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49年4月20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南京“四一”血案记实
(南京通讯)亲爱的H:
你的信我已经收到了,谢谢你告诉了许多可贵的消息,解放区的一切都步入正轨,而南京呢,天晓得!南京的反动派是愈来愈没有人性了。
“四月一日”这天,我们南京市的同学,有许多都倒在血泊里,几乎没有一个学校例外。最惨的,就是我们剧专了,全校七十余人,除了五个留校的以外,其余的都受了伤,我当然也不能例外,混身都是被铁棍和木棒打伤,但我还算轻一点,头部没有受伤。现在让我把挨打的前后简略的告诉您。
全南京市的人民为了“争生存”“要活命”,于三月三十日晚,在中大体育馆前广场上,举行营火晚会,到场者有二万多人(包括南京各大学专科学校学生、教授、工友,以及沪杭等处的代表),除了由各校参加的游艺节目外,最主要的还是决定以后行动的步骤。
第二天早上接到在中大主席团的电话,决于四月一日游行,向政府请愿:第一、提高教职员工人学生的待遇;第二、释放被捕同学;第三、捉回日本战犯;第四、要求大专同学全面公费。
大会并议决剧专负责这次的宣传。午饭后全体同学便开始出发了,先到中大、建国、法商、金大、音乐院、乐专等,最后到东方语专去宣传,收效很大。有许多同学看了活报剧都哭了。
“四一”的早上,各大、专学校都到中大操场上集合,剧专仍被任为宣传队,故仍坐在唯一的大卡车上向各处紧要路口作街头宣传(这也是我们学校挨打最凶之故)。大队先到“总统府”去请愿,但结果不能达到目的,所以大队继续游行,走遍了各大街,宣传队在每个街口演着街头剧,博得广大群众的同情,自早上八时开始游行,至下午三点多钟才回到中大,我们游行在“总统府”曾被军警拿水龙来喷射,但经过同学的奋勇向前,终于完成游行,不料分散时,我们剧专的同学坐上那贴满标语的大卡车,刚走到“大中桥”便被国民党匪军包围了,他们是奉国民党伪“卫戍司令部”的命令来打我们的,看样子有一二千人,手中都拿着家伙。起初,车子先被十几个匪兵挡住,把司机的同志捉了去,随即匪兵四面八方向我们跑来。
“打”,一声口令后,便动了手,木棒、铁棍乱七八糟的打起来了。我当时被压在最下面,只听得在我上面的同学的惨叫声。起初我确实有点怕死,但转念一想:想起“丽人行”上的一句话:“看谁经得起熬炼”。想起了以往那些为争取民主争取生存,而倒在血泊里的姐妹弟兄们,我坚强起来了,我不怕了。我们在车上约被打了一个钟头,打得鲜血飞溅,匪军们觉得这还打的不过瘾,便叫我们都下车。但下车后,他们又打了起来,差不多五六个匪兵打一个学生。这样打了一顿以后,都把我们用绳子捆在一起,强迫着送我们到大光东村(离我们学校很近的一个兵营)。一路走,一路打,打得我们都倒下了,但当我们每次倒下时,他们便再围上来打一次。就这样一边打,直走了三点多才到了“大光东村”。那时天已黑了,我们被扣在院子里等待着摆布。当我们在“大中桥”被打时,曾有二位骑自行车的同学看见了,他们便回校去告诉校长,打电话给主席团,直到九点多才交涉好了,把我们送到伪卫戍司令部察问,匪徒们把我们当牲口一样的丢到军用大卡车上,到了那儿,他们看我们都受了伤,也实在找不出什么“共匪”来,才假惺惺地一下子把我们送到鼓楼医院去。到鼓楼医院时已经十一时多了,那儿已有政大和中大的同学在养伤。听他们说,他们本已回校了,后接到我校电话,说剧专同学全体挨打了,便整队去“总统府”为我们去请愿,就在那时匪徒们又开了三大卡车的兵把他们也打了。幸亏学生多兵少受伤的人还不象我们这样多,中大有二十几个人,政大有十几个人,现在分送到中大医院去了。有的同学因挨打过重而吐血。头破了送到手术室缝的,光我们剧专就有三十多个同学。当日我们都留在医院里,我们几个伤轻的,便一宿没睡,为那些伤重的服务。
虽然我们全体都受伤了,但却没有一个同学流泪,甚至那些流血过多的同学,也没有落泪。我们只有恨,我甚至于光想唱,想唱“跌倒算什么”“团结就是力量”,我好象身上没有受伤一般的,一拐一拐地为重伤的同学们跑着忙着。真的!我觉得我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好象从不知什么叫做“痛”,就这样忙了一夜。
第二日晨校方来了几个教授和工友,校长也来了。他们带来了另一个坏消息:“学校晚上被那些离校不远的匪兵给抢光了,连教职员宿舍也都没例外。他们抢走了东西,还迫着事务主任写条子说:“他们是来检查的,一点东西都没有动我们的。”你瞧他们多可恶!他们临走时说:“明天早晨还要来。”本来我们几个伤轻的想回校,这一下子可没有法子啦!医院又住不下去,只有到同学家里去住了。
最后告诉你,我的伤不太要紧,请你不要挂念我一个人,而最重要的希望你能看了这信,把它读给你的同学听,给你们现在的师长知道,给人民解放军知道,我们在这儿过的是什么日子,我们是多么样的盼望,盼望解放军的来临。我们要你们的支援,我们要反动派还清这笔血债!
祝进步
  M一九四九,四,五。


