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49年1月4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石家庄市各公营企业
 奖励增产模范工人
 工人们欢庆解放后二度新岁
【本报讯】石家庄市各公营企业工人,准备欢度解放后的第二个新年。各工厂、职工会现正忙于总结增产竞赛运动,奖励模范,并以低价售予工人生活资料。评奖运动均已开始,有的已发完奖品或奖金,该市电灯公司,奖励办法分为四等:一等奖米一百斤,二等奖米八十斤,三等奖米六十斤,四等奖米四十斤,除此,还要廉价售于工人必需品。过去每月廉价售于工人小米二十斤,白面十斤,因为过新年改成白面二十斤,小米十斤。他们的办法是:工人家属六口人者,每斤按六扣算,四口人以上者按七扣算,三口人以下者每斤按八扣计算。繁荣厂评奖以平时生产中挂红旗多少来决定奖品的多少,所以工人们积极生产争取挂红旗。今年发奖有两种意义:一是鼓励生产情绪,同时也解决了工人过新年中的一些困难问题。裕民实业公司除给各工厂工人发奖外,还准备很多洋面,以低价售给工人。光明厂一工人对记者说:“过去新年我家总是发愁,因为过新年就要放假,平时工资刚够吃的,而放了假不给工资,或发的少,一家人的生活就成了问题,今年不一样了,不用说别的,就白面足够全家人吃的。现在生活上再也不发愁了,今后心眼除去努力做工,没有可想的了。”
全市各工厂工人,虽然仍在积极竞赛中,但他们均在下班后,积极的筹备新年的文娱活动。裕华实业公司的织布厂,每夜里下班后,敲着锣鼓在扭秧歌,过去扭秧歌仅一个女工参加,现在该厂百分之九十的女工都参加了秧歌队。而四十多岁的老女工也在那里跳跳蹦蹦的。另外他们还在排演话剧,准备新年演出。光明厂的职工文娱委员会,搞的规模更大。文娱委员会下设音乐组、合唱团、秧歌队、评剧组,近又新设话剧团。歌子、快板剧、歌舞活报,均是工人结合自己的实际生活自编自唱。电灯公司工人们,在高楼上,装制着数十盏电灯,照耀着“欢庆新年”四个大字。工人们并亲手创作了电灯公司的转灯。电话局的新年娱乐活动,秧歌队着重结合目前胜利及该局竞赛中的模范事实和落后的表现,并排演了“送公粮”、“一朵红花”等小型剧。除此以外,繁荣厂准备出演话剧招待自己的家属,其他工厂,也都准备请工人和工人家属来组织联欢会,看戏看电影。


第3版()
专栏:

  捷报声中欢庆新年
 石市举办大规模文娱活动
民教馆召开各业新年讲座
【本报讯】南北各线频传捷报声中,石家庄各机关、团体、学校及市民,正以兴奋的心情度其解放后的第二个新年。民教馆筹备大规模画展、文娱节目、讲座及座谈会。他们布置了两个展览室,展览品有照片、剪画壁报、壁报及年画等。照片包括后方生产、支援前线、抗战与解放战争等各方面的共有一百六十多张;剪画壁报有苏联建设、五年计划等;年画是大众美术社的作品,多数系反映支援前线及后方生产。壁报是妇女联合会、业余补习学校及其他各学校编写的。广播从元旦到四日增加文娱节目,有梆子、京剧、大鼓、唱歌等项,唱歌已聘妥第一、二、三完小、扶轮小学等八个学校的歌咏队。民教馆所主办讲座有二日的工人讲座,由刘秀峰同志主讲;五日的知识分子讲座,由吴立人同志主讲;六日的商人、市民讲座,由鹿毅夫同志主讲。会后并放映电影招待听众,并分别召开军属、商人等座谈会。该馆的美术工厂也正在赶制“淮海战役胜利图”、“国民党内部的混乱”等大壁画。
各中学也正在练习唱歌、扭秧歌,赶排新剧。市立二中准备开学习成绩展览与恳亲年会。剧本大部是同学按自己的实际生活编写的,如“模范小组”,“一个同学的思想转变”等;“数来宝”,相声等也是新编的。在校外表演的有扭秧歌、唱歌,并演出活报剧“天罗地网”。市立女中学准备校外活动,特请戏音工作委员会的同志来教秧歌和唱歌;三十一日召开师生联欢会,有答灯迷等游戏。中等学校学生联合委员会决定于元旦日晚,在艺术剧院举行全市中等学生晚会,各校将都有节目演出。
三日晚,市俱乐部召开各区群众晚会,柯市长将到会讲演,会后并有晚会,演平剧“打渔杀家”、“别窑”,话剧“故乡”等助兴。
清道工人已把全市的主要街道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市府的压路机车,也出现在柏油路上,修补着不平的路面,街道的两旁扎起了许多彩牌楼;秧歌调锣鼓更从每个机关、工厂和学校里传到街上来。


