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3月7日参考消息 第3版

    【路透社华盛顿三月四日电】(记者:罗伊·古特曼)卡特政府在内部进行长期辩论之后已经决定警告苏联:继续在军事上卷入埃塞俄比亚就会使达成一项限制核武器竞赛协议的机会受到损害。
    但是这个信息因为一系列令入迷惑不解的言论而减弱了力量,这些言论表明,卡特政府陷于混乱之中。
    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在这里对记者说,如果由于苏联和古巴人员在非洲之角进行干涉而使得局势紧张的话,那就不可避免地会使限制战略武器协议的签订和批准工作复杂化。
    然而国务卿万斯在国会的一个委员会坚持说:“限制战略武器会谈同埃塞俄比亚的形势是没有联系的。”
    卡特总统采取了折衷的立场,他说,美国并没有把这两个问题联系起来,他说,是苏联的行动使得这两个问题联系起来了。
    国务院官员公开对布热津斯基的言论提出批评。一位官员说:“他说话时使用的措辞超过了我们的政策。”
    他又说,万斯和卡特总统的言论是想要冲淡这种措辞。
    国务院本身也受到了尖刻的批评。埃文斯和诺瓦克写的保守的全国联合专栏文章说,布热津斯基意识到非洲之角出现的危险,遭到了国务院高级官员的反对,使其意见受到挫折。
    在接连几个月对苏联和古巴越来越深地卷入埃塞俄比亚感到沮丧之后,卡特总统在二月底决定改变政治方针。
    这里的官员们承认,在非洲之角的问题上,除了公开发表言论之外,美国无法对苏联或对古巴施加什么政治影响。华盛顿在公开的场合支持非洲统一组织进行调解活动,但是在私下里,官员们对缺乏进展感到不高兴。
    在通常的情况下,美国可以以贸易制裁进行威胁。但是苏美贸易仍然是微不足道的,美国在大约十七年前就对古巴进行了贸易禁运。
    莫斯科对向苏联施加压力的活动不予理睬,其中包括卡特总统个人对苏联政策进行的抨击。国务院的一些官员说,看来苏联领导并不认真看待这些谈话,因此必须作出新的努力。但是几乎没有什么可作的了。


    【法新社雅加达三月三日电】武装部队今天冲进国立印度尼西亚大学雅加达东区分校,并用刺刀挑下数百张标语和招贴牌。
    据报道,在和雅加达卫戍区司令部的约五十名军人发生的混战中,有若干学生受了轻伤。
    反政府的标语是今天清晨张贴的,该国立大学的学生对那些大官们管理不当和贪污腐化又一次提出抗议。
    军队在数百名学生——他们身着黄色学生服,臂戴黑纱以示哀悼“民主的死亡”——的注视之下,洗刷掉巨大的校园东区的标语后不久,便衣人员就进入位于雅加达中心的印度尼西亚大学的主校,撕毁了更多的反政府标语和招贴牌。
    张贴在这个大学墙上的典型标语是:“贪污者,你们在吸人民的血。我们不会停止斗争,直到用你们的血来洗我们的头发”,“亲爱的当局,我们已经射出了弹药,现在轮到你们了……”,“民主现在死亡了”,“这里实行的是弱肉强食的法律”。
    【路透社雅加达三月一日电】教育部长塔耶布中将今天说,继武装部队和学生发生冲突后,中爪哇的印度尼西亚最大的大学已不定期停课。部长说,在日惹的加查马达大学里发生冲突,已有些学生被抓去审讯。
    【法新社雅加达三月二日电】今天这里收到的消息说,在雅加达以南六十公里的茂物农学院的学生也宣告罢课,以示同情万隆的学生。
    【美联社雅加达三月二日电】马利克议长说,他曾和苏哈托总统以及其他官员讨论过学生问题。
    他说:“我对他们说,让大学里的活动恢复正常,包括学生会的活动和释放一月份以后逮捕的学生,以便使全体人民在本月晚些时候召开人民协商会议全体会议期间不用忧心忡忡。”


    【南通社科伦坡三月四日电】越南和斯里兰卡领导人今天在这里结束了正式会谈,在他们的会谈中占突出地位的是发展双边关系、努力在全世界实现普遍全面裁军以及同不结盟国家在国际关系中的作用和行动有关的问题。
    政府发言人今天说:「斯里兰卡总统贾亚瓦德纳和越南总理范文同几乎在讨论的所有问题上看法都相同。」


    【合众国际社安曼三月四日电】政府人士说,侯赛因国王今天对美国的一位高级使节说,在以色列同意满足阿拉伯国家的主要谈判要求之前,约旦不参加目前的中东和平活动。
    宫廷发表的声明说,侯赛因已告诉美国助理国务卿艾瑟顿,约旦认为,以色列不完全撤出它所占领的阿拉伯土地,不保证包括巴勒斯坦人的自决权在内的民族权利,就不能实现公正的和平。政府人士说,这等于拒绝了华盛顿要侯赛因参加埃以和平活动的要求。


    【路透社特拉维夫三月五日电】以色列的国防部长魏茨曼今天飞往美国进行访问,某些以色列人认为,美国政府将利用他这次访问的机会来绕过贝京总理。据魏茨曼在行前说,他此行目的是要讨论美国卖武器给以色列的问题,并就美国卖飞机给沙特阿拉伯和埃及的间题提出抗议。


