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49年12月6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中共中央华中局
 关于纠正乡村工作干部不良作风的决定
【新华社汉口五日电】中人中央华中局关于整顿干部作风,纠正乡村工作中乱打乱杀错误的决定。
(一)半年来,华中解放区广大的乡村工作干部,在军事胜利影响与部队指战员有效的帮助下,进行了极其艰苦的斗争,正在顺利地完成剿匪反霸、支前征粮的任务,走向清匪反霸、减租减息运动。现时千万群众正在行动起来,组织起来,正需要党与非党的一切优秀干部坚定地正确地领导他们,进行一个更大规模的更有组织的斗争,有效地团结自己,战胜敌人,取得进一步的胜利。但在胜利前进中,许多地方却发生了无政府无纪律的错误,特别突出的是打人骂人和个别杀人的严重现象。有不少干部不但不反对群众这种自发的行动,反而采取了尾巴主义态度,而且更有自己动手打人、示意打人和组织打人的情形。这种现象不论其动机如何,根据与借口如何,均是一种绝不能允许的和重大原则性的错误。如任其自由发展下去,将会严重地脱离群众,妨害群众运动的发展;而难以完成组织广大群众、实现社会改革的任务。
(二)鉴于在乡村剿匪反恶霸斗争中,土匪恶霸作恶多端,群情愤激,而我干部思想成份不纯状态又相当严重,极易发生乱打乱杀的错误。在这一重要关键上,各级领导机关必须采取必要的办法,严格检查这种错误作风,动员广大干部起来自觉地即时加以纠正和制止。对于个别坚持错误不知改悔的分子,应给以纪律处分。对采取混水摸鱼的手段借以破坏我党与群众的联系,破坏群众运动,犯有严重罪恶的分子,应送请人民法庭给以法律处分。
(三)在群众运动中,群众开会斗争土匪恶霸及其他破坏分子时,必须提倡充分地讲理斗争方式而不应允许打人与施用肉刑。对于某些顽抗不悟的土匪恶霸及其他犯罪分子必须送交人民法庭审判处理,而不应当自行当场处理。要教育群众学会运用人民民主专政的工具——人民法庭,去镇压反革命活动,抒伸群众的正义要求。人民法庭既应允许与动员群众进行检举、控告和驳斥,亦应允许被告人自行辩解或他人代行辩解,以便教育广大群众,辩明是非轻重,恰当地处理。今后还须特别注意教育群众及干部尊重自己的人民政府,遵守自己政府的法律,以巩固人民民主专政,战胜敌人。
(四)对于必须处决的罪犯,必须公布罪状,而不许秘密处死。对罪恶严重法不容宽必须判处死刑者,应经人民法庭进行周密地实事求是地调查,获得有力证据,取得广大群众的了解与同情,依照法律程序,完成审讯与判决,并按中原人民政府规定,呈报特定的上级政府批准,然后在当地执行处理。所以如此,是因为过多杀人和乱杀人,对人民革命事业是极其不利的,错杀一人都会脱离群众,丧失社会同情。只附和部分群众要求,而不顾广大群众的不同意见,或只凭群众的一时激愤,而不组织群众进行反恶霸的控诉和讨论,获得绝大多数群众的同意,即急于杀人泄愤,势必引起群众不满或过后反悔,甚至有引起群众内部分裂的危险。对此,必须严加警戒。
