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49年1月6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关于整顿人民武装的几个问题
吉佩祉
为了大力支前确保治安加强对敌斗争,华北军区人民武装部已发出冬季工作指示,各区先后都布置了这一工作,现在正在贯彻,大部地区在进行中。现就整顿组织工作提出以下几个问题来研究。
一、整顿组织的总目的和总要求
华北军区人民武装部冬季工作指示中,整顿组织要求的五条,就是整顿组织的总要求和总目的,其中有两个基本内容:一是从组织上整顿,即恢复建立与健全组织及领导机构,配备齐全干部,进行编制与发展组织;在民兵中清洗个别最坏分子、反动恶霸的地主富农分子,并确实清查与登记、掌握武器,建立武器保管制度,这是整顿组织工作主要一方面。二是加强教育,改善思想作风,整顿纪律,克服干部队员极端民主化的无组织无纪律无政府态度,以及脱离群众的严重作风,提高干部队员的政治觉悟与革命热情,加强团结,使人民武装从思想上政治上都提高一步。
以上这两个内容虽有主要次要之分,但又是结合的,缺一不可的。因此有个别地区只提出整理组织,忽视加强教育,改造作风,整顿纪律以及忽视建立支前的担架队、运输队、民兵队的布置等,都是不对的,应检查纠正。
二、关于加强教育、改善作风,整顿纪律的方针与作法
人民武装——民兵、自卫队组织中有党员与非党员群众,是不脱离生产的群众性的武装组织。关于人民武装教育问题,人民武装中党员应无条件的参加支部整党,非党队员也应受到党的阶级政策与作风的教育,这是一方面;同时在人民武装组织中,也要求在整党中或整党前后进行加强教育改造思想,整顿纪律的工作,采取批评与自我批评,组织生活检讨会,与教育相结合的方针与做法,提高其政治觉悟。如太行在支前中提出三评(评自己、评别人、评领导)四记(记完成任务没有,在完成任务中表现如何,帮助别人怎样,遵守纪律怎样)运动:冀中十分区提出三比(比工作,比生产,比纪律)等,都可采用。
在评、记、比好坏时,好的要表扬,号召大家学习;对坏的要分清是非,为公为私,错误大小,指出危害程度与纠正办法,鼓励克服。
但有的地区提出过高过左的方针与做法:如“三查三整(查思想、查作风、查斗志、整思想、整作风、整纪律)”,“和党一样整”、“评成份”等,则是错误的,是搬用整党经验的教条主义,结果会使村干民兵消极抵抗,组织解体,武器损害,影响支前参战及社会治安任务的完成。
三、人民武装组成问题
人民武装同样是为着进行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为基础的反帝反封建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其组织成份,自然应该适合这个总任务。所以毛主席指出:“除老幼病患者外,一切男女公民均应组织在自卫军中,从自卫军中挑选精悍分子组织民兵或基干军。”根据这原则,人民武装之组织成员应是:自卫队:凡十八岁至五十五岁及五十五岁以上之体力较强的公民,无病患残疾者,不分阶级、种族,均应编制为自卫队。为了便于支援前线,应科学的有计划的在一个行政村内组成担架队、运输队等,又以区为单位组成若干梯队,以便轮流支前。民兵:凡年在十八岁至三十五岁的无病患男子,除破坏分子(包括曾在敌人阵营中当特务或当排以上干部等),反动恶霸的地富流氓分子外,都可动员其在自愿原则下,经农会审查,上级批准,参加民兵。民兵数量,一般应至少发展到该地人口的百分之五。妇女民兵则不再发展,已有的逐渐取消。
这样做,一部分地富分子,可能参加民兵,这并不可怕;但必须注意:领导的骨干分子必须是政治上可靠的,以保证党的绝对领导,武器掌握在可靠分子手里。有的地区“民兵中要评成份”,民兵中地富分子全部清洗,“民兵中排斥与清洗中农成份”、“误斗中农不恢复民兵资格”等,都是左倾关门主义的错误观点与做法。但有些武装组织中忽视党的绝对领导,违反以工农为基础为骨干的原则,武器没确实掌握在可靠分子手中等,也是错误的。另外,有些干部主张取消人民武装,这是自己解除武装的极危险的麻痹思想。由于麻痹,使特务流氓反动分子混入组织,发生叛变、偷盗、抢劫、破坏等严重事件,这些血的教训应引起警惕,迅速克服。
四、和中心工作结合问题
人民武装干部除留一定人员坚持工作及参战外,其余干部统一由组织分配,在各基点各配备武装干部,以便照顾日常工作(如支前、维持治安等)。


