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49年1月6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濮县整党中的几个问题
药夫 寒青
从九月开始的濮县整党工作,两个月来,在重点村初步展开了批评与自我批评,一般村的支委也作了检讨,反省出不少作风不纯的事实,某些组织不纯的现象也暴露了出来。个别支部清洗了叛变分子,保持了组织的纯洁性;有的党员经过反省,退出多占土地,改善了党群关系。因而全县二百三十一个村子,有一百七十九个村子确定了地权,稳定与提高了各阶层的生产情绪。至于工作中的缺点,则如十一月中旬全县扩大干部会上县委所检讨的,由于对整党工作的意义与方针认识不足,而耽心党员因整党而躺下,耽心群众提意见,打击了党员情绪,一直没有敢于向党员、群众公开宣布整党,只是让党员在“不知不觉”中进行整党,对群众则根本不提整党的事情。其次,把整党内容的一点——反省退出多占——当作了整党的全部,忽视了要在整党中,从各方面把党提高一步,使党员能以正确的思想作风进行各种工作,把党建设成为群众性的党。
这段工作之所以发生这些问题,据县书孙明三同志告记者,原因是对区党委所说“整党成绩的好坏,要从整党后干部情绪好坏上看”这句话,发生误解(农村整党成绩的好坏,主要看整党后党与群众的关系是否改善与更加密切。这句话本身也是不妥当的。——编者),一切从不影响干部情绪着眼,所以当他们想到公开整党会使党员不愉快时,便决定在党员与群众间都不提整党的事,只提结合确定地权,检讨检讨,能够收到多少成绩就算多少。
怕“影响党员情绪”不敢公开整党
这样,两个月来的工作就出了一些毛病。
要求党员反省与退出多占土地,这是对的,整党中必须解决这一问题;但把整党工作止于此,特别是不把它提到思想上加以解决,则就不妥了。实际上,当支部里面一经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就把各方面的问题拉出来了。据四个区十个村四十七个党员的统计,反省出包庇地富,思想动摇,贪污多占,强迫命令等一百十八件事实。面对着这样繁多的问题,县委未曾有意识地抓紧解决,只在重点村部分地处理了一些问题,在一般村就没怎么管它,仍只解决多占土地问题。据县书孙明三同志谈,当时县委如果思想明确,已经暴露出来的问题是会得到更适当解决的。
县委要爱护干部情绪,这是对的。但没有区别什么才叫真正的爱护,爱护什么样的干部,爱护什么样的干部情绪,因而有的时候就变成无原则的迁就,并因此把“经过原有支部”的整党方针,弄成简单地依靠一切原有村干进行整党,而忽视了首先发现与团结积极分子与较好分子,并吸收他们参加领导。一区高塔口指导员(负责全面工作)高希波,包庇富农,贪污多占,好吃懒做,严重脱离群众。支部会上,以他为首的一批人,和以农会长高维本为首的一批人,互相攻击,吵来吵去,弄得一般党员插不上嘴。民兵班长高士德说:“早呢,这一派,那一派,一千辈子也搞不好。”因此他一听两下吵闹,就@走了。由于区委领导上,没有团结积极分子与较好分子使之成为领导力量,改造支部领导,因而这些现象就没法克服,使严肃的整党工作,一时变为无原则的吵闹。更严重的是对叛变分子也曾采取无原则的态度。冯塔口副村长冯传修,土改中贪污多占,强霸中农的土地。蒋匪第五军犯境时,被捕变节,向敌人报告了六支枪,使几个民兵家属遭敌殴打。支部会上,虽再三教育,他仍坚持错误。二区区委接受全村党员一致的要求,决定开除其党籍,县委却答以“暂缓处理,以免影响干部情绪”。直到区党委指出县委思想上的错误,二区区委的申请才被批准。可是直到现在,冯依然担任副村长原职。据分书王林春同志十一月二十八日谈,因为不公开整党,没法向群众宣布,所以没撤职,现在还闷着哩。