(五)贯彻纠正乱打乱杀的错误必须认真召开县各界代表会议与区乡农民代表会议,将党所制定的一切决定作成建议,交付代表会议讨论通过,有组织地向下传达,使党的方针变为群众的方针,并在广大群众的监督与支持下使之实现。一切党与非党的干部均应认真实行代表会议的决定,纠正过去只在党内的干部会内来决定问题及只经过少数干部推动执行的习惯。凡是群众中所发生的错误,皆应经过群众自己的组织与会议,由群众多数决定纠正,而所有群众工作干部均应接受群众的监督,由群众分别批评或赞同拥护,这样才能把对上级负责,对党负责与对群众负责统一起来。群众工作干部凡符合条件者,均应依一定手续加入农会、工会等群众团体,同样享受一个会员的权利与义务,以完全平等的地位,用民主的作风,去进行活动。绝不能有任何特权,去强制多数群众服从自己。与此同时,必须注意坚持党与政府的政策,对群众中的错误倾向,应耐心地进行说服教育,提高群众的觉悟程度,加以纠正;而不能采取“群众要怎样,就让他怎样”的尾巴主义态度。
(六)应利用今年秋冬有计划地召开整顿干部作风的会议。分别使用整党会议、工作会议和训练班等方式,将打人骂人乱杀人和无纪律无政府的错误加以检查讨论,发动广大干部起来克服这一错误,严格批评与纠正一切命令主义、官僚主义和尾巴主义的作风,研究与表扬实际工作中的民主方法与作风。对于流行于干部中的错误看法与说法,如“只要打敌人,不打自己人,就不算错误!”“打人杀人是群众要求!”“要放手,就必须打人骂人!”等借口,应用实际对比与理论说明的方法,分清利害好坏,加以清算,只有从思想上、政策规定上和工作方式上划清是非界线,才能使上述各项规定为干部所了解并认真实施,才能真正有效地克服打人骂人等错误的官僚主义、尾巴主义作风;才能更好地动员起广大干部加强与群众的联系,领导规模日益广大的群众运动。
(七)对于必须给予纪律处分的个别干部,也应先经过耐心的说服教育,促其自觉转变,并要使所有干部都了解进行纪律处分的很必要性,借以提高广大干部的觉悟水平。
(八)凡干部作风及阶级成份不纯程度比较严重的地区,皆须先整顿干部,再发起群众运动,宁缓勿急。目前只宜依据干部与群众条件,划定地区,局部地开始重点式试验。鉴于老干部作风的好坏,对于大批新干部的作风有决定的影响作用,因而在整顿干部作风时,应特别注意首先整顿老干部,使他们能以自己的高度觉悟,担负起教育新干部的光荣任务来。
(九)必须重申反对无纪律无政府状态,建立请示报告制度,加强纪律性的决定。一方面,领导机关必须对群众运动中极易引起乱逼乱打乱杀混乱状态的若干政策问题,例如在剿匪斗争中民枪不应收缴,须待以后建立人民武装时转用,现时应收匪枪不收民枪;在反霸清算中,挖底财不应提倡;以及对恶霸分子、通匪分子的界限等,皆应根据实际经验与党的政策原则及时加以明确规定,以资下级有所遵循,少犯错误。另一方面,所有工作同志必须认真执行请示报告制度,一切超越规定以外的重要政策问题,皆不许先斩后奏;对上级指定检查之事,必须认真检查报告,不许敷衍应付;上级自己指示错了的,必须进行自我检讨。对经验证明必须改正的政策问题,必须及时报告请示。全党须知政策是我们行动的出发点,不执行正确的政策,就必然执行一种错误的政策,而错误的政策又必然会引导群众走向失败的道路。经验主义、地方主义和闹独立性的倾向,在今天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十)对以上决定,各省委、地委和县委皆应召开专门会议,加以讨论检查,做出决定,逐级向上报告。执行中的经验也应随时报来。