第4版()
专栏:

  沁屯中学访问记
本报记者 荣安
  一、从战斗中生长
记者在浊漳河畔——白晋路的沁县车站上,访问了太岳沁屯中学校。这所中学校和华北老解放区其他数十座新兴的中等学校同样,经过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运用全校师生的集体劳力和智慧创建起来的。
一出沁县城南门,右边是浊浪滔滔的漳河,左边是一排一排整齐灰色的房子,这便是沁屯中学所在地。这里,过去曾经是日寇和蒋阎匪军的兵营。一九四六年,匪帮们战败逃窜时,曾大肆破坏,但在沁中(系沁屯中学简称,下同)全体师生的努力下,这片敌人遗留下的残骸,已经变成整齐、朴素、舒适、美观的课堂和宿舍,成为三百多学生优良的学习场所。该校校长张艾如同志笑着对记者说:这比以前就好的多了!他回溯以往情形说:沁中的诞生,是在一九四四年抗日时期,那时日寇还盘据着沁县城和城周围的大小据点。当时为了满足沁(县)、屯(留)、襄(垣)一带抗日根据地青年求学和培养干部的要求,沁中便在山沟里的圪陀村成立起来。为了应付敌人的袭击,学校三天两头转移,上课在山头上,睡觉在野地里,教材自已编,有时还要帮助抗日民主政府发动群众,帮助群众的生产和学习。为了解决经费困难,师生曾经组织游击小组,深入敌据点沁县南关,缴获了敌人两匹战马,拿来自己种地,学生都是半耕半读。开始只有一个班五十名学生,发展到现在,已有六个班三百五十名了。四年来已培养出二百多名革命干部,输送到前线和后方的各个工作岗位上去。现在好得多了,特别自上级提出学校正规化以后,不但课程学制正规化了,就在物质设备上虽然没有城市那样齐全,但比较以前总算完备得多。
随后张校长带领记者参观了该校的课堂、宿舍、阅览室、图书馆、体育场所等,这里给我的总印象是:朴素、整洁、适用,一切都显得有条有理。张校长指着各种建筑设备对记者说:从门窗棹椅板凳到标本、挂图和简单的仪器,除少数是购买和请木工修置的以外,大部分是师生亲自动手做出来的。
  二、教员对学生负责到底
据记者看来,这所学校不仅在学习环境上有新的创造,更重要的是在全校师生的作风和工作学习的态度,和旧式学校有着基本的区别。首先从教师方面来说:这里的教师,正象张校长所说的,他不是为了“混饭碗”、“赚点钟”,而是自觉地为新民主主义教育事业服务,因此教员在教学上是对学生负责到底。该校每学期、每月、每个教学单元,事前都要订出周密适用的计划和教案,并经过学生的充分酝酿和讨论,提出修正意见,才作最后决定。在上课前,学生对课文要有一次预习的程序,把难处和重点提出来,这样可以使教员在教课时有重点,学生听课也有重点。教员们为了随时改进自己的教学方法,组织互相听课制度,象数学教员杜宏业,他的数学很有修养,但是教不懂学生。在他听了另外一个数学教员的教法以后,自己就大有改进了。学生为了对自己的学习负责,经常通过自己的组织如学生会、青年团、学习小组等反映对教员教学方法的意见,而教员也随时征求学生的意见加以改进。象地理教员张允中,去年冬天给三年级教地理,他认为学生程度高,忽略了对课文的教授,学生提出意见以后他马上就改正了。
记者专门访问了地理教员张允中同志,他是一个教了二、三十年书的老教员,他表示要为新民主主义教育事业服务终身。他是一个模范教员,在他的工作中有很多的创造。他除了在授课前有充分的准备工作之外,还要帮助同学们课前的预习。因为学生缺乏地图,他在授课前把地图画出,用油印印出来,让同学们在预习中参考。在小黑板上画地图没有彩色粉笔,他就自己亲手制彩色粉笔。他为了便于学生记忆,他把各省的人文、地势、山脉、河流、特产等编成韵语,如把山西的山脉河流编成:管岑、云中、五台、恒;太行、太岳、吕梁、中(条);黄河支流汾、涞、沁;桑(乾)、滹(沱)、漳、丹沽河根(即发源地)。把河南的产品编成:麦豆高粱谷、芝麻小稻棉、柞蚕和桐油、更多产黄牛;焦作六河沟,产煤最丰厚,信阳和博爱,产铁真不赖。这些韵语有时候也发动学生自己来编。张允中同志又是级任教员,上面所说的第四班第四组生活模范小组,就是在他领导之下的。
