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4年12月5日参考消息 第4版

    叙利亚在阿拉伯世界的处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孤立,阿萨德认为,他在中东权力结构中的地位下降,担心美恢复中东和平进程和苏同其他阿拉伯国家进一步接触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周刊文章】题:叙利亚的阿萨德处境迅速恶化
    几周前作为美国在中东的头号难以对付的敌手而耀武扬威的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如今发现他的政权在阿拉伯世界的处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孤立。
    约旦和埃及已经恢复了外交关系,这个迹象表明,温和的阿拉伯人将从叙利亚的强硬立场后退,可能同意美国担任寻求阿拉伯以色列和平的领导。
    约旦国王侯赛因恢复了同巴解组织的阿拉法特的接触,强调了阿萨德未能迫使阿拉法特不担任巴解组织主席。
    就连叙利亚的最密切盟友苏联也绕过大马士革,越过阿萨德的反对,同温和的阿拉伯国家重修旧好,支持阿拉法特交好运。
    阿萨德的外交主动行动已受到他的副职官员之间的争权夺利和他去年十一月所患的心脏病的不良影响的阻碍。
    大马士革的一位外交官说:“阿萨德长期以来的恶梦是:当其他人同美国谈判时,他被抛在野外。”
    同样使阿萨德感到灰心丧气的是,他未能罢免阿拉法特的巴解组织主席的职务,而其他阿拉伯领导人和大多数巴勒斯坦人仍然认为阿拉法特是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独立家园的愿望的象征,并且支持他。
    最使阿萨德担心的是,苏联在中东发动的新的外交攻势。克里姆林宫已经同埃及恢复了被已故总统萨达特断绝的外交关系。莫斯科还在向波斯湾国家科威特出售军事重武器。
    苏联人向叙利亚派遣了五千名军事顾问。一些人驻扎在对付以色列军队的前线,使莫斯科对阿萨德的战争边缘政策感到不安。
    阿萨德的病进一步破坏了叙利亚的雄心。
    正在加剧这个国家的灾难的是日益恶化的经济。叙利亚实际上样样都需要进口,实际上没有任何东西出口。
    叙利亚人欠的外债正式算作二十三亿美元,但是不包括苏联武器账单。阿萨德规定他的预算百分之三十用于武装部队。
    为了弥补短缺,叙利亚欠下了伊朗革命政权大量债务,它越来越深地陷入了这些债务中。这笔援助总共为每年十亿美元,其中包括大约七百万桶免费原油和另外三千五百万桶低于市场价格的原油。
    来自伊朗的援助增加了伊斯兰革命的极端的狂热蔓延到叙利亚和黎巴嫩的危险。
    尽管阿萨德有许多困难,但是他仍然是一支危险的势力。外交官们担心,叙利亚在激进的利比亚和伊朗的配合下,可能回击温和的阿拉伯国家。尽管阿萨德未能把阿拉法特拉下马,他还是把巴解组织置于他的控制下。
    在国内,阿萨德重新实行了严格的控制。
    尽管经济越来越萧条,但是大马士革已经恢复到正常状态。携带着“卡拉什尼科夫”式步枪在大街上闲逛的人越来越少。咖啡馆和夜总会里挤满了穿着时髦服装的大马士革人。新进口的西方小汽车挤满了公路。可以看到外国报纸。
    从黎巴嫩走私进来的货物塞满了商店。建筑业迅速发展,尘土飞扬的首都新建了一条条新的街道。饭店的门厅里挤满了叙利亚中部勘探石油的美国石油大王。
    在农村,阿萨德为乡村的叙利亚人修建了公路、学校、诊所和造价低廉的住房。农村的叙利亚人是阿萨德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的基础。
    阿萨德考虑的是如何重新维护他对中东政治的控制。甚至当他的政权越来越远离阿拉伯主流派的时候,阿萨德仍然比以往更愿意发挥破坏者的作用,以使美国的和平主动行动遭受挫折。