第3版()
专栏:

  石市裕民实业公司
 各厂产量逐月增加
 调剂军需民用功效很大
【本报讯】石家庄裕民实业公司(前名为民用生产管理处)全体职工,在该市刚解放不久、即在蒋匪百般破坏的废墟上,用吃苦耐劳坚毅不拔的精神,迅速恢复或重建工厂七处,计有化学、机器、制油、面粉、染织布等。这工厂大部于去年元月份开始生产。全体职工在复工建厂的艰巨工作中,发挥了创造性,表现了对人民事业的无限忠诚。现全公司已拥有职工五百余人。
裕民实业公司及其所属之各工厂,一年来生产成绩是很大的。对军需及市民生产生活资料的调剂上起了相当大的作用。在匪军两次准备偷袭之情况下,面粉厂前后十一个月共出面粉一五三○九三袋,其中供给该市工人市民面粉一一四八○二袋,另代供应局磨军面一部。制油厂共生产毛油及卫生油二八二七三斤。机器厂开工仅五个月,除制造六批机器零件供给与修配本厂及公司各工厂生产工具外,还制成较大的元车床十二架,专用机器一百四十架,供给了本市及冀中的公营工厂使用。化学厂由五月至十月供给渤海区及本市某工厂甘油二万七千斤。共生产肥皂及香皂二七九二四四条(香皂以块计),本市消售占三六○○○多条。七月间虽然油及洋碱价格暴涨,军民需用的肥皂同样保证了低价供给。染织布厂区白市布、各色条布面袋布、蚊帐布共八○二八余匹。各厂生产数字是逐月增加的,如化学工厂六月生产甘油一千五百斤,七月产五千斤,九月则提到九千斤。织布厂七月产布五百匹,八月提高到八百匹。面粉厂从前月产面粉一万八千袋,八月则达近二万三千袋。尤其是十月下旬,石市备战期间物价一度高涨,影响工人市民生活,该公司为平抑物价,抛售面价一万四千余袋,占当时全市供给量百分之七十。在当时市民争购粮面,民营电磨业大部停工,投机商人疯狂趁机抬高物价的情况下,面粉价格保持在每袋三万元左右。这就粉碎了奸商投机阴谋,稳定了物价。发挥了公营经济在市场上的领导作用。(柏青)


第3版()
专栏:

  克服营利观点
 低价供给社员食粮
 石市推进社努力平稳物价
【本报讯】上月二十八日石家庄市生产推进社召集市内各区社供销业务负责同志,及各街供销社主任开会,讨论低价供给社员食粮及大力开展零售业务保障市民日用食粮供给问题,会议讨论决定:坚决反对旧的营利观点,密切结合国营商店平稳物价,切实的给社员、给群众服务:(一)低价供给社员食粮,要比卖与市民的价格便宜三角到三角五分,小米的质量保证较零售高。各社在经营中社员供给粮与居民粮严格分开,遵守纪律,保证信用;(二)各合作社在克服营利观点下,零售价由市社统一规定,各社均按统一价格出售,不得加价,对市民食用的米保证充分供给。
【另讯】市社供销部为了适应群众过旧历年的习惯,正计划采购大批年货,以备年关低价供给社员、市民,过一个欢乐的年节。


