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49年1月6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通讯往来

  通讯往来
各级党委、政府机关、学校团体、各通讯员同志:
华北局之在职干部学习的决定,你们曾否据此布置学习?在学习的进行中,有些什么成绩与经验,以及具体的情况如何?有什么困难没有?请迅速报导给我们。邯郸市工商局、各工厂、职工会并工人同志们:
大兴铁工厂劳资问题处理的结果,你们感到还有什么不够的地方,及不同的意见,还望搜集寄来,进行讨论,以求得这个问题更合理的解决。并希望将裕兴等铁工厂修改不合理的制度及庆利铁工厂的分红等问题处理的结果,详细加以报导。华北总工会筹委会负责同志:
当你们看到邯郸市大兴铁工厂劳资问题处理的结果后,有什么意见,请提出研究。          
               本报通联科


第1版()
专栏:

  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
 警告青岛及新乡蒋匪
 如敢破坏必以战犯论罪
【新华社陕北二日电】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称:据确息:残留于青岛和新乡的国民党匪军,准备在逃跑时大肆破坏。青岛匪军上月十七日由上海运来炸药二万公斤,装置于南海岸上,准备撤退时作破坏之用。新乡匪四十师,近日在电灯公司及面粉公司机器间,埋藏炸药数百斤,企图于逃跑时将机器全部炸毁。本军特向该两处国民党军主官提出严重警告,要求他们放弃此项破坏计划,如果他们胆敢执行此项破坏计划,则本军必对两处国民党军主官以战争罪犯论罪,决不宽饶。
【太行电】豫北困守新乡、安阳两座孤城的蒋匪军,出城抢粮抓丁均遭我地方武装民兵粉碎。先后共歼敌百七十余人。上月二日安阳城内刘乐执匪部千余人犯我安阳五、八区,我当地民兵配合地方武装予匪迎头痛击,毙伤敌四十多名,匪仓惶回窜。四日该匪复集二百余出犯该县五、八区,均被我当地民兵联防队击退。十一日新乡敌保三团一个营与敌浚(县)淇(县)保安团五百余人到我汲县以西王贵屯等地抢粮,我地方部队给以猛烈打击,毙伤敌二十余人,余敌狼狈窜回后,复纠集该城残敌四十军直属炮兵工兵等三个连,与敌一一五、三三七团(按一一五团在小吴战斗中被我歼灭过一次,此次系收罗残余凑合的)、冀保十二团(亦曾在修武郇封被我军歼灭过)全部犯我新乡辉(县)汲(县)三角地区,大肆抢粮抓丁,我辉县独立团闻讯赶来,敌大部发觉逃命,只留下敌一一五团第六连未得逃脱,是日午时即被我军大部歼灭。毙伤敌四十余人,俘排长以下十余人。缴获炮一门、掷弹筒一个、轻重机枪各一挺、长短枪数十支、子弹一部、大车十辆、粮食一部。另外安阳我地方武装歼灭零星小股出犯敌人亦不下数十人。总计大小战斗十余次,歼敌一百七十余人。为此安阳县指挥部特通报表扬该县五、八、九区民兵武工队与车村联防队长黄进才、翟东贵与秋口爆炸组等,并奖励子弹五百五十发,地雷十五个,以勉励其迎接新的胜利。


第1版()
专栏:

  新华社记者发表评论
 揭露战犯蒋介石求和阴谋
妄想保存四大家族及美国侵华势力
【新华社陕北三日电】关于战犯求和一事,新华社记者发表评论说:为了保存中国反动势力和美国在华侵略势力,中国第一号战争罪犯国民党匪帮首领蒋介石在今年元旦发表了一篇求和声明。战犯蒋介石宣称:“只要和议无害于国家的独立完整,而有助于人民的休养生息,只要神圣的宪法不由我而违反,民主宪政不因此而破坏,中华民国的国体能够确保,中华民国的法统不致中断,军队有确实的保障,人民能够维持其自由的生活方式与目前最低生活水准,则我个人更无复他求。只望和平果能实现,则个人的进退出处,绝不萦怀,而一惟国民的公意是从。”人们不要以为战犯求和未免滑稽,也不要以为这样的求和声明实在可恶。须知由第一号战犯国民党匪首出而求和,并且发表这样的声明,对于中国人民认识国民党匪帮和美国帝国主义的阴谋计划,有一种显然的利益。中国人民可以由此知道:原来现在喧嚷着的所谓“和平”,就是蒋介石这一伙杀人凶犯及其美国主子所迫切地需要的东西。蒋介石供认了匪帮们的整个计划。这个计划的要点如下:“无害于国家的独立完整”——这是首先重要的。“和平”可以,“和平”而有害于四大家族和买办地主阶级的国家的“独立完整”,那就万万不可以。“和平”而有害于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中美航空运输协定、中美双边协定等等美妙的条约,有害于美国在华驻扎海陆空军,建立军事基地,开发矿产和独占贸易等等特权,有害于将中国作为美国殖民地的地位,那就一概不可以。“有助于人民的休养生息”——“和平”必须有助于已被击败而尚未消灭的中国反动派的休养生息,以便在休养好了之后,卷土重来,扑灭革命。“和平”就是为了这个。打了两年半了,走狗不走,美国人即生气,就是稍为休养一会儿也好。“神圣的宪法不由我而违反,民主宪政不因此而破坏,中华民国的国体能够确保,中华民国的法统不致中断”——确保中国反动阶级和反动政府的统治地位,确保这个阶级和这个政府的“法统不致中断”。这个“法统”是万万“中断”不得的,倘若“中断”了,那是很危险的,整个买办地主阶级将被消灭,国民党匪帮将告灭亡,一切大中小战争罪犯将被捉拿治罪。“军队有确实的保障”——这是买办地主阶级的命根,虽然已被可恶的人民解放军歼灭了几百万,但是现在还剩下一百几十万,务须保障而且“确实”。倘若“保障”而不“确实”,买办地主阶级就没有了本钱,“法统”还是要“中断”,国民党匪帮还是要灭亡,一切大中小战犯还是要被捉拿治罪。大观园里贾宝玉的命根是系在颈上的一块石头,国民党的命根是它的军队,怎么好说不“保障”,或者虽有“保障”而不“确实”呢?“人民能够维持其自由的生活方式与目前最低生活水准”——中国买办地主阶级必须维持其实行压迫剥削的自由与目前的骄奢淫逸的生活水准,中国劳动人民必须维持其被人压迫剥削的自由与目前的饥寒交迫的生活水准。这是战犯求和的终极目的。倘若战犯们及其阶级不能维持其实行压迫剥削的自由和骄奢淫逸的生活水准,和平有什么用呢?而要这个,当然就要维持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公教人员目前这样的“自由生活方式与最低生活水准”。这个条件一经我们可爱的蒋大总统提了出来,几千万的工人,几万万的农民,几百万的知识分子和公教人员一齐拍掌,五体投地,口称万岁。倘若共产党还不许和,那就罪该万死,“今后一切责任皆由共党负之”。新华社记者说:上述一切,还没有包括一月一日战犯求和声明中的一切宝贝。下面是另一个宝贝,蒋介石称之为“京沪决战”。蒋介石说:“要知道政府今天在军事、政治、经济无论那一方面的力量,都要超过共党几倍乃至几十倍。”哎呀呀,这么大的力量怎样会不叫人们吓得要死呢?姑且把政治、经济两方面的力量放在一边不去说它们,单就军事力量一方面来说,人民解放军现在是三百多万人,两倍就是六百多万人,十倍就是三千多万人,“几十倍”是多少呢?姑且算作二十倍罢,就有六千多万人,无怪乎我们的蒋大总统要说“有决胜的把握”了。为什么求和呢?完全不是不能打,拿六千多万人压下去,世界上还有什么共产党或者什么别的党呢,当然一概成了粉末。由此可见,求和不是为了别的,完全是“为民请命”。难道万事皆好,一个缺点也没有么?据说:缺点是有的。什么缺点呢,蒋大总统说:“现在所遗憾的,我们政府方面一部分人员受了共党恶宣传,因之心里动摇,几乎失了自信。因为他们在精神上受了共党的威胁,所以就看见敌人的力量,而就看不见自己还有比敌人超过几十倍的大力量存在。”新闻年年皆有,今年特别不同。拥有六千多万名军官和兵士的国民党人看不见自己的六千多万,倒看见了人民解放军三百多万,这难道还不是一条特别新闻么?要问这样的新闻是否在市场上尚有销路,是否尚值得人们看上一眼,根据我们所得的北平城内的消息是:“元旦物价上午略跌,下午复原。”美联社说:“上海对于蒋介石新年致词的反映是冷淡的。”这就答复战犯蒋介石的销路问题。我们早就说过,蒋介石已经失了灵魂,只是一具僵尸,什么人也不相信他了。


第1版()
专栏:

  塔斯社奉命辟谣
 苏联“调解”之说纯系捏造
【新华社陕北三日电】塔斯社莫斯科十二月三十一日电:塔斯社辟谣如下:伦敦每日快报于十二月三十日发表其南京访员的报导称,据谈中国行政院不管部政务委员陈立夫,已代表中国政府向苏、美、英、法四国政府建议成立四国委员会,以便在蒋介石政府与中共之间进行调解。上述消息又说:“苏联可以考虑中国政府正式提出的提议”。塔斯社奉命声明:“每日快报关于苏联方面的报导纯系捏造。”


