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49年11月21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亚澳工会会议苏联代表团首席代表
  索洛维耶夫访问记
【本报讯】记者昨日访问了出席亚澳工会会议的苏联代表团首席代表、世界工联执行委员、苏联总工会主席之一——索洛维耶夫同志。索洛维耶夫同志首先介绍了苏联职工会在进行战后五年计划经济建设中主要的工作情形。他说:“恢复与发展国民经济,把战后的五年计划,做到在四年内完成,是目前苏联职工会的中心任务。现在,苏联职工会的工作第一个是组织全国的社会主义竞赛。此种竞赛以产业部门为单位来进行。在竞赛中,每一个工人,每一个企业,都承担了一定的社会主义竞赛的任务,这任务不仅是从量的方面要完成和超过生产计划,而且要保证生产成品的提高和节省原料、爱护工具以减低成本。在战后五年计划的社会主义竞赛中,无论是职员和工人,都在生产中涌现了大批积极分子,并产生了很多新的工作方法。例如金属工人别留可夫同志,由于改进了工作方法,他割切金属的效率比原来提高了十倍。在技术方面的革新家,苏联国家工业部门到处都有发现。职工会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把生产中的新的创造散布到各企业的广大群众中去,以使工人群众的新的发明和合理化建议能够得到广泛的推行。社会主义竞赛的优胜者,则由苏联职工会和各工业部门评判总结给予奖励。索洛维耶夫同志强调的说:“由于苏维埃制度本身具有的特点,工人们才能产生最高的觉悟性,因为这样,斯大林战后建设的五年计划正在胜利进行中,相信苏联人民能在四年中把它完成。”
索洛维耶夫同志谈到苏联职工会经常帮助各厂行政当局和职员工人订立集体合同。他说:集体合同的主要内容一方面是工会保证工厂生产计划的完成;另一方面是工厂保证改善工人的生活条件,如设立托儿所、幼稚院,建筑俱乐部、休养所和其他改善工人生活的设备,这些集体合同的执行加强了生产建设更好的发展。
谈到苏联职工会如何对于工人进行文化政治教育时,索洛维耶夫说:“这方面的任务是要把工人的技术水平提高到技术人员的水平,通过文化宫、俱乐部、图书馆,进行各种专门问题的讲演和报告,并组织各种技术研究小组,以提高工人工作的熟练程度。”索洛维耶夫同志特别提到:苏联总工会在战后几年以来,对于工人休养医疗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在一九四九年中,通过职工会去高加索、克里米亚疗养的工人已达二百五十万人,其中有的自己只需付出百分之三十的费用,有的则可完全享受免费的优待。
最后,索洛维耶夫同志对于中国人民热诚欢迎招待苏联代表团表示感谢。他说:“中国人民和苏联人民的友谊是很自然的。苏联对于中国人民英勇的斗争一贯表示了深切的同情。毫无疑义,中苏两大民族的友谊一定会日益发展与巩固起来。”


第5版()
专栏:访问亚澳工会会议代表

  访问朝鲜代表团
  赖鲁
参加亚澳工会会议的朝鲜代表团,包括着全朝鲜著名的工会领袖、劳动英雄、人民作家、工人游击队员、小学教师等,一共二十多人。记者于十六日上午去访问他们。首先发言的是朝鲜北部首席代表崔璟德。他今年四十岁,是朝鲜工运的领导者。一九二五年,他就参加抗日斗争,一九三四年五月,被日本帝国主义者逮捕入狱,直到一九四五年八月苏联红军解放朝鲜时,才恢复自由。
崔璟德说:“朝鲜的工人运动,跟其它的国家一样,是随着工人阶级的壮大而发展的。早在一九二三年,朝鲜便出现了区域的工人组织。但它一开始,就遭到日帝帝国主义的注意和迫害。到一九二七年时,‘职工运动’这句话,已经成了犯罪的条款。例如一九二九年,元山发生了一次罢工,日本统治者把领导罢工的工人,分别判处了三年到五年的徒刑。兴南曾出现过一个职工会的组织,结果,这个职工组织的领导者,竟被判了十二年到十五年的徒刑。”说到这里,他指向坐在长桌右首的一位代表说:“我们这位朝鲜南部首席代表朴世荣同志,当时也被判了七年徒刑!”
