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48年12月6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工人技师动手建设新保定
挖出机件修理机器邮电工厂不日恢复
【冀中电】记者留心报导:十一月二十三日保定解放后的第二天,记者走访该市各界市民,除纷纷控诉蒋匪烧毁抢劫暴行外,并以实际行动积极接迎与帮助解放军。工人和技师正在积极协同民主政府恢复市内为蒋傅匪军严重破坏了的邮电及工厂。电灯公司的技师、工人,已动手修理机器,他们说:“只要有煤,即不难复工。”工友们说:“战斗刚一停止,我们就从家里跑出来,检查了各路的电线。”有的说:“在家里听说敌人把电灯公司烧了,可把我急坏了,上房一看还没烧到机器房,这才放了心。你想,机器房就是俺们的饭碗子,怎能让国民党敲破碗呢?”电报局、电话局、邮政局的工人和职员们,为保护机器和文件,有的在战火中把大门就预先堵好,文件封存,解放军到后,有的主动找我们接收清查,并把埋藏的汽油和电话机清楚的作了交代,大部分职工已自动报名登记完毕。全市各界,正准备复工、复课和开市。市民们一群一伙的在门前、当街或路口,与工作人员、解放军战士在一起谈笑;有的老太太亲热的拉着干部、战士的手说:“走,到家来吃饭吧!”安民布告和宣传品发出后,市民争抢阅读,贴布告的人走到路东,人民流向东;走到路西仍然被围起来,他们说:“解放军的行动和布告上写的一字也不差,这可有了底了。”工作人员刷蒋匪标语和写我们标语的时候,有的群众自动给熬浆糊,有的亲自下手帮着刷写;西关的群众,排队欢迎解放军,“毛主席万岁”的各色彩旗,挂在自己的门口;电影院为庆祝解放保定的胜利,准备义务公演。二区文兴栈等商店经理为庆贺保定解放,繁荣市面,要实行五天大减价;中小学校正在迅速恢复,日内即可有三所小学、一所中学正式开课;二区某街回民小学的学生跟着我工作人员,天真的问:“我们什么时候开学呢?”市民对敌人在各处掩藏的军火物资,也都纷纷告发。据已经清查出来的,有粮食、枪弹、木材等很多。天主教所属之公教医院神甫,也主动向我报出了木材和手榴弹。南开一位老先生,告发了蒋匪埋藏的七支步枪,子弹数百发。他们把主动向我告发蒋匪一切物资,当作自己的责任,认为是一种功劳,而感到无限快乐与光荣。
【保定电】保定军管会领导十余万市民,全力进行恢复工作,医治蒋匪造成的深巨创伤。军管会设立的临时救护所,日夜救治遭蒋机轰炸扫射和杀伤的市民。民主政府赶运大批煤炭、粮食等必需品,批发给私营煤粮栈,售予市民需用。为蒋傅匪军摧残的奄奄一息的保市煤栈业亦得以苏生,饥饿的市民成群的到公营粮店前购买粮食。市邮局在解放后第二日,即开始与全国各解放区通邮。电讯局部分职工经蒋匪长期欺骗宣传,开始对我有若干顾虑,军管会即向他们解释我党各种城市政策,宣布只要积极工作,一律原职原薪。他们的顾虑逐渐消除,纷纷到会登记。现正分头检查机器,修理线路,不日即可通话。全市七大消防组织——保安水社均已先后恢复。


第2版()
专栏:

  还了旧贷好周转
 西郊群众热烈还贷款
【本报讯】山西平定西郊村的群众,这两天都在忙着碾米剥玉茭,除交短下的公粮以外,主要是筹款还旧贷。说起贷款,这里老乡们异口同声的说:“贷款在俺村可是顶了大事啦!要不是政府贷款,俺村有些户可真过不来去年那个荒年!”
这村是去年三月才获得解放的。经过日冠长期抢掠,接着来的是阎匪“兵农合一”,日寇投降后的二年,是这村灾难最深重的二年,村子距城二十里,恰够着受阎匪魔手的劫掠,抢粮抓丁造成了无人区,村民从四六年八月逃入深山,至去年三月该地解放后才回来。八个月的灾难刚过,秋季又遭了个坏年景。在这灾难的年头,政府前后共六次的贷款贷粮、贷麦种及组织生产的帮助。特别是政府的借麦种及生产贷款,在扶植灾民生产渡荒上起了相当大的作用。灾民们依靠这些作生活和生产的资本,组织了运煤炭、贩卖粮食、杂货、做木铁工和担挑小贩等各种生产,渡荒糊口之外,又重新恢复和发展了生产。
他们受到贷款的好处,对还贷一般是热情而积极的。虽然是刚从灾难中爬起,刚还过一口气来,也多想法归还,他们是那样充满信心的说:“政府是有计划有打算的,没办法时政府就再贷给咱”。


第2版()
专栏:

  保定铁路工人反抗蒋匪破坏
 奋不顾身保护机器
机车机房完好无损正筹备复工
【本报讯】保定铁路工人在蒋匪疯狂破坏之际,奋不顾身保护机器,充分表现了工人阶级英勇顽强的本色。当敌我在城郊作战时,二十多个机务工人冒着敌机轰炸和敌炮轰击,将四台机车推进车房隐藏,连司机厂一起封好。洗炉工人刘凤林怕机器生锈,还将汽缸等重要机件用油擦干。二十一日,蒋匪有计划的破坏铁路设施,容量六十吨的大水塔和城西南的铁桥均被炸毁,五十三岁的司机领班齐辅赶忙锁上机务股的大门,对工人们说:“机器是我们的命,绝不能让他们破坏了。咱们好好保护着,交代给解放军,铁路很快就能通石家庄了。”工人们坚毅顽强,始终不离机器,直至解放军入城,机车、车厢和机房重要零件均完好无损。少数不肖分子企图乘乱抢劫,均被工人劝止。解放军入城后,迅即成立保定铁路管制委员会,积极筹备复工。当天就有一百七十个工人报名登记。躲避蒋匪抓丁而藏至四乡的工人,也陆续回家,赴管委会报到。工人们自动组成纠察队,在车站一带维持秩序。


第2版()
专栏:

  保定警备部队纪律严明
  认真看管物资随时宣传政策
【保定电】我军警备部队及干部进入保定市后,很好的遵守了入城纪律。机关部队均驻在公共场所,不无故进入商户或民宅。好多干部没带被子,就穿着衣服睡觉,没有一个人动用铺板上的被褥。各单位都在城外做好了饭,送到城内。在货币比价没有规定前,大家都不购买东西,以免使商人吃亏。看管各种仓库的部队,都认真负责,使看管起来的物资,没有再受损失,没有一个人随便动用。战场部四连看管三个仓库,战士们睡在地上,却不动用一点东西,后经指挥部允许,才借用了三个布大衣。各街口与城门上的岗哨人员,不仅切实负责检查行人,且随时进行宣传慰问。市民深感解放军的纪律严明,有的自动给烧开水喝。有的战士在自己的岗位上书写:“严明纪律八项注意”,以便随时检查。卫生队见到敌人扔下的白菜,立即自动看管起来,并报告上级。


第2版()
专栏:

  贷款用于生产都能按期归还
 唐县催收旧贷获成绩
【北岳讯】唐县自今春至秋季,共发放各种生产贷粮五十九万七千四百五十二斤。最近各村农民响应归还旧贷的号召,积极还贷,截至上月二十日止,已归还四十万斤。占贷出总数百分之六十六强,另有十万斤尚未到期。归还中以五、六区为最积极,贫困又遭灾荒的一区,也已归还了百分之六十五以上。(此种地区,是否有不顾灾民生产与生活和其他非灾区一样催收的现象,应作检查研究。——编者)
此次还贷中,也曾发生过些毛病。如开始有的不顾情况,规定:“所有农贷一律在十月底归还”,使不到期户反映:“不按契约办事!”另有些贷粮买牲口的农民反映:“时间太紧,转不过来。”而个别村庄农贷委员,在督促归还贷款时竟说:“卖了牲口也得还农贷”。这些现象经发觉后,已先后纠正。
此次还贷中,可看出几个问题:首先是证明农贷的正确方针,必须是组织生产。唐县今年的农贷户,凡是用之于生产的,都得到了利益,这次差不多都能如期归还。其次,在扶植生产的方法上,应研究不同生产事业,有重点的发放。如唐县今年在牲口、打井贷款上,就吃了平均主义的亏,某地打井贷粮平均每眼三十斤左右,结果只能打些很浅的小土井,现已不能使用。这些经验在今后农贷中应深加注意。
这次群众归还农贷积极的原因:首先是今年农贷政策掌握比较好,绝大部分的贷款都能用于生产,因此有能力归还。其次是县委领导上的重视,县政府关于归还农贷曾进行布置与张贴布告,区村党政民各系统干部一致动员与督促,如五、六区分委,都曾亲自主持村干会议,讨论归还农贷。此外,推进社以及小区与村农贷委员,对归还农贷的宣传督促上,都起到不少作用。   (黎光)


第2版()
专栏:

  华中生产普遍发展
 仅二、六分区即消灭荒地八十余万亩
【新华社华东四日电】在民主政府积极扶助下,今年华中各地普遍发展了生产。华中二分区(辖兴化、宝定、江都等五县)、六分区(辖宿迁、灌云、东海、涟水等八县)和九分区(辖南通、海启等四县),今春共发放农具、种子、肥料等贷款华中币(下同)六亿元,种子贷粮八十七万斤,豆饼四万斤,帮助农民解决了部分生产资料的困难。二、六分区因此得以消灭荒地共达八十四万亩。五分区(辖叶挺、阜宁、安阳、淮安等九县)滨海县(新设县,灌云南)一万零四百户农民,因为贷得玉米种九万六千七百余斤,种上了原来缺乏种子的三十五万五千余亩地,消灭了熟荒百分之九十九。棉垦业方面,一分区(辖如皋、泰兴、泰县、东台等七县)今春共发放棉种贷款一亿一千万元,籽花三千五百担(每担一百市斤),解决了五万亩棉田(占全垦区棉田的六分之一)的棉种问题。该区在夏季又发放锄草贷款二亿四千万元,使五万亩棉田顺利完成夏锄,免致歉收。其中东台北部棉垦区共得贷款一千三百八十余万元,皮花二百担,使二千户农民种上了棉花,并因此推动了该地的纺织业。该地今年共织布二万余匹,获毛利二亿四千万元,可解决一万个人一个月的生活费用。五分区射阳县(新设县,宝应东部)发放开河贷粮一万五千石(每石一百市斤)开凿运棉河,使今秋该河沿岸增产棉花七千担。一、五分区春夏两季在海港、吕四、北坎、新洋、旧黄河、双洋等渔港发放渔贷二亿四千余万元,盐二千担,皮花六百担,玉米四百担,使各港渔民在遭受国民党匪军严重的抢劫破坏后,能迅速恢复生产。据海港五个村统计,二十九条渔船在夏季雨汛中(每汛十天左右),即捕鱼三十二万六千余斤,可换粮食四千余担。


第2版()
专栏:

  华北政府暨冀鲁豫行署
 测量河道湖堰
 有计划地修建水利浇地防洪
【本报讯】为修建水利事业,华北人民政府及冀鲁豫行政公署,都先后派遣测量队,分赴各地,进行河道湖堰堪测。北岳富山水利,源接桑干河,于山阴罗庄附近拦河筑坝,为水定河治本计划七大拦坝之一,防洪灌溉结合为一,遂于河南岸开渠引水。晋绥边区于去年修筑支渠闸,受益面积由百顷地亩增至三百多顷,但因渠洛松弛,渠线不通,水流不很畅顺。华北政府鉴于该水利淤灌面积辖域计山阴四十余村,应县六十余村,地亩达六千余顷,遂决定整修,已于上月中旬派遣测量队一行十八人,练习生七人,进行测量。该测量队现已将南干线渠全部测量完竣,正在分组计算,绘图后,进行支干渠测量,并拟订整修计划。
(李静波)
冀鲁豫区除黄河以外,其余河堤湖堰,多年未修河身,大部淤塞不通,近年雨水过大,时常漫溢外流,低洼之处,即积水成灾。今春各地曾进行若干治河工作,秋收种麦时期,被灾地区,经政府领导组织,形成群众性的挖沟疏水运动,都获得了相当成绩,但就全区来说,由于缺乏具体计划,与严密组织领导,致使今年所受水灾仍较往年为重。黄河以南及河北四专区,更由于国民党匪军扰害,其部分地区积水仍未排出。冀鲁豫行署特于本月中旬派遣测量队,携带水平仪器,分赴黄河以南地区及黄河以北四八专区,进行灾区勘测,了解情况。拟于十二月十日前,根据勘测了解所得,订出全面的治河计划。


