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1年6月13日参考消息 第3版

说美国最近的电影,出现了一种新的动向,搬上银幕的是一些剑侠巫术片
    【美国《华尔街日报》五月十四日文章】题:电影家搜寻古老题材意图借此取悦观众(作者:斯蒂芬·J·桑斯威特)
    最近的电影,出现了一种新的动向,它从虚幻朦胧的古老传说中取材,搬上全国各大影院的银幕·这就是剑侠巫术片。
    这种剑侠巫术片让人观看那些与现实毫不相干的,在充满神话色彩、弥漫神秘气氛中进行的重大冒险。英雄恶棍泾渭分明。男人壮健魁伟,女人妖艳引人。他们大都只凭蛮力来实施他们的行动。这些英雄人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重重障碍也在所不顾。无法思议的事,借助小小妖术,就能付诸实现。
    这一新潮流的第一部影片是《亚瑟王之剑》。该片重述了亚瑟王、默林术士和圆桌骑士的故事。导演是约翰·布尔曼,他还是该片编剧之一。布尔曼在六年前就写出了《亚瑟王之剑》的初稿。但是大制片厂不相信观众会出钱观看这种离奇古怪而又耗资昂贵的影片,直到一九七七年,一部起初也未被人们赏识的影片《星球大战》打破卖座记录之后,他们才改变看法。
    《星球大战》那蔚为壮观的具有特殊效果的完美技巧,那显然能够吸引观众的奇想异彩,使得影片公司的经理们重又检查那些他们本来认为不切实际而弃之一旁的剧本和构思。社会上看来对剑侠巫术之类的东西也产生兴趣了,例如,上万人开始玩“城堡和龙”的计谋游戏,购买《守护神》之类的渲染夸张的图画书籍。
    还有两部对于着迷于荒诞不经故事的观众有吸引
    力的影片也将上映。一部是派拉蒙和迪斯尼两家合资
    拍摄和发行的《屠龙人》,另一部是米高梅筹资、联美发行的《巨人之战》。
    《屠龙人》讲的是地球上最后一个巫士被召去消
    灭最后一条毒龙
    ,不过壮志未酬,于是他的一个未经
    世事的徒弟便来继承他的未竟之业。《巨人之战》则根
    据希腊神话拍摄而成。圣诞节时,环球影片公司将发行一部名叫《柯南》的影片,柯南是三十年代一本低级杂志中的人物。
    目前,五六部影片的拍摄计划正在商洽之中,全国广播公司甚至还拍了一部名叫《弓箭手》的电视片。
    有位曾在联美影片公司任职时吊销过一部剑侠巫术片拍摄计划的巴赫先生说,人们应该检查一下属于某种倾向的影片的根基,这是很重要的。他说:“开初几部影片会闪发出纯真而自然的思想火花,但随后出现的一些效颦者,就实在谈不上有什么发自内心的创作激情了,他们的影片一般说来都反映这种情况。”