“到了一九二七年”,崔璟德继续说:“职工会便成了绝对非法的活动,因而不得不转入地下斗争。直到一九四五年八月,伟大的苏联红军解放了我们,我们的职工运动才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在解放后的三个月内,我们组成一个职工运动的中央机构——全国劳动评议会。但由于美帝在北纬三十八度以南国境内进行侵略,朝鲜南北部的工人阶级,就因政治情况的不同,而采取了不同的斗争方式:在南朝鲜的职工们,他们是为了争取自身利益与祖国的独立自由而斗争;在北朝鲜的职工们,他们则是为了巩固自己已经获得的利益与生产建设而斗争。于是,北朝鲜在一九四五年十月末组成了‘北朝鲜职业总同盟’,来领导北朝鲜的工运。到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后,北朝鲜职业同盟正式与南朝鲜的职工中央机构——全国劳动评议会,采取分别作战的战斗口号。这时,北朝鲜人民政权已经建立。北朝鲜职业总同盟就开始为巩固人民的政权和提高人民的经济文化水平而斗争。它领导职工完成并超过了二个一年计划,并扩大了自己的组织。一九四五年该盟仅有十三万会员、十三个产业工会,现在已经增加到五十五万会员、十四个产业工会。”
没有停歇,崔璟德接着谈“北朝鲜的工资制度”。
“北朝鲜的工资制度的基本原则,是按生产的数量和质量支付工资的。工资支付的形式有:(一)现金报酬。另外还有由国家支付的百分之五至十二的社会保险费、国家教育费以及文娱费等。(二)现物报酬。由国家配给日用品,在重工业部门,实物报酬占工资百分之八十五,而且比市价要低好几倍。比如矿山工人每天领到的大米,比市价低了八倍。现在北朝鲜工人的实际工资已超过了一九四六年的二倍多。失业现象已经没有了。现在我们感到缺乏的已经不是工作,而是劳动力!”
“你们提拔工人干部的情况怎样?”记者问。
崔璟德赶忙翻出材料,做出了一种好象忘记一件大事的手势说:“对!职工会是培养工人干部的泉源,我们全北朝鲜的工人,被选到最高人民会议去当议员的,占议员总数百分之二○·九。在地方政权中工作的,占全北朝鲜地方委员的百分之三○·四。他们全是经过艰苦的锻炼而被培养出来的。”
话题转到了南朝鲜身上。记得在一九四七年三月三十日,以赛扬为首的代表团,到汉城参观之后,一位团员曾经发表他对南朝鲜的观感说:“除了希腊以外,在世界上再也找不到较南朝鲜更惨酷的统治了!”
南朝鲜首席代表朴世荣,带着沉重的心情叙述着美帝在南朝鲜的暴行。他说:“美帝侵占了北纬三十八度以南之后,实行了法西斯的统治,使整千整万的工人和劳动人民,徘徊在饥饿线上。现在南朝鲜失业的人数,已经超过三百万,占南朝鲜人口的六分之一。在汉城的一个炼炭厂中,工人每月的工资连缴房租费也不够。这统计材料还仅是根据李承晚的御用报纸中抄摘下来的。”
“谁能比美帝更残忍呢?他们对待工人的酷刑是不堪想象的,只要你参加了一个劳动组合,就可能遭到饿犬分食的刑罚。四年来工人被李承晚杀死的,已超过十万人,被捕入狱的在五十万以上。”朴世荣停顿了一下,带着沉痛的表情往下说:“我们工人获罪的理由是什么呢?是因为他热爱着自己祖国的独立和自由。”
“但是南朝鲜的工人们,是没有停止过斗争的。在一九四六年九月二十四日,为了反抗美帝的奴役政策,暴发了全境的大罢工。接着又掀起了‘十月人民抗争’的大风暴,参加这次抗争的工人、农民、学生、小市民、知识分子,共达二百万人。到了一九四七年二月,反动派逮捕了职工干部五十名和民主青年团员五百名。南朝鲜的工人阶级于是举行了有名的‘三·二二’总罢工,参加这一罢工的,占南朝鲜劳动人民百分之九十以上。诸位要知道,‘三·二二’总罢工,是在有着近三万李承晚特务统治的汉城举行的啊!”
