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48年4月11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大众黑板

 解放巩县凉城
我军各线向敌进攻,纷纷获得大胜利。豫西我军于五号再度攻克洛阳后,继续扩张攻势,七号解放巩县城,同时解放黑石关;八号占领陇海要冲虎牢关,随即解放郑州西九十里之汜水县城。另北线我晋察冀和晋绥部队,二号及三号攻克归绥丰镇间重要据点凉城等地,歼灭傅匪一千七百多人,又截击逃匪一部。山东蒋匪更恐慌了,新泰蒋匪于上月十三号逃跑,日照城东石臼所蒋匪也于本月五号逃跑了。我军胶济路的大攻势,共歼蒋匪三万八千,解放县城十四座,缴获很多。


第1版()
专栏:

  土改整党参考资料
毛主席说:“……平山县的典型经验,……黄家川的典型经验,……崞县这样一个平分土地的经验。这三个经验,值得印成一个小册子,发给每个乡村的工作干部。”又说:“这种叙述典型经验的小册子,……能够使缺乏经验的同志们得到下手的方法,能够有力地击破在党内严重地存在着的反马列主义的命令主义和尾巴主义。”这书就是遵照毛主席这一指示印成的小册子。内中并加进了任弼时同志“土地改革中的几个问题”的报告全文。每一位参加土改工作的同志,是手头离不开这本书的。     华北新华书店发行


第1版()
专栏:

  南北两线我军连捷
 解放汜水巩县凉城
【新华社豫陕鄂前线九日电】洛阳以东地区解放军沿陇海线扩展攻势,七日拂晓解放巩县城,守敌东窜。与此同时我又解放陇海路险要黑石关,著名卷烟产地迥庙镇,及前蒋匪兵工厂所在地孝义镇等重要市镇多处。
【新华社豫陕鄂前线九日电】洛阳东进我军八日晨占领陇海要冲虎牢关,随即解放郑州西九十里之汜水县城,守敌东逸。
【新华社晋察冀九日电】晋察冀解放军与晋绥解放军协同作战,于上月二十七日收复丰镇后,继续向西挺进,二日及三日先后攻克归绥丰镇间重要据点凉城、及新堂、天成村等,歼傅匪补训第四师(原补训十一师)大部,及地方匪伪一部,残敌向凉城西北方向溃窜。现丰镇凉城至归绥东南十余里之西沟门一线广大地区已无敌踪。据初步统计:共毙伤敌二百余,俘敌补训第四师第二团副团长邓某以下匪伪一千五百余人,缴获迫击炮六门,六○炮四门,重机枪十四挺,轻机枪二十九挺,掷弹筒四个,步马枪七百余支,各种子弹一一八、七一三发,电台六部,电话总机两部,马一六五匹,粮食六百余石,其他胜利品正清查中。
【新华社晋绥九日电】绥蒙地方兵团四日截击由凉城向西北方向逃窜的傅匪残部,生俘傅匪补训第四师(原补训十一师)一团政治主任王彦奎以下三百五十三名,缴获六○炮一门、掷弹筒两个、轻机枪八挺、长短枪一百九十八支、子弹一万五千发、战马十四匹及其他军用品一部。


第1版()
专栏:

