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49年12月9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封锁害了谁?
林墨卿
美国帝国主义者企图用支持国民党反动匪帮对人民中国海口之封锁,作为向中国人民进攻的手段。但事实却告诉我们,中国人民并没有在封锁面前被吓倒,他们有一切办法来克服由封锁所造成的困难。而相反地,受到真正严重打击的,乃是美国帝国主义自己。这从美国西海岸的商业,就可很清楚地看出来。
我们就说美国西海岸的奥勒冈州吧,其第三大贸易对手国,就是中国。根据密勒氏评论报所载,美国支持国民党反动匪帮对人民中国海口之封锁,使得奥勒冈的对外贸易受到严重损失,该州重要港口波特兰在一九二九年时,输出货物共达二、九八○、八四三、五六五磅,但在一九四九年上半年中,虽然人口增加十二万余人,但输出货物总数却减至一、三五八、八九三、六五一磅。这一减少的主要原因,即是由于波特兰对中国的贸易,现在已降低到不及二十年前的百分之一,仅占一年前贸易量的百分之五。下表显示历年波特兰城对中国输出的情况:
年代     全部货物出口额      木材出口额
一九二九  五四五、七八一、四九九  三九九、七八二、七八三
一九三七  一四五、五四八、六一八  二九、六四二、一六○
一九四一  七二、六六二、○九六  七、五一九、八九五
一九四八  九六、二七一、三七一  一三、八六六、四五四
一九四九  三、九○七、○二五  一九二、四四八、
         (单位磅,都按前六个月贸易量计算)
以木材为例,现在已经完全停止向中国输出了,据产联木工工会的估计,如果远东市场不被封闭,那么,奥勒冈州的木工工人将不会如今天那样,有百分之五十的失业者,现在特兰的两家最大的木材公司,都已缩小范围或改营其他业了。面粉也是波特兰对中国贸易的重要项目之一,一九四一年,中国自波城共输入二九、二一二、四二八磅,今天它在中国的面粉市场已经完全消失,这就意味着奥勒冈州谷物贸易量要减少百分之十至百分之二十。根据码头工会第八地方工会的估计,如果中国贸易不恢复,该工会就要有三分之一的失业工人。
这一幅图画恰恰说明了谁是封锁的真正受害者。成为美国帝国主义侵略政策牺牲品的正是美国的人民。


第5版()
专栏:

  法国葛义联合政府之垮台
兹维达耶夫 著 王朴 译
亨利·葛义在政府内进行了二周的不成功的谋略之后,于十月五日向阿里奥尔总统提出其内阁之辞呈。
法国这最近的内阁危机的原因是什么呢?
表面上,这是由于葛义和财政部长比许与社会党几个部长之间意见不和的原故。法郎的贬值对法国人民完全是一种掠夺的行为,社会党的几个阁员害怕在群众眼中完全暴露出来,他们被迫而要求审查低薪给者的工资率和恢复集体谈判。葛义和比许对此不予同意。
法国总理虽然尽他拼死命的努力去调停,但也不能解决这些争端。内阁每天开会都不能获得他们所冀望的结果,政府中的危机终于不可避免。这一回,甚至那些社会党右派的外强中干的政客们如马耶之流,亦不也敢像他们惯常所做那样地即刻来一个妥协,因为各行业的工会在工资的问题上都坚决的团结一致。而葛义与比许在“限价”问题中的“试验”,这显然是一种拖延的计谋,亦一点无法调解,因为没有谁会上他们的当的。
然而,目前危机的真正原因当然比葛义与其社会党同僚间在策略上的歧异是更深一层的。这危机是内阁以前所有政策的结果。其根源是由于葛义政府在其执政的一年中,使法国上了政治和经济的绝路,而致目前无法寻觅一个甚至是暂时的逃脱。
法郎的贬值(法国官方发言人对这的解释是为了“大西洋休戚与共”的利益),以及随之而来的对于工资与物价问题的意见不一,是法国参加马歇尔计划集团并且与侵略的北大西洋集团勾结的一个直接的后果。
