臣 陈三
今年年初,我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后,在临津江北面,我们开始同敌人接触。我和我的战友们,这时候都恨不得把敌人全部消灭。战斗展开后,我们很快就突破敌人的两道防线,夺取了敌人一个山头。
天刚亮,上级派我同一个新战士曹玉保守住这个山头,我马上同曹玉保找了一个好的地形来隐蔽坚守。这里离前面敌人阵地不远,而且敌人还有三条交通沟通到我们这里,如果敌人顺这些交通沟来,对我们是很不利的,可是为了祖国的安全,为了给朝鲜人民报仇,我们必须坚守。没有多长时间,敌人果然开始进攻了。进攻之前,先来四架飞机向我们乱炸,接着又用大炮轰,打了很长时间,我们阵地的泥土都打黑了。但曹玉保和我,都很镇定地守在工事里。等了不多时间,敌人一下就来了四十多个,正是顺着三条交通沟往上冲。等敌人接近的时候,我就首先用机枪对准第一条交通沟里面的敌人扫,打得可痛快啦,敌人倒下很多。打完了第一路敌人,我又马上换第二挺机枪,把第二路的敌人扫个痛快。第二路刚打完,第三路的敌人也赶来了。我的机枪又打啦,机枪扫敌人就好像赶绵羊一样,敌人死的死,不死的都顺着交通壕滚下山去。
第一次敌人被我们两个人打退以后,没多长时间,敌人的第二次攻击又来啦。这次是先来七架飞机,乱扔汽油弹,乱打炮,整个山头都烧着了,连我的衣服也着了火,我马上脱了衣服。往下面一看,才知道这次冲上来的敌人比第一次多了一倍。敌人一接近就向我们两个人扔手榴弹,但所扔过来的手榴弹都被我们抓起来扔回去。敌人这次来得太多了,打机枪还是有点不够过瘾,我和曹玉保拿起飞雷和手榴弹,扔了一大堆过去。敌人被我们炸得随地乱滚。后面的美国鬼子看见了前面鬼子死的死,伤的伤,不敢冲上来,回头就想跑,但又被他们的指挥官强迫着再分三路向我们进攻。直打了一个多钟头,敌人才完全被打退回去。这次我们计算,我们两个人打死了四十多个敌人。
这两次敌人的攻击被我们打退以后,我们的排副从后山跑来,他拍着我的肩膀说:“咱是共产党员,这个高地是咱们连的最前哨,你无论如何要守住这个阵地!”我对排副说:“放心吧!人在阵地在!”当时我只要求排副给我们多送些飞雷来。排副走了没多时间,就派人送来了二十多个飞雷,曹玉保看见飞雷送来了,高兴得了不得,他对我说:“老陈,干吧!你打多少子弹我给你压多少子弹。”
我们正整理手榴弹和子弹的时候,突然来了十几架敌机轰炸扫射,并且敌人照样又用大炮打了很长时间。之后敌人的步兵就开始了第三次进攻。这次敌人一来就是百十来个人。但是我和曹玉保两个人连续给敌人吃了九个飞雷。前面的敌人大部分都被炸死了,没有死的忙转头退了回去。这时天也快黑了。
这一天从早到晚,敌人先后以两百多人来攻击,我们两个人就这样打败了他们,打死了敌人八十多个,守住了阵地。天黑以后,我们后面的大部队就向敌人开始进攻了。以后我们就一直是追击着敌人,打过临津江,又打过了汉江。
现在我荣获“特等功臣”的称号。这些都是党给我的,我觉得很光荣,我这次回到祖国,看见祖国的伟大建设,我更觉得祖国的可爱。今后我决继续把我的一切贡献出来,保卫祖国。(附图片)


第4版()
专栏:

安全行车一万六千三百公里
人民志愿军英雄司机 许景春
我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汽车部队的汽车司机。我主要的工作是把弹药、粮食、物资,从后方运到前方去,把在前方负伤的同志转运到后方来。
在朝鲜,美国飞机很猖獗,不仅白天开车困难,就是夜里如果被它们发现也要被扫射轰炸。朝鲜的公路本来不宽,再加上美国飞机的破坏,行车真是困难。但是,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不怕困难的。四个多月中,我安全行车一万六千三百公里,车子就没有被打过,我运的物资也一样没有损失过。我时时刻刻记着:车子是从祖国开出来的,物资也是祖国人民送来的。在每次伪装汽车时,我都向老百姓打听敌机活动的情况,并且帮助助手工作;伪装好了,我还要到山坡上去看看是不是会被敌机发现。在道上我更注意,我让助手专听“防空枪”。另外,我还很会记路,跑三次我就记得差不多了,知道那里可以快跑,那里要小心,那里有桥,那里可以伪装……。
我第一次到铁原执行任务时,走到马场面附近,那里是片平原。敌机飞来了,先扔了两个照明弹,然后低飞扫射轰炸;我闭了火一听,炸弹嗖嗖地下来了,我的助手连忙跳到公路旁的小沟里,接着我也跳进一个七、八尺深的炸弹坑里。敌机扔了三颗炸弹,响了两个,都没打中汽车。我紧忙跳上汽车,把车飞快地开跑了;刚开出二十多公尺,另一颗炸弹也响了,汽车的后半部被震得一颠,泥土崩到车厢里了,可是车子没有受伤。
美国鬼子想用飞机封锁我们的供应线,那是梦想。在第五次战役前,有一次我拉炮弹过一条河,敌人每夜都出动七、八架飞机在那里看守。不管怎样黑,我们也不能打灯。于是,我就让助手下水里去领路,我开着车顺着路口淌,已经过了三分之二,因为后面有的汽车打了灯,被敌机发现了,就投了四颗照明弹,照得比月亮地里还亮,我看停车危险更大,还是跑吧!敌机扫了几梭子,打了三炮,可是都没打中我的汽车。
每次从前方回来,我都主动地到汽车指挥所去问有没有伤员。拉伤员时,我尽力走得慢些,找好的房子、好的防空洞给他们住;他们没米、没菜,我们就把自己的米和罐头给他们吃。有次拉伤员,快到医院啦,碰到敌机扔照明弹,我们就把伤员背到安全地方。
其他兄弟汽车部队有困难,我尽力帮助,因为如果他们的车掉在沟里或陷住,不帮助拉出去,让敌机打坏,还是我们祖国财产受损失;我不能单纯为了完成任务,瞅着祖国的物资受损失。我在朝鲜执行四个多月的任务中,给兄弟部队拉有六十多次车,其中给朝鲜人民军拉了二十三次。许多次是快天亮时帮助拉的,有的还是在敌机投照明弹,情况紧急的时候。
我对车辆是一贯爱护,有点毛病就修理,白天不睡觉也要检查,汽车有点毛病,就像我的脸上抹了泥似的,非修理好不可。在执行任务中时时刻刻记住“三先”(先让,先慢,先停);在朝鲜执行任务中,我的车大小事故没出过。
我这次在朝鲜立了一特功、两大功、一小功,又被选派回到祖国参加国庆观礼,我感到非常光荣。(附图片)


