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0年2月10日参考消息 第2版

说土是北约防御锁链上主要一环苏正利用其经济困难力求把它骗到手
    【美国《新闻周刊》一月二十八日报道】土耳其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防御锁链上的主要一环。苏联正在力求把它骗到手。土耳其又一次几乎接近财政崩溃的境地。这个国家的外债虽已有一百二十亿美元以上,但它还不得不支付每月进口石油的费用三亿三千万美元,更不用说每年要付利息九亿美元了。通货膨胀率已经达到百分之八十,大约四百万土耳其人失业。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土耳其总理德米雷尔在作重要政策改变方面意见仍然不一致,因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坚持认为,在它给土耳其第二笔七千八百万美元贷款之前,土耳其应当作出重要的政策改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坚持要土耳其使里拉同美元(和其他西方货币)的比价贬值百分之四十五之多,以及放弃价格控制和对国营企业生产的基本商品的补助。德米雷尔不敢这样做。他说,七八年和七九年的类似贬值只有加深全国性的问题。德米雷尔也担心,如果价格再度直线上涨,在七九年死了三千人的那种由于政治原因而发生的流血可能升级,从而可能引起军事政变。
    因为缺少外汇导致短缺零件和燃料,伊斯坦布尔和其他一些大城市的许多工厂已经要么关门,要么大大减产。雷诺公司一年内第四次被迫让两千七百名工人休假一周,从而暂时关门。布尔萨是个重要的工业中心。那里至少已有十三家工厂随后也关门大吉。
    供应不足的物品还有电灯泡、植物油、香烟、医疗设备、咖啡和新闻纸。德米雷尔担心,货币贬值可能使东西更少,因为土耳其急需现款的工业不得不支付更多的进口费用。
    确实,按计划土耳其八○年所需要的八十亿美元进口,将远远超过它那约三十亿美元的出口和国外土耳其工人寄回的十一亿美元,因此满有理由怀疑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提供的十五亿美元援助计划怎么够用。
    当德米雷尔政府死盯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恳求援助的时候,土耳其的军队和苏联则在等待机会。政治暴动具有酝酿马克思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恐怖行动,酝酿库尔德人要求自治和穆斯林狂热主义的魔力。这种政治暴动已经激起武装部队指挥官们提出警告:他们可能不久要干预,要进行夺权。
    目前,那种最后通牒
    ——和由于苏联入侵阿富汗而造成的威胁——可能使得土耳其的激烈的政治争吵活动暂时休战。埃杰维特已同意支持一项联合的反恐怖活动的法案,德米雷尔政府则刚与美国签订了一项新的防御合作协议。
    这可能使土耳其从华盛顿那里得到它所需要的二十五亿美元武器和援助中的大部分的可能性增大。但是有希望的政治迹象可能很快就消失。如果土耳其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能马上达成协议,这个国家可能面临伊朗式的混乱或军事统治。它也可能被迫迁就莫斯科。莫斯科一直在用减价了的石油、物物交换的贸易以及帮助发展核技术等手段引诱土耳其人。


燃料缺乏室内寒冷物资供应不足学校医院和工厂关门
    【路透社安卡拉一月二十五日电】处于这个国家经济危机苦难之中的千百万土耳其人的境遇,由于三十年来最冷的冬季而更加困难。
    安卡拉的温度下降到摄氏零下二十五度,东边地区则为摄氏零下三十五度。长期缺乏燃料使问题更加严重。
    几乎所有的学校和大学都由于缺乏取暖的燃料而关闭。许多医院虽然在分配燃料方面享有优先权也不得不同样关起大门。
    没有燃料就意味着没有生产,从而给寒冷的家庭又加上一种供应不足的恶性循环,这种循环是:供应不足,排队,囤积、供应不足。
    目前,土耳其的十八个糖厂大约只有六家开工。在过去几周中,大多数土耳其人都一直喝不到白酒这种全国性的饮料。
    由于缺少硬通货不能进口咖啡豆,因而咖啡也缺乏。当地出产的茶和白酒的供应不足是由于工厂缺乏燃料造成的。
    使情况更糟的是为了节省电力,每天至少减少四小时的日常用电。家用煤气的供应经常由于压力过低而不能做饭。
    受这种困难影响的既有富者也有穷人,有农民也有政治家。前总理埃杰维特和其他大人物,最近从安卡拉高级官员住宅区的公寓搬出来,因为这些房屋没有暖气和用水。
    这里和伊斯坦布尔的大饭店,通常每年在这个时期要空着三分之二的床位,现在住满了富有的土耳其人和外交家。
    可是很多饭店本身也受到很大影响。想住店的客人所提的第一个问题不是“你们有房间吗?”而是“你们房里有暖气吗?”


