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3月7日参考消息 第2版

    【路透社波恩二月二十八日电】西德五家报纸的印刷工人今天罢工,支持关于保护受到电子计算机新技术威胁的技术工人的要求。
    慕尼黑、杜塞尔多夫、卡塞尔、乌珀塔尔的近二千名印刷工人参加了这次罢工。
    慕尼黑、法兰克福和其它一些城镇的十七家报纸的印刷工人昨天举行的象征性罢工,损失了三百四十万份报纸,为全国发行总额的四分之一。
    一年多来,雇主和工会领导人一直在设法就操作电子计算机的问题达成一项新协议。印刷工人坚持说,在某些电子工序方面,他们应有垄断权。
    【美联社波恩三月三日电】在由于计算机技术引起的一场日益升级的争端中,印刷工人的罢工和雇主采取的不准进厂的报复行动,今天使得二十多家西德报纸没有出版。
    由全国印刷和纸张业工会下令举行的有选择的罢工,今天头一次蔓延到西柏林。
    出版巴伐利亚首府的所有五家报纸(其中包括全国发行的日报《南德意志报》)的两家慕尼黑出版厂,由于罢工而连续第五天处于瘫痪状态。
    在由没有阻止印刷工人进厂的出版者采取的声援行动中,今天至少还有法兰克福、波恩、诺伊斯、斯图加特、埃斯林根和格平根的八家报纸没有出版。
    【法新社布鲁塞尔三月四日电】题:两万比利时军人示威游行
    大约两万名穿便服的比利时军人和他们的家属三月四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示威游行,抗议他们的工资太低。比利时总工会的一个重要代表团参加了示威游行。示威游行以举行群众集会而结束,没有发生事件。


    原文报要:决不仅仅是中东冲突使卡特总统陷入困境,俄国人四处活动、非洲的混乱、美元的疲软也增添了白宫的苦恼
    【本刊讯】美国《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二月二十七日一期刊登一篇文章,题目是《充满麻烦的世界》,摘要如下:
    卡特在外交事务中相对平静的一年已经结束。二月中旬,国际挑战从四面八方向着总统蜂涌而来。
    ·美国同以色列之间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充满仇恨的对抗,有可能使中东的和平谈判垮台,并且使政府同国会发生一场新的战斗。以色列总理贝京和总统在和平条款以及向埃及和沙特阿拉伯出售美国军用飞机的问题上发生了公开的冲突。
    ·苏联和古巴在有战略意义的非洲之角进行的大规模的和显然是坚决的军事干涉,使卡特面临着严峻的信誉考验,并且使美国同莫斯科搞的缓和受到危害。
    ·已经透露出来的苏联飞行员在古巴上空进行巡逻飞行,以便使更多的古巴飞行员腾出手来在非洲作战一事,接近于破坏卡特的同卡斯特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引起争论的政策。
    ·苏美为达成一项新的限制战略武器条约进行的谈判,完全陷入了僵局,尽管白宫予言将早日取得成功。
    ·二月十五日宣布的关于结束达十二年之久的罗得西亚冲突的“内部解决方案”,使卡特的南部非洲政策一下子进入了混乱状态。
    ·美元地位的似乎不可逆转的下降趋势,使财政部长布卢门撒尔去巴黎同欧洲的重要的财政部长们举行一次广为宣传的“秘密”会议。
    在这一连串的国际危机出现的同时,卡特还必须处理最严重的国内挑战——由于严重的冬季暴风雪而加重了的一次持久的煤矿工人罢工所造成的潜在的破坏性影响。
    总统不得不把他的时间分成三部分,一部分用于努力结束罢工风潮,一部分用于同他的高级外交顾问举行战略会议以对付苏联—古巴在非洲的挑战,另一部分用来在白宫同以色列外长达扬举行会谈。
    为什么卡特度过了对外事务方面没有危机的一年之后,突然会面临接二连三的国际麻烦呢?
    提出批评的人说,政府目前遇到的头疼事,有些是它自己造成的。但是,白宫的一些人士坚持认为这些危机是他们无法控制的事态发展所造成的。
    他的反对者认为,苏联对埃塞俄比亚的干涉,部分是卡特过去一年里在对付莫斯科方面举棋不定的结果。人们感到,总统在人权、限制战略武器会谈和向索马里提供武器援助问题上开头持强硬方针,后来却退下来,这就促使苏联人对他进行考验。他们在非洲争夺战略优势的斗争中增加赌注以对他进行考验。强烈的反应现在卡特决心逼迫苏联人不让埃塞俄比亚军队乘胜入侵索马里。他警告克里姆林宫说,这种行动会危及缓和,并且会引起美国这样的反应:向索马里提供军事援助,而且可能在美国支持下由沙特阿拉伯、伊朗和埃及进行干涉。
    政府官员们担心,如果苏联人无视上述警告,卡特可能面临一场同莫斯科对抗的全面危机。
    提出批评的人把美国目前同以色列关系恶化也归咎于政府的政策。他们坚持认为,卡特在去年夏天同贝京举行的第一次会晤中掩盖了两国政府之间的严重分岐,这样可能使以色列的奉行强硬路线的贝京总理得到一个错误的印象。提出批评的人还说,总统在埃及和以色列和谈方面卷入太深和太快了。
    卡特在南部非洲的麻烦具有不同性质。他和英国人几个月来一直试图同亲马克思主义的游击运动领导人谈判在罗得西亚建立多数人的统治问题而没有成功。总统现在发现他自己处于一种带有讽刺意味的地位。美元的困境由于美元发生危机,总统面临的看来象是无法解决的问题,是同样难办的,美国政府指责西德未能更快地发展经济以刺激世界贸易。西德则指责美国浪费进口石油而造成大量的国际收支逆差。
    政府在这方面给人的印象是行动不灵,财政部长布卢门撒尔二月中访问欧洲时未能说服波恩大大扩展经济。国会也还没有制订一项可能减少石油进口的能源法。
    二月中的国际事态发展向卡特发出了一个明显的信息:日益增多的世界问题很可能打乱总统在任职的第二年集中处理美国国内问题的计划。


