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49年4月4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苏联的儿童组织——“红色少年团”
“红色少年团”或称“少年先锋队”,是苏联一种全国性的儿童组织,建立在苏维埃政权成立之后不久。团员布满在每个城市和乡村中,据最近统计共有一千三百万人。他们都是学校里从七、八岁到…六岁的男女儿童。加入“红色少年团”均由个人志愿,但却先要经过介绍和通过的手续。同时因为团员在校内功课和操行都要成为表率和模范,所以作为一个团员也不是容易的,必需是品学兼优的学生,才能被接受。团员的标志,是一条鲜红色的领带。这领带并不是表示佩带者享有特殊权利,而是他们负有更多的义务,“红色少年团真理报”就是他们的机关报纸。
“红色少年团”的干事们,常常得设计在一个总题材下来号召那许多各有所长的团员和同学们,用集体方法供献出各人的专长来。他们的活动范围,主要是在校内课外文化学习和娱乐,他们组织有各式各样的小组,有俱乐部、壁报、刊物等。他们的目的,是要在集体的活动中,满足各个儿童的特殊兴趣,同时使儿童们得到多方面的接触以完全其平衡的发展。团员们经常演话剧、举行球类比赛、音乐会、展览会等,此外还有读书会,当集体读完了一本名著后,就开讨论会,请本书作者或名人来参加。假期时,还有旅行和野营参观等活动。
在不荒废学业的条件下,“红色少年团”也参加社会活动。例如,在苏联战后五年计划中,为了使人民生活得更快乐更美丽些,还计划在全苏联普遍设立花园和种植树林。“红色少年团”响应了一号召,提出了要使自己的国家变成一个盛开着的花园的口号。他们在课余和假期,不但在自己的学校附近种了许多果树和花草,还帮助成年人们工作。集体农场学校中的“红色少年团”员和学生们,除去帮助种树外,农忙时还帮助收获。
去年秋天,“红色少年团”在米邱林斯克城,召开了第二次全苏联代表大会。会中报告了各共和国、各边区、各州的团员们工作情形和成绩:巴库城的红色少年团员和学生就种了五百多架葡萄。罗斯托夫斯基州的切林斯基边区,工人们曾种了许多果树和装饰树,“红色少年团”是他们第一个协助者,他们种了七千多株,其中成绩最好的是左雅小组,种了三百株。此外,在白俄罗斯旧有的花园和树林,战争时很多都死去了,“红色少年团”是帮助成年人种树的最可靠的朋友。去年春天在白俄罗斯的学校附近,村庄里,大路边,共种了一百三十九万零七百株树,……所以,在苏联战后五年计划的绿色化建设中,“红色少年团”曾表现了辉煌的成绩。
  (君强编译)


第4版()
专栏:

  培养成毛泽东的小学生
杜琛
当我们刚来到这个新区——北平第十八区,——西郊一带的时候,我们提出了管理民主的原则,要求各校教师废除体罚。很多教师怀疑管理民主是否可以实行,儿童没人骂,又不准体罚,那能使儿童们遵守秩序?这种思想存在了好久,至今还没有全部消除。可是由于事实的证明,大家的思想已经渐渐有了一个新的变化。
十八区中心国民学校,当这学期开学以后,便根据我们提出的办法试验。经过一个半月的努力,已获得初步的成果。今天,这个学校里每一个儿童都有了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习惯和认识,每一个儿童都敢于在群众面前坦白地说出自己的错过,也勇于批评别人。我们可以看见在没有教师的教室里,儿童们会集体地或分小组地进行检讨。他们没有象成人那样的顾虑和爱面子,很坦白很直爽地互相批评着。实行以来,一般教师都认为这个办法很好,六乙的级任教员张先生说:“现在比从前省事多了,现在在教室里,就是没有老师在,也比从前有老师在的时候安静。”一年级的教员龚先生说:“想不到这些儿童真能管理自己!”无疑地,十八区中心国民学校的教师们已经领导着学生建立了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制度,是培养做个毛泽东的儿童和养成儿童自治最好的办法。但这只是管理民主的萌芽,其中还有很多缺点,仍须在实践的过程中不断地改善。他们究竟是怎样开始做的呢?“万事起头难”,尤其是久在压力之下的学生、一时放松了外力的约束,要自己约束自己是不容易的;这就给了这工作一个很大的难题,教员的思想也一时想不通。所以这时要首先打通教员的思想,我们拿解放区的儿童做例子,说明儿童是有自治与创造能力的。然后由各教师到各班去动员,说明过去教师打骂儿童的不对;今后要大家自己管理自己。怎样管理呢?就是实行批评制度。然后鼓励本班一两个积极的儿童,自动地在大众面前首先作自我批评,把自己的缺点说一说,然后由其他同学提意见。开始时儿童们还不习惯,一两次以后大家发言便踊跃起来了,经常地轮流在大家面前作检讨。
教师们创造了许多不同的方式,有的教师把全班分成许多组,每组选出一个组长(大部是功课比较好的同学)。由组长领导开检讨会,并作纪录。在小组检讨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见孩子们都很慎重地互相批评着,不要小看一、二、三年级的孩子们,他们也一样能够这样作。有的教师并以身作则,也让孩子批评自己,这就使孩子们更勇于在进行自我批评。对承认了错误而不改的同学怎样办呢?有的教师就在班中的黑板上写下他的名字,直到改过后才擦掉。经过中心学校的教师们不断地试验摸索,终于得到了今天这样的成果。
在总的方面看来,十八区中心小学的教师们正在朝着新的方向努力。但在这一个半月的试验过程中,也有若干偏向:第一是领导得不够,个别的教师误解管理民主就是放任,因此在检讨会的进行中,有自流的现象。第二是只批评缺点,不发扬优点;因此还应该多鼓励表扬模范儿童。第三,是批评过于琐碎,使学生们的批评只限于“他上课时说话”,“他踢了我一下”等等的小事,还应该逐渐提高他们对问题的认识,否则就会流于形式。有些较顽皮的学生,在众人面前能够很坦白的认错,但事后却不改。久而久之,批评就会失去作用,这一点是要特别注意的。第四,是不要过于严厉,或者批评不恰当,使有些儿童受不了,反而会失去作为改造儿童思想的积极作用。
今天是北平解放后第一个儿童节,在纪念儿童节时,光空喊提高儿童地位,尊重儿童人格是不够的。我们更应该积极地启发教育儿童,发挥他们的自动性与创造力,做一个新的毛泽东的小学生。


第4版()
专栏:

  “四四”儿童节介绍
今天纪念儿童节,首先应该回忆一下儿童节的来由:一九二五年,国际儿童幸福促进会,为了鼓励儿童的上进兴趣,学习新知识,更好的锻炼身心,乃倡议各国定一个儿童节日。这个倡议得到世界不少国家的赞同,英国乃定七月十四为儿童节,美国也以五月一日为儿童节,中国则在一九三一年由上海中华慈幼协会首先呼吁,才定了四月四日为儿童节。从一九三二年起到现在已整整十八年,十八年当中的每个“四四”儿童节,中国的许多地方都循例纪念,但在两个地区,儿童节的纪念意义是不同的。在国民党反动政府所统治的城市里,参加儿童节纪念的,只能是一些受得起教育有钱的儿童,因此范围是很狭小的,许多工人贫苦市民的儿童们,是不知道什么儿童节的。但在解放区,情况就不同了,“四四”儿童节成为所有儿童检阅自己力量的日子。因为解放区的儿童,几乎都参加了儿童团。当“四四”节来到的时候,有的是以村,有的是以区为单位,儿童团便要召集自己的会议,在这个会上,他们要表扬那些学习、生产、放哨等模范儿童。民主政府还送给他们奖旗奖品,使他们成为大家学习的方向。解放区的儿童已在思想上生活上完全被解放了。