“美帝干涉朝鲜内政的政策,马上遭到朝鲜人民,首先是朝鲜工人阶级的反对。他们举行了一次反对干涉朝鲜内政的‘二·七’罢工。为了抵制美帝导演的在南朝鲜单独进行选举的分裂政策,我们参加了在一九四八年八月廿五日举行的南北朝鲜总选举,虽然在南朝鲜反动暴力的压制下,参加选举的选民竟达到百分之七七·二,这证明南朝鲜人分要求祖国独立和统一的意志。‘八·二五’总选后,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正式宣告成立。伟大的朝鲜人民领袖金日成将军,当选了主席。而南朝鲜人民的斗争,也就发展到武装的斗争方式。在这武装斗争当中,南朝鲜工人阶级站在最前列。在南朝鲜一千五百二十八个面(即区)中,已有半数地区有游击队的活动。在一三三个县的辖境,全都有了游击队的足迹。”


第5版()
专栏:

  苦斗中的菲律宾人民
  访问菲律宾工人代表沈天生
  陈庆楣
亚澳工会会议的第四天(十九日)大会散得很晚,各国代表们回到招待所休息的时候已是是夜里八点钟了。当菲律宾代表沈天生刚安顿下来的片刻,我们首都的一群新闻记者就敲门而入,请他把菲律宾劳动人民的处境和他们的生活情形介绍给中国工人。
这在马尼剌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因为,如果这样做,马尼剌的宪警先生们可能早已先我们而入了;但是,今天沈代表已到了新中国首都的自由土地上,同时,在这里正在举行着有关东方无产阶级斗争前途的亚澳工会会议,因此跟在他们背后的已不再是帝国主义的魔影了,他已经得到了广大的阶级弟兄的支持!
沈代表毫无倦色地和记者们谈起菲律宾的工人、农民和华侨同胞们的艰苦处境,以及近来他们向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所进行英勇反抗的史实。
    一、饥饿和贫困的群岛
战后的菲律宾,已经成了饥饿和贫困的地方。据一九四七年菲岛官方的统计,全国一千九百万人口中,失业人数有一百四十万,其中光是马尼剌地区就占了十五万人。今年十月二十四日,电通社从马尼剌拍发了一段报导,中间说到菲律宾的失业人数已从一九四七年的一百四十万人增加到二百万人!电讯中又引述了菲律宾劳工组织大会主席海南特对造成失业原因的一段谈话。他说:“这乃是美国经济政策的副产物。菲律宾需要机器、拖拉机及工业设备,但华盛顿则在谈论着运送武器、弹药来屠杀农民。消费品也向菲律宾大事倾销,绞杀了本地的工业,菲律宾被束缚于使它成为原料供给地的战前协议。我们按照美国规定的价格出售原料,而又按照美国的价格购回制成品,这就说明了菲律宾人民失业和贫困的原因!”
另一个具体的数字也说明了华尔街的老板们尽情榨取菲岛人民血汗的事实:从一九○三年到一九三三年的三十年中,菲律宾可耕土地的面积增加了四倍,但广大未开辟的热带沃土并本用来种植人民生活所必需的食米。在这三十年内农业生产方面,糖的产量增加了七倍,椰子增加了九倍,烟叶增加了三倍,食米增加了四倍,这些糖、椰子等产品都源源地运往美国,而食米却需大量从外地输入,它的进口量竟增加了三十倍以上。从此可以看出谁在造成菲律宾的饥荒!菲律宾的国民经济是完全依照殖民地主子们的愿望来发展的。
正由于美帝国主义者对菲律宾人民所进行无餍止的榨取,城市工人和农业工人已被他们吮吸去最后的一滴血。请看看菲律宾工人的生活费用和工资收入的对比吧:战后,菲律宾政府规定了每天的基本工资为一·二五元,一般工人每天连津贴在内,收入不到二元。这一工资是指马尼剌地区而言的,别的地方比这个标准还要低。它比战前的基本工资略为加了一些。可是,战后的物价却比战前提高了十倍,三口之家的最低生活费每天需菲币七元!