     ×        ×        ×
法国在马歇尔计划各国间占有一个特殊的地位。在美国帝国主义的侵略计划中,法国在欧洲大陆上是西德后面的最大国家。因此,华尔街特别急于巩固其对法国经济与政治的控制。而在法国的统治阶级方面,他们亦创造了对金元的可鄙屈服的最高纪录。
在一九四○年,当卑鄙的维琪班子在向希特勒投降之后而执政的时候,贝当宣称了这个口号:“回到土地去!”这个叛国者要法国忍从于其领土与法西斯德国并合。而现在,这批法国的新掘墓人——从社会党的虚伪的莫许,到天主教的舒曼和急进党的葛义——已经掘出了这个贝当的老口号,并且着手毁灭法国的民族工业,还告诉法国人民要回到土地去,回到中世纪的手工业去。在六月二十八日,葛义的国防部长,右派社会党的拉玛第在国民大会中作了下列讥讽的发言:
“我相信我们必须回到手工业品的古老品质去。”
这不是仅仅发表演讲的一回事。法国政府已制作了一个有组织的减缩工业生产的计划,而且已经以一种只有为一个更好的事业才值得的热心去开始实施这个计划了。
实在可以说是可悲的事情现在正在法国展开。它们是法国经济生活马歇尔计划化的一个直接结果。葛义政府从开始便按照华盛顿的命令行事,它的决定“改组”国有化飞机工业作为法国政府之目的;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整个取消了法国的飞机工业。
拉玛第竟做到勒索国民议会以尽力获得有关此事的政府提案的通过。他威胁着,如果政府提案被推翻,他便要辞职,还威胁着要发生内阁危机和法国整个政治生活的解体等。在六月二十八日,他在大会中带挑拨性地确言,说法国飞机的品质“不合我们的要求”,并且要求法国要“表现更大的谦虚,向其他国家学习。”拉玛第的反法国的流露达到最高峰了,当他告诉议会说“法国的工人和工程师缺乏必需的能力和才干。”今天法国的阁员们亦告诉国会说法国人民是这样的!
拉玛第所要求的是什么呢?他借口十个大飞机厂“入不敷出”而要它们关门,剩下来的九个较小的工厂,却应该改组为半手工的工厂,来装配购自美国的机器。
拉玛第得到他所要求的:国民议会通过了他的议案,虽然只是很小的多数票而已。七八月时,几个地方的飞机工厂关门了。那些所谓共和国保安团的队伍,配备着坦克和装甲车,给派到工厂去破坏工人的抵抗。有些工厂进行些事前的布置,它们在假日时遣散了工人;当工人们回来时,他们发觉了工厂的大门关得紧紧的了。
法国民主意见对于这些政府措施的反应是强烈的愤慨。谁亦不会被那飞机工业“入不敷出”的说法所欺骗。工人和技师们一致地说这澈头澈尾是一个说谎。
拉玛第这样辛苦地设法去掩盖关闭工厂的真正理由不是没有他的目的。飞机工业生产的减缩对于美国独占资本是有利的,美国独占资本要毫无障碍地统治法国的市场。
阿根杜伊尔的国家飞机工厂制造法国农民非常需要的拖拉机。政府宣布该工厂有了亏损。而且虽然工厂广场上放着一千三百架拖拉机,当局却拒绝把它们卖出去。在同一时候,停在第厄普港的美国船只却正在卸下泊来的拖拉机,并且即刻放到市场上去。
在伊西摩林奴的国家飞机工厂已经移交给阿尔当姆托拉斯所支持的一个公司,该托拉斯由美国资本所控制。虽然法国工业以其机器与设备足以供给法国航空公司需用的飞机,但刻公司却去美国购买。
在这一切的行为后面,有着一个非常确定的政治目的。法国政府把工厂关闭或者移交给独占资本如曾帮助纳粹建筑其自夸自炫的“大西洋城防”的那家拉法治——台尔公司等,增强了法国国内反动分子的地位,打击了民主力量,因为工人阶级最好的一部分力量给抛出工业领域之外了。