    【美《纽约时报》一月二十一日文章】卡特政府正在设法改善同土耳其的关系和加强那个国家的军事力量。
    这里的官员说,苏联军事干涉阿富汗使美、土两国死气沉沉的谈判起死回生。在一九七四年,美国由于土耳其入侵塞浦路斯而对它实行了武器禁运。禁运已在去年解除。
    这些官员说,政府为重建同土耳其的军事关系所作的努力和在巴基斯坦的努力一样重要。
    有些官员说,苏联由于在阿富汗的行动已经丧失国际声誉,它可能会情不自禁地侵入伊朗,占领那里的油田和实现俄国取得一个波斯湾港口的长期梦想。苏联的这种推进除了损害美国在中东的利益以外,还将会使土耳其受到甚至更大的威胁。
    这些官员说,美国代表最近同土耳其政府草签了四项新的协议。一项协议提出了一种新关系的基本原则,其他三项协议要求如下:
    在向美国会提出的预算中,作为军事援助用的赠款和贷款总数约为四亿五千万美元,土耳其人可以用这笔钱购买新武器和装备。
    美国帮助土耳其扩大它制造小型武器和军火的能力及改进它检修载重汽车和坦克的设施。
    美国利用土耳其基地来搜集情报,保卫大西洋联盟和可能用来在中东作战。
    专家们说,苏联的威胁并非来自它派往阿富汗的军队。
    苏联在里海和黑海之间的地区,同伊朗和土耳其接壤的边界以北驻扎了十四个师。在这些师中,有十一个是摩托化步兵师、两个炮兵师和二个空降师。
    这里的官员说,拥有五十万人的土耳其军队受过很好的训练,可是它的装备却是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的武器,其中大部分已经过时。


    【西德《世界报》一月二十八日报道】联邦政府打算作为第一步措施,先向土耳其提供六十辆豹式I坦克。这批坦克将从联邦国防军的现有坦克中抽调出来,并且立刻运往安卡拉。据说,联邦国防部长阿佩尔打算用进一步改进了的豹式I来弥补在德国方面因此而造成的空缺。
    土耳其除得到四亿马克的发展援助之外,还将得到四亿马克的防务援助。
    在所答应的这些援助中,土耳其人将从波恩得到从联邦国防军的装备中拨出的防空坦克和装甲运兵车、特种飞机、载重汽车和拖车、机关枪、反坦克系统、眼镜蛇导弹和弹药等。
    一份政府内部文件透露,海军将把小型舰艇、拖船和燃料运输船提供给土耳其军队。
    波恩早在一九七八年就已经决定向土耳其提供军事援助,因为土耳其军队的实际使用价值眼看着就要降低到致使苏联可以计划把自己牵制在这个地区的部分部队调往其它地方的地步。