参加者有二十八个国家的二百多位作曲家、音乐评论家和演奏人员
    【本刊讯】从五月五日至十一日,莫斯科举办了第一届国际音乐节。苏联对这次音乐节颇为重视,认为是“发展二十世纪进步音乐的重大举动”和“具有国际意义的重大事件”。现将这次音乐节的情况综合介绍如下:
    (一)这是苏联第一次举行较大规模的国际音乐交流,参加者有二十八个国家的二百多位作曲
    家、音乐评论家和演奏人员。包括美国、英国、法国、日本、西德、西班牙、巴西、印度、伊拉克以及所有的东欧国家和古巴、蒙古、越南等国。音乐节的口号是《音乐为人道主义、为和平和各国人民友谊服务》,参加音乐节的作品内容,限于二十世纪的经典作品,故又称为现代音乐节。
    整个音乐节共举行了十一场音乐会,内容包括交响乐、大合唱、器乐协奏曲等,分别在苏联音乐学院大厅和工会大厦圆柱大厅举行。
    (二)各国参加音乐节的人员和作品有:美国演出了四部作品:作曲家威廉·舒曼的第九交响乐;乔治·格什文的歌剧《波吉和贝丝》中的组曲,还有彼得·门宁和塞缪埃尔·巴伯的协奏曲;
    法国:雅克·夏邦蒂埃的《夕阳西下》交响乐;安德烈·约里维的钢琴协奏曲;乔治·奥里克
    的序曲;
    英国:沃尔特·沃尔顿的小提琴协奏曲;布里顿的夜曲;尼格尔·奥斯本以马雅科夫斯基和叶赛宁的诗谱写的声乐曲;
    西德:卡尔·奥尔夫的大合唱《卡明·布兰》;亨策的乐曲《那不勒斯之歌》;
    意大利:尼诺·罗德的交响曲《爱情之歌》,马里奥·萨弗雷德的钢琴变奏曲,弗朗科·马尼诺谱写的大合唱;
    西班牙:卡洛斯·帕拉西奥的一套声乐曲;
    巴西:埃托尔·维尔·洛博斯的《巴西海港》;
    日本的芥川指挥莫斯科乐队演奏他谱写的大提琴协奏曲。
    芬兰、瑞典和挪威也拿出了作品。
    东欧国家出席音乐节的情况是:
    波兰的克希什托夫·彭德雷茨基指挥拉脱维亚交响乐队演出了他的小提琴协奏曲;
    南斯拉夫的弗拉基米尔·尼科洛夫斯基指挥拉脱维亚乐队演奏他的第三交响乐;
    匈牙利:科达伊·佐尔坦的《匈牙利赞歌》;
    东德:恩斯特·迈尔的竖琴协奏曲;
    捷克斯洛伐克:欧根·苏洪的管风琴协奏曲和马蒂诺的钢琴协奏曲;
    罗马尼亚演出埃奈斯库的作品;
    保加利亚演出博米尔·皮普科夫的第四交响乐,受到好评;
    古巴的赫苏斯·奥尔特加演奏布劳尔的吉他舞曲;还有多贝托·费勒尔的声乐交响诗;蒙古拿出几首民歌改编的钢琴曲,越南拿出一首交响诗《团结的边疆》;
    苏联在音乐节上演出了肖斯塔科维奇的第十五交响乐和《节日序曲》,普罗科菲耶夫的《战争结束的颂歌》(开幕式),哈恰图梁的《欢乐颂》(闭幕式)以及米亚斯科夫的第六交响乐。出动了全国好几个大型交响乐队和著名钢琴家提琴手参加了演出。
    (三)音乐节上没有进行评奖活动,只是笼统地认为向观众“展出了二十世纪音乐作品的最高成就”。


自去自来任何一只别的狗对这种生活定会觉得十分满意。闪电却不然,它可不是一只寻常的狗。
    它感觉特别烦躁时就不在室内伏地小睡,却跑出去在站台上视察来往的客车。它跳上车厢的踏板,火车一开动,就跳回站台,目送列车离站。它难道是在计划什么新花样?
    这时已是深冬。在站台上,旅客们穿着大衣等火车,不时搓手跺脚,保持温暖。闪电站在一旁,无动于衷地看着,等待罗马到热那亚的特别快车驶进第二号站台。列车到达后有人下车,也有人上车。然后站上发出信号,列车离站。下车的旅客们拥向出口,第二号站台为之一空。我感觉到有点不对,就去找闪电,却不见踪影。这时我知道它上了火车走了。
    我的脑海中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它到那里去了?它跳上的那列直达车的第一个停车站是北方七十公里的来亨,然后是比萨、斯培西亚和热那亚。它怎能找到衔接的班车回坎佩尼亚呢?
    我打电话到热那亚的沿线各站,请站上的同事注意查看。若干小时过去了。所有的答复都是一样:没有看见闪电。
    那天晚上我的情绪不好。美娜问到闪电的时候,我总用别的问题岔开。
    第二天早晨,我还在浴室中洗脸时,听到妻说:“闪电,下来!你知道你是不准跳上椅子的。”我赶快跑进厨房,不顾满嘴牙膏,口齿不清地说:“它什么时候来的?来了多久?”
    妻答道:“和平时一样,八点钟就来了,在大门口等着送美娜到幼稚园去。这有什么奇怪?”
    我生气地答道:“因为这位朋友昨天跳上火车,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我又转过身来,用牙刷指着它说:“我不知道你用什么鬼办法跑回来的。”它伏在地上,口鼻紧贴着地板,恐惧地看着我,转动两只大眼,轻轻摇动尾巴。旅行天才我的办公室中电话铃响了。一个人在电话中说:“你的狗今天一早就在契维达夫齐亚。要不要我们把它放在下一班车上送回?”
    “谢谢你,不必费事。它要回来时自己会乘车回来的。”我又一笑说道:“它不喜欢别人帮忙。”
    这时差不多每天都有报告说闪电在这一站或那一站出现。它先是作短程旅行,然后分别访问了三百公里距离内差不多所有的火车站。
    我看到它以有经验旅客的优闲风度跳上热那亚到罗马的班车。几小时后,罗马来电话说它到了罗马。傍晚时,它从罗马到热那亚的班车上跳下来,伸伸懒腰,等列车离站后,和旅客们一同走过来,用鼻子推开我的办公室门,很高兴地大摇尾巴。然后又很快地分访各办公室,好像是告诉所有的人,它虽然到罗马一游,却一定回来。(三)


