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49年1月4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的、底、地”三字的用法
四维
在不少来稿中,甚至我们的报纸上,时常发现有把“的”、“底”、“地”三个字用得不恰当的。原因是有些同志不注意或不懂文法,写起东西来只根据各自的习惯,不知道这三个字如何区别着用,有时就产生了因词害意的毛病。现将这三个字的用法分别说明一下:
第一是“的”字,一般有三个用法:(一)用作代名词(用来代替名词,以免名词的重复)——例如:“他是一个做工的”。“他是一个精通马列主义者”,前句中的“的”和后句中的“者”字,都可以代表“人”了,所以“的”字可作代名词用。(二)用作形容词(用来区别事物的性质、数量、形态或地位的词)的语尾——例如;“张俊是一个百发百中的神枪手”。“千千万万的农民组织起来了”。却把“的”字用在“百发百中”和“千千万万”等形容词的语尾。(三)用作助词(用来补助说话语气的)的肯定助词——例如:“我永远记得的”。“敌人不投降,一定要被消灭的”。两句中的“的”字。都表示语气的完结和肯定。
第二是“底”字,一般是当领有介词(介绍一个实体词给一个事物,说明这个实体词是该事物的所有者)用——例如:“中国人民底解放事业迅速发展”。“她底儿子参加了人民解放军”。别的介词是介绍名词给动词,这个“底”字却是把名词介绍给名词。本来一般习惯是“的”、“底”通用的,为了更正确、更科学,也可区别开用。
第三是“地”字,一般是当副词(是用来形容一个运动或一个动作的叫副词)语尾用——例如:“他高高地举起旗子”,“他正确地分析问题”。两句中的“地”字都在副词“高高”与“正确”的语尾。


第4版()
专栏:询问与答复

  冬学内容要适合群众需要
问:从前上级对民校很注意,不断召开义务教员会议,总结民校的好坏,那时义务教员的工作,也不觉有什么困难。自今春到现在,上级对民校不布置也不检查,一般群众认为上级对民校不注意了。教员感觉教材缺乏,群众也觉得没有兴趣,这是教育方法方式不对呢?还是民校就不重要了呢?现在上级又叫成立民校(冬学),我要求上级帮助把今冬民校办好,不要搞成有名无实不起作用的民校。         
  井陉九区 子芳、子馨
答:为满足群众的文化要求,提高其政治觉悟,大力开办冬学和民校,是非常必要的。你们那里是否对冬学有放任自流现象?井陉县政府要及时检查,并切实给下面解决困难。单有号召指示,而没有具体的指导帮助,是不解决问题的。办好冬学,首先要建全起村冬学委员会,把组织群众与进行政治文化教育,作为经常和重要的任务,克服上级有布置,村里没人管的现象。其次冬学内容,必须根据群众的需要(如有的是为学认字,有的是为了学珠算等),适应其生活与生产条件,组织各种文化学习活动。只有这种有读报、有识字、学写学算的冬学,才能吸引群众热烈参加。义务教员在教学当中,要特别注意培养学习中的积极分子和模范学习小组,打下常年民校的基础。至于如何解决课本问题,除上级编发的冬学教材外,仍可选用近年编印的民众认字课本、老百姓日用杂字、庄稼杂字、以及农村应用文等,以解决你所提到的缺乏教材的困难。在组织群众学习及解决课本问题上,希望把你们的经验,以后写信告知我们。
               (华北人民政府教育部)