因此,在一九四六到四七年之间,全菲有组织的工人,在劳工大会领导下,展开了剧烈的经济斗争。结果,逼使反动政府把工资基数提高到四元(连津贴在内)。就这样,工人还是过着半饱的生活。更严重的是菲政府提高的工资范围只局限于有组织的城市工人中,那些数以百万计的广大农业工人和其他尚未组织起来的工人,仍旧每天拿着一元到二元的工资,连他们自身也难以@口,更谈不上养家了!
    二、受尽迫害的菲岛工人
由于社会本身是由彻底的殖民地经济所组成,菲律宾没有重工业,工人的数目也不多,据统计全国约有一百五十万人,而且还没有普遍组织起来,其中六十万的现代工人大多为交通工人。现为世界工联会员的菲律宾劳工组织大会是菲岛工人阶级真正的自己组织。它拥有会员十万人。一九四六年被菲律宾政府宣布为非法的全国农民联合会,有三十万农民作为它的会员。至于“全国各工会联合会”这个组织,一向是菲美反动派所御用的黄色工会,在工贼们和宪警特务的配合下,专做欺骗和分裂工人阶级的勾当,虽然它号称有三十万会员,但实际上没有群众基础。
菲律宾工人组织在一九二九年以前,有一个“菲律宾总工会”,当时参加了泛太平洋职工会秘书处(赤色职工国际属下的一个机关)。一九二九年,该会内部发生了左右两派的思想斗争,结果左派的另组“菲律宾无产阶级总会”,并参加了一九二九年在海参崴召开的第二次泛太平洋职工会议,此后,它一直与国际工人阶级保持密切联系并继续为菲律宾工人利益而斗争。直到一九四二年日本侵占菲律宾群岛,该组织就向农村转移,与领导农民的“全国农民联合会”汇合,共同组织“民抗军”在敌后展开广泛的游击活动。日本投降后,成立了“劳工组织大会”,在新的形式下,它继续领导菲律宾的工人阶级为保卫本阶级的利益和民族的独立解放而进行斗争。
菲律宾反动派在表面上虽然给了“劳工组织大会”以合法地位,但实际在美帝的指使下,他们正进行着极其阴狠恶毒的手段去破坏劳工大会的组织。季里诺政府仿效了华尔街主子的伎俩,也组织了“非菲活动调查委员会”,经常无耻地传审菲共和劳工大会的领袖们,并运用了特务暗杀的卑鄙行为,于一九四八年一月把劳工大会秘书长裘文杀害了。今年正月里,劳工大会副主席卡巴道西亚也在家里遭特务狙击,幸未被命中。这种特务活动完全在反动政府默许和纵容之下进行的,现在普及各地。这正表明了菲律宾和美国一模一样,正走向法西斯的道路上去!