第4版()
专栏:

  沙河整顿民兵的经验
太行沙河县在结束土改中整顿民兵,获得几点经验:一、经过政策教育,解决民兵思想,结合解决具体问题。先使村干部了解结束土改的政策,对政策蹬了底,再由村干部利用小会、座谈会、饭场等形式,在群众中进行宣传教育,武装干部专去教育民兵,使其了解土改政策,并在土改中起骨干作用,是重要的一环。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具体了解干部民兵所存在的思想问题与具体问题,然后将每个问题先在干部中弄清,研究出解决办法。干部思想疙瘩解开后,让他们去串通与说服教育民兵,并将各种问题恰当解决,使民兵感到能说理,顺了气,思想搞通,自然就会干起来。如渡口村先将武委会主任(党员)的思想弄通,他每天去说服教育民兵,并把过去贫农团没收民兵的粮食与军帽退给民兵,民兵高兴的说:“还有真理呢!今后可得好好干。”二、抓住当前破坏事实,结合民兵群众切身利益,把政治的与思想的觉悟提高一步,达到恢复组织。三区十里亭的民兵,经过川曹庄失盗的事实教育,民兵都背起枪来每夜出去巡查;二区全呼村用本村一个民兵到地看秋,被人用绳子缢死,以及村里发生下毒、偷窃等事实,让民兵进行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如果自己不起来,敌人活动更厉害,不仅偷东西,还会烧咱房子杀害咱;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提高了民兵的政治觉悟,使其认识蒋介石越是接近灭亡,对解放区的破坏活动将越厉害。大家为保卫自己利益开始积极起来。(佩祉)


第4版()
专栏:

  太行二分区整顿人民武装的经验教训
李贵成
从十一月份起,二分区一千一百一十个行政村,约有百分之八十六的村庄,结合中心工作,开始着手整顿与建设人民武装,进行了较普遍的思想动员。其中一百九十一个村作的较好(缺襄垣),除整顿组织外,并解决了群众中一部分太平麻痹等思想问题,现大部已转向冬季自练。据昔阳、和顺、榆社、武乡不完全统计,经过思想教育与组织整顿,已有九百六十二个错斗中农成份的民兵恢复组织,另有三百八十二个青壮年新参加民兵,克服了前半年农村中混乱局面和无组织无政府状态,社会秩序安定。武乡七区二十天查获四起案件。但上述成绩仅限于部分地区,还有三分之二的村庄未搞好,第一步整顿工作中只作了人员武器的登记,对错斗中农成份民兵大部未纠正,不少思想问题未解决。另有百分之十四的村庄还根本未搞,人民武装工作均陷于自流停顿状态。这三种类型村的情况,已给我们指出了必须继续努力,才能在今冬明春完成人民武装整顿与建设的任务。
一百九十一个行政村做得较好的原因,主要是:(一)人民武装工作与中心工作紧密结合,不仅在一定会议上统一研究贯彻,还依据实际情况,讨论了具体结合进行的办法。武乡七区不少村首先把武装工作的计划在党内外深入动员后,即按照中心工作不同的步骤结合进行。在宣传党的政策与补偿错斗中农时,即协力同时纠正开除错斗中农成份民兵的偏向,昔阳在整顿农会中,同时整顿民兵武装,都进行了相互关系的教育,在相互推动下,农会民兵均得到发展与巩固。(二)深入贯彻人民武装的思想教育,进行组织整顿。首先将时事,前途教育,与回忆人民武装斗争历史及今后任务和前半年松懈后受损失的教训相结合进行教育。武乡胡蛮岭、岸北这样作后,民兵自卫队政治觉悟提高,深刻认识了“今后没有武装就不行”,克服了太平麻痹思想,四十三个青年自觉参加民兵。同时,应加强土改政策与人民武装政策宣传教育,纠正过去排斥中农民兵的左倾错误,结合领导上适当检讨恢复错斗中农成份民兵的组织。武乡会同村去冬今春开除的十四个中农民兵已完全批准恢复组织。(三)“一村工作在于村”,因此,深入检查具体帮助村干,是成败的关键之一。不仅把工作布置下去,还应及时深入检查,根据具体情况修正原来计划,不断帮助村干从思想上明确问题,想办法,具体领导其实现计划。武乡七区、昔阳五区均先后召开了大型的总结会,小型的基点会,或不定期专门找一些村干座谈研究,上下相互交流经验具体指导,村干信心很高。
为什么人民武装整顿与建设工作未能全面展开呢?主要是:(一)武装部各级领导(分区武委会亦在内)作风上,均存在着严重缺点。开始各级召开的扩大武装干部会,重点只放在解决思想问题,而对完成工作任务的计划和安排深入贯澈却不够,没根据不同类型村不同情况去订计划。有的县照分武计划原文“搬”下去,村干接受不了,工作束手无策。另外,布置多,检查少,偏向不能及时纠正。不少县武(县人民武装委员会)领导同志不了解当地工作全面情况,同时,向上级的汇报制度亦未能按规定执行。(二)人民武装工作与中心工作结合的问题在大部地区仍未很好解决。一方面有些武装干部错认为党的统一领导与人民武装部门领导是平列关系,并脱离中心工作抽一定力量一定时间单纯搞部门工作。另一方面,近几个月来在党的统一领导下,部门工作已获得很大成绩,但是在县区领导上,对华北局与华北武装部整顿人民武装的指示,没有很好做过研究,加以指导贯彻。个别领导同志还对人民武装建设工作存在有不正确的认识。