第4版()
专栏:童话

  雨来没有死
管桦
 (一)
在冀察晋的北部,有一道还乡河,河里长着很多的芦苇。背后有一个小村庄。芦花开的时候,远远望去,碧绿的芦苇上,象盖了一层白白的厚雪。风一吹,鹅毛般的苇絮,就飘飘悠悠地飞起来,把这几十家小房屋,都罩在柔软的芦花里。因此,这村就叫做芦花村。十二岁的儿童——雨来就是这村里的。
雨来最喜欢这道紧靠着村边的还乡河。每到夏天,雨来和铁头、三钻儿,还有很多很多光屁股的小朋友,好象一群鱼,在河里钻上钻下,藏猫猫、狗刨、立浮、仰浮。雨来仰浮的本领最高。能够脸朝天在水里躺着,不但不沉底,还要把小肚皮露在水面上。
妈妈不叫雨来耍水。妈妈说河里有淹死的人,怕把雨来拉去当替死鬼。
有一天,妈妈见雨来从外面进来。身上连一丝布条也不挂,混身的水锈,被太阳晒得油黑发亮。妈妈知道他又去耍水,把脸一沉,叫他“过来!”扭身就到炕上抓条帚,雨来一看要挨打啦,撒腿就往外跑。
妈妈紧跟着追出来。雨来一边跑着,一边回头。糟了!眼看要追上了。往哪儿跑呢?铁头正赶着牛从河沿回来,远远向雨来喊:“往河沿跑!往河沿跑!”雨来听出铁头话里面有道眼,就折转身,朝着河沿跑。妈妈还是死命追着不放。到底追上了。伸手一抓,可是雨来混身光溜溜象个小泥鳅,一下没抓住,卜通,扎在河里不见了。河水卷起很多圆圈;渐渐扩大。妈妈立在河岸上,眼望着水圈发怔。
忽然,从老远地方,水面上露出个小脑袋来。象个小鸭子一样抖着头上的水。一边用手抹了一下眼睛和鼻子,嘴里吹着气,望着妈妈笑。
(二)
秋天。
爸爸从集上卖苇子席回来,同妈妈商量说:“看见区上工作同志,说是孩子们不上学念书不行,起码要上夜校。叫雨来上夜校吧!要不,将来闹个睁眼瞎。”
夜校就在三钻儿家的豆腐房里。房子很破,教夜课的,是东庄学堂里的女老师:穿着青布裤褂,胖胖的,剪着短发,走到黑板前面,于是,嗡嗡嗡嗡说话的声音就立时安静了。听大家翻课本,哗啦哗啦掀纸的声音。雨来从口袋里掏出课本来。这是用加板纸油印的,软古囊囊,雨来怕揉搓坏了,向妈妈要了一块红布,包了个书皮。上面用铅笔歪歪斜斜写着雨来的名字。雨来把书放腿上,伸出舌头舐舐指头,掀开书。见女老师闪在一边,斜着身子,用手指着黑板上的白字,念着:
“我们是中国人
我们爱自己的祖国”大家就随着女老师的手指,用一个声音,轻轻地念起来。
“我—们—是—中—国—人
我们—爱—自—己—的—祖—国”
(三)
有一天,雨来从夜校回到家,躺在炕上,背诵今天晚上学会的书。可是,背不到一半就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门吱扭响了一声。雨来睁开眼,见闪进一个黑影。妈妈划了根火柴,点着灯。一看,原来是爸爸出外卖席回来了,可是,怎么忽然这样打扮起来了呢?肩上披着子弹袋,腰里插着手榴弹,背着一颗长长的步枪,向妈妈说:
“鬼子又扫荡了,民兵都到区上集合。一两个月才能回来”。雨来问爸爸说:“爸爸,远不远?”爸爸把手伸进被里,摸着雨来光滑滑的脊背,说:“这哪有准儿呢?说远就远,说近就近。”爸爸又转过脸对妈妈说:“明天你到东庄他姥姥家去一趟。告诉他舅舅,就说区上说的,叫他把村里民兵快带到区上去集合”。妈妈问:“区上在哪儿?”爸爸装了一袋烟,巴达巴达轴着。说:“三天里头,叫他们在河北一带村里打听!”
雨来还想说什么,可是门“况浪”响了一下,雨来就听着爸爸扑咚扑咚走出去的脚步声。不大一会,就什么也听不见了。从街上传来一声两声的狗吠声。
一天,吃过早饭,妈妈就到东庄去;临走说:晚上才能回来。晌午歪了。雨来吃了点剩饭;因为看家,就不能到外面去,只得爬在炕上念他那红布皮包着的识字课本。
忽然,听街上咕咚咕咚有人跑,把这房子震的好象要摇幌起来。窗户纸哗啦哗啦响。
雨来一骨碌下了炕,把书藏在怀里就向外跑,刚一迈门坎;进来一个人。雨来正撞在这个人的怀里。抬头一看,见是李大叔。李大叔是区上的交通员,常在雨来家落脚。
随后,又听日本鬼子唔哩哇啦的叫。交通员老李,忙把墙角那盛着一半糠皮子的缸搬开。雨来两眼楞住了:“唉!这是什么时候挖的洞呢”?交通员跳进洞里说:“把缸搬回原来地方,你就快到别的院里去,对谁也不许说”。
十二岁的雨来拿出吃奶的力气,才把缸搬回原来的地方。