    三、中菲工人是一家
谈到这里,沈代表提起了菲工和华工之间的团结友爱的情形。
菲工和华工自从一九二八年起始终在组织上保持紧密的联系和行动上的团结一致。从那一年起,双方就开始为争取菲工华工同工同酬这个目标而联合斗争。这一行动先从木厂和拖鞋厂的工人中开端。一九二九年,“菲律宾无产阶级总会”成立,华侨总工会就加入该会成为团体会员。此后,在有组织的工厂里,双方都紧紧合作。菲律宾成立了劳工组织大会,“华侨各劳工团体联合会”也加入了劳工组织大会为团体会员。二十年来,菲华工人之间在经济上政治上都互相帮助,在一九四二年起华侨和菲律宾的人民曾经并肩与日本侵略者作战,“菲律宾无产阶级总会”的干部和“华侨劳联会”的干部共同领导了“民抗军”反抗工人阶级的共同敌人——日本帝国主义,因此他们之间共过生死,亲如兄弟。
到了一九四六年以后,由于菲律宾工人在经济斗争中获得了胜利,美、菲的反动派们都恐惧起来。这时蒋介石匪帮也无耻地勾结他们,三位一体迫害当地华侨工人、爱国分子,并准备进一步来摧残菲律宾的工人运动和人民力量。在他们的高压下,“华侨劳联会”从一九四七年起就无法公开存在了。美菲反动派们对华侨工人和其领袖采取了“法律抗告”,宪警逮捕,秘密处死,和公开强迫遣送回国引渡给蒋匪帮等一套手段,加强他们的迫害政策。一九四六年九月七日,中吕宋的华工领袖王家外被当地的宪警非法拘捕,不久,就被他们秘密处死。一九四七年八月里,有五个华工领袖被反动法庭判处强迫遣返中国。至于对待一般华工的迫害,那更为司空见惯了。驱逐出境的法令严重地威胁着华侨,而无耻的国民党匪帮反利用这一点作为破了产的政治资本,加紧压迫爱国的侨胞。比如今年十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以后,蒋匪就勾通美帝走狗们在半月之内,一连在马尼剌搜查了五十家华侨开设的商店。但是蒋介石的命运正在等待着美帝国主义和季里诺狗徒们!
    四、菲岛人民武装——民抗军的成长
沈代表又谈到了菲律宾“民抗军”在日本投降以后英勇地反抗美帝国主义和季里诺会同“进剿”的顽强斗争。
当一九四二年一月,美国在菲律宾的军事遭到失败后,日本军队就替代表美帝国主义来统治全岛。三月里,由“菲律宾全国农民联合会”和从城市撤出的“无产阶级总会”的干部联合建立了菲岛人民抗日武装“人民抗日军”,他们以美国军队在战场上丢掉的武器来武装自己。在中吕宋的平原上展开了广泛的游击战争,一直坚持日本投降。当美军攻入马尼剌时,民抗军在敌后配合美军作战,化了很大力气。但美军占领马尼剌以后,把一大队抗日有功的“民抗军”全部缴械。美国军事当局并嗾使菲律宾的反动武装把这一批人解甲归田,手无寸铁的“民抗军”战士们全数在途中被杀害了。之后,美国反动派又一度借故逮捕了“民抗军”总司令秦洛克和副司令卡司道二人。经过全菲十万工农群众的示威抗议,反动派才把他们释放出来。
这两件事变深刻地教育了菲律宾的人民,帝国主义是决不会自动退出菲律宾的。一九四六年六月起,罗哈斯公开对民抗军进行武装“围剿”,在中吕宋的平上原,他们残酷地屠杀无辜农民,常常烧毁整个村庄。这样就迫使原已解散了的人民武装重新拿起武器,与反动军队作战。这一正义的自卫行为,立刻获得广大农民和农业工人的拥护,他们纷纷加入了游击队的队伍。一九四六年年底,全国农民联合会主席琼·费里奥惨遭杀害后,“民抗军”的武装斗争就更加广泛了!战斗地区已从中吕宋扩大到南北吕宋和米赛亚群岛,游击队在农村实行减租减息的土地政策,得到了广大农民的拥护。
现在,美菲的军事当局竭力想法要消灭这支菲律宾的人民武装,但英勇的“民抗军”正在民族解放的战火里壮大起来,他们已得到了中国人民伟大胜利的鼓舞,光辉的明天正在等待着他们,菲律宾人民在和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季里诺的斗争中,并不是孤立的!


第5版()
专栏:

  大连工人怎样学习苏联?