第2版()
专栏:

  北京郊区已有七十余村
稳步实行土地改革
 经过控诉恶霸民主划阶级
农民政治觉悟已空前提高
【本报讯】长久生活在封建帝王、官僚地主脚下的北京郊区六十万农民,在解放数月后,即已开始实行推翻封建制度的土地改革运动。第一批进行土地改革的七十多个村庄,在郊区工作委员会土地改革工作组的领导下,一个月来,经过宣传政策,整理与组织群众的队伍,控诉恶霸和划分阶级成份,并即将进行没收封建地主阶级的土地。北京郊区的土地改革工作是从十月底开始的。十月中旬,各区曾分别召开了农民代表会,讨论郊区土地改革的政策,学习划阶级,研究工作方法与步骤。会后,由郊区工作委员会五百余干部所组成的六十五个工作组即分别到达农村,有计划、有步骤地领导土地改革工作。北京郊区共二百六十个行政村,所有村庄的土地改革,计划以四个半月时间分三批完成。
北京郊区的特点是:人多地少,大部分土地集中在少数封建地主阶级手里。这种封建的土地占有,不仅束缚着农业生产的发展,且直接妨碍城市的建设及工商业的发展。根据京市郊区农村的特点,北京市军管会在五月所颁布的“本市辖区农业土地问题的决定”中,对郊区土地改革的政策已作了基本的规定,后经郊委几个月来在数村进行实验,对政策精神已更加明确,并获得了初步的经验;对某些具体问题亦作了进一步的补充。目前郊区土地改革的方针是:没收封建地主阶级之土地归国家所有,由国家酌量分配给农民使用。对依靠土地为生的地主,在没收土地时应留予大体相当于普通中农之一份土地。对罪大恶极为广大群众所痛恨的恶霸分子,应领导群众进行有组织的控诉斗争,但严禁乱扣乱打或其他变相肉刑,对需要处刑和判罪者,须由法院依法判处。并明确规定;保护工商业,不动中农,对于地主出租的有进步设施的农田及园艺仍归原耕用者使用。
在十月底各工作组到村后,即配合曾在区上开会的农民代表,广泛宣传政策,调查了解情况。由于全国的胜利形势和老解放区土地改革的影响,以及解放后农民觉悟的逐渐提高,大家对消灭封建的要求甚为迫切。有的村经过一两次大会宣传后,群众即控诉恶霸的罪行。对罪大恶极,确实为广大群众所痛恨的恶霸地主当权派,工作组即根据群众要求,进行诉苦说理或控诉大会。对于必须处刑的,将其罪状呈报法院,依法判处。在第一批进行土改的七十余村中,有二十一个村先后进行了反恶霸后,群众在政治上彻底翻身,获得了民主权利、情绪高昂,即转入划阶级。另一部分村子,群众要求先划阶级和调剂土地。工作组即领导农民分组学习划阶级。当农民学习试划自己的阶级时,工作组深入了解农会情况,进行调整干部,整理、扩大农会或成立农民代表会。对划订阶级成份,各村均经过半月左右的调查研究,民主评议。在划阶级中,结合诉苦,提高农民的阶级觉悟,打破某些农民认为“穷富由天定”的封建迷信观点。在有些村的划阶级大会上,农民对企图隐瞒虚报的地主,理直气壮地进行说理斗争,使在多数地主都能老实自报,向农民低头。因郊区农民一般文化程度较高,很多村干部都识字,对划阶级标准较易掌握,对一般成份的划订都能比较正确,但对一部分在农村占有和出租土地而又在城市经营工商业或进行其他职业者的成份,因情形复杂,有时也发生错误。对此,郊委已有具体办法指示各区。另外,因郊区人多地少,农民为获得足够的土地,也有故意提高成份的现象。各区工作组已注意防止和纠正。各村对划订成份,均经民主讨论,三榜定案。在公布最后一榜时,并需经过区委审查批准。区委对某户成份仍有疑问而不能肯定时,需及时报告郊委,作更进一步的研究审核。现大部分村的阶级成份已将近最后审定,并有部分村庄在确定成份后已开始进行调剂土地。


第2版()
专栏:

  瀛海庄的两恶霸
林 沫
北京市南郊十四区有个瀛海庄。在解放以前,附近一带村子的老百姓都害怕到这村去。这是什么缘故呢?只是因为瀛海庄住着恶霸地主贾如欣、贾如芬两弟兄。他们横行霸道,行凶杀人,吊打百姓,奸淫妇女,无恶不作,附近一带的老百姓都畏之如虎。
这两个恶霸的叔父当过县长,父亲当过县政府秘书,他们家靠当官发财,在瀛海庄买下三百多亩土地,以后又靠收租剥削过日子。贾如欣在日本侵占时期,当过日军警备队小队长,还当过大兴县卫队长。贾如芬在日本投降后当过伪大乡长。十几年以来,他们吊打过上百的人,强奸过几十个妇女,亲手杀害了十四条人命。
北京解放后,瀛海庄的群众即纷纷向人民政府控诉这两个恶霸的罪恶。最近,在土地改革工作组的领导下,瀛海庄和附近十几个村子的老百姓在十一月十四日联合召开了一个一千多人的控诉大会,许多被压迫的老百姓都诉出了他们过去无处诉的冤苦,揭露了恶霸贾如欣、贾如芬的血腥罪行。
三槐堂村李大锁的娘自她唯一的儿子被贾如欣暗杀后,七八年来到处讨饭。她常常一个人跑到野地里哭儿子,找儿子,两眼都快要哭瞎了。她的儿子被贾如欣杀害的时候,听人说瀛海庄村西有个死尸,她想到那里去看看,又害怕再受贾家的迫害,尸首就放在那里一块一块的给狗扯完了。李大锁是个小商贩,在一九四一年从家里带着钱和一口袋玉米,到北京去办货,在路上碰到贾如欣所带的巡逻队,贾如欣借口大锁没有通行证,就抢了他的东西,又在夜里把他拉出去枪毙了。就在这一年,被贾如欣杀害的还有本村的孙占祥、四合庄的张四,另外还有王希朋被打断一条腿。
那年瀛海庄在修村公所时,派大车拉砖,贾如欣自己开枪打死了两头骡子,但是他却在村里派款来赔偿。孙占祥因为缴不上款,被他吊打了一顿,孙占祥气不过,要去告状。贾如欣就在白天把他骗到村外杀害了。当孙占祥被拉到高梁地里的时候,还大喊着:“我是孙占祥呵!乡亲们饶了我吧……”这喊声附近的人都清楚听到了,但是谁也不敢近前。孙占祥被烂布塞着嘴,一条裹腿勒住脖子,浑身上下砍了十一刀。当时孙占祥老婆到处奔求,打官司控告凶手贾如欣,不但丝毫没用,她却连在村子里也不敢呆,只得带孩子躲到别处居住。
四合庄张四被打死的时候正在地里做活。那天贾如欣带着队伍去“剿匪”。因为无“匪”可“剿”,贾如欣为了自己报功,就命令随便向农民开枪。不管张四怎么举着锄头高喊自己是好老百姓,他们两枪打死张四,接着又打穿了王希朋的腿。张四死后,他老婆为了养活自己和留下来的四个孩子,不知受了多少艰难痛苦。而王希朋因为医治腿伤,把他父子三个十几年扛活积蓄所买下的十几亩地和一头驴全卖了。结果王希朋还是成了废残。