马歇尔计划引起了法国铁道运输系统一个严重的危机。生产的一般下降以及投资的收缩造成运载业的下跌。为了应付国家铁路的入不敷出,工场、修理厂和车站的建筑都停止了,而车辆和工厂的修建亦削减了百分之四十。他们甚至还计划着停歇所有的“辅助”铁路线。
这一切的措施使得七万二千个运输工人和五万个建筑工人不得不受到解雇。此外,服务于运输系统的工业中的几万工人亦面对着失业的前途。
左翼报纸很担心地报导称,法国国家铁路近来获得了三百亿法郎的私人贷款以应付亏空,而且美国资本的投资正被考虑。这种担心是很可以理解的。这一类的出手实在很像是要把整个铁路出卖给华尔街金融巨头的前奏。
只是在近来才成为法国的骄傲的轻工业也处于一种可悲的下降的情况中。举例来说,制鞋工业的生产是厉害地下降着。在全数七十个制鞋工厂中,最大的十家已经停止生产;现在只有不够二千五百个工人雇用于继续生产的工厂中,而这是在一个当法国向德国和美国输出皮革并输入皮鞋的时候呀。
   ×        ×        ×
美国帝国主义者久已企图消除马歇尔计划各国的一切关税壁垒,以便获得一个毫无障碍的市场。法国政府屈服于华盛顿的压力,比马歇尔计划的其他伙伴还占先:它是头一个投降了的。八月末,宣布了某些物品的关税将全部或部分取消。此项规定于十月一日生效,物品包括纺织品、农具和机械设备。法国的国内市场便这样地向美国帝国主义洞开了,这种情况必将使法国民族工业更进一步的被压迫。
由于法国统治者遵行这个投降政策,使得法国国民经济处于可悲的情况中。葛义政府直至当权的最后一日,还是奉行它那破坏法国工业的政策。例如,最近还有促进外国在法国本部与海外属地投资的决定。
在官方报纸上发表的法律称:外国人——说“美国商人”会更正确些——在投资方面以后将与法国人享受同样的权利。但是,当想起法国资本要和美国资本竞争只有多么微弱的机会,那么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种决定会怎样严重地危害法国的独立。
美国侵入法国的殖民地是有组织而且持续的。美国一家石油公司和英荷合办的皇家荷兰壳牌石油公司,最近获得开发突尼斯油田的垄断权,法国只保有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这种对法国民族利益的抛弃,舒曼竟在各种借口中以要求联合国来作为声辩。他说排斥外资(当然,是指美国资本)出突尼斯将是违反联合国宪章!
美国商人得了法国政府的允许(时常却是没有得到允许的),进行调查法国殖民地。一群美国调查人员最近代表马歇尔计划执行局拜访法国在非洲的属地。据法新社报导,他们此行的结果已在巴黎的一次秘密会议中讨论过,没有法国代表被邀参加这个会议。
报纸上的报导指出:华尔街的独占资本,久已控制了法国本部一千家工业公司和殖民地的一百二十二家公司,在那里,他们非常忽视法国的权益。美国托拉斯干了许多的勾当,而且染指了法属几内亚的铁矿和铁矾土,摩洛哥的铅和钴,马达加斯加的石墨和香兰果,以及加蓬的木材资源等。
甚至反动的经济财政遇刊,亦为美国商人对法国经济的统治所激怒。该报写道:
“每当法国高级官员辩论某些困难问题而至无法声辩时,他们便说美国人和他们具有同一看法。燃料自由销售吗?他们说美国人不赞同。补助金吗?他们说美国人反对这个。”国务院维持各式的机关于法国。巴黎美国大使馆的刊物“半月文告”,于一月份的一期上发表了一个清单,有贸易与薪给部,有粮食农业部,有劳工与劳动力部,有计划调查兴复与进展部,有保卫局、情报处、游览委员会、法事局等等。这一切的“部”和“局”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执行对法国政府及其各部门之活动的控制。
