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49年11月4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记取察北鼠疫蔓延教训
 察省厉行严密封锁
开地房子村封锁认真免于传染北沙城某户感情用事全家死亡
【本报张家口三日专电】察北鼠疫系从内蒙传来,已获确切证明。据察北防疫总指挥部前两日消息:康保县之南井沟、李占地、康八里、北沙城等村,染鼠疫病死者共十二人,有五人是从内蒙草地带来疫病致死的;其中北沙城村鼠疫之发生,系由于该村某户有一闺女嫁给了内蒙境察汉崩崩村(疫区),其闺女因避鼠疫从察汉崩崩村逃来北沙城,为该村禁止入村后,其母惜儿怜女感情用事,定要出村送她一程,结果带回疫菌,数日内全家七口相继死亡。该县开地房子村因执行了“无情的严格封锁”的命令,拒绝了来自察汉崩崩的一个妇女前往该村躲灾(此妇女旋即病死在村外),该村便未被传染。以上两村的教训与经验,值得各地很好记取。宝源、多伦亦有病情发生,多伦双棚子村有四个人从内蒙草地归来,半路上死了两个,其他两人回村后病了。宝源城关区中医张广川去内蒙五支家村行医,十月六日回家,八日得病,十一日便死去。这些实例充分说明,那村那户麻痹大意,那村那户即有传染鼠疫的危险。察汉崩崩一村连续死亡三十四人,就是由一个患鼠疫的小商人传染开去的。


第4版()
专栏:

  封锁成效显著
 察北疫情近无变化
 仍有漏洞正追究
还有个实例,即张市四区吉家房子十月二十九患鼠疫死的那个妇女,是她丈夫传染的,她丈夫则是在察北染上鼠疫的,结果五日内夫妇相继病死。目前察省、察北防疫领导上,已高度认识到“严格无情封锁”的重要性。省防疫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决定由驻军、保安队全权负责,严格执行。察北地委十月二十八日再次发出防疫号召:指出灭疫工作是当前压倒一切的中心工作,全党全军要以高度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教育群众学习防疫知识,严明奖惩,克服惊慌失措与麻痹大意的态度。严格封锁,除固定岗哨外,还须加强游动岗哨;绝缘地带,实行村村封锁,发现病人、病户、病村,马上严格封锁隔离,死尸要坚决焚烧。察北疫情近十天来无大变化,这是多面隔离封锁的结果。但某些地区封锁上仍不够周密,如内蒙一满载皮毛之大车一辆,深入到察北近百里的绝缘地带后,才被查获,现正追究责任。察北防疫总指挥部为加强这一工作,地委副书记刘作恒、分区冯云潘副参谋长等决亲自出巡督导。
  (吕光明)


第4版()
专栏:

  预防鼠疫扑灭白喉
 唐山组防疫委会
【本报记者唐山讯】唐山市政府结合当前预防鼠疫及检查扑灭已发生于市郊的白喉病,于一日召开卫生工作会议。会中推定李一夫市长等组成防疫委员会,并决定开展群众性的卫生防疫运动。工作进行步骤:第一周为宣传动员周。通过报纸、广播、壁报等,广泛宣传疫病的症状,传染的媒介及预防方法,以引起群众警惕;第二周进行捕鼠灭蚤的清洁卫生运动,由卫生总队参加检疫治疗。为防范疫病侵入本市,决定于铁路车站设检疫站,通长城各口的大路要道设临时检疫站,筹设隔离所一处。市内各公私医院、医务部门计编成七个队、四个独立组、四个卫生学校编为准备队,进行检疫工作。并与秦皇岛、天津、遵化等地取直接情况联系,注意病疫的发展。


第4版()
专栏:

  张市防疫宣传深入
 群众正消毒注射
市内外屡有暴死事件已进行解剖检验工作
【本报张家口二日专电】张市防疫工作逐渐展开,各区已组成防疫站,由公安分局长任站长;各派出所设中心防疫组,负责掌握与报告疫情及动员群众进行捕鼠灭蚤打扫等工作。二区相继召开了闾长会议、医生座谈会、街防疫正副主任会议,并于十月三十日召开了党的支部委员会议,进行传达动员,号召共产党员在防疫中起带头作用。该区群众已普遍的进行大打扫,并有部分人家洒了石炭酸水、石灰。一、三区进行防疫不够认真,布置工作后缺乏及时逐级检查,缺乏深入的宣传教育,致使该两区群众性的防疫工作未能迅速普遍开展起来。昨、今两日察省防疫工作委员会开第五次会议,决加强该市防疫工作,具体办法在研究中。


第4版()
专栏:

  一三区防疫马虎
 防委会决予纠正
【又电】张市已展开了紧张的检验解剖工作,日前已解剖了八个尸体,其中仅吉家房子村一女尸验明确为肺鼠疫,该女尸于三十日经解剖涂片静检证明为鼠疫后,继实行动物接种实验,被接种之老鼠于二日午时死去。目前张市疫情虽无大的变化,但亦不容忽视。昨日一天病死七人,其中有三个人是患急性吐血。防疫队本日解剖四个死者,是否是鼠疫需待三数日始能判明。值得注意的是疫村吉家房子邻近的姚家房子村、护涂地村亦各死一人,发病至死,历时仅三日,前者症状为头昏呕吐,后者是吐黄水吐血。因之严格无情封锁在防疫工作中是头等的重要大事。至防疫注射工作,中央防疫总队三十一日抵张后,当日下午四时便开始生菌注射,至昨日下午十一时统计,已注射了四千六百九十个人。昨、今两日,注射队分十组分头工作,本月四日张家口全市之机关、学校、部队人员,可望全部注射完毕,二区从今(二)日起已开始给群众注射。
 (吕光明)


第4版()
专栏:

  各校积极防疫用新法堵鼠洞
【本报讯】京市各大中学校相继展开防疫工作。华大、政法大学、辅大以及北师、慕贞、市一中等校已先后成立防疫委员会。中共华大校党委副书记马诚齐亲任防委会主任。他在成立会上强调指出:“防疫就是作战。不仅要挡住它,更要紧的是消灭它。”各校在用文字、口头、电影等向全校宣传鼠疫的危害性与防预方法,并普遍实行疫苗防疫注射的同时,也都展开了清洁卫生运动。华大的教职学员们扫除了所有的住室,撒上了石灰。慕贞也在三日下午彻底的打扫了课堂、厨房和饭厅。在捕鼠运动中,大家研究了很多办法:北师以辣椒泥(有的学校则用头发)堵塞鼠洞,使老鼠不能再把洞门掏开。为配合上述工作,各校更尽力减少大的集会与活动。市一中原定在五日的旅行,已决定停止;北师校庆(八日)本拟扩大庆祝,招待学生家长与历年毕业的同学,也已改为校内同学的庆祝会。各校为及时的了解察北鼠疫情况与多方面的搜集防疫材料,除及时的收听当日广播外,北师更剪圈报纸上的防疫文字,在学校附近及识字班、工人夜校张贴。市一中更决定自本月一日起给每班订一份人民日报。
(华大、辅大、北师、辅中、慕贞通讯组、万金、老蹇)


第4版()
专栏:

  争看防疫教育片
 第一天三万人登记
 免费放映场所又增两处
【本报讯】华北影片经理公司自举办免费放映东影出品之“怎样预防鼠疫”教育影片以来,除该公司放映队对外放映外,第一日请求登记者已超过三万余人,其中以学校为多。该公司因登记人数众多,已增加放映处两处,连原有共为四处。计国民、北洋、大都市、胜利四院。
 (华北影片公司)


第4版()
专栏:

  京市防疫委会决议
 建立郊区封锁线
市民赵国良由张潜回本市已予隔离医疗
【北京讯】本市防疫委员会,昨(三)日下午举行第三次常务委员会。会议由张友渔主任委员主持。首由防委会副主任委员张文奇报告本市疫情称:本月二日夜十时情报股获悉,先农市场后身居民赵国良由张家口步行来京,夜行昼宿,未受检疫。防委会当即指派医师前往检查,因为该人淋巴腺轻微肿大,已送市立传染病院隔离医疗。此外本市并无其他鼠疫疫情发生。会议经讨论后决定:(一)自西郊东坝镇到北郊琉璃渠建立封锁线,并在东郊及南郊、通县、长辛店、丰台等区建立检疫站及隔离所。(二)四日召开城、效各区分会主任会议,布置清洁捕鼠工作,自七日起正式展开。


第4版()
专栏:

  首都体育大会发给个人奖品
【本报讯】首都人民体育大会于十月二十四日闭幕后,所有表演及各项竞赛节目之团体奖已当场发出,尚余书籍、日记本等多种奖品,经大会讨论,决定分奖成绩优良的运动员。现已通知各单位转知受奖人员,到本市教育局统计股领取。


第4版()
专栏:

  教什么学什么
——记京市中小学教师的业务学习
柏生
北京的中小学教师们正热烈地进行业务学习。
从上学期起,他们已陆续有了业务学习的组织,如中学的国文、历史、音乐等业务学习会的成立,小学中以区为单位组织的业务学习小组。本学期开学时,北京市中小学教联统一的业务学习委员会已正式成立了起来。其中中学各科包括了国文、历史、地理、数学、理化、音乐、美劳、体育等八科。参加学习的教员总数达一千七百余人,占中学全体教员百分之八十五。小学方面则以区为单位建立了学习小组,同时正在组织小学的业务学习委员会负责领导。
中学业务学委会已拟定了本学期学习计划。本着马列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在各科教学中贯穿思想政治教育,如在国文、历史课中培养学生爱祖国、爱人民、爱劳动、爱科学、爱公共财物的公德,对封建的、买办的、法西斯主义的思想进行斗争。在理科课程中则注意培养学生辩证唯物的世界观,除去陈旧的、反动的、不联系实际的材料,充实为工业农业和国防建设所必需的内容。
他们提出了“教什么学什么”的口号,学习本科的教本与参考书籍,与教课业务密切结合起来,并以“苏联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作为普遍学习的参考材料。在学习方法上,他们以自学精读为主,结合组织业务学习小组,订教学具体计划和进度,实行示范教学,互相观摩,随时总结经验,改进教学。同时各科学习小组并联合组成各校的统一业务学习组织,加强各科教学的联系,使能互相配合。
在各科学习中,他们提出来的问题很多,如国文科提出了怎样教白话文的问题;历史科提出了怎样在历史课程中结合时事教学和思想教育,以至怎样利用史科等;地理科提出了如何以新的观点和新的材料来编订目前的教材;这些问题都已普遍的在各校业务学习小组中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目前的学习方向是明确的,但问题却在这已有的方针下,各科如何制订具体的学习计划,和如何在学习中贯彻下去。因为各校有领导学习经验的人一般地说还很少,各校业务学习小组长虽然有热情肯负责,而且业务较强,但缺少领导学习经验,因此一部分小组会形成自流。大部分教师们的学习是为了搞好业务,但有一部分教员因思想没有完全打通而有一些顾虑,不愿暴露自己的弱点,不习惯于互相听课,互相批评,这些都是需要逐渐改进和克服的。


第4版()
专栏:

  北京制片厂派队分赴前后方
摄制五彩纪录影片
 苏联电影专家参加导演
【新华社北京三日电】表现新中国的前线和后方实况的五彩纪录片,正由北京电影制片厂摄制中。北京电影制片厂为此已组织了两个摄影队,分赴前后方工作。为了吸收苏联先进的电影工作的经验,该厂已聘请苏联电影专家参加这两个摄影队的工作。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后方摄影队由徐肖水负责领队,由格拉西莫夫担任导演,周立波帮助编写。前方摄影队由吴本立负责领队,由瓦尔拉莫夫担任导演,刘白羽帮助编写。该两队及其分队已于日前分赴上海、广州等地开始摄制工作。