贾如芬开始是靠杀革命干部和破坏革命组织得势的。一九四七年,他抓到十几个从冀中解放区过来的人,将他们绑到乡公所,非刑拷打,从中侦察出革命干部。以后,又进一步破坏在北京的革命组织,总共被他杀害的革命干部有九个人。因此,他受到国民党宪兵队的奖赏,并和某队长结为盟兄弟。有了这种靠山,伪乡长贾如芬就更加为所欲为了。
贾如欣曾私下向百姓派款,讨了第三个小老婆。贾如芬就公开拿全乡买兵的粮款到北京、天津,成月包下旅馆房间,吃喝嫖赌,老百姓说他每天要耗费三石粮食。回头,他再到各村武装抓捕壮丁。在这些日子里,这一带村子里的青年们白天不敢下地做活,夜里不敢在家睡觉。冬雪天,人们成夜躲在野地里,躜在柴草堆里。青年人抓不到,他就抓老年人,逼着他们拿青年人去换。或者干脆象绑票一样让人拿钱去赎。在村里,谁得罪他,就以“通八路”相威胁,抓到乡公所就是打罚。老百姓被他打过罚过的不知有多少。平常,他扣着手枪到处游串着,遇谁说话不对,开口就是“枪崩了你!”他可以随便捉人家的鸡,杀人家的猪吃,买了人家的东西转身不认账,很多人给他家做了活不开工钱,卖东西的小商贩说话不对就会挨他的打。有一次,两个菜贩子买他菜园里的菜。因为说价钱和他家里的人发生争执,给贾如芬用皮带打得顺脸流血,跪下直喊贾三爷,最后还得磕头赔罪,以后还永不许再来瀛海庄。
至于贾家平时收租用大斗,要好粮;开工资就用小斗,给坏粮,类似这样的事就更不胜说了。给贾家做活的工人更是人人叫苦,他们吃坏饭,赶紧做活,有一次工人不吃把饭退回去,贾家说这是工头安文彬出的坏主意。后来贾家的母羊流产,就赖定是安文彬打坏的,安文彬被带到警察所,挨了打,受了罚,扣了半年工资,出来以后又被贾如芬抓去当了兵。
贾如芬常常以查户口为名,黑夜到农民家里强奸妇女。瀛海庄有很多妇女被糟踏,苦在心里不敢说。村里人都知道,在尹双庆结婚的晚上,贾如芬霸占了尹新婚的妻子,他们在炕上睡觉,叫尹双庆睡在地下,还命令他打酒、买烟来侍候。后来,贾如芬把尹双庆的妻子弄到北京。玩厌了,又把她卖给别人。尹双庆的母亲有苦无处说,就活生生地被气死了。
恶霸贾如芬随时都会作出一些骇人听闻的事。有一次,他在路上遇到李景芬的老婆和十岁的女儿从地里拾了一把麦子往回走。他顺手挥起洋刀把麦了挑开,叫别人来抢麦子。李景芬老婆和他争吵,贾如芬当场要母女两人赔罪,当母女两个跪下来贾如芬就解开裤子,用尿往她们头上浇。
瀛海庄被蹂躏的人民现在已到了翻身的时候,对贾如欣、贾如芬所有的罪行经过群众在大会上的控诉,已呈交法院,人民政府已将贾如欣逮捕,瀛海庄人民相信自己的法院将给贾如欣以应有的惩处。贾如芬虽然畏罪潜逃,但人民的血海冤仇总有一天要报的。