第4版()
专栏:

为了我们最可爱的人
人民志愿军模范医务工作者 田茂祥
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医务、卫生工作者,像前线的战斗英雄们一样,具有高度政治觉悟和革命人道主义精神,他们全心全意为伤病员服务,在必要的时候,他们会毫不迟疑地牺牲自己,保存伤病员同志们的生命。
在第四次战役的时候,我前沿某兵站医院的医生宋冠群,曾经在四架飞机扫射、轰炸的危险情况下,和护士陈书智连续四次冲进浓烟烈火的病房,抢救出八名重伤员,当他准备去抢救第九个、第十个的时候,他和陈书智二人都负了伤,敌机打断了他的右臂。但这时他所想的,不是他自己,而是伤病员的安全。死后被追认为模范共产党员的十九岁女护士赵玉花,是体现着革命人道主义精神的最好典型。朝鲜前线的生活异常艰苦,在医院里有粮食、菜蔬,要首先让给伤病员吃;由于敌机的骚扰,就要不分昼夜的工作。赵玉花因为工作过忙,曾四昼夜没有睡眠,没有按时吃过一顿热饭。为了挽救一个失血过多的战士的生命,她毫不迟疑地给他输血二百西西。领导上让她休息,但她说:“工作这样忙,我是休息不下去的。”就在第二天早晨,为了护理伤病员,两架敌机夺去了她年轻的生命。一个赵玉花倒下了,却有更多的赵玉花站了起来。不久后,在同一个收容连里,就又产生了同样坚持数昼夜不睡眠,为伤病员输血一百五十西西,在敌机扫射下两次冲进病房,抢救伤病员,最后以体力不支以致昏倒的女护士胡文兴;在两架敌机扫射下从汽车上抢救出三十余名伤员的十八岁青年团员王连会;在敌机轰炸时爬在伤员身上掩护伤员的十九岁青年团员郭凤岐;以身作则带领全体医护人员,在六架敌机扫射下,抢出四十多箱药品,昏倒后当天仍坚持工作的韩凤声等。所有这些,都是志愿军后勤部队出色的优秀人物。正因为他们对敌人高度仇恨,对祖国、对人民、对光荣负伤的战士们的无比热爱,才产生了如上的奇迹。
我是在第二次战役开始工作的。当时我和四个护士、一个医生到前方转运一百二十名伤员,任务非常艰苦,大家都一以当十的工作。白天我做炊事员、护理员,晚上我还要放哨护理,作手术时,我也做医生的助手。五昼夜中,我没有很好的休息,终于使伤员平安无恙地送到后面转运站。第三次战役的时候,我曾经在两架敌机扫射下第一个冲进了冒着浓烟烈火的病房,抢出了第一个重伤员并继续带动全体护士冲进着火的三个病房,抢救出十五名重伤员。第四次战役时,我在的那个收容连只有十五个医务人员,伤员多,工作忙不过来。当时我这样想:“尽管是伤员多工作人员少,我一定要拿全部力量来和同志们一起完成任务,不能丝毫马虎。”于是我就重新分配了全连医生护士力量和少数民工,我除负责医疗领导工作外,还要组织民工担架以及行政上的事情,所以半月没有按时吃过一顿饭和很好的睡一夜觉,一想起伤员们的痛苦,就不知疲劳的连续工作,终于与同志们共同完成了艰巨的任务。第五次战役,我在的那个连队是收容重伤员,有一天一个腿部重伤流血过多的伤员杨光海,伤势非常危险,为了挽救我的阶级兄弟,我毫无迟疑给他输血一百西西,没有休息,继续工作着。每当我遇到困难,需要我忍受艰苦,付出最大力量的时候,我就想起了党和毛主席,想起了我放牛时受地主的打骂侮辱的痛苦生活和今日全国人民的翻身幸福的日子,我就有了力量。这种力量给我最大的勇气去与敌人搏斗,使我丝毫不顾及自己的生命去抢救自己的阶级弟兄,使我能不知疲倦地工作,使我们永远胜利前进。(附图片)


第4版()
专栏:

美国用这样的方法“解放”日本
——日本卖国贼首相吉田一次说:“美国现在把日本从继续达十年之久的不名誉的孤立中解放出来了。”
苏联 道尔果鲁科夫作
(原载九月二十三日苏联共青真理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