第4版()
专栏:

  吴玉章同志革命故事(五续)
何其芳
 和国民党反动派斗争
大会结束后,吴玉章同志即回四川。当时大家本要留他在广东,但他因四川国民党组织刚办起不久,仍要回去料理。到了宜昌,由于过于劳瘁,一下洋车后就晕倒了。有人拿一杯药酒来给他吃了,才又活了转来。到重庆,就入医院养病。当时国民党右派也在重庆成立了一个省党部,天天找莲花池党部的人打架。在这时,他们就会唱双包案。吴玉章同志在医院里,看见许多被打伤的人,问是什么,他们怕他受刺激,不讲。后来恢复健康后才知道是被反动派打伤了。
在广州,反动派也猖獗起来了。三月二十日,发生了中山舰事件。因蒋介石不得当时国民政府主席汪精卫的同意,就自行逮捕大批人员,汪气愤出国。五月十五日,蒋就召集了一个国民党二中全会,要国民党中央推一主席,结果就推了他自己。于是,他就把国民党的政权、党权都拿到他一人手里去了。六月五日,又由他自己控制的政权特任他自己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于是,又拿到了全部军权。
七月初,出师北伐,蒋赴前线。七月中,吴玉章同志经上海到广州。广州的国民党人非常愤慨这个独裁者的专横。何香凝一见着吴玉章同志,就哭起来了。她说情形这样糟,怎么办?这样下去,一人专横,国民党就垮了。吴玉章同志就联合其他国民党人于八月底召开执监联席会议,通过了一些重要议案。如恢复国民党党内民主制,反对个人独裁,保护工农运动,规定二五减租等。
当时北伐军队,蒋介石率领的一路向南昌进攻,军械虽好进展却很慢。而第四军是进攻长沙的一路,军中叶挺为教导团团长,全军共产党员很多,政治工作好,人民发动起来,所向无敌,号称铁军。九月间已攻下汉口汉阳,十月十日下武昌。当时国民党中央决议国民政府和中央党部迁移武汉,于一九二七年一月一日到达办公。十一月初国民党中委与国民政府委员,已有一部分到了武汉,因党政军有许多紧急事务须要处理。乃成立联席会议,吴玉章同志以国民党中委资格参加。武汉群众运动蓬勃展开,一九二七年一月三日英水兵击伤人力车夫,数十万群众示威,政府依靠群众力量,强硬交涉,收回汉口英租界,震动了全世界,武汉政府成了革命的中心。
蒋介石迟迟攻下南昌后,感到武汉革命群众力量雄厚,如在广州时一样可怕,不愿来武汉。他要政府迁南昌,大家不赞成。汉口租界收回后,世界舆论都承认武汉政府是革命的中心,外国报纸上那时也说这是八十年来中国不曾有过的胜利外交。于是迁都南昌的想法就更不可能了,他也只有到武汉看一看情形。他到时,群众数十万人开会欢迎。他讲话时,会中就有人问他为什么不搬到武汉来,什么时候搬来。他感到了武汉革命群众的力量可畏,回南昌后就更不愿来了。
这时南昌与武汉之争很僵持,蒋介石在南昌召集一秘密军事会议,企图以武力威胁武汉政府,武汉政府(联席会议)乃召集一个党政军扩大会议,通过提高当权,实行民主,反对独裁,定于三月七日召集国民党三中全会解决一切问题等决议,并推举五人成立一行动委员会,执行这一决议。吴玉章同志、邓演达、徐谦、孙科、顾孟馀当选为委员。
三月七日国民党二届三中全会在汉口开会,蒋介石拒不出席。但这次会议还是胜利的完成了:废除国民党主席制为九个常务委员的会议制、以军事委员会代替总揽军政的总司令制、改组国民政府等等。
三月二十一日上海第三次起义胜利。二十四日国民革命军第二、六军占领南京,这时长江上下游都打通了,革命声势极盛。
这一段与国民党反动派斗争的历史,一方面显出了吴玉章同志的英勇坚决;另一方面也告诉我们这样一个有趣味的事实:原来今天拼命强调革命人民要服从他的军令政令的人,他自己却是既不服从军令,又不服从政令,甚至于不服从他的党令,而且是以此和家的。      
     (本节完,全文未完)