第3版()
专栏:

  民主政府保护下
 邯郸小型工业增加
 药材山货贸易发达
【冀南电】在民主政府的保护与帮助之下,邯郸工商业一年来逐步恢复发展,日渐走向繁荣。现全市截至九月底,计有工商业一千八百七十八户,其中工业七百六十四户,商业一千一百一十四户。一年来小型工业(包括作坊)较过去增加约百分之八十二以上,商业增加百分之六十二点八。小型工业又以铁工、棉织、粉笔、卷烟等业发展较速,铁工业较过去增加百分之四百五十,棉织业增加了三倍,粉笔业由于南北贸易畅通后,原料不断输入,去年只有七家,现在已有四十一家,卷烟过去禁止私营,现在重新恢复的有五十一家。和国计民生有密切关系的商业如粮食、杂货、棉业、油业、药材、行庄、运输等都有普遍的发展。市面上的房子,已渐不敷用。药材行、杂货行、山货行发展很快,自从南北贸易畅通后,山货药材随着可以出口换取川广药材,出口数量,根据去年一月份至六月份的统计,共输出党参九万一千四百余斤,较前年全年输出党参六万八千二百一十九斤,平均每月输出量超过前年几近五倍。往来客商,平均每日约五十人左右。他们由一个两个的试探性的经营,逐渐了解了民主政府的工商业政策与保障人权的法令,愿意与解放区商人打交道。郑州三个客商,想搬到本市来住,他们说:“解放区的生活程度低,生意好做”。并且指出庆生药行的一位新乡客商,前年腊月初来邯郸,仅有资金合新币三万元,到去年八月已扩展为二十万元。去年各药材行向银行贷款七百万元,购买出货运往敌占区,换取川广药材,来赶秋季药材大会,该商等表示非常满意。
                    (王辛夫)


第3版()
专栏:

  保定布线业代表
 集会座谈发展业务
 工商局解释我工商税务政策
【冀中讯】本(十二)月十九日,保定布线业代表在商会会议厅集会座谈如何发展业务。到有各绸缎布线店代表三十九人。会议首由工商管理局刘玉波同志说明在保市解放以来内地货物源源入市及平津即将解放的新形势下,保市布线业应很好发展业务。各代表相继起立发言,大家一致要求讲解民主政府工商政策,并提出发展业务上好多具体问题。工商局刘同志常即对大家讲解民主政府保护正当工商业及工商、税收政策,并告诉大家解放区的政策和日寇蒋匪组合统治政策完全相反,实行解放区内地贸易自由,并指出对有关于国计民生的工商户政府可酌予以适当贷款扶助。大家并讨论赴山东买货,可用集股选人联合采购按钱分货办法,对今年业务发展很具信心。
按保市布线业,民国二十五年最繁荣时期,除摊贩外,在商会的店铺百一十户,其中庆丰义、天庆丰、福兴和几家贸易遍及平、津、青岛、潍县、太原、卫辉等华北主要城镇。缎店业务往来,除平津外,还在京、沪、苏、杭来货。民国二十六年秋日寇侵占保市后,成立“纤维组合”,独占市场,统一配购布线,实行限价,在此种压榨下,布线业户到日寇投降时仅余七十家,较战前减百分之三十六。接着又在蒋匪“营业税”“所得税”“印花税”“牌照税”……及种种粮、草、柴、夫的勒索下,都已陷入赔累、倒闭、或缩小门面奄奄一息的境地。到解放前仅余四十五户。较日寇投降时又减少了百分之三十五点七。保市解放后,内地布匹源源入城,乡民入城买布者很多,布线业已开始复活。


第3版()
专栏:

  河间某些私营工厂虐待工徒
 职工会提出保护办法
【冀中讯】河间市最近召开职工会议,检讨出某些私营工厂非法克扣工人、学徒工资,限制工人,学徒政治自由等行为甚多。三乡木厂厂主马福顺威吓学徒:“谁参加工会就不叫谁在厂里作工。”并造谣说:“工会是扩兵的”。某厂周鹤灵限制工人开会;永利车行无故说工人愉了他的钱,不但罚跪,而且把工人打了一顿;农民铁工厂几个工人看戏回来时唱了几句,厂主便把工徒们骂了一顿,并说:“不知哪时把你们打跑哩!”永利车行明着规定学徒年限为二年半,暗中规定四年,企图剥削学徒劳力;庆义城袜厂规定学徒不满期辍学者包赔饭米;王生厚鞋厂拉了一个十八岁的徒弟,原约规定管穿,学期二年半;但过了一年也未给做衣服,只给了十元(新币下同),给过一张看戏票。理发馆齐三和原规定管工人饭,工资分红按劳四资六,但后来私自改为不管工人饭。去年五月间齐三和同别人跑运销,他和工人刘俊杰说:“你剃了头咱工四主六分,我运销赚来的也和你四六分”。经五个月的运销,齐三和每次都说不赚钱,最后一次赚了十六万元,只说赚四万,给工人分二万元,后来工人知道了,不平,才又给了一万元。久兴铁工厂每天让工人做十四小时的工。吃饭时,还得做饭刷锅、收拾工具,使学徒不能休息,有的学徒因此吐了血。
为了纠正上述严重现象,认真贯彻职工运动的正确方针,会议特提出以下几点意见:(一)工人参加工会与开会是工徒店员应享受的政治权利,厂方不得干涉。(二)规定每月有半天为工人受教育时间,并加强工人业务学习。规定“二七”、“五一”十月革命节各休假一天。(三)工人、学徒、店员要订立合同,学徒期一般的不超过三年。(四)工作时间最多不应超过十二小时。(五)工人在工厂病了,应由厂方负责治疗,回家后自己负责。(六)工会应加强对工人的教育,提高政治觉悟和工作效率。(郭立平)
(以上这些规定是很必要的;资方限制工人政治自由、剥夺工徒工资和虐待工徒等非法行为,应依法处理。——编者)


第3版()
专栏:

  沧州市有些客货栈
投机倒把欺骗客商
 市政府应加检查管理
【冀中讯】沧市在出入口贸易上,客货栈起了一些作用。广源客货栈八个月经营四十多万斤红枣出口;同兴货栈六个月出口红枣二十六万多斤,瓜子一万九千多斤,山药三万多斤,草帽辫二万五千五百多斤、羊毛一十二万九千多斤,羊皮六千四百七十三张。因此,许多货栈都很赚钱。但是客货栈行的违法投机、倒把、拐骗货款的事情也不断发生。这里的客栈和货栈不分,除个别的专营枣、梨、山货、山药外,一般都是从山货土产到外货、食盐、粮食,什么也经营,连大车店和某些旅馆、饭馆也挂着“代客买卖”的牌子。经营皮毛、猪鬃、山药,好些货栈都是外行,有时代客商买了假货,就欺骗了商贩;一般的货栈都成交和隐藏私货、变成组织、支持转运私货的机关;客货栈里,有些还倒卖金银外汇,聚赌窝娼;不少的货栈抬高或压低物价,欺骗客商。因此有好些客商说:“沧州买卖不好作!”出入口市场的交易“领导权”常常握在客货栈、跑合的手里,投机的游资也隐蔽在货栈里投机倒把。
过去,市政府工商局对货栈没有管理和领导。客货栈胡乱成立,也不登记。荣记是三个抽大烟的开的。许多货栈没有资金,又没保证。七月,发生茂胜经理贾玉珍拐跑了人家八百万。虽然在十月订出了货栈公约,但在当月新生经理石磊又拐跑了柜上和客商的一百多万。十一月,庆和经理范庆言拐跑了客商的羊皮二百张,自行车一辆,款一百八十多万。新茂经理亏了客人的款子也跑了。这些事件,都使客商感到“没保障”的危险。
该市领导机关发现这些问题后,逐渐感到货栈管理薄弱的严重性。十一月,市工商局办理客货栈大车店的申请登记,取保对保,对货栈进行教育。但是在管理上,还没有给违法的以应有的管制。今后应该切实加强领导管理,在客货栈和一切商人中间,进一步明确党的工商业政策:正当经营的允许发展,不正当经营的一定加以限制。