第4版()
专栏:

  工人集体看电影
 新订优待办法
【本报讯】京市总工会宣教部为加强对工人的电影教育,已与华北影片经理公司、影院同业公会商妥工人集体看电影的优待办法:凡各厂、各业工人凑足十人即可向所属工会领取总工会印发的统一介绍信,前往各影院看电影均可享受半价优待。但只限于苏联和东北电影厂出品的影片。   (侯达成)


第4版()
专栏:

  市总工会女工部召集会议
 布置选举女工代表
【北京讯】北京市总工会筹委会女工部前(二)日召开本市各厂、区行业女工干部扩大会议,布置选举京市妇女第一次代表大会的代表。会中,该部秘书赵剑歧报告代表名额,计女工代表总额为六十名,具体分配如下:公营企业方面:被服厂十五名,电信局五名,人民印制厂四名,京津铁路局三名,清河制呢厂、妇女手工厂、新华印制厂、华北电业公司各二名,燕京造纸厂、华北公路局、邮政局、电车公司各一名。私营工业方面:火柴业三名,印刷业、橡胶业、卷烟业、化学工业、窑业各一名。手工业方面:织染业、地毯毛织业各三名,造纸业、针织业、特种手工业各一名。店员方面:理发业、浴堂业各一名。代表当选条件应该是积极生产学习,起带头作用;能响应人民政府的号召;能联系群众,关心妇女的特殊利益及能代表女工意见者为宜。


第4版()
专栏:

  北京新华广播电台
 今晚要目
【本报讯】北京新华广播电台今天十九点防治鼠疫特别节目:(一)天坛防疫处张振宜大夫谈注射鼠疫预防针问题;(二)北京市卫生实验院黄祥祯院长谈鼠疫的症状和治疗方法。十八点十五分职工节目,介绍参加亚、澳工会会议国家之一——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工人阶级。十八点三十分第一次文艺节目,新曲艺:梅花大鼓“渡江女英雄孙乃英”,孙艳琴演唱。二十二点第二次文艺节目,由东北鲁艺音工团演唱“工人大合唱”。
又第二台十七时十五分儿童时间:由本市第九区中心国民小学小朋友们唱歌。十七时四十五分青年时间:由本市辅仁女中广播小组高奇同学讲话,题目是:“我怎样搞妇女识字班”。十八时音乐节目:苏联音乐。


第4版()
专栏:

  救灾募捐偏向
 市府决检查纠正
【北京讯】本市各界救灾委员会展开工作以来,已获有显著成绩,但近据各方反映,有些部门或工作干部在进行募捐时,曾有违反自愿原则,发生强征或摊派的现象。又在上月二十九日京剧界举行义演的晚会上,有些不必要的工作人员,凭职员证和招待证在场看戏,不合救灾的要求。北京市人民政府张友渔副市长曾于二日政务会议上将此二事提出,经讨论后,决定派员协同救灾委员会严查真象,如有捐款非出于自愿,而系被强征摊派者,除退还所捐物款外,并批评该进行募捐之干部。同时责成市府人事处、行政处共同检查,如有非工作必要而凭条看义演救灾戏者,需追补票价,并予以处分。


第4版()
专栏:

  炮弹,为红旗开路!
程予
 一 笨重?@嗦?
打兰州的时候,我们的炮兵功劳不小。在主攻窦家山的部队里,从指挥员到战斗员都曾在战场上亲眼看到每一发炮弹的飞炸而欢声叫好。事后,他们的战斗总结上也提到:“据五六六团一营三连(突击连)反映:咱们的大炮,老在红旗前面打,就这样顺利的把我们送到突破点上去。”
可是我总忙于步兵的采访,始终没有到炮兵里去过一趟。现在开始向宁夏进军了,我就跟着他们走吧。
我先到了山炮营,炮兵们正忙碌着明天出发的事情。这是九月六日下午,距离明天出发的时间至少还有十二小时,但炮手们都在卸炮,拆炮,擦洗零件,修理鞍架,打点器具箱,清理被服器材,并且把牲口拉出来驮起炮,作行军的试验,以检查驮载重量与器材的结合有无缺陷;这一切都是长途进军以前必须的工作,一般在三小时到四小时以内才能完成,如果再加上个人的给养、被服及随身东西的准备,往往要半天的时间。他们从晚饭后忙到天黑,才结束这一段工作。炮兵团政治委员曾谦虚的向我介绍:我们炮兵的特点就是“笨重”、“luō@①嗦”、“分散”,特别在行军中更加“麻烦”。这在粗看起来,似乎是首先被人发现的特点。
这特点继续被我注意:
第二天早八时出发,但炮兵们五时就起床了。驭手们忙着饮马、卸桩、绑槽(帆布槽,行军时在捆驮鞍上),上鞍具。炮后们又把山炮拆卸下来,按照昨天的准备把各部分分别架到驮鞍上,作起伪装,才开始行动起来。上次向兰州进军,每天是宽阔平坦的淡青色的公路,山炮都可以套架前进,炮车不用拆下来驮着,只用两个大骡子拉上就走的很快。但这次不同,我们从兰州东北的大路上只走了十几里,便突然朝正北一拐,走入一条狭窄曲折,凹凸不平的小沟,越走越高,越高越陡,到达山顶,离进沟的地方已有二十多里,但山顶上还有更高的山顶。从这山顶到那一山顶,每一步都是上下,没有平地。山顶上雨雾弥漫,小路泥泞斜陡,驮炮的骡子就一步比一步艰难起来,因为一门山炮分配在六个骡子身上,每头骡子平均驮二百五十斤以上,每在上坡的时候,前面便传来谨慎的口令:“紧前绊,松后绊!”牲口慢慢停下来,驭手们忙把牲口胸前的皮带紧上一节,尾后的皮带松开一些,走开时,牲口的距离渐渐拉长。下坡时立刻又传来:“紧后绊、松前绊!”驭手们又照样忙碌一阵,这样,牲口的距离越拉越长,行进的速度越来越慢,人们在中间零星散乱的走着。中午以后山炮营和团部停在山下村子里休息了一点多钟,后面的重迫击炮营还没有赶到,这里又开始出发了。以后在二十分钟以上的休息时间,首先把炮从牲口上卸下来,使牲口休息,然后才轮到人休息,前进时再架到牲口上,这样又耽误十几分钟。将近宿营地时,甚至两个连的距离也拉到一里多路。他们行进的速度,较步兵几乎慢了一半。