第2版()
专栏:

  首批侨汇
 已抵厦门
【本报讯】厦门解放后,首批侨汇闻已汇抵该市。该市中国银行为照顾侨眷利益,特分函各侨务局,当接到侨汇时应遵守规章,将汇款交给中国银行,解付时,由中国银行按当日的牌价折付人民币,或以原币存款办法处理。


第2版()
专栏:

  北京郊区农村情况介绍
石 岩
京郊八个区,辖十个关厢,十二个镇,二百六十个行政村,一千六百五十四个自然村。共有人口六四六、二七○人,其中农业人口占百分之五十四点九,非农业人口占百分之四十五点一。耕地共一、○○四、○七一亩,平均每一农业人口可有二亩八分地;如将非农业人口亦计算在内,平均每人仅有一亩半。
京市郊区农村虽具有一般农村的特点,但因靠近都市,又有其不同之点。兹将主要特点,分述于后:
一、土地高度的集中:根据巴沟、槐房、小村、平房、高碑店、小红门六个土改试验村的统计,占全人口百分之九点三的封建地主阶级占有全部土地的百分之五十六,占全人口百分之四十三点八的贫雇农,只占有土地百分之十二点九,同时地主阶级占有的都是好地。从巴沟等六村的统计看,地主阶级占有全部稻田的百分之八十九点三,菜园百分之五十八点三,水地的百分之五十七点六。每亩稻田、菜园的收入,一般约当旱地四亩,水地每亩约当旱地二亩,从这里也就可以看出:愈是质量好的土地,集中程度也愈大。
土地高度集中后,主要原因,是由于北京历来为封建统治者的根据地。军阀、官僚、封建贵族太监集中在这里的很多,他们都在郊区占有土地。仅以南苑海子内来说,六十户这类地主,即占有土地五二、七九二亩(不完全的统计),李守信、吴佩孚、段祺瑞、张勋等占有土地都在千亩以上。这类地主多住在城内,靠出租土地,榨取农民的血汗来供给他们荒淫糜烂的生活。
由于大量的土地为这批寄生虫所占有,终年在土地上劳动的农民没有或只有少量的坏地,因而大大减低了农民生产的积极性,这便是郊区农业生产力不能发展的根源。
二、土地的经营方式,有些是资本主义性的。由于靠近都市,郊区农村在生产上便产生了两个特点:(一)有些土地上已采用了简单的机器及近代设备:如西郊及南苑的稻田,设置有电力水井、使用落稻机、剥米机等,有些菜园设置有暖室、温床,有些果园则施用化学药品防止虫害等;(二)农业生产商品化:据不精确的统计,全郊区共有菜园三五、四七○点七亩,稻田三○、一八五点三亩,果园一五、四○七亩,渔塘一、三一八点六亩。这些土地,都是为供给都市需要的商品而生产;此外,还有约四万多亩水浇地,每年除种两季庄稼外,还要种一季供都市人口食用的菜蔬。即以旱地而言:石景山、门头沟、丰台、长辛店等区沿永定河两岸的土地盛产花生、西瓜,丰台、南郊、东郊部分土地产棉花,西郊还产荸荠等,这些农产品也是为了供给市场的需要而生产的。
要使土地能够生产都市需要的商品,采用机器及近代设备,都须有巨额的资本投到土地上。因此,京郊农村中带有资本主义性质的农业经营较多,他们使用的土地,据巴沟等六村的统计,约有四十户,使用菜园总数的百分之四十六点九,稻田的百分之八十六点四,水地的百分之五十六点二,旱地的百分之二十九点二。这也是京郊农业土地关系的一个特点。
三、农民的阶级觉悟较高:由于土地的占有及使用的集中,便产生了这样两个现象:(一)佃中、贫农多,(二)雇农多。根据巴沟等六村的统计,雇农二八六户,占农业户口的百分之十三点二,佃中贫农四○○户,占百分之十八点五。