最近全县扩大干部会上,虽然确定了公开整党的方针,但因“怕影响干部情绪”的思想没做彻底批判,到村后仍有不少干部,想出许多实质上还是关门整党的作法。一区干部李兆华提议用“行政名义”整党,就是说:群众只能是向“村长”、“农会长”等提意见,而不能是向“党员”提意见,党还是不能公开的。柳园乡老支委张某主张:公开一部分,秘密一部分,谁愿意公开就公开,不愿意公开的秘密起来。一区农会干部孙在均代表另一种意见,办法是先使党员抱成一个团体,要有人“钻空子”(提意见),就一齐去解释,以便堵住群众的嘴巴。这些错误思想,没有展开讨论、批判、从思想上求得解决,糊里糊涂带到工作中去了。
公开整党会不会把支部整垮?为解答这一问题,记者调查了三种类型的支部。
公开整党会不会把支部整垮?
四区南杏子铺支部是第一类支部。开头,一般区干部认为公开整党是个大问题,后经调查分析,在近四十个党员中,有二分之一愿意公开整;只有五个不愿意公开整。即令这几个人,据分委副书记谷明谈,如果工作作得好,也没有多大问题。一区红庙支部(第二类支部)的三十四个党员,愿意公开整的十人,无所谓的九人,不愿意的十五人。第三类支部的一区高塔口支部,愿意公开整的八人,无所谓的十六人,不愿意公开的二十四人。
现在看,对待公开整党有三种态度:觉悟较高的正派的党员,都愿意公开整党。他们有的觉得“公开整整,以后就不敢犯错误了”。有的虽有较大错误,但也想整整,去掉包袱,同时觉得“不公开,群众也知道自己是党员”,所以也主张公开。这部分人加上中间状态的人,占了党员的多数,不愿公开的则是少数。而他们中间又有两种情况:一种人是由于教育不够,思想模糊;有的怕蒋匪再来,变了天;有的怕坏人报复;有的妇女怕受家庭干涉,在高堤口支部不愿公开的二十四个党员中,就有十四个女党员有此顾虑。有的则是怕公开之后,就得在工作中带头会误工;有的怕公开后被选为干部。只有很少一部分是由于本身有错误或错误很大,觉悟又差,怕群众提意见,而以“公开整我就不干”来威胁区干部,抵抗整党。
躺倒,曾是发生过的问题,如果现在不看具体环境与支部情况,不在支部内部进行一定的思想准备工作,草率地突然去公开整党,也的确会发生问题。但是,过去曾经发生过的躺倒现象,情况是复杂的,有的是由于不了解正确的整党方针;有的是犯有重大错误抵抗整党;有的是为躲避斗争入党,一宣布结束土改,他就不干了。对于这些情况不加分析,笼统地归咎于整党,以为一整党就会使党员躺倒,那是极端错误的。
为什么会发生这些偏向?
那么,为什么会发生这些偏向呢?这和一部分县区干部,对于整党成绩的否认是分不开的。一位县委同志对记者说:“整的时候左;复议的时候右,整党成绩没法说。”记者曾不止一次地看到这样的事情:有些县委区委同志,爱谈县区干部整党结束之初的故事。那时,有些被开除、留党察看、撤职的同志,到了一块便互问姓什么,对曰:“开”、“留”、“撤”。于是聚拢一团,互称“一家人”,哈哈大笑,以此表示对整党的不满。他们不去正确地估计整党成绩,有些同志则在肯定过去成绩时,只谈土改成绩,少谈甚至不提整党成绩。这是发生对下级无原则迁就的意识上的根源。干部如对整党没有正确认识,让他们领导整党是不会做好的。
前一阶段濮县整党工作中的这些缺点,在冀鲁豫区的黄河以北地区,是程度不同地存在的。在六地委的茌平县,整党只是为了“蹬底”(叫党员了解政策,不打不拉)“叫起来”(恢复工作情绪)。在聊城、县委委员兼五区分书于振东,迁就张飞庄某些党员情绪,竟向他们保证不整党,八地委尚和(新县)有些干部的整党办法,是对村干“胡胡弄弄”,只要村干作工作就行。昆吾一部分干部,认为一提整党,干部就会躺倒。所以这问题有严重提出之必要。