  和顺工作团左倾情绪作祟
 制造理由提高成份
 县委检查纠正但不够坚决明确
【和顺消息】和顺全县进行抽补的共二十五个村(开始只十八个村)。县委会于三月二十一日,召集各工作团的中心组会议,汇报三十天的工作。这一段虽获得些成绩与经验,但也有不少缺点,以致工作走了弯路。首先是对老组织一律仇视排挤观点,同时也有不解决问题,无原则的拉的现象,但仇视情绪的偏向是基本的。这使工作受到不少损失。旧干部躺倒不干,群众产生错觉不敢当干部,一部分动机不纯的分子,公报私仇趁机打击,普遍的形成干部害怕、着急,甚至寻死、服毒等现象。他们不是反省错误,而是气愤、不满领导,感到没出路。在领导上不是想把这部分同志整好,而是一律压倒,因此使一部分新党员和错误小的党员说:“说共产党是先锋组织,咱愿意进步,刚参加就赶上反省,群众也反对,不如不参加。”他们后悔参加共产党,不愿当党员,他们对整党发生误解,以为不是整顿党内不纯,而是把一切党员都整掉。其次是整顿群众队伍的关门主义偏向,同时也有随便的发展、开除。在参加农会时,出钱入会;为了怕中农当选,破坏中农选票等。再次是在划分阶级上“左”的情绪,做了群众的尾巴,把富裕中农提成富农,多方寻找理由,把中农划成富裕中农,还有什么“汉奸中农”。目的是想在抽地时有“理由”,而且认为这是“有利”于贫雇,实际上是破坏了自己的阵容,增加了贫雇的敌人。最后是宣传土地法大纲不够,而是畏首畏尾,偷偷摸摸的宣传这部分,不宣传那部分,对中农只说中农的,对贫农只说贫农的,不能使他们了解土地法的全貌。以上这些单纯的任务观点,急于求成和片面的孤立的贫雇观点的错误,均予批判纠正。
联席会最后,把春耕工作作了检讨与布置。检讨出当前春耕工作主要障碍是群众的等待抽补思想,和村干部的不领导,中心组没有专人负责等,因此使春耕工作自流。为了克服这现象,各中心组下去,加强春耕工作的领导,具体确定:(一)中心组抽专人负责,并抽出一部分工作团的干部,组成生产工作领导小组,每个基点村必须有一个区干部专门领导生产。(二)打通村干部思想,吸收贫雇中农组成村春耕委员会,领导生产。(三)全面的宣传土地法大纲及边府春耕中谁种谁收的政策。未填补的村,进行些情况调查,打下抽补的基础。(四)调查春荒,救济灾民,发放贷款,全县共贷款二千八百万元。(县委会)
                           
编者按:和顺在整党填补中“左”的偏向,应引起各地严重警惕。领导上要适时检查各地工作组的工作,如发现偏向,必须以严肃态度立即纠正,不要拖延;否则工作不能顺利进行,恶果也会很大的。


第1版()
专栏:

  中贫农团结互助
 河东刨堰送粪早完
 错斗户得到房地积极生产
【本报消息】武安九区河东村成立新农会后,大家对中贫农是一家有了进一步的认识,生产情绪逐渐高涨。中贫农一起,调整旧的互助,检讨了过去互助组的优缺点,有的组提出领导不积极,关心大家生产不够;有的组提出组长领导得好,工帐算得清等。互相间也进行了批评,并可自愿调换组。现全村共有六个互助组,已正式互助生产,前一时期因犁地刨堰不需要大组互助,于是在大组领导下组织二三人一组的小互助,由大组督促检查。张树林组向别组提出挑战,要在旧历一月二十五到二十八日完成刨堰,全组紧张生产,四天内全部完成了刨堰。孟二的组地里营生已做完,有的人就计划出去开荒。
各互助组里中贫农都很团结,有了困难大家解决,这次填补给魁举几分园,他因无浇园家具,提出不要园地,雪池就说:“有困难咱大伙儿来解决,俺家有绳先借给你使用,以后再慢慢置。”有的贫农缺农具,中农就积极借给。
抗属的生产也很起劲,六十七岁的老汉孟宪训,他是新中农(他儿子是党员),在小组会上及大会上常提出:“俺天天上地里受,地里营生啥也做完,村上可不要给俺代耕了”。其他抗属及孤寡的地,驻村机关大部已帮助代耕了。他们说:“今年可搞得又快又好!”
十二户错斗户经划阶级后,马上恢复了公民权,填补中群众分给他们房子和地。错斗户得到房子和地后,生产都很积极,庆的高兴的说:“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能回到老庄,还拥护给了地,这时的政府真是一个好人也不冤枉,以后有啥话也敢说。”有的错斗户已参加了生产互助组。
全村于旧历二月二日完成刨堰,大麻子正月到二月二日全部种上,有的现已出芽,蒜已长了四寸多高,南瓜也下了种,茬子地全部犁完,花地大部犁出,粪已送完,最近即可下种。由于全村生产搞得热火,大家就在街里圪嚷着要给别村比赛生产。