    【美国《新闻日报》十一月十九日文章】题:古巴叛逃者披露卡斯特罗统治下的生活
    古巴财政部高级官员何塞·略维奥上个月在纽约获准政治避难,他叙述了他在古巴官场中十六年的经历。他提供的情况表明,卡斯特罗政权思想热情经久不衰,管理混乱,贪污成风,卡斯特罗反复无常,大搞一言堂。
    略维奥说,“假如你在古巴不了解卡斯特罗的想法,你就不知所措,假如你不知道上层的情况,你在下面就会遇到麻烦”。
    略维奥经常见到卡斯特罗,他说:“我多次听卡斯特罗讲过他憎恨美国,憎恨美国的制度和所有的人。”
    卡斯特罗和苏联也有分歧,但是略维奥说很少有重大的分歧。卡斯特罗一九七九年不能谴责苏联入侵阿富汗,尽管他当时是不结盟运动主席并且想争取不结盟国家支持古巴在联合国安理会中占据一个席位。略维奥说,“在苏联人入侵阿富汗前一天。卡斯特罗接到了通知,他不能说支持,也不能说不支持,他坐立不安”。
    略维奥第一次发现卡斯特罗搞一言堂,是在七十年代初讨论糖业计划的时候。他回顾说,“他们想改建全部老的榨糖厂,我说不如建新厂。我后来发现卡斯特罗早已拿定主意,别人怎么说都无济于事。从那以后,在我不了解卡斯特罗的想法的时候,我从不自作主张”。
    卡斯特罗的工作作风是拼命蛮干,不听劝告,事情做错了,他就发脾气。略维奥说,卡斯特罗一九六八年下令全国总动员,争取在一九七○年的糖季生产中产糖一千万吨。糖业部长说不可能实现这个指标,他立即被撤职。糖季生产失败了,古巴经济蒙受了巨大损失。
    一九七二年世界糖价上涨,卡斯特罗指示制定一个以假设糖价不会下跌为依据的长期经济计划。略维奥说,“我们知道糖价不会总是那么高,但是谁敢对卡斯特罗这样说呢?”
    略维奥说他是在按照指示调查古巴驻外使馆帐目以后丢掉乌纱帽的。他说,“我发现使馆里有很多私人的帐目,国营企业的经理们在那里用硬通货购买私物:彩色电视机、空调设备、立体声收录机、香水。他们得到的佣金从不上交国内政府”。他们花掉的钱最少五千美元,而古巴共产党政治局委员吉列尔莫·加西亚的帐上有七十万美元。
    但是卡斯特罗不肯相信这些事实。有十几名官员被降级,而加西亚却被提升了。略维奥在财政部的官职不久也被解除了。
    他在政府里停职留薪,感到没有前途,于是决定出国,一走了之。


    波恩(阴-2—9℃)《法兰克福汇报》:都柏林宫中的关心与怀疑
    莫斯科(多云-12—-5℃)《消息报》:格林纳达人对大选反映冷淡
    纽约(大部地区晴-1—4℃)《纽约时报》:据说印度毒气渗漏事件使四百一十人丧生,一万二千人受害
    巴黎(多云2—9℃)《世界报》:斯里兰卡的动乱愈演愈烈
    罗马(局部地区晴10—16℃)《时代报》:欧洲共同体领导人在都柏林聚会
    (合众国际社)


    【路透社伦敦十二月三日电】今天在印度中部城市博帕尔发生的毒气灾难,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工业事故之一。
    一九二一年,在德国奥保发生的一家化工厂爆炸,有五百六十一人死亡。
    一九七六年,在意大利北部的塞韦索的一次工厂爆炸所排出的一股二恶朊气烟云,引起了人的皮肤损伤,杀死了许多小动物,并且迫使成千上万的人撤离家园。死亡情况不得而知。
    一九七九年三月,在有史以来的一次最严重的核事故中,从宾夕法尼亚州三里岛的一家发电厂溢出的辐射,使数以十万计的人撤离。
    一九七九年十月,据西方报刊报道,同年四月,在苏联新西伯利亚的一家生物化学战工厂发生事故后,数百人因炭疽热而死亡。
    今年十一月十九日在墨西哥城,国家石油公司墨西哥石油公司一个仓库的八万桶煤气爆炸,摧毁了三百栋房屋。官方公布的数字说,有近四百人死亡。但是当地居民说,推土机还埋葬了数百名受害者。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十二月二日电】美国官员们今天说,里根政府在对美国对智利的政策进行深入的研究之后,决定压皮诺切特将军采取行动实行民主,并探索在智利军政府和反对派之间进行调停的可能性。这些官员说,经过在国务院、白宫、五角大楼和其他机构进行的六个星期的分析,美国官员们正在加深同皮诺切特政府以及反对派接触。
    这些官员说,虽然美国政府对于它没有什么办法来影响越来越专制的皮诺切特政府感到失望,但是美国决不试图阻挠国际上给智利的经济援助。