第2版()
专栏:询问答复

  华北人民政府财政部
 对秋征中几个具体问题的解答
问:薪金制的革命职员是否扣除免税点?
答:企业部门之工作人员,是供给制者,在他家就扣除一个免税点,是薪金或分红制度,就不能扣除免税点,如若有薪金很低和供给制相当者那是包干的供给制,也应该在家扣除免税点。
雇工怎样扣除免税点?
问:税则第九条丙项规定,雇工在雇主家吃饭者在雇主家扣除免征点,但不在雇主家吃饭,而支付工资内也包括了工食,而在雇主家是否也扣除免税点?如不扣除,是否雇主吃亏?是不是凡雇用工人不论是管饭或大包干均应扣除一定免征点?
答:雇工的免税点按他在雇主家和在自家吃饭的时间,两头计算扣除,大包干的雇工虽然工资内包括一部分工食,一般的说时间很短,同时也和雇工不一样,包干不用雇主计划工作,也不用其耗费做饭的时间,雇主方面有很大的好处,所以不能在雇主家扣除免税点。
荣退军人不应免负担
问:新安家之外籍荣誉军人,在负担上是否还应照顾?如确系没有劳力生活困难无力负担者,经政府批准多扣半个免征点是否适当?同时有的借口荣誉证上注有三年免负担之规定,不出负担该如何?    
  (刘庆五)
答:新安家的外籍荣誉军人,在负担上和群众是一样,不应该特殊,但如没有劳力,生活困难,确实无力负担者,经县府批准可以暂免负担;至于有的借口荣誉证上注有三年免负担之规定不出负担者,应采取和蔼的态度说服动员,说明三年免负担不是政府的统一规定,应该按华北人民政府颁发的新农业税则办事才对。
牲口到底应扣除多少消耗?
问:关于新农业税负担办法,华北人民政府是否已公布?(我们还未见到)在扣除消耗时,牛驴骡马到底扣除多少才对?人民日报一三一号解释什么是比例税一文说:牛驴四市斗,骡马七市斗;可是我记得在赵县传达秋收种麦工作时说:骡马扣除十市斗,牛驴扣除七市斗,现在还这样宣传,因为没有见到新负担办法,对这事弄不清,请答复。  
  (冀中导报社 惠生)
答:新农业税则现正审核研究,尚未正式公布,关于牲口扣除消耗问题,起初税则草案规定骡马为十市斗谷,牛驴为七市斗谷,县里是根据原规定传达的,后经研究,照原规定无牲口户太吃亏,所以改为骡马七市斗,牛驴四市斗,报载是根据改后发表的,所以两项发生差别。各地应根据报上发表的执行。
按户计算劳力是否合适?
问:关于农业税,计算劳动力问题,我们有点疑问,就是:计劳力不以人计,而以户计,其中便不免有的吃亏,有的沾光。比如说,有两户都是有五口人,但甲户五口人都有劳动力,而乙户五口人中却只有一个劳动力,按规定,这两户都算有劳动力,那么乙户岂不吃亏?  (获鹿四完小、冰如、耀东)
答:关于农业税计算劳力问题,你们感到按户计算,劳力多少不均,就有吃亏有沾光,实际劳力多少,在农业税上影响不大,只有个别贫苦没有劳力生活困难,确实无力负担之军工烈属及鳏寡孤独户,才能每人多扣半个免税点;你们觉得劳力多的户沾光,是说它比劳力少的户生产品得的多,应该多负担些,这是不对的。征的是农业税,主要的对象就是土地收入,不能包括一切。如现在的战勤代耕等劳力负担,对象就是劳动力,劳力多的户就多负担。所以不能把农业税和劳力多少都混在农业税里面,那户沾光那户吃亏,分开来看才对。
养蜂户如何负担?