第4版()
专栏:询问与答复

  儿女姻婚自由父母不应干涉
编辑同志:
我是一个十七岁的女工,下决心要嫁给咱们的军队干部,我找了个对象很是满意,他是东北人,今年二十八岁,他很能帮助我,教了我很多革命道理。
可是我父亲思想很顽固,他不要我嫁给军队和外路人,我没有哥哥弟弟他想留住我养他的老,你们说这怎么办?你们是为人民服务的,告诉我吧!我这样做,合法吗?请你们给我想个法子。我们村里,象这样的事,是很多的。
                          王翠红
答:你现在已找到一个自己很满意的对象愿意嫁给他,按我们今天新的婚姻制度:“主张男女婚姻自由”的原则讲,你们的结合是正确的。结婚是由男女双方自愿,不一定要父母同意(但可以商量);如果一定要父母同意,那便不是自愿,而是受束缚的。
旧社会的婚姻制度,因为婚姻不自由,父母包办、童养、买卖等,以致双方感情不合,而造成自杀、离婚、家庭不合、生活不安的悲惨现象很多。新的婚姻制度,是主张男女婚姻自由的,但也不同意某些人,轻率潦草的处理自已婚姻的问题,至于那些不正确的男女关系,当然更应反对。新的婚姻制度的正确执行,不仅对男女双方会有美满的幸福的生活,对整个社会的发展也有很大帮助。你父亲不同意你的意见,要耐心地多加解释。
你村这样的问题很多,这是由于旧社会给群众遗留下的封建思想很深,加上我们对新的婚姻制度宣传教育不够所致,今后政府注意宣传教育,并具体帮助解决,这种现象就会逐渐消除。
          (华北妇女工作委员会)


第4版()
专栏:询问与答复

  停止党籍不是离婚条件
编辑同志:
我一九三九年参军,后来前妻病故,丢下男女孩各一,一九四二年春天与一村妇会主任结婚。我返回部队后数年中他对前两个小孩不予照顾,自有了亲生小孩,对前者的虐待更变本加厉。她是富农成份,去年土改时被停止了党籍,来信谈及她对党对政府很不满,今后在政治上如何相处呢?假设她的党籍永远不能恢复了,是否有与她离婚的条件?
                    韩若十二月十日
答:你现在的妻不照顾你前妻的两个小孩,可以一面给她去信劝解她,一面给村政府写信,请他们多多劝告,思想弄通了,自然会注意照顾小孩。至于她是富农成份,被停止了党籍,只要她不是在政治上活动反革命,不能算为离婚条件。
                (华北人民政府司法部)


第4版()
专栏:询问与答复

  离婚要慎重考虑
问:我是冠县六区李辛村人,在十七岁时由我母亲做主给我强行结了婚,那时我便有离婚思想。以后二年,我在村办公,即常住更房,后来就脱离生产参加工作,至今三年,夫妇关系没发生过,以先提出离婚,家人和她主张离婚不离家,我坚决主张离家,所以三年之久没得解决;而她在家劳动很强、因此家人不同意离婚,前日呈县司法科,政府回电说:女方不同意不能判处离婚,非得双方同意了到政府登记才行,现在我这婚姻是否能离?
                    武训县公安局李耀民
答:你的妻既然劳动很好。你们的夫妻关系就应该继续下去,如果你对她很关心,很爱护、她对你也不会没有爱情。这个问题不能只从自己方面想,也应该替她想想,夫妻爱情是双方创造出来的,不能单怪一方,这个问题请你重新考虑一下。                
 (华北人民政府司法部)


第4版()
专栏:询问与答复

  男女儿童不应结婚
问:现在人民政府的政策法令是否对婚姻问题有了变更?男女儿童结婚是否限制?政府是否应干涉?晋县城西十里铺村有一赵大湖,他儿子才十三岁和一个十六岁的女儿于十二月八日结了婚,县区村并无一人干涉,象这村的这一对儿童夫妇年龄尚小,对身体发育有很大的关系,是否应予干涉?
                    子英
答:男女不到订婚、结婚年龄,而行订婚或结婚,一则身体发育还不成熟,二则还没有自主能力,必须加以限制,来信所说赵大湖的儿了十三岁和十六岁的女子结婚,是不对的,应该耐心说服双方家长,劝他们停止他俩的结婚。如果已经结了婚,政府就应依据法令加以处理。当然,一般婚姻问题,应着重事前教育,不要着重于事后的干涉。
               (华北人民政府司法部)