到宿营地,炮兵们先不能进入房所,炮手连背包都不放下,首先是卸炮、拆炮,他们把器材箱打开,把炮上的零件逐一擦拭,有些潮湿生锈的地方,还要用煤油细擦,特别是闭锁机(似乎相当于枪拴)费时较大,连擦带上每次需半点钟的时间。另外有的修理炮架、驮鞍,等到把各部分擦完以后,再结合起来,就装成一个全炮,并排停放在门前的广场上,用绿深色的炮布掩盖起来。驭手在炮卸下以后,立刻把牲口拉到空地上慢慢的遛;每天行程六十里以内时,至少遛一点半钟,走七、八十里,就要遛两点钟,此外是埋马桩,拴马槽,领草料,直到黄昏,把马背上最后一层水屉子揭下来,才能休息。一连指导员耿明说:炮兵每到宿营地必须忙碌三小时以后才能休息,如遇到特殊困难的情况,更不能预定了。他们对炮和牲口都有了感情,也就习惯了这种生活。
三天了,我每天总看到这样忙碌辛苦的生活,找不到适当的机会和他们谈话,接触的尽是这些属于“笨重”,“luō@①嗦”的事情。这样能了解我们的炮兵吗?我要找出炮里基本的特点——他们在兰州是怎样立的功呢?
  二 在轻快的部队前面
第四天出发,还是沿着山顶走,山顶上云雾弥méng@②,时而飘着雨丝,时而变成浓雾,中午时,太阳渐渐露出头来,山顶的路也转平了,先头部队一望到前面的平川便欢声吵闹起来,有的大声叫着:“真豁亮呀!这几天可把我蹩坏了!”有的说:“到大川里买西瓜吃去!”队伍渐渐快了,行列间的距离也渐渐挨紧。这时我插到三连的队伍里,和他们闲扯起来,连长向我介绍了一位四十多岁,嘴边生满胳腮胡子的老炮手。他是七班长张维新,甘肃敦煌人,曾在傅作义三十五军里干炮兵十多年;从驭手一直到炮车长,去年察南新保安战斗中解放过来,在兰州战役立了一功。我想和他谈谈打兰州的情形,他说话迟缓而低沉,又很拘谨谦虚的不愿提起自己的功劳。别人都说他在战斗中起的作用很大,他自己总是说:“没有什么。”我问了半天,他只说:“阵地一定要铲平,两个车轮放平,这才稳当。炮上的螺丝要事先紧好,在转移和射击时就不至于震动,有震动也小,就好瞄准”。
后来我又找他们排长谈,找他班的战士谈,对于他的作用,别人都很清楚。
     ×        ×        ×
兰州战役中,第四炮(属第七班)是打得最好的炮。在连续行军十几天,好容易赶到兰州抓住敌人,谁也蹩不住劲了,队伍马上由行军序列转入战斗序列,首先朝着十里山附近阵地上开,那时一、二炮都在前面,四炮落后有二里多路。离近十里山时,敌人的炮弹接连打过来,平地上突然冒起两三丈高的尘土黑烟,把骡子惊得乱跑乱窜,驭子们抓紧缰绳被牲口拉得遍地打滚也不撒手,终于把牲口牵到距阵地三百公尺地方才停下来。班长张维新把上身衣服一脱,光着膀子,一个人先上去挖阵地,他说:“我一个人先挖,挖到能挡住两个人了,你们再上来。”挖深了,也只叫两三个人上来,别人想上去,他就着急:“不行,人多了太暴露,也容易把阵地挖大了,出土多,浪费时间,反倒不好。”于是别人只管搬运,他们一边挖一边“结合”,到阵地挖成,山炮也结合好了。结果比先到的各班都快(别的班有挖完再搬再结合的,就慢多了)。