问:城关区有一养蜂户,家中七、八口人,共养蜂三、四十窝,还有一架纺纱机经常纺纱,家中主要生活来源是靠养蜂、纺纱,土地仅有三几亩,自己也不耕种,在外边出租着,过去把他家养蜂纺线都当成副业,家中土地少,人口多,根本够上不拿税,因而常年什么税也负担不着,实际上他家生活很高。象这样户是否纳税? (行唐 陈英)
答:首先确定这一户的养蜂纺纱不是副业,因为这户的主要生活来源就是靠养蜂纺纱,仅三几亩土地还是出租。所以不应在副业征税不征税的问题上打圈子,按新税则第二条“自耕或雇人耕种以及出租土地之人户,均有依本税则缴纳农业税之义务”,这户全家人口都不从事农业经营,亦不是主要靠农业生产来生活,所以不能扣除人口免税点,其土地应该全部负担。至于养蜂纺纱的收入应该按工商业负担办法确定负担或不负担及如何负担,不要和农业税混到一块。
小城市中半农半商户,土地出农业税,扣除免税点按参加农业经营及主要依靠农业生产供应生活的人口扣除,工商业收入部分可按工商业负担办法负担。
房租收入也应负担
问:房租收入是否负担?我认为今天房租一般租额不高,修理费很大,为了使他迅速恢复发展城市建设,可以暂免负担。是否妥当?  
 (刘庆五)
答:房租收入在城市里是一个很大的收入,还有专靠这种收入维持生活者,你的意见是说现在一般租额不高,同时战争期间修理费很大,为了迅速恢复和发展城镇建设,可暂免负担,这固然是奖励了房宅建筑,但不应该单从一方面着想,因为现在前方战争和后方建设都开支很大,农业工商业等负担都相当重,为了彻底打垮蒋介石,争取战争早日胜利,应该把负担面扩大,使各行各业人民都尽一份力量,所以房租收入也应该分担些负担,这里并不是说不奖励房宅建造,因为奖励并不等于不负担,政府对房租收入在负担上是有照顾的。
果木山货遇有歉收可否减征?
问:果木山货按常年应产量,以当地市价六成折米谷计算负担,是比较固定便于计算,但果木山货收入与农作物不同,因一遇歉收,有的根本没有收入,要是让他负担,实在负担不起,是否可以一般年景按六成计算,遇着不收之年,经政府批准减税或免税?
答:农业新税则规定,果木山货,按常年平均应产量依当地收获与出卖主要季节之一般市价折谷五成(草案起初规定是六成,后经研究为了照顾改为五成)计征,所谓常年平均应产量,就是照顾到丰收歉收挂枝歇枝等情况,按它的平均数来订产,在这里已经是层层的照顾了,你所提的不收之年,在订产时已照顾到了,所以不应该再要求减免负担。
秋征要照顾产棉区缺粮困难
问:我县是产棉区,去年秋征时,一般都是交纳的粮食,棉绒占的比重太微乎其微了。因而,一般的群众感到非常蹙扭;棉区产粮,本不足自给,再卖棉花,换交粮食,来回的撒手合手,不光是“蹙扭”,“麻烦”,而且这样还会刺激粮食价格的突然上涨,使群众不少吃亏。请问今年的秋征,能否有啥交啥,便利群众。 
(武训四区林泉)
答:征收主要是根据军需民有,但为保障军食供给,我区征收主要是粮食,其次是实物,你区是产棉区,当地军需若用棉花,为了解决群众交纳困难,可以征一部分棉花,否则折价不当或远道运输个别地区吃亏或政府吃亏都是不好的。
另外,征收时,政府对粮价要很好掌握,否则粮价涨落,群众是会吃亏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