    【路透社马德里三月三日电】马德里的二十五万名冶金工人当中的六万多人今天举行了四小时罢工,支持提高工资的要求。
    这次罢工是由西班牙的主要工会(其中包括共产党领导的工人委员会和社会党的总工会)发起的。它反映出工会对苏亚雷斯首相的经济政策越来越感到幻灭。


    【法新社巴黎三月一日电】题:法国左翼与欧洲
    在距法国立法选举第一轮投票十一天的今天,法国左翼对欧洲共同体的态度在巴黎的八个欧洲伙伴中引起了一些疑问。
    如果左翼赢得选举,一个有共产党参加的政府的欧洲政策会是怎样的呢?对于这个问题,左翼各党派回答不一。社会党坚决表示它是“欧洲派”,该党领袖密特朗二月二十八日谈到这个问题时指出,“法国将仍然留在共同市场内,因为这是符合国家利益的。我们并不要求超出条约(罗马条约)本身的东西。”密特朗就这样回答了巴尔总理的讲话。巴尔曾肯定地说,一个左翼政府的政策“几个月内将导致法国脱离共同市场”。
    共产党的态度不那么明朗。它不明确抛弃欧洲经济共同体,但又对共同体的机构的工作提出许多重要的保留,并肯定地说“法国的政策不能在布鲁塞尔制定”。例如,法共政治局委员及其主要理论家让·卡纳帕二月二十八日在法国北部的隆维,对德国在共同市场的“统治”进行了照例的攻击。
    卡纳帕说,“在布鲁塞尔那里,共同市场九国政府的代表常常决定法国钢铁业和法国农业的命运,并有利于德国。”
    卡纳帕认为,一个法国左翼政府必须包括一些“毫不妥协地尊重民族独立”的共产党部长在内。他又说:“我们共产党人不属于任何国际、任何世界性和地区性组织,我们是一个完全独立和自主的党,我们说:我们党的政策不是在布鲁塞尔、也不是在波恩、华盛顿和莫斯科制定的。”


    【法新社莫斯科三月二日电】斯大林逝世迄今已有二十五年了。对于许多俄国人来说,他与其说是千百万人在劳动营里死亡的象征,倒不如说是一九四五年胜利的象征。
    这个象征是从他一九五三年三月五日逝世时人们流露的感情中看出来的,当时人们的典型反应是:“有了他,我们赢得了战争的胜利,你还能期望什么别的。”
    今天,苏联领导人对于纪念他的活动仍保持着一定程度的谨慎态度。
    二月二十三日,国防部长乌斯季诺夫在克里姆林宫举行的建军节军官集会上讲话时提到了“斯大林同志在战争期间的作用”,会场上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但是第二天,《真理报》在报道这件事时耐人寻味地删去了“同志”这个字眼,仅仅提到“约·维·斯大林”。
    赫鲁晓夫的继任者制止了非斯大林化计划,但是他们宁愿让斯大林在苏联荣誉厅里占据一个相对说来不太显要的地位。
    在莫斯科革命博物馆里,成千上万幅照片是随着官方的历史的兴衰而变换的,现在只能看到斯大林的三幅照片高挂在墙上。
    现在在电视台放映的战争片中可以看到斯大林的形象。但是,青年人对斯大林不大了解,他们只知道,他去世后,人们谴责他犯了错误。
    最新出版的高中历史教科书提到了党的第二十次和第二十二次代表大会,而没有提赫鲁晓夫一九五六年著名的报告,也没有提斯大林的灵柩一九六一年从红场陵墓中被迁移走。
    不过,在斯大林的故乡格鲁吉亚,情况绝不是一样的。在那里,斯大林的纪念品到处出售。花一卢布就可以从报亭里买到他的照片,公共地方、公共汽车和出租汽车里挂的画中可以看到斯大林的形象。
    每年一月,斯大林日历公开出售,每一页上都有关于这位前领导人的插图。插图显示他单独地穿着将军服,显示他同他的追随者,例如莫洛托夫或卡冈诺维奇在一起,同他的儿子瓦西里在一起,同他的女儿斯维特拉娜在一起。九十九年前他出生在高尔克村,他出生的那坐房子维修得很好,作为活着的人们纪念他的一个地方。


    【美联社洛桑三月二日电】瑞士警察今天报告,晚间有人在韦维河畔科西埃的无人看管的小公墓,把卓别麟的尸体从他的坟墓中盗走。
    他们说,已立即开始进行刑事调查,但到今晚为止还没有迹象表明这次盗窃是破坏文物还是为了索取钱财。


返回顶部