由于佃中、贫农多(反映了需要土地的农民多),地主在租佃制度方面采取极厉害的办法:租地时须交押金,租子在未收获时预交,租额一般每亩旱地是五斗,有交至六、七斗者。雇农多是由于在封建地主阶级的残酷封建剥削下,广大农民破产的结果。
这造成了极端尖锐的阶级对立,农民群众对于榨取他们血汗的地主阶级怀着极大的仇恨,一经启发,便会形成坚强的斗争力量。同时,由于靠近都市,农民受都市的影响,比一般农村农民的文化程度高,对于新事物容易接受,因而阶级觉悟也就比一般新区农村农民为快,这是京郊土改最有利的条件。
四、地主阶级更为凶狠:京郊群众的阶级觉悟较快,地主阶级的统治手段也比较厉害,这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直接当政:一般农村的地主,在时局混乱时,往往躲到幕后,让他们的狗腿子出面当政,自己则暗中操纵。北京历来是封建统治者的根据地,在任何时期,封建统治都很稳固,所以京郊地主多直接当政。他们不仅依靠土地的封建占有对农民实行经济上的剥削,而且利用其直接掌握政权加强其剥削,并进一步的对农民实行兽性的残害。因此,郊区罪大恶极的恶霸地主也就较一般农村为多。仅以东郊一区来说,就有所谓“四大天王一只虎”,从这样的称号中,就可以看出他们是何等的凶恶了。
(二)与特务、反动道门结成一体:北京解放前,特务分子已在地主帮助下,深入到郊区农村活动。解放后,地主更与大批潜伏在郊区的特务勾结起来,利用农民的落后愚昧,以会门为掩护,积极进行破坏活动。
(三)斗争方式是各式各样的:一般地主多是赤裸裸的对农民进行压迫剥削,但也有一部分地主用欺骗麻醉手段,使农民虽受剥削而一时尚不自觉者。如小红门的地主徐张氏,因为平时待雇工较“好”,在划阶级时有些人就说他没有剥削。此种欺骗、麻醉的方式,在解放以后应用的更多。地主有收买雇工、利诱干部的,有自动拿出一部分土地分给农民的,也有利用贫苦的亲友以疏散财产的,企图运用这些花样,保持他们的封建统治地位。
五、杂居有大批非农业人口:全郊区非农业人口占总人口百分之四十五点一。这些人大部分住在关厢、街镇,混居在农村的也不少。以前述的六个土改试验村来看,小村是代表近郊的农村,非农业人口占百分之四十四点一;巴沟、槐房、平房、高碑店、小红门五村可以代表远郊农村,非农业人口约占百分之十到二十。这部分人口中,产业工人很少,巴沟等六村产业工人共一三二人仅占非农业人口的百分之五点八,其余的则为手工业者、小商贩、三轮车夫,或从事卖菜、卖黄土、打鱼、捞虾等业,有些人没有固定职业,遇到什么活就干什么。他们也都想要一部分土地。但是因为土地不多,单解决农民的土地问题已感不敷分配,事实上不可能再从土地上来解决非农业人口的问题。
根据以上分析,可知京郊农村大量的土地为封建地主阶级所占有,而且土地的使用权也比较集中,使广大的农民在残酷的封建的租佃制度的重压下喘不过气来,大大妨碍了生产力的发展,使都市建设及工业建设受到严重阻碍。因此实行土地改革,必然会获得广大农民的拥护。虽然京郊的地主阶级顽强、凶狠、狡诈,但因农民的阶级觉悟较快,易于发动,只要我们紧紧地掌握政策,耐心地发动群众,贯彻群众路线,我们就一定能够顺利的达到彻底消灭京郊封建势力的目的!