   ×        ×        ×
法兰西美国化的不幸的结果,是大家都看清楚的。预算的不平衡与内债外债的与日俱增。仅在一月至三月三个月中,内债增加了一二三、一六五百万法郎,外债增加了二二、八五三百万法郎。由于不平常的军事费用而加重的飞跃的通货膨胀,破坏了法国的财政。
在一九四八年,法国的国家预算不敷达八百三十亿法郎。但是法国的统治者们没有从这接受什么教训。他们绝不想去减少那由于侵略的北大西洋公约所加诸法国人民身上的重大的军事负担。他们正进行着反对越南人民的罪恶的殖民地战争,这个战争,在一九四八年便吞没了七百亿以上的法郎。在一九四九年预算之下,军事费用又再增加,现在已达八千亿法郎了。
失业的可怕的增加,已使法国民主阵营引起严重的警觉。在本年开始,失业者人数为五万人,八九月时增至十五万人。这还不包括部分工作的半就业者四十五万人在内。
有些报纸不是没有理由地责骂政府故意地制造失业,以便强迫大量技术工人离开城市迁徒至农村地区。无疑的这是完全符合于促使法国成为农业国的政策的,这个政策为美国帝国主义者所采纳并且为马歇尔计划之中心目的。
战争贩子们使法国成为反动而分裂的西德的原料供给者,美国正在恢复德国成为一个军事生产基地,以为将来侵略苏联和人民民主国家。
          ×        ×        ×
在葛义内阁由整个反动报纸虚张声势地庆祝它当政的第一个——最后一个——周年纪念之后不久,法国便爆发了最近的政府危机。这个危机表明了以出卖民族利益而换取“政治稳定”的希望是如何的幻灭和脆弱。还只是在二三个星期以前的时候,葛义自夸着他已“拯救了共和国”。今天他的内阁却走上了其他失败的马歇尔化的法国统治者的道路。
葛义内阁的危机,证实了法国统治集团所奉行的反动政策的破产。尽管反动的巴黎报纸的那些政治算命者,怎样去判断葛义的那一个搁员“轰毁了”内阁,但每个研究法国政治的人,都很清楚联合政府是在法国劳动人民的不满和抗义的压力之下而崩溃的。
法国的工会正在艰苦的斗争,以争贩更好的生活与劳动条件。他们正在对独占资本转嫁马歇尔计划化的一切后果到人民身上的企图进行斗争。劳工总联盟的领导方面,正在尽一切力量以争取群众的正当要求。这些要求包括较高的工资,一种限制雇主压低工资的最低工资规定,所有工人假日照发工资,工作周缩短(这将给予几万失业者以工作),还有社会保险制度等等。
工人的政治活动和高度阶级觉悟,已强迫了右派社会党的分裂分子集团亦不得不宣称——就算仅是字面上而已吧——他们对工人要求的支持。
无疑的法国的统治者,将以习惯的幕后联合来找求危机的一条出路。然而,在现情况之下,这只能产生权宜之计的解决办法。震动今日法国的强烈的阶级敌对已不能再以从政治棋盘上移去几个部长小卒来掩盖了。
多列士在蒙特洛治向他的选民演说时,他分析了葛义辞职后所发展的局势。多列士宣称,目前的危机是使法国马歇尔计划化的政策的直接后果,这种政策代表了贫困、反动和战争。法国人民的苦难应由工人运动的分裂分子负责,应由那些帮助排斥共产党阁员离开政府的社会党领袖们负责,这些人与他们在内阁中的同僚们批准了马歇尔计划和侵略的北大西洋公约。多列士说,法国人民要求结束这种政策。他说:
“打破美帝军事集团加诸我国的桎梏,并重建我们完整的民族独立的时候已经到来了。在法国建立一个这国家所希望的政府——一个民主团结的政府,进步、自由与和平的政府——的时候已经到来了。”
战争以来整个的法国政治经验,证明了这声明之正确。
            (译自“新时代”四十二期)


第5版()
专栏:

  意大利殖民地的前途
伯利科夫 作 张文涟 译
为什么现在列入联合国大会议程的关于前意大利殖民地的问题,虽然已在联合国一再讨论过,但仍然未得解决?