第1版()
专栏:编读往来

  订成份应根据近年来实际情况
最近有不少读者提出关于划成份的问题,我们当尽力解答。但有许多问题,或者材料过于简单,如春堂等所提:“有一户土地很少,浮财很多,还喂着一群羊……”;或者光有十年前的情况,没有近七八年的情况。(因为当地民主政权成立后,地主劳动五年变成份。)类似这些提得不清楚的问题,我们都无法答复。希望读者提问题时,详细具体的把人口(几个人吃饭,几个人劳动)、土地(数量、产量、当地土地每人平均数)、房屋、牲口以及近十年内主要生活来源等写出来。   ——编者编辑同志:
孟家庄,是临城五区的一个基点村,在这村子里有这样两个类型的户,在划成份中起了争执,没有解决了问题:
一、李玉庆,在抗战前是依靠给他的一个亲戚收租、讨帐、剥削吃饭,后来也置了七亩地。事变后,我军到了这里,他的那种收租、讨帐、剥削营生就干不开了,自己回家耕作起地来(二七年回来的);自家有一个半劳力,二七年到二九年,常觅半个人工,三○年觅过一个整工(这时因为他在村办统累税),三一年觅过三个月单抽工(即一年中觅定一个人做够三个月活),三二年时,又觅过一个月工。他家五口人,原有地六亩八分一,事变前置了七亩,共十三亩八分一,三一年卖去了一亩八分,三四年又卖去了一亩二分五,现有地一○·七六亩。
在订成份中,有两个意见:一种是,按他原地原产量是一个贫农;可是靠削削置了七亩地,并且后来还觅过工,剥削虽然不大,但是根子是剥削来的,不是从他小时亲手劳动起来的,这应划为封建富农。第二种意见是:按年代计算,他的劳动和不剥削已经超过了五年,不应该将他划成封建富农;可要按他的根子“剥削过”,是不是能划成劳动起家的富农?这个没有办法解决。
二、岳青文,抗战前是个剥削户,后来(一九三八年)就分家,分家后有人三口,地六亩多,他从分开就是自己经营,亲身劳动,没有剥削了;但是他的产业,也是剥削来的,并不是他亲手劳动创造起来的,按成份他现在还是一个富农,究竟算个什么富农?
以上两个问题,希告我们一个肯定的意见。 五区工作组朋年、苏华
答:你们争论中,都不根据其近几年来的实际情况,而咬住十年前的剥削,在富农圈子里打转,这种观点是完全错误的。李玉庆,如果十年前曾帮助地主收租管家为生,他的地位为地主的助手而非仆役,而且他当时劳动状况和其他生活状况同于地主,可以地主论;否则,还要研究。但以后,根据你们所说:他“劳动和不剥削已经超过了五年”,那就不该划成“封建富农”,或者“劳动起家的富农”,而应按实际情况改变成份,评定为农民(中农或其他)。岳青文自己劳动不剥削已经十年,不管他的六亩多地从哪里来的,也不应该说是富农,而应根据其近十年来的情况,订为中农或贫农。 ——编者编辑同志:
一家自抗日战争以来,就是人多地少,二十来口人,三十来亩地,不够种,还租入十几亩地,这样还顾不住全家生活,才用人家的家具、地方开一座油坊和醋酱铺,仅雇技师醋油匠各一人,都是自家干。农忙时,除醋匠看门外,全家参加劳动。每年收麦后作酱,收秋后作醋。这样每年要买好多粮食。有人根据他雇油醋匠有剥削,认为是富农;有人说全家劳动,还租入土地,雇人做生意,不算封建。这村按人口每人平均四、五亩地,这家每人不到二亩。 刘得瑞
答:这一家庭情况谈得不详细,无法具体答复。不过如果只是雇用油醋技师,可以肯定说不是封建富农,而是农民兼手工业者成份。在农业方面,可按实际情况来订定;在手工业方面,如果其生活主要来源是靠油坊和醋酱坊,那么就要看他家庭参加油醋坊劳动状况来决定。如果其家庭参加油醋坊主要劳动,虽同时招收工人或店员,应认为是手工业劳动者。但如果以工人或店员为其生产业务中的主体,其家庭只有附带劳动,或只居监督管理地位者,则应认为手工业资本家。手工业劳动者之因手工业收入而生活富裕者,其财产一概不得侵犯,但也不应再分给土地或其他财产。手工业资本家的财产和营业亦应当受到坚决的保护。
                ——编者编辑同志:
我祖父在时给人家代种地,我父亲时亦给人家代种地,还当过土布经纪,民国二十二、三年亦当过村副。日寇占邯郸头年,我父已去世了。日寇统治时,我还与我弟同居过生活,我弟为家中生活逼迫,到警备队当士兵二年,当小分队长有三、四个月。邯郸解放后,一九四六年反奸清算,被斗过一次,去年挤封建运动又被斗一次。一九四六年我弟被斗后,我与他就分门另居。去年挤封建,我在××工作,上级了解我弟当过伪军,就将我挤出交俺村群众处理,群众开大会时,对俺啥意见也没有。我自幼就是贫家出身,我父去世,我学生意七、八年,骑自行车跑小商有一、二年,当经纪人有二年,我家中人多,仅能顾住生活。我本身一生也没作过坏事,也没当过汉奸,也没剥削过人。现在我村户口表上填的我是被斗户,我觉得道理不通,东西退不退我没啥,问题到底我算被斗户不算?
                季东
答:据你所说的情况,你不应列为“被斗户”;这个问题,可等工作组到你村进行填补整党时,提出合理解决。——编者