第3版()
专栏:

  解放前后的焦作工人
浩东
集作煤矿在蒋匪于一九四六年十月十二日侵占后,改名为中福公司。在国民党黑暗统治下,工人们过着饥饿痛苦的生活。因物价暴涨,工资过低,且不能按月得到手,有时几个月领不下来,工人们经常吃不饱肚子,还得出无数的捐项,青年工友们常常被抓走当炮灰。在这种苦境下,工人们想尽了办法,为吃饱肚子而斗争!他们经常用偷煤、怠工、浪费等方式向敌人反抗,如过去东西大井每天烧小炭八十吨,机电厂每天烧四十吨,共计一百二十吨,我解放后,每天只烧一百零五吨。当时每天就浪费了十五吨。工人×××说:“过去煤厂机器房墙上挂的好多盛煤的竹篮,你看现在哪还见一个哩!”因为吃不饱肚子,工人们只好偷煤。由于工人们得不到自由,维持不了生活,因此逐渐减少。到解放时每班只有四十多人。
在生活实在无法维持的时候,工人们不得不采取公开斗争的方式。焦作机电厂又一次要求增资斗争是在今年六月发起的。当时参加斗争的有四十多人,拥挤到中福公司的办公处,选出自己的代表向公司当面交涉,门外的工人们就高呼大骂处长刘香山,工会长郭景道说:“你们每天吃酒吃面,让我们工人饿肚。”有的骂:“日你妈的郭景道,你就不知道我们没有吃饭!?”工人们不约而同地越来越多,最后增至三百多人,终于胜利地迫使郭景道向工人们当面答复增加工资百分之三十。
为了从各方面来统治工人,国民党曾组织出卖工人利益的黄色工会,强迫工人盖章加入,如不参加即取消工人上工权利。工会的干部不许工人民主选举,由他们指定压迫欺骗工人的统治人物担任。这些人从中搜刮工人的血汗。工会成立后,规定每月每人收会费蒋币一万元。又给工人们减了一次薪。如翻砂工人邓长富老汉说:“过去的社会太黑暗了,养下儿子是老蒋的,生下的闺女是官长的,赚下的粮食是保长的,工人劳动下的工资“工会”拿去,没有咱活的天地。”
两年的解放战争,随着焦作市外游击战争的开展,焦作矿区的工友们,在市内亦掀起了不断的斗争。直到去年十月二十三号,焦作矿区重获解放,至此工人们开始重见天日,这天工人们以主人的姿态站起来了。他们将所有的机器保护得完整无损。工人袁廷旭本来夜间四点钟就该下工,但为了保护机器一直等到天明。当解放军入城时,工人们自动集合,举着各色小旗,上写:“解放军万岁,共产党万岁。”到南门口、西北口迎接解放军入城。阳光更加倍的明亮,等着解放军到来。王、李封电厂即没停工,一直工作着。二十四日晚市内大街小巷照常供电放光,使市内的秩序迅速恢复。
焦作煤矿自我华北政府企业部正式接收后,工人们自动组织自己的工会小组,积极参加恢复工作。工厂经过一个多月的整理,一切工作大致就绪。工人逐渐增加,生产量日渐提高。过去王、李封两大井共九百多人,焦作机电厂二百人,共一千多人,现在东西大井增加到一千二百多人,机电厂增到二百零九人,共一千四百多人。解放前东西大井一百五十个工人每日出煤八十吨,解放后半个多月内,东西大井五百九十五人,日出煤五百零二吨。每天每人由七成一增加到九成一。开支上亦已大大节省:过去每天烧煤一百二十吨,现在只烧一百零五吨,每日节省十五吨。
生产量的迅速提高,主要由于民主政府积极保护工人的利益,如在工资问题上,过去蒋匪统治时工人最低工资是伪金圆券三毛三,最高的一元三毛五,每元折合伪中央票三百万元。而当时每斗粮食得八百万元,实际上一天的工资买不到半斗粮食。加上不能按期发给及半路的克扣,工人更加吃亏,连肚子都吃不饱,哪还有心生产?解放后,工人每人先预借玉茭四十五斤,大洋五千元。并规定了暂时的工资制度:按敌在时工资底薪一元以下者加百分之百,一元三毛五者加百分之九十五,一元五者加百分之七十五,每元伪金圆券折合一个@,最高工资七十二个@,最低十八个@,每人每月发煤三百斤,工人生活都得到保证。所以解放还不到两个月,生产就有了显著的提高。工人们说:“蒋匪在这里的时候,快都把我们饿死了,谁还给他好好的干!现在是为咱自己解放而生产,咱们要加劲干,努力支前,快些把蒋介石打倒,解放全中国人民。”