第4版()
专栏:询问与答复

  对制香与卖香者应否禁止?
问:现在冀南有些地区还在制造香纸等迷信用品,高邑每集上就有十余担卖香的。我访问了一个卖香的,他说:“这制香厂是公家投资的买卖。”因此我认为老百姓迷信,可拿科学的道理宣传教育,公家投资制造迷信品应该禁止,可是对一般私营制香厂是否也应该禁止呢?
           高邑赵玉山、郭藕池
答:管制香可以分两种来看,香的原料是由柏树枝叶及其它东西制成的,如果造成蚊香,可以制止蚊虫害人,这就是有用的,如专供烧香敬“神”等迷信用,则是不对的。
现在有不少地区,尤其新区群众,还存在着烧香磕头等迷信事情,这主要是老百姓政治觉悟不高,缺乏科学知识,今后只要我们加强宣传教育,群众觉悟高了,自然他们就不烧香了。因之我们目前不禁止卖香、制香,但也不奖励制香。公营机关投资制造香纸等迷信品,这是做了群众的尾巴,应该纠正。
                华北人民政府财政部


第4版()
专栏:询问与答复

  烧酒专营可少浪费粮食
 答高邑郭藕池赵玉山同志
酒本来是一种嗜好品,但它又带有普遍性,不能禁绝,所以采取了“寓禁于征”的办法。老百姓烧酒常常用好粮食,因此把好粮食浪费了;而公家却有一部分烂粮,不制成酒,也会白白浪费掉,但用在烧酒方面,既利用了这一部分烂粮,又适应了群众喝酒的需要,另外还可以在医药化学厂制造酒精用以治病。不过烂粮 没有多少,为适应现实需要,因此也用一部分好粮食烧酒,但也是由公家专门掌握,“寓禁于征”可以少烧一些,而价格提高一点,老百姓感到酒贵,就减少喝酒的人,这也就是减少了用粮食烧酒。
                  (华北人民政府财政部)


第4版()
专栏:

  提问题的读者请注意
编辑部同志:
我有一个小意见写在后面,请考虑。
编辑部应该拟一“询问答复简约”,内容为:
一、所提问题,必须详细叙述事实,不要凭空假造。
二、须写真实姓名与详细地址,以便去信联系或调查。
三、类似问题,可参看历次答案,不要再问,以免重复。
四、来信不贴邮票,信封须写明“问题”二字。
             华北人民政府司法部王乃堂


第4版()
专栏:

  吴玉章同志革命故事(三续)
何其芳
 不愿做官
民国元年正月,蜀军政府派吴玉章同志和杨庶堪为四川代表,到南京去。到时,临时政府已成立。内务部次长居正和秘书长田桐一见到他就说:“可惜你来迟了,各部次长位置已经没有了。内务部的司长参事随你选择一个。”吴玉章同志说:“我们革命不是为做官;请你们不要提这个。”但接着他们还是送了疆理局(即土地局)局长的任命状来。吴玉章同志退了回去。他们又送参事的任命状来,又还是退了回去。
从来孙中山先生要他在总统府秘书处帮助工作,他才接受了秘书处总务科的职务。这时已是正月底,正是南北和议将成的时候。很明显地,和议一成,总统府秘书处就要取消的。因此开头秘书处很多人来钻营,而这时却大家都不愿来秘书处做事。许多人都在另寻出路,甚至已有到袁世凯方面去找位置的人了,如程明超就是一个。他是一个旧官僚,原来在秘书处得了一个高位置,这时却不来办事而急想离开。只有吴玉章同志却勤勤恳恳地支持这一残局。
南北和议成后,四川的成渝两个军政府还是对立着。袁世凯托人向吴玉章同志说,要他作宣慰使到四川去调停。吴玉章同志回答说:“我不作官;而且对故乡父老怎么可以用什么宣慰使的名义?后来袁世凯只有依照吴玉章同志的意见,不用任何官职名义,只是由政府派往四川慰问。吴玉章同志才和朱芾煌一起回川。回来后,有人问他:“从都督和全城官员郊迎十里来看,你们好象是钦差大臣。但从你们轻车简从,到处亲切地和老百姓谈话、讲演来看,你们又象是传道师。你们到底是什么官?”吴玉章同志说:“我们不是官,是革命者。我们要劝老百姓剪辫子,不吃鸦片,不赌钱,不缠足,要读书识字,要办学校,要到外国留学。我们办了一个留法俭学会,有志青年用很少的钱就可以到法国去留学。”
吴玉章同志这一次回川的结果,除了促成成渝合作外,并果然送了几十个学生到法国去。后来留法俭学会发展为勤工俭学会,只要一百块钱就可以到法国半工半读。四川、湖南、广东、河北、江浙及其他各省前后以勤工俭学会到法国的有几千人。这些人中,有后来成为有名的共产党人的,如周恩来同志,王若飞同志,陈毅同志,聂荣臻同志,李富春同志和已经英勇牺牲了的赵世炎、陈延年等同志。
二次革命前后
辛亥革命后,同盟会就开始分化了。有的想实现欧美议会政治,有的主张无政府主义。章太炎高唱“革命军起,革命党消”,拥护黎元洪来反对孙中山先生,汪精卫受了袁世凯的收买,强迫孙中山先生与袁议和。孙中山初不愿和。汪精卫说:“你舍不得总统吗?”孙中山先生就不好再坚持己见了。
孙中山先生素来都对吴玉章同志很好,认为他忠实而又识大体,有远谋。民国二年四月,袁世凯暗杀了宋教仁,又不经国会同意就借了二万万五千万外债,并用钱收买议员。同时,他要取消国民党粤赣皖湘四省都督的消息也传说得很厉害。吴玉章同志这时就向孙中山先生建议,主张四都督联合通电反对袁世凯的违法,并声明在合法内阁未成立以前不能受违法政府的命令,这样来先发制人。孙中山先生赞成,而黄兴却不同意。等到袁世凯免四都督职的命令发表后,迟延了许久李烈钧才在湖口起义,以至师出无名,所谓二次革命不到三个月即完全失败。
这年四月,国会开幕时,袁世凯花了许多金钱来收买议员,以至国民党拥有大多数议员都不能选出一个议长。在选举斗争的过程中,国民党也用一些金钱来收买。吴玉章同志知道后非常反对。他向当时办这类事情的国民党人说:“我们的金钱没有袁世凯多;与其用钱收买而失败,不如不用一钱以保持正义。如果我们初行民主制度即用金钱收买议员,民主政治就根本垮台了。”他们不听吴玉章同志的话,结果花了二三十万,议长仍是没有争到。
这些,都可以看到吴玉章同志很有远见,而且坚持原则。
二次革命失败后,吴玉章同志仍在上海各处奔走,进行反对袁世凯的活动。袁世凯的机关报上说重庆熊克武起义是他策动的,于是袁就下令通缉他。许多党人都劝他出国,并为他办好手续,买好船票。吴玉章同志遂于一九一三年冬天去法国巴黎。
劝孙中山先生不要脱离群众
在日本留学时,吴玉章同志是学的电气工业,而他天天从事的又都是政治。所以到巴黎后,他就改入巴黎法科大学,研究政治经济。这几年,他仍在国外进行反对袁世凯的活动。一九一六年六月,袁世凯死了。十月,他和蔡元培一起回国。
一九一八年,政学会杨永泰等与广西军阀莫荣新设计推倒孙中山先生为大元帅的军政府,而改为七总裁的广东军政府。他们为了假借孙中山先生的革命名义,虽拥岑春煊为首但仍不能不分一总裁的位置给孙中山先生。这个军政府成立时。吴玉章同志适为四川代表,也在广东参加政务会议。他们因为吴玉章同志向来为孙中山先生所信任。就要他到上海去劝孙中山先生就职。到上海时,孙中山先生正卧病床上。他叙述了这些事情的经过和真实情形,孙中山先生非常愤慨地说:“我不愿与他们为伍!”吴玉章同志劝他说:“我们作革命运动的人不能脱离群众,也不能脱离政治活动。现在他们不得已,勉强和你合作。如果你拒绝,他们还是可以假借护法的招牌欺骗群众。所以你还是和他们合作,以表示委曲求全,联合反对北洋军阀的苦心。不要看岑春煊今天煊赫一时,他不好好作去,不久就会垮台,恐怕他那时还要比先生今日的处境坏一百倍。”孙中山先生听了很感动,以至流出了眼泪说:“我听你的话,派精卫去作代表。”当时孙中山先生仅存的武力只有被排挤在漳州的陈炯明的队伍。岑春煊、莫荣新他们还千方百计地想限制他,消灭他。吴玉章同志在军政府的会议,总是和他们力争,终于保存了这点实力,为以后孙中山先生回广东之用。
                    (本节完,全文未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