德米雷尔说土不想制造任何激怒苏联的问题
    【英《金融时报》一月二十一日文章】就德米雷尔的政府而言,苏联入侵阿富汗结束了东西方的缓和,并在某种意义上讲,是一个幸运的事件,因为它可能打开西方的眼界而注意到这样两个重要因素:土耳其同苏联相对的脆弱性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盟国对土耳其的忽视。
    这就是安卡拉在苏联人进入阿富汗,从而在土耳其的两个盟国(伊朗和巴基斯坦)之间建立一个缓冲地带以后,给它的盟国传递信息的要旨。土耳其人手中没有牌可打,以使俄国人对自己所做的事感到后悔。他们没有技术,没有资本,没有粮食可卖,也没有出口贷款可给。相反,土耳其人是苏联贷款和一年大约一百万吨原油的接受者。此外,土耳其不希望激怒苏联,因为它同苏联有着共同的黑海和三百英里共同边界。
    土耳其同苏联的关系是在大约十三年前在德米雷尔领导下开始解冻的。在这些年里,俄国成了土耳其工程贷款的最大提供者之一。苏联十亿美元的贷款完成的工程中有一个炼油厂、一个钢铁联合企业和一个铝冶炼厂。去年夏天,苏联人同意完成需要大约四十亿美元的外资的若干项工程,包括土耳其正计划建造的两个核发电厂之一。俄国人还同意帮助土耳其进行石油勘探。尽管土耳其方面有一些勉强,通过高层人物互访推动的经济关系的改善,由于苏联人的坚持而在政治领域得到了加强。一九七八年,这两个历史上的敌人签署了“关于友好关系和合作的政治文件”。这个文件基本上是列举了赫尔辛基协议的原则,但是,它是莫斯科藏在袖子里的一张很有份量的牌。
    随后,苏联海军的特遣舰队访问了土耳其,苏联的参谋长也到过土耳其,并暗示他的国家能够卖给安卡拉武器。
    苏联和土耳其关系的改善,对于莫斯科来说是相当大的成功,这是它过去十五年奉行始终一贯和慎重的政策所得到的报答。
    很明显,克里姆林宫的目的是诱使土耳其疏远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并制造一种国内气氛使土耳其左翼潮流获得力量,来加速这个进程。
    莫斯科在土耳其的支持者人数不断壮大,这就意味着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土耳其,有一个强大的亲苏游说集团。
    主要反对党埃杰维特的社会民主的共和人民党中,人数相当多的极左翼少数派是亲莫斯科的。革命工会联合会这个强大的革命工人联盟,有时受亲苏派的控制。教师的组织情况也是这样。几个很小的极端左翼党也效忠于莫斯科,这些组织在许多学生、专业组织、有影响的教授、记者、作家和官僚中的影响相当大。
    大多数土耳其地下组织和相当大的一批正在扩大力量的土耳其恐怖分子派别也效忠于俄国,某些派别可能接受了俄国的援助。
    所有这一切构成了苏联在土耳其跃进了一大步。
    许多土耳其人肯定担心,阿富汗发生的事件也可能在他们国家发生。
    这个事实稍微平息了这种担心,即:作为最后一着,由于土耳其控制着黑海和地中海之间的有战略意义的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入口和苏联与阿拉伯油田之间的缓冲地带,因而从战略上来说,对西方是太重要了,以致不能加以放弃。这样一种希望也再一次得到了加强,那就是:西方可能较为愿意提供军事和经济援助,使土耳其放慢滑向衰落的过程。
    德米雷尔总结了所需要的平衡,他在一次对记者发表的谈话中说:“我正设想画一条线。这是一条很难画的线。我们不想制造任何激怒苏联的问题。”


    【土耳其《国民报》一月三十一日报道】政府就有关土耳其对(伊斯兰国家外长会议)决议采取「整个保留」态度的性质,已向其他与会国作了说明。这一次的会议决议同土耳其的宪法和它的外交政策原则是相抵触的。
    土耳其对会议决议首先是在向阿富汗游击队组织提供援助和成立一个委员会来负责组织这一工作问题上有保留。
    土耳其政府宣布,它将不参加任何行动。土耳其将只提供人道主义的援助,以支持逃到巴基斯坦的难民。
    对关于不参加在莫斯科举行的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决议,土耳其认为这可以由各国奥林匹克委员会去决定。
    在整个会议期间,土耳其都一直在为避免通过它没法去执行的决议而努力。土耳其代表团指出,同阿富汗断交不符合伊斯兰国家的利益,并力图要改变与会国的反应。然而,绝大多数与会国决心要「组成联合反苏阵线」,根本不理睬土耳其的努力。那项甚至要求发起一场圣战的决议「过份强硬」,有损于土耳其同苏联的关系。安卡拉是不会执行超出它以前宣布的关于这个问题的政策范围的那些规定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