叶利墨也夫问
前意大利殖民地问题到今天还未得解决的原因,在于英美两国统治人物所采取的立场;在他们的计划后面,他们意图将意大利殖民地由帝国主义强盗们瓜分。
联全国英国代表麦克纳尔告大会政治委员会说,利比亚仅在三年或五年之内,就可获得独立。美国代表耶塞普也说要三年或四年。他们二人都尽量说明利比亚和其他前意大利殖民地还不能实行自治,而需要“一个较长时期的指导和政治经验”。不用说,他们假定他们的政府就是惟一能给与那种“指导”的政府。
所有这些假作的对前意大利殖民地人民利益的“关心”,已为真象所揭穿。让我们仅仅回忆一下英美政府所遵循的政策,它已经控制了这些地区。英国片面的建立起一个“独立的”赛雷奈伊卡(在北非洲,利比亚东北。——译注)由英国的官吏圣努西来统治着。而美国亦正在忙着将前意大利殖敢地变为自己的军事基地。
前意大利殖民地已经成为联合国幕后卑鄙的讨价还价的标的。伯罗斯报纸阿加克报导说,美国大使顿恩在九月下半月告诉首相加斯贝里说,美国准备支持义大利统治索马利兰及厄立特利亚两地的要求,以换得美国控制这些殖民地的某些部分。这些事实本身充分揭露了英美集团代表们所提出的虚伪论点。
可是,英美激烈反对给予前意大利殖民地独立,其真实原因究竟何在呢?这理由被伦敦泰晤土报透露出来了,该报怂恿英、美、引起注意,说她们不能从非洲撤出他们所有的军队,因为那会削弱她们在西地中海的地位。
这就是伦敦城的代言人所自认不讳的:英美的代表们的行动,表现了他们不是为了当地居民的利益,而是为了想使他们在殖民土地上非法抢夺来的现行殖民政权永续下去,并且返这些领土变成他们的军事跳板。
与此冒险政策相反的是苏联的明确的立场。苏联代表团已将下面的提议送交联合国大会政治委员会:
立即给予利比亚以独立,所有外国军队于三个月内撤出。
厄立特利亚与义属索马利兰在五年后给予独立,目前暂由托管委员会指定托管人管理,他将协同谘询委员会进行工作;咨询委员会是由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意大利、阿比西尼亚以及该地一个欧洲居民和两个当地人民的代表所组成的。
这一决定完全符合前意大利殖民地人民的利益与联合国宪章的崇高原则。只有采取苏联的提议才能结束帝国主义者围绕前意大利殖民地问题而进行的后台交易政策,那些殖民地正被西方列强用作他们进行卤莽赌博的赌本。只有苏联提议的解决办法,才能使那些土地的人民走向自由与独立的发展。
          (译自新时代四十二期)


第5版()
专栏:

  政治经济学教程绪论(45)
 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任务及其特点
第二节马列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历史性发展性与预见性
“马列主义的理论是关于社会发展的科学,关于工人运动的科学,关于无产阶级革命的科学,关于共产主义社会建设的科学,它既是一种科学,当然就不会停留,并且也不会停留不进,而且不断发展着,不断完善着的。所以它在发展进程中不能不用新的经验和新的知识来充实自己,它的个别原则原理和个别结论不能不因时而变,不能不由适合于新历史条件的新结论和新原理来代替。”他又说:
“精通马列主义理论,——这就是要善于拿革命运动底新经验来丰富它,要善于拿新原理和新结论来丰富它,善于发展它和推进它,不怕根据这个理论底实质去用适合于新历史环境的新原理和新结论来代替其某些已经过时的原理和结论。”(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结束语第二条)
马列主义政治经济学便是这种创造地发展的科学。列宁斯大林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经济学说的创建与胜利,便是最显著、最伟大的范例。例如:列宁在一九一六年春写作了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底最高阶段一书,分析了帝国主义的各种特征,得出了帝国主义是“垂死的资本主义”是“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前夜”,并且说明了由于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各种发展的不平衡性,帝国主义战争发生的必不可避免,帝国主义战争削弱了帝国主义的力量,因此,造成了无产阶级在帝国主义战线比较薄弱的某一个地方或某几个地方冲破帝国主义战线,使社会主义首先在单独一个国家内获得胜利的可能性。代替了马克思恩格斯在独占资本主义以前资本主义发展时期关于社会主义将在一切文明国家内同时获得胜利,认为社会主义在单独一国内胜利是不可能的认识。列宁逝世后,斯大林与第二国际叛徒和托洛茨基、布哈林与季诺维也夫等匪帮的斗争中,坚持保卫了列宁关于社会主义在一国内胜利的完全可能性的理论,并且在新的基础上发展了这个理论。斯大林解剖了苏维埃国家国内和国外的矛盾,分析了在这内外矛盾上社会主义建设胜利的问题,苏联工人阶级可以用自己本身充分的力量消灭了国内的剥削制度以后,并在与劳动农民结成巩固的联盟的基础上,以社会主义工业化与农业集体化,在资本主义包围下,在一国内建成社会主义与过渡到共产主义去的可能性。