化学武器的战术应用
    化学毒剂在战术上的应用是根据毒剂的长效或非长效性以及目标承受的期限来决定的。也就是说根据毒剂施加的对象(要夺取的目标)来决定是使用氢氰酸还是沙林。地面设施(如桥梁、机场、仓库和工厂等)——人们想原封不动地夺取以便长期供自己使用的目标——分别使用不同的毒剂。
    长效毒剂(梭曼,埃派西)可以用于人们希望使之长期失去效用的目标;对战场的侧翼攻击和分割铁路枢纽、核电站等。
    选择使用何种毒剂时要考虑到毒性程度。这就需要考虑发射和扩散毒剂的工具。
    所有的武器,大炮、火箭、地雷和炸弹都可以作为扩散化学毒剂的工具。大炮可以发射化学炮弹,但炮弹因有粉碎性爆炸的炸药会减弱药效。二次大战时使用的“喀秋莎”火箭炮和“内布尔沃弗”式多管火箭炮,则仍是令人特别感兴趣的化学毒剂运载工具。空中化学毒剂运载工具是炸弹或施播贮箱。这要求对飞行高度有准确的计算,对气象条件有准确的了解,以保证机组人员的安全和施放的效果。导弹也可以作为运载化学毒剂的工具,苏美军队都在研究这种办法。地雷也可以装填毒剂,并通过遥控对付正在运动中的部队。最近几年出现了一种新武器,它表明在化学战的演变中正开始出现重要转折。这种武器即“二元”炮弹。这种化学毒剂炮弹在制造时,几种化学成份是分开的,不具毒性,等到投掷时再把二者混合成毒剂。这种二元炮弹解决了战场上使用前的安全问题。(二)


    多尔长期处理国内问题,是一个讲实际的保守派,有时同里根意见不一,且觊觎着白宫一九八八年的位置
    【路透社华盛顿十一月二十九日电】参议院共和党人选择堪萨斯州的罗伯特·多尔作为他们的新领袖;多尔是个讲求实际的保守派,有时与里根总统意见不一致,并觊觎着白宫一九八八年的位置。
    白宫发言人斯皮克斯说,里根向多尔表示了热烈的祝贺。
    这位六十一岁的参议员与政府的主要分歧,在于他认为必须增加联邦收入才能减少预算赤字。但是他昨天说,他认为,为减少赤字而增加税收只能作为最后的手段。
    他说,他要等到一九八六年参议院选举之后再决定他是否在一九八八年里根不能再竞选的时候作总统候选人。
    多尔在一九七六年首次引起全国的注意,当时他被提名为福特总统的副总统候选人。他们败给了民主党人卡特和蒙代尔。
    他于一九八○年参加了总统竞选,但是在新罕布什尔州预选中失利之后退出了角逐。
    共和党人在一九八○年控制了参议院之后,多尔担任了财政委员会主席。
    多尔虽然支持越南战争,支持里根的中美洲政策,但是,他长期的政治生涯主要是集中在国内问题上。
    几年来,多尔在谴责苏联的各种行径的同时还一直坚持认为,作为对外政策的一种武器,华盛顿不应中止向莫斯科出售谷物。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多尔作为美国陆军军官在意大利服役,曾身受重伤,现在他的右臂活动不灵。
    多尔出生在堪萨斯州的拉塞尔。他在一九六八年被选进参议院之前曾在众议院工作了八年。他的妻子伊丽莎白是里根内阁的成员——运输部长。她祝贺她的丈夫取得的胜利,送给他一条名叫“领袖”的小猎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