第1版()
专栏:

  陕甘宁群众日报发表短评
 反对执行政策中的不严肃态度
【本报消息】绥德义合市镇乡工作组,因分析阶级的观点不明确,和收集材料分析研究不够,斗争了四十八家,即斗错三十六家。把一些只有轻微剥削的富裕中农,错订为富农;一些商人或小商贩兼有少量的土地,出租或雇长工耕种的,只看其家庭的生活比较好一点,就轻率的订为地主兼商人或富农兼商人;个别商人因为过去做过投机生意,或兼放一些帐,而被斗争得很厉害,以至侵犯其商业财产;有些够新富农标准的,订成旧富农;旧地主富农经济已下降,应该改变成份的未予改变,甚至还有因传说某人过去曾发过横财而被斗争的等。这些都是很不对的。工作组于听了习仲勋同志的坚决纠正“左”偏的指示后,仍以为没有多大问题,不迅速坚决纠正,造成恶果。陕甘宁边区群众日报以“反对执行政策中的不严肃态度”为题发表短评称:
今天本报刊载的义合市镇乡工作团对纠正“左”偏,执行政策缺乏严肃态度的现象,是带有相当普遍性的,因而这种错误的教训,应引起各地同志的警惕。许多同志在领导土改工作中,特别在纠正“左”的偏向中,未能坚决执行党的政策,是有些什么理由呢?第一、有些人说:“转得快了不好,要慢慢转”。事实证明越转的慢了越不好,凡强调慢慢转的都是思想上不愿转或不愿彻底转,在慢慢转的借口下继续分东西,造成“既成事实”,使本来容易补救的错误,变为很难补救了。第二、有些人认为“错一两家不要紧”。实际上在此种精神下,明知斗错而不改正的就决不只一两家,而即使只斗错一两家不去改正,也必然会使不少群众因看到此种具体的错误事实,发生对党的政策的不信任,其关系正是很重大的。第三、有些人只给被斗错的农民改订成份,而不愿给退还东西,认为这样就可算作“纠正”了。这是口头上改正错误,而实际上仍把这些农民当作打击对象,因而实际上是继续坚持错误。第四、有些市镇的工作同志只看到某些商人或小商贩的生活比较充裕,而主张将其占有的少量土地征收分配,迫其必须动用商业资本以维持生活,因而实际上打击了他们的商业。还有其他等等,在这些理由和借口之下,那里的纠正“左”偏,就拖得很长,转得很慢,党的政策不能贯彻,群众情绪不能完全恢复,生产和整党工作不能顺利进行,其恶果是很大的。而产生这些错误现象的真正思想根源,主要还是小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思想,对自己做过的工作,只喜欢夸耀成绩,不愿正视错误,或害怕麻烦,宁可在执行政策上打折扣,而不去勇敢的改正错误。其次,是仍然当了贫农团内少数群众只图多分东西不顾政策的错误思想的尾巴。现在应该反对这种对执行党的政策不严肃的态度。各地领导土改工作同志应该接受义合市镇乡的教训,切实检查自己的工作,凡犯了“左”的偏向而未认真纠正的,应坚决迅速的纠正,现春耕时期土改虽一般停止,但改正错误则不应停止。凡被错斗的农民必须一家都不遗漏的改订成份,退还土地财物和设法补偿其损失。向多数群众认真的宣传解释党的政策,经过群众的自觉,去纠正斗争中的错误现象,达到恢复群众中间的团结。这样才能把党的政策不折不扣的贯彻到实际工作中去,并在这个基础上领导群众开展大生产运动和农村民主运动。


第1版()
专栏:

  强迫中农献地引起群众不安
 崔家村犯严重错误
【太行消息】平定二区工作团发现崔家村村干部违犯生产村不搞填补决定,偷偷强迫中农自动献地,影响生产。该区工作团于三月十六日,召开各村主要干部会议,研究推进生产工作。崔家村村副崔浦在汇报他村的情况时说:“俺村群众在读报会上自发起来‘自动’出土地四十余亩,经过‘自动’以后,群众生产劲头更大了!”工作团听了以后,觉得一定有问题,马上派专人去他村调查情况。据初步了解崔浦的报告是假的,真实情况是这样:这村共有八十九户,二百八十四口人,土地八百五十八亩三,产粮五百七十七石八,每人平均地三亩,产粮二石零四升三。在春耕开始前,有人反映说:“早晚也是个抽肥补瘦,不如趁早干吧,看误了咱们春耕。”农会主席王招银听到后说:“我看咱不要这样做。”村副崔浦接着说:“你是个干部,还不认识群众要怎样呀!这是大家的意见。”农会主席听了再也没说啥,马上自己先报“自动”出地五亩五分一。王玉银说:“我的地也比别人多,也得‘自动’哩!”在正月初五日召开全村会时,由村副崔浦,旧公安员崔新盛掌握,义务教员王柱拿着名单子念,叫有名字的“自动”。总共“自动”的有中农十一户,富裕中农五户,新中农一户,共十七户,“自动”出土地五十亩多,产粮五十八石多;“自动”出果实地十九亩多,产粮十七石多。这些人究竟是怎样自动的?一个寡妇叫张润妮,还有一个小女两口人,过去还讨过一年饭,她家有地四亩六分五,产粮四石四,去年分到果实地一亩多,产粮一石三斗四。开会时,干部派人叫她到会上去“自动”,她害了怕,就把分的果实地“自动”了。问她你愿意不愿意,她说:“伢叫我去‘自动’我怎不愿意?”王永会也是“自动”了的,他家五口人,十五亩五分地,产粮十三石多,他就自动了六亩九分多,产粮七石多。“自动”的情形也和张润妮一样。“自动”出这些土地后,群众都很不安,稍微多一点土地的翻身农民都准备往出“自动”,更不敢大胆生产。


第1版()
专栏:

  深入群众解决思想问题
 后现城掀起春耕热潮
【本报消息】元朝后现城村坚持自愿互助原则,解决贫雇生产困难后,该村生产虽已动起来,但未形成群众性的生产运动。坐村干部为把生产工作提高一步,有计划的访问贫雇,了解情况,征求意见。第二步又召开了生产委员会、支部委员会了解情况,漫扯群众思想问题,又经过个别访问与通过组织了解后,发现群众还存在着怕露富名不敢买粪,不敢发家致富的思想。有的群众在酝酿反农会长贪污及不民主作风,还有的群众对禁止自由买卖不满,怀疑东西还不是自己的。
为解决群众思想问题,召开了群众大会,重新讲解政策,特别是对中农政策,提出劳动发家最光荣的口号,号召挤出一切时间搞生产。并号召群众挤出一切资财,想各种办法,买粪上地。声明中贫农东西可自由买卖,不加干涉。对个别干部不好问题,一方说明有意见提出是正确的,但在春耕时期,如果地打整不好,误了农时,今后生活更是困难,不如推迟一步,地种上后,再正式进行。接着有的群众反映这也可以,反正狗吃不了日头。经过动员解释后,群众的思想问题,又得到进一步的解决,情绪又有新的转机。会后就酝酿起今后的生产问题,大家首先订出翻土计划,目前集中一切力量突击犁耙高粱地。
群众大会后,次日又召开了贫雇座谈,征求意见,启发贫雇在生产中起积极推动作用。同时召开支部党员大会,号召党员起模范作用,对组里讨论的翻土计划,坚决认真执行,保证早日实现。
群众思想问题解决后,生产情况焕然一新,近几日来每天是五六辆小车到大名城里买粪去,贫农赵云成自己拾茅根烧,将现有的柴卖掉买粪。赵云俊家仅剩九小斗粮食卖了四小斗买粪,计划把地种上,再出卖劳力吃饭。二十六个党员有九个带头买粪的,七天时间该村买到了六十五小车粪。在翻土工作上更为紧张积极。喂牛户赶晌使活者二十一户,牛犁耙土地,人力推粪者三十二户,赵景林用牛犁地外,自己还带着@头,当牛休息时,又拿起@头倒地。
根据该村生产工作的进展,我们体验到解决群众思想问题是发动群众生产,掀起生产热潮的中心关键,干部们不要认为一次解决了思想问题后,就算完事啦,应该深入群众发现思想问题,及时动员解释才能逐步提高。
整顿互助后,贫农参加互助解决了工具和牲口困难问题,中农和贫农在一块互助也不吃亏,有一定互助对象,少了不少麻烦,过去生产时不断有人来借牲口,实在难应酬。对互助所以没意见,基本问题是自愿结合的,领导虽有启发,但不是强迫命令,不是追求成绩讲求形式组织的。(元朝县委办公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