这里教师对学生的负责到底的精神,还表现在学生自学时间的辅导上,真正是循循善诱诲人不倦。在课外时间或教室里时常不断有学生在那里问长问短研究功课,而教员也不惮烦地和他们研究、直到学生完全懂了为止。教员们除了在学生自学时间深入学习小组,发现问题进行一般指导外,对于个别程度差的学生,则予以个别辅导;采取单独汇报、检查帮助的方式。象学生×余庆,代数不及格,经教员个别辅导后考到一百分。学校当局为了帮助和鼓励同学们努力上进,除了在月考,季考中对成绩优良者予以精神的和物质的奖励之外,在平时经常开展模范班、模范组、夺红旗、夺飞机等竞赛运动。并帮助同学开座谈会,办壁报交流经验推进学习。记者在学生宿舍和课堂的墙壁上,发现学生自己办得有十多种墙报,墙报的中心内容都是围绕着最近开展的阅读运动而写的。上面有阅读经验、阅读小记、阅读后感、阅读拾零等等,通过墙报交流经验和表扬模范,掀起了阅读的热潮。
沁中是一座农村环境里的中等学校,学生绝大部分是劳动农民的子弟,在三百四十八名学生中,有贫农成份的三十七人,新旧中农成份的三百零六名,富裕中农五名。由于他们绝大部分是翻身农民的子弟,所以他们有着高度自觉的学习精神,那是很自然的!因为他们知道:在封建和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是没有他们象现在这样的学习机会的。他们的学习自觉,除了表现在上述对教员和对自己负责的精神之外,有两件小事也可以说明。例如:这里的学生虽然他们大部离家很近,但他们之中没有一个因回家而耽误功课的。在一学期中,有五十多个同学根本没有请过假。另外一件事是考试时,用不着教员监考,因为在学生之中根本就没有带挟带递条子的这回事。然而在旧中国旧式的学校里,这种事情是司空见惯的。
  三、尊师爱生热情活泼
沁屯中学的新作风,还表现在师生之间、同学之间的关系上。他们除了在课堂上和自学时间严肃认真互相负责外,在课外则是热情活泼尊师爱生。首先是教师关心学生无微不至,象去年秋天同学田忠孝得了热症,肚子痛得很厉害,级任教员杜云亭一直看到他半夜,直到请来医生,经过吃药打针,病况稍轻以后他才回去睡觉。同学张焕魁病了,级任教员也是通夜看守。至于同学们黑夜睡觉,教员亲自检查是否睡好,那是最普遍的事。在同学关系上,这里的特点是老同学最好领导,新同学最受优待。每当新生一到,老同学就给他们打扫宿舍、糊窗子、备置碗筷,送汤送水,甚至有个别家庭贫寒学生行李单薄,大家也给他凑一套行李。在学习上也充分发扬了同学之间的互助友爱精神,在他们的学习生活公约里就有一条互助公约,进步较快的同学要帮助差的同学。象同学张怀旺算术不好,考试经常不及格,在同学连树立的帮助下,一直考到九十分。在旧式学校里,训育处经常要解决同学间的一些纠纷,然而这里的教导处,常做的事则是对学生的思想领导。这里的同学之间也不断互相发生一些意见,但在他们自动找着谈心,顶多在小组会上一检讨就解决了。
该校在去年华北中等教育会议以后,在强调正规化的口号下,迅速克服了无计划无制度和轻视文化学习的倾向以后,在学生文化程度的提高上已经取得显著的成绩。在该校第四班学生总分数册字上记载着:十一月份学生平均分数是七八·五六,十二月份是八一·七五,一月份就成了八三·五八了。
当然,沁屯中学还不够尽善尽美,也许距离我们的理想还相差很远,但记者认为:他确是新民主主义教育工作中一个范例。