第1版()
专栏:

  晋中区党委关于新区土地改革的决定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十五日)
(一)阎匪曾为了抽兵征粮,在晋中大部地区实行了“兵农合一”制度。其办法是将各阶层的土地集中起来,分为若干“份地”,每“份地”包括水旱平坡搭配均匀的土地三十亩到六十亩不等。将十八岁至四十八岁的各界青壮男子编为三人或六人的“兵农合一”小组,其中抽一人为常备兵,一人为预备兵,余皆编为国民兵,然后配给每人一份“份地”。常备兵的“份地”,可以出租,亦可由其家属自耕,另规定其他国民兵给常备兵以优待粮棉,或由其他国民兵代耕而不给优待粮棉。在“份地”上收获的粮食,需缴纳百分之七十的租税。所有青壮男子均必须接受当兵和领种“份地”的条件,不得拒绝。从此,全体青壮男子,变成没有自由与权利的农奴了。而全体妇女及老年人小孩子,则均无权取得“份地”。这一制度实行的结果,使占百分之十至三十的户口失掉了土地,百分之七十五的人口分不到土地。人民在“兵农合一”和繁重的劳役负担下,被迫大批相率逃亡、自杀、饿死,或被阎匪打死。土地大量荒芜,有的则变成无人区。它严重地破坏了原来就很落后的农村生产力。“兵农合一”制度是更加野蛮的反动的新式农奴经济。对于这种农奴制度,必须彻底废除,代之以没有封建和半封建性剥削的土地制度。
必须指出:有些同志认为“兵农合一”制度对于农民或多或少是有利的观点是错误的。因为他们没有看到“兵农合一”绞杀了农民、绞杀了农村生产力的农奴制的本质。同样,为了反对“兵农合一”制度而盲目地提出“地归原主”的口号,也是错误的,因为“兵农合一”制度虽对农民极端不利,但它却已经打破了旧有的土地关系,客观上对我进行平分土地,带来了若干便利条件,应加以利用。
(二)为了彻底消灭农奴式的“兵农合一”苛政及一切封建半封建性剥削的土地制度,决定于今冬明春在晋中新区依照我党中央土地法大纲及华北中央局的指示彻底实行土地改革,放手发动群众,使新解放区的农民群众也和老解放区的农民群众一样在经济上、政治上、文化上得到解放。
(三)“兵农合一”地区的土地改革运动,应完全依据中央土地法大纲的精神,团结农村百分之九十三以上的户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口,依靠贫农雇农、团结全体中农及一切劳动分子,去彻底消灭封建半封建性剥削的土地制度。在土地关系已被“兵农合一”制度彻底打乱的地区,只实行按人口(包括出征战士在内,烈士亦分给一份)平均分配的原则即可,这是最简单易行的办法。在“兵农合一”制度虽已实行,但不十分彻底,或实际仍保持旧有土地关系的地区,则实行中农不动两头动的办法,没收地主的封建财产和征收旧式富农财产的封建部分实行平均分配。这里所谓财产,主要是指牲畜、农具、衣服、粮食、房屋及其他财产如现金等。其白洋、元宝等在地下埋藏者,一面宣布其为非法,一面则应鼓励其自动拿出,政府保证给其本人留下一部分,并劝其转入有益于国民生计的工商业,其余则归农民合理分配。如系大宗现金银则除合理分配给农民一部分外,应收归国家银行所有,不得分配。但如其不愿自动拿出,亦只能延长时间,切实调查,必须严禁挖掘底财,以防乱打乱杀。至于新式富农和富裕中农,则只允许在其本人自愿原则下,抽其多余的土地,其他财产则一概不许侵犯。汉奸、恶霸、官僚、战犯及大地主其在乡村的大房屋大建筑等,应由县以上之人民政府实行没收归公,不得分配。路基、大森林、农场、牧场、及留给教堂自用(维持其自己生活及种菜等用地)以外之大块土地等,没收归公,不得分配。名胜古迹、图书仪器一律保护归公,严禁破坏。
逃亡地主、旧式富农及其他畏罪逃亡分子,除在外已有职业能继续维持生活者外,余均允许其还乡分地。
在斗争策略上,必须将地主和旧式富农加以区别,将大、中、小地主加以区别,将恶霸与普通地主加以区别,将劳动起家的富农和一般富农加以区别,又要将一般富农和带有恶霸性的富农加以区别,富裕中农为中农的一部分,应与富农严格区开来,不得侵犯。一般不采取扫地出门的斗争方式,严禁吊打捆的办法。所有大的争议、农会不能解决者,一律提交人民法庭审判解决,并呈报上级人民政府批准执行之。
必须把地主旧式富农的工商业与其封建土地严格区分,坚决执行中央保护工商业(包括地主旧式富农工商业在内)不得侵犯的政策。鼓励地主旧式富农向有益于国民生计的工商业发展。地主旧式富农的原有工商业及与工商业相连的店铺、住房、财产等不得没收。
曾宣布“地归原主”的地区,应以抽多补少抽肥补瘦填平补齐的办法完成平均分配。在未实行“兵农合一”的地区,则仍应按照土地法大纲进行,但应遵守中农不动两头动的原则。
(四)组织以贫雇农为骨干的、团结全体中农及一切劳动分子的、不包括地主富农在内的农民协会,为平分土地的合法机关。农民协会的领导机关,应保证有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二的贫农雇农和不少于三分之一的中农参加。在适当时机,应建立村区县的临时的人民代表会议,以补农会之不足。并逐渐的在土地改革基础上改造旧政权,建立人民民主政权。
(五)一般不采行日本投降以后所实行的反奸清算办法(这在当时是必须的、正确的),但在土地改革运动中,对罪大恶极为广大群众所痛恨的汉奸恶霸,则应领导群众去进行有组织的、有领导的清算斗争、斗争方式以诉苦、说理为主,辅之以人民法庭上的斗法,严禁乱打、乱杀或其他变相的肉刑。如处死刑,必须经县人民法庭判决、华北人民政府批准始得执行。
所谓恶霸,是指经常依仗权势,霸占土地财产、他人妻女、伤害人民、作恶多端、危害一方、查有实据者,而不应随便给人戴恶霸的帽子。所谓汉奸,亦必须是通敌有据,为害民族国家者,而不是指当过几天伪职员伪军等。对汉奸应执行中央“首恶者必办,胁从者不问,立功者受奖”的方针。但具体处理,亦应由县人民法庭判决,经上级政府批准执行之。
(六)依照中央土地法大纲,宣布废除一切封建半封建性的高利贷。但人民民主政府及人民银行贷款、买卖交易来往货帐、友谊借款、工人与店员之工资帐等均不废除。
(七)在土地改革运动过程中,必须进行建党工作。正确掌握建党的组织路线,在充分发动群众的基础上,系统的扩大党的政治影响,除一般根据党章个别吸收外,还可以采用公开动员由群众推选对象,但又必须根据党章经过个别介绍党委批准的手续,吸收劳动群众领袖,贫雇农积极分子和革命知识分子入党,防止拉夫现象。
必须在土地改革运动的过程中,有步骤地有计划地建立县区村人民代表会议,将村政权加以彻底改造,直至区县政权的进一步改造。
(八)所有今年在党和政府“谁种谁收”的口号号召下,所种上的麦田,必须保证“谁种谁收”(包括地主和旧式富农所种的麦田在内),不得失信,土地分配后,必须待麦收后,农民始得使用所分得之土地。并严禁破坏麦田。
为阎匪“兵农合一”所造成的无人区(现已有部分人回来),今冬不进行土地改革,只作必要的调剂,把中心放在进行冬季生产,以便渡过春荒。
在整个土地改革过程中,必须与保护生产发展生产紧密的相结合。必须教育群众,土改的目的是为了发展生产。必须注意群众的生产时间,不要过多的开会以浪费群众的生产时间。鼓励群众爱惜土地改革的果实,教育群众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把一切从土地改革中分得的财产均用之于继续发展生产上,严禁破坏行为,如拆房、砍树等。