第3版()
专栏:

  阳泉私商韩冀登
 克扣工资压榨工人
 市政府亟应依法给予惩处
【本报讯】阳泉市私商韩冀登一贯违法营利,严重侵犯工人利益,急须依法惩办。韩某于解放前搞伪合作社,依仗敌势发了大财;解放后,假装开明,竟当选该市工商联合会委员。重开晋东久煤栈,并集股开设了和生广锅厂、新明电影院、益生银号等。和生广锅厂系前年十月兴办,由公家帮助解决了炉、杓、电动机等重要工具。其他锅模等用具,完全是工人们白干月余未挣分文制造起来的。经营至去年五月,韩冀登为了独吞全部财产,伪称赔钱,将工人集体解雇。除工头张宝君分得一小部分工具外,其余大部分工具皆被韩某侵占。七月间,韩又重新招收一部分工人,向银行贷小米六千六百斤,补造锅模,继续开工营业。韩某为了奴役工人,曾挑拨工人与工会的关系说:“你们不要听工会干部的话,不要受工会的利用,厂里长下钱,怎么也好办。”又用“多出货多分红”来欺骗工人,增加工时。十月间,工人每日工作达十六、七小时之多。这样苦干了五个月的结果,从开始每天出锅一百口,成品锅四十口,逐渐提高到日产广锅一百四十口,成品一百廿口,成品量增加了两倍。但工人不仅未得到增产的好处,连工资也未领过(厂方只供伙食)。厂方反宣布赔钱二十多万元(新币下同),用意是:工人如要分红就得认赔头。又企图再来一次倒闭。工人坚持照发工资,厂方竟提出每斤米只按四元五折发;如要求按市价五元四,则须扣发中间停工十三天的工资。否则就以停闭工厂来威胁。工人们因害怕失业,只好接受了此种苛刻条件。总计工人共吃了十四万四千元的亏。除这样非法榨取工人以外,韩冀登对银行则使用各种手段,大量贷款,投机倒把,故意拖欠不还。九月间,又企图钻“活存透支”的空子,头一天到银行存款一万元,次日即透支了三万,后又要用透支三万,遭银行严正拒绝,还相反噬。总计韩某以各号名义共拖欠银行款十一万一千二百六十余元,小米六千六百斤,至今分文未还。还硬说银行未以大量资金扶助工商业的发展。对银行极尽污蔑之能事。
最近韩某为谋骗取银行大量贷款及吞没和生厂工人的血汗,竟申请将非本业的和生厂价值十二万五千元新币的存锅,向银行押借十万元,以偿还其本业晋东久煤栈的欠贷款。但又提出交换条件:要银行首先垫支冀钞三百万元,作为十五吨存锅的运费,才能把锅运来。其实今年煤铁销行很快,煤铁价格不断上升,晋东久显然不是无力还贷,而是由于非法大量囤积大炭,准备投机倒把。这种流氓手段,均经银行合理拒绝。
韩所经营之新明电影院,因营业不振,欠了外债。韩某为清理影院外债,竟擅自印发二万多张价值十万元新币的所谓“电影红票”,向各商户与住宅发派。广生药庄一家即发派到三十五张之多。韩冀登此种非法的敲诈行为,该市政府已开始注意,并将依法惩办。
                   (吕光明)