第4版()
专栏:

  冀南怎样整理民兵组织
冀南去年整党时,某些地方对于民兵也错误的“一脚踢开”,到今年五月才开始恢复。恢复的办法,一般的是县召开区委联席会,再由区召开中队干部会,也有的是以小区为单位召开民兵、村干会议。会上讲明政策,并检讨过去错误,叫大家提意见,最后领导上加以解释。有的当即把枪交还民兵,恢复组织。也有的是经过保麦、秋收恢复起来的。三分区的曲周县工作比较差,也恢复了一百九十九个村,占有民兵村数的三分之二强。五地委冀县恢复的最多,达到百分之八十七。全区大部恢复起来了。
在恢复组织过程中,也进行了些教育和训练工作。如三分区大名县采取以小队为单位的集会,时间不超过两个钟头;有的县开办了短期训练班,如广平、成安、鸡泽三个县共训练村干民兵四千二百四十人;邯郸训练村干部一百二十人,魏县训练村干部三百一十二人;五分区武邑县有三百二十个村的民兵活跃起来;一区大洋庄的民兵并利用每天晚上集体睡觉的时间来读报纸,进行学习,七天一次全体民兵会,检查工作,进行批评,还规定了出门的请假制度。这是比较最好的村;一般经过恢复而起来的,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工作积极,情绪高,完成任务,这样村是少数,占总村数百分之三十;大部分还是推一推动一动的。
除在恢复组织中整理外,并结合了保卫麦收、秋收、抽补、整党进行了民兵的组织整理。如三分区十一个县的调查,共整理了一千零五十四个村,占全数二千八百零一村的百分之三十七点六二。但其他分区结合中心工作对民兵组织的整理,则是很差的。如二分区只有夏津一个县结合整党抽补,整理了三个村;五分区衡水二区周音村和前邢家町的民兵组织,自整党一脚踢开后,至今未加整理;北苏礼村是该区整党最好的村,但现在民兵的枪仍在锈着。
整理过的村庄,一般均调整了干部,清洗了坏分子。据三分区广平、肥乡、成安三个县整理了的一百四十九村统计,清洗了民兵及干部一百一十九人;但在整理中未能很好结合发展,三个县只发展了四十六人。一地委临清县三区是土改区,民兵恢复整理后,减少了百分之二十五点六。以全区来看,除了临漳县在这次反特联防及整理组织中发展了二百七十七个民兵外,一般地区都是缩小和停止发展状态,亟应引起严重注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