指挥所里用电话传来命令:朝十里山正面敌人的机枪阵地开炮,四炮阵地上,张维新亲自瞄准,他把距离定在二千二百公尺上,从炮镜里可以看到敌人阵地上那个弧形的小土堆,他把这个目标和镜头上的十字对正,立刻叫二炮手拉火,第一发炮弹打出去,那土堆上立刻升起烟来,接着一气打了八发,浓烟夹着黄土碎屑腾入半空,象一堵褐色的墙壁,弧形的小土堆随着就不见了。这时又传来指挥所的电话:“全部命中,转移阵地!”他们便趁着夜色向南转移,到达时天已黎明,这里离敌人只一千多公尺,敌人的轻重机枪连成一个声音的向这里扫射着,子弹在身子周围卟卟的响,他们阵地上只留下三个人,开炮命中,接着又连放十七发,那机枪阵地上便不叫了。
总攻窦家山的前夜,细雨霏霏,炮兵们踏着泥泞的山路,走到指定阵地,在漆黑的深夜里构筑掩蔽工事,一边挖一边用手摸着,挖成以后,工事的深宽完全合适。天明了,传来命令,首先朝窦家山一号阵地下面的小地堡发射,掩护突击队冲锋。这时,张维新把第四炮定成一千九百公尺距离,只打出三发,眼看突击队的红旗立刻插在小地碉的跟前,烟雾中迎风招展。电话上立刻叫延伸射击,朝一号阵地上最大的碉堡打,这次把距离定到两千一百公尺,开炮命中,他亲眼看到英勇的步兵们正冲向大碉堡,紧接着又打出二十多发,步兵就进到大碉跟前了,红旗高高的竖在山头;但左面村子里还有敌人正朝着红旗反冲,那红旗一会儿拿下来,一会儿又插上去,满山头尘土漫天,机枪象爆豆子一样吵叫。他又把距离定到二千五百公尺,朝那村子里连打了十几发;这时烟雾遮住一切,只听得枪声稀落,过了一会,便望见红旗已插到村子跟前了。
突击队的英雄们不停的前进,当红旗插到二号阵地以后,又看到二连的二炮发出威力,排长曹云龙亲自修正瞄准,他用了四十四发炮弹,一步步的把红旗引到四号阵地的前沿,敌人又反扑了两次,我们的炮弹就一直朝红旗的前面飞炸,只见那红旗突然一撤,但过了一会,却在更远的前面摇摆起来。这时四号阵地后面,敌人的炮正拆卸开来,由两个人抬着一件件的往下撤呢!步兵也大背着机枪往后直跑。下午,我们占领了四号阵地,炮兵立刻向一号阵地上转移,准备掩护部队夺取五号阵地,到炮兵搬上五里高的山头,作好工事时,窦家山大小阵地都已插遍了胜利的红旗。这时,敌人不只退下窦家山,连兰州也不敢占了。
这一天进军,战士们都很愉快,因为天晴了,入了大川,又走到平路。我就更是愉快,我不仅同样有上面三个原因,主要是今天在大家愉快中我串了两个连,和几个英雄们谈得很好,进一步接触到炮兵的基本特点:炮兵虽然“笨重”,“luō@①嗦”,它的作用却在那轻快的部队前面!
后来,我又见到政治委员,他和我谈了许多炮上的事情,并没有再提起笨重和@嗦,最后只说了一句:“希望到宁夏以后能打上几个仗才好哇!……”
(一九四九,十月,七日)