第3版()
专栏:询问与答复

  “阳泉炉业”问题
建之同志:所询阳泉铁炉业问题,答复如下:
(一)阳泉市铁炉分锅炉(即土炉)、焖炉、炒炉、熟铁炉四种。“焖炉”是把矿石炼成生铁。“炒炉”是把生铁再炼成熟铁(即普通用作打农具的铁)。“熟铁炉”即一般打农具、用具的铁匠炉。“锅炉”(土炉)是用焖炉出品的生铁当原料,再熔化成铁水,倾注在锅模里,即铸成生铁锅,锅炉包括烟锅、川锅、把把锅、茶壶、桶锅。其铸法相同。烟锅、川锅均系生铁铸成做饭用的锅。另有一种即翻沙的广锅炉,此种广锅炉,与烟锅炉在熔化铁水用的工具上和原料上都不同。广锅炉是用铁制成炉杓放入炭及生铁加高热化成铁水,再倒入定型模子里,其出品较烟锅薄而轻,锅炉是利用炉壕熔化铁水,用泥土筑成方形的围墙内,装有用甘土捏成的甘土锅,内装上用焖炉炼出来的生铁,加高热熔化成铁水,倒在锅模子里,即成锅。所用原料粗糙,其出品较广锅厚而重。
(二)“风火炉”即利用轮带的转动,使风扇急烈转动而生风,吹入炉内(即一般翻沙用的炉杓,内装焦炭生铁,)以助燃烧,使发高热而化成铁水。动力有两种:一种用人摇动,一种用电力催动。烟锅炉改风火炉,即采上述熔铁方法熔化出铁水倒入烟锅模内,如此两小时即可使铁水熔化。而烟锅炉用炉烧化铁水,需两天时间才能化出,改土炉为风火炉,现在实验结果,其生产量增加一倍以上。
(三)把把锅炉茶壶炉均系用焖铁(即焖炉出品的生铁),经过土炉熔化而铸成的,因把把锅销路不畅,茶壶因生铁铸成又笨又费燃料,此两种出品均不为群众欢迎,故将其改为桶锅炉,因桶锅销路快,又因桶锅模与把把锅、茶壶模的作法相似,改造容易,至桶锅状如桶形,锅口稍大于锅底,其底尖圆,为了置放稳便,底上有三足。
(四)@石即矿石。
(五)把火,每把火有一个掌钳的,一个至四个打锤的,其工具包括:风箱、炉盘、钳锤等,每座炉由一把火至六把火不等。
(六)“抽师增徒”:现因铁货供不应求,过去炉上工匠多系技术工人合伙经营,不带徒弟。为了增加产量,抽出师傅,增加徒弟,用此办法,来增加火把数。简称“抽师增徒”。
(七)“阳泉铁炉四百九十二座”,生熟铁炉均在内(不包括焖炉炒炉),内纯粹私营(即劳资关系的)占三座,合股经营的三十一座(劳资关系),工人合作经营的四百五十八座。所谓阳泉铁炉,均系民办炉,没有公营的。合股炉、私营炉的生产关系,都是一样的,全系雇人劳动,有固定工资、赔挣与工人无关。
(八)“工人合作炉”:凡工人均有股,不吸收非工人股,其资金由工人凑集(几斗小米算一股)。工人除按技术高低挣等差工资外,每期结帐盈余,再按股分红,亏了大家负责。因此,“工人合作炉”工人生产情绪较其他炉高,因赔挣与工人有关,多生产出来多分红,亏了是给工人自身的。其劳动态度,包括爱护工具、节省原料等,均比劳资关系的炉为好,故其产量质量也较劳资关系的合股炉、私营炉都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