    【塔斯社德里六月六日电】印度考古学家在中央邦鲁尼贾村发现公元前十至五世纪的尖矛、铲、镰刀等铁器。以前曾有材料证明这一地区古代居民使用铁器。但是,这次的发现是已知的考证当中年代最早的。在挖掘现场还发现残存的陶器和盛谷罐。


    【塔斯社雅典六月六日电】二百五十件公元前一世纪的古希腊盛酒器皿,在伯罗奔尼撒半岛南端附近五十米深处海底发现,器皿保持完整无缺。
    这些器皿是当时运酒的沉船所载货物的一部分。
    沉船至今尚未找到,据认为,它已被海底泥沙埋葬。


    苏报文章说,《鲁滨逊飘流记》中的主人公真人是塞尔柯克。他原是个海员,在一次航海中因同船长发生争吵,从此滞留荒岛,孤独地生活了四年
    【苏联《消息报》四月二十八日文章】题:鲁滨逊·克鲁索的真人是谁?
    在日历上有两行简短的记载:“四月二十四日是英国作家丹尼尔·笛福(1660—1731)诞辰二百五十周年。”鲁滨逊·克鲁索——《鲁滨逊飘流记》中的主人公——如今已闻名全世界,并且……将名垂万古。凡是年纪大的和拜读过这本著名小说的人都应当记得,鲁滨逊·克鲁索的真人就是亚历山大·塞尔柯克,他于一六七六年生于苏格兰拉尔戈市的一个鞋匠家庭。自青年时代起他就当上了海员。当英国海军上将威廉·但披尔到南部诸海进行私人海洋考察(确切些说,简直是进行海盗活动)的时候,塞尔柯克就被他雇到船上当领航员了。
    一七○四年十二月,当船驶到胡安费尔南德斯群岛中的一个小岛去取淡水的时候,亚历山大·塞尔柯克同船长发生了争吵,于是他便要求船长送他上岸。这是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岛——马萨捷尔岛,后来改名为鲁滨逊岛。塞尔柯克收拾了自己的全部东西,其中包括航海仪器和书籍。此外,还给他提供了一些必要的东西:火石枪,为数不多的火药、铅砂和子弹,刀子,斧子,小锅,《圣经》,烟草,供给他两件衬衣,被子和枕头。过了一天,塞尔柯克冷静下来以后便请求返回船上,但遭到拒绝。从此,他在这个荒岛上孤独地生活了四年多。这个倒霉的海员流落的荒岛距太平洋的南美洲海岸四百五十公里。这里四季常青,亚热带气候,年平均气温为零上十三——十五度。岛上没有毒蛇和猛兽,只有狍。随着光阴的流逝,塞尔柯克驯服了几支狍,因此他有了奶、奶酪、奶渣。
    亚历山大·塞尔柯克没有绝望,没有失去积极活动的能力。他用树木搭起了两间茅屋,屋顶盖着茅草,屋里铺着狍皮。象鲁滨逊书中所描写的那样,他每天在门框上砍一道作为日期的记号。他从扔在岸上的破船板中找来钉子做鱼钩,用棕榈纤维做成钓丝来钓鱼。在岛上,他找到了野李子、野萝卜和野辣椒。他以读书来消磨时间和消遣。他研究了岛上的每一寸土地,他在两个最高的山岗上搭起了两个用干原木做的灯塔,以便远方突然出现的船只能够发现这里有人。
    一七○九年一月三十一日,他终于被救出这个荒岛,他的救命恩人——作环球航行的英国宝贝号军舰舰长沃斯·罗杰斯在日记中写道:“亚历山大·塞尔柯克的英语忘得这样厉害,以致在我们将他扶上船后,他已不能正常表达自己的意思了。他说话时,几乎把所有英语单词的词尾都吞掉了。他看到人时怕得要命,老是想方设法找个僻静无人的地方躲起来。”
    一七一二年,这个漂泊儿回家以后的脾气更怪。尽管父母待他很热情,但是孤独生活的习惯迫使他再度离开家躲避起来。他在父亲大花园地头上自己挖了一个地洞,在里面过着隐士生活。塞尔柯克死于一七二一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