雨来刚到堂屋,见十几把雪亮的刺刀从前门进来。他撒腿就向后跑。背后“卡拉”一声枪拴响,大声叫着:“站住!”可是雨来没理他。脚下象踩着风,一直朝后院跑。随着,子弹向他头顶上嗦嗦地飞来。可是后院没有门。雨来急出一身冷汗。靠墙有一棵桃树,雨来抱着树就向上爬。鬼子已经追到树底下。伸手抓住雨来的脚,往下一拉,雨来就掉在地下。把他两只胳臂向背后一拧,捆绑起来,推推搡搡回到屋里。
(四)
前后院鬼子都翻遍了。
屋子里也遭了劫难:连枕头都用刺刀挑破了。
炕沿上坐着的那个鬼子军官,两眼红红的,象刚吃过死人的野狗。用中国话问雨来说:“小孩,问你话,撒谎的不许!”突然,他望着雨来的胸脯,张着嘴巴,眼睛睁得圆圆的。雨来低头一看:原来刚才一阵子挣扎,识字课本从怀里露出来。鬼子一把抓在手里,翻着看了看,问他:“谁给你的?”雨来说:“捡来的!”
鬼子把脸上的横丝肉堆起来。露出满口金牙。做个鬼脸,温和的向雨来说:“害怕的不要!小孩皇军大大的爱护!?说着就用鬼子话叫人替他松绑。
雨来把手放下来,觉着胳臂更加发麻发痛。扁鼻子军官用手摸着雨来的脑袋说:“这书谁给你的,关系的没有,我的不问了。别的话要通通告诉我!刚才有个人跑进来,看见没有?”
雨来用手背抹了一下鼻子,嘟嘟哝哝的说:“我在屋里,什么也没看见!”扁鼻子军官伸手在皮包里掏。雨来心里想:“掏什么呢?找刀子?鬼子生了气要挖小孩眼睛的。”可是掏出来的却是一把雪白的日本糖块。往雨来手里一塞,说:“这个大大的好!你的吃吃,你的告诉:他的什么地方?金票大大的有。”他又伸出那个带金戒指的手指说:“这个,金的,统统的给你!”
雨来没有接他的糖,也没有回答他。
旁边一个鬼子飕的抽出刀来,瞪着眼睛要向雨来头上劈。扁鼻子军官摇摇他的圆脑袋。两个人唧唧咕咕说了一阵日本话。那人向雨来横着脖子翻白眼,使劲把刀放回鞘里。
扁鼻子军官压着肚子里的火气,用手轻轻拍着雨来的肩膀说:“死了死了的没有,我的不叫,我大大的喜欢小孩,你看见的没有?说呀!”
雨来摇摇头,说:“我在屋里,什么也没看见!”
扁鼻子军官的眼光,立时变得凶恶可怕,向前弯着身子,突然伸出两手。呵!这手就象鹰的爪子!扭着雨来的两个耳朵,向两边拉。雨来疼的裂着嘴叫。随后,这鬼子又抽出一只手来,在雨来脸上左右开弓,拍!拍!打了两巴掌,又用手把他脸上的肉纠起一块,咬着牙拧,雨来脸立时变成白一块、青一块、紫一块。又向他胸脯打了一拳。雨来脚立不稳,打个趔趄,后退几步,后脑勺正碰在柜板上。身子一歪要倒下去,但立刻又被抓过来,肚子撞在炕沿上。雨来半天才喘过这口气。脑袋里象有一窠蜂,嗡嗡地叫,两眼直冒金花,鼻子里流着血,血珠掉下来,溅在课本那几行字上:
“我们是中国人
我们爱自己的祖国”
鬼子打得累了,雨来仍是咬着牙说:“没看见!”
扁鼻子军官气得暴跳起来,嗷嗷吼叫:“枪毙的有!枪毙的有!拉出去!死了死了的!”
(五)
太阳已经落下去。蓝色的天上,飘着一块一块的浮云象红绸子,照在还乡河上,河水里象开了一大杂一大杂的鸡冠花。苇塘的芦花,被风吹起来,在上面飘飘悠悠地飞着。
芦花村里的人听河沿上响了几枪。老人们都含着泪说:
“雨来是个好孩子!死的可惜!”
“有志不在年高”。
芦花村的孩子们,雨来的小朋友铁头和小黑几个人,听到枪声,都呜呜的哭了。
(六)
交通员李大叔在地洞里不见雨来搬缸,幸好院里还有一个出口。李大叔试探着推开洞口上的石板,扒开苇叶,院子里空空的,一个人影也没有,四外也不见动静。忽然听街上有人吆唤着:“豆腐啦!”李大叔知道这是芦花村的暗号,明白敌人已经走远了。
可是雨来怎么还不见呢?屋里屋外都找遍,也没有雨来的踪影。他跑到街上一问,才知道:“雨来叫日本鬼子打死河沿上啦!”
李大叔听说,脑袋轰的一声,耳朵叫起来,眼泪流下来。便一股劲地跟着人们向河岸跑。
到了河岸,别说尸首,连一滴血也没有看见。
大家呆呆的在河岸上立着,还乡河静静的,河水打着旋涡哗哗地向下流。虫子在草颗里叫着,不知谁说:“也许鬼子把雨来扔在河里冲走了!”大家就顺着河岸向下找,突然铁头叫起来:“呵!雨来!雨来!”
在芦苇里,水面上露出个小脑袋来,还是那么象个小鸭子一样,抖着头上的水,一边用手抹了一下眼睛和鼻子。嘴里吹着气,一手扒着芦苇,向岸上人问道:“鬼子走了?”呵!大家都欢喜的叫起来:“雨来没有死!雨来没有死!”
原来,枪没响以前,雨来就趁鬼子不防备,冷不防扎到河里去。鬼子慌忙的向水里打枪,我们的小英雄雨来却已经从水底游到远处去了。