第4版()
专栏:

  防治鼠疫的几个关键问题
中央防疫委员会宣传处
鼠疫为害之烈,可以说是任何一种疾病都不能和它比拟。它的特点就是传播很快而且范围很广大,同时患者死亡日期短促,死亡率很高。因此往往一人得了鼠疫,全家全村都一起死光。如果不能及时加以适当的防治,任其发展,就会形成不可挽救的局势。因此不仅疫区军民应该以扑灭鼠疫为当前的首要任务,就是距离疫区稍远的地方,象绥远、河北、山西等省也不应疏忽,应该作紧急防范;象北京、天津人烟稠密交通发达的地方,尤其应该严重警惕。进行适宜的预防措施,这是最有效的防止鼠疫扩大蔓延的办法。因为鼠疫的扑灭,不是疫区一个局部地区所能作到的,必须依靠整个华北、东北以及其他有关地区的党政军民的共同努力。尤其是北京、天津地区的医务人员更应该大批自动地英勇地参加这一工作!
鼠疫虽然可怕,但是根据苏联和东北的防疫经验,我们是有信心预防并且把它完全消灭的。下面就是防治鼠疫的几个关键问题:
第一、健全基层组织,加强领导,技术和行政要密切配合。华北人民政府和华北军区联合发布的命令规定各省市立即组织防疫委员会,各级军政首长必须亲身参加,加强领导。疫区、检疫区内各县区村,也须要组织防疫委员会,村街每十家应有一个防疫小组长来检查和报告这十家人员的健康状况。
根据东北和内蒙的经验,如果防疫的基层组织健全,那么其他一切问题就都比较容易解决。因为防疫工作本身就是一个群众工作,当群众了解了防疫的目的,用他们自己的力量来保护他们本身的生命和健康的时候,他们就会积极认真负责,因而防疫工作也就一定会收到效果。所以不论疫区或检疫区都应该重视组织和发动群众的工作。这些地区平时应该组织群众执行一般的卫生清洁、捕老鼠和消灭跳蚤等工作,在一旦鼠疫发生的时候,就要动员群众负责检查和早期报告,执行严格的封锁,禁止任何行人车马出进疫区。
疫区的党政负责人员必须认清防治鼠疫以保障人民生命的安全是人民政府的首要责任,是对人民大众真正负责的表现。如果防疫领导机关不包办代替,也不放任自流,放弃领导,则在健全基层组织和集中强力领导二者统一的条件下,防疫工作便有了胜利完成的保证。
东北的经验告诉我们:凡是防疫工作有成绩的地方,都是行政与技术配合得好的地方,凡是鼠疫扩大的地方,都是行政与技术脱节的地方。所以行政人员应当把防疫工作看成所有政权工作中的一个重大工作,要负责协助防疫人员来完成而不应当把防疫工作认为只是防疫人员自己的工作。另一方面,防疫人员也不应当强调技术,强调防疫,而忽视了其他地方工作,特别是领导生产的工作。只有行政人员和防疫人员相互尊敬,相互帮助,把防疫工作和其他工作很好地配合起来,才能完成防疫任务。
第二、加强宣传教育工作。防疫工作是群众工作。必须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依靠群众的创造性、群众的自觉和群众的力量才能作好防疫工作,彻底消灭鼠疫。东北的经验告诉我们,防疫队、捕鼠队四十多人工作三个多月,才捕得四千多只老鼠,而在通辽一地,在发动群众捕鼠后,仅仅在十天之内,就捕得了四十七万六千八百七十五只,两者相差一百二十倍。可见群众力量是非常伟大的。捕鼠工作如此,其他防疫工作也是如此。但是要发挥群众的力量,只靠行政命令是不成的,必须启发群众的自觉性。而为了启发群众的自觉性,必须加强宣传工作。宣传工作必须以当地实际生动的例子通过通俗的方式来进行,才容易为群众所乐意接受。只有这样,群众中的一切迷信思想,也才会不攻自破。应该依靠群众中的积极分子,以他们为核心进行宣传、推动工作。
此外,在发动卫生清洁、捕鼠和灭蚤运动的时候,应该在群众里面展开立功竞赛运动,有功者奖,有过者罚。这是推动工作、教育群众的有效办法之一。
第三、工作的彻底性。当群众发动起来以后,对于捕鼠灭蚤、预防注射、掌握疫区情况、早期发见病人,实行封锁、隔离等工作,都可以做得比较好。但是防疫负责人员,如果有官僚主义的作风,使工作流于形式,或是不能深入检查,过分信任群众,那么就必然会因为工作做得不彻底而发生更多更大的鼠疫。一九四八年东北通辽的孔家窝堡和开鲁的孟家屯,都是因为隐瞒病人,报告晚了,没有能够及时隔离封锁,以致于造成家族传染,邻舍传染,以致鼠疫蔓延到全村,并且由一村传到其他的几个村子。与此相反,辽北省安广县文化村动员了自卫队员一百五十名设立了六处岗口,自卫队员们昼夜站双岗,个个下决心保持文化村永久不受鼠疫灾难的侵害。第七组组长的弟弟和母亲在礼贤镇开饭馆,弟弟得病死了,妈妈要回来,他妈走到岗哨旁边,正赶上他在那里站岗,他对他妈说:“算你儿子暂时不孝,不要害了大伙,还是回去吧。”文化村这种坚决封锁虽然引起其他村的不满,但是正因为封锁得好,所以该村始终没有发生鼠疫。
现在中央人民政府已经成立了中央防疫委员会,专门主持防治鼠疫的工作,并通令各级人民政府迅速成立各级防疫委员会,并动员了一切人力物力予以具体帮助。只要疫区和检疫区的党政军民能够详细研究并彻底解决上述的几个关键问题,则再凶猛的鼠疫也将会在短期内被我们消灭。
     【新华社北京二日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