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0年2月6日参考消息 第2版

    【法新社德黑兰一月二十六日电】当选为伊朗第一届总统的巴尼萨德尔,在新政府成立后,将面临最严重的危机。
    这位四十六岁的经济和财政部长围绕着以下四项原则确立他的政纲:建立一个稳定的政府;民族独立;经济改组和伊朗统一。
    他表示,他将“重新研究”拘留这里的美国大使馆的五十名人质问题,并说,他愿意尽快解决这些问题,以避免对伊朗的独立造成任何威胁。
    巴尼萨德尔从没掩盖他的看法,他认为,伊斯兰好斗分子扣留人质使伊朗在反对美国方面自己输了理。他上个月说:“我们国家必须承认自己错了。”
    他反对美国的政策,但是也强烈批评莫斯科。他曾表示他要努力使“苏联政府保证它不对伊朗或其它国家进行军事干涉。”
    巴尼萨德尔也不支持中国的事业。
    他说,他主张与欧洲和日本更密切地合作,但条件是它们“减少对美国跨国公司的依靠。他还说,他将更加靠近第三世界国家和解放运动。
    巴尼萨德尔说,在国内,他的国家必须制定应急的稳定计划。
    他说,他要建立一种既不是资本主义、又不是社会主义的伊朗经济。他将优先注意农业,在伊朗各省建立小型和中型的企业,同时减少德黑兰的人口。德黑兰是一个畸形发展的城市,它每年要用去许多国家预算。
    他曾说他支持修改宪法,以保证使少数民族取得平等,但是他也赞成建立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的政府。
    巴尼萨德尔表示,他可能要对伊朗新闻界进行“清洗”,他认为革命以来,新闻界“卷入”得不够充分。然而,预期他是比较主张广开言路和言论自由的。
    但是,人们还不知道巴尼萨德尔本人在完成他的目标方面有多少自由。宪法规定的他的几个权力之一是任命总理。但阿亚图拉霍梅尼将继续是国家的最高领袖,有权在与议会协商之后撤换巴尼萨德尔。议会将在下月选举产生。


    【法新社德黑兰一月十四日电】有些人认为伊朗是独裁国家,有些人认为是民主国家,事实上他是个政出多门的国家。
    这几个权力中心有阿亚图拉霍梅尼,革命卫队,空有其名的政府,革命委员会和各个地区的霍梅尼委员会。
    一个大城市的警察局长说:“我们的上司多得很。我们服从不同的部,而它们的指示常常是矛盾的。但是,现在也还有一些灰色地区,还有伊马姆(霍梅尼)的,特别是革命卫队的文告。”
    他说,在那些灰色的地区是不可能把老百姓的武器收走的,因为缺少这方面的法律。“任何组织都可以有枪。”
    关于革命卫队,他说:“他们在外面作为伊马姆的代表,掌握着真正权力,我们必须服从他们。”
    他还说:“他们可以逮捕他们要捕的任何人。到处都有他们。”
    他说:“我们真的不知道,这些卫队队员是些什么人”。
    另一个基层权力机构是霍梅尼委员会,每个地区都有。它们要人们尊重伊斯兰法律,保证不买卖烈酒,不得违反戒律。它们也排解居民纠纷。
    顶层的权力界线同样不清。当然,阿亚图拉霍梅尼,这位“革命的监护人”实际上掌握着无可争议的权力。宪法第五条中确定了这位“监护人”的作用。他还是武装部队的总司令,有资格罢免这个共和国的总统。
    在霍梅尼之下,还有两个平行的政治组织:革命委员会和政府,前者管革命,后者管理国家。
    这两个组织常常互相矛盾争吵。结果,便是乘直升飞机去圣城库姆请霍梅尼做出决定。一些官员抱怨说:“各个权力机构是不协调合作的,而我们却得吃内部斗争的苦头。”
    但是,有时候,一些部长本人也蒙在鼓里。外交部长戈特布扎德承认,他还是“从报纸上”得知他派往斯德哥尔摩的大使安蒂扎姆已在这里被抓起来了。
    关于美国大使馆的人质问题,戈特布扎德说:“学生们现在操纵着这件事。”
    还有一种街头权力。这种权力掌握在伊斯兰学生和示威游行者手中。
    现在管理着伊朗的不同权力组织在选举后是否会同意交出权力,还有待观察。