第4版()
专栏:

  老解放区儿童木刻小记
邹雅
这几幅儿童木刻,是在抗日战争时期,太行敌后根据地的儿童的自由创作。过去没有发表的机会,有的失散了,现在偶然又从书里找出几幅来,可惜作者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在抗日战争时期,我们住在农村里,常到场上去练习速写,引起村里许多儿童围着来看,向我们美术工作者要画。每天放了学,就到我们家里去看我们刻木刻,他们也画了拿来交给我们提意见,要求我们教他们,向我们要梨木板,要借刀子给他们也去刻。我们就送他们一点纸和木板,让他们自由去画,自由去刻,在板凳上,刻得满头大汗,兴致勃勃,刻破了小手,也不哭,用布片包一包,仍旧继续的刻,非把一幅刻成是不停止的。但是因为工具太少,又买不到,也就无法普遍提倡。但后来在太行区各地小学校里发展起泥刻来,泥刻的刀子比较简单,用几块洋铁片,自己就能做成刻刀,再用泥做成泥人,便代替梨木板。这与木刻是异曲同工的东西,曾在太行出版的儿童刊物上发表过不少作品,可惜手头已找不到一幅了。
我们从这几幅儿童木刻里,可以看出老解放区儿童的新的思想,每一幅都是反映着现实的斗争生活,描绘出他们对政治的认识,对现实的观察,以及反映他们自己的生活等。同时在形式的表现上,也是崭新而多样的,毫不受拘束,都很稚气而自然,简洁而生动。例如那幅日本鬼子牵着汉奸和托匪一图,这是我们一个十四岁的路军小鬼(即小勤务员)的作品,他听了指导员的讲话后,把他这一政治认识,用漫画的形式表现出来;如战士运输和送公粮两图,反映着敌后的战时生活,象“七七”大会,是一个小学生参加了这一纪念会后第二天刻的,把一个开会的大场面在一幅小木刻里描写出来了,如拾粪和挑担赶毛驴两图,把日常见到的农民的生活反映出来;还有画他们自己的愉快的学校生活,赛跑一幅,动的感觉表现得相当充分而有力。
总之,他们都是自由的思想,自由的创作,不象过去对儿童美术教育那样,叫儿童们单纯地依样临摹,并且画着脱离生活斗争的题材,束缚了他们的思想发展。
很多同志见了这几幅木刻,都认为对儿童美术教育上是值得提倡的一条新路子,现特介绍出来,供儿童美术教育工作者参考和研究。
(附图片)


第4版()
专栏:

我们是新中国的主人翁
李青词
王@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