    【本刊讯】香港《七十年代》三月号以《印尼的贪污与反贪污》为题刊载一文,摘转如下:
    一九七七年六月,印尼政府开始发动反贪污运动。领导这次运动的是现年五十一岁的“恢复秩序和治安行动司令部”参谋长苏多莫将军。这场运动实际上是印尼军方领导的。
    运动一开始,苏多莫将军就表示要使这场运动取得滚雪球式的效果,这就是说,从小职员开始,逐步夺取“较大的捕获”。贪污多如牛毛印尼的贪污,多如牛毛。
    印尼国会议员苏达尔基曾经指出:“每年被挥霍和贪污掉的国家资金达国家予算的百分之三十。”
    最为轰动的印尼贪污事件恐怕莫过于印尼国营石油公司于世界各产油国纷纷赚取油元的一九七五年二月间忽然宣称大量亏损,其后证实该公司欠下的债务约达一百亿美元。
    当年,苏哈托总统是以消灭贪污作为三项号召之一上台的。这十一年来,他虽一再颁布反贪污法令,反贪污运动于兹进行了十次之多,然而,贪污不仅没有反掉,反而日益盛行。
    每次反贪污运动之所以夭折的根本原因在于:只打“苍蝇”,不碰“老虎”。运动每每发展至触及大官显贵时,便告触礁,只好不了了之。
    例如一九七五年发生的西加里曼丹自治区后勤局的大米贪污事件,由于上头的操纵,至今仍未有满意的解决。而作为该案最大幕后操纵者的中央后勤局的前任局长迪多苏第罗将军却从未受到查问。
    为了消灭丹戎不碌港海关的贪污所形成的“无形的损失”,印尼政府早在一九七一年就进行调查。但是,六年后的今天,这个调查组的组长公开承认说:“消灭丹戎不碌港口‘无形损失’的努力成绩极小,甚或毫无成绩可言。”他认为“某些享有豁免权利的人物牵涉在内”。
    印尼国营石油公司总裁苏多沃名义上因公司的惊人亏空而被撤职“软禁”,事实上依然自由行动,仍然领取养老金。今年二月,苏多沃在美国打高尔夫球时,还神气十足地告诉记者:参加高尔夫球比赛后,他还要回到印尼去。“因为还有许多私人生意要做,我还是好几个公司的主席呢。”他说。这次反贪污的背景与动机鉴于以往历次的反贪污运动每每涉及较上层人物时,即草草收场,不少人对这次运动也抱着怀疑的态度。
    有个西方观察家分析说:“印尼政府发动这次运动已使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因为,往前走嘛,可能会踩着自己几个重要的脚趾,可是,如果向后退,其后果又要比完全不搞这次运动还坏。”
    其实,这场反贪污运动是形势所迫,非搞不可。
    导致这次追查贪污的国内外因素,主要有下列几个方面:
    一、今年三月,印尼将举行总统选举,因此有必要为下届总统的选举扫清道路,而贪污问题正是必须清除的一个障碍。
    二、当年与苏哈托总统一齐打天下的一股势力如今眼见自己被冷落一旁,正拟利用贪污问题伺机再起。去年十二月十二日在雅加达举行的庆祝回教解禁节的大会上,前任国防部长纳苏蒂安曾对二万名与会者发表演说,一再批评政府在目前进行的反贪污运动中乱搞一通,还号召印尼回教徒团结起来协助人民提高生活水平。
    三、达官显贵,官官相护,营私舞弊,逍遥法外,引起了社会上普遍的不满,已形成一股巨大的压力。
    四、贪污盛行已影响印尼在国际上的声誉。几年来,西方报刊对印尼贪污的猖獗,屡有报道,对印尼国营石油公司忽报严重亏损事件和涉及最高层的贪污风气,反应尤为强烈。运动的发展运动开始后,迄今取得的反贪污成绩远未能遏制眼下已兴起的一股反贪污怒潮,更不能平息学界所表达的忿懑。印尼学生在十二月十日“人权日”举行的游行示威中声称:这项运动只是对低级公务员不利,而不能肃清领导层内对贪污负责的人。
    更值得注意的是,忿怒的学生最近已把反贪污之火引向最高层人物。
    印尼《指南针报》十月二十一日报道说,学生们要求公布苏多莫将军的私人财富。苏多莫对此已断然拒绝。
    但是学生们提出的要求更升一级,把矛头直指苏哈托总统及其家人。在游行示威者的口号中,有一条是这样写的:“彻底消灭贪污,选举一个新的政府。”还有一条标语写得更具体:“人民在挨饿,老板却在准备他的坟场。”
    这是指最近传说的苏哈托家族在中爪哇一坐山顶上花掉一千多万美元修复总统夫人的祖坟,同时为总统一家准备坟地一事。尽管这种传说经由印尼官方予以否认,但这种说法依然流传。
    印尼官方还否认苏哈托儿子希基德以三百三十万美元在雅加达购置一坐豪华住宅。但是这些声明看来都未能平民忿。
    贪污问题是印尼政治上一个热门问题,也是最引起公忿的问题之一。眼下,除学界的抨击外,回教人士和由政府选任的二十五人总统顾问委员会副主席都对政府提出了批评。但是,政府的态度也是明确的。苏哈托总统在十一月底召集十六所大学校长讨论学生示威问题时,提出警告说:言论自由只是在负责任地加以运用时才存在。印尼当局强调,将粉碎任何颠覆苏哈托政权的企图。
    这场反贪污运动今后如何发展?会不会象过去那样,“适可而止”,半途而废,还是引出更加动荡、更加微妙的局势,值得注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