  访问旅大代表康敏庄
  国涌
“大连工人怎样向苏联学习的?”这是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记者问出席亚澳工会会议的旅大代表康敏庄同志,他回答说:“苏联同志对我们的帮助,在每一件小事情上都可以体会到。”
一九四六年下半年到四七年,由于国民党海陆的封锁,大连就处于一种非常困难的环境,闹了两次较大的粮荒。可是在这时候,被敌人统治了四十二年的工人,高贵的品质都显示出来了,他们再苦也不离开工厂,再苦也不停止生产。最苦的时候,工人只能一天吃到一顿饭,有时候,他们只吃根黄瓜,或吃个西红柿来顶饭。他们相信国民党的寿命不久长,相信自己能克服困难,生活总会好起来,因为有共产党的领导和苏联同志的帮助。他们想尽各种办法,在生产之外,特地搞副业。在苏军的帮助下,困难终于被工人战胜了。
在恢复生产中,工人中有些还抱着旧的劳动态度,个别工人因为生活困难,有偷盗的现象,有的有磨洋工和欺骗工厂的现象。在总工会领导下,进行了生产、拥苏和时局的教育,这些现象都很快地转变了。在这一过程中,工人对苏联的一些不正确认识也被逐渐克服了!
苏联同志始终抱着诚心帮助中国人民的态度,把各种进步的制度开始在工厂试行。比方,七级工资制,起初大家都不能爽快接受,后来在这一制度的包活、计件及特奖、特配下,工人们得到了启发,谁生产的多,就可以得到更多工资和受到特奖、特配等,什么粮食、日用品都可以得到。一辆自行车,当时市价是两万多元,如果你对生产有贡献或有重大成绩,就以低价(七、八千元)配给你,这几千元还给你分好几个月扣除。于是大家都觉得这种制度好。
过去,在大连的厂子里当学徒,那算倒尽楣了,三年时间,尽是扫地、打水,根本不用希望学技术。敌人统治时,大连的技术人员,绝大多数是日本人,他们根本不让你学到技术,有的技术工人干了十多年,还只会看图纸不会计算。在开展技术学习中,展开了“技术诉苦”运动,工人诉说起学不到技术的苦,那多极了。
苏联同志来了之后,深怕你不学,在厂子里,他们教会我们一种师傅和学徒的订立合同的办法,合同写明师傅保证在多长时间教会什么,学徒保证多长时间学到什么程度。如按计划完成,师傅可得到一定奖金,学徒即可升级。这一个办法对于工人在技术上的进步有了保障,也鼓励了他们的进取心。
工人们对苏联的看法,完全改变过来了,于是他们就回想一连串的事实:旅大是苏军解放出来的,粮荒时是苏联运来食粮的,技术飞跃的进步,是由于苏联同志主动的教给我们好些宝贵的经验和制度。有苏联技师的厂子,都亲手把着教工人。
计算工时、工资、奖励制度、负责制、胎造法,……都是苏联同志教给的。
培养女技术人材、女重工业工人,苏联同志非常有决心,并举许多苏联例子给我们听。开始时我们很多人还不相信能办到,结果,女司机、女旋盘工等,也都在他们手下培养出来了,有的并成为模范。
在中苏合营企业里有苏联同志当厂长,他们为着中国工业的前途打算,尽量设副厂长,有的厂子设了好几个。他们对怎样管理工厂,教的无微不至。当一到有某个副厂长当好的时候,苏联同志就将他们提拔为正厂长,让中国同志自己来管理。
今年,大连的“合理化建议”运动,更广泛的展开了,这一个运动,把大连的生产猛烈地普遍地向上提高。这也是向苏联学习,和在苏联同志帮助下展开的。我们不懂得,开始时,提出很多的口号,要求工人“发明、创造”,但工人认为“这是大学毕业的工程师的事情。我们还能发明、创造!”工人普遍没信心。“合理化建议”运动工人则易接受。后苏联同志又提出有组织,有领导的“合理化建议”。意思就是就生产中所有要解决的问题,由厂的领导上出了题目,让大家想办法解决。工人同志非常积极,都在尽量的想办法,提建议。这一来,意见提到了成千条。不但发明创造,连许多平常最容易忽视的地方,工人们都想到了。