第2版()
专栏:

  京力政府建设局
组织剩余劳力
参加首都建设
【北京讯】为进行新首都的建设工程并救济一部失业市民和灾民,北京市人民政府建设局,采用以工代赈的方式及义务劳动的办法,组织了冬季剩余劳动力,举办各项修建工程,现已初步完成的有以下几项:(一)平修土路工程:计整修了土路胡同一○六条,参加这一工程义务劳动的有三千九百余人,工赈劳动的有七千九百余人,发出工赈小米五万八千七百余斤。(二)清除积土工程:现已完成的有天安门广场及前门西车站两处;东长安街新辟道路尚未完成部分,仍由犯人三百余人继续清除中共自愿参加这一义务劳动的各机关人员、各校学生。有二○六七人。(三)整理便道工程:现已完成的有东西到北新桥、宣武门外到西直门及西四到阜城门等三条、其中义务劳动的有三千二百余人、工赈劳动的仅一百六十余人,发出工赈小米八百余斤。(四)疏浚御河:参加工赈劳动的有一万四千余人,发出工赈小米十万四千余斤。(五)采石工程:现已开工十天,参加工赈劳动的有五千八百六十人,已预支工赈小米八百斤,现仍继续开采中。


第2版()
专栏:

  恢复发展茶叶产制外销
 全国茶叶会议制定明年茶业经营计划
成立中国茶叶公司统一收购及外销
【新华社北京三日电】为了恢复与发展茶叶的产制与外销,政务院财政经济委员会于十一月十八日批准了一项一九五○年经营茶叶的具体计划,这项计划是贸易部和农业部联合拟制的。两部曾于十月二十五日至十一月六日联合召开全国茶叶会议,出席的有华东、东北、西北、华中各大行政区及产茶省份的有关负责人与茶业专家。会议对明年经营茶叶的方针、经营机构之组织、资金预算等项作出了具体的计划。计划的主要内容如下:
关于明年经营方针:一、在毛茶生产方面:为了适应外销要求,明年应积极扩大外销红绿茶及砖茶的生产,选择过去主要生产红茶而现在业已衰落的区域特别予以扶植提倡,俾能恢复生产。此外,毛茶收购价格必须保证茶农的生产成本,以鼓励茶农增加生产。二、在加工方面:努力发展机器制茶事业,因为这是减低成本,争取国际市场,和保障毛茶价格,鼓励茶农生产的主要方法。因此决定在红茶区和部分绿茶区设立国营机器制茶厂,每厂全年产量平均以一万担精茶为标准。一九五○年内将成立这种茶厂二十所。同时准许私人设厂,并帮助与鼓励私人改用机器制茶。对手工制茶业,则既不干涉也不鼓励,而采取发展国营与私营的机器加工事业,以期代替手工业的方针。三、在贸易方面:扩大对苏联之销售,苏销全部由国家经营;维持并扩大对非洲的销售,国家与私人均得经营;内销仍以私营为主,国家在必要时可以调剂市场;取消过去边销的引岸制度,准许私人自由经营,但因边销有关对少数民族的政策,而且积压资本甚大,私人力量有限,故国营商业应大力经营;侨销有关外汇和海外侨胞营业,仍须奖励并扶助私人经营。
关于组织领导:在中央人民政府贸易部与农业部共同领导下,成立国营中国茶叶公司,统一办理国营茶叶的收购、加工,和研究改良等事项,该公司并得在贸易部管理下自行办理茶叶出口及易货。中国茶叶公司为国营的全国性专业公司之一,总公司设于北京,在主要的茶叶集散城市设立分公司,并在主要的茶叶产制地区设立加工工厂。该公司由上而下垂直领导,统一调度资金和干部。各地原有的茶叶公司和加工工厂,都改组为该公司的组成部分。中央及各省原有茶叶研究试验机构,也暂时都由该公司接管,以便与业务工作密切配合。
中央人民政府财经委员会除批准上述计划外,并令贸易、农业两部迅速筹组中国茶叶公司,并即定购机器和设备,筹备建立工厂,发放茶叶贷款,和筹办收购毛茶和肥料所需的物资。财经委员会又下令将该委会原来拨给华东、华中两地区收购茶叶的资金和该两地区已经购得的茶叶,一并移交中国茶叶公司。
贸易农业两部已指派现任农业部副部长、茶叶专家吴觉农负责筹组中国茶业公司总公司。该总公司筹备处现已开始工作。


第2版()
专栏:

  京市供销总社
组织郊区灾民进行副业生产
【本报讯】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为扶助郊区灾民生产自救,开展冬季副业及手工业生产,特在南苑、西苑组织农民从事熬硝、打草绳等生产。自十一月初开始,到十一月底已组织起八十个熬硝小组,共九十一个硝锅。参加生产者有六○四户,共九百余人。每一硝锅一昼夜平均可产硝四百斤,除开支外可获利一石二斗玉米。每人每天可净赚玉米十七、八斤,能养活十口人,九十一个锅共可解决近万人的生活问题。为了解决硝民购置硝锅用具等困难,该社采用预购的办法,现已预购到皮硝一三四六一一.五斤,现该社正与北京丰利化学公司和天津华北化学公司协商签订合同,用皮硝交换粗粮,以直接供给硝民吃用。此外,西苑区海甸、六郎庄、巴沟、北屋、一亩园等村,原有打草绳基础。因为是分散生产,不能和需用草绳之工厂直接订立合同,不能避免收购商从中剥削。故总社一面在恢复旧有基础上组织草绳生产小组或生产合作社,并吸收家庭手工业者参加;一面统一收购产品,低利供给各大工厂。这样既可免除中间剥削,又可避免生产草绳之较大工厂对农村草绳业之排挤。现巴沟、六郎庄、海甸等村,已共组织起二五○台机子,每台机子一昼夜可出草绳六捆(每捆五盘,每盘三十丈),除去一切开支外,可得二斤四两玉米之纯利。二五○台机子每天可解决九百余人之生活问题。
                 (郑重)


第2版()
专栏:

  山海关货币牌价
 昨日起调整
【山海关讯】中国人民银行、东北银行山海关联合办事处自昨(五)日起牌价改为人民券一元兑东北券二十二元。


第2版()
专栏:

  折实储蓄
 今日牌价
人民银行北京分行储蓄部折实储蓄今(六)日标准实物单位牌价为三、○四八.○○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