    【美国《时代》周刊一月七日一期文章】今天的伊朗令人不安地存在着两个世界。
    第一个世界,伊朗革命的政治世界的镜头,目前集中到美国大使馆。在那里,一群一群人(比几周前人数少些)仍然聚在一起呼喊反美口号和伊斯兰狂的词句,特别是在照相机镜头前尤其如此。这个世界还包括了一些大学和技校、最高革命委员会开至深夜的会议,政府各部内的内部斗争以及革命卫队民兵和现在失宠的武装部队之间的紧张的敌对。
    人们感到意外的是,去年发生的天翻地覆的事件,并没对第二世界产生多大影响。这个世界包括了数以百万计的伊朗人,既有城市居民,也有农民。他们为维持自己外表正常的生活而奔忙。德黑兰的交通可能是世界上最糟的了,现在也丝毫没有改变。烟雾的污染情况也一样严重。大部分人仍然照旧上班,照旧到街头巷尾的杂货店或超级市场去买东西。他们的孩子仍然每天上学,虽然在经过了一年的革命之后,课堂纪律已经很差。·市场情况·
    目前仍然能够买到某些外国高级品,象法国香水等一些从欧洲走私进来的东西。街道小贩仍然在大街上做买卖,出售煮甜菜、阿月浑子果和葵花子。小商贩从蓝布裤到塑料制厨房用品什么都卖。甚至一些放唱片跳舞的夜总会也继续开放营业,虽然是非法的,但也还谨慎从事,只供应汽水而不卖烈性酒。但是烈性酒黑市十分活跃,威士忌从伊拉克走私而来,每瓶售价六十至九十美元,黑市伏特加每瓶售价十五至三十美元。
    也有一些东西缺货。政府已禁止进口新汽车,旧汽车的零件也很缺。一位历史教员指出:“我们的人民已学会在似乎不可能忍耐的条件下生活。”因而,许多吹嘘他们愿意做出“牺牲”的人,在马上就买不到东西的谣言传来时,也是要囤积一些必需品的。包括粮食在内的大部分进口的必需品中,过去是来自美国,现在则改从其它国家进口——小麦和牛肉来自澳大利亚、大米来自巴基斯坦和泰国、鸡蛋和家禽来自土耳其和罗马尼亚。
    然而,德黑兰日常生活却处处使人感到革命带来的变化。除了新的纸币以外,还流通着印有被废黜的伊朗国王肖像的旧钞票。但在一些钞票上,伊朗国王的像上已盖上伊斯兰的标记。·文化生活·
    电视偶而也播放美国和欧洲国家的旧影片,但大部分节目播映的是示威游行的新闻、霍梅尼的讲话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每天晚上,作为对两千万伊朗青年的“动员”工作之一,电视向观众讲授怎样使用自动步枪或是轻机枪。今天,伊朗电影院放映的片子中,最叫座的是革命影片,而最受欢迎的是反美的主题。当前最轰动的影片是《戒严状态》,描写加夫拉斯一九七三年对中央情报局在拉丁美洲一个国家活动的控告,为了看这部影片,德黑兰的人以高于正常票价(一美元二十五美分)三倍的价格买黑市票。
    由于伊斯兰极端分子施加压力,德黑兰两家主要的报纸于去年五月被迫关门了。代之而起的是一些比较公开地拥护霍梅尼路线的报纸。按规定,是不限制新闻自由的。报摊上仍然出售美国和欧洲国家的杂志。现在也还有几家继续出版的反对派刊物。对伊朗革命(虽然不是对霍梅尼本人)批评最多的是《穆斯林人民报》。该报是受到温和派的阿亚图拉马达里支持的穆斯林人民共和党的机关报。·妇女问题·
    伊朗妇女首先受到革命的影响,她们主动起来,维护她们在伊朗国王政权时期取得的权利。这主要是在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妇女领导下上街举行示威游行,对霍梅尼企图恢复穿黑长服的做法表示抗议。她们终于取得了胜利:穿不穿黑长服都可以。即使如此,伊朗妇女穿西式服装上街有时候还是会受到污辱和困扰的。
    新宪法是否充分地保障了妇女权利,还是一大问题。上个月通过的宪法废除了一九六七年的法律,一九六七年的法律规定一个男子取得第一个妻子同意后,可以再娶女人,来限制老婆的数目。事实上,这一条法律废除了伊朗的一夫多妻制。而新法律则允许一个伊朗男子娶四个妻子,如果他能够完全平等地对待她们的话;既然鉴定要由男子做出,平等显然不是硬性规定的东西了。以往的法律规定妇女和男子一样有离婚权,并且一旦在分居时,也有权照管孩子。(上)