第4版()
专栏:

  本版征求纪念“五一”“五四”文稿
北平解放后的第一个“五一”、“五四”纪念日来到了,本版希望各地工人及工运的同志、各同学、文化先进、作家,热烈为本报撰稿,报导工人竞赛生产、发明创造、学习讨论以及思想、生活转变的具体事实、典型人物、故事等。同样希望参与“五四”运动的文化先进,写些感想,或如何发扬“五四”优良传统,对人民的科学、文化、艺术有建设性的探讨与研究,我们均所欢迎!


第4版()
专栏:

  传家宝
赵树理
 (二)
这小女孩叫玉凤,和金桂很好。她在院里叫着“金桂嫂”就跑进来。李成娘一听说叫金桂去开会觉着又有点不对头,嘴里嘟噜着说:“天天开会!以后就叫你们把‘开会’吃上!”
玉凤虽说才十三岁,心眼儿很多,说话又伶俐。她沉住气向李成娘说:“大娘!你还不知道今天开会干什么吗?”
“我倒管他哩?”李成娘才教训过金桂,气色还没有转过来。
玉凤说:“听说就是讨论你家的地!”
“那有什么说头?”
“听说你们分的地是李成哥自己挑的,村里人都不赞成。”
“谁说的?四五十个评议员在大会上给我分的地,村里谁不知道?挑的…………”玉凤本来是逗李成娘,李成娘却当了真。
李成娘认了真,玉凤却笑了。他说:“大娘!你不是说开会不抵事吗?哈哈哈……”
李成娘这时才知道玉凤是逗她,自己也忍不住一边笑,一边指着玉凤说:“你这个小捣乱鬼!”
金桂把箱子从床下拖出来正预备往床上搬,玉凤就叫着进来了。她只顾听玉凤跟自己的婆婆倒蛋,也就停住了手站起来,等到自己的婆婆跟玉凤都笑了,自己也忍不住陪着她们笑了一声,笑罢了仍旧弯下腰去搬箱子。
李成娘这一会气已经消下去,回头看见床头上没有那口破箱子,的确比放上那口破箱子宽大得多,也排场得多,因此当金桂正弯腰去搬箱子的时候,她又变了主意:“不用往上搬了,你去开你的会吧!”
金桂见婆婆的气已经消了,自然也不愿意再把那东西搬起来,就答应了一声“也好”,仍然把它推回床下去,然后又把床上放箱子的地方的灰尘扫了一下。她一边扫,一边问玉凤:“区上谁来了?”
玉凤说:“你还不知道?李成哥回来了。”
“你又说瞎话!”
“真的!他没有回家来吗?”
正说着,李成的姐姐小娥就走进来,大家说了几句见面话以后,金桂问:“我姐夫没有来?”
小娥说:“来了!到村公所开会去了!——你怎么没有去开会?”
金桂抓住玉凤一条胳膊又用一个拳头向她头上虚张声势地问她:“你不是说是你李成哥回来了?”
玉凤缩住脖子笑着说:“一提他你去得不快点!”
“你这个小捣乱鬼!”金桂轻轻在玉凤脊背上用拳头按了一下放了手,回头跟小娥说:“姐姐!我要去开会,顾不上招呼你!你歇一歇跟娘两个人自己做饭吃吧!”小娥也说“好!你快去吧!”李成娘为了跟小娥说起心病话来方便,本来就想把金桂推走,因此也说:“你去吧!你姐姐又不是什么生客!”金桂便跟玉凤走了。这时家里只留下她们母女两个。
小娥说:“娘!我一冬天也顾不上来看你一眼!你还好吧!”
“好什么?活受啦吧!”
“我看比去年好得多:床上也有了新褥新被了!衣裳也整齐干净了,也有媳妇了……”