远东电业玻璃工厂,半年完成全年的任务,实行了合理化建议是重要原因。他们兴奋地给毛主席写了红绸报告书,说他们学习苏联,生产提高了好几倍。
现在大连的工人、市民和苏联同志没有任何一点隔膜了。在平常生活中,都充满着中苏两大民族的友谊。以一件小事说:日本人统治时,把中国人当成牛马,把电车分成若干等,中国人只能坐破的。而现在,苏联同志坐在电车上,有中国的妇女抱着小孩过去了,他就马上站起来,让中国的妇女坐下,中国的大人、小孩,现在也已经有了这样一个习惯。这种友情没有任何力量能打破了。
十月革命节,旅大发起了一个签名运动,签名感谢斯大林,签名的就有五十万七千多人。工人们非常认真,见自己的手不干净,非洗了手不去签字。很多工人写字写不好,因为写上去要斯大林大元帅看,就决心连夜地练习写自己的名字。总想一下子就表现出他们对苏联、对斯大林同志是有着无限的敬仰。


第5版()
专栏:

  全世界工人是一家
  亚澳工会会议特写之二
  金凤
     (一)
世界工联副主席阿勃杜拉·加洛同志走到扩音器前,以大会主席团的名义,庄严地宣布向苏联的代表致敬!向印尼的代表致敬!向越南的代表致敬!向朝鲜的代表致敬!向中国的代表致敬!……掌声随着他所宣布的每一个国家,一阵接着一阵,这是主席团在检阅大会的队伍,这是大会的每一个代表在检阅自己的队伍,这是全世界工人阶级在检阅自己的队伍。
“同志们,这就是帝国主义者所以要惧怕我们的理由,这就是帝国主义者所以要千方百计想分裂我们阻止我们召集这个会议的理由,因为我们亚澳工人的队伍壮大了,团结起来了,组织起来了。他们是阻挠不了我们的,阻挠不了工人阶级的大团结的,看,我们在这儿胜利地开会了。”人们从阿勃杜拉·加洛同志的话声里,感到了工人阶级的骄傲和力量。
现在阿勃杜拉·加洛同志的声音显然是十分愤激的了!“日本美军占领当局卑鄙地阻止日本工人阶级代表来出席这个会议,就如阻止日本人民派遣他们代表参加今年四月在巴黎与布拉格同时召开的拥护世界和平代表大会一样。因为他们惧怕日本人民和工人阶级的代表从大会上带了真理与和平的力量给日本人民。今天虽然日本代表没有出席,但他们的精神及思想是存在于这个会场的。”
是的,日本工人阶级的英勇的斗争精神及反帝反法西斯争取和平民主的思想是和其他各国代表的精神及思想一样,照耀在这个会场上的。人们想到日本工人阶级几年来的迅速团结与组织起来的力量。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只有四十二万工人参加工会组织,发展到今年三月底,组织在工会里的会员已有六百九十万,而日本工人阶级又是何等坚强地在自己的民主工会的领导下,为实行改善生活,取消垄断资本,防止法西斯主义与军国主义的复活,为民族解放,民主和自由而进行了顽强的斗争。在三年的过程中,日本工人阶级以其斗争中的共同努力两次逼迫吉田和芦田内阁全体辞职。自后麦克阿瑟公布了反罢工法以后,罢工仍然在日本各地不断发生。在一九四八年最后两月中,参加罢工的人数超过了六百万人。
这也就是,当阿勃杜拉·加洛同志宣布以大会名义向日本美军占领当局阻止日本代表出席大会提出强硬抗议时,全场代表一致举手通过的理由。在这时,会场的空气是这样激动,以致在表决时,旁听席内的中国的工人同志们也自然而然地举起手来。事实上,全世界的工人阶级,都在举手抗议美帝国主义这个卑鄙的勾当。在这时,会场的空气是这样激动,阿勃杜拉·加洛同志宣布以大会的名义向所有日本工人阶级致敬时,主席台上,世界工联的副主席和各国的工人运动的领袖们首先站立起来,接着,全场霍然的站立起来,热烈的掌声久久不绝。让日本工人阶级在这种阶级兄弟的大气磅礴的掌声中更英勇地前进吧,让麦克阿瑟和他的占领军们在这种全世界工人阶级的同仇敌忾的掌声中滚出日本去吧!