第1版()
专栏:

  冀中人民热烈劳军
 欢迎慰问东北入关大军
【平津前线电】新年到来,冀中人民以欢迎、慰问、关怀东北解放军的心情,带着大车的面车、肉车、菜车、油车拉到前线。送给解放军过年的第一批洋面一百五十万斤,装在一千八百四十九辆大车上,九十四辆大车拉着白菜九万四千斤,另外一列一列的运输队拉着油十八万斤,干粉七万斤,浩浩荡荡,驰向平津前线。上月二十七日,从大清河出发的永清、雄县、固安三县的五百四十九辆大车拉着四十万斤洋面,十八日即到达前方某站。青县、大城、静海,二十八日征购肥猪五百口,涿、良、宛、大兴、固安征购猪肉二十万斤起运前线。北宁沿线新区群众,分外兴奋,掀起劳军热潮。涿、良、宛三区岱各庄等,二十九个村庄,自动拿出猪肉七百三十七斤,鸡子二百七十一个,糖果食品四十五斤。太平庄的群众说:“藏着鸡子就是单等欢迎咱军队哩!”刘丁庄群众割了四十八斤半肉,一百零九个鸡子,还有白面、红白糖、油炸饼共三十余斤用纸包好,选出丁守城、张福荣当代表,送给军队。他们嘱咐代表说:“东西不多,你们把咱这心儿带去就行了!”广大人民的心在盼望胜利,盼着平津解放。(李克、小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