李成娘的心病话早就闷不住了,小娥这一下就给她引开了口。她把下嘴唇伸得长长地哼了一声说:“不提媳妇不生气:古话说:‘娶个媳妇过继出个儿’(这是当地流行的一句俗话),媳妇也有本事,孩子也有本事,谁还把娘当个人啦!”说着还落了几点老泪。她擦过泪又接着说:“人家一手遮天了:里里外外都由人家管,遇了大事人家会跑到区上去找人家的汉。人家两个人商量成什么是什么,大小事不跟咱通个风。人家办成什么都对!咱还没有问一句,人家就说‘你摸不着!’外边人来,谁也是光找人家!谁还记得有个咱?唉!小娥!你看娘还活得象个什么人啦?——说起心病话来没个完。你还是先做饭吧!做着饭娘再慢慢告诉你!”
小娥说:“一会再做吧,我还不饿哩!”
“先做着吧!一会他姐夫回来也要吃!”
小娥也不再推,一边动手做饭,一边仍跟娘谈话。她说:“他姐夫给我们镇上的妇女讲话,常常表扬人家金桂,说她是劳动模范,要大家向她学习,就没有提到她的缺点。照娘这么说起来,虽说她劳动很好,可也不该不尊重老人啊?”
李成娘又把她那下嘴唇伸得长长地哼了一声说:“什么好劳动?男人有男人的活,女人有女人的活。她那劳动呀,叫我看来是狗捉老鼠,多管闲事!娶过她一年了,她拈过几回针?纺过几条线?”
小娥笑着说:“我看人家也吃上了,也穿上了!”
李成娘把下嘴唇伸得更长了一些说“破上钱谁不会耍派头?从前我一年吃不上一斤油,人家来了以后是一月一斤;我在货郎担上买个针也心疼得不得了,人家到集上去鞋铺里买鞋,裁缝铺里做制服,打扮得很时兴。”这老人家,说着就带了气,嗓子越提越高:“不嫌败兴!一个女人家到集上买着穿!不怕别人划她的脊梁筋(也是当地的俗话,意思是说不怕别人指着她的脊背笑话她)……”小娥见她动了气,赶紧劝她,又给她倒了碗水叫她润一润喉咙,又用好多别的话才算把她的话插断。
小娥很透脱,见娘对金桂这样不满意,再也不提金桂的事,却说着自己一冬天的家务事来消磨时间。可是女人家的事情,总与别的女人家有关系,因此小娥不论说起什么来,她娘都能和金桂的事往一处凑。比方小娥说到互助组,她娘就说“没有互助组来金桂也能往外少跑几趟”;小娥提到合作社,她娘就说“没有合作社来金杜总能少花几个钱”;小娥说自己住在镇上很方便,她娘说就是镇上的方便才把金桂引诱坏了的;小娥说自己的男人当干部,她娘说就是李成当干部才把媳妇娇惯了的。
小娥见娘的话左右摆不脱金桂,就费尽心思检娘爱听的话。她知道娘一辈爱做针线活,爱纺绵花,就把自己年头一冬天做针线活跟纺绵的成绩在娘面前夸一夸。她说她给合作社纺了二十五斤线,给鞋铺纳了八对千针底,给裁缝铺定了半个月制服扣子。他说到鞋铺和裁缝铺,还生怕娘再提起金桂做制服和买鞋的事来,可是已经说开头了不得不说下去。她娘呢,因为只愿满意女儿的功劳,倒也没有打断女儿的话再提金桂的事,不过听到末了,仍未免又跟金桂连起来。她说:“看我小娥!金桂那东西能抵住我小娥一分的话,我也没有说的!她给谁纺过一截线?给谁做过一针活?”她因为气又上来了,声音提得很高,连门外的脚步声也没听见,赶到话才落音,金桂就揭着门帘进来了,小娥的丈夫也跟在后面。
  (未完待续)