第2版()
专栏:

  河间妇联会检查妇女工作
 发动妇女参加结束土改
【本报讯】冀中河间县妇女联合会,上月召开会议总结检查结束土改整党中的妇女工作。据十一个重点村的初步情况,发动了大半数的妇女参加了结束土改。并有六十一名妇女代表参加了整党,都能积极的帮助党员改正缺点。经过参加整党,不少妇女提高了阶级觉悟和对共产党的认识,有些并积极要求入党。
在中心工作中,并健全与扩大了妇女组织,改造了一些不称职的妇女干部。据十一个重点村统计:发现积极分子一百五十二个,其中四十八人参加了党、政青年工作,四十五人当选了妇女干部,会员增长到一千一百二十五个。光九区郭村就由五十个会员增长到一百三十六人。
在发动妇女中,有的区注意了替妇女解除本身的痛苦。使她们在工作上更加积极起来。在中心工作中,多数重点村注意了对妇女生产、支前、上冬学的教育。经过教育,生产组增多了,十六个村现有二十四个妇女生产组,共二百三十二人。抓住这些自然生产组进行教育,使她们感觉到不识字的困难,等她们有了要求后,再在生产学习两不耽误的情况下,组织妇女识字班。十四个村统计有四十五组二百六十一人经常参加学习。
当前妇女工作中的缺点是:在发动妇女中还没有很好的推动组织力量来完成工作,干部有些包办代替,因此一些新建立的组织不够巩固;新成立的识字班,干部一走就垮了台。还有些区只着重了重点村,放弃对一般村妇女的领导,形成自流现象。              
         (冀中导报)


第2版()
专栏:

  宁晋中曹村结束土改中
 推动妇女生产学习
【本报讯】宁晋县六区中曹村土改前有一百六十八个妇女会员,后逐渐垮台。这次结束土改中,区干部发现该村妇女工作上存在以下几个问题:一是干部不负责任,开会的时候在门口喊一声,也不说清时间地点,有愿意参加会的也没法去找;二是群众忙,怕耽误作活。三是青年妇女和老壮年妇女要求不一样,开会也开不到一块。
根据这个情况,便决定按年龄分街分片来开会,从组织生产来建立妇女组织。在第一次召开的南街老壮年妇女座谈会,工夫不大就到了四十多人,先研究了缴布,接着就讨论冬天开展纺织问题,大家在发言中提出:工夫缺少,有的会织不会纺。这时大家想出搭插织布。有一个老婆会纺线看不见织布就和织布的插起来。别的街在开会时人也到的挺多,情绪挺好。这样就组织起九十八个人,自由结合成十二个组。
在组织青年妇女时,是利用妇女自然纺织场合发现积极分子,加强学习教育启发学习情绪,由积极分子去串通别的青年妇女组织识字班。起先,是区干部亲自上课,后来因为工作忙没时间,学习的人就少了,区干部检讨出这是犯了包办代替的毛病,就又召开了党员会、干部会,说明办好本村冬学,支部和全体干部都有责任,并选出妇女李小平当教员,规定了时间地点,干部们便分街分片召开妇女座谈会,发动妇女上学。这样一来,人更多了,每天有五十左右的人去学习。去时拿着拐子拐线,也不耽误生产,每天学三字,还讲报纸和结束土改的内容,人们学习情绪都挺好。


第2版()
专栏:

  华北广大农村妇女热烈投入冬季生产
【本报综合消息】华北广大农村妇女积极投入冬季生产。北岳区易县即有九万多辆纺车日夜转动着。冀中任邱四区妇女历来没有生产习惯,但现除个别村庄外,十五个村的妇女均普遍开始编起草帽辫来。安平县城区兴贤村,今年水涝成灾,全村一百三十五个能劳动的妇女,就有一百一十四个参加了刮土熬硝。壮年妇女张荣贵,自己刮土自己背,四十天刮了三百九十筐土,出了一百四十三斤硝,二百四十斤盐,共卖新币二万余元。太行临城四区未家辉妇女过去纺织不积极,现在区干部帮助号召下,已活跃起来。十五岁女孩赵春姐,自由结合了五、六个姐妹每天在一起纺线。她们从前一天只纺一两,现在每天能纺二、三两,又省了灯油,说说笑笑十分高兴。冀南清河四区杜家楼妇女为了集体纺线,自愿结合挖了六个地窖子,能放八十辆纺车。永年四体村妇女们正开展纺织竞赛,郭竹林媳妇纺的线又匀又细,织的布又长又宽,得到了县联社的奖励。安阳北善老年妇女史希美努力纺织渡荒,一夜纺六两花,受到全村称赞,影响邻家妇女也晚上纺起线来。夏津二区小屯十七张织布机,昼夜不停,一个月收入新币一万多元。北岳区寿(阳)榆(次)新区妇女,解放前在“阎匪”统治下风气很坏,流行着:“穿汉子,吃汉子,死了汉子嫁汉子”的民谣。解放后,经我教育组织,妇女已有了觉悟,知道了“不劳动是耻辱!”开始下地做活,纺织成了普遍现象。在街上抗着@头,过去是害羞,现在觉得是“光荣”了。据该县秋后统计。光牛村就有六百多妇女开始纺织。过去男人老汉们瞧不起妇女,现在欢喜的说:“妇女可顶大事啦!”


第2版()
专栏:

  从多方面准备大生产
 今冬多积柴 明春好生产
为准备明年大生产,沁源一区南赁村,劳动英雄关三孩互助组,从十一月二十八日起,已开始积柴。十四个人在八天中,就打了柴一万六千四百斤,平均每天每人砍柴二百多斤,比起不互助干活,要多作三分之一(各干各,一个人每天只砍一百四十斤)。组长关三孩说:“保证全组今冬要积够十个月烧的柴火。”
 粪堆里出粮食
沁源安乐村干部具体分工,领导冬季积肥,已获初步成绩。十一月二十九日,作了第一次总结,计垫羊圈十五个,出牛圈、扫道土一千一百二十四车,拾粪三十二担,垫道粪八堆(约三百二十担),各户蒿肥都正在灌大粪、家家都注意积脏水。对积存燃料工作,也已开始,已打柴一百六十一担,给明年生产作好准备。  (文正)
深县十二区五龙堂村群众,纷纷到十二里外的程村和八里外的元西头村去拉坑土,回来垫圈造粪。他们说:“一车土一车粪,调合匀更有了劲。”还说:“白土和坑土,一亩打石五。”蒋老会每天带着十几辆大车到外村去拉两趟土,两个月已经造了二十五车粪,他每年总比别人家打粮食多,就沾了坑土树叶造粪的光。蒋朝正养着一个猪,垫圈挑水很勤谨,现在已经造了三圈粪。他种着十五亩地,打算明年上两楂粪。王东常和宝顺开着豆腐坊,养着两个大母猪,早晚磨豆腐,抽空就拉坑土,攒粪很多。现在这村四周一堆连一堆的满是坑土。
                         (李宝章)
耿老开养种牛 大量繁殖小牲口
深县十二区南辛庄耿老开,养着一个种牛,因为他的种牛长的好,喂养的好,管理有经验,所以交配的准,周围四几十里地的群众都牵着牛找来交配。他为了打破群众怕交配后成不了白花钱的顾虑,便规定交配后暂不收钱,有了小牛以后再给。这样一来买卖更多了,只赵刑村、程西、高庄三个村,今年就有卅八头母牛进行了交配。东王庄王老登养着两个母牛,经过和老开的种牛交配,今年下了两个小牛,乐的老登说:“我这大母牛每年下一个小牛比多种二亩地还强哩!”
耿老开这个种牛养了四年了,共交配成了六百十四个小牛。他看到这个买卖好处很大,赚了钱又耽误不了生产,繁殖了小牲口,政府还奖励,所以在今年九月里又买了一个小种牛。            
    (赵越)
 用浮财买水车 明年浇地不困难
束鹿一区河庄村用分余浮财买农具,准备明年大生产。把分浮财剩的碎铜烂铁卖了,买了八辆破旧水车。又把存着没分的破木头、桌、椅等卖了,买了十辆新水车轮子。旧的水车需要修理,新买的水车得置斗子、轴和架子;可是村里没有款了。支部书记车永奇和别的干部商量了一下,把存着的檩条换成水车架,破铁器打成轴,把没收的槐树做斗子。
东西准备齐全以后,他们就趁冬闲开始修理起来。请来了一个铁匠一个木匠,并有本村二十多人参加,现在已经开始修理。群众都说:“不起眼的点东西换了十八辆水车,过年种地可方便多了。”     
  (谢芳)
 开渠引水浇麦 争取明夏丰收
临城土寨村积极修渠浇麦地。由王庆先、王文奇二人领导组织了九个人,修了一条新渠,打下明年浇麦子的基础。群众看到这样好,又省工又能多浇地,对修渠提高了信心,现在已造成了群众性的修渠运动。
又:东川村生产委员会,为了提早上冬水(浇麦子),于旧历十月十六日号召群众修渠。在生产委员会的领导下,全村自动去了二十个人,一天就把水渠修通了,当天夜里就浇了七、八亩麦地。这股水能浇四十多亩地。计算起来四、五天就可浇完。群众都说这可沾了提早修渠的光。
  (成群)