    【法新社库姆十二月二十二日电】每天黄昏时分,霍梅尼都要出现在他在库姆的住宅的平台上,接受人群对他的致意。
    围绕着两幢朴素的水泥砖瓦房——它们是现代第一个神权政体头子的住宅——一百五十米长的小街,就是伊朗的主要朝圣地中心和政权的真正所在地。在德黑兰以南一百六十公里、位于伊朗大沙漠边沿的“圣地”库姆,由于它有二十万人口,事实上已成了这个国家的首都。革命导师的住宅同安放着法蒂玛(什叶派所尊敬的伊马姆礼萨的妹妹)遗骸的金屋顶圣殿相距几百米远。靠墙停着的一辆顶上装着天线的电视转播车,使人想起霍梅尼的政权首先就是依靠讲话。
    部长们都是一个一个地或几个人一块临时来征求伊马姆的意见或者接受他的命令。来自全国的代表团也集中在这条街。
    屋内安装的监视用的电视摄像机,可以监视人身上的每一个平方厘米的情况。在房顶上,一些带着冲锋枪的卫兵在蓝色天空中投下他们的身影。


    【法新社德黑兰一月二十九日电】(亲苏的)伊朗共产党总书记努尔丁
    ·基安努里对伊朗共和国总统巴尼萨德尔保持批评的立场,并且排除他的党给予支持的可能。
    他在对法新社记者发表的讲话中说,“我们一直执行阿亚图拉霍梅尼彻底反帝的路线。巴尼萨德尔同前首相巴扎尔甘和外交部长戈特布扎德一样奉行自由资产阶级分子的路线。他说,“然而,假如总统执行阿亚图拉霍梅尼的路线,我们将支持他。但他如果执行调解力量的路线,我们将同他进行斗争。”他还说,他不认为巴尼萨德尔是“一名忠实的霍梅尼分子”。
    人民党总书记批评新总统的经济计划,并强调指出,发展农业不应该成为首要任务,因为国家缺水,这个问题无法解决。他主张发展重工业。
    基安努里还强调指出,除了占领美国使馆的伊斯兰大学生和人民党之外,伊朗现有的所有政党“都在这一方面或那一方面背离霍梅尼路线”。
    他还说“反革命力量在伊朗享有的自由太多,‘霍梅尼路线’缺少干部,因为毛拉不能填补这一空白。”关于占领美国大使馆,他指出,“他的党不支持扣押人质的方法,但在这次事件中,美国使馆是伊朗反革命司令部。这些人不是人质,而是反革命分子。”
    他还说,“大学生的行动是人民、宗教分子和进步群众的伟大历史运动的开端。”
    基安努里谈到苏联干涉阿富汗的问题。他说,这“纯属阿富汗国内问题”。他反对巴尼萨德尔发表的讲话。巴尼萨德尔曾说,可能给阿富汗叛乱者提供军事援助,反对苏联人。


    【合众国际社巴黎一月八日电】伊朗前首相巴赫蒂亚尔今天警告说,亲俄国的共产党人正在组织力量以取代霍梅尼。
    巴赫蒂亚尔在接见记者时的谈话中说,这一威胁来自亲苏的人民党,它现在已在伊朗进行活动。巴赫蒂亚尔现正在努力建立他自己的流亡组织,他希望这个组织在今后两个月内成为伊朗的地下政权。
    巴赫蒂亚尔说:“我担心的是,在霍梅尼下台之后,代替他的可能是人民党的政府,因为这个党现在组织得越来越好了。”
    巴赫蒂亚尔说:“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他们就会要求俄国人越过边界。”他还说,这么一来,就将出现苏联入侵阿富汗之前在这个邻国出现的苏联扩大卷入的同样情况了。”
    他透露了他计划回到伊朗的一个省(名字没有透露)去组成一个“影子”政府。他说:“有五、六个人”已同意参加他的政府。他们中有的流亡在巴黎,有的现仍在伊朗国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