第4版()
专栏:

  怎样才能办好机关干部业余学校?
——太行二地委整顿的经验
太行二地委及二专署的机关干部业余文化补习学校,经过深刻检查,重新整顿,现已纳入正规,今将整顿中几个问题介绍如下:
一、学校除由学委会领导外,还必须吸收教学方面的积极分子,及时反映学员的要求和意见,才能根据学员水平,通过学员讨论做出一定时期的教学计划,并把学习内容、要求、目的、进度,经研究后公布出来,使教员学员共同执行。这样由于吻合了大家的要求,学习兴趣的普遍提高。有的反映说:“不怨以前咱不懂,还能隔着黄河去跳井?”并克服了教员乱抓一气的教课,学员盲目学习的现象。
二、成人学习与小学生不同点是记忆力差,理解能力强。教学双方都是一块工作的同志,这是业余学校的特点。如领导上不能很好掌握,必然会形成不严肃,不认真的自流现象,因此必须端正教学态度。如有的教员开始上课觉着不好意思,认为大家都是干部。尤其有的学员比自己职位还高,更胆怯起来,加上有的学员对教员尊重不够,或要求太急,都障碍了学习。这时学校就帮助提高教员的勇气,端正学习态度,并在“教学相长”的口号下,克服了支差应付现象,现在大家反映说:“这样学习一年就不简单了!”
三、有准备的教,教材要有系统,内容要适合学员口胃,这是很重要的。如前一段专署分校第一班上算术教“开方”,结果不适合学员要求,把它比作“开荒”,感到困难,甚至有好多人悲观起来,认为:“学到啥时也不行”。经整顿后,课程分量,内容,均根据学员的需要与水平。教员课前要作充分准备,学员也必须准备,既不浪费时间,又能增进学习效果。
四、教员既要讲清问题,同时还要照顾到练习。前段教员往往是用“注入式”,不管学员接受如何,只管一直讲下去,结果有些较繁复的课程,使学员无从理解,再加自学不够,成人记忆弱,形成东耳朵进,西耳朵出,讲完了,也忘光了。因此在授课时间上要精确掌握分配,既能讲清,又能有练习时间。反之则收效不大,影响工作,如有的学员在办公时间也学习。
五、机关学员的文化多是在参加工作后锻炼下的,看书能念也能懂,就是弄不清词句的组织与字义的应用,故写出东西,往往是辞不达意,这正是需要补起的缺陷。所以在授课时,应特别注意弄清词句的解释,与字义的应用。


第4版()
专栏:读者建议

  戏剧到工人中去
史道
文艺工作团一月来在北平演出“赤叶河”“白毛女”等名剧,已博得社会一致好评,可是我对此有两点建议:
一、过去在北平演出时,观众几乎都是公务员学生等,一般工厂中的劳动大众去看的很少,其原因是工厂大多在郊外,工人下班后不能进城观剧。至于星期日,那更是挤得买不到票,结果工人们得到这些新歌剧的教育的很少。所以我建议以后文工团应在郊区石景山、长辛店、丰台、东郊工业区轮流演出,使工人们都能领受新的文艺教育。
二、文艺工作团久处农村,描写农村情形的剧本很多,可是现在走进城市来了,以工厂为题材的剧本却很少,因此我建议文工团到工厂去,多与工人接触,编写些以工人为主题的剧本,这在提高工人觉悟和将来建设工业化的国家是迫切需要的。


第4版()
专栏:

  广播台应多播新曲
戈矛
现在虽然是停演了迷信淫乱的旧剧,但是和那些相似的东西还多的很,例如:大鼓、莲花落、单弦、评书以及流行歌曲等都应当注意的调整一下,因为在那里提倡淫乱思想,神怪迷信,表扬封建等是很多的。尤其是流行歌曲,如你打开无线电里面的私营广播电台,差不多都是郎呀妹呀的唱个不停,十分难听。我们建议政府,禁止这些广播台播放这类有毒素的歌曲。
新歌曲是人民群众所欢迎的,但时间是太少了(人民广播电台一天只有十五分钟,别的电台简直没有),最好希望电台多加一些播新歌曲的时间,以适应群众的需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