马列主义在列宁斯大林这种创造性的发展下,从而就获得了一九一七年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与以后三十二年来社会主义建设,击败德日意法西斯与战后新五年计划的胜利,及其向共产主义过渡的准备,以及自从十月革命胜利后世界新局面的出现与发展。又如:苏联十月革命以后,中国共产党以毛泽东同志为首解剖分析了当时国际国内形势的划时代的变化,确定了中国革命应该是由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使中国革命面目为之焕然一新,获得了划时代的转变,并且运用了马列主义的普遍真理,结合中国革命的实践经验,创造了新民主主义政治的与经济的一系列的理论主张,成为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革命运动的南针,也是马列主义在中国创造的发展的最光辉的范例之一。
远见性或预见性
马列主义政治经济学不但伴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与革命运动的实践的发展而发展,而且在一定的历史时代能够猛烈的飞跃的向前发展。并且在其发展过程中,能预知社会经济的发展及其发展趋势。它不但能指出一个经济形态的发生发展与死亡,更能指出它必然由这一形态向另一形态,由低级的形态向高级的形态推移的必然性,在复杂的经济体系中,指出其必然的趋势。这就是说:马列主义政治经济学对于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能认识其客观必然性。当社会经济发展还在萌芽状态时,就能预见其成熟的状态,当社会经济发展的现阶段,就能预见到它的未来阶段的状况。它能看到经济现象的现状,也能预见到它今后的发展,并了解到它将来怎样发展,与向什么方向发展。它能够预知在什么条件下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使人们能够知道将要在什么条件下并怎样地来解决问题。所以马列主义政治经济学正如马列主义其他科学理论一样,是这样的一种武器,靠这种武器的帮助,使我们能够认识现在,预见将来,是具有科学的预见性或远见性的。
例如资本论是阐发资本主义经济运动规律的著作,它著成于资本主义发展的时期,但是它不但分析解剖了资本主义经济在什么时期,什么条件下发生、成立、发展,并且指示了我们与全世界的无产阶级,资本主义经济将来怎样走向没落,走向死亡,最后必然要爆发社会主义革命,由高级的社会主义经济来代替。但是当马克思生前的年代里,世界上还没有社会主义经济的存在,可是马克思却能科学地预见了并大胆地预言了,而在马克思死后(马克思生于一八一八年,死于一八八三年)的第三十四个年头,事实上也得到了证验,在俄国了社会主义革命,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的国家,建立了社会主义的经济,而到了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今天,我们的时代,却进到了世界资本主义濒于最后衰亡,“条条道路通向共产主义”(莫洛托夫)共产主义将要在全世界范围内胜利的历史时代。同时马克思对于资本主义经济的其他各种重要问题,也都有他的预见,他预见并且预言了资本主义经济周期性经济恐慌爆发,资本主义社会阶级斗争日益尖锐化的必然性,他预见并预言了资本主义的生产,一方面为资产阶级增加财富,“把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另一方面“随着资产阶级,也就是说:资本发展的程度,无产阶级,现代工人阶级,也同一程度地发展起来了。”并且随着资本的集中而更加贫困化,因此“资产阶级不仅炼好了自己死命的武器,并且产生了使用这个武器反对它的人们——现代工人们,无产者”(共产党宣言)。诸如此类,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经济重要的基本问题的预见与预言,是不胜枚举的。故马列主义政治经济学对于社会经济的考察,真正具有“见微知著,见今知来”的伟大的预见性或远见性的。
并且这种科学的预见性或远见性,不只限于马克思及其不朽巨著资本论才具有,凡是马列主义的政治经济学者都无不具有。列宁斯大林对于社会主义革命以及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前途与趋势,都是有着他们的预见或远见的。以中国新民主主义经济的产生成立发展而言,由于毛泽东同志对马列主义政治经济学结合中国实际的中国化工作,不但把马列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了,成为中国新民主主义经济建设的指导理论与指导方针,并且也进一步地充实发展了马列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内容。我们可以看到:新中国各解放区经济建设工作,凡是能按照毛泽东同志指示的路线方针政策进行的,那里的经济建设工作也就能获得成绩,也就能得到胜利,那里要违反了这个路线方针政策,那里的经济建设工作就要缺乏成绩或没有成绩,就要遭受失败,就要碰钉子,走弯路。其原因就是由于毛泽东同志的经济思想及根据这种思想产生的毛泽东的关于经济建设底路线方针与政策,都与马列主义政治经济学一样具有着科学的预见性或远见性的缘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