    (二)
让全世界的工人看到印尼、越南的代表在亚澳工会会议上控诉荷兰、法国的反动政府在美英帝国主义支持下屠杀印尼、越南人民的血腥罪行以后,印尼代表马佐诺同志和荷兰联合工会的主席勃罗克萨尔同志紧紧握手,越南代表刘德福同志和法国总工会总书记勒里普同志紧紧拥抱的情景。这时刻,我们看到了不管帝国主义者如何恶毒地企图孤立殖民地的工人阶级,不管帝国主义者如何恶毒地企图挑拨种族仇恨,全世界的工人阶级终于响应了他们伟大的导师—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一百年前向他们所发出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伟大号召,并为一体地面对着共同的敌人进行战斗了;这时刻,人们看到了在印尼和越南的游击队向帝国主义者英勇抗争的同时,海牙和巴黎的街道上行进着荷兰和法国人民反对殖民地战争的示威行列;人们看到了在印尼和越南的工人们被荷兰、法国的独占资本家剥削得饿倒在地上站不起来的时候,法国和荷兰的工人们也被这同一的资本家剥夺着最后一块面包;这时刻,人们看到了印尼和越南的孩子们和妇女们被整排的机枪扫射着的时候,法国和荷兰的士兵们因为拒绝屠杀他们而被送进牢狱去;这时刻,人们看到了法国的矿工在警察的刺刀的威胁下坚持罢工的时候,越南的工人迎着警察的刺刀罢工响应;这时候,人们看到了马赛和突尼斯的工人拒绝装运军火屠杀越南人民;人们看到荷兰联合工会的二次代表大会向荷兰政府要求立刻停止印尼战争的决议;人们看到法国总工会代表大会对进行殖民战争的法国政府提出严重抗议;法国总工会总书记勒里普同志请越南代表刘德福给越南工人兄弟带去法国数百万男女工人的友谊与敬礼,荷兰联合工会主席勃罗克萨尔代表荷兰的数十万男女工人向英勇斗争的印尼工人敬礼,印尼和越南的代表高呼向荷兰和法国的人民和工人致谢……这时候,人们禁不住要在心里高呼:“世界工人一家,打倒帝国主义!”
    (三)
高擎着的锦旗上绣着鲜明的字句:“亚澳两洲工人的团结是亚澳两洲人民争取自由解放的基础”。手风琴奏着热带轻快的音乐,十二个华侨男女孩子穿着南洋的服装,走向主席台去。他们曾经是被国民党反动政府遗弃了的孩子,在国外饱受着帝国主义的践踏。现在他们获得了真正的祖国。在亚澳工人大团结的会议上,他们得到了更大的力量和希望。
朗诵着献辞的女孩的声调是沉重的,她数出了一千万以上的海外华侨和他们的祖先们的悲惨历史:东南亚各国的华侨,他们不同于帝国主义国家的移民,他们多半是被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弄到破产了的中国农村的劳动人民。他们变成了“猪仔”,坐着“奴隶船”,背井离乡,被逼到海外去的。在那里,和南洋数千万的劳动人民在一起,开辟了南洋富庶的土地。他们遭受着美、英、荷、葡帝国主义残酷的剥削,同一根鞭子底下,染着华侨和当地土著人民的血呵!
朗诵着的声音激昂起来了。在海外,在东南亚,历史上写满了华侨劳动人民反抗帝国主义血腥镇压与剥削的英勇斗争的册叶。十八世纪中叶,几千华侨的血,染红了巴达维亚的河水。这个悲壮的红河的故事,是会场上许多中国人民不能忘记的。
也就因为如此,朗诵者告诉我们,在海外、在东南亚,自抗日战争以至目前的民族革命斗争期间,华侨的劳动人民不但大量的参加了抗日游击战争,而且坚决地为保卫其自身生活利益和基本的民主权利而不断的斗争着。
华侨的命运和千百万为求民族独立为求基本民主权利而反抗帝国主义残酷剥削的当地人民的命运紧紧连系在一起了。他们已明白,他们的生活利益和基本民主权利要获得保障,只有在当地各民族工人阶级领导的解放事业获得完成以后;因为他们已明白了,工人阶级领导的解放斗争,将要解放一切被压迫的人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