第2版()
专栏:工作意见

  濮县群众希望:上级命令不要时常改变
【本报讯】濮县群众普遍希望上级在发布命令,决定工作方针、计划之时,更加慎重一些,不要时常改变。该县在今年麦头里,刚刚宣布了工属不代耕,接着又宣布代耕。公柴原定每四斤折米一斤,一会又改成五斤。秋季公粮原定按自然亩征收,行不通,又改为三、四、五级地每亩征一斤多………这种今天说了、明天更正的作法,给村干部增加了好多困难。一区干部阎惠俭语记者:“上边改一线,下边改十寸。村干部很难办。”在五区,当奉命改变收征办法时,区书丁伯高召集村干部开会讨论,有的村干说:“讨论啥?开群众会的时候,把耳朵眼子塞住吧(意指这样可以听不见群众的埋怨之声)。”如果仅仅和群众翻过来掉过去地说一说,还好办些;问题在于有些工作已经作了半截,比方秋征册子已经造好,又得重新来过。当五级以上的土地加征时,虽然比起去年来负担并不重,群众也老不高兴,嫌翻蹬得烦人。群众一烦,干部就得吃白眼珠子。因此,有的村干学乖了,工作布置下来,先放在一边,怕打头阵。据一区几个区干部说,现在村干部是不大敢带头了,谁作在头里,谁吃亏就大。一区分委副书记宋家存到苏郝庄检查工作,督促财经委员韩福顺快造秋征册子,他得到的回答是:“你别慌,变三变再造不晚”。秋征办法的改变,责在县委,因为没有准确地估计情况,在十一月初的县委会上已作检讨。但是有些办法的变来变去,则是由高级的领导机关来的。因此,县委也很希望高级领导机关决定问题时,要慎重、成熟。(青)
(编者按:濮县群众的要求是正确的。各级领导机关在做决议、发命令时,应该进行多方面的周密调查研究,慎重考虑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以免在实行不通或出了毛病时又来改变,这样可以使下级干部与群众都有所遵循,省许多麻烦。即使有非改不可的情况发生,亦应注意到已经照旧办法做了的地方该怎么办,不能笼统地下了令完事。当然,这不能解释为为了省麻烦,就可以见错不改。比如某地派公粮十分不公,即使再做起来十分麻烦,也还是需要改的。)


第2版()
专栏:

  白洋淀的渔家乐
白洋淀共有五十多个治鱼村庄。抗战以前,每天产鱼四万斤上下,百分之三十八往平津走,百分之六十二销在内地。当时鱼店和鱼行,用各种方法来剥削渔民,因此渔民辛苦一年吃不饱穿不暖。抗战以后,敌人的统治更厉害,限制渔民自由买卖,使的渔民生活更苦,有的把工具当卖一空,因此渔户大量减少。
解放以后,渔民打破了鱼巡的统治,渔民可以自由买卖了;有的村还组织了合作社,打垮了鱼店的中间剥削。所以,治鱼业又出现了新的气象。
白洋淀今秋水灾厉害,多数灾民的生活以治鱼为主要依靠。据大田庄的调查,席业收入可以解决全村群众百分之三十六的生活,治鱼解决百分之卅五,运输解决百分之十,丰收年农业解决百分之二十五。可是今年庄稼被淹,所以这百分之二十五,也要靠治鱼来补助。眼下治鱼的村庄共有六十四个,有拉坝网、放鱼鹰、按班子、出汕、下密蜂等,一个人一天所得三四百到七八百(新币下同),能够维持生活。总计白洋淀一天可以产鱼三万斤上下。所出的鱼,大部销在内地各县,出口仅占百分之十到二十。现在共有六个大鱼店接鱼,销路不成问题。据有经验的渔民谈,现在出鱼不如冻冰以后出的多,因为今年的秋汕一般的嫌水大,大都等待出冬汕。
现在渔民治鱼的心气很盛,都正在操办和修补治鱼的工具,插伙结组治鱼。赵北口、三田庄、同口、郭里口,就组织起了四十五班(一班四五十人到二百多人),差不多每个有汕地的村,都准备出冬汕。
为了解决渔民治鱼当中的困难,安新县生产推进社,已买来竹竿五百五十七根,牛皮六十张;隆昌商店和永茂公司,还调运了三千七百斤血料和三千斤白麻,对实在困难的户给以帮助。现在已经扶植起来的有大淀头、小田庄、马村三个大网班,北田庄、赵北口、关城、大田庄、梁庄、杨孟庄六个村九个出汕班,并带动起了四个村九个出汕班,和大田庄的两个按班。总计,共在十一个村组织了六十八个治渔组,共五百八十户,发放了渔业贷款九万多元(新币)带动了私资。
由于渔民积极组织起来治鱼,销路又不成问题,和秋汕出的少,所以冬网班和冬汕班开始以后,鱼的产量就会大量增加,估计每天产鱼将达六万斤,四万八千九百六十人的生活可得到解决,所以渔民都积极愉快的治鱼,大家有信心战胜灾荒。                
         (冀中导报)


第2版()
专栏:

  深县县委指示所属
 发土地证不必强调收旧契
【冀中讯】深县发土地证工作,已在全县展开,为使填发土地证顺利进行,县委指示各区村,应注意随时解决以下几个问题:
(一)动员群众拿出旧契,但不要强调不拿出旧契就不发给土地证。除发动干部党员先拿出旧契外,要向群众强调指出:今后政府就按土地证办事,保护土地财产所有权,旧文书一律作废。有文书的拿出来,登记后本主愿意保存的,可仍交回原主保存,现时不拿出来,以后再拿也就不顶用了。经过宣传解释后,如有的仍不愿拿出,也不必强制,以免为追拿旧文书,耽误发土地证。
(二)在发土地证中,必须解决急须解决的问题,如分房子、分场、补偿中农等,一定要在解决问题后,再填发土地证。但也不能光孤立的去处理几家的问题,影响全村发土地证的进行。对发土地证关系不大的问题,留待以后再解决。
(三)填写土地证时还应该注意以下五个具体问题:一、在土地证内填写全家人口时,在外经商者,根据群众自愿,填入土地证内也可以,政府不加限制。纳负担时,必须依照政府规定的负担办法执行。二、土地证备考栏内填写附属品时,主要是房产,必须按具体情况写清楚,如在一般院落内的厕所、猪圈可以不写。三、如有的户土地房屋过多,一张土地证格数不够用时,可填写在两张内。四、填发土地证时必须按照全村户数,从一号开始编成号码,向下排列,至填完一村为止。   
                (深县工作通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